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回 解毒蟒大扰台祭神 除凶僧小豪杰定策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七十八回 解毒蟒大扰台祭神 除凶僧小豪杰定策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柳迟听赵振武说到这事,又忍不住插嘴笑道:“哦,你于今说起这事,我也想起一件事来。我师傅吕爷爷初次到我家来的时候^,我记得曾提过这回事^,那两个高足,就是那两只大鹰,还不仅偷吃了两条鹿腿,并偷吃了腊麂子和腊猪肚肠?^!闭哉裎涞阃返溃骸澳切┒饕脖煌党粤?,我却不知道&&。我只知道当时吕宣良所说,面上很觉有些难为情的神气&。随即撮口长啸了一声。梅花道人忙起身摇手道:‘这算不了一回事,你将他们叫来干甚么呢?何况我并不曾推算^^,不敢断定是他们吃了?即算确是他们吃了**,吃也吃到了肚里,难道还叫他们来责打一顿么&?也未免显得我这东道主人太寒酸了&?!坊ǖ廊怂涫钦獍闼?,吕宣良的啸声已发将出去&,不能收回来。两鹰刚躲在树林里各将一条鹿腿吃完&&,听了他师傅的啸声^,不敢不到,只得飞到楼上窗口边站着&*&。我高祖一见,不禁大吃一惊,然而心里却明白在大西门岸边看见的^*,就是这两只大鹰*。吕宣良指两鹰大骂了一顿&,只骂得两鹰低头缩颈,浑身战栗不止*。梅花道人代替求情,吕宣良才渐渐的平了气^,大喝一声:‘滚开些!’两鹰如得赦旨,真个就身一滚,转眼便冲上半天去了,好像不敢扑翅膀^,惊动了楼上的贵客一般&&。</p>

    “不一刻^,小道童开上饭来^,留我高祖吃了饭。梅花道人从提里取出一副弓箭*,送给我高祖道:‘大人不要轻看了这副弓箭&,这弓虽是软胎,寻常最强的硬弓*,十把也赶不上这一把^,大人用时自然知道&*。这箭有贫道的符篆在上&&^,凭仗大人的威福^,虽在百里之外^,不愁射不着妖魔&。烦大人亲手带回衙去*&&,今夜不到二更^,那毒蟒必照前昨两夜的样出来^。大人可在初更以后,二更以前*,将督抚印信带在腰间*,并带了这副弓箭**&,尽管乘坐大轿,开锣喝道*,多带护卫之人,使一般愚民知道是宪驾到了。预先在河边陈设香案&&,大人一到&,就对天焚香礼拜,默祷虚空过往神祗暗中保佑。等到河面有热气上腾时,便是将要起雾了,大人即可拈弓搭箭等候^。天灯就是那恶物的两眼^^,虽在浓雾里看不分明&,然只管对那发光之处射去,自有妙用*,那恶物受了这一箭,免不了有一番大作^,有贫道和吕兄在此&&,恶物既经受伤,大约还不难制止&。大人射过这箭之后,回衙即须暗中派人传谕城内外各药店**,如果见有瞎了一只眼的和尚来买眼药,务必拿极厉害的烂药给他&^,纵不能把那恶物烂死,然能将他的眼烂瞎了^,永远不能看见,也可少造些孽?!腋咦媸芰四枪?,即刻作辞回衙&&。</p>

    “这夜遵着梅花道人的话,在河边等到云蒸雾涌的时候,两盏天灯闪的而出*。我高祖也不管相离有多远*,弓力能射到与否,只对准那方一箭放去。真是作怪,那箭一离开弓弦,箭镞上发出一种响声*,就和响了一个晴天霹雳相似,响声还不曾停止*,那对天灯已同时熄灭了,只见两道金蛇一般的白光*&,在天灯附近之处,来回缭绕了几次,便也熄灭得一无所见了。转眼之间,仍是云消雾散^&,一轮冰盘也似的明月,随即涌了出来。</p>

    “次日&,九芝堂药店才开张^,果然那个披红袈裟,执铁如意的老和尚来买眼药^,左眼闭着,流血不止&^。九芝堂的膏丹丸散,素来是很有名的,因我高祖已派人吩咐了给烂药^*&,当时就包了些极厉害的烂药给和尚,从此以后*&,便没人再见过那和尚的面^。我高祖也不久离了湖南&,没遇着金罗汉和梅花道人*,不知道那毒蟒究竟怎样了*&?”柳迟笑道:“我做小孩子的时候*,也曾听人说过赵抚台射蟒的事。只因不知道有我师傅和梅花道人在内,不相信有这种事。以为如果有那们大的毒蟒,也决不是一个文官用箭所能射伤的。既有我师傅在内^&,这事就无疑义了?!?lt;/p>

    赵振武忽然向柳迟恭恭敬敬的作了一个揖道:“既是师尊吕爷爷教老兄来搭救一个贵人**,并教老兄在此地等候巡抚部院的人来,虽不曾说明贵人是谁,但是他老人家既说等候巡抚部院的人,可知教老兄搭救的贵人&,必不是别个*。我于今就是为一个贵人*,自前日出门私访,至今不曾回衙&。</p>

    我昨天寻访了一日*,没有着落^,只因这事关系重大&&,不能给外人知道,寻访起来^,更是为难。老兄是奉吕爷的命,特地前来搭救那贵人的,这事便不妨向老兄明说^&。不曾遇着老兄的时候&,我已疑心到红莲寺了&,此去就是打算到红莲寺探寻*^。不过没有想到红莲寺的和尚^,竟敢做出那些无法无天的事来&&。只因我们大帅素来信佛,自到湖南巡抚任上,就听得红莲寺是湖南全省最清净最庄严的丛林^,方丈和尚的学问人品更了不得*&,所以我们大帅到任不久,便亲自去红莲寺拈香,与方丈和尚谈得十分投机&。从那次以后^,曾五次派人接那方丈来院里讲经*??啥衲欠秸砂诩茏?,仅来了一次*&*,会谈片刻就告辞走了^,两次都推病不来。我们大帅平日最欣喜游山玩水,虽是官居一品*^,然时常青衣小帽&,装出寻常人模样,一个随从的人也不带&,独自走出来*^?;蛟诔抢锶至镉卫?,或到城外山野田亩之中,拉着种田的砍柴的&,谈论些人情风俗&。各县守城的都认识他老人家就是卜巡抚^。</p>

    “每次见他老人家独自步行出城去了,便立刻到院里来报*,我们带了人去迎接,十九得挨一顿骂**。这回他老人家早几日对左右的人说,今年的中秋节,寻找一处很清净*、很雅洁的地方赏月才好。左右的人回说,上林寺、开福寺、妙高峰几处&,都很清净高雅。他老人家没置可否。到十四日下午,我们见北门守城的来院里报告,才知道我们大帅又独自出北门城去了&**,我们因屡次带了人夫轿马去接,都得挨一顿骂&,虽听了守城的报告,仍不敢就去北门外迎接,直到黄昏时候&,还不见大帅回来,我们只得去城外找寻。谁知寻到初更过后,尚没有寻着他老人家的踪影,满院的人都吓慌了,又不敢张扬出去*,恐怕一时惊传不见了巡抚,因而闹出旁的乱子来*,遵太太的吩咐,不许向外人提出半字&&,对一切上院来拜节的官员,都说大帅有病&,不能起床*,暗中却派了好几班人,出四城寻访。</p>

    “昨日整整的寻访了一昼夜*^,毫无消息&*&。我思量:我们大帅既和红莲寺的方丈和尚说得来,几番迎接那秃驴不到,莫不是我们大帅偶然高兴&,步行往红莲寺找那秃驴谈禅去了?因此我才带了这么个人走到这条路上来*^,想不到在此地遇见老兄^?!绷俚溃骸拔页L萌怂?,现在这个卜抚台,是一个极清廉刚正的好官^,他有难,怪不得我师傅打发我前来搭救&,不过据我看红莲寺那些贼秃^^,其所以敢是这们无法无天的作恶*&,一则因仗着佛寺的左右前后都没外人居住&,无论甚么事*^,只要自家人不去外面漏出消息^,外面决无由知道。二则因各贼秃的出身来历^,大概都不是正派安分的人,各自都仗着会些武艺,越做越胆大^。我料想他们掳掠妇女&,抢劫银钱的事&,断不在近处地方下手*^,至少也得出湖南境界&,手脚做得干净,出事的地方,就有著名的捕快,只因窝藏的所在太远^,事后从那里去破获呢?此番若不是这位陆小青兄于无意中看见多少鬼魂&*,聚集在琉璃灯下拜佛,也无从看出寺里的破绽^^*。这也是众贼秃的恶贯满盈^,该当破露,才鬼使神差的教陆小青兄来这寺里借宿^。若不如此,我就奉了师傅之命来寺里搭救贵人,然既不知道贵人是谁,又不知道贵人如何在寺里被困*,寺中寂静静的*,看不出那些贼秃一点儿为恶的证据&,这时便遇着你们*^^,我因不知道红莲寺究竟是何等样的地方**,也就没有把握帮你们去搭救贵人。只是于今虽已看破了那寺里贼秃的行径。但要去搭救你们大帅&,就只我们这十来个人去,恐怕救不出大帅来*,倒把事情弄糟了&。此刻你们大帅被困在红莲寺内*,毕竟是怎样的情形*,虽不得而知**。然那些贼秃既敢下手将一个堂堂的巡抚困住^&,弥天大罪已经闯下来了^&,一不做&,二不休^,必已有了准备*,我们这里统共只有十一个人,就是都有惊人出众的本领*^*,也不容易从那种龙潭虎穴里面将你大帅安然救出,何况你带来的这八位伙计^^^,只能凑凑人数&,不能靠他们做事的呢?”</p>

    赵振武听了着急道:“然则我们将怎么办咧?难道因人少了&,便不去救吗?”柳迟道:“红莲寺这种害人的巢穴^**,就是不将卜大帅困住,也得斩草除根&&,不许他们再能害人*。然要不许那些贼秃漏网^&,惟有你赶紧回省城去**,火速调一标人马,前去将红莲寺团团围住,方能不使一个得逃脱&*。不过此刻既有卜大帅被困在内*,投鼠忌器,不能就这们领兵去围&&。我和陆小青兄先回到红莲寺去,见机行事^*。我料卜大帅为一员封疆大臣,应有百神呵护,不至为贼秃所算,或叼天之幸*&,我两人能不动声色的将他先行救出,你们的兵方来围剿*,固是再好没有的事。即算我两人的力量弱,不能做得那们干净,也务必在里面尽力?;に?*^,使不至为贼秃所害*!闭哉裎淞Χ粤?、陆两人一躬到地&,说道:“能得两位先去寺内暗中?;ご笏?,这件功劳真了不得*^*,兄弟就将这千斤重担&,付托两位老兄了?!绷?、陆二人也连忙还揖。赵振武率着八个巡抚部的亲兵,匆勿回头去了*&*。</p>

    柳迟向陆小青说道:“我从小就是个慕道法喜修真的人^。不问多大的功名富贵,于我都没有缘分**,我也不把富贵看在眼里。这回卜抚台被困在红莲寺里,非你我不能将他救出&^,将他救出之后,这件功劳确实不小*。你在青年就练得这们一身好武艺*,将来的前程不可限量&,而这回的事^&*,说不定就是你进身的机会,所以有这般凑巧&^^*!甭叫∏嗟溃骸拔页欣细缇攘宋业男悦?*,老哥教我怎么办,我便怎么办。至于做官赚钱的两桩事&&^,老哥是修道清高的人,果然不看在眼里,就是我也从来不曾将这两桩事放在心上&&。做官*,我没有学问*,朝廷名器,不是我这种草茅下士所可滥竽的*。银钱这样东西,先父母弃养的时候**,遗传给我的还不少,足够我一生的衣食&。并且这回搭救卜抚台&,全仗老哥一人之力。我在红莲寺被困的时候,自己尚不能脱险,若不得老哥援手,此时早已死在那些淫僧手里了^*。我纵年轻不知廉耻&*,何至贪老哥的功劳*,做自己进身的机会呢*&?”</p>

    柳迟哈哈笑道:“你把我这话的意思弄错了&*,你以为我是和你谦让么*^&?我虽是今日才初次与你见面&&,然你的性情举动*&,与我十分投契,我很有心与你结交*&&。你我既一见如故*,说话就用不着客气。你要知道世间人各有各的路数不同&,不是富贵这条路上的人&,便痴心妄想的去求富贵&,富贵终轮不到他头上来^。反转来说是应该富贵的人,便视做官为畏途^&,见银钱如仇敌&^,竭力的想躲避**,也躲避不了^*^&。我自知于富贵无缘*,并不是故意这们说?&!甭叫∏嗟溃骸盎八淙绱?*,但是现在卜抚台还不知是怎样的被困在红莲寺&,我们即打算竭力去搭救*^,就应该赶紧前去,看如何方能救得出来?这些救出来以后论功行赏的话**,似乎可以不必早计*,就是我也未见得便于富贵有缘&?&*!?lt;/p>

    柳迟摇着头笑道:“我何尝不知道论功行赏^,是救出来以后的话*,用不着在此刻计议&,并且救出来以后论功行赏的权*^*,也在卜抚台*,不能由你我私相授受^。你知道我在这时候**^,特地说这话是为甚么呢&^?因为我这回奉师傅的命来救卜抚台*,其中另有一种原故*,我本人不宜露面*。我师傅自己的能为*,虽已登峰造极&^,是不待说,他老人家没有干不了的事。若得他老人家亲自救卜抚台*,真是不费吹灰之力^,何以他老人家不亲自来呢?即算是他老人家懒得亲自烦神费事&^,在他老人家门下的大徒弟,以及同道的晚辈,比我能为高出数倍的&&,不知有若干人&^*?何以不打发他们来救*,却偏要我这个初出茅芦的小徒弟来呢*&?就是因为红莲寺的贼秃&,行为虽与吃人不吐骨子的妖魔相似&,来历倒很是不错*^,犯下了这种弥天大罪*,由官府用国法来惩治他*^*,那怕惩治极惨酷^&,罚浮于罪&,也不要紧&&,他们同党的只能叹息委之气数,不能怪人^^。只一听得有昆仑派的人出头帮助官府^,那么他们同党的一股怨气^&*,便不问情由的都结到我们昆仑派头上来了^。我师傅明知这回救人^*,救得好便没事*&;救得不好,就是替昆仑派结下一个大大的冤仇^&。待坐视不救罢**?一则违反他老人家平日行侠做义的素志&;二则恐怕红莲寺贼秃之无法无天&,将来国法若有伸张的一日^&,必拖累到昆仑派身上*^。再三审慎,因我是个不曾走过江湖的人*,外人少有知道我名字的,出头来干这件事,或能瞒得过去。</p>

    “我仔细思量:既不可替昆仑派结怨^^,我于今虽说在江湖上没有声名^&,认识我面貌的人更少&,然能保将来永远不到江湖上行走么*?这般重大的一桩事*,是谁干出来^,便是没事名也有声名了^。</p>

    如果昨夜不遇着你,我奉命而来&,说不得也只好出头露脸的做去&,天假其便*,有你在这里*^,我何不让你一个人出头^,我始终的暗中帮助呢?你没有派别*,论根源更可说是官府这边的人^。我在暗中不出头^^&,也不居功^&&,也不任咎,免得替昆仑派结下无穷的仇怨^,你的意思以为如何呢?”陆小青笑道:“既是老哥有这种不宜露面的原因,此去便不露面便了^。莫说老哥还跟我同去^^。许我在暗中帮助*,就是老哥不去^*,教我一个人去做*,我只要力量做得到^,拼着性命也得去干一干&,不要耽搁了*,我们就此去罢&?*!岸怂当?,仍回身扑奔红莲寺来*,不知二人如何搭救卜巡抚^*^^?且待第七十九回再说*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^&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^^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&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