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回 论戒律金罗汉传道 治虚弱陆神童拜师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七十一回 论戒律金罗汉传道 治虚弱陆神童拜师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正在和周季容说话,猛听得山上是那里大喊了一声*&。那声音一到柳迟耳里,便听得出是他师傅吕宣良的腔调,当即随口应道:“是弟子亲眼看见的!崩缎潦?、周季容都愕然问道:</p>

    “谁呢^?”柳迟还不曾回答,吕宣良已在飞来石上笑道:“不是别人^,是你师傅的老朋友。承你师傅的盛情,上次救了小徒弟的难*,并承他教小徒带信给我,小徒虽到此刻才会见我&。然他说的那些话,我早已知道了^。我也托你两位回去拜上你的师傅*,以开谛和尚那么高的道行,尚且不敢以开派祖自居,须知不是本领够不上^、当开派祖的,得享千秋万世的香火^,没有那么大福分的人^^,尽管神通广大,法力无边*,也当不了开派祖,这便是我对他的忠告。至于我那个不守戒律的徒弟,只等到他自己的恶贯满盈,我自会去收拾他*,决不姑息,”在这说话的时候^,天光已经亮了。周季容知道这老头是吕宣良,连声应“是”,不敢回答甚么话。</p>

    蓝辛石生就的苗蛮性质,半生在苗峒里受人推崇敬服惯了*,养成一种目空一切的脾气^^。</p>

    除了他师傅方绍德而外&&,无论甚么人,他都不看在眼里*&。此时见吕宣良说出来的话,隐含着讥讽他师傅的意味,哪里按纳得住火性,即瞪了吕宣良一眼,说道:“既与我师傅是老朋友,我师傅没有当开派祖的福分*,何不去当面直说^,却要托我们呢&?”吕宣良绝不惊疑的打着哈哈,笑道:“这个不当面去直说,却要托你们转说的道理*,你是个被妖精吸去了元阳不能得你师傅真传的人&^,如何能知道?只可惜你没福分做我的徒弟,我不便教给你,你还是回峒里去向你师傅请教罢。你不妨当着你师傅骂我不懂理&,不应该拿着骂师傅的话&,托徒弟去说?*!崩缎潦寺佬颊饣癪,心想:我师傅不是也曾拿着责备吕宣良的话,托柳迟去说吗&?吕宣良这番话,分明就是骂我师傅不懂道理。这老东西说话真可恶,偏巧我今日不曾带得大砍刀来^,若带了那刀在身边,从这老东西背后冷不妨劈他一下*,怕不劈得这葫芦头脑浆迸裂。蓝辛石心里才这般一想&,吕宣良似乎己明白了他的心事**,目不转睛的望着他,笑道:“你那把大砍刀,可惜那夜被妖精劈成一个大缺口,于是只能称为大缺刀&&,不能称为大砍刀了?!崩缎潦?,不由得大惊失色,暗想:那夜劈妖精将刀劈成大缺口的事^,除我自己而外,甚么人也不知道。并且事已相隔二十来年了^^,他竟如亲眼看见的一样,神通果是不小&。</p>

    原来蓝辛石在未遇见方绍德以前^,因贪捉虾蟆遇见那个妇妖的事,对方绍德只述了一半情形,方绍德即已知道他的元阳就是被那妖精吸去了。蓝辛石心里一着急&,便没将结局的情形述出来。</p>

    实在那夜见那妖精之后,蓝辛石虽明知不是人家女子*,然因为生得太娇艳了,一时心猿意马*,委实有些把持不住。那女子又柔情软语的与蓝辛石纠缠,蓝辛石一则仗着自己的胆力,不知道畏惧**,二则也不舍得决然撇了那女子就跑&&。那女子见蓝辛石虽拔出刀来厉声叱喝,然眼光并没露凶杀之气*,知道已动怜惜之念,当即立住脚不再追前,只用极风骚的态度*,瞟了蓝辛石一眼,笑道:</p>

    “何必使出这们凶恶的嘴脸来做甚么呢&?你欢喜吃虾蟆,我将家里养的虾蟆送给你吃,难道还对你不起吗?我向你讨酬谢,论情理是应该的。你便不讲情理&,不酬谢我也就罢了,为甚么还要对我这们儿凶恶呢?”蓝辛石道:“这山峒里的虾蜞*,近三天果是比平日多些,但是从没听人说过有家里养虾蟆的。并且我与你素不相识,即算你家里养虾蟆^,为甚么无端送给我吃,这事也太不近情理了?!蹦桥有Φ溃骸拔椅木褪且媚愕某晷?,你不相信,不妨同去我家里瞧瞧,看是不是养了许多的虾???”那时蓝辛石的年纪轻&,胆气壮,好奇的心更切&&。经这些软语一说,早把那拔刀叱喝的勇气收歇了,改换了客气些儿的声调,问道:“你家住在哪里?离此地有多远的路?”那女子伸手向一座高山说道:“没有多远,就在那山腰里面。你若果是名不虚传的好汉*,要走就走,不用迟疑?!崩缎潦徊豢鲜救鮚,左手拾起火把&,右手握着大砍刀,教女子在前引导,自己步步留神的跟在后面走*。</p>

    一会儿,走到了山底下,看那山很陡峻,并没有上山的道路,攀藤拊葛的爬上去&。才爬了几步*,布袋就被树枝挂落了。再爬了几步,火把也熄了。刚爬到一片略为平坦些儿的地方,见女子在前面不动^,仿佛爬得疲乏了,立住歇息歇息的样子&^。蓝辛石忽然心里一动,觉得今夜凶多吉少,火把又熄了,天上仅有一点儿星光,十步之外*,便看不清人物。万一这女子不怀好意,我的性命不怕断送在她手里吗?古语说的好:“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^?!?lt;/p>

    这女子只怕是活该要死在我的大砍刀之下*,此时她偏背着我立住不动^,我再不动手&^,更待何时?蓝辛石杀心一动*,随手就举起大砍刀,对准那女子的后脑,用尽平生之力劈将下去。只听得咔喳一声响^,眼前火星乱迸&,大砍刀飞了起来,把虎口都震开了&,那里还握得住刀柄呢?险些儿被飞回来的刀背,倒劈开了自己的额头*。不禁大叫了声“哎呀,”大砍刀已脱手从头上飞落到山下去了。蓝辛石掉转身便跑,却忘记了自己爬上了极险峻的山*。只一失脚,即骨碌碌滚下山来,幸亏他的皮粗肉糙,又还爬的不高,不曾滚伤身体*,从山底下没命的逃回家。次日,白天才敢出来。仍到那山下寻刀找布袋,寻着那刀看时,已砍了一个半寸多深、二寸来长的大缺口。心想:</p>

    这妖精真厉害^^,怎的有这们硬的后脑*?回想昨夜上山的情形,再依样爬到平坦的所在一看,只见一块五尺来高的大石碑,竖在那里,碑顶被劈去了一角,正是刀缺口那般大小。</p>

    蓝辛石因这是自己失面子的事,从来不肯向人漏出半个字。就是在无可掩饰的时候,对方绍德说起来,也还不愿意尽情吐露。他自以为除了他自己^,是再无人知道的。今忽然听吕宣良若不经意的就道了出来&,更在他正转念头*,想拿大砍刀照样劈吕宣良后脑的时候,安得而不大惊失色呢*?蓝辛石生性虽蛮,然遇了这种时候&,也就不敢再倔强了。只是要他伏低就下,反向吕宣良说陪礼的话*,却又不愿*,心想:大师兄托我收拾尸骨的事^,既已办了*,何不趁早回去,要站在这里受他的形容挖苦。当即拉了周季容一下,掉转身往山下便跑。周季容不知为着甚么&*,也只得跟着就跑,吕宣良也不呼唤^,也不追赶*,望着二人跑的远了,才回头向柳迟说道:“你这一年来的进境很好,你生成只有修道的缘分,妻财子禄都与你无缘。你这回为娶妻的事去新宁^,你表妹才被鬼缠&,你自己才落陷阱。落陷阱之后&,接着就听得犯淫戒,谋自尽的话。这都是可以使你醒悟的地方,而你却糊里糊涂的经过了,当时心里并未加以思索&&,直到今早亲眼看见了犯淫的结果,你心中才有些感觉。若不使你有这回的经历,将来一犯淫戒&,便难免不堕落,这是修道人最大的关头,所以必须你自己澈悟**。我约你到这里来^,为的就是这事。你于今已明白了&,我再传你修炼的诀窍*?!钡毕铝倬驮诜衫词掳菔苤附蘜。修炼只在得诀,诀窍只在名师指点。三言两语&,一经道破,豁然贯通**。</p>

    吕亘良传授了诀窍*,说道:“方绍德想做峨嵋派的开派祖^。他定的戒律^,第一条,是不许干预国家大事。这条就没有道理,我们修道的人有什么国^?有什么家*?只问这事应干预不应干预*,不能说谁的事就可以干预*,谁的事不可以干预^,即如现在就有一桩事,若依照方绍德定的戒律^,是不能干预的,而我却不能不管*。不过这事我暂时不能露面&,就是清虚门下诸弟子,也有不便之处。你初到我门下,不曾出外交游,外面认识你的人少,惟有差你去较为妥当。你附耳过来,我教你几句话*?!绷倜Υ战砣?,吕宣良低声叮嘱了一番,柳迟连称遵命。师徙二人即此分别。</p>

    柳迟自遵着吕宣良附耳叮咛的话&,干那方绍德所定戒律不许干顶的事去了**。</p>

    毕竟那事是甚么事呢?后文自有交待**。</p>

    于今且说那个与诸位看官们久远了的陆凤阳,他目从在浏阳人帮里当队长,为争赵家坪被平江人打伤之后*,幸遇常德庆替他治好了伤,并留药替一般受了伤的浏阳人都治好了&。陆凤阳和众浏阳人都日夜思量如何报仇雪恨。只是平浏两县人为赵家坪争斗的事^,一年照例一次。这一年争斗输了,只得吞声忍气,以待来年^。这一年中,在平^、浏两县参加战团的人,原没有甚么准备,就只忙煞了常德庆^^。常德庆当日对陆凤阳说是江西抚州人,并说我本来不会多管这些不关己的事,那都是临时随口说出来掩饰他自己行藏的话&。其实,他们崆峒派与昆仑派久成水火*。常德庆这回来替浏阳帮治伤&,原是已知道此次的争斗,有昆仑派人出头,帮平江人助阵,正有意借此在晴中帮助浏阳人*,使昆仑派人栽一个跟头,消消积怨。不料就因留药治伤的事,一时传遍远近,杨天池当时就得了这个消息。知道崆峒派的人久已存心报怨^,这种替浏阳人治伤的举动不是偶然的。</p>

    杨天池此时虽也有些失悔不该鲁莽助阵,无端替平江人结下这一场仇怨^,更惹出崆峒派的人来*。然一时失检*,已弄成了这们一个局面,在势万不能就此罢休。并且两派人因彼此都不服这一口气,谁也不肯退让半点。从来不问所争执的事由大小,都不过只借这点儿事做引子^,究其实*,平、浏两县争赵家坪,与两派有何关系?为的只要借这争赵家坪做引子&*。所以&*,两方都尽办准备*。</p>

    以前两派的人虽常有争斗,崆峒派因势力较小&^,被昆仑派压抑的次数太多了*,要借这回的事,大举与昆仑派拼个强存弱亡。无奈本派的势力既小,明知就拼着不要性命,也决斗不过昆仑派的人多势大,只得求助于昆仑以外修道的人。崆峒派为首的,是杨赞化兄弟。昆仑派为首的,是笑道人&。笑道人探明了杨赞化兄弟的举动,曾邀集同道,准备与崆峒派人较量。柳迟初次在清虚观所见的情形*,便是昆仑派人将要出发与崆峒派人厮杀了。杨天池送柳迟走后,两派人已决斗了一次^,毕竟仍是崆峒派斗输了^。只是笑道人因为忽略了一点儿&&,被杨赞廷一剑掠去了头巾,几乎连头顶皮都削了*。所以吕宣良在柳迟家与笑道人相遇^,说出那几句不伦不类的话^。杨赞化兄弟求助外人,一时没有愿意无端与昆仑派人为仇的。崆峒派人只得大家勉强暂将一腔无穷的怨气按纳住,等待报复的机缘&。不过他们两派虽格于形势,不能真个大举出头露面,一边帮平江人相杀&,一边帮浏阳人相打。然平、浏两县的人&,并不因两派不出来相帮,便停止每年在赵家坪的例斗。只是那种蛮争独斗的胜负,既无两派人夹杂其中^^,便不与义侠传相干了。惟有陆凤阳的儿子陆小青,与本书中好几个义侠生了关系。要写杨天池骨肉团圆^,胡舜华兄妹见面,都不能不先从他下手写起来&。</p>

    陆小青在八岁的时候,因在鸦片烟馆里对对子,一般人都称他为神童&,后来读书越发肯猛勇精进了。只是当孩童的时候,知识开的太早,又加以刻苦读书,陆凤阳是个一句书不曾读过的农人,只知道想望儿子多读书早发迹,替家族争光,哪里知道孩童身体发育未完全,脑力用的过度*,呆坐不运动的时间过久*,于身体大有妨碍的道理。因此陆小青读到十二岁的这一年,书是读的不少,文字也都能得地方上有名的文人学士推许,但是身体就瘦弱得不成个模样了,年龄才十二岁,背也弯了,眼也花了。步行两三里路,就走得气吁气喘&*,满身是汗,还一阵阵的头眼发昏。寻常孩童嘻笑跳踉的举动^,从来不曾有过一次。陆凤阳夫妇这才着急起来^,不敢再教陆小青读书了,每日逼着他和左邻右舍年龄相等的孩童玩耍。只是无论甚么玩耍的事^&,在寻常孩童觉得极有趣味,极可笑乐的勾当,总引不起陆小青的兴趣。陆凤阳以为邻居家孩童不曾读书,没有知识,自己儿子瞧不起他们,不愿在一块儿玩耍。</p>

    因此他们以为有趣味可笑乐的事,引不起自己儿子的兴趣,仗着家中殷实&,将地方上的读书人,平日与陆小青说得来的,卑词厚礼迎接到家里来住着,陪伴陆小青*,殷勤拜托这些人,想方设计引陆小青快乐。以为陆小青心里一舒畅,再加以起居有时,饮食有节的调养,身体就可望日渐强壮了。谁知身体已经衰弱的人,凡事振不起精神,如何能凭空使他的胸襟舒畅?谈笑的时间太多了,反伤了他的神。陆凤阳将陆小青这个儿子^,看得比甚么宝贝还贵重。是这们一来,只急得陆凤阳夫妇求神拜佛,恨不能折减自己的寿数,使陆小青多活几年。无如家族的人都说,只有子女请折减寿数给父母的,没有父母折减寿数给子女的。若这们求神,必反使子女受折磨。陆凤阳夫妇无奈^,只好遍求名医,给药陆小青吃。药只能治病,像陆小青这样的虚弱身体&,服药也没有效验。陆凤阳急到无可奈何的时候,忽发一种奇想,教人写若干张招帖,张帖繁华市镇,招帖中写出陆小青的体格症候,以及致病的原因^^,招请能医治的人&,如医治好了^,敬谢白银一千两&。</p>

    这招帖贴出去,本想得这一千两银子的医生很多,但和陆小青谈论一番*,就被陆小青拒绝诊治了。</p>

    因说出来的治法,与以前所延请的名医治法^,都仿佛相似,都说是童子痨的病症*。不到几个月&,远近的医生以及江湖上的术士,都来尝试过了。陆凤阳夫妇至此也已绝望了。</p>

    这日^,忽然来了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人。身上行装打扮*,背上驮一个不甚大的包袱,相貌很端正,却没有惊人出色之处、说话长沙口音^。进门向陆家的人说:“特来替陆小青治病的,要见陆凤阳?*!甭郊胰舜蛄空馊说氖纸偶?,不像个做医生的,心里已存了个瞧不起的念头^。然东家既有招帖在外&,不能不立时报给陆凤阳知道。陆凤阳在受了伤神智昏迷的时候,能看得出常德庆是个异人&,总算是有些胸襟有些眼力的&。听报走出来招待^,看这人果不像是一个做医生的&,然也不像是江湖上行术的,面目透些慈善之气,仿佛一个做小本生意的人。陆家自发出那种招帖以来^,无日不有专替阎王做勾魂使者的医生上门*。陆凤阳初时忙着招待,以为重赏之下*。必有能人。后来渐渐把那些应招医生的伎俩看穿了,招待也不愿意殷勤了。平日应招而来的医生^,多是不骑马便坐轿,做出很有身价的样子来。陆家开发轿马费的钱,都不知用了多少&,从没有像这人步行自驮包袱的**。因此陆家的人,更瞧不起。陆凤阳只远远的立着,向来人抱拳说道:“听说老哥是特来替小儿治病的,感激之至,请进来赐教?!崩慈巳春芮偷拇鹄馸^,到里面分宾主坐定。</p>

    来人先开口道:“我姓罗,名春霖,住在长沙。从来并不懂得医道,不能替人治病?!?lt;/p>

    陆凤阳听到这里^,忍不住笑了一笑,说道:“老哥既不懂医道,不能替人治病*,又何必劳步,远道赐临呢?”罗春霖点头道:“是,我本不能来应招的**。不过我细看那招帖上写出来的得病原因,疑惑老先生的少爷不是害病。若不是害病,是因年轻用功过度,妨碍身体的发育,以致虚弱得奄奄一息,和害了重病的一样,我倒有方法能使他强壮?!甭椒镅籼?^,又不由得欢喜起来,忙立起身作揖道:“小儿正是因用功过度,将身体累的虚弱了**,一般医生都说是甚么童子痨&^,用药却又毫不见效,老哥说不是害病&,只怕果然不是害病^,我就教小儿出来,请老哥瞧瞧*?!甭薮毫赜κ?。陆凤阳随即起身将陆小青带了出来。</p>

    此时的陆小青,年纪虽只十三岁,颓唐萎弱的样子,比六七十岁的老翁还厉害?;肷砩舷?,瘦刮不到四两肉。脸上如白纸一般&,不但没有血色,并带些青黑之气*。两眼陷落下去,望去就和土里挖出来的骷髅一般。嘴唇枯燥,和面庞同色。罗春霖起身握住陆小青的手&,周身看了几眼&,笑道:“我猜度不是害病^,真个不出我所料?!甭椒镅粑实溃骸袄细绾我钥吹貌皇呛Σ∧?*?不是已显出许多病症出来了吗!”罗春霖摇头道:“身体有强有弱*,身体弱的不见得都有病。他这显出来的症候,是身体虚弱的人应该有的,不是病症^,可以从他身上三处地方看出来。第一*,他的两眼虽然陷落,眼光的神并没有散&,这种昏花*,与老年人的两眼昏花不同*。老年人是由内亏损,他这是由外蒙蔽,容易治得好的。第二,他的嘴唇虽枯燥没有血色,然人中不吊不欠,平时口不张开*。若是童子痨*,便免不了有那些败像&。第三,他的两只耳根丰润*。像他们瘦弱的人,若是真病到了这一步,两耳根早应干得不成个样子了^,哪有这们丰润的?*!?lt;/p>

    陆凤阳听了,仔细看所指出来的三处^,只喜得开口笑的合不拢来,也不说甚么*,掉转身向着里面就跑,同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出来,向罗春霖介绍道:“这是敝内,可怜他望儿子病好的心&,比我还急切,难得今日遇见老哥,确是我夫妇的救星。老哥这般高论,我夫妇从来没听过&,我听了欢喜得甚么似的&,也使我内人欢喜欢喜,他也实在着急的够了?!甭薮毫囟猿路镅舻母救怂档溃骸傲罾傻纳硖?,已虚弱到极处了,若从此永不服药&,安分随缘的过下去,倒不要紧,不过不能望他强壮罢了。如群医杂进,百药纷投,无论所服的怎样,尽管都是极王道的药,至多也不能再延三年的寿命?!甭椒镅粑实溃骸安环┙跎畏豝?”</p>

    罗春霖道:“我的治法很平常,也不是十天,半月可望有效。好在不服药^^,就收效稍迟,也毋庸疑虑。于今要说我的治法,须先把我的家世说出来。</p>

    “我先父在日,在长沙也颇有点声名。先父的名字,是有字底下一个才字?!甭椒镅舨淮薮毫厮迪氯?*,即截住问道:“是不是往年押解饷银的罗老英雄呢*?”罗春霖起身应“是^?!甭椒镅舸笮Φ溃骸八先思艺媸峭墩鸬睦嫌⑿?,我虽无缘会见他老人家。然我有一家亲戚,住在长沙凤凰台^,我每年到长沙,必到舍亲家居住^。那罗老英雄也住在离凤凰台不远*,我所以时常听得舍亲说起他老人家的事,可惜他老人家已去世有好多年了。我记得他老人家告老的那年,饷银才到罗山&,就闹出了乱子,押饷的兵士^,还有些被强盗捉去了??杉盟先思业谋玖靆,实在了得?&!薄奥薮毫氐溃骸跋雀傅奈湟?&,固是少有人赶得上。然他老人家按摩推拿的手段,更是绝技,独得异人的传授^。于今除传了我而外,可断言全国没有第二个知道的人&。这种按摩推拿的法子,有起死回生的神效&&,令郎的身体就用我这独得的方法,包管一年之内&&,使他强壮。不过,令郎须得拜我门下做徒弟&,不是我好为人师&,只因令郎的天分太高*,非拜在我门下,我犯不着容易给他知道了我秘传的手法!辈恢椒镅舴蚋驹跎卮??且待第七十二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