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回 陆伟威折桂遇奇人 徐书元化装指明路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三十九回 陆伟威折桂遇奇人 徐书元化装指明路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朱复走近一家铺户门口&^,想打听家家门外陈设香案的理由&。见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年人,坐在柜房里面,便合掌说道:“贫僧初到贵地来^,不知道贵地的风俗^。请问老施主^,此地家家户户的大门外*,都陈设这香案*,是何用意?”老年人打量了朱复两眼*,见朱复虽是个行脚僧的打扮*,却是气概不凡,即陪着笑脸^,抬身答道:“师傅是远方来的,原来不知道。</p>

    今日是玄妙观迎接御赐全部道藏真经的日子*。襄阳府的陆知府大老爷^,三日前就传谕满城百姓,要虔诚斋戒,焚香顶礼的迎接&。所以家家户户^*^,都在大门外摆设香案?^!敝旄次实溃?lt;/p>

    “玄妙观在那里?因甚么事御赐全部道藏真经给他呢?”老年人答道:“玄妙观就在这城里。</p>

    观里的老道爷,今年拿出很多的谷米来,救了襄阳府一府的饥荒*,所以御赐他全部道藏真经&。</p>

    这是襄阳府从来没有的盛典。师傅既是从远方到这里来,何妨去玄妙观瞧个热闹呢?”朱复听了这话,也不在意&,更不愿意去瞧这种巴结皇室的盛典。当即谢了那老年人,带着朱恶紫*&、胡舜华两人&,投奔药王庙^,暂时就寄住在药王庙中&。这且按下*。</p>

    于今须另说一位奇侠的故事了*。常德有个姓陆名文良的,曾中了一榜**。因家财其是富裕,陆文良为人又天性纯孝,中过一榜之后&,就在家事奉老母&^。陆文良有个儿子,名叫伟成,生成绝顶的天资。读书过目成诵,六七岁就能信口念出诗来&,吐属非常名贵。虽是博学的人卒然听了&,都得疑是读熟了的古诗&&。陆家和陶文毅公家有些瓜葛*。陆伟成十八岁的时候,见着陶文毅公,很得陶文毅公的赏识,想带在跟前读书。这时陶文毅公正做两江总督,陆文良自无不愿意之理*。于是陆伟成就在两江总督衙门里读书&。</p>

    陆伟成的天资固是高到了绝顶,顽皮却也到绝顶^。只在文毅公面前就循规蹈矩^^,一言—</p>

    动&,都不肯轻率苟且***^。一背了文毅公的眼^,便和没有笼头的马一样^^,谁也羁绊他不住^&*。白天不肯用功读书^^&,尽做些顽皮生活^*,夜间等一衙门的人都睡着了**,陆伟成才认真做起功课来*。</p>

    文毅公只要他功课做得好^,对于这些举动&*^,全不顾问*。总督衙门后面*,有个花园&,花园里有几株丹桂。</p>

    过年秋天,丹桂开的极盛*^。陆伟成读书的房子靠近花园。夜深读书一阵阵的桂花香风扑入鼻孔^,陆伟成忍不住想折几枝作案头供养&。然在黑夜,不敢独去花园里折取&,只得坐等到天光将近发亮了*^,能勉强辨得出途径,即独自出了书房,走到园里*^。一看几株桂花树都很高,花枝离地太远&,自己身体太矮小了,攀折不着。但他素来是顽皮得能爬上无皮树的*,立在地下既攀折不着*,他就把桂花树抱着,慢慢的爬了上去*。用眼四处张望,看那一枝的花最好。</p>

    偶然一眼*,看见了一件惊心动魄的事&。原来花园围墙之外^,紧靠着一户人家的后院。这时正有一个约摸是中年的男子,立在后院里&,披散着头发^,用木梳梳理^^。最使陆伟成见了惊心动魄的^,就是这人头发里面,有无数火球,跟着木梳滚下来*。越梳越多^&,这人好像并不觉着的样子。此时还是晓色朦胧&,陆伟成爬在桂树上&*,和这人相隔又远了一点^,看不清这人的面貌^&。只是既发见了这种奇怪的事,陆伟成是个顽皮好事的小孩,不探着一个究竟,是不肯罢休的^。当下也不做声&*,也不折桂花了,就伏在桂树丫上,屏声息气的静看*。</p>

    只见这人先朝后面梳了一会,即将头发覆在前面,弯腰低头^,一把一把的朝前梳着&,只梳得大小的火球^,满头乱滚。天光渐渐的大亮*,火球也渐渐的消灭。这人停了梳&,将头发披向背后,抬起头来。陆伟成定睛一看^,认得这人就是在总督衙门里当厨子的徐书元^。平日陆伟成常在小厨房里看见他办菜给文毅公吃的,此时见是熟识的人&*,那里再忍得住不做声呢^,遂高声喊着徐书元道:“你头上有火,你头上有火?*&!?lt;/p>

    徐书元听了&*^,朝桂树上一看&,见是陆伟成*^,登时露出惊慌的样子,双手对陆伟成揭着道:</p>

    “陆少爷还不快下来,万一跌着那里,看怎么了&^?!彼祷笆?&&,匆匆将辫发结起,从角门转到花园里来,问道:“陆少爷这时候独自爬在桂树上做甚么呢?”陆伟成已折了两枝桂花下来*,说道:“我本是要折桂花^^,却于无意中看见你在那边梳头*^。你头上怎么有那们些火球乱滚,你得把道理说给我听?” 徐书元故意装作不懂得的样子*,反问道:“甚么火球乱滚?都滚在甚么地方去了?”陆伟成的年纪虽轻&*,精明却是到了极点^。当在桂树上喊着徐书元*,连说你头上有火的时候,就已看出徐书元惊慌的神气。此时见徐书元反问甚么火球,即正色说道:</p>

    “你不要装做不知道^。我亲眼看见的*,并且看了好大一会工夫^,你想还瞒得住么?”徐书元笑道:“那是少爷的眼睛放花**,何尝是我头上真有火球呢?”陆伟成摇头道:“不是不是。</p>

    我的眼睛^^,从来看远处都看得很的当**,无缘无故的放甚么花?你真要再装假么?你此时不向我说&*&,等一会我自有法子问你,看你始终隐瞒得了*?!毙焓樵惶饣?^,脸上不觉变了颜色^&,好象很有些害怕的样子^。陆伟成更得意的说道:“你这人鬼鬼祟祟的,在这花园里对我说,有甚么要紧?”</p>

    徐书元起初以为陆伟成是个小孩,容易哄骗***,及听他说出话来&,甚是扼要^,便知道无可狡赖了*。然仍不肯轻易说出来,随口答道:“如果头上真有火球乱滚,岂有不将头发烧落的道理?”陆伟成一手握着桂花,一手掩着耳朵就走。边走口里边说道:“你对我是不说的&&&,你能始终不说^,算是你的能耐^?!毙焓樵ψ糯雍竺娼轿俺傻囊吕〉溃骸吧僖婊岱诺?。</p>

    好&,我说给少爷听罢!甭轿俺苫厣硇Φ溃骸拔仪籽劭醇?,你还想抗赖*,怎说我会放刁?</p>

    毕竟那火球是那里来的^,快说罢&?**!毙焓樵溃骸吧僖懿唤詹潘醇那樾?,对第二个人说么?”陆伟成道:“你能说给我听,并教给我梳头的法子^^^,我就不对人说。无论甚么人&&*,我也不说。你若仍是隐瞒着*,不把法子教给我&^,我是要逢人遍告的^?!毙焓樵溃骸霸趺次街谈闶嵬返姆ㄗ?我不懂得^?!甭轿俺傻溃骸澳阌肿凹倭?。你用甚么法子,才梳得头上有火球乱滚&,你得将梳的法子教给我?!毙焓樵溃骸罢舛魃僖Я擞猩趺从么δ?”陆伟成道:“只看你自己有甚么用处,我学了便也有甚么用处*?^!毙焓樵Φ溃骸按硎遣淮?*,但是少爷把学的话看得太容易了些。世间也没有这们便宜的事&*。既这么&,少爷要对人说^,尽管去对人说罢&*&&,我并不怕甚么*?&!?lt;/p>

    陆伟成以为徐书元是有意说得不要紧^&,好拒绝自己要求的*。暗想他若真个不怕我对人去说,他又何必做出惊慌的样子?更何必拉我回头呢?我逼着要他教我,除了拿着要去对人说的话吓他,没有旁的法子^。想罢&,鼻孔里哼了一声道:“你说既没有这们便宜的事&,我也不勉强你?!彼低?,提了桂花就走**&,以为徐书元必然再赶上来拉住的。谁知走了十几步^,并不见徐书元赶来,不肯回头*,又走了几步&,仍没听得后面脚步声响^,忍不住回头看时,只见徐书元已转身从角门出花园去了。陆伟成才懊悔自己不该太硬,反把事情弄僵了*。一时再想不出转圜的方法,只得没精打采的回到书房&,呆呆的坐着思索。</p>

    他究竟是个天分很高的人,一回想徐书元所说世间没有这们便宜的事这一句&&*^,心里立时有一种觉悟*^。思量徐书元所谓没有这们便宜的事,若不是说我不曾送他的师傅钱,便是怪我要学梳心思太不坚诚。他这头发里面梳出无数火球的事,本来很不寻常*,他一个人在后院中。</p>

    可见得不是有意使用幻术。若真个这们就教给我^,那也未免太不足贵重了。他的意思,想我不对外人说&*^,我若对人说了,他必然怪我^^,益发不肯教我了。他早起立在那个后院里梳头,他家必就是住在那个屋子里面。我既想跟他学这东西^,何不到他家里去找他呢?陆伟成自觉想的不错。</p>

    次日,不等到天明,就到花园里*&,爬上那株桂树等侯。以为徐书元到昨日梳头的时候*^,必然再出来梳头,打算趁那时过那边去。只是等到天光已亮了*,仍不见徐书元出来。这时因是清晨*&,四面寂静无声。陆伟成蹲在桂树枝上*,隐隐听得有人哭泣&*,哭声并不甚远,好像就在衙门里发出来的。暗想这时候衙门里怎敢有人哭泣?细细听去*,能辨得出那哭声是女子,哭的甚是伤心。又顺着耳朵静听了一会,不由得更加诧异起来。</p>

    原来那哭声并不是从衙门里发出来的,发哭声的所在,正是徐书元家中&&。越听越确切*&,陆伟成不暇思索,随即溜下树来,也从角门走到徐书元后院*,就分明听得是妇人哭丈夫的声音了&。陆伟成也不管那妇人哭的丈夫是谁,提高嗓音喊了两声徐书元^。不见有人答应,哭声却被喊得停止了*。陆伟成又振着喊了两声*。即见一个蓬头粗服的中年妇人,泪眼婆娑的从里面走到后院来&,望了望陆伟成^,就掩面哭起来,说道:“陆少爷来叫徐书元*,可怜他已害急病死了。此刻还停在床上^,没衣服装殓。陆少爷不信,请进去瞧瞧就知道了?!甭轿俺删实溃骸吧趺床?,死得这们快**。昨日不还是好好的吗?”边说,边往房里走&^。妇人跟在后面,答道:“岂但昨日是好好的,天光没亮的时候^,还是好好的呢^&。只一阵肚里痛^,连医生都来不及去请*^^,就已死过去了?!?lt;/p>

    陆伟成走到房里一看**,只见徐书元直挺挺的在床上躺着。死像甚是可怕^,陆伟成毕竟年轻胆小*^,不敢细看,急忙退了出来^。徐书元的妻子又抚尸痛哭起来,陆伟成听了这种凄惨的哭声*&&,心里难过。匆勿走出了徐家,仍从角门穿过花园,回到书房里*&。心想徐书元不像是个体弱有病的人&^&,怎的这一阵肚里痛就死了?我看他家里的情形,很是穷苦,他妻子说因没有衣服,还不曾装殓&&&,可见他穷的不堪了*^。我从家里带来的银子^,还有几十两不曾用了^。好在我此刻也用不着多少银子^,何不拿来送给他妻子^^^,好买衣衾棺椁装殓呢?小孩子的脑筋简单*,如何想便如何做。陆伟成当下就拿了几十两银子,亲自送给徐书元的妻子。衙门里的厨子火夫,都来徐家帮同办理丧事。</p>

    徐书元原籍是湖南武冈州的人,他妻子扶柩回籍&*。合衙门的同乡人,都凑送了盘缠。陆伟成见徐书元已死^,头发内梳出火的事*^,也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了,仍旧专心读书*。直到十五岁的时候,书已读的很博雅了*,才回常德来^。</p>

    这日在常德城隍庙里,无意中看见一个蓬首垢面的叫化,虽是衣服破旧^,容额憔悴*,形貌举动,却还能认识就是徐书元。陆伟成心中十分惊讶。思量人的像貌*,虽有相同的&&,然何至象到这样一般无二?我记得徐书元鼻端上有颗川豆大的红痣,这叫化鼻端上也有一颗。我若非亲眼看见徐书元死了,装殓在棺木内*,封了棺盖*^,必将这叫化当作徐书元^。世间没有死了多久又活转来的人^,教我怎么敢认他是徐书元呢?陆伟成看了这叫化一会,这叫化也象不觉着有人注意他的样子^。陆伟成竟不敢认,只得撇了叫化走出庙来。才走了十来步&*,忽听得背后有人喊陆少爷&。一听那喊的声音&,不是徐书元还有谁呢?</p>

    陆伟成忙立住脚回头看时&&,那叫化已跟在背后来了。对陆伟成作揖说道:“陆少爷便不认识徐书元了吗?”陆伟成道:“怎么不认识?不过实在想不到你还在这里*&。所以只看了你一会,见你也不像认识我的,故不敢冒昧。你怎的在此地*&,成了这个模样呢?”徐书元笑道:</p>

    “并不怎的^,只因这模样很舒服&。我动身回湖南的时候,承陆少爷送了我数十两银子&*,我心里至今感激。因此特地来常德谢谢陆少爷*?!甭轿俺杉焓樵祷暗纳袂橛氲蹦晡抟?,忍不住问道&;“你动身回湖南的时候,不是曾得过急病吗?后来在甚么时候好了呢?”徐书元笑道:</p>

    “不瞒少爷说^,当日急病死了,是一桩假事^^。因怕少爷年纪小&,不知道轻重,将那早在桂树上看见的情形,胡乱向外人说,外面知道的人一多*,说不定还得闹出大乱子来.那时除了装死^,没有旁的方法?!?lt;/p>

    陆伟成此时的知识^*,比较当年充足,听了徐书元的话,料知必是白莲教一流的人,登时又动了要从徐书元学法的念头。便仍和徐书元回到庙里,拣了个僻静的所在坐下来^&,说道:</p>

    “你当日不肯将那梳头的法子传给我,是怕我年纪小乱说*&^。于今我可发誓,断不向人提出半个字^,你可能放心传我些法术么?”徐书元笑道:“少爷富贵中人,要学这些邪术有甚么用处?”陆伟成道:“法术有甚么邪正?用得邪便邪&&,用得正便正**?^^!毙焓樵?&,很吃惊似的说道:“少爷是有根基的人,见地毕竟不凡^。不过少爷现放着光明正大的高人在这里不去拜师,我很觉得可惜&?!甭轿俺闪ξ实溃骸八枪饷髡蟮母呷?现在那里?我若知道,安有不去拜求之理?”徐书元道:“少爷将来的造诣不可限量&。我因感激少爷周急之义*,不能不来指引少爷一条明路。从此西去二十多里^,有座山名叫乌鸦山&。那乌鸦山底下*^,有家姓朱的,聚族而居,老少男女,共有二三百口人。公推朱镇岳为族长^。这朱镇岳在常德一府,都只知道他是个极正大的绅士**,却少有人知道他夫妻两个都是当代的大剑侠。少爷若能拜在他门下*^,学成了剑术,将来超神入圣的根基&&,就在此番稳固了*。</p>

    陆伟成问道:“不就是一般人都称为朱三公子的么?”徐书元连连点头道:“正是朱三公子,不过他此时已是五十多岁了。他原籍是常德人,但是他父亲在陕西做官^,他是西安生长的,二十岁才回常德来。他单独一个人*&,押解二十万银子,从龙驹寨起运^&,径回常德。一路之上^,惊动了多少绿林豪杰*。也有转这二十万银子念头的^&;也有闻得朱三公子的名*,不服这口气^^,要和他见个高下的。只是哪有一个是他的对手呢?惟有他的夫人田广胜的小姐*&*,那时正避难在黔阳山中**&,闻了他的声名不服^^,和他较量了半夜^^,将他的腿刺伤了,然而田小姐自己也免不得受了重伤^&。那时朱三公子的威名,在江湖上可以说得无人不知道*?!甭轿俺商苏庑┗?,觉得很希奇好听,插口问道:“甚么夫妻倒相打起来了呢?”徐书元笑道:“不打不成相识,这是一句老话^。他们若不相打,也不得成夫妻*^。这事说来话长,少爷能拜在他门下学剑,详情自然会知道的,此时不必说他。我为报答少爷一点周急的好意,特地到此地来指引少爷一条明路&。于今话已说明,我还有事去*,不能在此久留了?^!甭轿俺烧嗜ツ睦?有甚么事?只一转眼间,就不见徐书元的踪迹了。不觉吓了一跳。忙起身四处张望*&。</p>

    只见庙门口拥进十多个衙差来^,各人手持单刀铁尺^。一进庙门,就留了四个人*^,将庙门把守*&。馀人冲到庙里*&,各自睁着铜钤般的两眼,向各处搜索,有两个将陆伟成浑身打量*。陆伟成不睬,提脚往庙外走*^^。这两个衙役都张开手把去路拦住,喝问道:“你是甚么人?你既在这庙里,应该看见那个叫化。你只说出他此刻躲在甚么地方&^,便不干你的事?!甭轿俺傻溃?lt;/p>

    “不错^&,刚才还见有个叫化坐在这廊下&&*。不知怎的^&,你们一进庙门,那叫化就不知去向了?</p>

    那叫化犯了甚么罪^,你们象是来拿他的样子?”不知衙差怎生回答?且待第四十回再说*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修竹轩扫描OCR^,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&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*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*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