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回 还银子薄惩解饷官 数罪恶驱逐劣徒弟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四十四回 还银子薄惩解饷官 数罪恶驱逐劣徒弟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清虚道人跑离了追赶的兵士&&,即向戴福成家里跑去。戴福成这时正在志得意满的,和叶如玉在家调情取乐,将大门牢牢的关闭,叮嘱用人不问是谁来会,只说出外不曾回来,在戴福成的用意,并不是怕自己师傅找来&,只因做了这种亏心事&,自己不免有些疑神疑鬼的&,恐怕被人看出破绽。以为只要闭门谢客,等到外面的风声平息了再露面,便没人疑心到自己身上了。谁知清虚道人并不打从大门进来&,也不待用人通报&,戴福成和叶如玉并肩叠股的坐在床沿上&,清虚道人却从罗帐后面闪身出来,高声打了个大哈哈&。这哈哈一打出来,只把戴福成、叶如玉两个人,吓得目瞪口呆。</p>

    但是戴福成耳里听熟了清虚道人的笑声&,这时笑声一落耳,便知道是清虚道人来了&。料想不妙&,打算从窗眼里逃走。不知怎的,仿佛被那笑声笑失了魂魄&,在深山石穴中几年修练的神通,一时竟不知应如何使用才能逃走&。正在非逃不可,欲逃不能&,只急得目瞪口呆的时候,笑道人已走入房中,指着戴福成点了点头笑道:“好好&,你倒会弄钱,会寻快乐,难得难得?!贝鞲3赏笛劭葱Φ廊说纳裆?,虽则和平时一般的满脸是笑,然此时的笑&,觉得比平时来得可怕。只得就床前跪下来,叩头说道:“弟子该死&?&!?lt;/p>

    笑道人不待戴福成多说&,连忙双手拉了起来,说道: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贫道哪有这们大的福分&,做你的师傅?你此刻的本领&,不但比我强,比—般修道的老前辈都强呢。从来不论有多大道行的人,没有敢劫饷银的&。你的本领,若不在一般修道的老前辈之上&,怎么敢干这种惊天动地的勾当?我的眼睛瞎了&,看错了你。弄得祖师怪罪下来&,几使我没有容身之地&,只好到你这里来&。</p>

    你的本领虽然大的很,敢打劫饷银,无奈祖师和我的本领,胆量都太小了,担当不起这们大的罪过。你有这种好所在可以藏躲,我和祖师都没有好所在藏身??茨愦蛩阍跎旆??”说罢,仍是嘻嘻的笑&,不过这笑容,就更觉得比发怒还来得难受。</p>

    戴福成只吓得身不由己的乱抖&,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&。笑道人催促道:“一人做事一人当。</p>

    你既有这胆量,做出这种惊天动地的事来,却为甚么又做出这个没有担当的样子呢?原来你还赶不上一个寻常的强盗。值价些,快说打算怎么办?”戴福成只得又跪了下去叩头道:“弟子该死!</p>

    听凭师尊惩办?&!毙Φ廊艘∽磐匪档溃骸疤灾亓?。解饷官只差一点儿送了性命,我刚才从绳索上救了他下来&&&,约了他就去回信,没奈何&&&,你也去走一遭罢&?!贝鞲3闪骼岚蟮溃骸暗茏臃噶俗?,听凭师尊如何惩办&&,都情甘领受。若见了解饷官,势不能不受国法。弟子不足惜,于师傅的面子也不好&?!毙Φ廊擞盅鎏齑笮Φ溃骸暗箍茨悴怀?,你此刻还居然知道世间有甚么国法&,更还记得有个师尊&,并且想得师尊也有面子&&,真正难得&。走罢!”说时,一手挽了戴福成的衣袖,喝一声起&,戴福成即觉得身体虚飘飘的&,眼前的景物&,登时变换了。</p>

    才一霎眼的工夫,已脚踏实地&,定睛看时&,原来到了自己藏匿饷银的山谷中&。只见笑道人取了一封银两&,纳入袍袖之中&&,但见天旋地转一刹那,又到了当日劫取饷银的所在。一家火铺门首,立了几个壮健兵士&。戴福成认得是押运饷银的&。那几个兵士一见笑道人,即时都露出惊疑的样子&,用很低的声音议论了几句&&,便分做两边包围过来。笑道人双手扬着笑道&;“我是送银子来的&&,你们快去把那个在山林中寻死的人叫出来,我已当面答应了他&,替他帮忙。此刻已送银子来了?!?lt;/p>

    笑道人虽是这们说&,兵士仍围着不放,只一个兵土跑进火铺报信去了。没一会&,即见那解饷官领了七八个兵跑出来,对包围的兵士喝道:“还不动手拿住&,更待何时?”众兵士一拥上前&,想把笑道人师徒拿住&,只是分明看见道人立着没动&,却好像隔了一层玻璃的样子,可望而不可即。</p>

    笑道人拍着巴掌笑道:“你们真是不识好人,我救了你这人的性命,又来送银子给你,你倒仗着人多势大&,要想欺负我。我也懒得和你们鬼混了,银子在这里&&,短少了六百两&,我原打算替你设法弥补的,就因看你对我的行为,平日不待说是个倚仗官势欺压小民的坏蛋。这六百两银子,不得不罚你掏一掏腰包?!奔创优坌渲忻瞿欠庖永?,向那火铺的门角落里掷去,只听得哗喇喇一阵响亮,仿佛倒塌了几间房屋&,惊得解饷官和众兵士都张皇失措起来&,看房屋并不曾倒塌,回头再看笑道人和戴福成&,都不见踪影了&。大家不由得又吃一惊&&,不知团团围着,如何能在转眼之间,便逃得不见踪影的。</p>

    解饷官这时正立在火铺门口&,忽觉脚旁有一堆东西滚出来,低头看时,只见一封一封的银子,好像从地下涌出来,只往外滚。那银封的形式印信,一望便能认得出就是被劫去的饷银&。这时又惊又喜的神情,自是形容不出,众兵士也都看见了&,大家看那滚出来的银封时,原来是大门角落里堆满了&。堆不下的,所以滚了出来&。一点数目,只少了六封。解饷官这才想起道人要罚他掏腰包的话来,只要大数目回来了,便是万幸。这短少的六百两银子&,自然心悦诚服的掏腰包赔垫,这事便不成问题了。</p>

    再说笑道人借遁法挈戴福成出了众兵士的重围&,霎眼工夫就到了一处石穴之中。戴福成看那石穴&,分明认得出是自己修炼道术之所。石穴中已有一个十五六岁的童子&,就在自己当日打坐的石台上坐着,盘膝闭目&,好像是正在做工夫&。忽然睁开眼来,看见笑道人,连忙跪下叩头。笑道人满脸堆笑的扶起说道:“很好很好&&。你脸上已盎然有道气,只是魔障仍不得退。此后务必在正心诚意上做工夫,克魔之功自有进境&?!蓖游ㄎㄓκ?。</p>

    戴福成看这童子&,生得目如点漆,神光射人,两道剑眉插鬓&&,鼻梁端正&,两颧高拱,任凭甚么人一看&,也能看出这童子是个极精明有机变干才的人&。耳里听了自己师傅称赞童子的话&,回想起自己下山后的行为,脸上不禁十分惭愧&。他心里正在疑虑&&,不知道他师傅将他自己带到这地方&,将作何区处?笑道人已回头向他问道:“你知道这是甚么所在么&?”戴福成道:“知道,是师傅当日传授弟子道术的所在?!毙Φ廊说懔说阃?,又问道:“道术是甚么东西&?我传授给你做甚么的?”戴福成不敢答应。笑道人接着问道;“甚么东西叫做戒律&,我曾说给你听过么?”戴福成只得跪下来&,说道:“师傅是说过的,弟子该死,不能遵守&。求师傅责罚,以后再不敢犯了&&?!?lt;/p>

    笑道人笑道:“如何能怪你该死&,只能怪我该死,当日在茶楼上&,为甚么不查问个明白?就听了你一句在刘晋卿家帮了十来年生意的话,以为刘晋卿是光明正直的人,你若是不成材的&,不能在他家十来年。因此一层&,便慨然允许你列我门墙。谁知刘晋卿就是因你不成材&,才将你辞歇&,你倒说是他生意亏了本,不能支持,你才出来改业的&。</p>

    “我那时又因你在都天庙许多看戏的人当中,能看破我的行径&,以为你的悟性很好,是能学道的材料。遂遵祖师广度有缘人入道的训示,收你做徒弟,传你的正道。像你这种遭际,千百个慕道坚诚的人当中,受尽千辛万苦出外求师,尚且找不着一二个得师如此之容易&,何况你是一个毫无根基&&,并不知甚么叫做道的愚民呢?我以为你凭空得有这般遭际,应该知道奋勉,从此将脚根立定,一意修持&。并且看你那初入山的时候,尚能耐苦精进,因此才将修道人应用的一切法术&&,都传授给你&&。</p>

    “道家其所以需用法术&,是为救济人,以成自己功德的&。是为自己修炼时&,抵抗外来魔劫的&。</p>

    谁知你倒拿了这法术,下山专一打劫人的财物,造成自己种种罪过。你的罪过,不是责??闪说?,我也不须责罚你。我错收了你这个徒弟,我应代你受祖师责罚&。我于今惟有还你的本来面目&,我门下容不了你这种徒弟。这里有六十两银子,足够你回四川的路费&&,免你流落异乡,情急起来,又做害人的事&?!彼凳?&,从怀中取出一个纸包来&&,往戴福成跟前一掼。随即抬腿一脚向戴福成头额上一踢,喝了一声:“去罢&!”只踢得戴福成向后便倒&,就此昏过去不省人事。</p>

    戴福成山不知在梦中经了多少时间&,猛然清醒转来&&。睁眼看自己睡倒在地上,觉得背上有石块顶得生痛&,身体好像才遭了一场大病初好似的,四肢百骸&&,都一点儿气力没有。打算翻身起来&,只是没气力,翻转不动。心里不由得暗自惊疑道:“我在未曾修道以前&,身上的皮肉很容易觉得痛痒,多走几里路便脚痛,多睡一会觉便周身都痛&,若睡的地方不平,醒来更是痛的厉害&。自从修道以后,身体不因不由的结实了&&,休说走路永不觉脚痛,那怕就睡在刀山上,周身也不会有一些儿痛苦&。几年来都是如此&。怎么此时睡在这平地,又会觉得背痛起来呢?我又没害病,如何这般没有气力,连身体都不能转动呢?我不是跪在这地下,听师傅教训&&,忽被师傅一脚,踢得昏倒的吗?此时师傅到哪里去呢&?</p>

    “师傅教训我的话&,我还记得清楚。末了曾拿出六十两银子来&&,是说给我做回四川的路费。</p>

    唉&,师傅也真是糊涂了,特地传授我的道法做甚么?从云南到四川这一点儿路&,只一遁便到了,用得着甚么路费&。我那次下山回四川去,原是想一路风光些,才弄钱置办行装&,好大模大样的回家乡&,使人家知道我在外并不落寞。于今发了财回来,并不是我不能借遁&,顷刻千里。师傅大约是误会了&,以为若不拿这六十两银子给我&,又怕我仍蹈故辙,用道法去搬运人家的银钱。其实我刚才受了师傅的教训,以后总得敛迹一点。师傅虽说不要我做徒弟了&,然我既相从师傅几年,又学了师傅这们多法术&,师傅又何能真个不要我做徒弟呢?</p>

    “我这回略施小技&,劫了三十多万饷银,师傅就吓得这个样子&&,说得受祖师的责罚&。若师傅真个不要我做徒弟,以后不管我了,我一旦没有管束的人,岂不为所欲为&,更要闹出乱子来吗?</p>

    我无论到甚么时候&,闹出了乱子,师傅终究脱不了干系&??杉檬Ω挡灰易鐾降艿幕?,不过故意是这们说了恐吓我的。嗄&,嗄&,师傅拿这话来恐吓我&,那知道我的法术既已学成&,便如愿已走了。巴不得没有师傅,倒少一个管束我的人。人生在世&&&&,能活多少年&?辛辛苦苦的,修炼了法术干甚么?不趁这年纪不大,身体未衰的时候&,仗着法术快乐快乐&&,岂不成了一个呆子?师傅说不论有多大道行的人,从来都不敢劫饷银,大概因饷银是皇家的,来头太大,所以不敢动手。我此时只须拿定一个主意&,凡事等打听明白了&,确实没有大来头,不会有后患的再做。我从下山起,到劫饷银止&,中间也不知用法术搬运了人家多少银两,放火烧了多少人家房屋&,并不见师傅前来责骂我不该&?&?杉媚切┬∈?,是不甚要紧的&&。我千不该,万不该想发大横财,才弄出这乱子来。</p>

    此后若再不知道谨慎&&,再累得师傅受责罚,也就太无味了&&?!?lt;/p>

    戴福成心里如此胡思乱想,自以为拿定的主意不错,从此没有管束的人&,更好作恶了&&。心里既这们着想&,自然不觉高兴起来。勉强挣扎了几下,虽有些觉着吃力&,然毕竟坐了起来&。低头看那包银子&,还在地下&,随伸手拾起,揣入怀中。猛然想起坐在石上的童子,忙回头看时&&,只见那童子正垂眉合目,盘膝而坐&,仿佛不知道有人在他面前的样子&。</p>

    此时戴福成正觉肚中有些饥饿了,暗自好笑道:“原来我是肚中饿了&,怪道睡得背痛,四肢不得气力?&!彼炝⑵鹕?&,向那童子说道:“没请教师弟贵姓大名?”童子只当没听得。戴福成也不怪&,仍陪着笑说道;“对不起师弟&,师弟正在用功的时陕&&,愚兄本不应该多言分你的神。不过此时又当别论,师尊在这里教训我的时候,师弟也在跟前&。我于今实在觉得饥饿不能忍了&&&,师弟这里必有干粮&,千万求师弟分给我一点儿充充饥,我还有话问师弟?!蓖犹苏饣?,才慢慢的睁开眼来&,点了点头说道:“这瓦罐里有干粮,请师兄随便用些罢&?!彼当?,又将眼合上了&。</p>

    戴福成取了些干粮吃下去,顿时精神振作起来,不禁暗自安慰道:“果然是因饿得太厉害了&,所以没一些儿气力。此刻吃了些干粮&,背上也不觉得痛了&。这小孩有甚么能耐?甚么道行?师傅却当着我称赞道气盎然&。我看他是没甚么道气,师傅必是有意呕我的。他这一点点年纪,在这里修炼了几天&&,哪里就看得出甚么道气?师傅既当我的面,如此称赞他,我倒要寻他开个玩笑&,看毕竟是谁有道气?”想毕&,即向童子说道:“我请教师弟贵姓大名&&,如何不肯赐教&?”戴福成说这话的时候&,带着些儿发怒的声调。果将童子惊得张开眼来&&,陪笑说道:“对不起师兄&,我姓贯,名晓钟。只因师傅曾吩咐过,在做工夫的时候,无论如何不能使身外的物&,分了身内的心&,入正道只在方寸之间&,入魔障也只在方寸之间&,就这一点,师傅再三吩咐我仔细。我所以不敢和师兄多说话?!贝鞲3商?,哈哈笑道:“原来老弟错解了师傅的话&。这话在几年前&,师傅也曾在这地方,再三吩咐过我的。我是此中过来人,确知道一点儿不错。不过老弟须先将师傅这两句话解释明白&。甚么谓之身外之物&?甚么谓之身内之心&?老弟此刻能解释得明白么&?”贯晓钟道:“我想这两句话,没有难解释的所在。心便是修道的心,是在身体之内的,身体以外的东西,不拘甚么&,都可以谓之身外之物&。分了道心,便是魔障?!贝鞲3梢⊥沸Φ溃骸爸慌率ψ鸬囊馑?,不是这般解法?!惫嵯恿ξ实溃骸安皇钦獍憬?&&,怎么解呢?”戴福成道:“若依老弟这般解法,师尊是不是你身外之物呢?是不是分你身内之心的呢?”</p>

    贯晓钟想了想,也笑道:“这是我错了&,师尊是传道给我的,固然不至分我的道心&。师兄先我得了师尊的传授,也只于我有益,不至有损&。我不应该怕师兄分了我的道心&&,理应求师兄指示才是,望师兄恕我才来这里学道不久不是经师兄提醒,我不懂这道理&?请问师兄姓甚么&?已跟师尊多少年了?”戴福成说了自己的姓名&,道:“我在你此刻坐的这块石上&,整整的坐过三年。你已坐过多少日子了呢&?”贯晓钟笑着摇头道:“差得远啊,我还不过三个多月呢。师兄既是在这里坐过了三年,服气的工夫,想必已是很好的了?&&!贝鞲3傻阃返溃骸澳鞘遣恍胨档?,服气的工夫,不做到那一步,不能成遁法&。这是勉强不来的。你才做了三个多月的工夫&&,任凭你如何下苦工&,也还够不上说能服气的话。我忝在先进,做了你的师兄,你休怪我托大。你要知道,服气是我辈学道的基础工夫&,初学固然是从服气下手做工夫&,直到成道的一日,也还是在这上面,不能放松半点。所谓神仙不食人间烟火,不就是服气有了那种火候的缘故吗?”贯晓钟道:“我就因听了师尊也是这们说,所以才请问师兄服气的工夫,是不是已做得很好了?”戴福成笑道:“这是不待问的&,你只听我说在这块石上&,整整坐了三年的话&,便可想到我服气的工夫,实在有个样子了。若不然,我在修道的时候&,莫说下山采办食物,是很扰乱道心的勾当,就是现成的食物在这里,每日要用火来煮两三次充饥,也是分心的事&。师尊只许半年火食&,半年之后&&,便是干粮。</p>

    干粮也只许一年半&,第三年连干粮也不许吃了,仅能略略吃些儿果实。服气的工夫&&,不做得有个样子&,不要饿得不能动吗?”贯晓钟问道;“要半年后才许吃干粮吗&&?”戴福成道:“不是不许吃干粮,服气工夫不做到半年&&,吃干粮一则免不了饿&,二则工夫不到这一步&,便勉强支持,吃下也要生出毛病来&?!惫嵯拥溃骸拔抑辉谡饫锍粤肆礁霭朐碌幕鹗?,何以师尊就要我吃干粮&?怎的已吃了一个月&,却不见生出毛病来呢&?”戴福成道:“你是小孩子&,或者工夫容易些,我是整整的吃了六个月火食&?!惫嵯拥阃返溃骸笆π址し?,既做到很有个样子了,刚才却说实在觉得饥饿不能忍了&,倒要取干粮吃,这是甚么道理&&&,师兄可以指教我么?”</p>

    戴福成一听这话,仿佛被提醒了似的&&,登时也不由得暗自惊疑起来&&。心想我只知道解释背痛和四肢无力是因为肚中饥饿了,便没想到平时常十天半月不吃一点儿东西&,从来不觉着饥饿&。何以此时忽然饿得这般厉害,究竟又是甚么道理?哦,只怕是了&。遂问贯晓钟道:“师尊已去多久了呢&?”贯晓钟道:“刚去一会儿?!贝鞲3捎治实溃骸笆Ω到萄滴业氖焙?,用脚在我额上踢那们一下,我就睡倒了。你看见的么?”贯晓钟道:“师兄就睡倒在我面前&&,怎么没看见&?”戴福成道:“你记得我睡了多少日子么?“贯晓钟怔了一怔&,反问道:“怎么记得睡多少日子&?师兄难道真个睡着了&,不知道吗&?”戴福成道:“岂但睡着了不知道&,简真和死了的一样。也不知昏昏沉沉的经过了多久,才忽然清醒转来&。大概是魂灵已经出窍,在空中飘荡了许久,忽然寻着了躯壳,所以又清醒转来&&。就在你面前你都看不出&,你学道真是差远了&?!惫嵯拥溃骸拔已劾锟醇那樾?&,和师兄说的不对。我只见师傅一脚将师兄踢倒,即时吩咐了我几句话便走了。我跪送过师傅之后,刚坐好合上眼来&&,就听得师兄翻身坐起来了&。从师尊带师兄到这里来起&,至现在总共还不到一刻儿工夫。却问我记得睡了多少日子,教我听了,如何能不发怔&?”</p>

    戴福成听了这们说&&,也不觉怔了半天&&&。说道:“依你说来,这话就更希奇了,更使我不得明白了&&。你既以为我并不曾睡着,自是为时不久&,然若真个没睡多久的时间,我不仅不至于觉得肚中饥饿难忍&,并何至只在地下略躺一会&,便觉得背上被石子顶得生痛&,四肢便懒洋洋的&,没一些儿气力呢?”</p>

    贯晓钟也很诧异的问道:“有这种事吗?师傅常说修道的人,只要服气工夫做到了五成,便能入水不寒&,入火不热,与铜筋铁骨相似&。所以夏天能着重裘,冬天能睡在冰雪之中。于今师兄服气的工夫,何止做到五成。莫说才躺下没一会,就是在这地下睡了几昼夜,像这般平坦温软的所在,便略有几颗小石子,也断不能将师兄的背顶得生痛&&。我本是初学,够不上说工夫的,然此刻若教我仰天睡着,尽管睡在尖角石块上,已能不觉得有丝毫痛楚了&&?&!?lt;/p>

    戴福成心中异常惊骇,面上不由得不有些惭愧&。打算显点儿道法给贯晓钟看了&,好遮一遮脸上的羞惭&。即对贯晓钟说道:“寻常人要显出自己是真心竭力替人做事,都是说赴汤蹈火不辞的话,可见赴汤蹈火在寻常人看了&,是一件极难的事&,所以拿来做比譬。其实若在我辈修道的人看来&,赴汤蹈火算得了甚么。师傅所说&,入水不寒,入火不热的话,不就是赴汤蹈火的意思吗?这个平常得很。我今日初次与你见面,你在这里住了三个多月,我是过来人&&&,知道你口里必然清淡得十分难过。我可略施小技,请你饱吃一顿。只看你欢喜吃甚么东西,凡是在一千里以内的&,你心里想甚么就说甚么&&,不问价钱贵贱&,我能在一个时辰之内&&,照你说的,用五鬼搬运法搬来&,一样也不会错&。这就算是尽了我做师兄的一点儿情分&&?!?lt;/p>

    贯晓钟毕竟是个小孩,听了做这种玩意,心里甚是高兴&&。加以这几个月来&,在这石穴里面也实在熬得真够了李铁牛的话,口里淡出鸟来了&?&&;琶α⑵鹕砝?,笑道:“我倒叨扰师兄,如何使得&?不过我此刻还没有这等能耐&,不能搬运酒菜来替师兄接风&,就只好领师兄的情了?&!贝鞲3傻靡庋镅锏乃档溃骸坝貌蛔耪饷强推阄彝叛У?,就是亲兄弟一般&,横竖不要我破钞的事。你将来练成了我这般本领,也是一般的不问甚么难得之物&&,都只要一道灵符,便能咄嗟立办。我们修道的人,受尽了千辛万苦,为的就是有这种快乐的日子在后面?!惫嵯拥溃骸盎皇且奖室炻?&?此地没有这些东西,怎么办呢&?”戴福成摇头笑道:“有这们些麻烦,还算得了甚么道法?”说时&,右手捏了个诀,装腔做势的说道:“你瞧着罢&,就只用这们一个诀&,是这们向空中画符一道。哦,你想吃甚么&,快说出来??词窃谀囊环?&&&,我好向哪一方画符。横竖是一般不费甚么,乐得拣你心爱的搬来吃个痛快,免得搬运来&,都是不欢喜吃的东西&?!惫嵯有ξ乃档溃骸澳芩嫖业囊馑?,想吃甚么,便有甚么吗?”戴福成摇头晃脑的笑道:“不能是这们便当,我也不要你说了&。不但想吃甚么有甚么&,你尽管指明要甚么地方&,甚么人家用秘法制造出来的食物&,我都能运来给你吃。若不能这们办&,又如何显得出道法的高妙来呢?江湖上卖幻术的,谁也能当众搬运几样东西出来,给人惊讶惊讶&,就是不能随人指明要甚么地方甚么人家的东西。当日左慈在曹操跟前钓出松江的鲈鱼来&,便是我们这种道法&。不是真有本领的人&,万万做不到。你试说几样平日欢喜吃的东西&。这是要当面见效的&?!?lt;/p>

    贯晓钟真个说了几样乡味,入山修道以来所想望不得的。戴福成问明了地点方向,凝神静气的向空画起符来。贯晓钟立在旁边,留神细看戴福成的举动,以便后来自己学这道法的时候&,胸中有了这模范,修炼容易些儿&。只见戴福成一面用手画符&,一面口中念咒,画念了一会,两脚在地下东踩到西&,西踩到东&,口里越念越声高,急猝象动怒的样子。这们又闹了一会&,就见他将头上的辫发拆散,分一半披在两肩上,一半披到前面来&,用牙齿咬住发尾,满脸汗出如洗。</p>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石穴外面陡起了一阵狂风,只刮得山中合抱不交的树&,都连根拔了起来。斗大的石块&,被风吹得在半空中飞舞&,仿佛有千军万马&,狂呼杀敌的气象。在这狂风怒号的当中&,贯晓钟分明看见有五个身高二三丈的恶鬼,在石穴外面盘旋乱转&,再看戴福成已将身体缩做一团&,筛糠也似的抖个不了&,脸上全没一些儿人色。突然一个霹雳从石穴门口打下来,烟火到处,五个恶鬼已烧得无影无形了&?&?穹缫驳鞘敝瓜?&,仍回复了清明的天气。只戴福成被这霹雳震倒在地,半晌才苏醒&,手脚都慢慢的伸缩起来。</p>

    贯晓钟想不到有这种现象发生&,一时惊得呆了。年轻初学道的人&,见了这般险恶的情形&,自不免心中害怕,以为戴福成被雷劈死了&。吓得不敢上前&&&。及见戴福成手脚都能伸缩了,才走过去&&,俯着身了问道:“师兄醒来了吗?”戴福成睁眼望着贯晓钟不做声&。贯晓钟伸手将戴福成拉起来&&,说道:“这样的大风刮起来&,师兄搬运的东西,只怕在半路上打落了。啊呀,师兄为甚么流泪哭起来了呢?弄不着吃的东西&,有甚么要紧?等不刮风的时候,再使法搬运些来,饱吃一顿便了?!?lt;/p>

    不知戴福成听了这类小孩子口腔,回出甚么话来?且待第四十五回再说&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修竹轩扫描OCR&,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&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&&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