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回 杨赞廷劫财报宿怨 万清和救难释前嫌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五十四回 杨赞廷劫财报宿怨 万清和救难释前嫌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杨继新问钱素玉怎么知道要求措船的两人&^,是他自己救死不暇^,托庇到这船上来的&?钱素玉笑道:“这一点儿眼力都没有&,走甚么江湖呢^&?这两人是不是同胞兄弟*,虽不得而知&^,然为诚实老于江湖的行商&,是可一望而知的^&。你和船户都因见他两人突如其来&,体魄又异常强壮*^,疑心非正道人物,恐怕是来船上卧底&,做里应外合的。江湖中这类事情尽有,你和船户所虑的&^,并非无见。不过你们其所以如此疑虑^,是因看不出他两人背上的包袱里面是甚么东西^&。若能看得出来^,也就不会有这种疑心了?!毖罴绦碌溃骸坝貌疾悴愎陌?*,不打开来,如何能看出里面是甚么东西呢*?”钱素玉道:“你自不知道看法&^,与用布层层裹扎有甚么相千。休说是布包的容易看出,就是用皮箱蔑箧严密封锁的*^,也能一望而知&。这两人遍身的珠光宝气&,必是经营珠宝生意的行商*,每人身上所值的^,至步也是十多万&。这两人的本领,虽不见得如何高强*,只是敢在江湖上经营这大的生意&,便可知车是无能之辈*^。若不是走这罗山经过^,旁处水旱两路的强人,能奈何他两人的只怕很少^?&!毖罴绦挛实溃骸罢饬饺松砩?^,既是每人有值十多万的珠宝,这项生意也就不小了*^,却为甚么不多带几个会武艺的伙计*,和我们一般的包雇一条民船*&,安安稳稳的向长沙去昵?”</p>

    钱素玉笑道:“你这话更显得全不懂江湖情形^。你不知道各处水早的强人&,最踌躇不敢轻易动手的,只有三种人:笫一是方外人&,如尼姑和尚之类^,第二读书八^^,譬如一个文士装束的人^,单独押运多少财物^,第三就是过类单身珠宝行商&。因这三种人的本领*&,平日在江湖上都少有声名*,不容易知道强弱&&*。虽有绝大的率领,从表面上看去&^,也与毫无本领的无甚差别^。鲁莽些儿的,因轻视这三种人*,吃亏上当*^,甚至送了性命的*,极多极多*。为此绿林中人,相戒遇着这三种人,不轻易动手^&,务必慎重从事^。在江湖上够得说会艺^,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真会武艺的人,更谈何容易请来当伙计^?愿意跟人当伙计的**,本领便不问可知了。就请三五百个那种伙计同行*,反不啻高挂怕人抢劫的幌子&*,本来不敢动手的强人见了这种幌子^^,也就知道是可以动手的了。你不相信两人身上*,每人有值十多万的珠宝。这很寄易*^*,不多一舍&,自有水落石出*,使你相信的时侯&&?&!?lt;/p>

    谈论时^,天色已渐就昏黑了&*。钱素玉教杨继新吩咐船户,将船舱四面的板门取下*,明早开船时再关上去*。杨继新不知道用意&*&,同为甚么夜问匣把口面的板门取下来,一点儿没有遮拦^^,在岸上的人看船舱里&,不是可以一望无余吗?钱素玉笑道:“你难道怕岸上人看了去吗^&?我姊妹两个*^,今夜非打开门*,给人看个饱不可&。并不能使你出头露面^,你最好躲在这舱底板下面&&,免得碍人的眼?!毖罴绦乱惶饣癪,心中很不自在&,正色问道“这船是我们一家人雇的,怎么我坐在舱里&,倒碍丁别人的眼呢^^?并且光明正大的家眷,为甚么非给人看个饱不可呢**^?”钱素玉将脸扬过一边,不作理会&。蒋琼姑才低声说道:“江湖上的勾当*&,你既是一点儿不懂得&,凡事由姊姊作主&,是不会有差错的&^。姊姊教你如何^,你便如何*,事前用不着过问,事后自然会知道的^?&!毖罴绦抡獠欧趴砹诵?,叫船户将四面的舱扳取下。</p>

    这罗山也是一个小小的泊船埠头。这夜靠着杨继新这船停泊的还有几条货船^,二三副大小木排^。入夜^,各船头排尾,祭江神的锣声鞭爆之声*,同时并作,响的震耳欲聋*^。正在这时候^^,两个搭船的行商,各提着各自的包袱^,同走进船舱来^*,对着钱素玉^、蒋琼姑叩了个头,起来说道:</p>

    “我兄弟今夜得两位小姐庇护&,保得住资财性命,终身感激不尽^。这两个包袱搁在船头^,动手时有许多不便^&?仪笮〗悴幌臃乘?^,使我等寄存一夜何如^?”钱素玉&、蒋琼姑都起身避开二人的大礼&。钱素玉听罢*,微微的点头说道:“同是出门的人^,可以帮助的地方,自无不尽力帮助之理*。</p>

    但不知两位尊姓大名^^?何以知道到我们这船上来的&?”</p>

    那个年纪大些儿的说道:“我兄弟其所以知道到这船上来求庇护,原因说来很是奇怪*。我姓胡*,名成雄^。这是我同胞兄弟^,名成保&。广东潮州人。从小就跟着家父^*,终年往来各大通商口岸*,做珠宝买卖^。家中也略有些积蓄^。只因在十多年前,我胞妹舜华&,随侍家母到外祖母家**,在潮州城隍庙里迷失了,遍寻无着*。家母为不见了胞妹舜华&,日夜忧煎,已成了一种瘫废的病&,辗转床褥好几年了^。我兄弟借着做买卖**,到处寻访胞妹舜华的踪迹,十多年没访着一些儿诮息^,以为胞妹必是已经死去不在人世了&。</p>

    “想不到前几日因做买卖到了湖北襄阳^&,在饭店里遇着一个和我同行的人,找我兄弟攀谈。</p>

    我问他姓名*,他说叫张万泰。我不合向他打听我胞妹舜华的事&,他当时含糊答应不知道^。谁知第二夜*,我兄弟借宿在乡村一个农家的楼上*,那张万泰便存了不良之心,深夜前来劫夺我兄弟的珠宝。那厮的本领^,竟比我兄弟高强十倍以上,哪里是他的敌手*?两个包袱都已被他劫夺去了。只是我兄弟这点儿东西,关连着性命,一口气尚在,如何舍得由他劫去*,不思量夺回来呢&?并且同行劫同行,江湖上也万万不容开这恶例&。因此我兄弟拚命跟在张万泰后面追赶*&*,虽明知不是他的对手,然总得跟出他的下落来^,以后才有找寻他的所在*^。幸亏我兄弟跟踪在后,刚追了一里多路,在星月光辉之下,眼见张万攀在前^,相离不过一箭之地*。忽见从斜里飞出两条黑影&*,立在大路当中,拦住张万泰的去路^,向张万泰大喝一声站住*。张万泰毫不在意的样子,一面仍旧前跑^,一面也厉声喝道:‘讨死的囚囊*,休得多管闲事&?*!蛋?,只见一道金光,闪闪的朝两条黑影刺去。</p>

    就听得那黑影打了个哈哈,同时飞出长虹似的两道白光来盘旋上下,将金光逼得一步一步往后退&。</p>

    又听得那黑影笑遣:‘原来四海龙王的本领&^,也不过如此^*,领教了*?*;共唤俣岬亩魍嘶钩隼疵??’张万泰这时才知道敌不过那两条黑影了&^。收了金光&,问道:‘请两位留下尊姓大名&&,好日后相见&?^!呛谟按鸬溃骸阄胰蘸笙嗉氖焙蚨嘧拍?^,你记着罢:我叫欧阳后成*,这是我夫人杨宜男^。此番奉黄叶祖师之命&,前来堵截你这个强盗?!拔倚值艽耸闭媸窍渤鐾?,连忙赶上前去&。张万泰已将劫夺到手的两个包袱^,交给欧阳后成道:‘我何至做强盗行劫&&,只因他兄弟向我打听胡舜华,我知道胡舜华是了因的徒弟。了因在日,曾欺负我徒弟庞?;?,帮着张炳武&、萧挺玉一干人,夺过山龙*。我原想去五华山找了因说话*,后来听得了因死了*^,此恨怀在胸中*,多年不曾出得^^。他兄弟既是胡舜华的胞397兄&。藉劫了他的东西^,也可因此出一点儿胸中恶气。于今既是黄叶道人出头干预*,我暂时只得饶了他们。将来大家自有算总帐的时候*?!彼低?,掉臂不顾的去丁^。</p>

    “殴阳后成便将包袱还了我兄弟&,说道:‘这厮是江湖上有名的四海龙王杨赞廷^。论本领&&,我等都不是他的对手^,只因遇了我夫妻的雌雄剑,才占了他的上风**。不过今夜的事情虽了^,日后的纠葛更多*?*;埔蹲媸γ曳蚱蘩锤婺阒?,你胞妹胡舜华,现在万载县境内住着*^。你兄弟可就此动身去湖南*^。但是此去湖南,水、旱两路都不好走**^,加以与杨赞廷结下了这番嫌隙,沿途更免不了有与你为难的人。凑巧吕宣良祖师,前日曾来玄妙观说:作成了两对好姻缘。一对已成了亲*,一对还须到湖南后,才得成就*。于今正包雇了一艘民船,从湖北动身往湖南去了^?;埔蹲媸τ没垩垡豢?&,说:机缘甚是巧妙*^,你兄弟要沿途能庇护的人^,固是非追上那艘民船*,恳求顺便载到长沙不可^&,就是想兄妹重逢*^,线索也只在那船上的三人身上。</p>

    “我兄弟欣然问明了船上是何等的三人,即拜谢了欧阳后成夫妇*^,动身追赶前来&。一路探看了多少民船*,都是些平??蜕?*,一望就可知道不是能庇护我兄弟的人物&,连问也无须过问*。直到追着了这船&,看见公子探身舱外,风神潇洒,气宇温文,才料定是不错的了。及至向公子恳求^,至于下拜*,尚不蒙公于首肯&&?垂由衿?&,似乎有些疑虑我兄弟别有用意^。我暗想:若是本领能庇护我兄弟的人^,岂有眼力如此不济的?因此我又以为还不是这船^。正在踌躇*,公子却已首肯了^。探看舱中*,原来是小姐格外施恩,特地要公子命我兄弟上船的*。于今既承小蛆的恩典^&,许我兄弟上船,这一路平安达到长沙*&,是无须我兄弟过虑的了&^&。不过据欧阳后成述黄叶祖师的谕旨:</p>

    胞妹胡舜华*,现在万载县境内。我欲兄妹团圆*,应该直到万载县去才是*。为甚么又令我兄弟*,附搭小姐这船去长沙呢*&?小姐的本领高深^,不知可否将此中原故*,指教我兄弟?舍妹舜华的居处^,小姐想必也是知道的&^^!?lt;/p>

    钱素玉听了这一大段情由,才知道胡成雄兄弟求搭这船的原因&,虽是由黄叶祖师差人指点&,然也是由吕宣良祖师存心到玄妙观露出话头的*。当下即教杨继新收了包袱说道:“此中原故^,此时毋须根究&*?;埔蹲媸χ甘镜?,自有道理^。且等到了长沙&,自然有水落石出的时候&*。令妹胡舜华,我只闻名*,是和朱恶紫一同学道的。前几年听说也在江湖上游历了一番,干了些行侠仗义的勾当&。</p>

    只是有一次曾被红云祖师的徒弟*,将他二人监禁了些时*,亏得智远弹师有信保了去。</p>

    “殴阳后成的名字^,仿佛曾听得说,也是红云祖师的徒弟,却不知道何以又到了昆仑派黄叶祖师的门下&。他若还在红云祖师那边&&,便决不至与杨赞廷动手&&^。总之&,究竟是如何的原因,非到可以知道的时候*^,推测也是无用,两位今夜睡在船头上*^,无论水中岸上*,有如何的响动,不可鲁莽起来动手。来的若是寻常无能之辈&,固用不着两位动手。如真有能为的来了,两位动手也没用处*,徒然白饶了两条性命。果是来劫锒钱珠宝的强盗,我知道两位的手段^,足可对付**^。无奈这里面夹着昆仑*,崆峒两派的宿嫌积怨&,不可视为等闲^?!焙尚坌值芘蹬盗?,自退到船头睡下。</p>

    杨继新至此,才相信钱素玉有先见之明。读书人毕竟胆量小些,知道这夜必不得安静,心中实不免有些虚怯怯的&。却又不愿意独自示弱&,躲在舱底板下面*,只好以被蒙头而卧^。</p>

    钱素玉和蒋琼姑对坐舱中,高烧两枝大银蜡&*,在烛光之下围棋。船舱四面的板门都已取下&,江面风吹波响,浪激砂鸣*,一一听得清晰。约莫二更过后,猛听得靠左边停泊的一艘很大的船上^,有人厉声喝了一句道:“来得好*!已静候你多时了?!贝擞锊疟?,就听得扑通一声&*&,好像哎呀不曾叫出&**,便被打下河去了。钱素玉&&、蒋琼姑原准备有强人到自己船上来的,真个有强人杀到,是意料中之事,并不至于吃惊*,今听得强人向邻船上杀去&,而听邻船上厉声喝骂的口气&&,竟也似准备有强人杀来,早已为之防范的&。被打下水去的,不用看已可知道是强人无疑了^,倒不由得都吃了一惊。一人一口气*^,将两枝大蜡烛吹灭。从取板门之处^,朝左边邻船上一看^。</p>

    只见月光之下*,照见一个道士装束的人&&,披发仗剑立在船头^&,好像正在念咒作法的模样*。随听得岸上远近的有人大声呼道:“焦大哥快来呀,彭四哥被妖道一剑劈下水去了呢?*^!奔从痔靡桓龊懿岳系纳艋睾鹊溃骸按缶」中┥趺?^!”说声未了,紧接着一道金光^,裂帛也似的一声响,从数十丈以外直向道士射来&。只是那金光绕着道士的身体打了一个盘旋&,又是一声响&,射了回去*。道士举手中剑向空一指&,口喝一声敕*,陡然狂风大作^,眼见一阵旋风着地^^^,卷起岸上的小砂大石^^,落冰降雹一般的一齐朝金光发射之处打去&。惊喊叫痛以及争先奔避的声音^,同时并起*。</p>

    而在这纷乱的当儿&,忽听一声霹雳,破空而来,好几道金光夭矫&,如长虹东驰西突。</p>

    钱素玉看那道士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^*,不由得也吃惊&&,向蒋琼姑道“这剑光来得蹊跷*,必有蛀峒派的名人来了*,你我的本领哪够得上抵敌^^,这便如何是了&*?!苯砉玫溃骸笆钦夷堑朗慷缘械腲&,或者不与我们相干^*?*!鼻赜窭床患盎卮館^,头顶上已喳喇一声巨响*,船身摇荡了两下,船桅被两道金光拦腰一揽,登时劈做两段,折落水中去了&&。那金光跟随而下*&,钱素玉、蒋琼姑虽明知不能敌^,也只得放出剑光将金光抵住。然哪里抵抗得下,眼见得那两道金光,要杀到身上来了&。</p>

    只急得钱^、蒋二人&,几乎哭了出来^。除束手待死而外*,一些儿没有救急的方法。再看那道士*,已不见踪影了&。只有一团极浓密的黑气^,圆桶也似的立在那船头上&,四五道长长短短的金光,萦绕着那一团黑气,时而闪开,时而合拢*,料知耶黑气必是道士护身之物。</p>

    钱素玉猛然想起刘鸿采所传纸鸢凌空的法术来&,思量虽只能逃得自己姊妹两个&,然到了这种时候,不逃也是同归于尽。杨继新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^^,他本人又从来和崆峒派人没有嫌隙,崆峒派人虽狠*。不见得下手杀他*^。至于胡成雄兄弟,我们尽了力^,便是尽了心^*,我们无力救他^,也只好各安天命^^。旋思量旋从袋中摸出两个剪好了的纸鸢&,刚待伸手拉蒋琼姑的手,同乘纸鸢逃走。蒋琼姑的手还不曾拉着,忽觉得眼前一黑*,耳里听得蒋琼姑叫了句哎呀&,自己也不因不由的哎呀一声*^,立脚之处&&*,摇动起来,身体也摇摇如凌虚空,两眼和瞎了一般&^,虽睁开来仔细定睛,也毫无所见^&,耳里又听得蒋琼姑的声音就在身旁唤姊姊*^,却是不见形影^。</p>

    钱素玉应了一声道:“妹妹看见了甚么没有?”蒋琼姑道:不好了,我两眼没有光了&^,甚么也不看见*。姊姊看见他在哪里么^?我们为甚么立脚的地方这样飘飘不定呢^?”钱素玉道:“我才从袋中摸出纸鸢来*,正待拉妹妹的手同乘鸢逃走,尚不曾念咒^,身体就是这般飘飘不定了?&!苯砉梅⒊霰У纳?,说道:“姊姊也太忍心了,只图我两人能逃,教他一个全没有道法的读书人留在船上*,被人杀了,做鬼还不明白是如何死的呢^?!鼻赜裉苏庑┞裨沟幕?,不服气道:</p>

    “幸亏我的纸鸢才摸出来&,尚不曾念咒,也没拉你同乘^。你不要埋怨我,我看你的本领^&,便是不忍心逃走&,也不过多饶上一条性命^,不见得有能耐将姓杨的救出来&。姓杨的就有你陪着被人杀了&,做鬼也不见能明白是如何死的。就有你这个明白鬼在旁边^,将如何死的原由说给他听,于他更不见得有甚么用处?^!?lt;/p>

    蒋琼姑听了*&,知道钱素玉的性情从来很仄狭,脾气也从来很古怪&,自悔说话太鲁莽&,打算用言语来解释*,免得钱素玉因此生心。便听得杨继新带着哭意的声音说道:“我只道又是和在遂平一样,只我的眼睛看不见你。原来你们也看不见我么&?我睡在被里一动也没动呢*&^?你和姊姊说话^^,我一句也听到了耳里*,就只眼前漆黑*,不但不看见你和姊姊在那里*,一切的景物都看不见了^^。这船走的多快啊**,我耳贴舱底,听得下面的水声^,哗喇喇比箭连急呢^?*!苯砉靡惶约赫煞虬踩晃揄Φ乃祷?,心里又是惊喜&,又是惭愧*。惊喜的^,自是因不曾把杨继新单独留在凶险之处。惭愧的,是惭愧自己不该脱口而出^,埋怨钱素玉。然做女人的,临急难的时候,但求自己心爱的丈夫无恙**,旁的事便教他受些委屈&,也心甘情愿。当下用极诚挚的声口,向钱素玉谢罪陪不是。钱素玉见杨继新也仍在身旁说话&&*,心中也自然安了*。从小共患难的姑表姊妹^,当然犯不着因情急口不择言的时候&,略失检点,认真生起嫌隙来&&。便也带笑说道:“在此刻乌鸦与喜鹊同鸣*,吉凶全然未卜的时候^,谁真个怪妹妹说错了话昵?我们现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*^,是我们自家这边的人如此搭救我等呢&*?还是有敌人如此捉弄我等呢*&?胡成雄兄弟睡在船头上的^,此刻又是怎样的情形呢*?”</p>

    钱素玉说时,杨继新截住话头*&,喊道:“啊呀&,这船已停了么?钱素玉果觉得立脚之处,已不似方才摇荡了*。两眼渐渐能隐约看见自己身上衣服了^,仿佛如立在浓雾当中^,浓雾逐渐稀薄,眼光也逐渐能远视。不一会,在舱里的三人,彼此都能辨认了。船舱中景物^^,如吹灭了的残蜡,没下完的残棋&,都历历在目&*。再看船头,胡成雄兄弟*^,横刀挺立在那里*,等待厮杀的模样。原来此时的天色&&,东方已经发亮了&。</p>

    钱素玉和蒋琼姑来到船头,打算问胡成雄兄弟在船头所见的情形。即见昨夜靠在左边的那船,仍然靠在左边*。昨夜的道士,已结束了顶上头发&,从容走过船来*,向钱&&、蒋二人稽首道:“贫道万清和,是茅山末底祖师的弟子&。昨日奉祖师之命,前来搭救胡舜华的胞兄^。只因胡舜华在未成年的时候&,曾经受过贫道的磨折*,结下一点儿冤仇&&。祖师恐怕冤仇不解,必40l将越结越深*。知道胡成雄兄弟去长沙找胡舜华*^,免不了罗山一厄^&^。特地差贫道来*,聊尽一番心意*,使胡舜华知道^,将受贫道磨折的事忘怀,胡舜华的丈夫朱复&,也和胡舜华同时受贫道磨折,将来遇有机缘,再图解免^。不过贫道的法力,终属有限,昨夜甘瘤子父子&、杨赞廷兄弟**、和董禄堂都到了,贫道的法力^,已不能抵敌^,只得练起一团浓雾*&^,?*;て兜酪簧?,这船上如何便顾不得了,但不知是谁^,又这们高的道法,也练起一团浓雾&*,将过船遮护*,并送了一阵风,连贫道的船推到了这里&。这里已是湘阴县境,离罗山二百多里了?&!?胡成雄兄弟听了,连忙过来拜谢万清和,钱素玉踌躇道:</p>

    “这又奇了,是谁在暗中救了我等,却不使我等知道呢?”</p>

    话才说出&,就见一个身体很瘦小的白须老头&*^,短衣赤脚^,其貌不扬,从船尾钻了出来*,笑道:</p>

    “怎会不使你们知道呢?你们有认识老朽的么&?”钱素玉&^、万和清等人都怔了一怔*^?&&?茨抢贤?&&,都不认识^。老头指着万清和笑道:“他们年纪太轻,又不是老在江翻上行走的人*,不认识老朽也罢了^。你也说不认识吗^?”万清和很惶恐的说道:“贫道有眼无珠^&,该死该死^?^!崩贤沸Φ溃?lt;/p>

    “你回去问你祖师*,就可认识老朽了。老朽是现在的排教头儿*。昨夜的事*,是偶然相遇。一则有末底祖师的情分&,替你和胡舜华解冤仇,二则看金罗汉的情分*^*,不能坐视他作合的姻缘不得成就。</p>

    所以出头露面&&,得罪崆峒一干人。老朽这话既经说明^,没工夫在此多耽搁了&^,得追上木排去照料^?!彼蛋?,只见他虾蟆也似的&,一头蹿入水中*,连波浪都没有*,便不看见了&。钱素玉等都异常惊愕&。</p>

    万清和跺脚道:“贫道真该死*&,现在的排教头是李金鳌^*,和我祖师极相投^,每年必有一二次来看我祖师*。不过他每次来时&*,我都不在祖师跟前*,只耳里听得说罢了&。昨夜我船靠罗山的时候&,分明见他独自立在一副很大的排尾上祭江神。木排上的规矩^,只有排教头儿祭奠江神&,是独自一个人立在排尾的*。际了头儿之外,都得率领好几个水手^,分两排在排头祭奠。我一时因心中有事,看了并不在意^。所以他见我也说不认识***,觉得很诧异&。这无怪他老人家诧异了^^?!蓖蚯搴秃馨蒙サ乃当细娲?^。钱素玉等都道谢了^,各自分头开船&&。从湘阴到长沙**,不过百多里水程,一路平安到了长沙。船才靠码头&,就听得码头上一片喊杀的声音,如千军万马,在码头上开仗似的,不知为着甚么事*?且待第五十五回再说&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OCR&,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&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*^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&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^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