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回 卖草鞋乔装寻快婿 传噩耗乘间订婚姻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四十一回 卖草鞋乔装寻快婿 传噩耗乘间订婚姻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朱镇岳匆匆回到船上&,叫船户过来^*^,借了一套粗布衣服,自己改装出一个船户来。</p>

    上岸走近茅棚,向那老者问道:“草鞋几文钱一双?”老者并不抬头,只望了望朱镇岳的脚&,即随手拿了一双*,掼在朱镇岳跟前^,答道:“我的草鞋*^,比旁人打的结实,一双足抵两双。</p>

    旁人的卖五文钱一双^,我的要卖八文&。你穿过一双,便知道比买旁人的合算!?lt;/p>

    朱镇岳看老者身旁,有一把破了的小杌子,即拿过来坐着^^*。借着套草鞋耽延的时间(草鞋上的绳索^&,照例须买的人临时结绊)问老者道:“看你老人家须发全白了,精神倒是很好。</p>

    不知尊庚已有几旬了?”老者见问^,才抬头望了朱镇岳一眼**^,仍低头结着草鞋,答道:“老了^^*,不中用了,今年痴长了七十八岁?!敝煺蛟赖溃骸澳憷先思揖褪且桓鋈俗≡谡饫锫?”</p>

    朱镇岳问这话的时候&,已伸着赤脚踏进草鞋*。老者且不回答^,很注意的向朱销岳脚后跟望了几眼,连忙起身放下结着的草鞋,对朱镇岳拱了拱手,笑道:“原来是朱公子来了^,轻慢&,轻慢。若不是于无意中看出了尊足的伤痕,又几乎错过了?!敝煺蛟啦挥傻贸跃实溃骸袄险珊我钥戳宋医派系纳撕?,便知道我是朱某?”老者哈哈笑道:“老朽特地在这里等候公子^*,岂有不知道的道理?寒舍离此地不远&,就请公子屈驾一临^^,如何?”</p>

    朱镇岳突然见老者这般举动,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。只得问道:“请问老丈尊姓大名?</p>

    今日初次和老丈会面&,老丈何以知道我会到这里来^,先在这里等我?一月以前,在白马隘地方**,刺伤我这脚的,难道就是老丈么?”老者摇头笑道:“老朽何至刺伤公子&,公子如想见那夜在白马隘和公子交手的人,此时正好随老朽前去&。老朽的姓名,到了寒舍,自然奉告?!?lt;/p>

    朱镇岳心想:这老人的神情举止&^*,使人一望便能知道非寻常的老人。在白鱼矶和白马隘所遇的三个人,十九就是这老人的徒弟&&。也不知他们和我有甚么过不去的事&,两次来找我动手斗不过我,于今却又改变方法,想引我到他们巢穴里去^。虽明知这番若是同去,是免不了又要动干戈的。但这老人既专在这里等我,我就要推诿不去^&,他也不见得便肯放我过去^。徒然示弱于人&&,于事无益。好在我的金银已经运到了家^,我单独一个人没有顾虑,不怕遭逢了何等意外。我就跟他去,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思量既定*,当下便向老者说道:“自应同去拜府&&*,请略等一等*^&,我回船更换了衣服便来*?!崩险咝Φ溃骸熬驼庖路畏?,我辈岂是世俗的眼睛&,专看在人家的衣服上*。就是老朽身上穿的,何尝不与公子一般。就这样最好,用不着去更换*,耽搁时刻?*^!敝煺蛟兰险哒饷撬?,只得说道:“衣服即算遵命,用不着更换^,但是得向船户招呼一声,也使他好安心等候我回船?!崩险咭∈值溃骸罢庖部梢圆槐?。他们不见公子回船*,自知道等候。船上又没有值钱的细软,值得如此费周折*^?&!敝煺蛟辣凰档貌缓靡馑?,只得毅然答应&。这老者拍拍身就走,茅棚、草鞋都不顾了。</p>

    朱镇岳跟在后面^,觉得老者的脚步甚快,振作起全副精神^,才勉强跟上。没行走一会&,天色就昏暗了&。幸有星月之光&**,辨得清道路^。朱镇岳初时以为^,老者既说寒舍离此地不远^*,至多也不过几十里路。及至跟着飞走了一夜&&,走到天光大明&,还不见到**。朱镇岳平生用赤脚草鞋^,一夜奔驰这们远的道路,这是第一次。工夫虽来得及,两只脚底却走起了好几个水泡,步步如踏在针毡上,痛彻肺腑。实在忍耐不住了,只好诘问老者道:“老丈说府上离此地不远,于今已走了一整夜^^&,虽不能计算已行了多少里路,然估量已走得不少了,何以还不见到呢?”老者连连点头道:“快了,快了,就在前面不远了^。累苦了公子^,可在火铺①里歇歇&?*!崩险咭煺蛟赖铰放砸患一鹌汤?&^,陪朱镇岳同吃了些充饥的东西。教朱镇岳伸出两只脚来,老者含着一口冷水&,向脚底喷噀②了几口*,用手在走起的几个水泡上,揉擦了一会,带笑说道:“尊师走路的本领极好*,怎不传给公子?老朽倒不曾留意*,此后从容些走罢?!?lt;/p>

    朱镇岳心想:不错^,我师傅曾带我往各处游历^,他老人家行路不起灰尘*,说是练气的工夫有了火候&,才能如此&,我此刻哪里够得上说有这种本领??凑饫险叩谋玖?,远在我之上,我此去他若对我有恶意*,我如何能对付得了呢?想到这上面不由得就有些害怕起来。忽又转念一想道:“他若果是恶意,我和他同走了一夜,他何时不可动手做我,定要将我引到他家里才下手&&?!庇辛苏饷且蛔?,心里又觉安了许多&。然朱镇岳是少年好胜的人,因为好胜的一念所驱使^&,才肯冒险跟来*^。于今只走路—端*^,便赛不过七十八岁的老人,面上如何不觉得惭愧?好在老者行所无事的样子,开发了饭食钱,又引朱镇岳上路。说也奇怪,朱镇岳两脚本已痛得寸步难移了,经老者一喷水,一揉擦*,此时已全不觉得痛苦了**,和初上道的一般。</p>

    老者行走也不似昨夜那般飞也似的快了。</p>

    又走了一日,直走到第三日午后,才走到一座巉岩陡削的山下^*。老者指着山上&&,笑道:</p>

    “这可真到了寒舍了?&*!敝煺蛟捞房凑馍?^*,高耸入云,危岩壁立,虽依稀认得出一条樵径^,然一望便能断定,已经多年没有樵夫行走,荆棘都长满了。岩石上的青苔光溜溜的&,可想像人的脚一踏在上面,必然滑倒下来*。幸亏朱镇岳在陕西的时候&,曾上过这般陡峻的山峰,这时施展出工夫来,还不甚觉吃力^。老者引着弯弯曲曲的*^,走到半山中一处山坡里,只见一所石屋&,临岩建筑。石屋的墙根和屋顶*,都布满了藤萝^,远望好象是一个土阜&&,看不出是一所房子^。石屋周围,有无数的参天古木*,幽静到了极处**,休说不闻人声*,连禽鸟飞鸣的声音也没有,静悄悄的如禅林古院&*。</p>

    朱镇岳虽是个少年好动的人**,然一到了这种清幽的地方,不由得尘襟③涤净^,心地顿觉通明&,不禁长叹了一声道:“好一个清幽所在&**,真是别有天地非人间&^。不是老丈这般清高的人*,谁能享受这般清幽的胜境?便是我今日能追随老丈到这里来^,也就是三生有幸也^?!崩险咝Φ溃骸肮蛹然断舱饫锴逵?&*,不妨在这里多盘桓些时日^^^?!彼底?*,上前举手敲门^&,即听得呀的一声门开了。</p>

    朱镇岳看那开门的是一个华服少年&,俨然富贵家公子的模样^。不觉心里诧异,暗想像这样的娇贵公子*^,如何能在这深山穷谷之中居住?再看那少年,含笑对自己拱手说道:“朱公子别来无恙?”才吃了一惊,仔细看时,原来不是别人&,正是在白马隘从船梢木板底下拖出来的叫化^。此时改变了这般华丽的装束,任凭如何有眼力的人**,一时也辨认不出来。当下朱镇岳既看出就是那个叫化**^,便也连忙陪笑拱手&。老者让朱镇岳进门*,即回头对这少年说道:</p>

    “朱公子来了,怎不去叫你哥哥快出来迎接?”少年应着是^^,走进隔壁一间房里去了。朱镇岳进门看这房子,和寻常三开间的客堂房相似,只是房中并没有甚么陈设*&,案凳都很粗笨,勉强能坐人而已*。石壁上挂了几件兵器*,也都笨重不堪*。老者亲手端了一把凳子,给朱镇岳坐。朱镇岳向老者行了礼&,刚待展问④老者邦族⑤及此番见招的缘由&。</p>

    只见少年从隔壁房里出来,到老者跟前&,低声说了几句话^。老者哈哈入笑道:“蠢才,蠢才。都是自家人,一时的输赢,有甚么要紧?值得这般做作*^,这们小的气量,真是见笑朱公子。再去&,教他尽管出来相见,‘不打不相识?!训勒饩浠?,他也没听人说过吗?”朱镇岳听了这儿句话&,逆料不是白鱼矶交手的&,便是白马隘交手的人。因斗输了**^,不肯出来相见&。见这少年现出踌躇不肯再去的神气,便起身笑问是怎么一回事。老者道:“小儿不懂事,前月瞒着老朽到白鱼矶向公子无礼,却被公子伤了。将息至今^,才把伤痕治好,此刻他听说公子来了&&^,还不好意思出来相见&*?!敝煺蛟酪补笮Φ溃骸霸慈绱?,我得罪了大哥,我亲去向他陪罪便了^?!彼底?,对少年说道:“请足下引我去见他*?!?lt;/p>

    少年笑着道好&,遂把朱镇岳引进隔壁房里。朱镇岳看靠墙一张床上,斜躺着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^,年纪若有三十来岁^,生得浓眉巨眼*,很有些英雄气概&;叵朐诎子沩赌且顾瞿呛鹤拥那樾?^&,果和这人仿佛*^。此时这人脸上,现出盛怒难犯的样子。朱镇岳上前作了一揖,说道:“那夜委实不知是大哥,乞恕我无礼&?^*!?lt;/p>

    这人不待朱镇岳再往下说,托地跳下地来,指着朱镇岳高声说道:“你也欺我太甚了,你到我家来,我既不肯见你&,也就算是低头服输到极处了*^。你还以为不足,要来当面奚落我&?!彼蛋?,气冲冲的回身一脚^,将窗门踢破,一闪身就纵上了后山石岩&,再一转眼,便不知去向了*&。朱镇岳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向人陪罪,反受人这般唾骂&。一时竟被骂得怔住了&,不知应如何对付才妥*。这汉子方从窗口逃去*,即听得老者在客堂里骂道:“孽畜安敢对公子无礼&?&!彼婕醋呓坷?,对朱镇岳再三道歉。朱镇岳倒不生气*,只觉得这汉子的脾气古怪。当下仍和老者退到客堂*&,分宾主坐定&&。</p>

    老者从容说道:“公子虽不曾见过老朽的面*,只是老朽的名字^,公子必是曾听得尊师说过的^。老朽便是与尊师同门的田广胜^,公子心中可想得起这个名字么?”朱镇岳听了,慌忙站起身说道:“原来就是田师伯^,小侄安有不知道的道理?!彼底?,从新拜下去,田广胜忙伸手拉起来,指着少年给朱镇岳介绍说:“他姓魏,名壮猷。原是我的徒弟&&,于今又是我的女婿了&。我本有两个儿子^,两个女儿。大儿子名孝周,在广西当协统⑥。三年前^,阵亡在长毛手里,尸首都无处寻觅*。我只得将在我跟前的几个徒弟^*,齐集在一块儿^,说道:‘他们大师兄阵亡^*,尸身无着^&,我固然是痛心极了&。便是你们一则念与我师弟之情,二则念与你大师兄同门之亲**^^,手足之义,都应该各自尽点儿力量去寻觅回来&,才对得起你大师兄的英灵。此刻你两个师妹,都还不曾许人^&,看是谁能将大师兄的尸身寻回来,我即招谁做女婿?!鞘奔父鐾降?,都竭力寻找,却是魏壮猷找着了*。魏壮猷那时才有十五岁,正和我最小的女儿红红同年。我既有言在先^*,不能不践,就招了他在家里赘婿*^。大女儿娟娟,今年二十一岁了,尚不曾许人*&。这两个女儿*,是我继配的女人生的^。</p>

    “那年我大儿子既阵亡了,家乡地方,被长毛乱得不能安身。此山在贵州境内,这屋子原来是毕祖师当年修炼之所&。山中豺狼虎豹极多,祖师当日不肯伤害这些猛兽,为的是不许寻常人能上这山里来*,特地留了这些猛兽,看守山坡,好使左近几十里路以内的人,不但不敢上山*^,并不敢打山脚下经过。</p>

    “祖师去世的时候,我们同门三兄弟,都在这屋里^。祖师将身边所有的东西,分给我们三人,这房子就分给我了*,我固有家室在广西原籍^,用不着这房屋居住^^,空着好多年。及至这番被长毛乱得我不能在家乡安身&^,只好搬到这里来&,暂避乱世.谁知到这里不久,我继配的女人就病死了。人人只知道中年丧偶,是人生最烦恼的事&^。不知道老年忽死去一个老伴侣*,其烦恼更比中年厉害&^。</p>

    “自从拙妻死后*,我只将他草草的安葬在这山里,便终日在外游览山水^。仗着老年的脚力还足**,时常出门,三五月不归来。前月我正在庐山&*,寻觅几种难得的草药。忽见小女红红找来&,说他二哥义周,在白鱼矶被朱三公子杀伤了*,伤的甚是沉重*,睡在家里人事不省*。我一听这消息?;姑蛔磐纺?。问小女说的是那里来的朱三公子^^。你二哥在家好好的^,何故去跑到白鱼矶去,被人杀伤?</p>

    “小女拿出一封信来,原来是尊师雪门师傅托人寄给我的。信中说公子是他近年所收的最得意的徒弟^*^,这回由公子押运二十多万金银回常德原籍&。公子的本领,小小的风浪,原可以担当得起&,所虑就是公子有些少年好胜的脾气,诚恐惹出意外的风波。公子失了事,便是他失了面子。因此特地寄这封信给我,要我念昔日同门之情,大家照顾照顾。这封信寄到,凑巧我不在家,落到了我这个不懂世情的二儿子义周手里&。他见雪门师傅夸赞公子是近来所收最得意的徒弟&,有担当风浪的本领,便不服气。和他大妹子娟娟商量,要把公子押运的金银截留,使公子栽一个跟斗^^。</p>

    “娟娟知道是这们不妥,不敢和他同去。然知道义周这畜牲是生成的牛性,也不敢劝阻&。</p>

    义周便独自出门,要和公子见个上下。侥天之幸,在白鱼矶遇着公子,被公子杀得他大败亏输*,回家便卧床不起^。他当时以为是必死无疑的了,求自己两个妹子一个妹婿替他报仇雪恨*。</p>

    大女儿不能推却,只得答应*。一面教他妹婿改装到公子船上刺探虚实&,一面教他妹子到庐山报信给我知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当时看了尊师的信**,不由得大吃一惊*。思量这一班孽障*,胆敢如此胡闹^^。他们自己伤也好,死也好,是自作自受,不能怨天尤人。只是万一伤损了公子一毫一发&,这还了得*。</p>

    教我这副老脸&,此后怎生见雪门师弟的面呢?连夜赶回家来^,想阻止大女儿不许胡闹。及至赶到家时^,大女儿也已在公子手里领教过,回家来了^&。大女儿盛称公子的本领了得*,他若非戴了面具^,脸上必已被公子刺伤了^。我听得公子只脚上略受微伤^&,才放了这颗心。依我的气忿,本待不替孽子治伤的。只因他两个妹子&,一个妹婿,都一再跪着恳求,我才配点儿药^*,给孽子敷上?&?啥竦哪跽?,到今日还不悔悟自己无状,倒怀恨在心&&,不肯与公子相见&。这都只怪我平日教养无素,以致养成他这种乖张不驯良的性子,实是对不起公子^?^!?lt;/p>

    朱镇岳听了这番话^,才如梦初醒^。暗想怪道那夜在白马隘交手的时候,那人再也不肯开口*,原来是女子戴了面具,假装男子,所以头脸那们大*&,身材又那们瘦小。我末了一剑&*,刺在他面具上^,怪不得喳的一声响*。那夜若不是我安排了锣鼓助威,使他害怕惊动岸上的人,慌张走了&。再斗下去,不见得不吃他的亏*。只可惜这娟娟是个女子**,若是个男子,有这们好的本领^&^,倒是我应当结交的好朋友**^。朱镇岳心里这们着想,偶然触发了—句话,连忙起身向田广胜说道:“田师伯太言重了&,小侄开罪了义周二哥&*,他见了小侄生气,是应该的&。承师伯瞧得起小侄^^,不把小侄当外人*,呼小侄的名字&^,小侄就很感激。叫小侄公子&&,小侄觉得比打骂还难受?*^^!碧锕闶さ阃沸Φ溃骸耙老椭兜幕氨懔?。贤侄可知道我借着卖草鞋^,在白鱼矶专等候贤侄^,是甚么用意?”朱镇岳道:“小侄以为这是承师伯不弃,想引小侄到这里来的意思&,但不知是与不是?”田广胜摇头笑道:“我明知贤侄家住在常德乌鸦山底下,若只为想引贤侄到这里来&^,何不直到乌鸦山相邀,值得费如许周折&!敝煺蛟酪簿醯糜欣?*^,只是猜不出是何用意。</p>

    田广胜接着笑道:“我从庐山回来^*,不多几日&*,又接了尊师从西安传来的一封信&。因为有这封信,我才是这们布置。我今年已痴长到七十八岁了*,正是风前之烛,瓦上之霜**^&,在人世上延挨一日算一日。古人说:人生七十古来稀^。我于今既已活到七十八岁了,死了也不为委屈&。不过我有未了的心愿&,若不等待了便死,在九泉之下*,也不得瞑目。</p>

    “我有甚么心愿未了呢?就是我这大女儿娟娟,今年二十一岁了,还不曾许配人家。论到我这个女儿,容仪品性都不在人下&。若不过事苛求,早已许给人家了。无奈我这女儿^&,固是我晚年得的,从小我就把他看得过于娇贵,传授给他的武艺*,也比传授旁的徒弟及儿子都认真些。他的武艺既高&,眼界心性也就跟着高了。寻常的少年,没有他看得上眼的。他发誓非有人品学问武艺都能使他心服的,宁肯一生不嫁。我年来到处留神物色,休说人品学问武艺都能使我女儿心服的男子不曾遇见过*,就是降格相从^^,只要我看了说勉强还过得去的,也没有遇着**。这番天缘凑巧**^,得了贤侄这般一个齐全的人物*。若是尊师托人带信给我的时候*,我在家接了信&^,我儿子便不致到白鱼矶与贤侄为难。我儿子不被贤侄杀伤*,不求他妹子报仇,他妹子更何致与贤侄交手?固有这们—错误,我女儿才得心悦诚服的钦佩贤侄。</p>

    “我看这种姻缘^^,真是前定*,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的*。我想就此将小女娟娟许配贤侄^^,只不知贤侄的意下如何?只要贤侄口里答应了,至于成亲的日期^,此时尽可不必谈及。贤侄如有甚么意思^,不妨直对我说^*^,毋须客气。我也原是不存客气,才当面对贤侄说。其所以假装卖草鞋的,亲自将贤侄引来这里&&,也就是要借此看看贤侄的气度和能耐^^。我见贤侄的时候,故意说寒舍就在离此地不远^,更不教贤侄回船换衣服^,贤侄竟能同行三日,一点儿不曾现出忿怒的样子^,可见得气度宽宏^,不是寻常少年人所能及^。而我那孽障对贤侄无状,贤侄能犯而不较&,尤为难得*?&!?lt;/p>

    朱镇岳至此,才觉悟种种境遇^,都是有意造设的。心想娟娟的本领,确是我的对手,又是田师伯的小姐,与我同门,许配给我,并不委屈了我。此刻田师伯当面问我,我心里是情愿^,原可以当面答应他^。不过我父母都在西安&&^,这样婚姻大事^^&,虽明知由我亲自定下来*,我父母是决没有不依的,然于为人子的道理,究竟说不过去。想到此处,即向田广胜说道:</p>

    “承师伯不嫌小侄不成材,小侄还有甚么异议&,本来就可以听凭师伯作主的。只因小侄这番回常德,是奉了家父母的命,押船回来的*,为急于要回西安复命,才在家不敢耽搁*,只住了一个多月,即动身回西安去。此时家父母在西安,见小侄还不曾回去,心里必异常悬念&&*。小侄打算即刻动身,兼程并进*,到西安复命之后*,将师伯这番德意&&*,禀过家父母。想家父母平时极钟爱小侄&,这事断没有不许的。那时再从西安到这里来^,一则好使家父母安心^,二则既禀告了家父母,小侄的心也安了^^;雇Σ迥钚≈墩庖坏愣虑閊?!?lt;/p>

    田广胜听了*,待开口说甚么&,忽又忍住。半晌^,才说道:“这是贤侄的孝行^,我本不应相强*。但是据我的意思*,婚姻大事&,自应请命父母,然有时不得不从权*。我于今并不要贤侄和小女成亲,只要贤侄口里答应一句就是了*^?!敝煺蛟赖溃骸笆Σ?lt;/p>

    话说得明白^。小侄其所以不敢答应**^^,就是因这事体太大,一经口里答应了,便至?^?菔胇^*,也不能改移。于今小侄离开西安,已有大半年了,诚恐自小侄离开西安以后,有门户相对&,人物相当的女子*,已由家父母作主聘定下来了,小侄并不知道&,又在师伯跟前答应了,将来岂非事处两难?”田广胜不住的点头道:“贤侄所虑的&&,确是不错。此刻我只问贤侄一句话:倘若贤侄此时能知道尊父母实在不曾在贤侄离开西安以后,替贤侄定婚&,而尊父母又断断不会不许可贤侄在这里定婚,那么,贤侄可以答应我么?”朱镇岳道:“那是自然可答应的。不过此地离西安这们远^&,从何可以知道呢?”田广胜道:“贤侄不知道,我倒早已知道了。贤侄大概能相信我七十八岁的人了&*,说话不至于信口开河**&。贤侄所虑的这一层^&,我能担保没有这回事*,并能代贤侄担保,尊父母万不至于说话**。但须贤侄答应下来&,我立刻便拿我能担保的证据给贤侄看&?&*!?lt;/p>

    朱镇岳思量:这种担保&,不过是口头上一句话,如何能有证据给我看呢?若果能证实我所虑的^,没有这回事*,我就答应了也没要紧。遂对田广胜道:“师伯既说能担保,必没有错误,何须要甚么证据?只是不知道师伯所谓证据&*,究竟是甚么?莫不是有新自西安来的人么?”</p>

    田广胜道:“贤侄且答应了我再说&,并不是我要逼着贤侄答应^,这其中的道理*,等一会自然明白^^?!敝煺蛟赖溃骸凹日饷撬?*,小侄便权且答应了。将来只要家父母不说甚么*,小侄决无翻悔^^^?!碧锕闶ぶ链?,才把所谓能担保的证据拿了出来&^。朱镇岳一看,只吓得号啕痛哭。不知到底是甚么证据?且待第四十二回再说&?!倩鹌?,古代候望敌情的岗亭&。</p>

    ②噀(xùn),喷。</p>

    ③尘襟,世俗的胸襟*。</p>

    ④展问,询问^^^。</p>

    ⑤邦族,籍贯姓氏。</p>

    ⑥协统&,清末军队一协的首领&。协,清末军队编制单位^,在镇之下*,三营为一标^,两标为一协,相当于现代的旅*&*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修竹轩扫描OCR^&,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&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