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回 坐渡船妖僧治恶病 下毒药逆子受天刑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七十六回 坐渡船妖僧治恶病 下毒药逆子受天刑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陆小青看见柳迟起身说:“来了*,来了!”即抬头看前面&,只见一行来了九个人&。一个武官装束*,年约四十多岁&*,生得浓眉巨眼*,膀阔腰圆*,面上很带着忧愁的样子&。无论甚么人一望^,便可以看得出他有很重大的心事&。同行的八个人^,一色身穿得胜马褂*,头戴卷边大草帽^*^,背上斜插一把单刀*,刀柄红绸飘拂^&,一种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,好像就要去冲锋陷阵的一般&。那武官装束的人在前面走着&,并不注意柳^、陆二人^^&。渐渐走近跟前,将要走过了,柳迟才挡住去路*,问道:</p>

    “你们是从湖南巡抚部院来的么?”那武官低头见柳、陆二人年纪又小*,衣服又平常,说话更率直没有礼貌^&,官场中的势利眼睛,哪里瞧得起这们两个人物*。随将那副卷帘式的面孔往下一沉&,两只富贵眼向上一翻,说道:“你管我们是哪里来的干甚么?”八个带刀的兵士&,以为柳&、陆二人不是善类*&,当即一字儿排着包围上来^,来势都很凶恶&*。柳迟一看这情形*^,连忙拉着陆小青往旁边让开^^,说道:“对不起^,对不起^*!是怪我不该多管闲事&*,请快去送死罢&。明年今日*,我准来扰你们的抓周酒*!”湖南的风俗*,小儿满周岁的这一日**,照例用一个木盘*,里面陈列士农工商所用的小器具&,以及吃的糖果&,当着亲戚六眷*,给这个周岁小儿伸手到盘里去抓*^?醋プ派趺?*,便说这小儿将来必是这一途的人物^^&。那时风俗重读书人,小几抓着笔墨书本的最好*。这种办法,谓之“抓周”&^。抓周的这日&,是要办酒席款待亲戚六眷的&&,吃这种酒席,叫做吃“抓周酒”。柳迟一时气不过&,对那武官说出这话来*^,只把那武官和八个兵士都气得顿时横眉竖目^^,怒气如雷。</p>

    那武官忽然指挥着八个兵士&,喝道:“且把这两个混帐忘八蛋捆起来^*,回头送到长沙县衙里去^^^,每一个的狗腿上&,挖他两个大窟窿&。这时候没有闲工夫和他们多说^?&!卑烁霰空娓鋈绶盍私?*,一齐张手来捉*&。本来八个兵士不是柳*、陆二人的对手*,加以八人欺柳*、陆年轻^,不看在眼里&,以为荞麦田捉乌龟&*,手到擒来&&,算不了一回事**。谁知八人才一拥上前,连手都不曾沾着柳^&、陆二人的身,早被陆小青三拳两脚,将奋勇上前的几个打跌了&**。立在后面的几个,不由得吓得呆了&,不敢再上前讨打*^。只圆睁着眼看陆小青^,倒安闲自在的^,不像曾与人厮打的样子&。柳迟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偏有这些精神和他们纠缠&*,他们今日起得太早,敢莫是遇见鬼了。不过一会儿工夫**,好歹都要去送死的^*,这时把他们打倒干甚么呢^*?”</p>

    陆小青也笑道:“谁值得去打倒他们^&,他们自己和喝醉了酒的一样*,一个个立脚不住,只怕真是起得太早了^,想在这地下睡一睡*?*!?lt;/p>

    那武官看了柳陆二人的言语举动&,心里甚是纳罕^*。不过做官的人*&,只惯受人奉承,不惯受人凌辱,今见手下的兵被这两个不足轻重的青年打跌了几个,那里按纳得住心头火起*?一叠连声的催促这几个不曾跌倒的兵士动手捕捉*^。这几个兵士不敢违抗*&,都从背上拔下单刀来&*^。这几个跌倒在地的,因身上没有受伤,倒地一个翻身,又跳起来了,也将单刀拔下&*^,齐吼一声“杀”,刀光如闪电一般的飞舞过来*。陆小青忽想起刚才听得柳迟说,在红莲寺将与知客老和尚动手的时候^&,正想看他的本领如何^,叵耐那老和尚一刀不曾劈下&,就“哎呀”了一声^,无端将刀掣回去跑了的话^&,有心想在这时候显点儿能力给柳迟看&。喜得是八月间天气^,身上穿的是单衣*,乘那些兵士正在拔刀的时候,故意将上身脱下来^,露出一身枯蜡也似的瘦骨&,两条胳膊就和两根枯柴梗一般*&&。</p>

    连骨朵缝里都寻不出一点儿肉。肋条骨一道一道的排列着*,仿佛是纱厂的铁丝灯笼*。柳迟虽也是瘦弱身体^,然看了陆小青这般鸡骨撑持的样子&,反觉得自己是很肥壮的了&。那些兵士一见陆小青消瘦得如此可怜^,倒吓了一跳^。</p>

    原是各人舞动手中单刀&,待没头没脑劈杀下去的,及见是这们一个骨朵架子*,都不知不觉的手软起来&*。有一个兵士用刀指着陆小青,先开口说道:“你自己也不去撒一泡尿照照&^,看你这种的样子,是不是从土里挖出来的枯骨&,真是豆腐进厨房,不是用刀的菜*?!甭叫∏嗵?*,忍不住生气说道:“我本来不曾惹你们,你们要不自量来和我动手,此时自知斗不过我&,却又做出假惺惺的样子。我瘦虽瘦,结实倒很结实。你们有气力尽管砍过来&^,避让一下的^,也不算是好汉*^。来罢*!”说罢^,将两条柴梗般的胳膊向左右张开来*^,挺着胸膛等他们砍杀。那些兵士平日虽是狗仗人势^,凶恶非常,只是对于无冤无仇的人*,是这般脱了衣服&,等待他们砍杀,倒真有些不敢下手&。</p>

    一个个擎着刀&&,望着陆小青发怔^*。陆小青忿不过*,只将身体一缩,便溜到了一个兵士身边&*,如从兵器架上取兵器似的&,毫不费力就夺了一把单刀在手^*,随即旋舞了几下,逼得那些兵士纷纷退后。</p>

    陆小青忽然挺身立着^^,说道:“你们不用害怕倒躲。我若有意杀你们&*^,你们便插翅也飞不了。你们因见我的身体瘦弱&&,以为禁不起一刀&,我就借这把刀&,劈给你们看看&!毙倨鸬独?*,刀口对准他自己的额头^^,猛力一刀劈下去&,同时将额头往上一迎,只听得“哧”的一声响,和砍在棉花包上相似*,砍着的所在,一些儿痕迹没有&*^。接连砍了几刀^*,才换过手来*^,在周身都砍了一遍^。将刀向那兵士跟前一掷道:“这刀是一块死铁造的*&,太不中用了**,你拾去瞧罢&?^&!蹦潜苛ν溲捌鹄纯词?^,只见刀口全卷过来了,都惊得吐舌摇头^*^,同声说好厉害。柳迟笑道:“你们这种刀,真是截豆腐都嫌太钝了,带在身边做甚么*,不是丢你祖宗十八代的人吗?”</p>

    那武官看了陆小青的举动,听了柳迟的言语,那种不屑和小百姓说话的傲慢态度*,不因不由的取消了&。那一双翻起来朝天的势利眼*,也不因不由的低下来活动了*&&,他们这种在官场中混惯了的人**,转脸比甚么都快&&&,那武官只念头一转*,脸上便登时换过了一副神气&*&,对八个正在吐舌摇头的兵士喝道:“还不快给我滚开些&,你们跟我在外面混了这们多年,怎么还一点儿世情不懂得*?</p>

    冤枉生了两只眼睛&*,在你们的脸上^*,全不认识英雄。这两位都是有大本领的英雄&,你们居然敢当面无礼^。幸亏今日有我一同出来^,若不然&,你们不到吃了大苦头^,哪里会知道两位的能耐?*^!卑烁霰亢孟窳旎崃四俏涔偎嫡獯只暗挠靡?^,一片声应是^,都忙着将刀插入鞘内&^,诚惶诚恐的垂手站着^。那武官拿出神气十足的样子*&*,望了兵士几眼&&,好像竭力表示他不满意兵士刚才的举动&&,尚有余怒未息的模样。这几眼只望得八个兵士,都似乎在那里打寒噤^,那武官这才觉得显出他自己的威仪了&?*;毓防?^,赶紧又换过一副堆笑的面孔,打算向柳^^&、陆二人说话&。谁知柳迟已拉着陆小青的手*&,说道:“我们走罢,弄得不好,说不定又要把我们捆送到长沙县里去&。我们的腿子要紧^&,若真个打成两个大窟窿*^,还能走路吗^?”二人才走了几步^,那武官已抢到面前陪笑拱说道:</p>

    “两位不要生气^,只怪我肉眼凡夫,错认两位是青皮光棍一类的人,所以对两位说了些无礼的话**,并且还有一个缘因^,得请两位原谅&。</p>

    “我此刻正是有极重大的事在心里,很不耐烦&*,偏巧两位挡住去路,问出来的话&,又恰好触动了我的心事,使我登对更不耐烦起来,若在平日,就是两位问我甚么话^,我也决不至无端出恶言恶语来回答&。我于今得请教两位贵姓台甫&?从哪里来?怎么知道我们是从湖南巡抚部院来的&*?”</p>

    柳迟指着陆小青说道:“这位老兄&,我也是昨夜才会着,因见面仓卒^,至今还不曾请教他的姓名。</p>

    不过能在无意中遇着这样一个人物^&,确是天假其缘&,大非易事^?^&!甭叫∏喑么吮憬约旱男彰睦虻ニ盗思妇?。柳迟也将姓名说了道:”我昨日奉了我师傅的命*,教我到红莲寺救一个贵人,说那贵人已在红莲寺被困三日夜了^*。若我一个人的力量不能救&,只须回头向长沙这条路上行五十里等候*,自有湖南巡抚部院的人来*&,可以与他们商量救法^&。至于在红莲寺被困三日夜的,究竟是甚么人&?我师傅不肯说*,只说是五十多岁的一个贵人*^,被困在红莲寺的事&,是不能给外人知道的而已^?*!?lt;/p>

    那武官听了,很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,问道:“贵老师尊姓大名*?我确是从巡抚部院到这里来,只是昨夜三更过后才动身*,临行除了院内几个重要的人&,没外人知道*^。贵老师怎么能在我未动身之前&&,就教足下到这里等候呢?”柳迟笑道:“我师傅的大名**,在南七省我敢说无人不知*^,无人不晓&*,就是江湖上人都称他老人家为‘金罗汉’的吕爷爷。他老人家道法高深*^,千里以外的事^&*,都能明如观火^,何况就在眼前的事^?”</p>

    那武官更现出惊讶的样子^,问道:“是金罗汉吕宣良吗^?”柳迟道:“怎么不是,你也认识么^*?”那武官——“哎呀”了一声道:“这就奇了,这就奇到极处了!”柳迟看了那武官十二分惊诧的神气,也不由得惊诧起来问道:“这话怎么说,有甚么奇到极处&^&?”那武官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只怕这个金罗汉^*&,不就是那个金罗汉*?^^!绷俨辉玫溃骸捌仗熘?,只有我师傅吕爷爷配称金罗汉^^,没有第二个人配称金罗汉&,也没第二人敢称金罗汉&。你何以见得不就是那个金罗汉&&?</p>

    你所知道的那个金罗汉,究竟是甚么样子呢^^?”那武官道:“那个金罗汉,我只知道姓吕名宣良。</p>

    甚么样子^&,我却不曾见过&&&,不得而知^。但知道那金罗汉有两只极大的神鹰做徒弟^*,片刻也不离身*^?^!绷傩Φ溃骸霸茨闼赖?*,也不过如此*。我师傅金罗汉&^*,正是养了两只极大的神鹰&,也是片刻不离左右&,不知你何以会疑心恐怕不就是那个?”</p>

    那武官又陪着笑,说道:“足下不要因我的</p>

    话说的不好生气,且待我将缘因说出来^,足下自然不怪我疑心不就是那个金罗汉*。</p>

    我姓赵,名振武&,是巡抚部院里的中军官&。我在十来岁的时候*^,就听得家里的人说^*,我高祖赵星桥在湖南做巡抚的时节^^,有一个年约七八十岁的老和尚^^,生得体魄魁梧*,态度潇洒^*&。头戴昆卢冠&,身披大红袈裟*。左手托一个石臼也似的紫色钵盂^&,右手握一柄三尺来长的铁如意。估计那铁如意足有百多斤轻重^&,那和尚握在手中*,行若无事的样子&。从岳麓山那边坐一只渡船过来*,到城里化缘^。一不要钱*^,二不要米&^,不论贫富人家,都只化一碗白米饭,便高声念一句‘阿弥陀佛’,用铁如意在钵盂边上轻敲一下。一到黄昏时候^,仍坐渡船过河到岳麓山那边去了*。每日是这般来城里募化,有人问他^,是哪个寺里的和尚?法名甚么?他说:老僧素来山行野宿,随遇而安*^,没有一定的寺院^*。一心在深山修炼&,不与世人往来*。因此名字多年不用*^,早已忘记叫甚么了*^。</p>

    有人问他:从甚么地方&,在甚么时候到岳麓山来的*?他说&,全世都任意游行^,只知道从某世界游到某世界*,在这一个婆娑世界之中*^,却不能记忆小地名^。此地在婆娑世界中*^,叫甚么地名,老僧并不知道*,那时长沙城里的人^,听了老和尚这种奇怪的语言^,又见了那些奇怪的举动*,不到几日,已哄动满城的人&&,都争着化白米饭给老和尚吃&。老和尚的食量大的骇人^,每家化一大碗^,随化随吃^^。从早到晚,至少也得化一百多家&&,便能化一百多碗饭&,吃到肚里^,还不觉得很饱的样子^*。因此城里的人,都知道他是一个有道行的和尚,有当面称他圣僧的,有拿着前程休咎的事去问他的&,他摇头不肯说。</p>

    “那时有个做泥水匠的人^,姓王行二*^,大家就叫他王二,家住在岳麓山下水麓洲^&,家中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母*,一个妻子&,三个女儿&,两个儿子&*,一家连自己八口人,就靠着王二一个人&,凭着做泥水匠的手艺生活**,这日&^,王二在人家做手艺回来*。忽觉得胸脯上有一块碗大的地方胀痛,初起不红不肿*。他这种做手艺的粗人^,身上虽有些痛苦*&&,也不拿着当一回事&,次日仍忍痛去人家做工&。下午回家,便觉胀痛的比昨日厉害了&,用手去摸那胀痛的所在,皮肤里简直比钱还硬,呼吸都很吃力*,好像饱闷得很的样子*&。第三日就红肿得和大馒头一般^,不但不能去人家做工,连在家中走动都极不方便,只得坐在家里*,也无钱请外科医生诊视^^。四五日后,只痛得王二呼娘叫爷的哭*。做手艺的人*,家中毫没有积蓄*^,八口人坐吃得几天*,那里还有东西吃呢^?可怜王二老婆&,只得带着儿女出来行乞&&。王二胸前的疮&,更溃烂得有碗口大小*。久而久之,知道王二害疮的人多了。虽也有愿意做好事的外科医生,不要王二的钱,送药替王二诊治&,无奈这疮的工程太大^,不是寻常敷疮的药所能见效^*。</p>

    “一日^,王二的老婆带着儿女过河,到城里行乞*,顺便打听会医毒疮的外科医生,居然被他找着一个在长沙很有名的外科医生了*。王二的老婆带着五个儿女&&,向那医生叩了不计数的头^,才求得那医生许可了:不要医药费,替王二诊治,不过须将王二抬到医生家里来上药&,医生不肯亲到水麓洲去&,王二老婆已是喜出望外了^^,连忙要求王二的同行^,用竹床将王二抬到城里来,请那医生诊治。但是那外科医生的声名虽大,身价虽高*,医病的手段却甚平常。他自以为是莫大的恩典^,不要钱替王二医疮*^,实在他那药不敷上去倒也罢了,不过是溃烂,不过是疼痛&,敷了三四次药之后,不仅毫未见效**,反红肿得比不敷药的时候更厉害了&^,从胸脯肿到颈项*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</p>

    那医生至此才知道自己的手段不济,恐怕王二死在他家里不吉利,只好说这种疮是没有治法的&&,教王二的几个同行将王二抬回水麓洲安排后事。王二老婆不能把王二赖在外科医生家,只得哭哭啼啼的跟着几个同行的抬起王二走到河边。恰好有一只渡船停泊在码头下*,一行人便走上那渡船。</p>

    王二睡的竹床*,就安放在船头上*,奄奄一息的哼个不了&,王二老婆坐在旁边哭泣。</p>

    “长沙河里的渡船,照例须等载满了一船的人才开船的。他们上船等了好一会,刚等足了人数&,快要开船了*,忽见那老和尚走到码头上来。架渡船的梢公,知道老和尚是要过河的,遂向码头上招手^,喊道:‘老师傅要过河么?请快上来,就要开船了?!虾蜕幸幻婢俨缴洗?,一面低头望着睡在竹床上的王二^*,只管把头摇着&,现出看了不耐烦的样子^。同船的人都觉得老和尚这种情形很奇怪*&,出家人不应如是的。当下就有一个年轻口快的泥水匠同行^^,对老和尚说道:‘出家人多是以慈悲为本&&,方便为门。老师傅每日到长沙化缘&,长沙人无不知道老师傅是个有道行的高僧&。这睡在竹床上的王二&,是个孝子,一家大小七口人*,全靠他做泥水匠养活*。于今他胸脯上忽然害这们大的一个毒疮&,经许多外科医生治不好,眼见得是没有命了。他不死便罢&,只要一口气不来,他将近七十岁的老母^,不待说是得饿死冻死、气死急死&^,就是他这个嫂子^,和这五个不曾长大成人的儿女,恐怕也难活命。老师傅是出家人,见了他这样可怜的人,不怜悯他也罢了,为甚么反望着他做出讨厌他的嘴脸来呢?’</p>

    “老和尚听了&,益发做出爱理不理的样子^,将脸向旁边一扬&,冷笑了两声,说道:‘你这些话向谁说的&^,只能拿着向两三岁的小孩说**,或者可以瞒得过他^&,使他相信^&。拿着对老僧说*,你就认错人了?!馔械纳倌暌惶虾蜕兴党稣庑┎宦撞焕嗟幕癪,不由得气往上冲,逼近老和尚跟前^,问道:‘我那一句</p>

    话说的不对?怎么只可以瞒两三岁小孩?我一不想骗你的钱&*,二不想骗你的米,为甚么向你说假话&&?你倒是说个明白*,看我刚才说的话^,哪一句是假的*,不能相信&?**!虾蜕腥允潜强桌锖吡艘簧?&,说道:‘这真是好笑,老僧出家,管你哪一句真,那一句假&。你说他于今胸脯上忽然害这们大的一个毒疮*,经许多医治不好*,这话就显见得是假的,你还说不是想骗我吗?一个好好的壮健汉子,无端是这般装出害重病的样子来,教老僧看了如何不讨厌呢?’这同行的少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*,拖住老和尚的袈裟^^,说道:‘你若说我旁的话是假的,我一时拿不出证据来,不能和你争论&。至于说他胸脯上毒疮的话是假的*,他这样子是装出来的^*,我却不能由你说。于今人在这里*,这船上坐了这们多人^&&,可以请大家做见证^^,我去揭开他胸前的衣^,请大家来看,若真是胸脯上不曾害毒疮,算我们是骗人^&*,听凭你们怎生惩治&&,我们都情愿领罪*,没有</p>

    话说,若果是害了毒疮**,看你怎么说?’</p>

    “当时同船的人,有一大半认识王二的,知道王二确是害了毒疮*。就是驾渡船的艄公,因王二用竹床抬着来回坐过好几次渡船*,也曾看见王二的毒疮。这时忽所得老和尚说王二假装害疮骗人,不由得都替王二和这同行少年不平^,齐声向老和尚说道:‘这话很公道*&,若揭开衣看没有毒疮,随便老师傅骂他们一顿也可以*,打他们一顿也可以^&。万一王二不是假装病,他们骂老师傅*,老师傅就不能生气*?^!虾蜕衅薹薜纳焓窒蛲醵恢傅溃骸忝侨タ窗?&,看有甚么毒疮在哪里?’</p>

    “这少年也是气忿忿的两步跑到船头&,将王二胸前盖的衣一揭*。不揭看没要紧^*,经这下揭开一看*,只把这少年惊得呆了,原来王二胸脯上果然是好好的*,不但不见有甚么毒疮^,连痱子也没有一颗*。王二的老婆在旁边看了*,也仿佛做梦的一般。半晌*,才轻轻推着王二&,问道:‘你胸脯上的疮还痛么*?’王二原是闭着眼睡的&,此时张开眼来,不答他老婆的话,且用手在胸脯上缓缓的摸了几摸*,说道:‘我难道在这里做梦么*^?我的疮到哪里去了呢&*&?’王二的老婆答道:‘我也只道是在这里做梦呢!’老和尚仍是怒气不息的问道:‘疮在哪里&^?你们能瞒得过我么*&?’说话的时候,船已到水麓洲^&^,老和尚跳上岸,大踏步不顾而去。王二摸胸脯不见毒疮^&,一时连痛楚也不觉得了,颈项原肿得不能说话的,此时也畅快了&。同行的几个人见渡船靠了岸,正待大家仍旧抬起他上岸*,他不知不觉的已坐起身*,说道:‘我若不是在这里做梦*^,害了半个多月的毒疮,怎的忽治好的这般快&*?’</p>

    “同船的人都觉得这事奇怪,有年老有些儿见识的说道:‘依我看王二的疮,就是那老和尚治好的&,那老和尚是个有道行的圣僧**,必是他老人家看见王二病的可怜*,用法术将疮治好?!娜思馊巳绱怂礮*,也都附和说是老和尚显神通&。只有那个和王二同行的少年&,因受了老和尚的叱骂,心恨不过&&^,不承认老和尚有神通*。说老和尚若真有这样大的神通*&,何不当众说明替王二治疮,也好扬扬名呢*。同船的人道:‘老和尚又不是做外科医生的^,完全是出于一片慈悲之心,要人扬甚么名^?我看他老人家就是怕知道的人多了&,传扬出去^*,以后求他老人家治病的太多&&,推也推托不了^*,难得麻烦&。因此故意说王二装假&,好使人不疑心是他老人家治好的*?*!熬饣厥乱院?,不到两三日^,长沙满城的人都知道老和尚有法术&,能替人治不治的病^。</p>

    等老和尚一到长沙化缘&,就有许多人抬着病人或搀扶着病人^,跪求老和尚诊治&,老和尚一口咬定不会治病*,王二本不害疮,不干他的事。然曾当面跪求老和尚的,老和尚虽睬也不睬^&,但是病人回家,多有登时就好了的。</p>

    “一口清晨*,南门的城门才开&,就进来个六七十岁的老婆婆^,左手牵一条大黄牛&,右手握一根树枝^,走进城来*,就立在城门洞下不动&。经过城门洞的人一看这黄牛,都大惊叫怪^。</p>

    原来这黄牛全体与平常的黄牛无异*,只有一颗头是人头,头上也有两只角,并看得出这人头的年纪,大约已有四十来岁了&,是一个做工人的面貌。城门口陡然来了这们一条怪牛&,凡是经过这地方的人,谁不立住脚问这怪牛的来历呢*?老婆婆初时只流眼泪不说话^*^。后来围着的人越来越多了,老婆婆才连哭带诉的说出来^&*。原来南门城外十多里*,有一个姓张的木匠^,因手艺平常&,没有多少人家雇他做木器。张木匠只有一个老母,已有六七十岁了,没有妻室儿女^*。张木匠平日对他老母虽不能尽孝*,然左右邻居都还不见他有忤逆的举动。</p>

    “这年因田里收成不好^,雇木匠做工夫的人更少了&,张木匠渐渐不能养活他母亲*。不知怎的^,张木匠忽然起了狠毒的心*&,心想:我若不是为有这个老母^*,独自一个人&,天南地北都能去,怕甚么没有饭吃*。何不买点儿砒霜来,将老母毒死了,独自出门去吗?张木匠一起了这念头&,就跑到药店里^*^,推说要毒耗子,买了一包砒霜。又跑到熟人家借了两升米^,提回家交给他老母道:‘你老人家自己煮饭吃罢^。我还有要事出去,须到夜间才能回家。这里还有一包好东西^*^*,煮好了饭,就把这包东西拌在饭里^,那饭便非常好吃*,一点儿菜不用,吃下去并能几日不吃不饿&&?&!盖仔乓晕?,欢天喜地的收了*。张木匠随即走了出去。</p>

    “他老母刚待洗米烧饭^,忽听得外面有人高声念了一句‘阿弥陀佛^**?^!拍缸叱隹词?&,只见一个老和尚&,身体高大&,头戴昆卢冠&*,身披大红袈裟^,左手托紫色钵盂**,右手握铁如意*,右膀上挂一件灰色面的皮袍^,立在大门口向张母说道:‘老僧是特来府上化缘的*,只是我并不白化^,能化给我十串钱,我这件皮袍就留在这里*?&!拍傅溃骸闪?,可怜&!我家连饭都没得吃^,哪里来的十串钱^^,请到别家化去罢?&!虾蜕械溃骸忝挥惺?^,少化些也使得^?^!拍傅溃骸壹乙桓銮裁挥衈^,拿甚么化给老师傅呢*^?’老和尚道:‘实在没有钱,米也是用得着的&?^!拍傅溃?lt;/p>

    ‘我家仅有两升米,还是我儿子刚才提回来的?*!虾蜕械溃骸褪橇缴滓舶?,这件皮袍我出家人用不着^,留在这里^,给你儿子穿罢^!’张母见两升米能找一件皮袍,自是很欢喜的^,将张木匠提回的两升米&,都给了老和尚,老和尚接了米^,留下皮袍&,自敲着钵盂去了*。张母因没有了米&,不能烧饭吃,只是忍饿等候儿子回来。</p>

    “张木匠直到夜间才回&,自以为老母是已经吃下砒霜死了的,打算回家收尸,谁知进门见老母还坐着不曾死^,不由得心里就冲了一下*,连忙问道:‘我白天拿回来的那包好东西&*,不曾拌在饭里面吃吗&?’张母还喜孜孜的说道:‘决不要提那包好东西了。我从你走后&,直挨饿到此刻*,一颗饭也没得入口*^?^!婕淳徒蜕欣椿档那樾问隽艘槐榈溃骸づ巯衷诖采?,你拿起看看,明日拿到城里去卖,必能多卖些钱*^?!拍窘程盗缴谆涣艘患づ?&,心里也禁不住欢喜&。拿起皮袍看了几看道:‘我活到四十岁,还不曾穿过皮袍^&&,且穿上试试看?&!底?&,将皮袍向背上一披,想不到皮袍刚一着身,张木匠便立不住脚,身体不由自主的倒在地下*,口里联珠般的叫痛,顷刻之间*,全身都已变成一条黄牛了。只有面孔不曾变换&*,口里仍能说话。这一来,把张母吓得痛呼起来*,张木匠亲口向张母供出买砒霜毒母亲的心事来*^,道:‘这是上天降罚&*,将借我这个忤逆子&,以警戒世间之为人子不孝的。娘只有我一个儿子,于今我既变了牛^,没有养活了*,娘可牵我到城里去讨钱,看的人若问我的来历^,娘只用树枝在我背上打几下,我自然会供给众人听,若不忍打我,便说不出来*^?*!拍感睦锸遣蝗贪讯颖涑傻呐G3鋈ヌ智?,然肚中饥饿难挨,张木匠哭着求张母牵出去*,好慢慢的减轻些罪孽&。</p>

    “张母只得牵进城来*,在城门洞口见聚集的人多了,大家盘问来历&^,张母举起树枝*,在牛背上打了几下^。张木匠真个口吐人言,一五一十的照实说了。听的人不待张母开口^,都争着给钱&,一会儿就有十多串钱了&。大家因听得送皮袍的和尚就是那个替王二治疮的老和尚&,更是异口同声称赞那老和尚是活佛临凡&,不仅称为圣僧了^&。从此老和尚到人家化缘,有许多人家用香花供养的&*。</p>

    老和尚说出来的话&,大家都看得比圣旨纶音还重&。</p>

    “这年正月十三日*,老和尚忽对许多妇孺说道:‘今年玉帝有旨:从明日起&,在长沙大西门城外&,搭天桥一座^,接引有缘的人上天^。十四&、十五、十六连搭三夜。这是登天堂的捷径,千载难逢的**,不可错过?*!笔本陀腥宋实溃骸犹烨啪涂梢宰呱咸焯美锶ヂ?&?’老和尚点头道:</p>

    ‘是&?!庑┤擞治实溃骸辜涿挥械苹?&,桥上如何能看见行走呢*&?’老和尚道:‘夜间没有灯火便不看见行走^,还能算是玉帝搭的天桥吗&^?那时天门开了,自有两盏天灯^,高悬在开门两旁。</p>

    上桥的人一到桥上,自然看的明了*,一步也不会走错。有尘缘未了&,暂时不能登天堂的&,到天堂里面游观一番*,仍可回家&*,并非一去不回的&?!袄虾蜕凶运盗苏夥豕盼从械钠嫣?^&,城里城外的人&,十个之中&*,竟有八个相信活佛的话,是不会有假的*^。其余的两成人*,也还不敢断定说是假的,不过因为从来不曾听人说过有这种怪事&*,略有点儿疑虑罢了&。十四日天色才到黄昏时候*,大西门城外河岸一带地方&,已是人山人海&。大家都抬头望着天上&,等待开天门&,搭天桥下来&。直等到三更过后^,还不见有一些儿动静。老弱女孺不耐久等的*,有些灰心回去了^&,体格强壮的^,都相信老和尚的话*,决不至于骗人,誓必等到天明没有才回去&?&*?纯吹鹊角霉宋甯?,相差不过半个时辰&,就要天亮了^^。将近天亮的时候,照例天色必有一阵漆黑^,此时更忽然起了一天的雾^&,真是伸手不见五指&。到了这时分&,便是十二分相信的人,也实在等的有些意懒心灰了*&。颈也胀了,腿也酸了,精神更提不上来。大家正商议不再等了,打算各自归家。陡听得天空中如响雷一般的发出一种很洪大的声音*,只吓得众人一个个抬头仰望^,即见有两道电也似的亮光,在天空闪灼了好几下。随即就有人喊道:‘好了,好了*&!天桥搭下来了!’”柳迟听赵振武说到这里忍不住截断话头,问道:“难道真个有甚么天桥搭下来了吗?”不知赵振武如何回答^?且待第七十七回再说*&。</p>

    话说陆小青看见柳迟起身说:“来了&,来了*!”即抬头看前面,只见一行来了九个人&&。一个武官装束*,年约四十多岁*,生得浓眉巨眼&,膀阔腰圆,面上很带着忧愁的样子*。无论甚么人一望&,便可以看得出他有很重大的心事*。同行的八个人,一色身穿得胜马褂^,头戴卷边大草帽,背上斜插一把单刀&,刀柄红绸飘拂*,一种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^,好像就要去冲锋陷阵的一般&。那武官装束的人在前面走着*,并不注意柳^、陆二人^。渐渐走近跟前&*,将要走过了,柳迟才挡住去路,问道:</p>

    “你们是从湖南巡抚部院来的么?”那武官低头见柳*、陆二人年纪又小&*,衣服又平常,说话更率直没有礼貌*,官场中的势利眼睛^,哪里瞧得起这们两个人物。随将那副卷帘式的面孔往下一沉,两只富贵眼向上一翻,说道:“你管我们是哪里来的干甚么?”八个带刀的兵士,以为柳、陆二人不是善类*^*,当即一字儿排着包围上来,来势都很凶恶*。柳迟一看这情形&,连忙拉着陆小青往旁边让开*,说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!是怪我不该多管闲事*&,请快去送死罢&。明年今日*,我准来扰你们的抓周酒!”湖南的风俗,小儿满周岁的这一日,照例用一个木盘,里面陈列士农工商所用的小器具,以及吃的糖果&,当着亲戚六眷,给这个周岁小儿伸手到盘里去抓^?&?醋プ派趺?,便说这小儿将来必是这一途的人物^。那时风俗重读书人,小几抓着笔墨书本的最好^。这种办法,谓之“抓周”。抓周的这日&,是要办酒席款待亲戚六眷的^*,吃这种酒席*^,叫做吃“抓周酒”**。柳迟一时气不过^,对那武官说出这话来*,只把那武官和八个兵士都气得顿时横眉竖目,怒气如雷*。</p>

    那武官忽然指挥着八个兵士,喝道:“且把这两个混帐忘八蛋捆起来*^,回头送到长沙县衙里去,每一个的狗腿上^,挖他两个大窟窿。这时候没有闲工夫和他们多说*&?^&!卑烁霰空娓鋈绶盍私?,一齐张手来捉。本来八个兵士不是柳&、陆二人的对手,加以八人欺柳、陆年轻&^,不看在眼里,以为荞麦田捉乌龟,手到擒来,算不了一回事。谁知八人才一拥上前,连手都不曾沾着柳&、陆二人的身,早被陆小青三拳两脚&^,将奋勇上前的几个打跌了^。立在后面的几个*,不由得吓得呆了,不敢再上前讨打*。只圆睁着眼看陆小青&,倒安闲自在的*&,不像曾与人厮打的样子。柳迟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偏有这些精神和他们纠缠*,他们今日起得太早^,敢莫是遇见鬼了*。不过一会儿工夫*^,好歹都要去送死的,这时把他们打倒干甚么呢?”</p>

    陆小青也笑道:“谁值得去打倒他们*^&,他们自己和喝醉了酒的一样*,一个个立脚不住,只怕真是起得太早了,想在这地下睡一睡&&!?lt;/p>

    那武官看了柳陆二人的言语举动,心里甚是纳罕&。不过做官的人,只惯受人奉承^,不惯受人凌辱*,今见手下的兵被这两个不足轻重的青年打跌了几个*,那里按纳得住心头火起&?一叠连声的催促这几个不曾跌倒的兵士动手捕捉*。这几个兵士不敢违抗**,都从背上拔下单刀来&&。这几个跌倒在地的,因身上没有受伤,倒地一个翻身*^,又跳起来了*,也将单刀拔下,齐吼一声“杀”^,刀光如闪电一般的飞舞过来。陆小青忽想起刚才听得柳迟说,在红莲寺将与知客老和尚动手的时候^^,正想看他的本领如何,叵耐那老和尚一刀不曾劈下,就“哎呀”了一声*,无端将刀掣回去跑了的话&^,有心想在这时候显点儿能力给柳迟看*。喜得是八月间天气*,身上穿的是单衣&*,乘那些兵士正在拔刀的时候^,故意将上身脱下来^,露出一身枯蜡也似的瘦骨&,两条胳膊就和两根枯柴梗一般*。</p>

    连骨朵缝里都寻不出一点儿肉*。肋条骨一道一道的排列着^*,仿佛是纱厂的铁丝灯笼*。柳迟虽也是瘦弱身体,然看了陆小青这般鸡骨撑持的样子,反觉得自己是很肥壮的了*。那些兵士一见陆小青消瘦得如此可怜&&,倒吓了一跳。</p>

    原是各人舞动手中单刀,待没头没脑劈杀下去的&,及见是这们一个骨朵架子*&,都不知不觉的手软起来。有一个兵士用刀指着陆小青&,先开口说道:“你自己也不去撒一泡尿照照*,看你这种的样子&,是不是从土里挖出来的枯骨**,真是豆腐进厨房,不是用刀的菜?^!甭叫∏嗵?,忍不住生气说道:“我本来不曾惹你们*^,你们要不自量来和我动手&*,此时自知斗不过我,却又做出假惺惺的样子。我瘦虽瘦&,结实倒很结实*^。你们有气力尽管砍过来,避让一下的&,也不算是好汉。来罢^!”说罢^,将两条柴梗般的胳膊向左右张开来,挺着胸膛等他们砍杀&。那些兵士平日虽是狗仗人势*^,凶恶非常^*,只是对于无冤无仇的人,是这般脱了衣服^,等待他们砍杀*,倒真有些不敢下手*。</p>

    一个个擎着刀,望着陆小青发怔。陆小青忿不过*^,只将身体一缩,便溜到了一个兵士身边,如从兵器架上取兵器似的&,毫不费力就夺了一把单刀在手,随即旋舞了几下,逼得那些兵士纷纷退后。</p>

    陆小青忽然挺身立着&^,说道:“你们不用害怕倒躲&。我若有意杀你们&,你们便插翅也飞不了^。你们因见我的身体瘦弱,以为禁不起一刀*^,我就借这把刀,劈给你们看看^?!毙倨鸬独?,刀口对准他自己的额头,猛力一刀劈下去,同时将额头往上一迎,只听得“哧”的一声响,和砍在棉花包上相似&,砍着的所在,一些儿痕迹没有&。接连砍了几刀**,才换过手来,在周身都砍了一遍^。将刀向那兵士跟前一掷道:“这刀是一块死铁造的,太不中用了^,你拾去瞧罢^?!蹦潜苛ν溲捌鹄纯词?^,只见刀口全卷过来了&,都惊得吐舌摇头,同声说好厉害。柳迟笑道:“你们这种刀&,真是截豆腐都嫌太钝了*,带在身边做甚么*&,不是丢你祖宗十八代的人吗?”</p>

    那武官看了陆小青的举动,听了柳迟的言语&&,那种不屑和小百姓说话的傲慢态度^,不因不由的取消了。那一双翻起来朝天的势利眼*&,也不因不由的低下来活动了&,他们这种在官场中混惯了的人&,转脸比甚么都快,那武官只念头一转^^,脸上便登时换过了一副神气*&,对八个正在吐舌摇头的兵士喝道:“还不快给我滚开些^,你们跟我在外面混了这们多年^^,怎么还一点儿世情不懂得^?</p>

    冤枉生了两只眼睛&,在你们的脸上,全不认识英雄。这两位都是有大本领的英雄^&,你们居然敢当面无礼^^。幸亏今日有我一同出来&,若不然&,你们不到吃了大苦头,哪里会知道两位的能耐?*!卑烁霰亢孟窳旎崃四俏涔偎嫡獯只暗挠靡?,一片声应是*,都忙着将刀插入鞘内,诚惶诚恐的垂手站着^。那武官拿出神气十足的样子^,望了兵士几眼,好像竭力表示他不满意兵士刚才的举动,尚有余怒未息的模样^*。这几眼只望得八个兵士*^,都似乎在那里打寒噤&,那武官这才觉得显出他自己的威仪了?*;毓防?&,赶紧又换过一副堆笑的面孔&*,打算向柳&、陆二人说话。谁知柳迟已拉着陆小青的手*,说道:“我们走罢,弄得不好&,说不定又要把我们捆送到长沙县里去*^。我们的腿子要紧^,若真个打成两个大窟窿&,还能走路吗*?”二人才走了几步^,那武官已抢到面前陪笑拱说道:</p>

    “两位不要生气,只怪我肉眼凡夫^,错认两位是青皮光棍一类的人&,所以对两位说了些无礼的话*&,并且还有一个缘因,得请两位原谅*。</p>

    “我此刻正是有极重大的事在心里&,很不耐烦&,偏巧两位挡住去路&,问出来的话&*,又恰好触动了我的心事,使我登对更不耐烦起来*,若在平日*,就是两位问我甚么话,我也决不至无端出恶言恶语来回答^。我于今得请教两位贵姓台甫?从哪里来*?怎么知道我们是从湖南巡抚部院来的?”</p>

    柳迟指着陆小青说道:“这位老兄&,我也是昨夜才会着&,因见面仓卒&,至今还不曾请教他的姓名&。</p>

    不过能在无意中遇着这样一个人物,确是天假其缘^,大非易事^!甭叫∏喑么吮憬约旱男彰睦虻ニ盗思妇鋇&*。柳迟也将姓名说了道:”我昨日奉了我师傅的命^,教我到红莲寺救一个贵人*^,说那贵人已在红莲寺被困三日夜了^。若我一个人的力量不能救*&&,只须回头向长沙这条路上行五十里等候*,自有湖南巡抚部院的人来*,可以与他们商量救法。至于在红莲寺被困三日夜的*,究竟是甚么人*&*?我师傅不肯说&&,只说是五十多岁的一个贵人^,被困在红莲寺的事,是不能给外人知道的而已?!?lt;/p>

    那武官听了**,很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,问道:“贵老师尊姓大名?我确是从巡抚部院到这里来,只是昨夜三更过后才动身*,临行除了院内几个重要的人**,没外人知道*。贵老师怎么能在我未动身之前&,就教足下到这里等候呢&?”柳迟笑道:“我师傅的大名,在南七省我敢说无人不知&&,无人不晓,就是江湖上人都称他老人家为‘金罗汉’的吕爷爷*。他老人家道法高深*,千里以外的事,都能明如观火,何况就在眼前的事&^?”</p>

    那武官更现出惊讶的样子,问道:“是金罗汉吕宣良吗^&?”柳迟道:“怎么不是&,你也认识么**?”那武官——“哎呀”了一声道:“这就奇了*,这就奇到极处了!”柳迟看了那武官十二分惊诧的神气,也不由得惊诧起来问道:“这话怎么说&,有甚么奇到极处?”那武官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只怕这个金罗汉,不就是那个金罗汉&?!绷俨辉玫溃骸捌仗熘?*,只有我师傅吕爷爷配称金罗汉&,没有第二个人配称金罗汉,也没第二人敢称金罗汉*^&。你何以见得不就是那个金罗汉*^?</p>

    你所知道的那个金罗汉^^,究竟是甚么样子呢^?”那武官道:“那个金罗汉*^,我只知道姓吕名宣良&。</p>

    甚么样子^,我却不曾见过,不得而知^*。但知道那金罗汉有两只极大的神鹰做徒弟*,片刻也不离身^&!绷傩Φ溃骸霸茨闼赖?^,也不过如此*。我师傅金罗汉^^,正是养了两只极大的神鹰*,也是片刻不离左右&,不知你何以会疑心恐怕不就是那个?”</p>

    那武官又陪着笑*,说道:“足下不要因我的</p>

    话说的不好生气*,且待我将缘因说出来,足下自然不怪我疑心不就是那个金罗汉*^。</p>

    我姓赵*,名振武*,是巡抚部院里的中军官。我在十来岁的时候,就听得家里的人说*,我高祖赵星桥在湖南做巡抚的时节,有一个年约七八十岁的老和尚&,生得体魄魁梧^,态度潇洒。头戴昆卢冠*,身披大红袈裟&*。左手托一个石臼也似的紫色钵盂&,右手握一柄三尺来长的铁如意。估计那铁如意足有百多斤轻重^,那和尚握在手中^,行若无事的样子^^。从岳麓山那边坐一只渡船过来*,到城里化缘^。一不要钱^^,二不要米*,不论贫富人家^,都只化一碗白米饭^,便高声念一句‘阿弥陀佛’&&,用铁如意在钵盂边上轻敲一下^&。一到黄昏时候,仍坐渡船过河到岳麓山那边去了&。每日是这般来城里募化*,有人问他&,是哪个寺里的和尚?法名甚么^^?他说:老僧素来山行野宿*,随遇而安^,没有一定的寺院&。一心在深山修炼**,不与世人往来*。因此名字多年不用&,早已忘记叫甚么了^。</p>

    有人问他:从甚么地方,在甚么时候到岳麓山来的*?他说,全世都任意游行*,只知道从某世界游到某世界,在这一个婆娑世界之中&,却不能记忆小地名^。此地在婆娑世界中^,叫甚么地名&,老僧并不知道,那时长沙城里的人,听了老和尚这种奇怪的语言*&,又见了那些奇怪的举动*,不到几日&,已哄动满城的人^,都争着化白米饭给老和尚吃&。老和尚的食量大的骇人*,每家化一大碗^,随化随吃。从早到晚,至少也得化一百多家&*,便能化一百多碗饭*&,吃到肚里,还不觉得很饱的样子^。因此城里的人&,都知道他是一个有道行的和尚,有当面称他圣僧的,有拿着前程休咎的事去问他的,他摇头不肯说&。</p>

    “那时有个做泥水匠的人*&,姓王行二&,大家就叫他王二^&*,家住在岳麓山下水麓洲&,家中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母&,一个妻子**,三个女儿,两个儿子&,一家连自己八口人*^,就靠着王二一个人*,凭着做泥水匠的手艺生活&,这日&,王二在人家做手艺回来^。忽觉得胸脯上有一块碗大的地方胀痛,初起不红不肿***。他这种做手艺的粗人*,身上虽有些痛苦,也不拿着当一回事^,次日仍忍痛去人家做工&&。下午回家*,便觉胀痛的比昨日厉害了^&,用手去摸那胀痛的所在^,皮肤里简直比钱还硬,呼吸都很吃力&,好像饱闷得很的样子*。第三日就红肿得和大馒头一般,不但不能去人家做工&,连在家中走动都极不方便&,只得坐在家里^,也无钱请外科医生诊视&。四五日后,只痛得王二呼娘叫爷的哭^。做手艺的人&^,家中毫没有积蓄&^*,八口人坐吃得几天,那里还有东西吃呢^?可怜王二老婆,只得带着儿女出来行乞*&^。王二胸前的疮,更溃烂得有碗口大小。久而久之*,知道王二害疮的人多了^。虽也有愿意做好事的外科医生*^,不要王二的钱,送药替王二诊治&,无奈这疮的工程太大^&,不是寻常敷疮的药所能见效&&。</p>

    “一日^^,王二的老婆带着儿女过河^,到城里行乞&,顺便打听会医毒疮的外科医生,居然被他找着一个在长沙很有名的外科医生了。王二的老婆带着五个儿女^&,向那医生叩了不计数的头,才求得那医生许可了:不要医药费*&,替王二诊治*,不过须将王二抬到医生家里来上药,医生不肯亲到水麓洲去&&&,王二老婆已是喜出望外了&,连忙要求王二的同行^^,用竹床将王二抬到城里来,请那医生诊治&。但是那外科医生的声名虽大,身价虽高^,医病的手段却甚平常。他自以为是莫大的恩典*&*,不要钱替王二医疮,实在他那药不敷上去倒也罢了^,不过是溃烂*,不过是疼痛,敷了三四次药之后&^,不仅毫未见效,反红肿得比不敷药的时候更厉害了,从胸脯肿到颈项^^,连话都说不出来^。</p>

    那医生至此才知道自己的手段不济*,恐怕王二死在他家里不吉利&&,只好说这种疮是没有治法的,教王二的几个同行将王二抬回水麓洲安排后事。王二老婆不能把王二赖在外科医生家**,只得哭哭啼啼的跟着几个同行的抬起王二走到河边*。恰好有一只渡船停泊在码头下*,一行人便走上那渡船&^。</p>

    王二睡的竹床^&,就安放在船头上,奄奄一息的哼个不了,王二老婆坐在旁边哭泣^。</p>

    “长沙河里的渡船&*,照例须等载满了一船的人才开船的。他们上船等了好一会,刚等足了人数^,快要开船了^,忽见那老和尚走到码头上来*^。架渡船的梢公^,知道老和尚是要过河的*&,遂向码头上招手^,喊道:‘老师傅要过河么^^?请快上来*,就要开船了?!虾蜕幸幻婢俨缴洗?^,一面低头望着睡在竹床上的王二,只管把头摇着,现出看了不耐烦的样子^。同船的人都觉得老和尚这种情形很奇怪,出家人不应如是的。当下就有一个年轻口快的泥水匠同行,对老和尚说道:‘出家人多是以慈悲为本,方便为门。老师傅每日到长沙化缘^,长沙人无不知道老师傅是个有道行的高僧。这睡在竹床上的王二*&,是个孝子,一家大小七口人,全靠他做泥水匠养活。于今他胸脯上忽然害这们大的一个毒疮^,经许多外科医生治不好,眼见得是没有命了。他不死便罢,只要一口气不来*,他将近七十岁的老母,不待说是得饿死冻死、气死急死*,就是他这个嫂子,和这五个不曾长大成人的儿女*&&,恐怕也难活命。老师傅是出家人*,见了他这样可怜的人,不怜悯他也罢了&,为甚么反望着他做出讨厌他的嘴脸来呢*?’</p>

    “老和尚听了*,益发做出爱理不理的样子^&,将脸向旁边一扬,冷笑了两声&,说道:‘你这些话向谁说的,只能拿着向两三岁的小孩说,或者可以瞒得过他*&,使他相信^。拿着对老僧说,你就认错人了&?!馔械纳倌暌惶虾蜕兴党稣庑┎宦撞焕嗟幕癪,不由得气往上冲,逼近老和尚跟前&^,问道:‘我那一句</p>

    话说的不对&?怎么只可以瞒两三岁小孩&^?我一不想骗你的钱,二不想骗你的米&^,为甚么向你说假话&?你倒是说个明白,看我刚才说的话^,哪一句是假的,不能相信?&!虾蜕腥允潜强桌锖吡艘簧?,说道:‘这真是好笑&,老僧出家^,管你哪一句真,那一句假。你说他于今胸脯上忽然害这们大的一个毒疮*,经许多医治不好&&,这话就显见得是假的,你还说不是想骗我吗?一个好好的壮健汉子,无端是这般装出害重病的样子来,教老僧看了如何不讨厌呢*?’这同行的少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^*,拖住老和尚的袈裟^^,说道:‘你若说我旁的话是假的&,我一时拿不出证据来&,不能和你争论^。至于说他胸脯上毒疮的话是假的^&&,他这样子是装出来的,我却不能由你说&。于今人在这里,这船上坐了这们多人&^&,可以请大家做见证*,我去揭开他胸前的衣*,请大家来看&^,若真是胸脯上不曾害毒疮&,算我们是骗人,听凭你们怎生惩治&,我们都情愿领罪&&,没有</p>

    话说&&,若果是害了毒疮,看你怎么说&*?’</p>

    “当时同船的人*,有一大半认识王二的,知道王二确是害了毒疮^。就是驾渡船的艄公**,因王二用竹床抬着来回坐过好几次渡船&^,也曾看见王二的毒疮^&。这时忽所得老和尚说王二假装害疮骗人*,不由得都替王二和这同行少年不平*,齐声向老和尚说道:‘这话很公道&,若揭开衣看没有毒疮,随便老师傅骂他们一顿也可以*,打他们一顿也可以&。万一王二不是假装病,他们骂老师傅^,老师傅就不能生气&&!虾蜕衅薹薜纳焓窒蛲醵恢傅溃骸忝侨タ窗?,看有甚么毒疮在哪里**?’</p>

    “这少年也是气忿忿的两步跑到船头,将王二胸前盖的衣一揭^。不揭看没要紧^*,经这下揭开一看^&,只把这少年惊得呆了,原来王二胸脯上果然是好好的^,不但不见有甚么毒疮^,连痱子也没有一颗&。王二的老婆在旁边看了*^,也仿佛做梦的一般&。半晌,才轻轻推着王二,问道:‘你胸脯上的疮还痛么?’王二原是闭着眼睡的*,此时张开眼来^,不答他老婆的话&,且用手在胸脯上缓缓的摸了几摸&,说道:‘我难道在这里做梦么?我的疮到哪里去了呢?’王二的老婆答道:‘我也只道是在这里做梦呢!’老和尚仍是怒气不息的问道:‘疮在哪里&?你们能瞒得过我么?’说话的时候*,船已到水麓洲*,老和尚跳上岸,大踏步不顾而去。王二摸胸脯不见毒疮,一时连痛楚也不觉得了&,颈项原肿得不能说话的,此时也畅快了。同行的几个人见渡船靠了岸,正待大家仍旧抬起他上岸*,他不知不觉的已坐起身,说道:‘我若不是在这里做梦^,害了半个多月的毒疮^,怎的忽治好的这般快?’</p>

    “同船的人都觉得这事奇怪,有年老有些儿见识的说道:‘依我看王二的疮*,就是那老和尚治好的^,那老和尚是个有道行的圣僧,必是他老人家看见王二病的可怜*,用法术将疮治好&^?^*!娜思馊巳绱怂?,也都附和说是老和尚显神通&。只有那个和王二同行的少年&,因受了老和尚的叱骂^,心恨不过&,不承认老和尚有神通&^。说老和尚若真有这样大的神通,何不当众说明替王二治疮*,也好扬扬名呢*。同船的人道:‘老和尚又不是做外科医生的*,完全是出于一片慈悲之心*,要人扬甚么名?我看他老人家就是怕知道的人多了&,传扬出去*^,以后求他老人家治病的太多,推也推托不了,难得麻烦^&。因此故意说王二装假,好使人不疑心是他老人家治好的^?&!熬饣厥乱院?,不到两三日^^,长沙满城的人都知道老和尚有法术,能替人治不治的病。</p>

    等老和尚一到长沙化缘*,就有许多人抬着病人或搀扶着病人^&,跪求老和尚诊治,老和尚一口咬定不会治病^,王二本不害疮&,不干他的事。然曾当面跪求老和尚的&&,老和尚虽睬也不睬^,但是病人回家**,多有登时就好了的&。</p>

    “一口清晨^^,南门的城门才开&&,就进来个六七十岁的老婆婆^,左手牵一条大黄牛^&,右手握一根树枝*^,走进城来,就立在城门洞下不动&*。经过城门洞的人一看这黄牛,都大惊叫怪*。</p>

    原来这黄牛全体与平常的黄牛无异^,只有一颗头是人头*,头上也有两只角^&,并看得出这人头的年纪,大约已有四十来岁了,是一个做工人的面貌^&。城门口陡然来了这们一条怪牛,凡是经过这地方的人*,谁不立住脚问这怪牛的来历呢*?老婆婆初时只流眼泪不说话^。后来围着的人越来越多了*,老婆婆才连哭带诉的说出来。原来南门城外十多里*,有一个姓张的木匠*^,因手艺平常&^,没有多少人家雇他做木器^。张木匠只有一个老母&,已有六七十岁了,没有妻室儿女^。张木匠平日对他老母虽不能尽孝,然左右邻居都还不见他有忤逆的举动*。</p>

    “这年因田里收成不好,雇木匠做工夫的人更少了*,张木匠渐渐不能养活他母亲*。不知怎的*,张木匠忽然起了狠毒的心&,心想:我若不是为有这个老母*&,独自一个人,天南地北都能去^,怕甚么没有饭吃。何不买点儿砒霜来&,将老母毒死了*,独自出门去吗^?张木匠一起了这念头^,就跑到药店里,推说要毒耗子&,买了一包砒霜。又跑到熟人家借了两升米,提回家交给他老母道:‘你老人家自己煮饭吃罢*^。我还有要事出去,须到夜间才能回家*。这里还有一包好东西^,煮好了饭&,就把这包东西拌在饭里,那饭便非常好吃,一点儿菜不用*,吃下去并能几日不吃不饿*?*!盖仔乓晕?*&,欢天喜地的收了&。张木匠随即走了出去&。</p>

    “他老母刚待洗米烧饭&,忽听得外面有人高声念了一句‘阿弥陀佛^?!拍缸叱隹词盺*,只见一个老和尚,身体高大&&,头戴昆卢冠,身披大红袈裟,左手托紫色钵盂,右手握铁如意&,右膀上挂一件灰色面的皮袍,立在大门口向张母说道:‘老僧是特来府上化缘的^,只是我并不白化,能化给我十串钱,我这件皮袍就留在这里^!拍傅溃骸闪?,可怜&&!我家连饭都没得吃&,哪里来的十串钱,请到别家化去罢&?!虾蜕械溃骸忝挥惺?*,少化些也使得&?*!拍傅溃骸壹乙桓銮裁挥?,拿甚么化给老师傅呢&&*?’老和尚道:‘实在没有钱,米也是用得着的^&?!拍傅溃?lt;/p>

    ‘我家仅有两升米,还是我儿子刚才提回来的&&*^!虾蜕械溃骸褪橇缴滓舶?^,这件皮袍我出家人用不着,留在这里&,给你儿子穿罢!’张母见两升米能找一件皮袍&^,自是很欢喜的*,将张木匠提回的两升米^,都给了老和尚,老和尚接了米&,留下皮袍,自敲着钵盂去了&^。张母因没有了米,不能烧饭吃^,只是忍饿等候儿子回来^&。</p>

    “张木匠直到夜间才回&,自以为老母是已经吃下砒霜死了的,打算回家收尸&,谁知进门见老母还坐着不曾死^^,不由得心里就冲了一下&^,连忙问道:‘我白天拿回来的那包好东西,不曾拌在饭里面吃吗?’张母还喜孜孜的说道:‘决不要提那包好东西了^^。我从你走后,直挨饿到此刻&,一颗饭也没得入口?^!婕淳徒蜕欣椿档那樾问隽艘槐榈溃骸づ巯衷诖采?^^,你拿起看看,明日拿到城里去卖,必能多卖些钱&*^!拍窘程盗缴谆涣艘患づ?*,心里也禁不住欢喜&。拿起皮袍看了几看道:‘我活到四十岁^,还不曾穿过皮袍,且穿上试试看&**!底?,将皮袍向背上一披^,想不到皮袍刚一着身*,张木匠便立不住脚^&,身体不由自主的倒在地下^&,口里联珠般的叫痛,顷刻之间,全身都已变成一条黄牛了&^。只有面孔不曾变换&,口里仍能说话&。这一来^,把张母吓得痛呼起来^^,张木匠亲口向张母供出买砒霜毒母亲的心事来,道:‘这是上天降罚**&,将借我这个忤逆子*^^,以警戒世间之为人子不孝的。娘只有我一个儿子*,于今我既变了牛*^,没有养活了^&,娘可牵我到城里去讨钱,看的人若问我的来历^,娘只用树枝在我背上打几下,我自然会供给众人听&^&,若不忍打我^,便说不出来**^?!拍感睦锸遣蝗贪讯颖涑傻呐G3鋈ヌ智?&,然肚中饥饿难挨,张木匠哭着求张母牵出去,好慢慢的减轻些罪孽*。</p>

    “张母只得牵进城来,在城门洞口见聚集的人多了,大家盘问来历*,张母举起树枝^,在牛背上打了几下。张木匠真个口吐人言*,一五一十的照实说了&。听的人不待张母开口&^,都争着给钱^,一会儿就有十多串钱了&。大家因听得送皮袍的和尚就是那个替王二治疮的老和尚^,更是异口同声称赞那老和尚是活佛临凡,不仅称为圣僧了。从此老和尚到人家化缘,有许多人家用香花供养的。</p>

    老和尚说出来的话,大家都看得比圣旨纶音还重&。</p>

    “这年正月十三日&,老和尚忽对许多妇孺说道:‘今年玉帝有旨:从明日起^&*,在长沙大西门城外,搭天桥一座*&,接引有缘的人上天&。十四^&^、十五、十六连搭三夜^。这是登天堂的捷径&,千载难逢的,不可错过&?&!笔本陀腥宋实溃骸犹烨啪涂梢宰呱咸焯美锶ヂ?*?’老和尚点头道:</p>

    ‘是&?!庑┤擞治实溃骸辜涿挥械苹?,桥上如何能看见行走呢&?’老和尚道:‘夜间没有灯火便不看见行走,还能算是玉帝搭的天桥吗^*?那时天门开了&,自有两盏天灯,高悬在开门两旁*。</p>

    上桥的人一到桥上^,自然看的明了,一步也不会走错&。有尘缘未了^,暂时不能登天堂的*^,到天堂里面游观一番,仍可回家&^,并非一去不回的*^&!袄虾蜕凶运盗苏夥豕盼从械钠嫣?&,城里城外的人^&*,十个之中,竟有八个相信活佛的话&,是不会有假的*&。其余的两成人*,也还不敢断定说是假的^,不过因为从来不曾听人说过有这种怪事^,略有点儿疑虑罢了。十四日天色才到黄昏时候&&,大西门城外河岸一带地方*,已是人山人海。大家都抬头望着天上&,等待开天门&,搭天桥下来&。直等到三更过后,还不见有一些儿动静*^。老弱女孺不耐久等的*,有些灰心回去了,体格强壮的,都相信老和尚的话*&,决不至于骗人,誓必等到天明没有才回去*??纯吹鹊角霉宋甯?,相差不过半个时辰&,就要天亮了。将近天亮的时候,照例天色必有一阵漆黑,此时更忽然起了一天的雾&,真是伸手不见五指。到了这时分,便是十二分相信的人,也实在等的有些意懒心灰了&^&。颈也胀了&,腿也酸了,精神更提不上来。大家正商议不再等了*,打算各自归家。陡听得天空中如响雷一般的发出一种很洪大的声音*^,只吓得众人一个个抬头仰望,即见有两道电也似的亮光^,在天空闪灼了好几下&。随即就有人喊道:‘好了&,好了!天桥搭下来了^!’”柳迟听赵振武说到这里忍不住截断话头&*,问道:“难道真个有甚么天桥搭下来了吗**?”不知赵振武如何回答?且待第七十七回再说^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&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^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*&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&,请 点击这里 发表&^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