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回 罗慎斋八行书救小门生 向乐山一条辫打山东老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十三回 罗慎斋八行书救小门生 向乐山一条辫打山东老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向闵贤见一般受了委屈的童生们&,反来说恭维两个小兄弟的话,来不及的扬手^,止住大家的话头,说道:“依诸君的</p>

    话说来*,我等竟成了主使的人,竟是谋反叛逆的人了&。这还了得!我乎日率弟不严&^*,以致他二人*,做出这种犯上作乱的事;我已是罪不容於死!诸君不以大义见责^,反来纵恶长傲&;我家这番灭门之祸,就是诸君这些话玉成的!”</p>

    众童生见向闵贤的脸上^,如堆了一层浓霜;又说出这些词严义正的话,在那君主时代中^,这些话极有力量^^,极有分两**,那里敢回说半字&!一个一个面上无光的走了&。</p>

    向闵贤见那些童生走後,忙提笔做了一纸呈词*,自认教督无方,以致两个小兄弟,敢做出这种犯上作乱的事*!求知府念两个小兄弟的年纪小*,将应施行的处份&,移到他自己身上,以为天下後世督率子弟不严的鉴戒!这纸呈词递进去,也没批驳^&^,也没准行。</p>

    向闵贤自缚到知府衙门请收押&,想抵出两个小兄弟来*;知府竟推病不出,也不收押向闵贤*。</p>

    向家两小兄弟被收在监里,十多日不曾审讯第二次。向闵贤见请代不许^,得去求他老师罗慎斋。</p>

    那时罗慎斋,正掌教岳麓书院^。向闵贤去诉了情由,问罗慎斋:能否设法救出两蚌小兄弟^*^?</p>

    罗慎斋生成的古怪脾气,生平第一厌恶的,就是贪官污吏^&*。岳州府知府的不法行为&*。罗慎斋久已知道了个详?。号伦约好荒芰θ嗨?!听了向会贤兄弟的举动,口里不便说称赞恭维的话^&,心里实是痛快到了极处!莫说向闵贤还是自己的得意门生,义不容辞的^&,应设法去救二小刺客出狱^;便是绝不相关的人&*,只要是像这麽小小的年纪&,能有这大的魄力*,干出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;罗慎斋但有一分力量可尽&&,也决不忍袖手旁观!当下也不对向闵贤说甚麽*,只教向闵贤放心,包管那知府&,不仅不敢伤损你两个兄弟的一毫一发^,并且连小考的场期^,都不致於耽误!</p>

    罗慎斋说这话,有甚麽把握,能如此负责任呢?原来:这一任的学差,也是罗慎斋的门生^。</p>

    罗慎斋等学差一到,就写了一封详细的信,教人送去*^。学差接了老师的信&&,心里也恨那知府不过&&。</p>

    辟场中的习惯:科甲出身的官,最是瞧捐班出身的官不起*^!那怕捐班出身的名位,在科甲出身的以上,捐班官每每受科甲出身的奚落*;若是捐班官名位低微的^*&,更是没有讨好的希望&!</p>

    那学差读过罗慎斋的信,也懒得和知府说甚麽。直到入场唱名的时候,唱到向曾贤,没人答应*。</p>

    学差忽教唱的停住^*,问:怎麽向曾贤不到^?知府见问*,连忙出席陈说事故*。</p>

    学差故意沉吟了一会道:“考试是国家大典*,且放向曾贤兄弟出来,考试过了*,再治他们的罪不迟^&!”学差说了,随呼向曾贤兄弟的领保,问两兄弟的年龄。领保照实说了。学差哈哈笑道:“黄口小儿。那里就知道作刺客*!快放他们出来,到这里当面考试;若文理不清*,更得重办*!”</p>

    知府不敢违抗^&,得将向曾贤**、向乐山&,都提到学差跟前来。学差见二人,都生得清隽可爱^*;然心里有些不相信*^,这一点儿大的小孩子,就通了文墨。</p>

    从来考幼童,都是提堂号考试,为的是怕人抢替。这回学差更是注意:把向曾贤兄弟,坐在自己公案旁边,另外出题考试^&。没想到向曾贤兄弟,都是提笔就写&&,和誊录旧文一般;向乐山交头卷*,向曾贤接交第二卷。学差已是吃了一惊*!及看二人的卷子^,写作俱佳^。向乐山更是才气纵横,字也是秀骨天成。不禁击节叹赏&!暗想:怪不得没取得前十名^&,心里不服&,气得打起知府来了。</p>

    二人交卷了好一会,才有第叁人交卷土来。照例交了卷^,就可出?*?&&;学差却将二人留在里面&。等大家出了场,学差打发人,将向闵贤请来&&;备办了一桌酒席,邀了挨打的知府&,教向曾贤&*、向乐山兄弟,对知府叩头赔礼。</p>

    学差笑向知府道:“从此他两兄弟^,是贵府的门生了&!本院替他们讲情,既往的事&^&,望贵府大度包容了罢!他两兄弟,前途远大^,将来受贵府栽培的日子*^,固是很长;而报答贵府的日子,也很有在後面^?!毕蜚上鸵擦Χ灾低?。</p>

    知府知道向闵贤是个花衣进士&,又是罗慎斋的得意门生&,更和这任学差同年*^;早已料到这回的侮辱&,没有雪忿的希望。学差既肯这般说情&,向闵贤又叩头陪了礼,也算是给面子的了&;若不见风转舵*,恐怕连这样的便宜,都讨不&^。当下连忙答了向闵贤的礼*,又谢了学差&^;反高高兴兴的,在酒席上对向曾贤兄弟*,问长问短;一桩惊天动地的大案子,就是这麽杯酒合欢*,谈笑了事^!向曾贤、向乐山都是这回入了学*。</p>

    只是向乐山人学之後^,心中十分忿恨自己的两手太没有气力^;以致两砖头&,不曾将知府打死!因此想练习武艺^。</p>

    平江人本来尚武,不知道拳棍的人家很少。越是大家庭^^,墙壁上悬挂的木棍越多&*。</p>

    向家因是世代读书,不重武艺:所以向闵贤兄弟,皆不曾练习。於今向乐山既是想练习拳棍,向闵贤便聘请了一个有名的拳教师&,来家教两个兄弟&^&。</p>

    但向曾贤的体质,比向乐山生得孱弱;性情又不与武艺相近*,练了几日*&^,身体上受不了这痛苦^,就不肯练了!向乐山却是朝夕不辍的,越练越觉有趣味!如此苦练了一年^,真是生成的美质*^,每和教师打起对子来^,教师略不留神,就被向乐山掀翻在地。再练习了半年,教师简直打不过乐山,自愿辞馆不数了。</p>

    向闵贤托人四处访求名师^&,陆续请来好几个^*,没一个打进场不跌的^。於是向乐山,就没有请得好师傅,得独自在家研练^^。这时他的年纪&,已有一十叁岁了^;辫发也有了尺多长^^。他忽然想到这辫发*,垂在背後,将来结长了**;和有本领的人,动起手来^,很不方便:并且有时跑起来*,辫尾若是挂在甚麽东西上面,更是讨厌!</p>

    拳术里而&,有一种名叫顺手牵羊的手法,就是利用人家的辫子,顺手牵住*,往怀中一带;被牵的**&^,十九牵得头昏眼花&!他原打算把辫子割了,又因有“爱之父母,不可毁伤”之戒,不敢割下来^。想来想去,就想出一个练辫子的方法来。</p>

    他悬一根粗麻绳在屋梁上^,辫尾就结在麻绳上*;硬脖子,将身体向前後左右,一下一下的倒过去&。初练的时候&,麻绳悬的高,便倒的不重^;後来麻绳越放越长,身体便越倒越重;是这般不顾性命的,蛮练了两年^,那怕合抱的树,只须把辫尾在树上一绾&,同乐山一点头^。</p>

    那树即连根拔了出来^。辫尾结一大绺丝线;有时和人动手,同乐山将丝线握在手中&*,朝敌人颈上掼去;一绕就将头一偏^,敌人身不由己的,一个跟头栽过了这边。</p>

    向乐山自从这本领练成後,更没人敢和他较量^!他因为遇不对手*,在家闷气不过!心想平江的地方太小,当然有本领的人不多&;我何不去外州府县,游行一番?必然有本领高似我的人物!计算已定,即对向闵贤说明了出外寻师访友的意思^。向闵贤自免不了有一番叮咛嘱咐。</p>

    向乐山知道浏阳人的性质*,也和平江人一般的欢喜武艺。从家中出来&*,即向浏阳进发^。</p>

    平*&、浏木是连界的^;行不到几十里&&&,已进了浏阳县境。向乐山因抱寻师访友的目的,不能和赶路一般的快走,装作游学的寒士,到处盘桓。</p>

    一日^&,走到一处极大的庄院&,若那庄院的规模&^*,知道是一个很富厚的人家。只见东西两个八字大墙门,中间隔一块青草坪^*;两个大门外面&,都有上马的石墩^,拴马的木桩;大门虽开,却不见有人出人&*。</p>

    向乐山走进东边大门,见右首一间房的门框上*^*,挂一块“门房”两字的木牌子。</p>

    暗想:乡村中的庄院*&,一不是衙门&^,二不是公馆*,如何用得甚麽门房妮&*?这不待说是一个欢喜搭架子的乡绅!这种肉麻的乡绅人家^&,料不会有了不得的人物在内*,同乐山心里这麽一想&。便不打算进去了。正折转身^*,待退出大门;门房里忽跳出一只大黑狗来*^,对向乐山狂吠。接一个二十多岁的健汉*,也从门房里伸出头来,大声喝问道:“喂*!你来这里找谁的&&^?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见有人问,得停住脚答道:“我不找谁,我是来这里游学的?!?lt;/p>

    那汉子欺向乐山年纪小,不像个游学的*,也和那黑狗一样。跳了出来^;问道:“你游甚麽学&?游的是文学呢^?还是武学*&*?怎麽进大门就走&?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笑道:“我文学也游,武学也游,进了大门,才知道走错了人家**;所以不停留的就走*?!?lt;/p>

    那汉子跑过来^,一手将向乐山拉住道:“你且慢走,等我搜搜你身上看:我刚在房里打盹&,不知你从甚麽时候进来的^?怕你这东西&&,已进了里面,见没有人,偷了甚麽^^,揣在身上!”说,想动手来搜*。</p>

    向乐山也不动气,只拦住那汉子说道:“你何以见得我进了里面,偷了甚麽*^?你若搜不出甚麽来*,该怎麽办?”</p>

    那汉子道:“搜不出甚麽,就放你走,有甚麽怎麽办*!你既是游学的^,到这里来&&,如何谓之走错了人家&?我们家的老爷、少爷,从来不轻慢游学的*;文有文先生,武有武教习;来这里游学的^&,多则住一月半月,少也要住叁五日^&;你到这里就走&,不是趁里面没人,偷了甚麽,怎的肯走这麽快&?看你偷了甚麽^,趁早退出来^,免我动手&&&!嗄**!嗄*!倒看你不出^&^*,这小小的年纪*,居然敢假充游学的&!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一听那汉子的话*,心里倒欢喜起来,反陪笑脸*,问道:“这里也有武教习吗&?我是一个游武学的;你就带我去看看武教习好麽?”</p>

    那汉子摇头道:“你不要瞎扯淡!你打算乘我不防备^&&,好抽身逃跑麽?不行^,不行!你且给我搜了身上再说*!我是在这里替守门的守门,担不起干系!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看那汉子^,本也不像个门房;心里急於想进去,见这家的武教习,便懒得和人争论&,耽搁了时刻。随将两手分开*,挺出胸脯^,给那汉子遍身搜索了一会^;没搜出甚麽。那汉子道:“这下子,你走罢^!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道:“就这麽放我走麽?没这般容易!快说武教习在那里&,你叫我去见了面*&,便没你的事!不然,我好端端的一个人*,你如何硬说我是贼&^,将我遍身都搜了&?你不把我这贼名洗清,看我可能饶你!”</p>

    那汉子见向乐山说出这些无赖的话&*&,也有些害怕,给东家知道,得说道:“你要见这里的武教习做甚麽,这里的武教习,是由山东聘请来&,事教我家少爷拳棍的;外面的徒弟*,一个也不收,你找他也没用处^&!并且他轻易不肯见人^;我就引你进去,他不见得肯出来会你这小孩子&^?!?lt;/p>

    向乐山笑道:“我是身体生得矮小*,年纪土你大的多^&;你怎麽倒说我是一个小孩子呢&*?</p>

    你只叫我进去*,见得见不,你不要管*!”那汉子又打量了向乐山几眼,只是摇头。向乐山道:“你不叫我进去&&^,也不要紧&,我自会进去,你只说那教习姓甚麽?叫甚麽名字&?我好去会他?!?lt;/p>

    那汉子道:“那却使得&!我们这边的教习*,姓周,名敦五&^?&^!?lt;/p>

    向乐山道:“那边还有一个教习吗^?”</p>

    那汉子望向乐山出神道:“找听你说话的口音&,并不是外路人*,怎麽连我们这里的大老爷和二老爷争胜的事,都不知道咧?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觉得很希奇的问道:“大老爷甚麽事*&*,和二老爷争胜^*?你可以说给我听麽?”</p>

    那汉子道:“这话一言难??&^!你既不知道*,不问也罢了!不过我看你是个借游学讨吃的人*^,也可怜^&!若不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形*^*&,进去说错了话,必不讨好:我大概说点儿给你听了*,并教你几句话,进里面去说:包你能混几天饮食到口!若你的运气好,还说不定可得几百文盘缠&*!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暗自好笑*,连忙点头应道:“老弟真是个慈心的好人^,肯如此帮扶我,请你快说罢&!”</p>

    那汉子见向乐山呼他老弟&,以为果是比自己的年纪大。当下欣然说道:“我老爷姓陶,名守仪^;二老爷名守信。老太爷做过一任知府,才去世没几年,大老爷和二老爷就分了家。</p>

    虽在这一个庄院&,却隔离了是两户人家;一家都有两个少爷**,都聘请了一个文先生,一个武教习。兄弟都存心要争强夺胜。你进去只说二老爷那边&,如何鄙吝,如何待人不好**,怪不得外人都传说大老爷,是个疏财仗义的豪杰^*;果是名不虚传^!大老爷听了你这种说法^,必然欢喜。你知道是这麽说麽*?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点头道:“说是不难说。但是我并不留去过那边,怎麽能知道那边的坏处呢?”</p>

    那汉子晃脑袋笑道:“大老爷又不会盘问你&,何必定要去过那边呢^?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笑道:“那就是了!”别了那汉子,直往里面走^^。</p>

    向乐山想见周敦五,若从山东聘来的教师是怎样一个人物?走到里面大厅上^**,故意高声咳嗽了一下。即有一个十六七岁小夥子&,走了出来,问向乐山找谁*。向乐山看邢小夥子的装束,像一个当差的模样&&,遂答道:“来看周教师的?!?lt;/p>

    小夥子装腔作势的^^,翻起一对白眼&,望了向乐山一望&*&^;待理不理的道:“带手本来没有&?”</p>

    说时,遂高声朝下面门房骂道:“怎麽呢?门房里的人死了吗^?不问是人是鬼&&,也不阻挡,也不上来通报一声&,听凭他直撞进来^。这还成个甚麽体统?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看了小夥计那般嘴脸,心中已是老大的不快!见问自己要手本^,更要开口骂了&^;听了这一派话^,那里还忍耐得住呢?也懒得说甚麽,提辫丝线,对小夥子肩上掼过去*&;跟把头一偏^。小夥子哎哟都不曾叫喊得出^&^,腾空一个跟斗掼下来,百挺挺的倒在丹墀里^;只听得拍达一声,竟跌得昏死过去了^!</p>

    向乐山不由得吃了一惊:心想:这小子,怎这般禁不起跌&*&^?若就是这麽死了*;我岂不是遭了人命官司吗&?这种东西,也教我替他偿命,未免太不值得!好在还没人出来,他们又不认识我*,不趁此逃走^*^,更待何时?那敢怠慢!拔步往外就跑。</p>

    他跑近大门^^,里面已有四五个汉子,大呼追了出来*,一刀声喊:“拿?*&?!不要放走了凶手&!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跑到青草坪中&^&,忽然转念一想:打死了人,像这麽逃跑是不对的*!夜间没人看见&^^,他们追不上,不愁逃不了&!此时正在白天,我在前面跑,他们跟在後面追;我逃到那里,他们追到那里***,造如何能逃得了,且就这一片好草坪,将追的打发了;方能从容逃走“当即回身立住&?^?醋防吹乃母鲎辰『鹤釉谇?,年纪都是叁十上下,一蚌年约五十来岁,身体高大的在後?茨侨嗣寄考浯阜稚逼?&*,精神份外充足*&;行路的脚步^,甚是稳重&**;估量就是教师周敦五^。走前面的四人,赶到切近,彷佛有些疑惑:凶手不是向乐山^。都用眼向各处张望了一转*,才对向乐山喝问道:“就是你这东西,打死了人麽*?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还没回答&,後面的那人已大声说道:“就是这小子&,快上去给我拿??&!”向乐山听那人说话,果是北方口音:断定是周敦五了。</p>

    四人一齐抢过来&,伸手拿向乐山;都以为:这一点儿大的小孩,捉拿有何费事^?并且各人皆知道些拳脚*,那里把向乐山放在眼里*?不提防向乐山等他们来到切近,将身子往下一蹲,扑地一个扫堂腿*^,四人同时跌了一丈开外&。一个个爬了几下*,才爬起来;望向乐山发怔^,不敢再过来^。</p>

    向乐山指周敦五道:“你就是这里的拳教师麽?我正要领教领教*!”向乐山本是朝大门立,说话时,见那跌昏了的小夥子^,跟两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,和一个五十多岁的花白胡子同走了出来。心里不由得大喜,不曾打死人^,就用不图逃了。</p>

    只见周敦五两脚一跺*,使出一个鹞子钻天的架势*,凌空足有文多高,直扑下来;脚还不曾地*,就变了一个饿虎擒羊的身法^*。向乐山知道这人不弱!急将身躯一偏&,使一个鲤鱼打挺*,让开周敦五双手;跟使一个叶底偷桃*,去捞周敦五的下阴&。周敦五的身法,也真矫捷*!</p>

    一个乳燕辞巢,就穿到了向乐山背後&;见向乐山的辫丝线^^,一大绺垂在背上:心中高兴不过!以为:这一个顺手牵羊,不愁不把向乐山牵倒:谁知才一手撩住辫尾**;也和那小夥子一般的,腾空一个跟斗*,栽了一丈多远!</p>

    原来周敦五也知道向乐山是个劲敌:思量非用全力&,就牵住了辫尾*,也怕牵向乐山不倒^!</p>

    那知道向乐山的辫子&,越是牵的力大,越掼的远,越跌的重!周敦五这一交跌去,头朝下&&&,脚朝上^,跌了一个倒栽惹:那里挣扎得起来呢&^?</p>

    向乐山哈哈笑道:“牛角不尖不过界*!几千里跑到这里来当拳师^&,原来也不过如此^^!领教了&,领教了*!”说,对大众拱了拱手,提起脚要走。</p>

    那个花白胡子,连忙抢行了几步^,走到向乐山跟前,作了一个揖,暗笑说道:“师傅的本领^,实在是了不得^!佩服^,佩服!求师傅不弃&,请进寒舍盘桓盘桓!”向乐山见陶守仪说话,甚是;便不推辞^。陶守仪侧身体,引向乐山到里面一间陈设十分精致的书斋里&。恭恭敬敬的请问了姓名**&,带了刚那两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过来&,双双拜了下去^&。向乐山慌忙答礼不迭^&。</p>

    陶守仪纳向乐山坐了,说道:“寒舍聘睛教师,佣金不问多少,谁打的过原有的教师,就请谁在寒舍,教这两个小儿*!今日师傅打胜了,小儿自应拜认师傅!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笑问道:“那位周教师怎麽样呢*?”</p>

    陶守仪道:“他既没有大本领,被师傅打输了;兄弟惟有多送他几两程仪,请他自回山东去*!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连连摇头道:“便不得,使不得!老先生快把他请到这里来^,我有</p>

    话说?!?lt;/p>

    陶守仪道:“他既被师傅打得这般狼狈不堪&,如何好意思来见师傅咧*&!”</p>

    向乐山道:“这有何要紧&*?二人相打^&,不胜就败!平心讲,周教师的本领&,实在不错&!</p>

    我不是能坐在尊方教拳脚的^;尊府除了周教师*,想再请一个比周教师本领高的^,决不容易^!”</p>

    陶守仪见向乐山这麽说^,也来不及回话&,一折身就往外跑*。</p>

    不知陶守仪跑到外面做甚麽*&?且待下回再说^。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^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^&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