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回 小??筒梢┦芫?新进士踏青被骗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二十五回 小??筒梢┦芫?新进士踏青被骗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了因看了山上一逃一追的情形*,认得在前面逃的,是清处观笑道人的徒弟魏时清,后面追的,不认识是甚么人。暗想:“不问追的是谁?为的甚事?我既亲眼过著笑道人的徒弟*,被人逼迫&,论情理总不能不援救他一番*!且看:那追的追著了*,怎生处置^?”正想著^,魏时清已逃近岩边,将耸身下岩。第一眼看见了了因,就和危舟见了岸的一般,不觉哎呀一声喊道:“了因师太^!快救小侄的性命^&!”话才出口,了因已见那个追的,伸右手朝魏时清背上一指^,一道金光随著**,比箭还急的射将来。</p>

    这里也恰用得著说时迟&,那时快的套话了!了因见那道金光出手&*,也急将右手一抬,胁下即时射出一道白光来**,宛如摩空之龙,一掣就把金光绕住。金光短,白光长,金光看看抵敌不住了!</p>

    那汉子索性把金光收回,正色向了因说道:“我看师傅不是没道德的人!为甚么这般助恶,也不问个情由^?是他们倚仗人多势大,来欺负我,盗我的丹药!师傅是有道德的人&,难道能说我不应该向他们讨回吗?”</p>

    了因也早已将剑光收回,飞身上了石岩,向魏时清说道:“贤侄因何在此,与这人动手?</p>

    同来的还有谁呢&?”魏时清道:“师太不要听这厮的话!何尝是小侄等争夺他的丹药&!”魏时清才说了这两句话^^,忽从山岩侧边,跑出三个和魏时清一般儿装束的人来^。</p>

    了因一看,也都认识是清处观笑道人的徒弟,在前面身长瘦削的,姓箫,名挺玉^^,走中间的是展大雄;走背後的是贯晓钟。三人自然认识了因,走过来向了因请了安^^,齐声说道:</p>

    “求师太与小侄们做主!”</p>

    了因合掌念声阿弥陀佛道:“你们都是令师尊打发来的吗^^?”</p>

    贯晓钟上前一步,躬身答道:“不是师等差使,小侄等怎敢无端跑到这里来?只因师等於前月交下一纸丹方&,命小侄等五人*,限三个月内往三山五岳探齐。这山上有一苋绝大的过山龙,苗牵十多里*,小娃等寻觅了四昼夜*,方将根株寻著^^。五人同时动手,又掏掘了一昼夜,好容易才掘了出来*。谁知刚掘出来^,这厮就跑来强夺,硬说这过山龙是他祖师从海外得来的异种,在这山上培植了三个甲子*,才长了这麽大*。这厮并说:他在这山上^,已看守了好几年。</p>

    像这样骗小孩的话&,谁肯相信他呢?他便倚强动起手来&,小侄等四人一面抵敌&,一面教师兄张炳武先拿了过山龙^,免得落到这厮手里**!”</p>

    了因点点头,合掌向那汉子说道:“你刚才说他们盗你的丹药,是不是就是这过山龙呢?”</p>

    那汉子道:“是的&!过山龙是我祖师刘全盛手栽的,到於今已是三甲子了。我专为看守这过山龙,才住在这山岩里,已有好几年了。如何能给他们盗去?”</p>

    了因道:“你是刘全盛的徒孙吗?杨赞化,你称呼甚麽?”</p>

    那汉子见了因问这话,面上露出喜色来,忙答道:“是我师伯^。我师傅是四海龙王杨赞廷;师太想必是认识的?!?lt;/p>

    了因也点头笑道:“怎麽不认识?你姓甚麽&?叫甚么名字?”</p>

    汉子道:“我姓庞,名?;?。师太既和我师傅认识*,就得求师太看我师傅的面子,替我作主,勒令他们把过山龙交出来&!”</p>

    了因笑向贯晓钟道:“我看一株过山龙&,也值不了甚么!他既这么说*,贤侄就还了他罢!”贯晓钟不服道:“这座山不是刘家的^,不是杨家的,也不是他庞家的。怎麽好说山上的过山龙*,是谁栽种的呢^?”了因笑著望了庞?;?。</p>

    庞?;泵Ψ直绲溃骸叭肥凳亲媸υ灾值?!不然&,我也不在这山上看守了?!?lt;/p>

    贯晓钟向庞?&;溃骸安淮?!你既在这山上看守,我们一行五个人&,在山上寻觅了四昼夜*,掏掘掉一昼夜;这五昼夜,你往那里去了?怎的不见你出头拦阻?直待我们劳神费力的,掘到了手&,你才出来说是你的呢?好不要脸&!”庞?^;坏没卮?,只求了因做主。</p>

    了因笑道:“我是巴不得他们给你*!不过他们的话,说得近情些;我于今若帮著你,问他讨回,他们心里也不服!我也对不起他们的师傅^!即算这株过山龙,是你祖师栽种的,你看守不力^,也不能怪人!何况就据你说:这株过山龙,经历了三个甲子&,而你在这山里看守&&,不过几年&,若他们在几年前来掘,你却向谁去追讨咧?我劝你放马虎一点儿罢^&,不值得为这些小事^,伤了同道的和气!”</p>

    庞?;崦寂康?,望著贯晓钟四人,欲待不服*,又斗不过了因^,只得忿忿的向贯晓钟恨了一声道:“我已认得你们这五只仗人势的贱狗了!你们能一辈子不落到我手里,就算是你们的造化!”说罢&&,掉头不顾的去了*。就因这一番纠葛&,已於无意中&,为将来争赵家坪时*,增加好几个劲敌!这是后话^,后文自有交代*。</p>

    于今,且说了因见庞?;哚?,向贯晓钟等叹息道:“我何尝不知道他是诈骗!只是我想多一事&&,不如少一事!刘全盛是崆峒派的老前辈,徒子徒系不少,并很有几个了得的人物。</p>

    崆峒和我们昆仑派**,自雍正初年以来,直到现在,总是如冰炭之不相容的&!我因不愿意为这点儿小事,加添两派的嫌隙,所以才劝你们把过山龙还他!其实明知不是他的,那里说得上还咧!不过你们费了几昼夜的心力,平白的教你们让给人家,本也不近情理*!这虽是一点儿小事,其中也有定数^!”</p>

    说话时,天色已经晚了。贯晓钟等谢了了因救命之恩,正待告别。了因忽然吃惊道:</p>

    “不好了!你们快看:那西南方两道剑光,一起一落的斗著,想必是庞?;秦?,趁张炳武独自下山,追踪抢夺过山龙去了!”贯晓钟等随了因手指的方向一看^,约莫在十里远近,果有一道金光,一道白光&&,在那里奋斗&。</p>

    贯晓钟著急道:“师太!这怎麽好*?张师兄不是那厮的对手^!我们就赶去帮助,也来不及了!”</p>

    了因笑道:“你们尽管赶去&,有我在此不妨事??烊グ?!回清处观时^,代我向你们师尊问好!”</p>

    贯晓钟等那敢忌慢&!答应著&,向剑光起处,飞奔去了&。赶了十来里路,只听得张炳武在树林中喊道:“来的可是诸位兄弟么?”</p>

    四人连忙答应。窜进树林看时,张炳武正怀抱过山龙坐箸,对四人说道:“侥幸侥幸!</p>

    险些竟没性命和你们见面了!那厮大约是斗你们四人不过,就追来和我为难,我一个人,却不是他的对手!看看敌他不住了;亏得从斜剌里飞来一道剑光&,把那厮吓退了!我心里又是欢喜&,又是疑惑!欢喜是那道剑光,救了我的性命^^;疑惑是猜不出那剑光从那里来的^?我们同辈中&,没有这么高的本领!」</p>

    贯晓钟道:“那厮那里是斗不过我们四人^^!我们自你走后&,同心合力的,和那厮斗了半个时辰,我们敌不住&,恐怕白送了性命^!喜得红姑曾给我一道丁甲符*,急难的时候,可以借遁^!但是我只两只手,不能挈带三个人&。不凑巧魏贤弟离我远些,不得不把他留下;我们三人借遁先走,却又不忍远离。命不该绝的*,终当有救!魏贤弟奔到岩边*,恰好了因师太,走岩下经过;遂救了魏贤弟性命!方才救师兄的,也是了因师太*?!?lt;/p>

    张炳武听得,慌忙立起来,将过山龙交给贯晓钟拿了^,恭恭敬敬的,朝著东北方,叩了四个头^,算是拜谢了因救命之恩!五人自住他山采药不提&。</p>

    且说了因为这事耽搁了些时间&,所以次日到朱继训家*,略迟了点儿,几乎到潮州府差役之后*。这日了因直入朱家内室&,朱继训在背后追呼*,了因只当没有听见*。才一跨进房门&,回头看时,众衙役已拥进大门了*!恰好光明丫头听得外面人声,出来探看*。了因就自作主张,翻身将中门关上,看门後有一条木杠,顺手拖过来,牢牢的把门缝顶住。再看旁运故著一扇很大的石磨,大的也是平日拿来靠门的。</p>

    了因心想:“这门也还结实,有木杠项了已够^?他们若是粗重东西撞碰^,便把这石磨靠著,也无济于事!我何不将这石磨移上去搁在门框上?像这些吃人不吐骨子的衙差,就压死他几个,也不委屈^!”旋想旋提起石磨二耸身就搁在门框上面了。</p>

    光明不知道为甚麽*,吓得跑进去,向朱夫人指手画脚的^,说不出个所以然来!朱夫人也听得外面喧扰之声,正要起身到中门口看看。了因已走了进来,朝著朱夫人合掌道:“尊府大祸已到眉端&,贫僧是特来救夫人全家的!奈朱施主不听贫僧言语,以致此刻被潮州衙役&,拘锁在前厅;即时就要进来^,捉拿夫人和小姐!”话才说到这里&,中门又被敲打得一片声响。</p>

    了因接著说道:“夫人不要慌急!贫僧已将中门关好了,一时打不进来&!只看夫人有甚麽要紧的东西,早些检点出来^,有贫僧在此,包管没事,尽可从容打后门出去**!”</p>

    任凭朱夫人平日如何能干**,到了这种时候^,又听说自己丈夫被衙投拘锁了,接连又听得敲的中门震天价响;那里还有主意&*,连话都不知道应怎生说了?只管痛泪交流*,望著了因泣道:“师傅是那里来的?可知道外子为甚么事^,潮州府要派人来拘他?”</p>

    了因道:“犯的不是灭门之祸,也用不著贫僧来救了*!请快点儿收拾走罢!”朱夫人忽侧耳听外面道:“哎呀!老爷在外面叫光明呢!”</p>

    了因连连扬手道:“不管叫谁,门是不能开的!一开门&,就全家俱灭了!”</p>

    恶紫这时吓得拉著朱夫人的衣^&,只是发抖!光明也抖做一团!</p>

    了因见了这大小三口儿的情形*,就只索自己动手;将箱笼都抱下来,扭断了上面的锁,把衣服都倾出来&。了因的意思,并不是寻觅细软贵重物品,为的是恐怕朱维训有甚麽造反的凭据和名册,落到衙役手里,必至拖累多人!但是倾翻了几口衣箱&,尽是衣服以及金银首饰,并没别的物事。</p>

    了因正在翻箱倒产的时候,众衙役已抬著石块*,在外面撞中门。了因料想中门木虽结实**,也经不得几撞,等他们进来再走,便不能不开杀戒了!后门大约是有人把守的;且趁此时,借遁光离开了这是非场,再作区处!了因才一手握住朱夫人的手,一手将光明、恶紫两只小手,合做一块儿握了,喝声:“闭了眼!”瞬息已遁出了潮卅城。路上自无可留连,直将三人领到水月庵住著。朱继训殉难后,了因将尸首也是运到了水月庵。</p>

    朱夫人为儿子已急成了病,这番家中更遭此惨变&,又把丈夫死了,真如火上添油^!那须几日工夫,朱夫人也就在水月庵身殉朱继训了*!临死时候,握著了因的手泣道:</p>

    “师傅是活菩萨!只恨我没福,虽有活菩萨^,也挽不回我的薄命^!不过寒舍既遭此惨劫,我就留了这条命在世间*,也实在太没有趣味!我如今丈夫遭难^,儿子不知存亡下落,我死了岂不乾净^,所不能瞑目的:就只觉得丢下这个又小又弱的女儿,无依无靠*!承师傅的恩意,说与小女有缘,愿收作徒弟!</p>

    “师傅是我全家的救命恩人,我岂有不愿意之理?只因我以为年轻人出家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所以不曾令小女拜师&。并且小女当周岁的时候,她父亲抱在外面&*,遇著一个游方和尚见了,曾摸著小女的头顶说道:‘可惜是个女儿!若是男子,将来长大,真贵不可言^!便是女子*,也很不凡!好生培养,不可躇蹋了!’因先夫不信僧道,不愿跟那和尚攀谈,却抱了进来。</p>

    “那和尚的话,虽不见得有凭准,但我总存心想为小女*,择一个称心如意的儿婿,如今是已成为虚愿了!惟有将小女交给师傅^,一切终身大事&,都听凭师傅作主*!光明丫头,虽不是我家的骨血^&;然自从她到我家,我不曾将她作丫头看,她的命运,也和小女此刻一般的苦;就和小女一同交给师傅*,由师傅作主就是了!”</p>

    朱夫人付托了这番话,才瞑目而逝&。葬事自是了因办理。从此恶紫、光明二女就在水月庵做了因的徒弟,原不曾落发&。智远和尚在衡山救了朱复和胡舜华^^,也是带到这水月庵来将胡舜华交给了因^,智远自带箸朱复到别处教练本领去了。</p>

    朱复和朱恶紫,在患难中由散而忽采,聚而复散&,自有一番悲喜情状。只因无关紧要,用不著破工夫去写他。光阴迅速,转眼过了十年。但是在下写到这里,却要另从一方面写来了??垂倜遣灰约?!</p>

    且说广西桂林有一个姓唐的文士,名叫采九&。家中有十多万的产业。唐采九少年科第,二十六岁就成了进士,人品也生得飘逸出群^。广西&、广东大户人家有女儿不曾字人的^,都争著托人到唐家说合。唐采九的父母^^,因儿子的年龄已大,又已成了名,不便干涉儿子的婚姻。</p>

    唐采九存心非得才貌俱绝世,又曾亲眼看见的^,否则宁肯一辈子不娶妻!因此因循到二十六岁&,尚没成亲。</p>

    这时正是清明佳节,唐采九独自间步到郊外踏青。芳春永昼,花草撩人,微风舞蝶*,弱柳穿莺。唐采九是抱著满腔情思,无处使用的人,对著这惹人春色,心中总不免发些遐想&。</p>

    信步行来,不觉已走到离桂林城十里以外*,两腿渐渐有些力乏了!正待回头向归途上走*,只因脆弱文人,一气走了十来里路,不能不拣个地方,坐著休息休息&。透在路旁一块青石上坐下来。</p>

    刚坐了没一会,忽有一个五十来岁*,下人装束的人,匆匆走来^,向唐采九突然问道:</p>

    “先生可是姓唐麽?”</p>

    唐采九点头问道:“你是那里来的*?问姓唐的干甚麽?”</p>

    那人听得喜孜孜的请了个安,立起来垂手说道:“幸亏小的走得快,不曾错过!敝东人就在前面!特地打发小的来,迎接先生去&,面谈两句要紧的话*!”</p>

    唐采九觉得很诧异!暗想:我并不认识这人,他东人是谁*,我更不知道,莫不是他认错了人么?随向那人说道:“姓唐的人很多。贵东人要你迎接的*,必不是我这姓唐的。我今日出来闲游,并不曾和人约会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走到这里来!贵东人从何知道*,打发你来此迎接?”</p>

    那人摇头道:“不错,不错,一点儿不错^!敝东人在前面恭候。先生一见面,自然就知道不错了!”</p>

    唐采九转念:今日是清明节,同学&*、同年到郊外间游的多?^;蛘呤撬枪室獠颊庖烧?,和我开玩笑^&,也未可知^!不妨姑且跟著那人前去,看看究竟是谁?岂知走了半里多路^,依然没到。因即立住脚,问道:“你说就在前面,怎么走了这许久还没到呢?我的腿早已走得酸痛了!你说出来罢:你东家是谁^?他要会我,何不到我家去?”</p>

    那人也停了脚道:“原来先生的腿走不动了!小的倒会医治?!彼抵?^,弯腰在唐采九的腿上,摸了几摸;在他自己腿上,也摸了几摸,提起脚就走。</p>

    作怪!那人一提脚向前走,唐采九也身不由己的,提起脚跟著走,那人走得急**,唐采九也不能缓,正如水浒传上所写李逵被戴宗捉弄的一般^!唐采九心里明明白白,只是不能自由自主的停著不走。这一来就不由得慌急起来了!</p>

    不知唐采九跟著那人^,跑到甚麽地方*?且待第二十六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施评</p>

    冰庐主人评曰:此回入唐采九传^??妆闼捣堑貌琶簿?,又曾亲眼看见的女子&,宁肯一辈子不娶妻云云。以下文章,均从此数语写去&&。读者幸弗被作者瞒过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jycy扫描 xmwjw OCR,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^&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