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回 蓝辛石月下钉妖精 宋乐林山中识神虎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六十二回 蓝辛石月下钉妖精 宋乐林山中识神虎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蓝辛石听那女子问旁处可有地名也叫做雄鸡岭的^,摇头说道:“这雄鸡岭并不是小地名*,周围百数十里左右的人^*,除妇人小孩子而外,不知道这地名的很少&。这样大地名*^,在几十里以内,怎么会有相同的呢&?我所知道的决不会错&,娘子不用疑虑*^。至于素来不曾走过远路^,今夜不觉着就走了二十来里^,这并不希奇*,道理很容易明白。二十来里路本不算远。娘子被那不仁的翁姑逼出门之后^*,心里又悲伤*,又忿恨^^*,自是巴不得从速远离那受辱之地*^,急匆匆的向前走&,也无心计算路程。直走到两脚痛不可当^,精力疲惫极了*,才忍不住坐下来休息*。娘子平日虽不曾走过远路^,然年轻的人^&,走路而至于两脚走不动了*。若没有二三十里路&,又何至如此呢?这尤是显而易见的道理&&。闲话步说*,请把第二个缘故说出来罢*?^!?lt;/p>

    女子笑道:“第二个缘故么^,你己知道了*^&,无须乎我再说^&^?&!崩缎潦殖霾镆斓纳衿?&,问道:</p>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讲&,你没说出来*^,我从哪里得知道*?这</p>

    话说的我不明白*?^!迸拥溃骸跋壬芬阎懒?^,也是我早已说了出来的^。请先生猜一猜^,看究竟是甚么缘故^^?”</p>

    女子说这几句话的时候^,很透着挑逗蓝辛石的神气&,软语温存**,就使铁石心肠的人听了^,也难保不心旌摇荡*^,不能把持&。蓝辛石一时觉忘了形&,也答以极温和的声口*,说道:“你刚才向我说的话很多*,我不能一句一句都记在心上&。此时教我如何能猜得着*?你还是自己说罢**?&!迸痈猿缘男Φ溃骸拔宜档幕?&*,你自然不把他放在心上。你方才不是说*&,没有二十来里路*,不至于把两脚走痛的吗?”蓝辛石道:“因你对我说走到这桥^&,上两脚委实痛的走不功了,我才是这们说^,并不是由我说出来的&?^!迸拥溃骸笆锹??我原说是我早已说了出来的^*,很容易猜的一句话,先生却猜不出&,这便是第二个缘故&?^!崩缎潦实溃骸罢饨磐丛趺此凳堑诙鲈倒?*?你虽说出来了&&&,我还是不明白^?^!迸佑殖猿缘男Φ溃骸澳闶谴笳煞?^,如何这话也不明白?我不是说有两个缘故**,都觉得很为难吗?此去雄鸡岭虽不远&,然毕竟还有十多里路^^*。这十来里路&,在你这样金刚一般的人物&,自然看的很近,一提脚就到了*&。像我这们软弱不中用的女子&*,加以两脚因跑了二十多里。</p>

    正在痛彻心肝。几番想立起身来^^,向你道谢关切我的好意&,稍一移动&,且痛的如千百口花针*,向脚踵里乱戳*&,只得不动了*。请你说:还有这十来里路^。教我如何能走?不走在这里坐着&&,又如何是了&?这不是很为难的缘故吗^?!崩缎潦?*,也踌躇起来,说道:“这果然有点儿为难^^,却是怎样好呢&?”女子从容说道:“我看你的言谈举止&,很象个读书人。果是读了书的么*?”蓝辛石道:“够不上称为读书人^,不过略能认识几个寻常的字罢了^^?!迸有Φ溃骸笆嵌潦槿司秃冒炝?。</p>

    我立不起来^&,走不动&*,只要你用一只手的力量*^,搀扶我一下**,我就不难勉强挣扎了^?^!崩缎潦溃?lt;/p>

    “这怎么使得*?越是读了书的人&,越应谈知道男女授受不亲**,何以反说是读书人就好办^&?”女子笑出声来说道:“你读的是死书吗**?男女若限死了授受不亲*,何以又说嫂溺援之以手的话呢*?叔嫂是极应避嫌的,然到了要紧的关头&,也只能援之以手&。若那时再拿着男女授受不亲的礼节来说^,不肯援手*,便是豺狼了*^。我于今和你并非叔嫂&,这番承你的好意相救^^,也和救溺差不多*^。搀扶我行走&,正是读书明理人应做的事&。我去年以前*,在家做女儿的时侯,常听得家父说^,柳下惠能坐怀不乱^^&,可见得男女之间&,礼节只能使一般没学向没操守的人^^^,好借此防范白己有非礼的举动*^,若是有学问有操守的&,莫说援手不算一回事^,就是绝色女子坐在怀中^,也全不要紧。几千年来^&,何尝有人疵议柳下惠,不应该不遵守男女授受不亲的礼节*^,将女子搂在怀中坐着呢**?”</p>

    蓝辛石见这女子竟说出这些话来^&,不由得有些惊讶^&,暗想:道理果是不差**^。但这类言语&*,诗礼之家的闺秀*&,在深夜无人之处,对着面生男人*^&,决说不出口**。小家女子,便能认识些字&^,也说不出这种话来&。就从这一点儿上看去&,已可看得出不是个人了^&。据他自己所述在婆家的行动,简直是个贤德无比的女子,岂有平日那们贤德的女子^&,此时肯如此挑逗我的?我倒不可不谨慎些*。</p>

    大师兄就因犯了色戒&^^,不敢见师傅的面*,只等料理了他身后的事,便得择一十地方自杀&*。我岂可重蹈覆辙,自取灭亡?不过这东西太可恶了*,与我有何仇恨&,想乘我喝醉了酒的时候*,这们来引诱我*^?我这番若饶了他,不仅将来还是我的后患^*,并不知道要害死多少年轻没把持的人&&。我何不将计就计*,和他开个玩笑^?随即做出涎皮涎脸的样子,说道:“你以为我真有这们呆吗^?在这种旷野无人的地方^^,我搀扶你也好&,你搀扶我也好^^&,有谁能看见*,只要你我自己不拿着去向人说*。</p>

    说一句你不嫌轻薄的话:那怕就同在这桥上睡一觉&&&,也只要你我高兴^^,都算不了一回事。来,来**^,我就搀扶着你走罢?!北咚当叽战徊?,伸右手挽住女子软玉温香的臂膊^,轻轻的往上一提,左手跟着捏了一个诀^。这个诀能防范妖魔鬼怪遁形,最是厉害。这女子果然不出蓝辛石所料^,蓝辛石才将诀一捏^,他就知道自己的行藏败露了^,即时打了个寒噤^。但想逃被这诀禁住了^*,逃不脱蓝辛石的手*。连忙将身子一晃&^,霎眼就变成了一只火雄鸡&&。</p>

    蓝辛石既是早已有了防备的人,当然不能由他逃脱&。一举手之劳&,便将这雄鸡捞在手里。一手忙从腰间搭连袋里**,抽那把师刀来^,指点着雄鸡笑道:“原来就是你么^&?你的胆量可也不小,才从刘家逃了出来&&,就想在这里图报复^。于今也一般的落到了我手里^,看你还有甚么方法能逃脱^&?</p>

    你以为能逃出我的罗网&,就有报复的能为么^?我此刻倒不防显点儿能为给你看^&,你那四个伙计,我都不敢轻视他们*,破了我一昼夜的工夫&,将他们埋在宝庆界上^。于今对你&&,反不用那们麻烦,只要你有能为可以逃脱^**,尽管逃去不要紧*^。你自己若没有能为逃脱&,安分守在此地*,六十年后^,你那四个伙计有见天日的机会^^,你自然也有人来解救。但是非我蓝法师的徒子徒孙*,谁也解救你们不了&。你打算报复我蓝法师的念头*&^,是永远不中用的^^^,老实说给你听罢&*?^!崩缎潦蛋照饧妇浠癪^&,将师刀尖向雄鸡胸脯当中,戳了个透明窟窿,跳到桥底下&&^,在沙滩上钉进去&,口中默念了一会&。</p>

    说也奇怪&,无论甚么人*,若不曾在那道桥下亲眼看见这雄鸡的^*,也决不会相信有过种荒诞无稽的事实*。不肖生有个朋友*^,就是这新宁刘家的,蓝法师当日在他家设坛收怪的时候&&,他还没有出世^,于今这朋友已有三十多岁了^^。据说那只雄鸡,至今还是被一把师刀^,穿胸钉在那桥底下沙滩之上,也不能动弹&*,也不能吃喝^^&*,也不象死的*&,也不象是活的^^*。一般妇孺小孩^,都知道是蓝法师收服在这里的妖怪&^,谁也不敢上前去动一动^。偶然有不知道的小孩或过路的人^&,不明白就里*,想上前动手的^,走到雄鸡跟前一丈以内*^,必就头痛不可当^^,甚至登时昏倒在地。期南人本来最迷信神怪的。因此几十年来*,从没人敢去动那雄鸡*。时间原不曾有六十年,蓝辛石此刻也还没有收得有缘的徒弟&。并且在新宁*、宝庆一带^,蓝辛石所干这类奇怪不可思议的事迹^&*&,也不仅这桥下一处*。</p>

    宝庆有一座山&,名叫五老峰的^^,山顶有一只穿了底的破石臼,底朝上,口朝下覆着^。穿底的窟窿内*,插了一株杨柳**^。据说也是蓝辛石将这破石臼^*,镇压了妖魔在下&*。有人去动那杨柳树**^,立时就听得隐隐的雷声。平常杨柳树多是栽在水边的^*,因为这种植物的性质*^,非近水不能生活*。偏是五老峰顶的杨柳树^,枝叶密茂^,并能四时不凋不谢&*。年老的人传说:石臼内镇压的是一条毒蟒^&,在未经蓝辛石镇压时*,曾伤害人畜无数&*^。究竟是与不是&,不肖生出世太迟&,不曾目睹**,只好姑妄听之&,姑妄述之*。</p>

    蓝辛石这夜钉了那雄鸡之后*&,回到家中已是天明了^。他平日在家的生活*^,和一般苗人不同&。</p>

    他从小供奉了一个五寸多长的木偶^,那木偶的来历*,他从来没对人说过*^。不过看那木偶满身沾了泥土,雕刻得也很古朴*^,好像是从土中掘出来的*。形象与普通木偶完全不同*,普通木偶*,或是坐着^&,或是站着^,或是睡着,或是蹲着*、跪着&,从不见有倒竖着的&。惟他所供奉的这木偶^,两手据地^,两脚叉开朝天*,和器械体操中拿顶的姿势一般。蓝辛石供奉这木偶&,异常虔诚&。每早起来^,焚香叩拜&,提起两片竹卦问卜。旁人也不知道他问的是些甚么,未遇方绍德以前就是如此。和他亲近的人推测**,这木偶必是猎神。因为有时跪在木偶面前问卜之后*,连忙更换衣服*,赤脚科头&,左手提起那六十斤的钢叉&,右手握一块很长大的罗布手巾*,急匆匆上山打猎去了^。有人跟着他去看^&,他也不拒绝*。447</p>

    他上山不须费多少寻觅的工夫^&,必有猛虎或极大的金钱豹蹿出来^。平?^;⒈巳?^,多是一瞬眼就扑过来的*,只一见了监辛石便没有寻常那般威猛了^^^。蓝辛石也不待虎豹近前,即对着大声喝道:“张三,可来和我比一比武*?^!逼婀旨?,虎豹原是不能人言的兽类,篮辛石对着这们说^&*,却象是懂得的一般&,将一股野蛮粗暴之气&,完全变化了**。假装斯文的样子*,从容不迫的走来^。蓝辛石也行若无事的&,立出一个姿势,左手执叉向前*,叉柄竖在左脚尖相近的地上,叉尖高出头顶尺多,身体在钢叉背后,右手握着罗巾等候&?*;⒈尤莞系礁植娓?&,突然怒吼一声^。这一声必吼得山谷震动,树叶脱落。林木中所有飞鸟*^,纷纷插翅飞往他山。近一二里内狐狸獾兔之类的小野兽^,同时都惊得乱窜*^,有许多野兽,就因这一吼吓软了^,瘫在地下不能走动的&。胆小些儿的人听了^,也得魂飞魄散*^,顿失知觉。这一声吼罢*,将身躯一扭*,翻身扑了转来&,两前爪就踏在两个叉尖上&,向蓝辛石怒目而视^&。蓝辛石也仰面对望着&*。猛然一口白沫^,朝准蓝辛石睑上喷来&*,蓝辛石眼也不霎一下&,等那诞沫流滴了一会^,才用右手的罗巾&,在脸上揩拭一遍^??芍?,将罗巾往腰间一纳^^,右手抢住叉柄,只向旁边一拖*,顺势便把那虎掀翻在地。那钢叉有三个叉尖^,中间一尖最长**,虎的两前爪踏在两短叉尖上,中间叉尖正对着虎的咽喉&。掀翻以后&&&,随手刺将过去,很容易的便刺死了&*。有一次掀不翻^,剌不死的&,如前一般的又比第二次^。二次刺不了&,又比三次&^^。</p>

    到了第三次*^,就决没有刺不死的^^。蓝辛石自从用钢叉是这们刺虎^^,外人只知道他剌死的极多*&,究不知他已经剌过了多少只&*&?</p>

    这次从刘家回来^^,有好些日子不曾出外**,有人邀他同去甚么地方玩耍&,或看朋友,他都推薛不去。每日只焚香向木偶叩几个头^,连照例要问的卜也不问了^。平时每日必到那瓦缸里向他师傅请安的^,这些日子也不去了。他家中同他是甚么缘故,他只摇头不肯说**。每日到了夜间^^,就将大小两把钢叉拿出来*,在石上磨砺得锋利无比&,斧头^^&、大砍刀也都磨得透亮***。如是过了一个月*。</p>

    这日清晨&*,蓝辛石才起来^,正在木偶前焚香跪拜^&。忽来了十几个衣服齐整&&,年龄都在三十以上的人&,在门外对蓝家人说:有要紧的事特地来求蓝法师的^。蓝法师听了*,只好出来迎接*。见面时,蓝辛石认得几个是新宁县的大绅士^,接进来宾主坐定*^。就中一个与蓝辛石认识最久的绅士开口说道^&;“我们平日疏忽&^&,不到辛翁府上来奉候*。今日有事相求^,便成群结队的来吵扰辛翁^,我等心里实在抱愧之至&*,只求辛翁原宥&^?!崩缎潦婵谇昧思妇?*。</p>

    那人接着说道:“我等此来^,实是出于无可如何,非来拜求辛翁慈悲^^,不能牧许多几畜的性命。不能代许多B经遵命的人膏报仇。无论如何^,得求辛翁劳动一次。这一个月以来&,我们那边乡下^,简直被一只三条腿的白额虎闹得不成话了*。那孽畜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&&,前腿断了一条,吊睛白额&,其大无比^。论理&&*,那孽畜既断了一条前腿,应该比四腿完全的虎来得柔弱些^。谁知竟是不然^,在二十多日前*,我们那边乡下人家喂养的猪狗牛羊&,每日总有几头不见了&,去各山中寻找^^,见了吃不完的皮毛蹄爪,才知道是来了猛虎*。不见了的猪狗牛羊*,是被猛虎衔去了^。当时就有几家猎户*,争着想打这孽畜&&。谁知猎户不转这孽畜的念头倒罢^,他只衔家畜,不曾伤人**。猎户一上山发现了这孽畜的形象&,我那乡下的祸事,就从此开端了。</p>

    “第一次发霓这孽畜的猎户,共有八个人*,都是我那边有名的健汉*。其中有三个*&,都曾独立杀过虎豹的&*^&。以为这缺了一条腿的虎,不愁打他不翻&。那晓得这孽畜三条腿跑起路来^&,比四条腿的还快,竟是飞得起的一般&。行走转折既快&,又灵警非常&*,猎户才一举枪*,来不及拨火机&,他即已扑过来了^。寻常猛虎咬着了人&&^,不即时松口的*,在旁边的人^*^,便可乘这机会开枪打他^*。这孽畜似乎早已知道了这一着,扑倒了猎户^&,只拣要害的地方咬一口^^,不停留的又飞奔过一边去了。是这们连伤了三人&。偏巧那三人都是曾经独力杀过虎的*。八个人伤丁三个^,并且伤势都极重&,如何敢再将这孽畜围住不放呢?那三个抬到家&*,顷刻便都死了*。</p>

    “第二次发见的&&,也重伤了两个有名的猎户*^*。自这两班猎户死伤以后*,其馀的猎户&,多不敢冒昧到山里去了^。只遍山满岭的安设窝弓弩箭&,想孽畜自行射杀^*。那孽畜何等机灵&,哪里肯上这种当?二十多日不曾发出一枝弩箭&。那孽畜大约是因山里的毒弩太多,不好停留行走,终日在平原旷野之地徘徊^*,有时睡在田禾之中。无意中走到他跟前去的人^,被他跳起来抓伤了*&&,咬死了的&,已不计其数了*。我们简直吓的连门都不敢出&,只得去县衙里呈报*。县太爷爱民如子^,当即请了一营兵下乡&,到处围猎*。抬枪、鸟枪一排一排的轰去^,俨然临阵一般&&。那孽畜出现一次^,总得死伤几名兵士*。枪炮也不知对准那孽畜身上轰去了多少,就和不觉着一样&。轰得他兴发了,蹿进兵士队里^,连咬带抓的死伤几个兵&,兴尽又一蹿而去了^。三日共死伤了二十多名兵士&,营官料知无能为力^,徒然使兵士吃亏*,不肯再打^^,竞自带兵回县里去了。我们见是这种情形&^^,若不从速将这孽畜驱除,未免太不成话*。</p>

    “当初我们原没有出头大家设法的^^,至此不能不大家出来商议驱除的方法了*。于是就议定凑集五百串钱*,悬赏只要有人能杀死这三脚白额虎的,就拿这五百串钱做花红^。唉*^,这赏不悬倒也罢了*,悬出这赏之后^&,徒然又送了两个最勇敢少年的性命。而孽畜的凶横&*&,益发利害了^。我们也忿恨到了极处,又大家凑成了一千两银子&,招请各府*、县有名的猎户*&*。来应招的也很不少*,只是都不肯上山&,在我们大家的家里住着^。我们问他们既来应招*,何以来了却不肯上山**?他们说还有两个人没到^,只等那两个人到了*,就可上山动手**。不动手则己*,动手没有不立时成功的。</p>

    “等了两日&,果然有一老一步两个人来了*。老的年约五十岁,短小身材**,并不显得精干的样子*^。年少的约二十多岁^,身体却甚是魁伟&^。老的自言姓宋名乐林^,少年是他的儿子&。父子两人,专以打虎为业&。据说已不知杀过多少虎了。到了次日,宋乐林只提了一把一尺多长的小斧*,他儿子提了一把钢叉&,就只二人上山去了。不一会,便回来对这些猎户说道:这孽障不但你们不能打&,连我父子也末何他不了*&*。不要自讨苦吃罢^,这虎久己通神,只因孽缘未尽&,本性忽然沉迷了^&。惟有去苗峒里拜求蓝辛石法师&,他必能替这孽畜了帐^*。这些猎户听了宋乐林的话*,同时作辞去了&。</p>

    “我原是早与辛翁熟识的人*,只因平日是文字的交情*,尚不知道辛翁有这种降龙伏虎的本领*。</p>

    宋乐林去后^^,我一打听*&,才知道辛翁的神通广大&,不仅是我们文人中的杰出之士*。所以邀集了一县的绅士*,专诚前来奉恳。务求辛翁体上天好生之德&,慨然出来驱除这一大害!闭馊怂蛋?&,立起身来对蓝辛石一揖到地*。这十多个绅士&*,也同时起身对蓝辛石作揖^。不知蓝辛石回出甚么话来*?</p>

    且待第六十三回再说&^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OCR,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^&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^&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&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