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三十 回 小豪杰矢志报亲仇 勇军门深心全孝道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 三十 回 小豪杰矢志报亲仇 勇军门深心全孝道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朱复奉了他师傅的命^,即时动身往江宁**。到江宁的这日,即听得满城传说:参将衙门里,捉拿了两个女刺客&,年龄都在二十上下&&,都生得如花似玉。一个是道姑打扮^。不知为甚么事,要行刺参将庆大人?朱复一听这种传言&&,料知那两个被捉的女刺客^,必是自己的姊姊和胡舜华无疑*。只猜不透自己姊姊为甚么会来这里行刺?并且朱复暗想:自己姊姊的本领很不为弱,又有胡舜华同行,参将虽说是武官,不过会些武艺罢了&,如何竟能把两个有道法会剑术的人拿住呢?这不是奇事吗?他两个尚且被捉,我若凭本领去搭救^,是决做不到的。师傅有信在这里,我且将信送进参将衙门,看是怎样?著书的写到这里,却要另起炉灶&,从别一方面着笔写来。</p>

    且说醴陵渌口地方,有一家巨富,复姓欧阳*。兄弟二人,长名继祖,次名继武&&。兄弟分析①了多年^。继武捐了一个小小的前程,在南京候补*,家眷也都住在南京&。继祖少年时候,也曾在外省干过些捞钱的差事&,只因他为人过于柔懦,凡事没有决断^,以致无论甚么好差事,总是以挂误下场^&。继祖四十二岁,才得了一个儿子,取名后成&&。古语说得好:有子万事足。</p>

    欧阳继祖的家业本来很厚&*,加以自己捞来的钱^,总共也有十多万^^,预计不但是足够自己一生的衣食,连子孙也够混了^。遂起了个林泉休养的念头。全家回到渌口,过度安闲日月。欧阳后成的母亲虽是继配&,然此时的年纪已有三十多岁了,欧阳继祖觉得没有风趣&。饱暖思淫欲,于是就在醴陵县城里&&,花钱买了一个姓毛的小家女儿做姨太太。</p>

    这时毛氏只有一十八岁,在娘家已和一个姓潘名道兴的道士通奸。潘道兴略懂得些邪术*,并会几手拳脚,性情凶悍异常^&*。时常在赌场里&,喝得大醉*^,与同赌的相打^&,谁也不敢惹他。</p>

    毛氏本来生得有几分姿色*,十四五岁的时候&**,已惹得一般浮薄少年起哄&。醴陵的淫风素盛*,湖南那时六十三州县*,没一县有醴陵那们淫乱无耻的风俗&&。小户人家的女儿&*^,偷人养汉,照例算不了甚么事。因此毛氏也无法独善其身^。一般和毛氏有染的,为吃醋相打的事**,不知闹过多少次*。直到姘识了潘道兴,那些浮薄少年都自料不是潘道兴的对手,才一个个销声匿迹,不敢再上毛氏的门。</p>

    欧阳继祖这回因有事到县城,就住在毛氏隔壁,只眼里看见了毛氏姿色之美,耳里却没听得毛氏声名之坏^^,所以花钱讨了回来^。毛氏初到欧阳家的时候^^&,还安分做姨太太*。过了几月,就渐渐的嫌欧阳继祖柔懦无用了,心里念念不能忘情于潘道兴。潘道兴也丢不开毛氏,悄悄的到渌口来住着*,一有机会*,便与毛氏幽会*。这种奸情事&,两方越混越情热^,便越热越胆大。两人都欺欧阳继祖年老懦弱,起初尚躲在外面相会,后来潘道兴简直偷进欧阳家里来。</p>

    一次,却被后成的母亲撞见了,气忿不过*,将撞见时的情形&,一五一十的告知欧阳继祖&&*,以为继祖听了,必然大发雷霆*,把毛氏驱逐不要。谁知继祖不但不生气,并疑心是后成的母亲吃醋&&&,有意栽诬。一面将后成的母亲责骂了一顿,一面把这些话转告给毛氏听*。毛氏自然指天誓日,措娇措痴的哭闹,继祖倒百般的安慰毛氏。</p>

    毛氏从这番哭闹之后,恨后成的母亲入骨。暗地和潘道兴商议,要将后成的母亲害死。</p>

    潘道兴会苗族诅咒的邪法&&,只须得着仇人的生庚八字,设坛诅咒四十九日*,仇人便无病而死。</p>

    潘道兴被毛氏纠缠不过*,自己也愿意除去这个跟中钉,好与毛氏畅所欲为,真个施出那种邪法来。</p>

    也是后成的母亲寿数有限&&*,丈夫纳妾^,他心里已是抑郁不乐&,加以因撞见毛氏和潘祖兴通奸的事,反受了丈夫的责骂&,一肚皮怨恨无处发泄&。女子的心性窄狭,处了这样的境遇*^,便没人用邪法诅咒他&,也兔不了一死&*。而潘道兴正在施行诅咒法的时候*,这消息又被一个忠于后成母亲的老妈子知道了,不知轻重的对后成母亲一说&,登时气上加气,便断了气死了&&。</p>

    这时^,后成已有了七岁。他母亲在将要断气的时分^,紧握了他的小手哭道:“好孩子,你母亲是被人害死的,你应永远牢记在心上。将来长成了人^,替你母亲报仇雪恨^^^?!焙蟪傻哪炅渌湫?,心地却极明白*^*。当下跪着痛哭,发誓必替母亲报仇^&^。他母亲听了这话^^^,即瞑目而逝。后成伏在他母亲尸旁边,直哭得死去活来,几日饮食不进口*。毛氏看了后成这种情形*,非常忿恨&。借事刁唆继祖**^,将后成毒打^^。</p>

    说也奇怪,后成的母亲死了好几日&*,家中平安无事,并没发生甚么怪异^。自毛氏刁唆继祖毒打后成一顿之后^,这夜毛氏和继祖睡着^*^,就梦见后成的母亲披散着头发,怒容满面的走来,指着毛氏骂道:“你这淫妇*,害死了我还不足意**&,七岁的无知小孩与你有甚么仇怨?要刁唆他父亲将他这们毒打?*^!币槐呗钭臹,一边伸手来揪毛氏。毛氏吓得大叫一声*,惊醒转来^。</p>

    继祖也从梦中惊觉,忙问毛氏为甚么大叫?毛氏醒来半晌,一颗心尚兀自跳个不住&,不敢直说梦中情景,拿别的言语^,胡乱敷衍了一会。自此每夜必梦见后成母亲前来斥骂&,甚至将房里的器皿打得一片声响&&。毛氏不由得害怕起来&,又与潘道兴商量*。潘道兴道:“他既做了鬼,尚不安分。我救生不救死,只得再下一番毒手了?^^!?lt;/p>

    于是由毛氏拿出钱来*&,雇了几个工人,半夜将后成母亲的坟墓掘开&,搬出棺木来,翻尸倒骨的弄了一会&*,用符水炒热许多铁菱角和川豆子,盖在尸骨上面^^,仍旧埋好*&。妖法果然灵验,经潘道兴这们做作一番之后,毛氏再也不梦见后成母亲了*,房中器皿也没声响了*。据潘道兴说&,已将后成母亲的鬼魂禁锢起来^。非待六十年后^^,不能投生为人。毛氏这时心中的快活^,自是形容不出,而忌恶后成的念头,也就随着这快活继长增高。</p>

    后成长到九岁的时候,欧阳继祖见儿子生得聪明*,九岁正是发蒙读书的时候&&,就延②了本地一个姓朱的秀才到家专教后成读书^&*^。这姓朱的虽是个落魄的秀才*^&,为人倒还正直&。因是本地方的人,知道欧阳家的事故,很有心想把后成扶植出来^。及至后成母亲被毛氏诅咒死了^,朱秀才知道底细,心里很为不平。暗地勖勉③后成认真读书*,不要悲哭,惹得毛氏忌恨&。无奈后成的天性极厚**,日里当着人不哭**,夜里总是躲在没人的地方哭到夜深才睡^*。朱秀才料知后成这种情形^,决不能见容于毛氏*。潘道兴是个无恶不作的人,在醴陵一县^,早已没人不知道,没人不畏惧*。既能用邪法害死后成母亲**&,就不能连后成一同害死吗?后成年纪太轻,不知道厉害。我和后成,既有师生之谊*,凭天良不能眼睁睁的望着他给人害死。但是我一个落魄秀才,自己谋一身衣食的力量尚嫌不足,还有甚么力量能搭救后成呢?明知继祖是个没用的昏愤糊涂虫,若拿这类话去和继祖商量^*^,不但没有益处&*,反而促成毛氏谋害后成的决心*^。</p>

    朱秀才思量了好几日,却被他想出一条门路来了^。</p>

    这日借故向继祖支了半年束修④**,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*,悄悄的将后成叫到跟前**,问道:</p>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死去的母亲是怎生死的么?”后成流泪说道:“我母亲是仇人谋害死的&^*?&*!?朱秀才一面拿手帕替后成拭干眼泪,一面问道:“你母亲的仇人是谁呢?”后成掩面不做声&。朱秀才又问道:“你母亲的仇人是不是你的仇人呢?”后成点头应是&。朱秀才道:“你母亲的仇人能把你母亲谋害死**,难道你不怕你的仇人也把你谋害死吗?”后成听了这话&,抬头望着朱秀才&,只管哽咽着&,说不出话来。朱秀才看了后成那可怜的情形^,也不禁流泪道:“好孩子&,不用害怕,也不用着急^&,这地方,你是不能再住下去了。你父亲懦弱无能,又被毛氏迷昏了,心目中除了毛氏,没有第二个人。不论谁人说的话,你父亲也不会听。毛氏既能和潘道兴将你母亲害死,留下你在这里^,他们心里必不安贴。他们若起念要连你一同谋害,并不是一件难事。你年轻固然不知道防范&,只是他们用的是邪法,任凭甚么人**,本也防范不了。</p>

    我想你叔父现在南京,他为人比你父亲精明干练*,我少时也和他有点儿交情^&,不如将你送到他那里去?他是个识大体的人,料不至漠视你,你愿意去么?”后成道:“愿意是愿意去,不过我记得我妈在日^,曾对我说:叔叔的家离这里远得很*^*,怎么能去呢?”朱秀才不觉破涕为笑道:“尽管再远些*,哪有不能去的道理?路费我都已安排好了,你既愿意去*,我们此刻就走罢。明日你父亲不见了你*^,是要着急派人寻找的*,但是毛氏必巴不得你走开,或者还阻止你父亲不许寻找。好在我独自一个人,没有家室*&,你父亲虽明知是我带着你走了,他也没法能奈何我?!焙蟪杉凶约合壬?*,胆量就大了^。当夜遂胡乱拣了几件随身要穿的衣服,做一个小包袱捆了^,朱秀才也只带几件衣服^,并那半年束修。师徒二人&,偷着从后门走出来,到江边上了行走长沙的早班民船*^,不待天明便离开了渌口。由长沙一路水程到南京*&,途中有朱秀才照应&,不到半月,已安然到了南京。</p>

    这时,欧阳继武在两江总督衙门里当差*,公馆在参将衙门隔壁^&。欧阳家的花园和参将衙门的花园&,只隔一堵短墙。那时参将是旗人庆瑞^。庆瑞虽是镶黄旗的人^,学问人品在汉人的武员中,都很难得。欧阳继武欢喜赋诗^&,和庆瑞极要好&。彼此往来^*,无间朝夕。庆瑞因走大门出入,彼此都有不甚方便,特地将花园短墙打通^^,安一扇便门,名做好顺门^。庆瑞不到欧阳家来,继武便过庆瑞那边去.欧阳继武看庆瑞在南京最要好来往最亲密的朋友,除了自己而外,就只一个姓方名振藻的。</p>

    方振藻不知是哪一省的人?年纪四十来岁^,生得凶眉恶眼*,满脸横肉^,一没有一定的职业*&,二没有一定的居处*。时常喝得大醉,跑到参将衙里来^,同庆瑞要银子去做赌本。庆瑞总是殷勤招待&,方振藻要多少银两,庆瑞便如数拿给他&^。欧阳继武见过无数次*^。庆瑞有一次拿银子迟了三点儿*,方振藻乘着酒兴,竟拍桌大骂庆瑞。庆瑞只是笑嘻嘻的陪不是,方振藻还是忿忿不平的拿着银子去了。</p>

    欧阳继武看了&,心里实在代庆瑞不平,问庆瑞道:“军门该欠了方君的银子吗?”庆瑞笑道:“你看他是能有银子借给我的人么?”欧阳继武道:“然则方君凭甚么屡次向军门要银子呢?”庆瑞摇头道:“他并不曾向我强要,是我愿意送给他用的^!迸费艏涛涮瞬幻靼?^^,接着问道:“方君和军门是有亲么?”庆瑞说:“不是&,是很要好的朋友?!迸费艏涛湫南耄呵烊鹚涫俏渲?,却是个文人,并且是世袭的武职,非寒素起家的可比,怎么会有这们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呢?因问庆瑞道:“我听说方君在外面的行为很不免有些失检的地方&*,军门也微有所闻么?”庆瑞道:“不知你所谓失检的地方,是指那一类而言?”欧阳继武道:</p>

    “酗酒行凶,赌博相打,固是方君每日必有的寻常事^,好象我还听得人说:他在这南京城里^^,行强霸占有夫之妇*,并将人丈夫打伤的事^&,已做了好几次了&。一般受他欺凌的人^,就因他是军门要好的朋友&,不能奈何他&*^。军门耳里也曾听人说过这些事么?”庆瑞点头叹道:“何尝没听人说过*&。我就因为他是我要好的朋友,不能将他怎样?!迸费艏涛涞溃骸安荒苋八墓?”庆瑞道:“他肯听我劝倒好了*&?!迸费艏涛洳缓迷偻滤?,然心里很不以庆瑞这般对待方振藻为然*。疑心庆瑞有甚么不可告人的阴私&^&,被方振藻抓住了,因此不敢与方振藻反脸&^*,欧阳继武一有了这种疑心&&,对庆瑞也就渐渐的冷淡了。庆瑞到欧阳家三四次*,欧阳继武才肯去回看一次,庆瑞倒一点儿不觉着的样子&。</p>

    这日^,朱秀才带着欧阳后成来了。欧阳继武一听朱秀才说出来投奔的缘由,也很觉得凄惨&,并十分感谢朱秀才护送后成的盛意。当下收拾了两间近花园的房间,给朱秀才和后成住&。</p>

    欧阳继武的子女&*,年纪都只得三四岁*,继武把后成作自己儿子看待*。继武的夫人,也很贤淑。</p>

    后成住着,倒比在家适意。继武见朱秀才这般仗义,甚是钦佩&。就留在家中,仍教后成的书。</p>

    后成虽则住在这里比在家适意,然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*,想起母亲惨死&*^,自己不知要到甚么时候才能报仇雪恨,不由得又伤心起来*。却又不敢出声**,怕叔父、婶母听了难过^&。总是躲在花园角上一株老梨花树下*,嘤嘤的啜泣。那梨花树距离欧阳家内室远,距离庆瑞的书房很近*。</p>

    庆瑞这夜因在书房里有事&,直到三更时分还不曾安歇&。忽听得花园里有哭泣的声音,很吃了惊^。连忙走到花园里细听,哭声从短墙那边梨花树底下传来。庆瑞身体矫健,一耸身就到了梨树旁边。这时后成只顾拿膀靠着梨树^,头伏在手膀上抽咽不止,并不知道有人从墙头上飞过来了。</p>

    庆瑞有几日不曾过欧阳家来,不知后成师徒来投奔的事。一时忽见这们一个小孩,独自在这人迹轻易不到的地方伤心痛哭,自不能忍住不问。遂轻轻在后成头上拍了一下,问道:</p>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是那里来的?在这里哭些甚么?”后成不提防有人来,倒着实吓了一跳。忙止了哭声*&,抬头一看,借着星月之光*,见是一个仪表魁伟的人,慈眉善目的望着自己^*,好像很希望自己快些回答他的模样*。后成看了&*,觉得诧异^。暗想叔叔家里^,并没有这们一个人&,这人是那里来的呢?并且他走到我跟前来*,怎的一没听得门响^&,二没听得脚声呢?后成心里既有这种疑虑,便不先回答*,反问庆瑞道:“你老人家贵姓?是怎样进这花园来的?”庆瑞一听后成的口音,和欧阳继武相似^,又见出言从容有礼^^^,已料知必是继武的同乡或亲戚&,遂笑答道:</p>

    “我是隔壁庆家的。(旗人本无族姓,汉人每以其名字之第一字为姓。例如:呼荣禄为荣中堂,呼端方为端抚台。)你是欧阳家甚么人?有甚么事受了委屈?尽管向我说出来,我能替你作主?*!?lt;/p>

    庆瑞这替后成作主的话&,不过是哄骗后成,想后成说出所受委屈来的^。在庆瑞这时心里*,以为小孩便受委屈,也不过是要吃甚么没吃着,要穿甚么没穿着^^*,或者因顽皮被大人责骂了,一时难过就哭了出来&*^&。而后成是个有根基的小孩,初到欧阳继武家的这日^&,就听得他婶娘对他说过隔壁是参将衙门^^,参将庆瑞和他叔叔很要好的话。一听庆瑞的言语,心里也料知这人必就是庆参将^,遂对庆瑞说道:“你老人家就是庆老伯么?我叫欧阳后成,才从醴陵到我叔叔这里来的&?*!?lt;/p>

    庆瑞既和欧阳继武深交,继武有兄有侄在醴陵居住^,是知道的。当下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^,令叔曾对我说过他有个哥子住在醴陵,他侄儿已将十岁了&&。你甚么事这时分一个人在这里哭呢?你叔叔打了你么?”后成连忙摇头道:“叔叔很喜欢我,不会打我&!鼻烊鹦Φ溃?lt;/p>

    “然你婶娘打了你么?’后成也摇头道:“婶娘更不会打我&!鼻烊鸬溃骸澳阏夂⒆诱嫫婀?**,既是没人打你,你半夜三更的&,独自躲在这里哭些甚么呢?也不怕你叔叔婶娘听了不快活?!?lt;/p>

    后成道:“我就为的是怕叔叔婶娘听了不快活,才独自躲在这里哭*,没想倒惊动了老伯,下次再不敢到这里来哭了*?^^!彼蛋?,转身要走的样子。庆瑞听了后成这几句话*^,又看了后成的举动,觉得不是寻常小孩,闹穿闹吃和受了责骂的哭法。不问个明白,似乎有些放心不下,遂伸手拦住后成,随握了后成的小手,说道:“你同到我那边去玩玩好么?”后成仍低头用手揩着眼泪,说道:“今夜已深了,明日当随叔叔到老伯那边请安***?&!鼻烊鸩灰赖溃骸耙股畈灰?,来罢?!彼凳?,拉着后成便走*^?&?撕盟趁?^^,把后成引到书房里**。就灯光看后成生得貌秀神清,姗姗如有仙骨,心里不禁欣喜道:“你为甚么事哭?说给我听^&^,我总有力量替你做主*?*^!焙蟪杉烊鹋涛?,不能隐瞒不说,只得将家里的情形和盘托出的说了一遍。说完了&,又掩面抽咽起来*^。</p>

    庆瑞听了^,陡然站起身&*^,咦了一声道:“有这种事吗?”仰面望着天花板,出了半晌神,才向后成道:“只管哭些甚么,专哭就算报了仇吗?我问你;你想报仇不想报仇?”后成道:</p>

    “除却我短命死了&*,就不报仇?!鼻烊鸬阃肺实溃骸澳愦蛩阍跎ǚ?”后成道:“先生曾对我说过&,要我发奋读书,将来进学中举点翰林,做了官*^,这仇便能报了&^?^&!鼻烊鸬溃骸叭羰悄忝锩挥泄僮?^,不是一辈子也不能报仇吗?并且你也得打算打算,你此时还只十来岁,也不曾读几年书^&,好容易由你的心愿^,要进学便进学,能中举便中举,想点翰林做官就点翰林做官吗?即算件件都如了你的心愿,毛氏和潘道兴两个东西,能长久留着性命在醴陵*^^,等你发达了去报仇么?”后成道*&;“我也就为这个,不知道何时才能报这大仇*,所以越想越伤心,忍不住就哭了&?&!鼻烊鹬馗次樟撕蟪傻氖?&,叹道: 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*^。这也是你的纯孝感动神明,才得在这时遇了我。你只要肯听我的言语^&,我包管你在数年之内,如愿相偿?!焙蟪杉疵蛄讼氯?^,说道:“老伯使我能在数年之内报仇*,老伯就教我去死&,也心甘情愿?**!鼻烊鹄撕蟪善鹄吹溃骸澳憬褚骨一啬潜呷ニ?*^,有话明日再说^&。不可再和刚才一样,独自躲着哭了*?^*!焙蟪纱鹩ψ?,自回这边安歇了。</p>

    次日上午,庆瑞来会欧阳继武&,见面便笑着问道:“令侄从醴陵来好几日^&,你怎么也不带他到我那边来玩玩呢?是你的侄儿,就不算是我的侄儿吗?”继武也笑道:“乡村里初出来的小孩&,一点儿礼节也不懂得&,没得见笑*,因此不曾带过来给军门请安?*^!鼻烊鹎玻骸罢饣安幌竽阄抑梁眯值芩档?。听说还有一位西席⑤同来的,何不请他出来见见呢?”欧阳继武即教人把朱秀才和后成请出来。见礼后&,只闲谈了几句&^,庆瑞便向继武说道:“我看令侄的气宇*,将来必成大器^&*。我心里不知怎的^,非常爱他*?!奔涛湫Φ溃骸罢饩褪巧嶂兜母F??!鼻烊鸬溃骸澳愦蛩憔颓胫煜壬谡饫锝趟潦槊?”继武点头应是*&*。庆瑞道:“我的大小儿&,今年也有八岁了。去年就打算延先生到衙门里教读&,只苦一时得不着相当的人,难得朱先生到了这里^。我想和你商量&,屈朱先生到我那边去住,令侄也一同过去^&。我以为你们叔侄生亲了&&,督率恐不免有难严密的地方*,不如我替你代劳的好些&。你的意思以为怎么样?”继武听了^&,那有不愿意的道理呢?即忙立起身拱手笑道:“得军门这们格外栽培舍侄,这小子的造化真是不小^^。便是朱先生*,也和我是总角之好&&,我素知他的性格*。今得托庇军门宇下*&*,必十分相宜?!鼻烊鹨斐8咝?。次日就亲自送了聘朱秀才的关书⑥,并贽⑦敬银两过来&^。朱秀才遂带后成到参将衙里教书&^。庆瑞因心爱后成*&,白天教后成跟着朱秀才念书,夜间带着到上房里睡觉。朱秀才和欧阳继武,自是都巴不得后成能得庆瑞的欢喜^^。</p>

    后成在庆瑞上面房里睡了几夜*,这夜庆瑞对后成道:“你想由读书发展了再报仇,既是来不及,就只有于读书之外^,另学一点儿报仇的本领。我这里有个人&&,本领极好,就是人品坏些&。你专学他的本领,不学他的人品,是不妨事的&。你愿意*^,我就求这人收你做徒弟^?*!?lt;/p>

    后成道:“老伯教我怎样,我便怎样,只求老伯作主便了?*^!鼻烊鸺吹阃菲鹕沓鋈?。一会儿同一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^。后成偷眼瞧那大汉,醉态迷糊^,斜披着一件衣服在肩上,敞开胸膛,露出漆黑的一片汗毛来*,行动时昂头天外,好像惟我独尊&,不把世间一切人物放在眼里的样子*。进房就踞坐在上面一张椅上*。庆瑞很诚敬的将后成来历,略向这人说了一道,这人鼻孔里哼了一声。庆瑞招手教后成过去拜师,后成低头过去*,恭恭敬敬朝这人拜了四拜。这人雷也似的吼了一声道:“错了^,错了*?*!卑蔚靥鹕?,往旁一闪。吓得后成几乎抖起来&,不知自己甚么事错了^。便是庆瑞也惊得呆了^^,望着这人发怔*。</p>

    这人仰面朝天^,好像默祝甚么&。一会儿走到后成跟前^*,拉起后成来问道:“你认识我么?”后成心里好笑,暗想我从来不曾见过面^,怎么会认识呢?然心里虽是这们想,口里却答道:“认识?&&!闭馊舜笮Φ溃骸拔乙仓滥惚厝鲜段??*!鼻烊鹁醯煤蟪傻幕按鸬闷婀?。这孩子才到南京来*,怎么会认识的咧?遂向后成问道:“你怎么会认识呢?”后成还没回答^*,这人已大声说道:“认识*&,认识*。不是冤家是对头*^&?!彼焱藕蟪芍噶怂约旱谋羌獾溃骸胺秸裨灞闶俏?。成全你的孝道^,是一件好事&&,但是除了这房里*,你我三个人而外&,是不能给第四个人知道的.你从此白天仍照常读书,夜间我来传你的本领。你本领到手的这一天,就是我成全你的日子*。但是我成全了你,你也肯成全我么?”</p>

    后成见方振藻酒醉得舌头都大了,说出些话来&,都在可解不可解之间。心想他成全我是不错,但是怎么倒问我肯不肯成全他呢?我既受了他的成全,就只怕我没有力量&,我若有力量能成全他**,而他又恰好有事须我成全&,我岂有不竭力成全他的道理?后成正在这们思索,方振藻已现出很惶恐的样子,很失意的眼神望着后成催促道:“你怎么不好好的回答我呢?”</p>

    后成只得答道:“师傅若有须弟子成全的时候^,弟子有一分力量^,尽一分力量^?!狈秸裨逄?,长叹一声,也不说甚么,提步往外便走了&。庆瑞和后成都送出门来。方振藻头也不回的去了。后成摸不着头脑*,跟在庆瑞后面*^,回房到上房&。庆瑞问后成道:“你师傅问你认识他不认识他,你回答认识*。你毕竟认识他么?”不知后成怎生回答?且待第三十一回再说&^。</p>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</p>

    ①分析,分离、分别*、分开之意*^。</p>

    ②延&,即延请、聘请。</p>

    ③勖(xù)勉,勉励&。</p>

    ④ 束修,一种礼物。修*&*,应作“脩”*,干肉。十条干肉为束脩。这是古代诸侯大夫之间互相馈赠的礼物?!独窦?#183;少仪》:“其以乘壶酒、束脩*、一犬赐人或献人?!?(乘壶&,四壶。)也指学生向老师致送的礼物?!堵塾?#183;述而》:“自行束脩以上,吾未尝无诲焉?*!?lt;/p>

    朱熹集注:“古者相见,必执贽以为礼*^^,束脩&,其至薄者*?!?后因指致送教师的酬金*。</p>

    ⑤西席^,《称谓录》卷八:“汉明帝尊桓荣以师礼,上幸太常府*^,令荣坐东面,设几。</p>

    故师曰西席^*?*!倍?,谓面向东坐。后因称家塾的教师或幕友为“西席”&*^。</p>

    ⑥关书&&*,旧时聘请塾师或幕僚的聘书^^*,书上写明任期^、职位和酬金数目&,为古代契约的一种^。</p>

    ⑦贽(zhì)&,初次见面所致送的礼物,以示敬意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修竹轩扫描OCR,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&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^^*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&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