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回 钱锡九纳宠受牺惶 蒋育文主谋招怨毒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五十二回 钱锡九纳宠受牺惶 蒋育文主谋招怨毒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浙江新城县辖柳树桥地方&^,有一个姓钱的富室&,原是由祖宗做官发了财^,在柳树桥置了许多房屋田产,给子孙享受*。这时钱家的主人叫钱锡九*,年纪才得三十来岁^。生性欢喜结交江湖上三教九流的人,如走马卖解&*、阴阳风水等人^,钱锡九时常留在家中款待^&。有时有江洋大盗犯了案,被追捕得紧急*,无处藏身躲影,跑到钱家来。说出实在情形*&&,求钱锡九?;?*,钱锡九也不顾案情轻重*^,自己是否担当得起&,多是一口答应*^,窝藏在家。钱锡九也略会得些武艺,曾中了一名武举人&,有一个胞妹,嫁给同乡十多里蒋家。蒋家也是新城的巨富&^。妹婿蒋育文&,挂名读书*,花钱买了一名秀才*。为人机巧变诈,刁恶百端^,郎舅之间,却甚相得。</p>

    这日&^,有夫妻两个*,带着一个女儿^^,到柳树桥地方卖解*。凡是来这地方卖解的人^,无有不闻钱锡九的名^,先来钱家打招呼的^。这三人也照封先到钱家来。钱锡九一见这女儿年方十五六岁,生得玲珑娇小**,秀丽无伦^,心中已非常爱慕。及见这女儿使出来的技艺*,都不是寻常一般卖解女郎所能比拟*,更倾倒的了不得*。将三人留在家中*,攀谈家世&&。知道这女儿叫韩采霞^,已十六岁了*,是夫妻两个的亲生女儿^。没有儿子&,打算将韩采霞招一个有些儿能为的女婿,好供给夫妻两个残年的衣食^。钱锡九既爱上了韩采霞,又听得还不曾许,便喜不自胜的,差心腹人向韩采霞的父母说台&,情愿多送些粮钱,定要纳韩采霞做姨太太^。</p>

    韩采霞正如初开的一朵鲜花,他自己的志愿很大*,便是嫁人做结发夫妇&。也得由他自己看中了人物*,依得他自己的种种条件,才算如愿相偿。于今钱锡九的年龄比他大了一倍*,人品又生得粗蛮凶恶,更加上是做姨太太,他怎么得愿意呢?他本人既明说不愿意&^。他父母是爱怜他的*,是将依赖他供下半世生活的^,当然不忍勉强他,很委婉的向说合人回绝*^,说合人存心要讨钱锡九的好^,生拉活扯的要把这事作成^,威逼利诱*,不知费了多少唇舌^,用了多少心思,居然诱逼得韩采霞父母答应了^。钱锡九出一千两银子的聘金&,交给韩采霞父母,硬逼着写了一张卖身字给钱锡九。</p>

    夫妻两个搂抱着韩采霞痛哭了一场*,才泪眼婆娑,一步三回头的忍泣去了&*。韩采霞见自己父母&*,因贪图一千两银子的聘金^,竟忍心写卖身字*,将他卖给这样粗蛮凶恶的钱锡九做妾&&。心里又是伤感&,又是痛恨*。伤感的,是为骨肉至亲*,都敌不过钱神的势力,钱神一到*,便教人骨肉分离*^&。痛恨的*&,是为饯锡九本有老婆,不应倚仗钱多势大&,欺骗贫人,为图遂自己的淫欲&&,硬逼着将人家的至亲骨肉拆开&&。韩采霞心里虽则如此痛恨,然父母既收受了人家的银两,卖身字且已到了人家手里^^,还有甚么方法能避免那个不愿意干的勾当呢?</p>

    钱锡九见已达到了目的^,直喜得心花怒发*。地方邻居&,得了这消息*,存心巴结钱家的都来庆贺^。钱锡九办了些酒席款待*,悬灯结彩**,俨然办喜事的模样**。并引着许多贺客,来赏鉴韩采霞的姿色^,以表示他的眼力不差,艳福极大*^。众贺客看了*^。休说韩采霞本来生得秀丽无伦&,不由人不诚心赞赏,便是姿首平常,贺客既存心巴结钱锡九,又有谁敢说半个不赞美的字呢*?异日同声的*&,当着韩采霞恭维得钱锡九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^*,孔孔钻出一个快活来*^&?;肷硎虬饲Ц隹旎畎迅銮虐Я?,其得意的神情**,便说不出^,写不出,画不出*。钱锡九越是得意的说不出,写不出^^,画不出,韩采霞痛恨的心思^,也越跟着说不出&,写不出*,面不出^。越是痛恨得厉害&,当然越是不愿意和钱锡九好合。</p>

    这夜&,钱锡九因贺客恭维得快活&,多喝了几杯喜酒^&,乘兴到韩采霞房里来^,准备尽情享受他生平未曾享受过的温柔艳福*^*。一见韩采霞的面*,就想上前搂抱^。韩采霞连忙避开,说道:“你是个有钱有势的人^^,拿银钱引诱我父母*,拿势力压迫我父母*&,使我父母不敢不答应你的话^,忍痛将我卖给你作妾&。于今银子已拿去了,卖身字也到了你手里^,无论如何^,我也翻悔不了*&,惟有忍气吞声的跟你作妾*。不过你的势力^^,只能压迫我那忠厚诚实的父母,我是不怕你压迫的。你的银钱,只能向我父母买我的身体。我这身体^&,原是我父母的遗体**,父母要拿来卖钱&,只由得父母^,我不能作主*。但我这颗心&^,从娘胎里出来的时候*&*,是无知无识的,可见得知识不是父母的遗体&。父母只能卖我的身*&,不能卖我的心*。你不想买我的心便罢,若想买我的心&,就没有这般容易的事?^!?lt;/p>

    钱锡九万想不到韩果霞临时有这些</p>

    话说出来&*,不觉怔了一怔,望着韩采霞那种如雪似霜的神气^,不由得把初进房时一团极热烈的欲火*,冷了一个七八成*,酒兴也被冷退了。只得勉强扮出笑脸来*^*,说道:“怎么叫做买你的心^,我不懂得^?人人个个的心,都在身体里面&,我花一千两镊子&,买你的身体*,自然连你的心一并在内&*^,难道你一个人不和旁人一样^,心是另外放着的吗&?”韩采霞点头道:“你要装糊涂^&,也只得由你^。我的心,确是不和旁人一样*,是另外放着的^*^,不跟着身体在一块^^?!鼻糯笮Φ溃骸罢饣暗顾档挠腥?。我倒要问你的心*,此刻放在甚么地方?!焙上颊溃骸澳阋饰业男拿?*,我的心从来是放在我父母身上^,不曾移动过一时半刻”*。钱锡九道:“然则你这里是没有心的了^&?”韩采霞道:“我若有半点儿心在这里^,也不和你说这些话了。</p>

    我简直没有心在这里*,你就勉强逼迫我*^&,有甚么趣味呢?”钱锡九道:“我不爱你^*,就不妨逼迫你,既是爱你&,却如何忍心逼迫你昵&?无论怎么,也得把你的心买转来*。不过你的心,要如何才能买得转来呢^*?这是要你自己说的*^?!焙上嫉溃骸澳阋蛭业男?^*,也不是一件难事&,我的身体虽虚弱,气力虽很微小&&,只是几年来就存心要嫁一个身体伟大&,气力强壮的丈夫^。像你这般的身体*,也可算是伟大的了*,但不知道气力怎么样^?!鼻挪淮上妓低?*,即抢着笑道:“你要我旁的东西&,我不见得能遂你的意&。讲到气力这件东西,敢夸一句大口&,是我身上出产的东西*&&。</p>

    如何强壮得骇人的话&,我也不必说*^,只看你要多大有多大便了&?!?lt;/p>

    韩采霞听了*,微露出欣喜的神色,说道:“我也不要如何骇人的强壮,我只直挺挺的仲面睡着^,你能甩两手&,将我并做一块儿的那两条腿分开来**,到一尺五六寸宽*,我就如愿已足了?^!鼻糯蛄苛撕上技秆?,笑道:“这真是哄小孩子的笑话*。像你这般大小的身体*,我只须用两个指头便可将你全身提起来。就是你两腿这般粗细的两条铁棍&&,我也能要他弯就弯*,要他直就直,何况常人一般的皮肉&,一般的筋骨呢&?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是甚么人&^。老实说给你听罢,我是新城县大大有名的武举人*^,两把十六个力的硬弓^&,我能并做一块儿,要向左边开&*,便向左边开*,要向右边开^,便向右边开^,一点儿不费事*^。头号大刀*&,我能一只手握住刀把的颠儿*&,伸直手膀&*,做一百下太公钓鱼&,你看我两膀的气力有多大*^。全新城县找不出第二个像我这般大气力的人来^。你若疑心我夸口^&,今夜是已来不及了,明早我便可以显点儿真材实力给你瞧瞧*?!?lt;/p>

    韩采霞道:“你是新城县的武举人&,我不曾到你家之前,就听得我父母说过*。你既有这们大的气力*,何必要等到明早才显出来昵?难道你的气力^,也和我的心一样*,是另外放着的吗&&*?”钱锡九道:“我不是定要等到明早才显出来^,只因见你这般孱弱的身体&^&,不是我试力的东西^。你既执意要我是这们试,我有何不可&?你就躺下来*,看你能有多大的气力&,尽管使出来便了*&?!焙上嫉溃骸笆员闶?*,但是你得依我的话*?*!鼻诺溃骸澳阌猩趺椿?&,不妨都说出来*,我依得的决无不依&?*!焙上嫉溃骸澳惴挚宋伊教跬鹊揭怀呶辶缈?,我从此一心一意,跟你作妾,誓无异言*。若是分不开*,或分开不到一尺五六寸宽,当怎么办?”钱锡九绝不在意的答道:“不是生铁铸成的&*,那有分不开的道理?”韩采霞道:“分得开^,是你的造化^*。但是万一分不开*&,当怎么办昵?”钱锡九道;“看依你说当怎么办^*,便怎么办?&!焙上嫉溃骸澳憬褚购榷嗔司?*,气力或者不能如平常一般大。我限你三夜*,你在三夜之中^,能分开我两腿&,我心甘情愿的从你^^。分不开,便不能怪我。要强逼着我跟没气力的人作妾*,我宁死不甘愿^?&!鼻潘婵谟Φ溃骸昂?,我若真个分你两条腿不开*,也没颜面做你的丈夫了^。一千两银子算不了甚么&,一分一厘也不要你父母退回^,并把你的卖身字还给你拿去?!焙上嘉实溃骸罢饣澳茏魇?&?”钱锡九拍着胸脯道:“大丈夫说的话,那有不能作数之理?不过你说的话&,也要能作数才好。不要分开了你的腿^^,又生出甚么难题目来给我做*&!焙上嫉溃骸拔宜涫歉雠?,说话也是一句成单^,两句成双^,断不改移?!彼低?,仰面横躺在床上,将两腿直挺挺的伸出床外&,两膝两踵紧紧的靠着&。</p>

    钱锡九仔细端详那两只瘦削如笋的脚&,能并在一个手掌中握住。那时一般男子的心理*,都爱看小脚,越是小的可怕&^,在那时男子眼光中看了&,便越是觉得可爱^??戳耸菪〔挥晃盏慕?,没有个不勃然动兴的^^。钱锡九当然也是这一般的心理&。望着韩采霞两只脚&,越看越爱,握在手中&,轻轻捏了两下*,柔若无骨*^&,尤觉摇神荡魄*。暗想:这样两只勾魂的莲瓣^,能有甚么气力*&?就是平常握在掌中^,还得仔细&,捏重了些儿,受了伤不是当耍的事。拿这东西来和我这个有力如虎的武举人斗气力*,岂不是笑话?</p>

    韩采霞见钱锡九只顾握着两脚端详抚弄,一点儿没有使气力分开的神气*,不禁气忿起来*,说道:“你再不使气力分开*^,我已不耐烦等你了?*!毙敌浇乓凰?,脱出了钱锡九的掌心,待翻身坐起*。钱锡九忙止住道^,“我不是不使力,是不忍使力*。也罢&,你若觉得有些儿痛&,就得快说&*^,免得捏伤了*,使我心里难过?!焙上家怖恋没鼗?&,只仍将两脚伸直。</p>

    钱锡九一手握住一只脚&,拉弓也似的,渐次增加气力,向两边分开。却是作怪,两膀的气力^*,看看使尽了^,两腿竟比生铁铸成的还要强硬**,莫说向两边分不开来,连上下移动分毫*,也做不到。</p>

    只累得一身大汗&,羞得满面通红^,握着也不好*,放手也不好*&。韩采霞连声催促道:“怎的还不使力呢*^?“钱锡九被催促得恨无地缝可入&,只得借着韩采霞的话解嘲道:“今夜只怕是应了你的话,喝多了几杯酒*^,气力大不似平常。使力过于凶猛了&*,又觉心中不忍^^,且依你的*,明夜再来罢^&。我连你两条腿都分不开来&,更有何颜面做你的丈夫。你独自睡罢*^*,若三夜不曾分开^*,你去跟你的父母,我也无面目再住这新城县了&?*!鼻琶髦辉上嫉牧酵确挚?*,勉强要和韩采霞同睡&,是得不着甜头的。并且他先夸下了大口^,此时面子上^,也实在有些难为情*^*。不如索性不在韩采霞跟前^,倒可减轻多少惭愧**。韩采霞也不说甚么。等钱锡九一出房^,就关上房门睡觉。</p>

    钱锡九也不好意思拿这夜的情形&,对家里人说&。次早天未明就起来^*^,赶考期工夫似的认真攀弓搬石,自觉气力并不比考武举时减少^。足足练习了一整日气力。试用两根檀木棍&*,拿麻绳捆缚在一块,再用凉水蘸在麻绳上^,使麻绳缩紧,将全身气力,运到两条膀臂上&,一手握住一根木棍^&。</p>

    只一声断喝&^,喳喇喇分做两开&,看麻绳已断做了若干段^。试验后^^,望着麻绳381不住的点头道:</p>

    “他的两腿,不过硬得和檀木一样*,并拢来的力量*,不过和麻绳捆缚的一样&。今夜若再分不开来,就只好认命了**?!?lt;/p>

    这夜&,钱锡九饱餐了夜饭,口酒都不敢唱,进房欣然对韩采霞道:“昨夜一则因喝多了酒&^,二则不忍用力过猛&。今夜你得当心一点儿&,拗痛了筋骨,是不能怪我的^?&!焙上嫉溃骸澳苻滞次医罟?,是你的本领。来罢*&&!”说时&,仍照昨夜的情形躺下*。钱锡九今夜便不似昨夜那般轻怜重惜的了&,和握檀木棍一般的将两脚牢牢的握住^,运足了气力,也是一声断喝,猛然往两进一撕&,其因用力过猛,竞将韩采霞的身体^,直挺挺的横擎在手中*^,惟有两腿依旧并做一块^,不曾分开一寸半寸。</p>

    钱锝九不知不觉的长叹丁一声&,放下韩采霞,回身往外便走&。独自思量了一夜^,简直想不到韩采霞是用甚么方法*,将两腿合并得这们强硬&*,更想不出破这方法的方法来*。思量三夜的期限*,已过了两夜^,若明夜再分不开^&,一千两银子的事小^,面子如何下得来呢?想到这一层,更是急得如热锅上蚂蚁,走投无路。一夜容易过去&,天光一亮*^,便是最后五分钟的第三日了。仍是和昨日一样,尽力的攀弓搬石^。</p>

    午饭后,蒋育文来了。见钱锡九一个人在练武的房里*^&,累得汗流遍体。便笑着问道:“新讨了姨嫂子,今日才三朝*^,怎么舍得不在房中结实亲热亲热^*,却独自在这里,讨这种苦吃呢?大概是姨嫂子嫌你的弓马生疏&,怕将来夺不着武状元&,逼着你吃这种苦头?!鼻疟凰档煤炝隧鷁,半晌不好回答^*。蒋育文很觉得诧异,接着问道“我真不懂得你是甚么用意^,我见你自中过武举之后,不曾有一次到这房里来*,理会进些东西^。今日一则是纳宠后第三天,不应有闲情余力来弄这些玩意^,二则你中举之后^,已心得意足^,并不打算再从这上面做工夫&。你累出这一身臭汗^,毕竟为着甚么呢&?”</p>

    钱锡九素来和蒋育文的感情很好*,又逆科这事终久不能瞒他。便将蒋育文拉到僻静处,说道:</p>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**,我真倒霉极了&。前日你不是还在这里喝了喜酒,黄昏时候才回去的吗&?你回去之后,我乘着酒兴到新讨的人房里,以为可以遂我这几日来的欲望&。谁知如此这般的闹了两夜^。若今夜再不成功^,你替我想想**,弄个人财两空,还在其次^,你看我此后拿甚么面目见人&?我怎能不着急?</p>

    怎能不拚命的练气力*?”蒋育文听罢&^,哈哈大笑道:“原来有这们一回事。我昨夜还向你令妹说笑话&,不知你得了这们一个宝贝也他的人儿,这两夜是如何盘肠大战的情形&。令妹说,必是通宵达旦^*,人不离鞍*,马不停蹄。做梦也想不到你专在他一对脚上*,玩了两夜的把戏&。这却如何是好呢?据我想,你这练气力*,是白练了的&*。姑无论练一日两日^*,练不出多少气力来^,即算能练得增加些气力^^,你要知道&,他教你分开到一尺五六寸宽*,你这两夜。用尽平生气力*^,尚不能分开一寸半寸&,所差的的气力,不用说不在少数,略略增加一点儿,有甚么用处呢^^?并且照情理推测,你能将用麻绳捆缚的檀木棍分做两开&,麻绳断做若干段*^。而不能蒋姨嫂子的腿*^,移动分毫^,这就不关于力大力小了^。这其中必有别的缘故*。知道了其中窍妙*,大约不用多少气力,便可以分开&。若一昧行蛮,那怕你的气力再加几倍,也是枉然^?*!鼻诺阃返馈拔液纬⒉灰彩侨绱俗畔?,无奈想不出是甚么窍妙来。除了行蛮,更没有旁的方法&?!?lt;/p>

    蒋育文不做声&,低着头,闭着眼^,好像思索甚么的样子^。透过了一会&&,忽然抬起头*^,向钱锡九笑道:“我已替你想出一个方法来了^,你不妨去试用一遭。好在你原来是束手无策的&^,我想的方法便不灵*,也不至误你的好事^?&!鼻帕ξ实溃骸吧趺捶椒?*,快说出来*,不灵决不怪你?!?lt;/p>

    蒋育文道:“你今夜带一块小小的铁片或铁锤在身上,但不可贴肉将铁锤怀热了&。照昨夜的样,两手把姨子的身体擎得悬空,以你的力量^,一只手必能将他擎起^。腾出一只手来^,拿出铁锤或铁片^,只轻轻向他腰眼里一点,赶紧放下铁锤&,一手握住一脚*,往左右一分^,使不怕分不开了&?&!?lt;/p>

    钱锡九问是甚么道理,蒋育文道:“且试用了灵验再说*,此时我还没有把握&?!?lt;/p>

    饯锡九虽不相信这方法有效&,然在一筹莫展的时候&^,得有这效否不可知的方法*,毕竟聊胜于无&。遂依蒋育文的话**,如法炮制*^。果然铁锤一着韩采霞的腰眼*&,绝不费力的就将两腿分开了。韩采霞两腿既被钱锡九分开^,有言在先,无可抵赖^,只得含着两泡眼泪,听凭钱锡九为所欲为。</p>

    好事成后&,韩采霞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用铁锤点我的腰眼*?”钱锡九笑道:“不想出这方法*^*,如何能使你心甘情愿呢*?”韩采霞道:“你从甚么地方想出来的呢^?我倒很佩服你的心思细密。</p>

    你把如何想出来的道理^,说给我听听看*?!鼻拍睦镏榔渲械牡览?^*,只得说道:“你的腿已被我分开了*&,如了你的心愿,便算完事。何必追问甚么道理^&?”韩采霞道:“你说不出其中道理&,可知道这方法不是由你想出来的*。我于今做你姨太太&,生米也煮成了熟饭,难道还有翻悔&?你把想这方法的人说给我听,使我也知道这人的能耐^,有甚么要紧*&?^&!鼻疟槐频妹环?*,只好将蒋育文说出来,韩采霞便不做声了*。</p>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蒋育文来钱家闲坐*,到了韩采霞房里^*。韩采霞用闲谈的态度笑道:“姑老爷是精明能干的人*,做事要处处存心积德才好*^。这回不应帮着你舅老爷,出这坏心术的主意。做这种坏事&,将来是免不了要受报应的^?!苯拇笮Φ溃骸霸趺次街凳??姨嫂子应该感激我才是。不是我出那个主意*,姨嫂子至今还尝不着那夜分开两腿以后的滋味哩?!北舜耸钦饷切柿艘换?^,蒋育文便走出来了&。岂知这日在钱家吃了午饭回家^,肚中就泻个不住^,一夜数十次*,没有收煞的时候&。一连三四日如此,把个蒋育文泻得头昏目眩*,腿软腰酸,知道是韩采霞用报复手段^。蒋育文妻子回来求情&,韩采霞送了一包药服下^*,才将泻止住了*。从此两家就有了嫌隙。钱锡九宠爱韩采霞**,言无不信&,计无不从^,遇事与蒋育文作对。蒋育文仗着自己一点儿小聪明^,也遇事不肯退让&&。两家的怨越职越深,倾陷的手段,也越使越辣*^。四五年之后&&,毕竟因这一点小忿&,两家都弄得家破人亡*。不知因何弄得家破人亡*,且待第五十三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OCR,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^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&^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