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回 吕宣良差鹰救桂武 沈栖霞却盗收红姑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十一回 吕宣良差鹰救桂武 沈栖霞却盗收红姑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甘联珠如梦如痴的,被桂武拉手,蹿出头门^,不停步的跑了二里路**。甘联珠才定了定神,问桂武:“是怎麽一回事?何以祖母的杖打来,我正闭目待死,你却能把我救出来?”</p>

    别武笑道:“我那有这般本领&,能将你救出来!这事真也有些奇怪&。你当时架不起祖母的杖&,身子往後顿将下来;我眼睁睁的望*,真是急得走投无路&!明知自己的本领不济。铁棍又坏了^,那敢动手来帮你呢?心里正在又急又痛,猛然见一只大鹰&,比闪电还快,从头门外扑进来;一爪就将那要打下来的杖抓住,脱离了祖母的手&;再翅膀一拂^,大约是拂在祖母的脸上^;只听得祖母哎呀一声,连旱烟管都丢了e双手把脸捧住。我一见这情形*,心中好不痛快&!不敢停留&&,更来不及说甚麽^*,所以拉了你就走?!?lt;/p>

    笆联珠吃惊似的问道:“你看明白了&^,是一只鹰麽?”</p>

    别武道:“青天白日*,怎的看不明白呢?确是一只极大的黑鹰!”</p>

    笆联珠叹道:“不好了!我家的仇敌金罗汉到了&^。除了他有两只神鹰^&,甚麽人也没有!”</p>

    别武问道:“金罗汉是个甚麽样的人?如何和你家是仇敌?”</p>

    笆联珠道:“我常听得我父亲说江湖上有个吕宣良,绰号金罗汉^&;专与崆峒派的人作对^。养了两只神鹰,许多有本领的人,都败在那两只鹰的爪里&。我师伯董禄堂&,险些儿连性命都丢了!所以金罗汉是我家的仇敌&,不知他今日怎的到这里来了,却救了你我的性命^&?”</p>

    别武问道:“他是不是一个白须老头儿呢*?”甘联珠点头道:“我虽不曾见过,但听说他的年纪很大了。你问怎的^&?”桂武便将前日在山顶闲眺*,遇见金罗汉的</p>

    话说了^&。</p>

    笆联珠笑道:“幸得你前夜*,不曾将这话向我说&&。若说给我听了,我心疑是金罗汉^,有意离间我家里人&,特来刁唆你的!我有了这疑心,不但不肯和你同走^&*,说不定还要疑你是来我家卧底的&;那麽^,事情就遭透了&!”</p>

    别武道:“我所以不将遇见他的</p>

    话说出来:一则,因不知道他是甚麽人&,若将当时那种神出鬼没的情形说出来&,怕你疑虑;二则,想离开你家*,原是我的本意&;久已有了这个念头*,并不是遇见他才发生的,甩不把他说出来*?!?lt;/p>

    笆联珠点头应是。又道:“此地离家太近,我们不可久留*!看你打算往甚麽地方走*,就此走罢。这是乘我父亲哥哥都不在家,我们只要出了头门,在此停留这麽一会&,还不要紧*。</p>

    若是父兄在家的时候&,不能立时逃出叁十里以外,怕你我的头^*,此刻早被飞剑取去了呢!”</p>

    别武道:“我到湖南来,原是为寻我姑母^,想投托他**,替我觅一安身立命之所*。无奈探访了多少日子,探访不;於今只好再去临湘&*,从容探访&。我想我姑母此时的年纪,尚不过四十来岁;必不曾去世&。只因他出嫁得早*,那时我才四岁&。我父亲在世时,他同姑父陈友兰,在我家住饼好些日子^&。後来父亲一死,路远了,两家便不大来往?^!?lt;/p>

    “父亲死了的第二年,接了姑母专人送来的讣告:我才知道姑父也死了。姑母守一个两岁的表弟&,听说搬到临湘乡下住了&。自後便绝无消息^&。这也只怪我那时,太不长进,专和许多狐群狗党一块;家中大小的事^,一点也不过问&!我姑父去世既久,姑母又不在县城*^,我初来人地生疏,因此探访不^。此时也没有旁的道路可走,仍旧往临湘去罢*!”</p>

    二人遂到临湘。甘联珠拿出些珠宝,变卖了钱&,置备田产房屋&^;也不向人说明自己的来历。</p>

    临湘人见他夫妇^,都生得那麽漂亮,举动又很豪华*;也没人疑心他们是强盗窝里出来的人*^。桂武逢人打听他姑母的消息,又是一年多没得些儿踪影。桂武揣想他姑母,不是已经去世^,就是搬到别州府县去了,不在临湘^。已渐渐把探访的心&,懈怠下来了^^!</p>

    一日&,桂武正和甘联珠在家闲谈。忽见一个十来岁的的小孩,生得骨秀神清,英气奕奕*;立在门外,同里面大声问道:“这里可有一位姓桂的公子麽*?”桂武听了,心中一动。</p>

    一面迎出来&*,一面留神看那小孩的眉目竟和自己的眉目一般无二;若在一道儿回走,不问谁人见了*,必说是同胞兄弟。旋想旋走到切近^,且不答应自己就是桂鲍子&&*,先问那小孩道:</p>

    “你是那里来的*?姓甚麽&?问桂公子做甚?”</p>

    那小孩见桂武出来,两眼也不住的向桂武脸上打量:不待桂武说出姓氏,小孩已拜倒在地*^,说道:“家母今日才知表哥在此,特命小弟来请表哥到寒舍去&*&?&!?lt;/p>

    别武听了表哥的称呼,一时方想到是自己姑母&,打发表弟来请的;连忙也拜下去*,将表弟扶起。心中欢喜&,自不待言&。一手拉了表弟的手&*,同进里面*;与甘联珠也见了礼,桂武子问他表弟的名字。</p>

    表弟答道:“我名叫继志*。家母吩咐:在路上不要耽搁,见表哥,就请同去,免得家母盼望&?^!?lt;/p>

    别武喜问道:“姑母怎知道我住在此地*^^?可笑我专为探访姑母,才来临湘;在这里前後住了叁年*,竟没探姑母的住处。今日倒是他老人家知道了,劳老弟的步来找我?!?lt;/p>

    陈继志答道:“家母怎知道表哥在此,却不曾向我说:表哥去见了家母^,自会知道。家母并吩咐了:表嫂也请一起同去?^!?lt;/p>

    别武回顾甘联珠笑道:“怪呀!他老人家连你在这儿都知道了^&?!?lt;/p>

    笆联珠也笑道:“既知道你在这里&,自然连我也知道。我本应同去请安^,只是他老人家住在那里&?此去有多少的路程?得问问小弟弟*^&?!?lt;/p>

    别武道:“他这般小小的年纪能来,没多远的路&,是不问可知?!背录讨疽驳阃匪档溃?lt;/p>

    没多远的路&!”</p>

    笆联珠走进自己卧房,更换衣服。桂式教陈继志坐^,也跟甘联珠进房。只见甘联珠正坐在床上裹足^,将铁尖鞋套在里面*。桂武惊问道:“又不去和人家动手,你穿上这东西干甚麽呢^?”</p>

    笆联珠笑道:“定要和人家动手^&&,才能穿这东西吗^^?”</p>

    别武道:“我看去见姑毋^&,用不穿上这东西*?^!?lt;/p>

    笆联珠将桂武拉到跟前,低声说道:“你并不认识你这位表弟^,今日突如其来^^,教我二人同去*。我想你前後在此,寻访了叁年;就住在这屋子里,也有一年多了;姑母既是住的离这里没多远的路&,怎的你是有心寻访的,倒寻不;他想不到你在这里的,却打听出来了^。这情理不是很说不过去吗?并且我们住在这里,从来不曾和人往来饼,也没向人说过自己的姓名来历;他从何知道我们住处的呢?你刚问你这表弟^,看是怎生知道的;他不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,教你去问姑母,自会知道的吗?我想这事有些蹊跷:不去也不好^&*,又怕是真的*;要去就不能不防备二小心一点儿才好?&*!?lt;/p>

    别武听了甘联珠的话^,心中也有些疑虑&。只是看陈继志的相貌^,酷似自己:又相信是自己姑母的儿子*。因知道自己的面貌,从小我很像姑母*;母子面庞相似的^,极是寻常^&!然也觉得甘联珠顾虑的不错&^,自己衣底便也暗藏了防身兵器。</p>

    笆联珠妆饰已毕&,同出来与陈继志动身。陈继志在前面走&,桂武夫妇跟在後面。走了半里多路,陈继志的脚步却越走越快^。桂武向甘联珠说道:“看不出他这小小的年纪*^,倒这麽会跑路*。我们的脚步&,也放快些吧^&,不要赶不上他*,给他笑话*!”甘联珠微做点头不做声。</p>

    二人真个把脚步放快了^。又走了半里**,佳武忍不住问道:“老弟不是说没多远的路吗?</p>

    还有多远呢^?”陈继志回头笑道:“那有多远,一会儿就到了&*^&!”陈继忘口里说*&*,脚底下更加快了&*。</p>

    别武已跟跑出汗来^&,甘联珠还不太觉累^。不一会*,一座很高的石出,挡住去路*。陈继志立住脚,正要和桂武说话;桂武已相差有四五丈远近,甘联珠却相离不过几尺^。桂武面上,有些惭愧;走近陈继志说道:“多久不走路了*,走不动*^,见笑得很!还有多远呢?”</p>

    陈继志笑道:“本来表哥是公子爷出身,自是不会走路。就是表嫂,也是千金小姐^;怎能比我这乡下看牛羊的小孩*^*,终日翻山越岭的走惯了^?此时得翻过这一座山*^,却怎麽办呢?</p>

    哥哥、嫂嫂能爬上去麽*?”</p>

    别武看那山,尽是房子大一块的顽石堆成的;石上都是青苔;莫说树木,连草也没长一根&;更没有上去的路径*,陡峭的和壁一般*。心想凭自己一身本领,上是能上去:但是石上,须不长青苔才好&!脚踏在青苔上面,是滑的*&;万一蹿到半山之间,一脚不曾踏牢,滑将下来&*;岂不要跌个骨断筋折&?又想表弟这麽小的年纪&*,他末必就能爬得上去;他如果真有这种能耐^,能不怕滑跌下来;我们就照他脚踏的地方踏去,便也不怕滑了!当下对陈继志说道:</p>

    “去老弟家里&,必得从这山爬过去吗^?若没有第二条路可走,我们也只好跟老弟走了!”</p>

    陈继志道:“第二条路是有,不过须回头&,绕一个大弯子^。我恐怕母亲盼望,所以引表哥表嫂到这里来*^;我在前慢慢的上去,二位照样上来就是。这山是我叁四岁的时候,便爬惯了的&;不算一回事!”说**,举步如行平地^,绝不费事的*,转眼就上到半山&*。</p>

    笆联珠也跟飞身而上。桂武得抖擞精裨&,连蹿带跃的往上赶;好容易用尽乎生之力^,赶到半山一看,陈继志已神闲气静的,立在山顶;甘联珠虽也上去了,却是脸上变了颜色,立在那里喘息不已。</p>

    别武这时约两条腿,疲软的不能动了*!上半截的山势,更来得陡峭*&&;实在没力量能上去了!</p>

    也不好意思说甚麽*,低头就拣一块平整点儿的石头*,坐下来歇息^。心想:“我小时候在家乡^,虽说是家中富有*&,有下人伺候^,不要我自己劳动;然我生性欢喜武事^,何尝不是终日在外翻山越岭^?但是像这麽陡峭的山^&,休说我不曾上过,又几曾见有人能上呢?甘联珠是练就了魁尖的上高本领,尚且累得喘气不匀^;可见我这表弟的本领&*,必还在她之上*!不过我小时候,并不曾听得我父母说,我姑母也会武艺^&;计算我表弟的年龄^,此时不过十一岁;又没有父亲&&,难道是天生成这般便捷身体*?甘联珠疑心这事*^&,怕有些蹊跷&*^;她疑虑的,怕不错!”</p>

    别武正低头踌躇,忽觉头顶上,有甚麽东西颤动&!忙抬头一看,原来是一根极粗的葛藤,从山顶悬下来^;陈继志捏一端&,在上面说道:“表哥身体疲倦了*^,只双手紧紧握住这藤*,我拉表哥上来&&!”</p>

    别武又想:他这一点儿大的身体,如何能拉得起我*?这不是笑话&?不要连他自己都拉下山来了^,不是当耍的*^&!遂仰面朝上说道:“用不拉!我再歇息一会*,就能上来了*!”</p>

    陈继志在上面说道:“我母亲在家等的苦^!还有几里路^,不要耽搁罢!”</p>

    别武也实在是疲乏不堪了^,姑且握住梆藤试试。若上面拉不动&,也不要紧*&!并且有甘联珠在上面,也可帮拉拉*。便两手牢字的将葛藤握住,即时身不由自主*,两脚腾空,彷佛登云驾雾一般,只往上升。桂式的身躯很重&,拉得那葛藤喳喳的响!别武心里慌,惟恐葛藤从中断了&&;必然跌得骨断筋折&!还好陈继志手快*,在吊井里提水似的,只须几把^,就将桂武吊上了山顶!</p>

    别武立稳了脚,满脸通红的问道:“老弟会上山,可说是从小翻山越岭惯了&。两膀这麽大的气力,难道也是吊人吊惯了吗&?老弟得向我说个明白,我方敢随老弟到姑母那里去^^;若不说明,我总不免有些疑虑!我与其搁在心上怀疑,不如请你说个明白:姑母究竟是怎麽知道我的住处&^?”</p>

    陈继志笑嘻嘻的答道:“表哥要问我两膀怎生有这麽大的气力麽&*?我母亲还时常骂我生得太脆弱,练不出气力呢&*!表哥怀疑些甚麽^&?下山不远,就是我家;见我母亲,我母亲都会说给表哥听的!这根葛藤,是我叁四岁的时候&*,我母亲给我做帮手的^;起初没有这葛藤,这山不能上下*;於今上下惯了*,这葛藤就没有用处&,搁在这山顶上,好几年了&?!?lt;/p>

    陈继志才说到这里^,忽住了嘴^,偏耳往山下听。随向甘、桂二人说道:“我母亲在下面呼唤了!请快走下去吧*^^!”甘、桂二人也听得有女子的声音&,在山下呼唤&*。陈继志匆忙将葛藤,塞入石岩里面,引二人下山。</p>

    下山的路,却不似上山那般陡峭*;叁人走到山下,陈继志指前面一个道装女子,同桂武说道:“表哥请看^,我母亲不是在前面等候吗^?”桂武没回答^,心想:我姑母怎麽成了一个女道士^^?渐渐的走近了,仔细一看,还约略认得出容貌来,不是自己的泵母是谁呢?</p>

    别武小时的乳名清官,他姑母已迎呼他的乳名*;笑道:“十年不见**,见面几乎不认识了*!我知道你找寻得我很苦,我直到今日才知道呢!”桂武此时*,疑云尽散;忙紧走几步&*,爬下地叩头,口称姑母,甘联珠自也跟跪拜。</p>

    他姑母笑向甘联珠问道:“你就是北荆桥甘家的小姐麽?也真难得,有你这麽明白大义!我听得说^,心里就喜欢的了不得!”甘、桂二人都猜不透他姑母是怎生知道的:当下在外面,也不便开口去问^^。</p>

    一同到了他姑母家里谈论起来&,原来他姑母就是前几回书中所写的红姑&*。只因他泵父陈友兰死後&,红姑的年纪^&*,还不到叁十岁&;守一个两岁的孩儿&*^,取名继志。陈友兰遗留下不少的财产*,当时陈家的族人*,都不免有些眼红:想将红姑排挤得改了嫁^。族人欺继志年小,好把遗产朋分*。以为红姑年轻貌美,必容易诱惑^。</p>

    那知红姑的节操极坚&&,族人用了多少的方法,都不曾将红姑诱惑得^。红姑的性情异?*^?核?,不肯拘泥小节。平常没了丈夫的妇人^,在家守节,都是遍身缟素^&,到死不肯穿红绿;凡是年轻妇女所享受的一切繁华,皆得槟除净尽。而红姑生性爱红^,又本来是个不拘小节的人;丈夫在世所穿的衣服,不肯完全废掉*;安葬了陈友兰之後^,仍照常穿起来*。</p>

    族人便抓了这一层做凭据&*,在临湘县告红姑不贞节??鞯媚窍毓倭?,将族人申斥了一顿^。</p>

    红姑就搬到临湘乡下住了。族人告红姑不曾如愿&,反被县官申斥了一顿^,红姑占尽了上风,心中不服。见红姑独自搬到乡下去住,便集合许多无赖^,去红姑家里行劫^。</p>

    这时红姑只雇了一个乳母&、一个粗作老妈。住在自家的田庄上。这日黄昏过後^,忽来了一个化缘的道姑&,年纪约有六十多岁&*,要在红姑家借宿^。陈友兰在日^,对於这些叁姑六婆,本极厌恶^&,从来不许上门^。於今陈友兰死了;红姑见这道姑年纪已老,天色又已黑将下来&^,若不许这道姑歇宿,心里觉得有些过不去上得教他和老妈子同睡^^。</p>

    谁知到了半夜&,族人行劫的来了*,共有二十多个壮健汉子*,一个个都用锅烟涂黑了面孔,把唱戏的假胡须挂了;劈门人室&,将红姑和乳母、老妈子都捆起来,堆在一蚌床上;反锁了房门^&,各自抢东西去了。</p>

    红姑见乳母也被捆*,却不见自己的儿子^。便问乳母:“继志在那里&?”乳母回答不知道&*^,说被捆醒来^,已不见了公子^。老妈子就说,那借宿的老道姑^,也不知去向^;他必是强盗一夥的,特来这里作内应^。</p>

    红姑守节所希望的,就在这个小孩&;一旦被强盗劫得不知去向,如何能不心痛:只恨手足被捆了,不能动弹**&;不然&,也一头撞死了:正在那里伤心痛哭,忽然房门开了^,有人拿了个火把过来。红始料是强盗,将两眼闭了不看*。</p>

    只听得乳母呼道:“奶奶&*^!看麽*?公子果是在这道姑手中抱&*&!”红姑这才打开眼,只见那道姑**^,笑容满面的,左手抱继志:右手握一条竹缆子火把^,照红姑说道:“奶奶不用害怕&!强徒都被贫道拿住了&&,公子也一些没有损伤!彼?,将继志放在床上;只用手在叁人身上一摸,捆缚手足的麻绳,登时如被刀割断了&。</p>

    红姑坐了起来,一把抱了继志:才向道姑道谢^,问:“怎主将强徒拿住的?”道泵笑道:“请奶奶同去外面一看,便知端底””红姑吓虚了心,仍有些胆怯*,不敢去看*^&。</p>

    道姑拉了红姑的手道:“有贫道在此&*,怕甚麽呢*?一个也不曾跑掉!只看奶奶要怎生发落*^?”红姑彷佛加在梦中的,跟了道姑出来。见堂屋角上,挤满了一角高高矮矮的人&^&;脸上都涂抹得那可怕的样子*;一无绳索捆绑,二无墙壁遮拦&,却都呆呆的正^,动也不动^。各人的眼睛*,又都是睁的;不过不能活动的看人^。</p>

    红姑向那道姑问道:“师傅用甚麽法子,能使他们这样挤在一块儿不动呢?”</p>

    道姑笑道:“这法子容易得很&!奶奶若是想学^,贫道可以传授给你*&!在山野之间居住*^,这类法子,也不可不知道些儿!贫道数十年出行野宿&,就全仗这些方法,?;ば悦?。这些强徒,若奶奶要怎生处置?只须说一句&,都交给贫道办理就是*^!据贫道看:这些强徒&,必非是寻常强贼&;奶奶两岁的公子,与强徒有何仇恨&?他们竟想置之死地:若不是贫道在旁边,将公子救了,怕公子此刻的身体,已是四分五裂了*!贫道因见他们如此狠毒&*,才存心一个也不教他跑掉^!”</p>

    红姑一听道姑的话^,已知道这些强徒*,尽是同族的无赖子;只要自己没受甚麽损害*,便不想再结深怨^&。当下请道姑教众强徒醒来。红姑亲自训斥了一番^,一个一个的放了,并不追究。</p>

    红姑的天份本高&,从此就拜那道姑为师^。D那道姑姓沈*,道号栖霞*^;也是有清一代的女剑侠*,和金罗汉吕宣良,最是投契^。终年借化缘^,游行各地,专一救济贫苦*,诛锄强暴^。他也和金罗汉一般,没有一定的庵寺。因见红姑是一个意志坚强的女子,很愿意的收做徒弟*。</p>

    五年之後,红姑已练了一身了不得的本领*。</p>

    江湖上人因她欢喜穿红,都呼她为红姑&*。红姑一面从沈栖霞学道,一面督陈继志练武艺^。</p>

    陈继志才二岁^,刚学会了走路^**,就教他拣不好走的山岭去爬。五岁,就教他练气**,并道家一切的基础宝夫。红姑的本领成功;陈继志的本领&,便也不在人下了&^^。</p>

    这日^^,红姑在清虚观中遇见金罗汉;金罗汉问红姑,已见桂武没有*?红姑见问,还摸不头脑&。金罗汉遂将桂武来临湘投红姑不,在华容卖艺^,赘入甘瘤子家中,图逃无计*;及自己如何指引桂武,如何差鹰去救了甘联珠的话&,说了一遍^*。又道:“我前日在一家新造的房子门前经过^,还见甘瘤子的女儿&,在那房子里面。我料知就是桂武夫妇住在那里&,只道你早已见了*;尚不知道麽&*^?”</p>

    红姑这才问明了那房子的所在&&,归家就教陈继志去请^&。所以说起来,知道得这般详细。</p>

    红姑将前後的事*,说给甘&、桂二人听了;甘联珠因想跟红姑学习剑术,就认红泵做了义母。</p>

    从此两家往来,十分亲密*。</p>

    却说甘瘤子父子归家^,听说自己女儿和桂武走了,倒不甚在意。听到末尾,来了一只黑鹰*^,将自己母亲的杖抓去&,并翅膀拂伤了母亲的左眼&;知道是金罗汉差鹰来救的^。便气得暴跳如雷,恨不得抓金罗汉拚命!只因知道自己的本领,不是金罗汉的对手^;现放师兄董禄堂是榜样*&,只好勉强按捺住人性。</p>

    笆二嫒姆年老的人&,受了这次大惊吓,心里加上一气^,不到半月,便呜呼哀我死了!笆瘸子既和寻常人一样住家,不能不发丧守制^,就把这仇恨*,延搁下来。有一夭&,他师叔四海龙王杨赞廷来了&。甘瘤子将金罗汉吕宣良*,屡次如何欺负崆峒派人,添枝带叶的说了;有意激怒杨赞廷。果然把杨赞廷激得要去找吕宣良,替崆峒派出气^。</p>

    不知找了没有^?出了气没有?且待下回再说。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^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^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