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回 铜脚道运米救饥民 陆伟成酬庸清道藏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四十六回 铜脚道运米救饥民 陆伟成酬庸清道藏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陆伟成见这人弯腰取出一件黄灿灿的东西搁在桌上&,连忙就灯光看时*,乃是一只铜铸的脚,形式大小和人脚一样^。正待问这人这铜脚有何用处?这人已指着铜脚说道:“你无须问我的姓名&,只认明这个就得了*。你是富贵中人,原不能甘寂寞耐劳苦&,潜心学道*&。只因你在两江总督衙门的时候,曾动过一点儿向道之念,我道家和佛家一般的以渡人为主&^,我所以特地前来传你道法&*。朱镇岳从来是个独善其身的人^,徐书元错认了他^,将你引上这条行不通的道路&?!甭阶鞒杉诺廊怂党隼吹幕?&&,和亲目所见的一般^^*,不由得不惊服&。当下铜脚道人便传陆伟成修养之道^*,隔几日来指点一次,来时必在半夜*。如是经过了一年多^。</p>

    一夜,铜脚道人向陆伟成道:“我不能长久在此地教你^,你也不能长久住在家中修道。我于今有事须往别处去,此后你我何时再会^*,就得看你修持的力量和缘法.”陆伟成听铜脚道人这般说*,不觉黯然问道:“师傅此去何方&^,不能将地址说给弟子听吗^?”铜脚道人摇头道:“说给你听*,你也不能知道*?&^!甭轿俺傻溃骸暗茏铀杖粝胙懊偈Ω礮,可向何方寻觅呢?”铜脚道人笑道:</p>

    “有缘千里来相会^,无缘对面不相逢。寻觅是没有用处的&&?!甭轿俺傻溃骸叭辉虻茏诱庖荒昀?*,受了师傅成全之德&^,将如何报答呢*&?”铜脚道人道:“各结各的缘*&,各修各的道&&&,无所谓成全报答*?&!甭轿俺傻溃骸盎八淙绱薧^,然受恩的究不能忘报?&*!蓖诺廊四笾嘎炙懔艘换?^*,说道:“且等你到了襄阳再说^。你此时还有甚么心事要说的么^&&?”陆伟成一时竟想不出要说的话来。铜脚道人好象等待甚么似的立了一会^,见陆伟成没</p>

    话说&,才叹了一声气道:“缘尽于此矣^&?&!被安潘盗?,陆伟成再看铜脚道人时*,已去的无踪无影了&,心里很觉得奇怪。暗想:我原没有要说的心事^,何以师傅是这们问我呢*^?更何以忽然叹气说缘尽于此矣的话呢?</p>

    陆伟成正在疑惑,猛听得花园里有人发笑声说道:“可惜^,可惜*。少爷为甚么学了一年的道^,不提起拜师的话呢?”陆伟成大吃一惊,听声音知道是徐书元^&。才放大了胆说道:“徐先生请上这里来*,我正在非常想念你^^*?*!甭轿俺伤当?,不听得回答&,高声叫了两遍&,也没人应^。急忙赶到园里寻找*&,哪里还找得着徐书元呢&^*?料知是说了那两句话就走了&*。</p>

    当下陆伟成也研究不出一个所以然来^&^*。只失悔自己太不细心*&,叫了一年的师傅^^,竟不曾想起没叩头拜师,这师傅两个字^,从哪里叫起&?然而只心里懊悔一阵^*,也就罢了*。至于不叩头拜师,何以就说缘尽于此的道理&,陆伟成也不知道&。</p>

    过了五六年之后,陆伟成得着陶文毅公的接引,由州县次第升迁^,这年升到襄阳府知府*&。陆伟成本是个能员,到任后爱民勤政&&,一府的百姓都很感念他&。只是他上任的这一年*^,天时雨水极少&,田禾都干枯死了&^&。入秋颗粒无收&&,灾区并且极广,把个陆作成急得甚么似的^。只得召集襄阳一府的官绅大贾*&,募捐赈济&。但是灾区既广,灾民自多*,富绅大贾捐助的有限^*,杯水车薪^&,济甚么事呢&&?陆伟成是个爱民的官^*,正急得无法可施。</p>

    这日,忽报玄妙观的老道人求见&。陆伟成到任的时候^,就听说玄妙观的住持黄叶道人道行高妙&,没人知道这道人的年纪究有多少岁*,每年必到襄阳玄妙观住几个月。襄阳七八十岁的老人***,都说在做小孙子的时候*,就看见这黄叶道人每年到襄阳玄妙观住持几个月^^&,七八十年中没有更变&。</p>

    道人的容颜神采^,永远如初见的时候*,一些儿不觉得比前苍老&。道人每年到玄妙观住持的时候^^,必做一坛水陆道场^*&,赈济一般孤魂野鬼,此外一事不做^。玄妙观的观产极富^,襄阳一府中*&,房屋田地最多的当首推玄妙观^?;埔兜廊舜永床豢辖峤还俑?&,有许多贪婪的官垂涎观产,借故去拜黄叶道人的^,都见道人不着^。陆伟成知道黄叶道人不肯与官府往来^,所以募捐不到玄妙观去*。</p>

    这日忽听报黄叶道人来拜^,不觉十分诧异。暗想黄叶道人是个历来不与官府往来的人*,我到任便闻他的名*&&,就因为前几任的官府去拜都碰了钉子*,恐怕他对我也一例拒绝不见**。难得他今日竟肯来拜我&,他来必有缘故&。随吩咐开中门迎接^,自己也恭恭敬敬的降阶恭候^&。不一会&,只见一个须发如银的老道,身穿杏黄色道袍^,潇洒风神*,望去如经霜之菊^*,全没一些儿尘俗之气&^。不问是甚么人见了&,都得肃然起敬**^。</p>

    陆伟成的夙根甚深&,生成一双慧眼,少小时便能看出徐书元的根底&。从铜脚道人学道年馀之后^^,两眼观人的能耐*,当然比少小时更加确定了^。何况一到襄阳府任,就闻黄叶道人的声名呢。</p>

    当下忙紧走几步迎上去&,打躬说道:“想不到法驾降临&*,未曾熏沐敬候**,罪过罪过*?!被埔兜廊嘶乩裥Φ溃骸安桓业?^*,不敢当,折煞贫道了^*?&!甭轿俺刹嘧派碜?^*,将黄叶道人引进客厅中*^^,推在上面坐了*,自己坐在下面相陪^?&;埔兜廊酥宦月郧妨肆骄?^^,便说道:“贫道因今年旱荒^,为百十年来不经见的大灾^,灾地之宽广,也为从来所未有&,百十万饥民**,都奄奄垂毙^^。贫道有白米三十万石,愿捐供赈济&,已派小徒从各处陆续运来襄阳河下。所以亲身前来,请求委员分途按户施放*?^!甭轿俺商蛋酌子腥蚴?^*,料知足够赈济这一府的饥民了^^,不由得又惊又喜,更五体投地的钦佩,从心坎中说出许多代饥民感谢的话?&;埔兜廊酥凰得髁苏饣?,即告辞起身。陆伟成恭送出大门^?;赝反蚍⒘礁鲅靡?,去河边看米船来了没有^*。</p>

    衙役去不多时^,两人都气急败坏的样子,回来报道:“河边停泊的大小船只*,比平时果然多了几十倍*,并且都是重载船。但是各船上一律用芦棚遮盖得严密&,一个船户也没看见^&^。小人叫问了几遍&,不见船里有人答应*^。只得拣一只靠岸近些儿的大船^,跳上去查问来历^^*。只见一个乞丐似的跛脚&,从芦棚里爬出来喝问:‘是甚么人&&?跑到我船上来干甚么事?’小人回他是府衙里打发来的*&,看你这船上装的甚么^?叵耐那厮可恶,听了小人说是府衙里打发来的这句话*,不但不赶紧迎接招待&,反将两个乌珠一瞪*,对小人骂了许多无礼的话,小人不敢说出来?!甭轿俺珊芫斓奈实溃骸奥盍诵┥趺次蘩竦幕??尽管说出来&,不与你们相干^*?*^!毖靡鄄沤幼潘档溃骸澳秦说勺帕礁鑫谥槁畹溃骸掖献暗纳趺?^,关你们府里甚么事*?要你们来看些甚么*?’小人见那厮敢如此无礼,实在是目无王法&,打算将他拿回来*&*。谁知那厮形同反叛&,竟敢不由分说的一手一个^,将小人抓着掼到岸去*^。并声称:你们回去告知陆某,要看我船上装的是甚么&^,须他亲自前来^&。打发你们来是不中用的&&。小人因那厮的形状虽然猥琐,气力却是很大^,不敢再上船去拿他,只得回来禀报?&*&!甭轿俺梢惶靡鄣谋ǜ鎊**,也按不住冒火*。但不便对衙役露没度量没涵养的样子来&,极力按纳住问道:“没船户的大小船只,共计约有多少艘*?”衙役道:“一时也点数不清*,大约至少也有几百条?^!甭轿俺杀愦颓椎胶颖呷?。</p>

    那时的一个知府出门&*,前护后拥的好不炫赫。陆伟成因听了衙役报告的话^^,心想如果是寻常驯良船户*,断没这大的胆量*,敢将知府衙门里的官差^,胡乱抓着往岸上掼&,并说出那些横蛮无礼的话。便是黄叶道人派遣的运赈米的徒弟^,就应该知道赈米当然得由府衙里派人接收*&*,然后分途施放。更不敢对我打发去的人&^,有那种荒谬言动。也没有数百号米船上,不见一个船户的道理*。</p>

    陆伟成心里一有这种思想,便不能不预防有意外变动的心思,因此所带随从的人&,比平时出门更加多了*^*。</p>

    一路鸣锣喝道*,全副仪仗的拥到河干&*。陆伟成坐在大轿中&,举目向河边一望&*,只见一字长蛇阵也似的排列着无数的船只,牵连一二里路远近^。每只船桅上&&,悬挂黄色长方旗一面,旗上分明写着玄妙观赈济襄阳之米九个斗大的黑字。棚席都已除掉*,露出一舱一舱的白米来^。每船二三个*、四五个船户&&*,都寂静无哗的在船头立着&。那一种整齐严肃的气概,与衙役所禀报的绝对不相符合*,正待将那两个衙役传来,问他谎报之罪。忽一眼看见一艘最大的船上^,一个蓬首垢面的人**,斜靠着船舱打盹*,一双赤脚向前伸直*^,一只是平常人肉脚&*,一只黄光灿烂^,一望就看得出是铜脚&。陡然触发了少年时学道的事*,不由得吃了一惊^。两眼不转睛的盯住那人,想看个仔细。只是那人低着头打盹^,面部又不清洁,认不出是否铜脚道人^*?陆伟成正在注意的时候^,那两个衙役已到轿前禀道:“小人刚才来这里探看的时分&&&,这些船只多不曾靠岸停泊,离岸有丈来远*。也没有旗帜&,也没有船只*,全不是于今这种气象&。不知怎的变换得这们快?惟有抓着小人掼上岸的那厮&&,此刻还是在那条大船上&,靠着船桅打盹的便是&?*!甭轿俺傻懔说阃?*,吩咐停轿,自己走下轿来*,向那大船走去。</p>

    那人忽伸着懒腰^,打了一个呵欠&^,朝河岸立起身来*^。仔细看时^^^,不是铜脚道人是谁呢*?陆伟成一看出是铜脚道人,便不敢慢忽了&。也顾不得自已是襄阳府的知府&*,河边有多少人民注目^^。急忙走上那船*,朝着铜脚道人双膝跪下^&,叩头说道:“想不到在这里得拜见师傅?!蓖诺廊嗣ι焓纸轿俺煞銎鹄?,笑道:“你还没忘记吗^?只是于今已拜的太迟了些呢^。我当日已说过了^&,你要报答我的话,且等你到了襄阳再说&。这回我师傅要广行功德^&,委我运来白米三十万石&,赈济这一府饥民&&。只是从来办理赈务^,经手的人莫不希图中饱&^,难民所受的实惠有限*。你此番能认真办理,使这三十万石米*,颗颗得到饥民肚中^*,就算是你报答了我*。而你办好了这回的事**&,你自己的功德也无量&*?^!甭轿俺芍链薧,才知道铜脚道人还是黄叶道人的徒弟&。</p>

    陆伟成本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^&,赈济饥民的事,原来办得十分认真,便没有铜脚道人一番嘱托**&,也不至和寻常借赈灾捞钱的样&&,经手的只图中饱^^,何况有番嘱托?不待说一府的饥民^^,没一个不实受其惠^。赈务办了之后*&,官厅对于捐钱出力的人*,照例有一大批保奏。陆伟成因黄叶道人的功绩太大&,不能与寻常捐钱出力的人一例保奏&。亲自步行到玄妙观,请示黄叶道人,看他心里想得何种褒荣之典&^^?;埔兜廊舜永床话醇俑?*^,这回却破例迎接陆伟成到静室里款待^。陆伟成表明来意,黄叶道人表示不愿意的神气说道:“贫遭自行功德^,别无他项念头*。无论何种褒荣之典^,在贫道看来&&,都觉得不堪&,不是小家修道的人所应当膺受的^?*!甭轿俺赡抢镏阑埔兜廊耸侵烀髦?*,正恨挽不同劫运&&,不能把清室推翻,光复他朱明的故物,怎么反想得清室褒荣之典呢^?</p>

    以为黄叶道人是客气的推辞*,很诚恳的说道:“你老人家虽是清高*,不存这种念头^,然朝廷酬庸之典,是没有偏私的?!被埔兜廊思轿俺伤档眉峡?&,遂点头说道:“贫道个人实用不着何等褒荣,但我住持这玄妙观的年数不少了,却没一些儿可以留作纪念传之久远的东西&。你能为玄妙观奏请领下全部道藏,倒可以作镇观之宝*&?*&!甭轿俺商?,自是欣然应诺*,转奏上去*^。不料部里竟批驳下来*。陆伟成在官场中混的日子不多,又是个科甲出身,不大明白部里需索银钱的手段*。</p>

    见保奏上去,居然批驳了,只急得甚么似的^^;埔兜廊说怪啦坷锱档挠靡?,亲自进京&,花了上万的运动费&,经过一年多的时日&*,才将全部道藏请下来。这一路运回襄阳^^^,沿途官府都焚香顶礼^&&。陆伟成事先就满城张贴了告示:道藏运到襄阳的这日*&,家家户户都得在门口陈设香案**&。襄阳一府的百姓*^,受了黄叶道人赈济之德&*,异口同声的称黄叶道人为万家生佛^,没一个不想瞻仰丰采*。</p>

    朱复姊弟和胡舜华*&,正在这日由金陵到了襄阳,看了这家家点烛户户焚香的情形,不知道为的甚么*。向人打听,才知道是迎接玄妙观从清廷请下来的道藏*^。朱复也不明白道藏是甚么东西^,有何焚香顶礼迎接的必要**。少年人好事*&,定要参观一番^^。朱恶紫、胡舜华也愿意看个究竟**。三人便杂在瞧热闹的人丛中*^,等待道藏经过**^。耳里就听得瞧热闹的人议论黄叶道人如何高寿^&,如何富足^&,和陆知府如何要好*,这一部道藏的价值是三十万石白米。朱复一听黄叶道人的名字^,心里就是一惊^。正待和朱恶紫说话,忽前面鼓乐声喧^,两旁鞭炮齐响&,原来道藏已由这里经过&。只见十几口木箱&,每口用四人抬着*,木箱上有绣金龙的黄缎子覆着&*。前面八人扛抬*,抬着圣旨两字**。后面一个黄袍老道*,也坐着八人大轿^,还有许多官员的轿子*^,跟随在后&。</p>

    朱复看了圣旨两字&^,便不由得气忿,不高兴再看*^。带着恶紫&、舜华^&^,投到一座古庙里。悄悄的向朱恶紫说道:“姊姊知道方才坐八轿的老道是谁么&&?”朱恶紫摇了摇头道:“我和你一般的^^,今日初次到这里&^,谁知道甚么老道*?是好东西^^,当不至有这番举动*&!敝旄吹溃骸罢馐潞芷婀?。</p>

    据路旁人说*,这个老道*,便是黄叶道人&&&。我师傅曾对我说过^,他老人家平生最钦佩的,碧云禅师之外,就只黄叶道人和金罗汉。并说过黄叶道人的胸襟行径,教我将来行事,当推黄叶道人的马首是瞻。只是照方才的情形看起来,何尝是和我们同道的人呢?”胡舜华道:“只怕不是师傅所钦佩的那个黄叶道人**。师傅怎么会钦佩这种势利出家人呢?”朱复道:“没有第二个&?^;埔兜廊嗽谀掀呤?,出家人无不推祟&,有谁能假&?几省玄妙观的总住持&,更不是别人假冒得来的?*!敝於褡系溃骸安还芩钦媸羌?&,我们到了药王庙,会见栖霞师傅之后*,就自然知道详细了&?**!焙椿?;“不错^,栖霞师傅与这里相隔咫尺,断无不知道详情之理*^?&!敝旄吹溃骸安蝗?**,这事用不着问栖霞师傅^。并且道藏今日才到&*,栖霞师傅也未必便知道详尽&。不如今夜我亲往玄妙观探看一遭&,务必探个水落石出^?!敝於褡先八灰?&,朱复一定不肯&*。朱恶紫道:“也罢**,就让你去走一遭&。</p>

    惟对于老前辈千万不可有无礼的举动。这古庙不好停留&。我二人可先去药王庙&,你探过玄妙观便来^?^^!敝旄从κ?&。朱恶紫遂同胡舜华去柳仙村药王庙。朱复独自等到夜深&,在古庙中改了装束*^^,穿檐越栋,向玄妙观奔来&&。不知他探得了甚么情形?且待第四十七回再说&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修竹轩扫描OCR**,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^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&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*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^,请 点击这里 发表^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