第 一 回 装乞丐童子寻师 起宝塔深山遇侠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 一 回 装乞丐童子寻师 起宝塔深山遇侠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从长沙小吴门出城,向东走去^,一过了苦竹坳,便远远的望见一座高山,直耸云表&**。山巅上一棵白果树,十二个人牵手包围,还差二尺来宽不能相接;粗枝密叶,树下可摆二十桌酒席,席上的人*,不至有一个被太阳晒。因为这树的位置,在山巅最高处;所以在五六十里以外的人*,都能看见它和伞扒一般&,遮蔽了那山顶*^。那山横跨长沙、湘阴两县&*,长只六十馀里,高倒有叁十馀里。从湘阴那方面上山,虽远几里路,然山势稍缓*^,走的不大吃力;从长沙这方面上去,就是岩峻削&^,不是精力极壮的人*,决没有能上去的&&!长沙、湘阴两县的人*,都呼那山为隐居山&。故老相传说:那山在清初,很有几个明朝遗老隐居在里面;遂称为隐居山&。</p>

    这隐居山底下,有一个姓柳名大成的&,原是个读书人&。只因读过了四十多岁*。尚不曾捞得一个秀才;家里又有不少的租遗产业&,父母都亡故了,便懒得再去那矮屋里受罪。他夫人陈氏,容貌既端庄*,性情又贤淑^,因此伉俪极为相得^^。中年才得一子,就取名一个迟字&&。</p>

    那柳迟生长到四岁,无日不在病中^&,好几次已是死过去了^!柳大成延医配药^,陈夫人拜佛求神,好容易才保留了这条小性命!然性命虽保留了&;直病得枯瘦如柴&,五岁还不能单独行走!</p>

    加以柳迟的相貌*,生得十二分丑怪:两眉浓厚如扫帚,眉心相接&,望去竟像个一字*;两眼深陷&*,睫毛上下相交,每早起床的时候,被眼中排泄出来的污垢胶了,睁不开来*^^;非经陈夫人亲手蘸水*,替他洗涤乾净,无论到甚麽时候,也不能开眼见人*;两额比常人特别的高,颧骨从两眼角*,插上太阳穴;口大唇薄张开和鳜鱼相似^&&*;脸色黄中透青:他又喜欢号哭&*,哭时张开那鳜鱼般的嘴&,谁也见害怕^&*。</p>

    柳大成夫妇,有时带他去亲戚朋友家&,人家全不相信这般一对漂亮的夫妇,会生出这麽奇丑的儿子*!只是柳大成夫妇,因中年才生这个儿子^^&,自後并不曾生育;夫妇两个痛爱柳迟的心,并不因他生得奇丑^,减少毫发*!</p>

    柳迟到了十岁,柳大成便拿了一本论语,亲教柳迟读书。柳大成夫妇的意思:多久就虑及儿子不能读书,不过打算略试一试^;若真是不能读,便不枉费心血!谁知只教一遍&^,即能背诵出来;柳大成逐页的教&*,柳迟竟能逐页的背;并且教过一遍的*&,隔了十天半月问他,仍然背的一字不差*^!这才把柳大成夫妇,喜欢得不知如何才好!但是柳迟虽有过目成诵的天才,却是极不愿意读书。不愿读书^^,本是小孩子的通?^?;只是普通不愿意读书的小孩&,必是贪玩耍&;那怕玩耍的极无意识*,集合无数小孩叁个成群^&,四个结党,闹得个乌烟障气!这类顽皮生活,总是寻常小孩,免不了要经过的阶级!</p>

    这柳迟很是作怪:他从来不曾和左邻右舍的小孩*,在一块儿闹过一次*;也不学那些小孩玩要的举动,他不读书的时候,不是坐在位上6抬起头呆呆的望楼板^;便是站在丹墀里,发了呆似的,望半空中飞走的乌云&、白云。有时数墙上的砖^,有时数屋上的瓦;见人家厅堂上悬了屏条*,屏条上写的是大字便罢,若是小字他必得从头至尾*,数蚌清楚&;柳大成夫妇也禁止他不了^!</p>

    这麽过了两年,他却练成了一种极奇特的本领:凡是多数在一块儿的物件*,一落他的眼&*,即能说出一个数目来,不多不少&!他的性质&*^,虽不欢喜和小孩做一块;只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子,他倒欢喜去亲近*。那地方上年老的人*,也都喜和他东扯西拉的说笔事。</p>

    是这麽和许多老头儿*,混丁一年,柳迟的性情改变了:见了寻?;熳鲆豢榈睦贤范?,他都不大答理了;却看上了一班叫化子*。凡是来他家讨钱&、讨饭的乞丐,他在里面&,一听得这声音&*,便和甚麽最亲爱的人到了一般^&*,来不及的跑出来;给了钱又给饭,又给衣服,还得问那叫化的姓名&*、住址。</p>

    有时高兴&&,约齐了无数的叫化^,男的&、女的&、老的*、少的都聚做一块儿^&;他自己也装成一叫化模样,或在桥洞底下*,或在破庙里面&,大家说也有笑也有。若是天色晚了,便不归家,拣一个和自己说得来的叫化*,在一条稿荐里面睡觉。柳大成夫妇虽痛爱儿于,但见儿于这般不长进^,也实在有些气忿不过,将柳迟叫到跟前*,训饬了好几次:无奈柳迟听了,只当耳边风,一转眼&*,又是右手拿棍、左手提篮^,跟老叫化走了!</p>

    湖南的叫化&&,内部很有些组织,阶级分的极严&;不是在内部混过的人,绝看不出这叫化的阶级来!他们显然的表示^,就在背上驮的讨米袋;最高的阶级,可有九个袋^;以下低一级&,减一个袋。柳迟和许多叫化混了叁年&**,背上已有驮七个袋的资格了^&。</p>

    一日^,他讨了一袋米^,走一个村庄经过&。见晒稻子的场里&*,有十来只鸡,在青草里寻虫蚁吃*;其中有一只老母鸡*,大约有四五斤重。柳迟从袋中掏出一抓米来,把老母鸡引到跟前:顺手抢鸡项脖&,左手往鸡肚皮下一托,那只老母鸡^,就到了柳迟的手&;只翼膀略扑了两扑*,连叫都没叫出一声。他们同伴偷鸡的手法,都是如此^。</p>

    最难偷的,是大雄鸡^;雄鸡会跳跃,不肯伏在地下不动^。老母鸡的性质*^,见人向他伸手,十九伏在地下&;不过去攫的时候&^,总得叫一两声&&;所以下手就得抢鸡项脖*,使它叫不出声*^,左手托箸鸡肚皮,鸡自然不会叫了*^。</p>

    柳迟既得了那只老母鸡,即走到河边拾了一片碎磁^,把鸡杀死;并不拔毛,只破开肚皮*,去了肠杂*,放下些椒盐&*、五香、酱油&、白醋之类的东西&*,在鸡肚皮里面&;拿线扎了起来^,调和许多黄泥,将鸡连毛包糊了。再从身上抽出一条大布手中来,把讨来的米,倒在手巾里*^,就河水淘洗乾净*;用绳将手巾扎好,也用湿黄泥包糊&*。然後走到山中,寻了些枯枝干叶,拣土松的地方&,堀一个尺来大尺来深的洞;先把黄泥糊的母鸡*,放在洞里;将枯枝干叶&,纳满了一洞;取火点燃了*^,接连不断的添柴。</p>

    是这麽烧过了一个时辰,黄泥已烧得透心红了*^;柳迟才把鸡取了出来。趁那洞里正烧得通红的时候,把黄泥包的米放卜去*,只略略加了些柴在上面*^,那生米便能煨成熟饭&。</p>

    柳迟才添好了柴火,心里忽然寻思道:“有这麽好的下酒物&,没有酒^,岂不辜负了这鸡吗*?好在身边还有几文钱&,何不且去买点儿酒来^**,再剥鸡子呢?”主意已定&,就拿了一只碗,到近处酒店里买了酒*?;氐缴缴?,一看火洞的柴枝上面^*,竖了一片尖角瓦;心里登时吃了一惊!暗想:这深山穷谷之中&&,那有本领很大的人&*,来寻我的开心呢^&?</p>

    原来叫化子伴里**,有这种极大的规矩:不是阶级很高的叫化,不能是这麽弄饭菜吃*^&*。在这种场合,若是有同道的经过,在火洞上竖起一片尖角瓦^,谓之“起宝塔”**;在火洞旁边竖一根柴枝&^,谓之“竖旗杆”:不是在叫化于伴里最有本领的&,阶级最高的*&,决不敢玩这种花头!烧饭的叫化^,遇了这种表示,必得停了饭不吃,在山前山後寻找这起宝塔或竖旗杆的人:寻了彼此攀谈几句江湖话,果是本领不错,就请来同吃^&*。</p>

    柳迟这日既发现了宝塔&,便放下手中的酒*,四处张望,却不见一个人影;在山底下都寻遍了,也是没有!回身走上半山*,只见一个老道人&^,身穿一件破布道袍&,背上驮一个黄布包袱;坐在一块石头上打盹^&^。身旁放一口六七寸宽*、尺多长的红漆木箱*;木箱两旁的铜环上&*,系了一条篮布带;大约是行走时,将蓝布带绊在肩上的。</p>

    柳迟心中忽然一动^&,觉得:这名道人不是寻常道人:随即双膝跪在地上,磕头说道:</p>

    “弟子求师叁年^,今日才遇见师傅了!望师傅开恩,收我做个徒弟&*!”说罢,又连连磕头*^&。</p>

    那老道合双眼,不瞧不睬,好像是睡箸没有醒来*。柳迟磕过了十多个头&,膝行移近了两步,又磕头如前说了一遍。老道醒来^,揉了揉眼睛,打量了柳迟几下;口里喝了一声道:</p>

    “我也和你一样&,在外面讨饭糊口的^*,那里有钱打发你*,你不看我身上穿的衣服&^,像是有钱打发叫化子的人麽*?”</p>

    柳迟听了,一点儿不犹疑的答道:“师傅可怜弟子一片诚心^,求师求了叁年,今日才见了师傅^^!师傅慈悲&&*,收了我罢!”</p>

    老道哈哈笑道:“原来你想改业^&,不做叫化&^&,要做道士。也好!我讨饭正愁没人替我驮包袱,提药箱:你要跟我做徒弟,就得替我拿这两件东西^!但怕你年纪太轻提不起,驮不动,那便怎好呢&!”</p>

    柳迟至诚不二的说道:“弟子提不起也提,驮不动也驮^,师傅只交给弟于便了!”</p>

    老道立起身来笑道:“你就提这药箱走罢^!”说话时,好像闻了甚麽气味似的,连用鼻嗅了几嗅道:“不知是那一家的午饭香了,我们就寻这饭香!去讨一顿吃罢!”柳迟也立起来,伸手提起那药箱&,说道:“这饭香气*,是弟子预备孝敬师傅的&;就在前面^,请师傅去吃罢!”</p>

    老道又哈哈大笑道:“我倒得拜你为师才好*!你能弄得吃^,还有多馀的请我,不比我这专吃人家的强多了吗?”</p>

    柳迟引老道到火洞跟前,把讨米袋折叠起来^,给老道做坐垫。老道自己打开药箱^,取出一个竹兜雕成的碗来^。柳迟剥去鸡上黄泥,鸡毛不用手捋,都跟黄泥掉下来了&。老道全不客气,一面喝酒&,一面用手撕了鸡肉,住口里塞;不住的点头咂舌说:“鸡子煨得不错,只可惜这乡村之中,买不好酒?!绷俚溃骸昂镁频茏蛹抑杏?,且等弟子去取了来何如呢&?”</p>

    老道摇头道:“已用不了!好酒来了&,没有这麽好的下酒菜^,也是枉然^!你家的好酒^,留等你下次^&&,又煨了这麽好的鸡的时候^,再请我来吃不迟!”柳迟忙应是*。没一会&^,酒已喝得点滴不剩,鸡也只剩下些骨子了。老道举起竹兜碗,同柳迟道:“拿饭来,做一阵吃了罢&?!?lt;/p>

    柳迟取出饭包,刨去了面上黄泥^,解开扎口的线;估料饭多碗小*,承贮不下&,打算从自己袋里,拿一个碗来^,和老道分了吃&。老道指饭包说道:“快倒下来给我吃,不要冷了,走了香味!”柳迟不好意思不住竹兜碗里倒,谁知一大包饭倒下去,恰好一碗&,一颗饭也没有多馀;更不好意思再从竹碗里分出来,只好双手捧箸,递给老道。</p>

    老道接过来,就用手抓&*,住口里吃;一边吃,一边说道:“这是百家米^,吃了是可以消灾化难的*!不过这里面,有一大半太粗糙,吃下去哽得喉咙生痛:你下次讨了这种粗糙米的时候^,我教你一个法子,可以使粗糙的&*,立刻都变成上等熟米&。你这袋里*,不是有竹筒吗&?</p>

    把讨来的粗糙米,都放在竹筒里&,抓一把竹筷于*^,慢慢一下一下的舂*^,舂到一千下开外,簸去筒里的糠屑,不都变成上等熟米了吗?”</p>

    柳迟听了,暗想:师傅也是我们这圈于里的老手;我难道真是讨饭的人*^,拜了师,还学这玩意^!当下也不敢说甚麽&,只是点头应是。老道大把的抓吃^&,一会子就吃了蚌一乾二净&&;柳迟忍饿&,立在旁边。</p>

    老道仍将竹兜碗,纳入药箱:立起来伸了个懒腰&。双手摸箸大肚皮笑道:“这顿饭扰了你&,算吃了个半饱:我就住在清虚观,你下次煨了这麽肥的鸡子^,再给我一个信,我不和你们小孩子讲客气。圣人说过的:有酒食,先生馔^。你一有信给我,我就来叨扰,决不教你白跑!”</p>

    柳迟道:“清虚观在甚麽所在?弟子实不知道^,得求师傅指示^?”</p>

    老道打量了柳迟两眼笑道:“你既不知清虚观的所在*^,便说给你听&**,你也找寻不。罢罢,你提了药箱,跟我一道儿去罢*?”柳迟欢喜得又爬在地下磕头。先背好了自己的讨米袋&,一手挽药箱,跟定老道,走了二十多里路。</p>

    天色已渐渐向晚了,柳迟肚中实在饥饿不堪*,两腿又走得乏极了*;忍不住问道:“师傅的清虚观,在甚麽地方?此去还有多远的路呢^?”老道随便点点头*&*,有声没气的应道:“大概不远了!你力乏了*&,走不动麽&?就坐在这里歇歇也使得!但是我肚中^&,又觉得有些犯饥了;那里再有一只那麽好的煨鸡^,给我吃一顿才好!”</p>

    柳迟道:“这时天色不早了,人家的鸡,都进了埘;如何弄得到手呢?并且就有鸡&,一时也难煨熟*;弟子袋里的米,也没有了。师傅既是肚中犯饥,请在这里坐坐,弟于就去讨一碗热饭来&;此刻正是人家晚饭时候&*,讨来必是热的*^&?!?lt;/p>

    老道又点了点头道:“这便生受你了!我坐在这里等&,好孩子就去罢,我肚中饥得难过了*!?!?lt;/p>

    柳迟即将药箱^,放在老道身边:背了讨米袋,急急忙忙&,往屋上有炊烟的人家走。</p>

    亏他年纪轻^*,人家瞧他可怜,都肯给他饭&*;连讨了叁五家,聚了一竹筒熟饭;恐怕冷了,师傅不好吃;拿几个袋&,将竹筒包裹起来^;饶自己的饥火中烧^,馋涎欲滴^,也不敢先吃一点!</p>

    跑回原处一看,那里有个老道呢?柳迟心里急*,口里连声呼:“师傅在那里&?”呼了几声不见有人答应^*。再低头一看,那红漆药箱,仍放在一块石头旁边。心想师傅罢确是坐在这块石头上,这箱是我放下的,并不曾移动;师傅若是走了&,怎麽不把药箱带去哩^?我又不知道清虚观,在甚麽地方?这夜间教我去那里寻找呢?莫不是师傅到僻静地方自大解去了,恐怕我回头*,认作他走了^,所以特留下药箱&*,使我好在这里等候?不然,就是因我讨饭去久了^,他等得不耐烦,自去各村庄找我^,仍是怕我回头错过留下这箱子*,免得我跑开^!没法,得坐在这里等!</p>

    柳迟想罢&,便挨药箱坐下来*&。天色一阵黑暗似一阵&,看看已对面不见人了^,还不听得一些儿声息。又不知道这块叫甚麽地名^,因乎日不曾来过^,并不知道是那一县境所属。禁不住心中慌急&,倒把肚中饥饿忘了;足等候了两个时辰,没有动静,得把讨来的饭吃了^。提了药箱&,走到地势略高的所在&,向四面张望&,若何处有灯光,即到何处投宿。四周都看了一遍全没一点儿光亮:心想:今夜怕要在树林中歇宿了:但是得拣一处青草深厚的所在*,上面有树枝盖,才不至受凉!遂带走带寻觅可歇宿的地方。</p>

    转过一只山嘴,忽见一盏很明亮的灯光,从树林中透了出来;柳迟登时把一颗心放下了^&,随向有灯光处走去&。走到临近一看,原来是一座很庄严的庙宇:庙门大开,神殿土点一盏大琉璃灯^。柳迟立在门外*^,朝庙里张看,神殿上不见一人*;静悄悄的,觉得有一股阴森之气袭来;身上的毛发^,都不由得直竖起来:偶抬头见大门牌楼上*,悬箸一方金字大匾;借箸星月之光看去*,分明是清虚观叁个大字。不觉失声说道:“好了*!清虚观在这里了*!”胆气立时壮起来,大踏步上了神殿^。</p>

    一个小道童,正伏在神案上面打盹^,听得脚声响*,拔地跳起身来*^&,对柳迟大喝道:“那里来的穷叫化*?怎麽讨吃讨到我庙里来了呢^?还不快给我滚出去!幸亏我不曾睡^,你打算来偷这口铜磬麽?”</p>

    柳迟也大喝一声道:“胡说^!谁教你这东西偷懒,坐在这里打盹&,大门也不关上呢?”</p>

    小道童一眼看见了柳迟提的那药箱,即转了笑容^,问道:“你是送药箱来给我师暗的麽?我多久就坐在这里等你^,生的撑支不住了^^,才伏案上打盹?!绷僖裁ψα车溃骸昂芏圆蛔?^!劳师兄久等*!不知师傅可曾吩咐了甚麽话?”小道童答道:“师暗只吩咐等你一到就带你去见他?!?lt;/p>

    柳迟喜不自胜的*,卸下背上的讨米袋,双手捧了药箱^,随小道童引进一间洁净无尘的房内&。</p>

    只见老道盘膝坐在一张床上^;垂眉合眼,像是睡了。柳迟偷眼看老道的衣服,灿然夺目*,那里是白天看见的邢件破道袍呢&?床的两边*^,烧两枝臂儿粗的大蜡烛,床前放一个蒲团^。老道身後的壁上^&&,悬挂一把叁尺来长的宝剑和一个朱漆葫卢&*。柳迟不敢慢忽^,双膝跪下蒲团*,将药箱顶在头上,说道:“弟于送药箱来了!”</p>

    老道两眼一睁&*,即有两道光芒射将出来,和闪电一样。柳迟不禁吓了一跳!</p>

    不知老道是何许人*?传了柳迟甚麽本领&^?且待下回再说*。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&^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&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