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回 探消息误入八阵图 传书札成就双鸳侣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四十七回 探消息误入八阵图 传书札成就双鸳侣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朱复从古庙中出来,穿檐越栋,不一会便到了玄妙观&^。这玄如观的规模极大,有五重大殿,壮阔异常。朱复不曾到过,不知道黄叶道人是住在那间房内^。伏在瓦上静听了些时,下面寂寂无声,连掉下一枚绣花针,都可以听得出声息^。每间屋上都听过了*&,直听到第五重大殿旁边一间房上&*,才听得下面有人谈笑的声音&,并听得很清晰。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:“没缘分的^,竟会如此当面错过&^*?&!苯幼啪吞靡桓錾粢埠懿岳系乃档溃骸靶蕹值氖?^,成功迟早真难说。我就为得不着一个有缘的徒弟&^,使我得迟六十年成功^^?!被安潘档秸饫?&,忽截然停止了*。仍是静悄悄的*,没一点儿声息*&。</p>

    朱复伏着听了一会^,不听得再往下说了&,只得飞身下到殿后院落里,一看那房中灯烛辉煌^,从窗格子里透出来的灯光^*,都照彻得院落里如同白昼*&。房门窗户都关着,朱复便走近窗户跟前,从纸缝中朝房里窥探。只见房中陈设得和天宫一般,朱复虽生长在富厚之家,却不曾见过这般富丽庄严的器具*。对面一张金碧灿烂的大交椅,椅上端坐的就是白天所见那个坐八人大轿,身穿黄袍的黄叶道人。垂眉合目,静坐养神的样子。交椅前面,安放着一座四方八角的炉鼎,约有二尺多高,鼎内有一缕一缕的青烟袅出来^。鼎的两旁,有两张形式略小些儿的交椅**,东边椅上&,危坐着一个也是道家装束的老头^,满身土头土脑的气概。一领黑色的布道袍,破旧得不成个模样^,还有一把破雨伞,和一个黄不黄白不白的大布包袱*,搁在交椅旁边。这般装束和行李,在这种富丽庄严的房间里*,一眼看去,不但有雅俗之分&,简直有仙凡之别&。再看这老道人的脸色*,虽则黄中透黑*,却有一种光辉,和坐在正中的黄叶道人一般神气,也是闭着两眼&,不言不动&;赝吩倏次鞅呓灰紊献诺?,也是一个年纪很大的人,身上的衣服,比这老道人更是破旧得难看*,无沦是谁见着^,都得认做在乡下乞食的老头,面庞枯瘦得像是已有多少日子^,不曾吃着甚么&&,饿成如此情形的模样&。两个眼眶陷了进去,是闭着呢,还是睁着,也看不出来&。</p>

    朱复边看边寻思道:“这老头可怕的样子,我眼里不是曾在甚么地方见过的吗?”思索了一会&^*,猛然想起来了*&。暗自诧异道:“这老头分明就是我那次跟着师傅,在土地庙里看见的刘景福*,怎么于今还活着到了这里呢*?那次—我见他已死了,后来走出土地庙的时候,虽看见他已端坐在石供案上面,然当时据师傅说^^,那便是坐化*,躯壳已没了知觉&。怪道刚才在房上,听得说为得不着一个有缘的徒弟,得迟六十年成功的话^^。不过师傅当日^*,只说迟五十年,这里多说十年*,略有点儿不对^^。</p>

    朱复心里正在这们胡想&,忽觉得头顶上有一阵清风吹过*,便见房中琉璃灯光,同时摇闪了几下^。朱复的眼光,也就跟着撩乱起来,仿佛被极强烈的闪电,闪得人眼花摇荡似的*。朱复也不知道是甚么原故。只连忙将两眼闭着&。凝了凝神*,再看房中并无变态,只见又多了一个穿破旧蓝布道袍的老道**^。朝着黄叶道人,双膝跪在炉鼎前面**,连叩了三个头。起来的时候*^,随手将放在旁边地下的一个小红漆木箱提起&^,闪在刘景福背后站着,笑容满面回头望着窗外^^。</p>

    朱复见这道人的眼光^,正对着自己,禁不住打了个寒噤。但是还疑心是偶然望到这方面来了。</p>

    隔了一堵这们厚的砖墙&&,又相离这远^^,未必就真个被他一眼就瞧出来了&。也不畏惧,仍不转睛的向里面窥探??墒亲鞴?,那道人居然向朱复笑嘻嘻的点头。这一来^,却把朱复急坏了。心想:我虽不是盗贼&,只是这地方非同小可*&。这黄叶道人的班辈&,比我师傅还大。我师傅尚且非常钦仰他^*,可见他的尊严了^*。我深夜偷来此地窥探,自是无礼的举动。见着面怎么好支吾呢?不如赶紧逃走,免得当面受辱*。朱复此时那敢迟慢,一抹头便蹿上了房檐,比飞鸟还快的向前狂逃,惟恐那望着他笑的道人出来追赶。一口气约摸奔逃了二三十里&&,才敢将脚步略慢些,留神听背后有不有脚步声响。听了没有^^,才敢回头朝背后望了望*。</p>

    这夜月色清明,不见有追来的人影&,才敢坐下来吐一吐气。暗想今夜真侥幸。那望着我笑的道人,我并不曾看见他从甚么地方进房,只一霎眼&,就见他跪在地下叩头。窗户房门都关着^^*,不但没见开动^^,并没听得有甚么声响??杉盟谋玖靆&,已是不小&&。他尚且朝着黄叶道人叩头,黄叶道人的本领,不是更大吗&?他们必已知道我的来历&,没有想将我拿住的心思*,若打算将我拿住,只怕出逃不到这里。我听了姊姊的话,不来窥探倒好了*。于今甚么也没被我探着,弄巧反拙,将来师傅还说不定要责备我荒唐无礼。朱复想到这里,很觉懊悔。只是事已如此*,懊悔也没有用处^。</p>

    只得无精打彩的起身,想投奔柳仙村药王庙来。举眼向四面辨别地势方向&,只是从玄妙观逃出来的时候,一时心慌意乱^&*,见路便奔^,没闲心辨别东西南北,此时既决定要往柳仙村去,自不能不认明方向*,但是举眼向四面望了一会^,只觉得四方都雾沉沉的*,五丈以外&,即模糊不能辨认。耳里却听得远近都有雄鸡报晓的啼声^,并听得有更锣的声音&^。心里陡然吃惊道:“难道我逃了这们远&,还不曾逃出襄阳城吗^*?怎么会听得更锣的声音,就在近处呢?我记得从玄妙观逃出来的时分*,明明白白的蹿过了一道很高的城墙&,照着一条白色的道路奔跑*,直跑到这里才坐下。这里分明是一个荒村,即算附近村庄里有鸡叫&^,这更锣从那里来呢?”兀自思想不出道理&,只好仍依着白色的道路走去**。以为在这晓雾迷离的当中,自是不能辨明方向^。只待天光一亮,就容易辨认了*。果然渐走渐觉得四面的雾都稀薄了&,隐隐的看见前面有一片树林&。走到跟前,只见树林底下,青草如铺着一层绿褥,登时觉得身体异常疲乏,昏昏的想睡。遂走进树林就青草上坐下来,将背倚靠着一株大些儿的树打盹&。</p>

    刚睡了一会儿,仿佛有人在背上推了—把道:“还不醒来^,这里岂是你鼾睡的地方吗?”朱复惊醒转来^,睁眼看时^,红日当空^,树阴覆地,好象已到了正午&。忙立起身来^^,一看树林外面的情形,不由得一怔。原来一堵丈多高的白粉墙,矗立在树林外面^^^。跑出树林看时,更惊得手足无措。这地方哪里是甚么荒村旷野呢&?分明认得还是在玄妙观的第五重大殿后院之中。昨夜因房里进出来的灯光&。照耀得院中如同白昼*,院中景物都看得明白^。窗门依旧^,昨夜窥探的所在,就在眼前。只院中地下,用白粉画棋盘似的,画了许多界线,这是昨夜不曾看出来的。</p>

    朱复心想:这道人的神通真大*。能使我在这一个小小的院落当中*,奔逃一夜*,一点儿不曾察觉*&。夜间尚且逃不了^^,此时是更毋庸动这要逃的念头了。我本来到这里&&,并不为偷盗^,有甚么不能见人的事定要拚命的逃走*?事到于今^,倒不如索性进去说个明白,免得盗贼也似的怕人追赶&。</p>

    想罢,觉胆气壮了许多。正待走上前推门,只见那门已呀的一声开了。昨夜那个提红漆木箱^,望着他笑的道人^,飘然走了出来^^,仍旧笑嘻嘻的向他点头,招手说道:“辛苦了贤侄台*。请进里面来,老祖有话和贤侄台说?!敝旄此渥跃趺挥猩趺床荒芗说氖?,只是一见这道人,想起昨夜望着自己笑嘻嘻点头的情形&^,就和此刻所见的一样,不知不觉的面红耳赤起来*,话更不好怎生回答*。</p>

    只得合掌行了个礼,低头跟着道人进房。</p>

    这房里的情形,昨夜已看得仔细^。只偷眼看炉鼎两旁的椅上,那土头土脑的老道人和刘景福都不见了^。炉鼎中袅出的一缕青烟&,仍不断的如蚕吐丝。有一股香气,冲入鼻观,非兰非麝。闻了这香气之后^,顿觉神志清爽^,五体舒畅??椿埔兜廊嘶苟俗谡薪灰紊?,不敢怠慢&,急就昨夜那道人跪拜的所在**,叩头下去^。</p>

    只听得黄叶道人带笑说道:“你昨夜探得了我甚么情形没有?你真糊涂,全不懂得混俗和光的妙用。不过你的志向还不差,你于今切身的大仇已在云南报过了*,可算是你一个人的大事已了*。</p>

    你师傅智远和尚&&,他有他的正事&,你此后跟他得不着益处^。你的孽缘甚重,你师傅为掩人耳目,才将你剃度,于今你师傅得刘景福的提携*,已在我万载玄妙观闭关修养*。你此后可拜他为师?*!?lt;/p>

    说时,伸手指着那引他进房的道人&,接着说道:“他在清虚观里,他的门徒很多^。你从他可得不少益处^?!敝旄雌鹕?^,待向清虚道人叩拜?;埔兜廊嗣σ∈种棺〉?;“还不曾到拜师的时候*。得等你去万载玄妙观,见过你前师智远和尚之后**,方能拜他*。到了清虚门下,便可蓄发返俗&,了你自己的冤孽。你父亲未了的志愿,只能委之天数&^。你不能了*,我也不能了,自有代你我来了的人^。</p>

    此时尚在襁褓之中,我将来还有缘可以见得着^^。</p>

    朱复听了,很惊疑的问道:“其人姓甚么?叫甚么名字?现在那里呢*?”黄叶道人摇头道:</p>

    “这却不知道&。你也用不着打听?!敝旄床桓以傥??^;埔兜廊思绦档溃骸澳愦丝桃参阈胪鸫θ?^,且等你将来的同门师弟到了^,再去万载。你姊姊和胡舜华,药王庙不是他二人归宿之处。等你同门师弟到了&,自有区处*?^!敝旄葱南?&,我跟了师傅这们多年^,不曾见师傅说有第二个徒弟**,哪有同门师弟到这里来呢?正打算问个明白,见黄叶道人已将两眼合上^,像是入了睡乡的样子^。</p>

    清虚道人朝着他笑道:“你从昨夜到此刻^,不曾吃着甚么,腹中大概久已闹饥荒了。跟我来,给点儿东西你充饥&?!彼底臹,往左首一个门里走去*。</p>

    朱复跟在后面^*,经过几间很幽静的房子&,到一个大殿上&。只见二三十个道人^^,都穿着花花绿绿的法衣^,整齐严肃的在殿上做法事^。香烟满室*,乐声盈耳*。昨日白天所看见的那几口黄缎覆着的道藏箱,做两行排列在殿上&&。朱复留心看这殿&,是玄妙观的第三层。清虚道人并不在殿上停留,直将朱复引到一间静室里&。朱复看这房很小^^,房中也没多的陈设^*,床几桌椅都不精致。墙上嵌着一块二尺多长,尺多宽的青石&,石上仿佛刻了些行书字。一时也没心细看&。清虚道人教朱复坐下^*,便转自出去。随即有个火工道人,托了一盘饭菜进房*。朱复正苦饿的难受,狼吞虎咽的把饭菜吃了&*。心里终觉得疑疑惑惑的&,不明白黄叶道人的言语举动,更猜不透清虚道人给他吃一顿饭^,为甚么要引他到这房里。</p>

    吃完了饭之后^,火工道人又将盘碗收去了*&,仍不见清虚道人进来*&。坐着无聊^^,只好起身在房中踱来踱去^。默想黄叶道人所说的话*,记得自己师傅因在湘潭救周敦秉*,见过刘景福之后,曾对自己说过:将来刘景??砂镏Ω档玫??;埔兜廊怂档昧蹙案L嵝幕?,必就是这点儿来历*。</p>

    只是昨夜坐在刘景福对面椅上的那个土头土脑的道人又是谁呢?胡思乱想了一阵^,偶然一眼看见墙上的青石,上面粘了很厚的灰尘,看不明白字迹。随弯腰脱了一只草鞋,将灰尘拂去??词献值溃?lt;/p>

    收拾起大地河山一担装,四大皆空相*&。历尽了渺渺穷途&,漠漠平林,磊磊高山,滚滚长江。</p>

    似这般寒云惨雾和愁织&,诉不尽苦雨凄风带怨长。雄城壮看江山无恙^,谁识我一瓢一笠到襄阳^^。</p>

    朱复虽则是一个继承父志、图复明社的人&,然少时读书不多*,失学太早,这词的来历*,苦不能懂&。不过看了这词句中的口气意思&,料知必是一个前朝被难蒙尘的皇帝,也是假装出家人*,到了此地,感怀身世&,便做了这一首词,以抒愤慨。</p>

    朱复当下看了几遍,心中也就有无限的感慨。觉得自身和朱恶紫^、胡舜华三人*,都还没有归宿之处。报仇的事业*,能做到与不能做到,何以委之天数,人力不能勉强&。至于自己安身之所,是不能委之天数的**。又想到自己的姊姊朱恶紫,虽说愿遁?^*?彰臹^,终身修道,然他是个生长礼义之家的女子,父母俱已去世,嫁人的事,当然不便由本人说出口来。只一个如重生父母的了因师傅&^,都已固寂了*。朱恶紫嫁人的事,非由自己做兄弟的作主,实没有能代替作主的人&。但是朱复知道朱恶紫的本领性格&,要物色一个资格相当的人物^,很不容易&。</p>

    朱复正在思潮起伏不定的时候,清虚道人走进房来,笑道:“你不要在这里胡思乱想&。一饮一啄&,莫非前定*。岂必大事才是天数,小事便不是天数吗?何况安身立命,原是无大不大的事呢。</p>

    你只须安心在此地住几日,自有你安身之所*,并代替你姊姊作主的人来*?!敝旄刺薧,虽摸不着头脑,然相信黄叶老祖和清虚道人所说的话,必不是诳人的。朱复自己也正苦不好去柳仙村药王庙居住^^,就在玄妙观住了些时^。</p>

    原来欧阳后成在陕西奉碧云禅师之命到襄阳来,那信中就是教朱复与胡舜华完婚**,并替朱恶紫作伐&,配给清虚道人大徒弟杨天池^^。朱复得了那信,即到万载玄妙观**,禀明智远禅师&。第十九回书中所写的少年和尚^,跪在智远禅师所坐木龛前面,口中念经一般的念诵,为向乐山*、解清扬二人所见的,就是朱复为禀明这事。</p>

    所以向智远禅师禀明之后*,出来便实行拜清虚道人为师。从此朱复脱却僧袍,蓄发还俗,姊弟两个一娶一嫁,都成立了家室^。只是这些事,与本书无重要的关系,不过略述来历^^,没工夫去细细写他^。</p>

    于今^^,却要另写一人&&。这人的历史,凡是看过第一集奇侠传的看官们&&,脑筋里大约都还有他的影子*。这人姓杨^,名继新^^?*?垂倜强戳搜钐斐厝⒅於褡闲〗阄薜氖?*,总应该想到杨天池的替身上去。这杨继新便是杨天池的替身&^。这段奇情&&,在第一集第五回书中&,已纪述得详细,此时自毋庸重述了*。</p>

    杨天池的年龄*,比杨继新实际上小几个月。杨天池都已到成家立室的时候,杨继新替杨天池的缺&,在杨晋谷那种富贵人家长大&,杨晋谷望曾孙的心切,不待说是特别的早婚^。杨晋谷只在衡州做了三四年的官^^,就因挂误了公事,把官丢了^,带着全家回广西原籍&^。杨继新从此便离开他父母之邦了*,才长到十三岁,杨晋谷因自己已有六十多岁了^,急想见着自己的曾孙,方死无遗憾。</p>

    就吩咐杨祖植给杨继新娶媳妇。富贵之家的子弟,不愁没得门当户对的女儿结亲。很容易的,杨继新便娶了妻。但是杨晋谷命里不该见着曾孙,孙媳妇虽进门了三四年,只因身体孱弱,夫妇的年龄又都太轻,所以没有生育。而杨晋谷却已老态龙钟竟等不到曾孙出世,就呜呼死了&。杨祖植是一个完全当少爷出身的人,也没有甚么学问能力*^。杨晋谷死后,他也不想做官,也不打算经商&。</p>

    因杨晋谷做了大半世的官&,积蓄的资财^,足够杨祖植一生温饱而有馀。当惯了公子少爷的人*,家产又很富足^,吃观成的饭^,穿现成的衣,享安闲自在的福,何等逍??炖?。哪里还有上进的心呢&?就在广西思恩府原籍广植田园*,实行安享&。</p>

    但是对于杨继新,因不是自己亲生的骨血,当杨晋谷在日,不便露出不钟爱的样子来,恐怕被杨晋谷看出破绽^&。及至杨晋谷死了,对杨继新父子之情&,便不免渐渐的淡薄了^。只是仍不肯把杨继新实是长沙钟广泰裁缝店的儿子的</p>

    话说出来,也恐怕杨继新知道了这段历史,不把杨祖植当父亲孝顺。杨继新只觉得自己父亲,待自己很淡漠,并不知道何以忽然淡漠的原因&。为人子的^,不得于其父,在家庭中便失了天伦的乐趣。</p>

    杨继新既不得于其父,杨继新的媳妇&,也就跟着不得姑的欢心。这媳妇的身体,原不甚强壮*,所以难于生育。就因没有生育^,不能如祖父的愿&,心中加以忧急,体质更形亏弱了。即令杨祖植夫妇欢喜他&,替他医治调养,尚怕不得永年,何况不拿他当自己儿媳看待呢?因此杨晋谷去世才三年,杨继新的媳妇也就随着夭折了^。杨继新已经不得父亲的欢心,有一个知痛识痒的妻子在身边,还可以得着些儿安慰。于今连这个惟一无二安慰自己灵魂的妻子都死了^*。这种拂逆人意的境遇&,教这正在少年的杨继新如何能安处呢*?</p>

    还亏了杨晋谷在日^,虽把杨继新看待得宝贝一般&,但是不似普通不懂得教养的上人&*,一味糊里糊涂的溺爱&。</p>

    从杨继新长到五六岁,便专聘了有学问道德的先生,在家中教读。杨继新投生在一个多儿多女的穷裁缝家^^,而后来居然能成就一个人物,当然不是一个根基薄弱的人&。读书长进得很迅速^,读到杨晋谷死的时候^&,杨继新年纪虽只十八岁&,</p>

    学问文章^,已很负些时望了。杨继新幸有这一肚皮的学问&,在家庭中不能安处&,不怕出外没有自谋生活的能力**。遂决心出外谋事^,不在家中过那没生趣的日月。亲自将这出外谋事的心思,对杨祖植夫妇陈明。杨祖植夫妇心里既不爱他这个非亲生的儿子^&,听他要出门,自没有不肯的^^。谁知杨祖植夫妇,都是三十年前享爷福*,三十年后享儿福的命^。杨继新一离家,家中就接连不断的飞来横祸,二三年之间^,就把家业败尽了&。说起来*,看官们必不相信&,杨祖植因杨继新单身出门去了*,夫妻商量纳妾,想再生育^。在纳娶的这日,来了许多宾客。杨祖植正在兴高彩烈的时候^*,忽听得大门外有人吵闹,并夹杂着哭泣的声音*。杨祖植听了这哭声,觉得不吉利,异常忿怒,自己走到门口去看&。原来有几个乞丐,为争打发,和自家当差的口角起来。当差的仗主人势力^&,伸手就抓着一顿打&。乞丐中老实些儿的,被打得哭起来,强悍些儿的不服,也有回手反抗的,也有回口恶骂的。</p>

    杨祖植听得有一个乞丐^,被当差的打得一边闪躲^,一边指着当差的骂道:“你狗仗人势,凶甚么^*?</p>

    你也是吃着旁人的^,只要你东家说一声,叫你滚蛋^,怕你不和我一样吗*?休说你这样狗仗人势的东西,就是你东家,也说不定没有像我一般讨着吃的这一天呢&?!毖钭嬷财鸪跆每奁?,心里已十二分的忿怒&。此时更听得这们骂,以为这乞丐有意来破他的禁忌^&,坏他的彩头的。</p>

    再也按纳不住胸中三丈高的无名业火^,几步赶到乞丐跟前*,挥退当差的*&,自己向乞丐问道:“你这畜牲,存心趁我的喜庆日子来破我的禁忌么*?为甚么要骂我有像你一般讨吃的这一天呢&?”这乞丐被当差的打横了心,也不知道忌讳了。见杨祖植赶过来问他这话,就翻起一双白眼^,望着杨祖植说道:“三十年河东,四十年河西,你能保的住永远没像我的这一天吗*?老实说给你听*,我少年的时候,在家也有三妻四妾^,出外也是前护后拥,哪一件赶不上你?你少凶点儿?*!毖钭嬷脖宦畹闷屏诵馗?,指着乞丐的脸,厉声叱道:“你若不是一个不成材的东西^,何至好好的家业会弄到讨吃*。你知道我有多大的家业?不和你一样不成材*,怎么有弄到像你的这一天&?”乞丐反凑近身来&^,对准杨祖植的脸,做出鄙视不屑的样子*,哼了一声说道:“且慢夸口。三场人命两次火&,看你像我不像我?!毖钭嬷部戳苏馇樾?,气得说话不出*,提起脚就是一下^,不偏不倚,正正的踢在乞丐小腹当中&。</p>

    这乞丐本来是痨病鬼模样,也合该杨祖植家里得遭横祸^^,乞丐受了这一脚^,登时倒在地下,只叫了一声哎呀^,打了几个滚&,两眼往上一翻&,两脚往下一伸&。杨祖植怒还不息,待赶上去再踢两下时*,乞丐已无福消受,被踢死了*。杨祖植也不放在心上&,拿了几串钱给地保**,叫地保领尸安埋*。那知道这乞丐所说少年时候在家有三妻四妾^,出外前护后拥的话*,并不虚假*。他确是一个官宦人家的子弟&,就因不务正业,无所不为*,被家里驱逐出来^。他生成执拗的性质&,既被家里驱逐,宁肯在外乞食度日,不愿再回家去。</p>

    他家里曾屡次派人来接他&,他踩也不睬,情愿讨一顿吃一顿^,终年挨饥忍冻。已如此经过好几年了。于今被杨祖植一脚踢死*^,当时就有他同伴的乞丐&,报信到他家里。古人说的:人命关天&。杨祖植在忿怒的时候*,踢了这一脚不打紧,这一场人命官司遭下来&,便非同小可了*。耗费了家产的大半*,结果才免了罪戾*。</p>

    这场人命官司刚打完结&,接着又闹出了一场人命。这场人命*,就是因杨祖植新纳的妾不安于室^。杨祖植为这妾进门的这日^&,家中就遭了人命官司&,觉得这妾的命运极坏&&。正在和乞丐家属打官司的时候,退财呕气,对这妾当然说不到宠爱两个字上去*。当小老婆的人*,如何能耐得住冷淡?</p>

    偷偷摸摸的**,便和那个打乞丐的当差的勾搭起来了*。杨祖植直到打完了官司&,心里才略略的安逸了些儿&,就发觉小老婆和当差的暖昧情事*。这一气^^,竟比受乞丐的恶骂还要厉害几倍。公子少爷的性格&,心平气和的时候处事,尚且不知道思前虑后&,何况失意之馀,又在气忿填膺的时候呢?</p>

    当时一发觉了这奸情&,就将当差的毒打了一顿,并定要送官惩办*&。幸亏了他夫人是平江大绅士叶素吾的小姐,很精明贤德,劝了又劝*&,杨祖植才只把当差的斥退了。</p>

    这小老婆见奸情败露,奸夫挨了打还要送官,料知自己也免不了有一场大羞辱,一时情急起来,竟乘着杨祖植正在打当差的时候,悄悄的拿一盒宫粉①&,往口里一倒。待杨祖植走进小老婆房里来时&,已是不可救药了*。小老婆虽是花钱买来的&,然不遭横死则已,一遭了横死&&,便是平日和小老婆绝不相干的流氓痞棍,遇了这种场合&&,立时都变成小老婆的亲戚故旧了,成群结队的跑到杨家来闹&。这个问杨祖植:“为甚么将我的姑子逼死?”那个问杨祖植^*;“为甚么把我外孙女儿逼死^?”说起来,没一个不是小老婆的至亲。杨祖植明知是一般痞棍想借事来讹诈银钱的,自然恃强不理。然而有那个被毒打斥退的当差从中主使^,竟告了官。</p>

    这一场人命官司虽不比打死乞丐那们大^,但也耗费了不少的银钱。这两场人命官司下来,杨晋谷大半世宦囊所积蓄的,已所馀无几了。田园产业*&,都已归了别人。只略馀了一点儿衣服细软&^,在杨祖植这种挥霍惯了的人手里&,区区之数&,算不得是财产了。而那个被斥退的当差^*,还记恨在心^,不肯善罢甘休,无时无地不暗中和杨祖植为难&。把杨祖植吓得连树上掉下一片枯叶,都疑心是大祸临头了&。他夫人觉得思恩府万不能住了,劝他趁这时还有点儿衣服细软在手里**,可以当盘川^,夫妻两个动身到平江来,依赖岳父度日&&。好在叶素吾家业极富^,叶素吾夫妇原来极痛爱女儿,巴不得女儿女婿长远住在家里。</p>

    杨祖植夫妇到平江来后*,杨天池才去广西寻觅父母。杨天池并不知道他父亲是广西哪府哪县的人,泛泛的访问,偌大一个广西省^*,又在杨祖植夫妇已离开了广西之后*,莫说费四年的时间访不着*&,便是四十年*,又如何访得着呢&?不过杨天池既是生成的天性笃厚,又练就了这一身的本领,越是访不着&&,越觉得这身子没有来历,算不得英雄豪杰&。经碧云禅师作伐&&,与朱恶紫小姐结婚之后,成立了室家&,更日夕不辍的&,思念亲生父母。</p>

    一日*,向清虚道人说道:“我记得蒙师傅当日救活弟子的时候^*,曾说过能使弟子一家团圆的话^^。于今弟子已承师傅栽培&&,练就了这些本领**,并成就了家室*。师傅待弟子的恩重如山^,弟子就粉身碎骨^,也永远报答不了&。惟有尽今生今世的寿命,时刻在师傅左右伺候^^。只是生育我的父母*,至今还在人世,弟子受了一场生育之恩,不但毫没报答,即见一面,使两老略得安慰的事都做不到,心里实在过不去。弟子深知道师傅通天彻地的道法^,看天下万事万物,直如掌上观纹,断没有不知道弟子亲生父母所在的道理?无论如何&,得恳求慈悲*&,指引弟子前去&。弟子只将父母亲迎接到这里来供养&&,仍顷刻不离师傅左右&?!彼凳?,两泪直流下来*。清虚道人微微的点头道:“你骨肉团圆的时期,已在眼前了*。但是你的骨肉固应团圆&,须知因你而分离他人的骨肉*,也应同时团圆,方可以见造物之巧,天道之公*。天道不能偏厚偏薄于一人,我有何道法,敢逆天偏厚于你呢^&?”杨天池揩干了眼泪,问道:“师傅所讲因弟子而分离他人的骨肉&,应如何才得同时团圆呢&?”不知清虚道人怎生回答?且待第四十八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</p>

    ①宫粉:古代妇女用以妆饰的脂粉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修竹轩扫描OCR,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*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^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*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