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七十 回 抢徒弟镖师挨唾沫 犯戒律岳麓自焚身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 七十 回 抢徒弟镖师挨唾沫 犯戒律岳麓自焚身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蓝辛石听得他师傅说是冤孽,连忙辨道:“那妖精虽是做出千娇百媚的样子^&^,然弟子当时井未被他迷惑?*!狈缴艿碌阃返溃骸拔抑滥阒两窕棺晕矫挥斜凰曰?&,你哪里知道^,你在和他见面的时候,早已披他迷惑了*。你的元气,就在你心旌摇摇不定的时分,被他摄取去了,他不摄取你的元气&,你怎能嗅得着他腥羶之气?这妖精我不难替你除掉*,但除掉了妖精,于你并无益处&。你伤生的罪孽太重&,所以妖魅敢于近前,你从此果能洗心涤虑&,力戒伤生,将来的结果,尚不至十分恶劣。遇了可以传授你道法的机缘&,我必传授给你&&*?!崩缎潦诤薏桓锰巴伎诟?,从此再也不敢无故伤生了*。</p>

    方绍德一日向蓝辛石说道:“我自从到这地方隐居*,原不打算再去外面游览了,只因苗族里面的人^,除你以外,找不出第二个能做我徒弟的人来&。我恩师开谛长老传给我的道法,不能不急觅传人。我昨夜虔占一课*^,收徒弟的机缘已熟??沃兴洳皇置缆?,然也顾不了许多,我只得再出外游历一遭*。你好好在家修炼,我遇了可收的徒弟,便带了回来*?!崩缎潦使槠谠荚诤稳??</p>

    方绍德道:“至多当不出三载&!狈缴艿吕肟玑?,在郡南各府、县游行物色了多时,没遇着相宜的人物&,遂由湖南入江西,</p>

    这日游到万载&,正在一座高山顶上徘徊眺览^,忽听得东南方半空中有破空的响声**,仿佛如响箭劈空而过*,心里不知不觉的吃了一惊^&,暗想:这类响声,我平生只在嵩山顶上听过一次^。那是金罗汉吕宣良的神鹰**,在空中飞过的缘故^。于今这响声相似,难道又是那东西来寻我的开心么?</p>

    旋想旋抬头努目向东南方望去^,只见一条白东西,比箭还急&,直朝这山顶射来。方绍德眼快,已看出那白东西不是禽鸟,是一个炼气的人。逆料是偶然在此遇合,并非有意寻仇而来&,便也不存敌抗的心思^。立着见那人渐近渐低&,已在相离数丈远的一个山头落下了*。那人双脚才着落山头,身上的白布便纷纷掉下^,抖了几抖^,已露出一个儒冠儒服,年约五十来岁的人来。那人面上很透着些斯文之气*,花白胡须*,于思于思的下颔都满了。一眼看见了方绍德,似乎被人识破了他的行藏,很吃惊的样子,不住的用两眼向方绍德打量。方绍镕暗想:这人的本领不凡,难得在此地无意中遇着&,我正苦独自一个游览,窥寞无聊,何妨上前与他攀谈一回?或者也能使我增加些儿见识*。方绍德刚这们着想&,那人已走过来,带笑拱手说道:“幸会^,幸会&,老哥不是四川的方绍德吗?”方绍德连忙回揖,答道:“请问阁下贵姓大名?缘何知道鄙人姓字?”那人笑道:“天下何人不识君?我便是河南的刘鸿采,偶然到这山里休息休息,想不到与老哥相遇,因见老哥的容貌清奇,浑身着白,若是平常人,突然见我从半空中落下^,必露出惊慌的样子来。今见老哥看了我若无其事,料知非有大本领大胸襟的人&,不能镇静到这样。所以不揣冒昧,试问一声^,谁知果然是了&!狈缴艿滦睦锊⒉恢篮幽狭鹾璨墒巧趺慈?,也不便追问,只得口头谦虚了几句^。刘鸿采问道:“听说&,老哥近年来隐居在苗峒之中,何以来这山里游览呢*&?”方绍穗见刘鸿采是同道中人,对于自己的情形很熟悉,以为必是个关切他的人*,遂把特地出来物色徒弟的</p>

    话说了*&。</p>

    刘鸿采听了^,低头寻思了片刻,说道:“老哥想物色好徒弟,我心里倒想起一个好的来了。</p>

    就在这江西吉安府属下*,有一个大富绅卢敦甫,他这个儿子,单名一个瑞字,真是天生聪俊^,不同等闲*??上ぴ诟缓裰?,没有真实本领的人去传授他的能耐*。现在虽延聘了一个会把式的人,在家教卢瑞的武艺,无奈那个会武艺的叫胡大个子*,原是一个唱戏的人&,并没了不得的本领^。</p>

    那年湖南湘潭城隍庙里戏子与市民打大架的时候,这胡大个子便是其中的要犯,事后只他一个人变装逃脱了?&&;氐角喟?^,专替富人家当镖师&。卢敦甫还费了许多手脚,才将他延聘来家&^,卢瑞拜在他手下做徒弟*,日夕不离左右,老哥想得好徒弟,不妨去吉安打听打听^,能中选也未可知&?!?lt;/p>

    方绍德听了刘鸿采的话,很欢喜的说道:“阁下所见的必然不差^。我已到了江西^&,当顺便去古安府走一遭^&?!绷鹾璨筛垂笆肿鞅館,下山而去。方绍德远远的望着他走进一座很壮丽的庙中去丁,也懒得独在山顶流连,照着刘鸿采所走的方向下山??茨敲碛畹拇竺排坡ド厦?&,悬挂一块金宇大匾,题着“清虚观”三个大字,不由得点了点头,暗自寻思道:“我这几年在江湖上常听得人说:</p>

    “万载清虚观是昆仑派中人聚会之所&,刘鸿采到这观里去了&,可知他也是昆仑派的人,曾听说:</p>

    昆仑报仗着人多势大&^,每有欺侮崆峒派的举动,两下结了深仇,时常借着一点小事儿&,就彼此争斗起来。幸亏我恩师在峨嵋不肯传徒,另开派别*,不然,数十百年之后,只怕峨帽一派&^,也要和这两派互相争斗了?*!北呦氡咦呃肓饲逍楣?&,迳向吉安府走来。</p>

    在路上不止一日,这日到了吉安府*。卢敦甫是个大富豪,倒容易打听得着。在卢家附近调查了几日*,本地方人都推崇胡大个子的本领了得&&,说胡大个子在吉安府各富绅家&^,保了若干年的镖*,一次跟斗也没栽过&。于今虽有了几岁年纪,气劲胆力*,少年人都还赶不上他**。方绍德到吉安正是八月十五*,就在这夜进了卢家^。若论方绍德的本领,不问甚么时候,都可以将卢瑞偷出来*,使胡大个子连风声都得不着。只因方绍德见那地方的人把胡大个子推崇到三十三天去了*,不知道胡大个子的本领究竟怎样?存心想试验他的气劲胆力到底如何&?卢家的房屋,在卢敦甫自以为建造得如金城汤池,纵有大本领的强盗,也不能飞渡几丈阔的护庄河^,谁知方绍德如走平地一样&。胡大个子替各富豪保了若干年的镖,威名远震,从没有大胆的强盗敢来尝试&。因此推崇的越多&,胡大个子的气焰越盛*,眼眶越大,以为这碗把式饭,可以吃到老&。每逢三节生期,东家照例办酒席款待。这日中秋节,胡大个子正吃喝得酒醉饭饱*,放翻身躯睡了,做梦也没想到方绍德存心要试验他的能耐。胡大个子若没有那种虚名&,方绍德的那一口凝唾沫,决不至吐到他脸上*,栽那们一个跟斗^,把牙齿都打落。这些事在前几回书中已说过了,不用重述&。</p>

    于今且说方绍德将卢瑞挟在胁下*,几起几落的就出了卢家^,卢瑞早已清醒过来,只因被挟着动弹不得,以为是被掳到了强盗手里^^。知道叫唤无用^&,动也是白费气,初时还希望胡大个子来救,后来见方绍德一口唾沫便将胡大个子吐翻了,心里自不免越发害怕起来。及听了方绍德对他父亲说的那几句话*,心里才略安了些*&,仍是不言不动。方绍德出了卢家^,瞬息就跑了四五十里路&。在一片很密的树林之中&*,慢慢的把卢瑞放下来,他自己也待坐下来休息&,谁知道卢瑞的脚才着地&&,一抹头就向树林外逃跑&&。方绍德看了也不追赶,只对着卢瑞的脊梁招了招手&,笑道:“回来&*,回来*!打算跑到哪里去?”卢瑞正在往林外飞奔*,经方绍德这一招手&&,煞是奇怪^,就和被绳索牵扯住了的一般*,不但不能再往前奔逃一步,并立时身不由己的倒了回来*,比向前奔进时还快&,直退到方绍德跟前,两脚才能立住。</p>

    方绍德牵了卢瑞的手,笑问道^,“你打算跑到哪里去?”卢瑞不慌不忙的答道:“打算跑回家去?&!狈缴艿碌阃返溃骸拔趺匆芑丶胰?*?”卢瑞道:“不回家去^,在这里干甚么^?我又不认识你,我睡在家里好好的*,你为甚么把我抱到这里来&?”方绍德见卢瑞说话口齿伶俐,虽在这种非常时候,而态度安闲&^,神智清澈,休说寻常未成年的人做不到^,就是平日自负有些学养的人,遇了这种时候,也难得如此镇静*。不由得欣然说道:“好孩子*,不枉我辛苦了这一遭,你且坐下来^,听我说出将你抱到这里来的缘故^。你要知道我一不是强盗,二不是拐带。只因你与我合该有师生的缘分,我是特来收你去做徒弟,传授你道法的。你将来学成之后**,不仅随时可以回家,数千里远近的所在^,可以于顷刻之间任意来去&&。你有这种缘分^,我才不远千里前来找你。你若没有这种缘分&*^,就跋涉数千里来找我也找不着。你明白了么&?”卢瑞似领会似不领会的问道:“甚么叫做道法?怎生传授?”方绍德笑道:“道是道,法是法。此时费千言万语,你不能了解的*,将来不用片言只字^,你自然能领悟。即如刚才我叫你来&^,你不能不来^,你想去*,我不叫你去^,你便不能去*。这就是我有道法,你没有道法的缘故。又如在你家保镖的胡大个子&,他自以为本领了得,地方上人也恭维他本领了得^&。而我只一口唾沫,就吐的他跌了一个倒栽葱,这也是我有道法&,他没有道法的缘故。你明白了么^&?”</p>

    卢瑞好像登时领悟了似的&&,随即爬在地下即了几个头道:“愿意拜你老人家为师&,求你老人家传授我的道法?*!狈缴艿孪驳溃骸拔壹忍氐乩词漳阕鐾降躛^,自然会传授你的道法。不过在未学道法之先,须牢记我的戒律。我如今虽巳收了一个比你年纪大,本领高的徒弟,但因他在数年前于不知不觉中&^,被妖精吸去了元阳^,非复童身^,不能直传我的道法&。不能直传我的道法&,便不能做我的大徒弟。因为大徒弟是将要执掌戒律的&,不能得道法的真传&,焉能执掌戒律,使同门诸徒心服&?你此刻年纪虽轻,夙根甚好&,所以收你做我的大徒弟?!?lt;/p>

    又道:“我的戒律&^,只三条最关紧要^,你须牢记在心^&,谨慎遵守!”卢瑞真是天生才智*,一听方绍德的话*,就欢天喜地的说道:“我只要能传师傅这样的道法,自愿遵守戒律,请师傅说出是那三条来**?”方绍德道:“你仔细听着罢^。第一条^,不许干预国家政事。我这道法,传自佛家*,佛家是不许干预国家政事的,那怕昏君临朝*,奸臣当国,我门下的弟子,永远不许有出来干预的事。你能遵守么?”卢瑞拜了一拜^,说道:“能遵守^。请问第二条*?”方绍德道:“万恶淫为首。</p>

    第二条就是戒淫。凡在我门下的,须终身保持童阳身体,不许娶妻纳妾,不许奸淫他人妇女,你能遵守么^?”卢瑞心想:这条太难了*,我虽不怕绝了卢家宗嗣&,然要终身保持童男之身^,是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^*^,我此刻还不得而知。只是要侍师傅的道法,有这条戒律,便不能不答应遵守,想毕^,遂随口应道:“愿遵守。请问第三条^*?”方绍德见卢瑞踌躇了一会,才答出愿遵守的话来,不觉望着卢瑞唏了一声道:“第三年戒偷盗&^。无论穷困到甚么地步,宁饥寒交逼以死^,不许仗着所学的能为*,去偷盗人家的财物*,你能遵守么^?”</p>

    卢瑞想了一想&,问道:“假使有为富不仁的^,置数十百万金银于无用之地,使无数贫民无处得钱为活^,我乃取有馀以补不足*,面无自利之心,这也在偷盗之例么^?”方绍德摇头道:“安得无自利之心,即不自利&^,也犯刑章,这三条戒律&,须恪守到底,丝毫不能假借?*!甭鹆鹩Γ?lt;/p>

    “能遵守*,能遵守^?!狈缴艿碌溃骸霸谖颐畔?,必须恪守这三条戒律,如犯了其中一条,便得承受处罚&,毫不通融^?&!甭鹞实溃骸胺附涞牡痹跹ΨD?&?”方绍德道:“稍知自爱的,犯戒后*,应图自尽以掩耻&。不能自尽时&,惟有驱而逐之门墙之外&?^!甭鸬溃骸罢馊思鹊昧耸Ω档拇?,在师傅门下&,有管束的人,尚敢犯戒,被驱逐后,没有能管束的人了,不越发肆无忌惮了吗^?”</p>

    方绍德笑道:“既要驱远他^,何能使他再得我的传授*^?我自有方法,使他回复未入我门下以前的原样。不但如此^,要出离我的门墙*,只有三条大路可走&,就是儒释道三教。要从儒教,还得取科名,列仕版,方能上算&。不入这三教,是不能出我门墙的,因为入了三教,便不愁没有管束的人了&。我门下的戒律*,是有这们谨严的&,宁肯使吾道失传,不能移易以误后世?!甭鹆κ堑溃?lt;/p>

    “我此后一定属戒律*。如有过犯,甘愿自尽&,誓不跳出师傅的门*,再走那三条大路。取科名、列仕版的愿望*,不是中途改业的人所能做得到的&&。至于此刻的和尚道士*,我宁死不愿做他们的徒弟*?&!狈缴艿鲁圃薜溃骸澳愎芊附浜笞跃?,便能拚死遵守戒律,同是一死^,与其犯戒而死*,毋宁以死殉戒?^!彼矍槔硭湓蛉绱?^,事实却又不然。</p>

    卢瑞从这八月十五夜拜在方绍德门下,猛勇精进^,不到五年,已得了方绍德十分之七的真传&,其能耐已远在蓝辛石之上了*&。在第三年的时候*,已独自归家二次。身后本领越高^,来去越容易*,卢敦甫见卢瑞已长大成人*,几番要给他娶妻^,他都以师傅的戒律太严&,不许娶妻纳妾为词推脱了&&。</p>

    在方绍德门下十多年^,经过了多少事故,从来一步不苟^*,这次破戒行淫的缘由&,便是方绍德也只好委之前生冤孽*。若论卢瑞平日为人^,断没有这般容易破戒的道厚^&,既经破戒之后,悔恨也来不及了*。他在拜师的时候&,曾说过如犯戒即图自尽的话*,而他又是生性要强的人,不愿苛且偷活,因此决心以一死偿还孽债。所以在柳迟被因的这一夜*,他遇着他四师弟周季容,有那一番谈话^。</p>

    这日,来到蓝辛石家,也无非是为托付后事^。</p>

    且说当日卢瑞与蓝辛石见面后^,将糊里糊涂就破了淫戒的情形,照着说给周季容听的话述了一遍道:“我枉做了师傅的大徒弟,这一点儿操守也没有,真是辱没师门,更有何颜偷生人世&*,你我同门十多年^,情逾骨肉&,明知道你听了我为破戒将要自尽的话&^,心里必然悲伤堆过,我要死就死,原可以不必前来见你*,使你悲伤的。无奈有两种缘因,不由我不当面向你说说*。第一,因师傅定这极严的戒律,是为见现在最盛的昆仑^,崆峒两派^,只为戒律不严,两派的门徒都仗着有些能耐&,横行无忌*,奸盗邪淫的事**,全由他们做了出来。曾听师傅说过,以吕宣良那们高强的本领&,那们清高的品行&,他徒弟刘鸿采在河南也是无恶不作,他竟不管教。若照这样长此下去,甚么国法也用不着了。</p>

    “师傅是峨帽一派的开派祖&,所定的戒律**,若在他老人家还活着的时候^^,就不去实践,将来流传数代之后,还知道甚么叫做戒律呢&?我侍奉师傅左右十多年&,深知师傅垂戒的苦心。若不幸是你和三、四两弟犯了戒,我也断不敢以姑息爱人^,使戒律归于无用&。于今鬼使神差^,竟是我执法的犯法*,我如果就是这们悄悄的寻个自尽*,不但天下后世,无人知道我峨嵋派戒律之严,毫不假借*,便是我同门的兄弟^,也不知道前车覆辙^,后车当戒。因此我不能不亲来说个明白,第二&,因我既存心以死殉戒&,便得选择一个好地方自尽,使同道中人容易知道。于今地方已选择妥当了,在长沙省会对面的岳麓山。我是十五年前八月十五日拜在师傅门下的^,到今年八月十五日&,整整一十五年。所以我自尽的日期^,也定了八月十五日子时*。身后的事&,此刻都已办妥了&,就只我这个自尽后的孽报之躯,虽已托四师弟替我收拾^,因怕他年轻*,独自经营不了^;三师弟又不在跟前*,只得累你也陪我去岳麓山走一遭^!币凰蛋?^,向蓝辛石拱手道:“拜托*!彼鞘π值芩涫乔橥肿?&,然这种违戒的事&,非同小可&*,谁也没力量能使卢瑞不死.除了流泪叹息之外,没有旁的</p>

    话说^。</p>

    到了八月十四的这日,卢瑞拜辞了方绍德,同着蓝、周两个师弟到岳麓山来。行到岳麓山,已是二更时分。卢瑞跳上云麓宫前面的飞来石,盘膝坐了下来&,运用他的内功^^,不一会,就张口喷出一股烈焰,仿佛左右前后都有东西挡住了似的*,火焰只围绕着卢瑞的身体焚烧&^。直烧到皮焦骨烂,那火焰才停熄了*。蓝辛石,周季容看了,都忍不住向尸痛哭。才拿出带来的皮袋,将烧化的灰骨装好,忽听得有人在黑暗中间道:“前面不是周季容兄么&?”周季容听那声音好熟,只是不见面,又在悲痛时候&,想不起来^。正待回问,那人已走近前来,说道:“我便是前承老兄解救的柳迟。因敝老师命我八月十五日子时^,在这云麓宫大门外等侯他老人家。才到不久&,想不到就看见了令师兄这种难能可贵的举动&^。若从此我等学道的人皆能以令师兄为鉴戒^&,正是可喜可贺的事,何用如此悲伤?我那夜被困的时候&,听得令师兄这们说,心里就只是疑惑&,现放着三条生路不走**,却存心走上死路&,恐怕易说不易行,谁知此刻竟得亲眼看见了?!绷俑账档秸饫?&,猛听得山上很大的声音喊道:“柳迟,你曾亲眼看见了么?”不知喊的是甚么人?柳迟怎生答应?且待第七十一回再说*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^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&*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^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&*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