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回 土地庙了道酬师 义冢山学法看鬼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二十九回 土地庙了道酬师 义冢山学法看鬼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智远听了周敦秉的话*,仰天打了个哈哈笑道:“居士果有这种能为^,还用得着贫僧来多事吗?不过贫僧也得去找一个帮手来才行&。居士且将应用的东西备办停当&,贫僧去一会便来&?!敝芏乇拾锸秩ツ睦镎?,智远已转身出来,引朱复往外就走。</p>

    朱复跟着出了周家,问道:“师傅已给这人治好了么?”智远笑道:“这般容易治好&,也不是七星针了呢。我还得去找一个人来做帮手^,可因此了却一重公案?!敝旄床镆斓溃?lt;/p>

    “师傅一人的力量还嫌不足吗?”智远道:“不是我一个人力量不足的意思。你可知道学道的人,有法^,财*、侣&*、地四件东西么?这四件东西*^,缺一不能成道*?!敝旄刺瞬唤?&,智远道:“没有法,不能卫道^^;没有财,不能行道;没有侣^&,不能了道;没有地,不能得道。所以^,缺一不能成道?&!敝旄吹溃骸把У涝趺椿挂颇?”智远道:“你此时离道还远得很&,那里便能领悟到这一步?有修炼几百年尚不曾成功的&,就因为这四件东西,不是有大缘分的人&*,不能一时都备。张三丰因得不着个财字,直等到沈万山出世,他才成正果^。你将来若肯努力上进&,缘分又好^,这四件东西^,就容易给你遇着&&。我于今要找的这个帮手,姓刘名景福&。</p>

    因得不着一个侣字^,迟了五十年^,还不得了道。我今日去做他的侣了他*,他将来可为我得地以成我。此中因缘^*,很是玄妙?!敝旄刺苏庑┗?^,全不懂得。知道问也无用&,只低头跟着行走*。</p>

    约莫走子半里多路。忽见前面一座小山脚下**^,有两株合抱不交的大樟树,杖连干接^,如向天撑开两把大伞。两树当中*,夹着一座小小的石砌土地庙^。智远走到庙跟前&,那庙的木栅门即时喳喇一声开了^。智远合掌当胸*&,走进庙去,朱复也跟在后面^。只见这庙就只一间房屋*,当中设了一座石刻的土地神像,神像前的供案香炉,都是粗石凿成的&,上面堆积的灰尘*,有寸来厚,这庙香火之冷淡^*,可一望而知*。</p>

    供案旁边地下^,仰面躺着一个衣不被体,瘦如枯柴的老人。蓬头垢面*,手脚挺直,像是早经断了气的*。智远朝着那人拜倒下去,口中说道:“弟子智远^,特来恭送师尊一程*?^!弊鞴?^,智远的话才出口&&,那人已翻身盘膝坐起来**^,点头应道:“很好,很好&*。周敦秉自作之孽*,死本应该,只因他存心尚不恶,且屡次救人于厄&,立了些微功德**,我可以帮你救他不死。不过李金鳌为排教之首&,平生功德极多^&。你须告知周敦秉*&,万不可存报复之念^!绷蹙案K蛋?*^,端坐瞑目*。智远也跌坐合掌,闭目念经。</p>

    朱复在旁看刘景福的神情^&,已是死了*。一会儿工夫,智远立起身来,对朱复道:“去罢*。</p>

    此间的事^,已经完了*?*^!敝旄醇锤胖窃?,走出土地庙,再回头看庙里时*,刘景福已端坐在石供案上面&,不由得心中诧异^。暗想刚才的神气,不是和死了一般吗?怎的一转背,又坐在供案上了呢?忍不住问智远&。智远遂将刘景福的履历说出&。</p>

    原来刘景福是武冈州的人,他父亲刘东平,在贵州做了好多年的武官。屡次因征苗族有功*,升到了参将。刘景福那时只得十二三岁*,跟在他父亲任上读书。有一次刘东平带兵和苗族开战,苗族里面有个会妖法的苗子*,苗峒里称这苗子为济法师。济法师使妖法^,将刘东平打败数次。后来刘东平用鸡狗血及污秽之水把济法师的妖法破了^,并将济法师活捉过来。照律本应处斩的&,但是刘东平很爱惜济法师^,想暗中留在跟前&,以备他日征苗之用^。</p>

    刘东平主意既定&,便在私室提出济法师来问道:“你的法术很好*,我想用你将来征服诸叛苗&,你愿意为我尽力么?你愿意,我便设法保全你的性命&?!奔梅ㄊ低匪翟敢?^。刘东平又问道:“你经过此番污秽之后,法术还能灵验吗?”济法师道:“只须用清水沐浴一次^,即无妨碍^&?!绷醵骄徒梅ㄊα粼诟?,而以当场格毙*,具报清廷&。济法师感激刘东平活命之恩^^,终日在刘东平跟前,如仆役一般^,并把姓名更改了。刘东平自从留了济法师之后**,在参将任上几年**,绝没有苗族叛变的事发生*。</p>

    济法师遂也无所事事,只每日等公子刘景福放了学*,陪着玩耍,时常玩些新奇把戏给刘景????;蚴怯梅稚矸?,现出无数的济法师来,把刘景福围住或是用替换法&*,随手指一张方桌^,说是一只牯牛^,那方桌便立时成了牯牛。刘景?*?戳?,自然高兴。并纠缠着济法师要学&。</p>

    济法师总是推诿道:“这些玩意儿,公子学了没有用处^。公子只认真读书,将来入学中举,点翰林^,做大官*,等到做了大官,会玩这些把戏的人*,看公子要多少*,便能有多少来伺候公子,岂不比自己学了去伺候别人的强多了吗?” 济法师虽是这般劝说,然刘景福想学的心思,仍是毫不减少。而纠缠了几年^,刘东平升了江西的总镇,快要起程了,仍想带济法师同走^。</p>

    济法师道:“小人受了活命大恩&,本宜随侍终身^,图报万一&^*。奈小人除了懂得些微法术而外,全无可用的本领*。并且大人此去江西,逆料没有使用小人的事^,等来生再图报答高厚罢?*!?lt;/p>

    刘东平不便勉强&,只得由他告别。</p>

    济法师向刘东平作辞之后&,对刘景福说道.“公子屡次想从小人学法,小人因公子不是能学这些玩意的人^,不肯传授公子*^。于今小人将与公子分别了,倒想传授公子一点儿法术&。</p>

    但不知公子想学甚么?”刘景福听了,异常欣喜。连忙问道:“我想学甚么^^,你便传我甚么吗?”济法师点头应道:“公子思量停当了再说,说出口便不能更改的^?!绷蹙案I倌晷男?,暗想有许多希奇法术,他都做给我看过,都不过是玩意儿&,学了无味&。人最难看见的是鬼&*,我何不要他传授我看鬼的方法呢?想罢,就对济法师说要学看鬼&。济法师道:‘好&&,学看鬼容易&^。不过公子想要看鬼,便不能害怕&。公子今夜不要睡&,小人传公子的法?!?lt;/p>

    刘景福这夜二更时分^,由济法师带到一座义冢山上&&。济法师用手在地下画了一个大圆圈,教刘景福盘膝坐在当中,自己陪坐在旁边。问刘景福道:“公子坐在这里&^,心中有些害怕么?”刘景福道:“有你在我跟前^,我不害怕^?!奔梅ㄊπΦ溃骸拔也荒芩媸痹诠痈?。</p>

    公子害怕**,却如何能学法看鬼呢?’刘景福道:“我学会了法,自然不会害怕*?!奔梅ㄊχ缸诺叵碌溃骸拔腋詹呕恼獾涝踩Ρ闶欠?,坐在这圈里的人&,只要不动^,不叫唤**,无论甚么鬼*,也不敢近前&。心里尽管害怕,不跑出这圈子,是不妨事的&。公子能忍耐着不跑出圈子,不叫唤么?”刘景福道:“能!”刘景福这能字才说出口&,一转眼已不见济法师的踪影了&。心里就吃了一个老大的惊吓。满想呼唤两声^&,只因济法师吩咐了*,不能叫唤的,只得坐着不做声**。</p>

    这时正是九月间天气^,寒风振木&^,冷露沾衣*,一轮清如水明如镜的月光^,照得树阴草影,在地下成种种奇形怪状*^。加以微风撼动^,俨然是山魈野魅*,在那里摇头摆脑,将要扑近身来的样子。刘景福见了这种情景,已害怕得周身毛发都竦然直竖起来。而三百六十种的虫类,一到秋天**,都感各自的寿命不能长久了,彻夜饮泣^。有房屋居住,心中毫无所畏惧的人^&,听了这种秋虫唧唧的声音,尚且无端要生出许多凄凉之感,何况刘景福在这恐怖横生的时候,那里还辨得出是虫声呢?简直以为是满山的鬼哭神号^。因此不但害怕得毛发直竖&,竟吓得十万八千个毛孔里^,孔孔淌出冷汗来^,四肢百骸,没一处能禁止得住发抖。抖得三十六颗牙齿,阁阁阁的响起来。待欲遵守济法师的吩咐,不叫唤,不跑出圈子&,无奈害怕得太厉害,心思若再不把济法师叫出来,也会就这么吓死。于是张开口要叫唤。只是吓极了的人,喉咙里仿佛塞了甚么,再也叫唤不出*。没奈何,只得要跑了^,然叫都叫不出^^,又那能跑的动呢?刘景福到了这时,真是心胆俱裂了*。不过尽管心胆俱裂**,济法师仍是不见。既不能叫唤,又不能跑动^,仍得坐在圈子里面*,接连出了几阵汗,汗也出得没有了^,却总汇到两只眼里^,变出眼泪直流*。</p>

    正在急得哭了的时候,忽听得耳边有人轻轻的唤了一声公子^^。刘景福听得出是济法师的声音&&,回头一看,挤法师仍坐在身旁,好象并不曾走动的样子*。不由得心里又是喜*,又是气。</p>

    指着济法师说道:“你倒是一个好人^,也不怕把我吓死了?!奔梅ㄊπΦ溃骸肮右芽醇斯砻?”刘景福举眼向四周望了一望*,树阴草影^,还在地下摆摆**,虫声也还在耳边号哭*,实在不曾见着可指认为鬼的东西&。只得摇头说:“没看见?!奔梅ㄊΦ溃骸肮蛹让豢醇?^,被甚么东西吓得要死呢?”刘景福不服道:“这半夜三更^,把我一个人坐在这丛葬山中^,你连说也不说一声便跑了^,教我如何不吓得要死?”济法师笑问道:“公子今夜已吓到了极处么!</p>

    已害怕到了极处么?”刘景福道:“不能再吓再怕了^,实已到了极处&?^!奔梅ㄊΦ阃返溃?lt;/p>

    “可见吓到极处,害怕到极处,也不过如此^。公子要知道*,如果有甚么险事,害怕也是不中用的。公子既想学看鬼的法术,尤其不能害怕,一害怕便得受累不浅。公子经过了这番的大害怕,此后当不至有比刚才更害怕的境遇*,公子放心便了?!绷蹙案5溃骸胺讲盼也辉?,尚且害怕到这样,若果真见了鬼,不要把命都吓掉吗?”济法师摇头道:“这是没有的事^,包管公子见了鬼&,丝毫不至发生害怕的念头。请公子将两眼合上&?&!绷蹙案5溃骸罢饣啬悴蛔呙?”济法师笑道:“我走到哪里去?”刘景福见济法师答应不走*,遂将两眼合上*,并暗中用手拉住济法师的衣角**。</p>

    没一会工夫,仿佛身坐一处街市之中&。来往的行人很多&^,各人所穿衣服的种类*,也不一致。有穿现时衣服的*,有穿演戏衣服的。闲游的多*,做事的极少。自肩以上,头部都模糊辨认不清,仔细看时^,手足不完全的,奇形异状的,肩上无头,用双手捧着头行走的,颈上挂一条绳索^^,吐舌出口外数寸的,刘景??戳苏庑┕帜Q娜?^,心中才顿然觉悟道:济法师教我看鬼&,难道这些东西,就是鬼么?是了,若是人*,我坐在这街道中,怎么这些东西全不觉我碍路呢?正在这般想念着,忽见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。推着一大车箱笼^,迎面直冲而来&。</p>

    惊得刘景福待起身避让*,那里来得及,只眼一瞬&,那大汉已推着车从身上輘轹①而去。然身上并不感觉有甚么东西接触。刘景福起初只能看见前面的鬼物,渐久渐能同时看见左右两旁的鬼物了。更坐一会,连从后面来的鬼物&&,也和在眼前一样,看得纤悉靡遗②了。刘景福自己也不知道所以然,虽看了这们多鬼物,也不觉得可怕。只觉种种模样,看了都有些讨厌,不耐久看^。并且看了这们久**,也看够了^。心想济法师原对我说了不走开的&,此时却不知道他走到那里去了?心里才一动念*,就觉有人在肩上推了一把接着听得说道:“公子不愿意看了,请转去罢?!绷蹙案>压?,张眼一看*,济法师仍坐在身旁&&,四周情景,与未合眼前无异*&。</p>

    回想刚才所见**,仿佛如做了一场春梦。</p>

    济法师道:“公子的根基,异常深固。大概由于公子的祖宗积累甚厚&^,食报在公子身上&。</p>

    左右后面的鬼物,公子能同时看见,这便是天眼通的根基*。将来成就&,未可限量^。小人这一点儿法术&,公子哪里用得着学?”刘景福道:“不学便不能修炼,不修炼^,有甚么成就呢?”</p>

    济法师道:“‘生而知之者*,上也?!饩浠?,公子不曾读过么?要学要修炼才得成功的天眼通*&,便不谓之报通了^?!绷蹙案5笔碧?,也莫明其妙,就此一同回家。刘东平办好了交代,即带了家眷到江西上任&。济法师自回苗峒去了&*。</p>

    刘景福跟在总镇任上,照常读书。然自跟着济法师^,在义冢山上*,看了那次鬼之后,每夜睡着,必见许多和那夜情形相同的鬼物。如此不间断的看了一个多月,心中一则有些害怕,二则有些生厌起来,忍不住将每夜见鬼的情形^^,并在贵州与济法师看鬼的事,说给刘东平听&。</p>

    刘东平只得这一个儿子^,钟爱得厉害。忽听得有这种奇怪的症候,深恐因此坏了性命,请了许多有名的法师^,来家给刘景福治鬼&。治来治去*,果然似乎有些效验,夜间睡着不见鬼了。</p>

    但是白天倒不能合眼,一合眼就和夜间睡着一样&&,甚么鬼都看见。刘东平只得又请些法师来治&。治过之后,白日合上眼,倒不见鬼了,然张开眼又看见*&。弄得刘东平没了办法,不能不听之任之。而刘景??垂淼某潭?,就因此日有进步了。初时只能见鬼,半年之后,便能见神,然只能见位卑职小的神。又过了半年*&,大罗金仙也能看见了。刘景福说:“大罗金仙的阳气太盛&,仅能远瞻^*,不能逼视^。经自然的进步,五年后才能与大罗金仙相近^。数千里以外的事物^&,自然能通晓^,和目击的一般**。所不能知道的,就只佛法无边,报通的资格太低*,不足以测其高深?*!绷蹙案<茸匀怀晒α颂煅弁╚&,能省悟一切因果*,便不愿再堕尘劫。等到他父亲刘东平一死,即将刘东平一生宦囊所积的财产尽数拿出来,广行功德^&。</p>

    但是刘景福的天眼通*,虽然成了功,只因他是无师承的,不曾用功修炼的^,便不能收徒弟^。不能收徒弟**,则法*、财、侣^、地四件之中^,侣字就得不着**。他为得不着这侣字,迟延了三十多年,不能了道。不过他的神通&*,已能知道智远禅师,因得不着一个地字&,到处访求**,并知道智远的道行*,也不能前知,但所知的有限*,没有通天彻地的本领*。有了智远这样徒弟,足能了自己的道果,而智远名虽是徒弟,实则并无须从师傅学习甚么&,只须代智远觅一个成道的地便了&&。刘景福通盘计算之后,才到那离周敦秉不远的土地庙里睡着^。智远一来,刘景福便成了正果&。这段故事,凡是湘潭县年老的土著,十九能源源本本的说出来&。那座土地庙从这时起**,即改名为刘真人庙。刘真人的肉身,直到民国六年,还巍然高坐在那石供案的上面。庙宇也加大了好几倍*,香火极盛。近年来湘潭屡遭兵乱,就不知道怎样的了?只是这些话,都是题外之文,不用多絮。</p>

    且说智远在路上将刘景福的来历*,略略的告知了朱复一番^,已到了周敦秉家*。据故老传说:当日智远和尚真个将周敦秉放入大甑之中&,架起劈柴火,蒸了七日七夜*。智远亲自设坛在大甑旁边朝夕作法,竟把周敦秉背上的七星针^&,蒸的拔了出来*,周敦秉便回复了原状。这种事实^,虽是不近事理&,然这部奇侠传中的事迹,十有八九是这样理之所无^、事或有之的情节^*,因此不能以其迹近荒诞,丢了不写。</p>

    闲话少说*,再说智远禅师救活了周敦秉^,即吩咐朱复道:“你快去江宁救你的姊姊和胡舜华两人&。我这里有一封信*,你好生带在身上*,到江宁即送呈参将庆瑞&。救了你姊姊和胡舜华之后**,回头到万载玄妙观来见我?!彼底?,取出封信来,交给朱复^。朱复陡听了这话,不知道自己姊姊和胡舜华怎生到了江宁&,又有了甚么患难?心里不由得着急,想问个明白再去。</p>

    智远已挥手道:“快去罢&&,到了江宁,自然知道?^!敝旄床桓叶嗨?,只得藏好了信*,即刻动身向江宁进发*。智远便去江西万载^*,在玄妙观修真养性^&。不知朱复怎生搭救朱恶紫和胡舜华?</p>

    且待第三十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[注释]</p>

    ①輘轹(líng lì),被车轮碾压&*。喻指践踏、欺压。此处用其本义。</p>

    ②纤悉靡遗&,连细微处都相当清楚且没有遗漏的意思。</p>

    ps:本文出现的注释皆扫校者所加&*,以方便读者阅读*,特此说明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修竹轩扫描OCR,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^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^&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&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