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回 入深山童子学道 窥石穴祖师现身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三十一回 入深山童子学道 窥石穴祖师现身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后成见庆瑞问他&,毕竟认识方振藻么?即答道:“老伯教我拜过师之后&,师傅问我认识他老人家么?我本来是不认识的,不过我想既已拜过了师&&,师傅问我认识不认识,我若回答不认识,不成了弟子不肯认师傅的罪吗?因此只得回答认识。其实我认识的,仅认识是我的师傅。未拜师以前^,师傅若问我认识不认识的话,我必回答不认识.”庆瑞点头叹道:</p>

    “凡事皆由前定&&,非人力所能勉强^?!焙蟪尚睦镒呕诺溃骸笆Ω倒治一卮鸫砹?*,不肯收我做徒弟了么?”庆瑞连连摇头道:“不是^&,不是。这话此时不能对你明说,你去安歇罢&。你师傅吩咐你不许给第四个人知道的话*,你须牢记在心,不可忘了。明晚,你师傅必来传你的本领?*!焙蟪商?^,才把心放下,忙答应不敢忘记。这夜后成安歇了,次日早起*,仍照常从朱秀才读书*。</p>

    到初更时分,后成在庆瑞跟前坐着。一会儿&*,方振藻来了&,这夜却不似昨夜那们烂醉糊涂的样子。后成慌忙起身*,上前给方振藻请安&。方振藻笑嘻嘻的握了后成的手问道:“学本领有三不得*,你知道么?” 后成这番便不敢乱答了*,回说不知道*。方振藻伸左手倒着指头计数道:“学本领的人,胆小不得,偷懒不得^*,乱动不得*。这屋子里面*,不是学本领的地方,学本领得到城外山上去。你若胆小害怕*,便学不着本领&。你害怕不害怕呢?”后成心想:既说害怕便学不着本领^,我如何能说害怕?我学了本领,替母亲报仇^,我母亲必然暗中保佑我**,我还害怕甚么呢?遂向方振藻答道:“不胆小*^,不害怕*?*!狈秸裨宓阃返溃骸爸灰悴坏ㄐ『ε耝,不偷懒^,不乱动两件,就不应说了^*。好^,我们就去罢?^!鼻烊鹌鹕矶苑秸裨骞笆值溃?lt;/p>

    “恭喜&&,恭喜*^&*?&^!狈秸裨逡泊鹄竦溃骸巴懈?^,托福^*?!焙蟪煽捶秸裨宕鹄袷钡纳裆?&,很露出不快的样子&,也猜不透是甚么意思?</p>

    当下方振藻带领后成出来,在黑暗地方行走。没一会,后成的两眼神光满足^&,仔细向四处一望&&,觉得所走的并不是街道^*,已像到了野外的光景^,随即走上了一座高山&。方振藻忽停步回头说道:“这所在最好&*。你就这块方石上坐下来^*,我传授你的口诀?!焙蟪杉丛谒傅氖献?^。方振藻将入道的口诀^,细细的传授了。等后成心领神会了,说道:“修道的人,在修炼的时分,不能有外物分心。你只顾坐在此地*^,依我传授的勇猛做去&,就有山魈野魅前来侵扰&^*,你都不要去理会他^。我有符咒在你所坐的石上&*,你不离开这块石&*,不论甚么东西前来^,你都不用害怕。离开了这石^,我便不能保你了。所以说乱动不得?!焙蟪梢灰淮鹩α薧,转眼便不见了方振藻。十来岁的小孩,教他一个人在半夜三更的时候独自坐在深山穷谷之中^*,虽然师傅教他不害怕^,其实何能免得了心中的恇怯①**?;箍髁耸桥费艉蟪桑禾嫠盖妆ǔ鸬男募?&,每害怕到了极处的时候&,一转念他母亲惨死时的遗嘱*,若害怕便不能报仇,胆气就登时壮了&。</p>

    这夜照着方振藻传授的口诀,做到闻得远处鸡叫的声音了,方振藻忽从身后走出来^*,说道:“天光快亮了^?!钡谝淮涡蘖?,早点儿回去休息罢&。等工夫略有进境&,再慢慢的把时刻加多&*?&!焙蟪杉鞘Ω道戳?,连忙起身应是&。方振藻挽了后成的手,一步一步的走下山来^。</p>

    后成留神细看所经过地方的情景,刚行到山腰下&,觉得两脚软了一软&,以为踩着了甚么软东西*。低头看时并不见有甚么,再抬头看两边*,只见两面都是房屋,原来已在街上行走^^,忙回头看后面的山,却已一点儿山影都不见了。心里自是很疑惑*,然不敢开口问方振藻。从那山脚下走起*,不到一百步远近*,便已是参将衙门了*。方振藻引后成从后门进去,直送到后成睡的床上&,教后成安心睡觉才去^。从此方振藻每夜必来&,引后成去那山里修炼&,鸡一叫就送后成回来睡觉^。如此不间断的修炼了半年*。</p>

    方振藻对后成道:“于今你可再增加修炼的时刻了?!钡毕掠执诹诵┑朗?。每夜直修炼到红日东升,方振藻才送他回来*&。后成因夜间不能休息&,只得趁上午睡一两个时辰**,朱秀才教庆瑞儿子读书的时候,后成仍须赶着同时受课,因此朱秀才并不知道后成有学道的事*。</p>

    后成这夜正坐在那山中石上修持的时分*,忽一阵风吹来*,直吹得四围树木乱摇乱摆^。随听得一声大吼,山谷响应的声音半晌不绝*。后成只是十来岁童子^,半夜独自在无人的山中&,猛不防遇了这种现象,虽说他已经从方振藻修炼了半年*,然实用驱邪辟怪的法术,尚不曾学得^,一时怎能够不惊慌失措*。遂举眼向四处张望&^,只见一只水牛般大的斑毛大虫&,已山崩也似的迎面扑将下来*,吓得后成仰天便倒。但是他身体虽被吓倒了,心里却还明白&,打算翻身滚下石来好跑。陡然间暗自转念道:“跑不得,师傅不是曾吩咐我,只要不离开这块石头*,不论甚么东西也不能近身的吗?”他心里既有此转念,便仰面躺着不动。一会儿没听得甚么声息&,逆料那大虫早已走了^^&,仍挣扎起来坐着。哎呀!大虫那里肯走呢?支起前脚&,坐下后脚,踞在后成前面*。两只赛过灯笼的眼睛睁开望着后成&,瞬也不瞬一下^。更从鼻孔里,发出一种惊天动地的哼声来&。后成这次的胆量便大了些儿**,知道这大虫坐着不敢上前^,确是因石头上有师傅的符箓②&。自己只一离开这石头^,便成虎口里的肉食了^。那大虫守到鸡声高唱^,才立起身来,将前两爪抓地^,垫下腰子*,把身体伸长^*,抬头张口打了一个呵欠,再竖起那条旗杆也似的尾巴,朝天袅③了几袅^,上半截身体往前一纵,两条后脚也和前爪一般的,在地下用力一抓^,然后发一声狂吼,吼声未止&,大风已随着吹得满山树木哗哗的响^^,那大虫便跟着那阵风&*,只一跃&,即窜入树林中去了&。后成暗道:“好险??鞯梦医褚股胁辉肟馐?,若和前昨几夜一样&,坐久了支持不住的时候*,每在树林中游走一会,在那时遇了这孽畜*,我还有命吗?师傅的法虽大&,只是没有前知的本领^,一时不在跟前,也不能救我*。我若早知道这山里有虎&,无论如何也不敢独自坐在这里修道了^?*!焙蟪梢桓鋈怂记跋牒?*,要想出一条安全的方法^,看看想到天光大亮了,却不曾把安全方法想出来^。</p>

    这时一轮红日*,刚刚冒出地面*&,后成因身在高山之上*,受日光最早&*。方振藻所传授他的功课当中,原有一种应迎着初出地的日轮做的^^&,然后成这时*,一则因惊吓过甚^,二则因思虑过多,竟不能和平日一般的做得顺利^&。后成只得停了不做^,想借着这时师傅没来^,仔细看看四周山势。他在这山上修了大半年的道^,只因每次都是深夜来绝早去,全没有给他细看山势的余闲与机会&。</p>

    这时后成就立在那块石头上*?;厣沓厦嫱,只见一片青翠欲滴的树林^*,顶着满枝满叶的露珠儿&,好像在那里与初出的阳光争辉斗丽。阳光渐渐的上升,直射入树林里面&。后成随着阳光的射线^*,看一片树林过去&,有一个石岩,石岩里黑洞洞的,也看不出有多深*,并岩里有甚么东西&。因那石岩的缝口不过尺多高^*,人非匍匐不能进去&,所以看不清里面&*。后成正想走近那岩跟前去看个停当,凑巧那轮红日一步一步的升上。恰在这时候&,阳光与岩口成一平行线^*,阳光遂射进缝口去了&*,顿时照得岩里通面澈透。后成趁着阳光朝里看时^*,只见一张四方的石桌上*,端坐着一具骷髅白骨&,浑身没一些儿皮肉。后成不觉吃了一惊,再举眼看时,日轮又移上了些儿&,只看得见石桌^*,石桌上的骷髅&&,便已看不见了**。一瞬眼间,连石桌都不能见了,里面仍是黑洞洞的,回复了没有阳光以前原状^。</p>

    后成方在惊疑的时候^*,忽听得后面有人笑问道;“瞧见了甚么,立在这里发痴?”后成转身看时*&,原来是师傅来了^。遂将所见情形,说给方振藻听。问石岩中骷髅是甚么人?方振藻笑道:“你要问这骷髅么?这骷髅便是你祖师的法身。你是不能亵渎他的,快跟我回去罢&。</p>

    我今天有事^,要五百两银子应急,我又不愿到庆家去拿。我知道你叔叔很有钱,你去给我借五百两银子来罢*?*!焙蟪梢惶饣癪&&,比昨夜遇见大虫时还要吓得厉害。暗想我叔叔尽管有钱,我一个小孩子^,吃他的穿他的,无缘无故要这们多银子干甚么呢?叔叔只要问我一句^,我便没有话回答&*。后成心里这们思量,口里却不敢拒绝&&。方振藻不待后成回答*^,仿佛觉得后成不能不答应他似的&^。遂挽着后成的手,送回参将衙门?</p>

    后成因有这件大事横梗在胸中^,连饭也吃不下。加以昨夜受了大虫的惊&,竟倒在床上不能起来&。庆瑞亲到床前问病,后成将遇大虫和看见祖师法身的事^&,说给庆瑞听&,并说当时被大虫吓倒的情形^&。庆瑞问道:“你遇大虫的话&*,曾对你师傅说过么?”后成说:“不曾?&&!?lt;/p>

    庆瑞道:“你为何不说呢?”后成道:“不是不说&&,因为师傅来的时候*,我正在看见祖师的法身&,急于要问师傅是甚么人的骷髅^^,师傅告我是祖师,接着就说他今天有事**,要五百两银子应急,教我去叔叔那边去借来给他。我昕了心中一着急,便将遇大虫的事忘了*?^!鼻烊鸬愕阃返溃骸霸词钦饷且桓鲈涤蒦?*!鼻烊鹨幻嫠?*,一面低着头&,好象思索甚么&。一会儿,仍望着后成说道:“我就拿五百两银子给你&,你去送给你师傅。你不用为难不好向你叔叔开口^*?^&!焙蟪烧嫡馊绾问沟?,庆瑞已转身出房去了*^。不一刻&,捧了五个很沉重的纸封*,走来搁在后成床上^,说道:“等歇你师傅来了^,你就交给他便了?&!焙蟪筛屑さ盟挡怀龌袄?^,只光着两眼问道:“师傅若问银子是那里来的&,我说是老伯给的好么?”庆瑞摇头踌躇道:</p>

    “说是我给的*^,也不大妥当*!焙蟪傻溃骸拔叶喜桓椅薰氏蚴迨逡舛嘁?^,只好向师傅直说*。我在老伯这里日子已不少了,师傅向老伯要银子的事&,也不知见过了多少次。今天大约是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*,所以教我去叔叔家要。论师傅成全我的恩德&&,休说五百两&^,便是五千两^,只要我能拿得出*^,也应送给他老人家用&^,无奈我做不到^。实在恐怕他老人家^*,见我这次在叔叔家能拿得出,下次手边没了钱&,又向我开口,师傅已是累了老伯*,我不也跟着使老伯受累吗?因此不敢不向师傅直说?&!鼻烊鹑允且⊥返溃骸安煌?,不妥*。你师傅的性格*,我深知道。他只要有银子到手*,便拿着去挥霍&,并没有问这银子来历的工夫*。他既不问你^,你又何必说出来呢?你若开口就向他说这银子是庆老伯拿来的,他一定倒要对你发脾气,说你不听他的话*^。你等他来时,只这们说就得了:师傅吩咐办五百两银子^&,已遵命办好在这里了&*,请带去使用罢^*?*!?lt;/p>

    庆瑞说到这里*,忽停了不说&&。即听得外面脚步声响,方振藻已喝了个八成醉意*,一路歪斜的走进房来*。进门就要问话的神气^,一见庆瑞坐在床边,便不说甚么了*^*。后成遵照着庆瑞的话*,对方振藻说了一遍,方振藻果然不问银子来历^&,欢天喜地的将银封揣入怀中,边揣边笑着说道:“正等着要这银子使用^*。我也不坐了,回头再见&?!币怀干碛滞庾吡?。</p>

    庆瑞见方振藻去得远了,才说道:“学道的人,每夜独自在深山之中修炼^,大虫自然是可怕&,就是旁的野兽,猛然间遇见也讨厌。我于今借给你—件防身的好东西*,不要给你师傅看见,不问甚么猛兽&,禁当不起一两下?!毙有渲谐槌觥邝铟畹亩?,约有四五寸长^,递给后成手中&,说道:“这是从外国买来的手枪,这东西厉害得很^*,一连打得六下*,几十丈远近打去,人畜立时倒地*。你带了这东西在身边*,便三五只大虫来&,也可一一的打死*&?&!焙蟪闪λ纸幼?。庆瑞详细告知了打法*,教后成好好的藏在身边*。后成收藏起来。从此每夜带着入山修炼^,胆气粗壮了许多^。</p>

    如此每夜勤修苦炼&^,又整整的过了一年&。只因没有机会给后成试验,虽苦炼将近两年&,然究竟不知道自己的道法炼到了甚么程度?但是后成也不着急^,方振藻传授他甚么*,他便修炼甚么,不过夜间因修炼的时间太多*,上午须睡一会儿^,下午方能读书。朱秀才不知道后成拜方振藻为师的事^,总怪后成偷懒^&,屡屡责备后成道:“你母亲临终的遗嘱,你都忘了么?</p>

    此时不发奋读书^^*,将来有你报仇雪忿的分儿吗?”后成每听朱秀才提到他母亲遗嘱的话&*,触动了伤痛之心**,只是呜咽的哭泣。因方振藻曾吩咐不许告人^,也就不敢把夜间修炼道法的话,对朱秀才表明自己不是偷懒。</p>

    这日下午&,后成将读书的功课做完了^。朱秀才对后成说道:“时常来这里缠着军门要钱的那个痞棍似的人,你知道他于今撞下了大祸么?”后成知道所说的便是自己师傅,不由得吃惊问道:“撞下了甚么大祸呢?”朱秀才道:“就在离这衙门不远^,有一家姓屈的^,夫妻两个*&,和一个七十六岁的老娘,一个五岁的小孩*,全家四口人*,昨夜都死在这痞棍方振藻手里^。你看惨也不惨**,是不是一桩大祸?”后成连忙问道:“那一家四个人^*,为甚么都会死在他一个人手里咧?又怎么知道是他咧?”</p>

    朱秀才道:“说起来连我都恨不得要吃他的肉&,但是他于今已不知逃到那里去了。满城的人动了公忿&,要捉拿他&。没把他拿住。原来这姓屈的妻子^&,虽有三十多岁的年纪*,听说风度却还不恶&。在我们没到这里以前,不知方振藻用甚么法子&&,将姓屈的妻子强奸了^。强奸之后*,便霸占起来。那妻子不待说不是一个有贞操的女子*,然姓屈的,不是个全无廉耻的人^,见自己妻子被全城都知道的第一个穷凶极恶的痞棍占住了*^,而自顾力量,又奈何方振藻不得*^&,只好忍气吞声的走开了*。走到了甚么地方&&,并没人知道*。</p>

    “方振藻巴不得姓屈的走开&,公然毫不避忌的将屈家当他的外室*。左邻右舍的人看了这种事^,都早已替姓屈的不平。而屈家婆媳因家计艰难&,贪图方振藻的手头散漫*,倒不计较&,竟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年^。近来方振藻不知又强占了一个甚么女子,将屈家的生活不顾了。前几天^,姓屈的忽然回来了。左右邻居以为方振藻已多日不到屈家来了&,姓屈的便回家&,也不至有乱子闹出来&。谁知姓屈的这天才回家*^,第二日邻居就听得方振藻在屈家大声骂人*^。</p>

    “昨夜有人见方振藻喝得大醉*&,走路一偏一倒的走进屈家去了&,一夜并没人听得屈家有甚么声息!今日上午^&,大家都差不多要吃午饭了*,还不见屈家有人开大门&。邻居疑惑起来,就约了好几个人*^,去敲屈家的门&。敲了一会,不见里面答应&。只得撬开门进去,一看全家老幼四口&,都死在床上^,但是四人身上^,经仵作验了,全没一点儿伤痕^*,也不像是中毒死的&?*!?lt;/p>

    后成听到这里&,问道:“既没有伤痕*,又不象中毒*,却何以知道是死在姓方的手里呢?”</p>

    朱秀才道:“就为的死得这们奇怪*,大家才能断定是方振藻害死的&^。因为南京城里有多少人知道方振藻会邪法*,要杀死几个人,不算一回事&*。听说曾有人和他同赌,三言两语不合,吵起嘴来&*,方振藻只指着那人骂一句:‘我若不教你明天不能吃早饭^,你也不知道我方振藻的厉害^&!侨嘶丶?,次日早&,果然没一点病就死了*?!焙蟪煽诶锊凰瞪趺?,心里很不以为自己师傅的行为为然^&。不过又着急自己的道法不曾炼成,师傅却犯了人命案件逃了&*,以后修炼&,不得指教的人。闷闷的回到上房,看庆瑞的神情*,好像并不知道有这回事似的*,后成也不敢提起。这夜等到平时入山修炼的时候&,方振藻仍照常来引后成入山^,后成见师傅并不曾逃走&,也就不把屈家的事放在心上了&*。</p>

    又修炼了三个月*&。这日方振藻神色惊慌的跑到参将衙门里来^。一见庆瑞的面,即对庆瑞双膝一跪^,说道^&;“你今日得救我一救&!焙蟪稍谂钥戳苏馇樾?*,很觉得诧异&。暗想:我从来没见过师傅有这种惊慌的样子^^,不知方振藻毕竟为甚么事&^,求庆瑞救他?且待第三十二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</p>

    ①恇(kuāng)怯&*,懦弱,胆小&。</p>

    ②符箓(lù),道家的秘密文书。屈曲作篆籀及星雷之文为符*,记诸天曹官属佐吏之名为箓&?!端迨?#183;经籍志》著录符箓共17部^^,103卷^。后世道士用以招神驱鬼、治病延年的符^,也称符箓^。</p>

    ③袅^*,摆动^*,摇晃不定*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修竹轩扫描OCR,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*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