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回 马心仪白昼宣淫 张汶祥长街遇侠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八十八回 马心仪白昼宣淫 张汶祥长街遇侠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柳无非眼望着马心仪笑嘻嘻的向他打了一躬,说道:“好妹妹,你真想死我了^?!绷薹窍诺眯睦镆惶鴁,正待挣扎起来,无奈在醉了酒的时候,身体不由自主。马心仪来得真快,只一霎眼工夫^,已被搂抱入怀^。柳无非身体既不能动,惟有打算张口叫六姨太快来^。不张口倒也罢了,口才张开,随即就被塞进一件又软又滑的东西来&,只塞满了一口,不能出声。动不能动,喊不能喊,挣扎又无气力。此时的柳无非,除了听凭马心仪为所欲为外,简直是一筹莫展,因此柳无非遂被马心仪玷污了。马心仪最会在妇人跟前做工夫,柳无非一落他的圈套^,便觉得他是个多情多义的人。大凡妇人一被虚荣心冲动,“操守”两个字是不当一回事的,只有如何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,倒是马心仪还存了几分畏惧郑时的心思,明知道郑时有杀柳儒卿的事**,因恐怕对柳无非说出来,柳无非不能忍耐,在郑时跟前露出形迹来。</p>

    郑时机智过人,必能看出其中毛病。万一因这奸情事,彼此弄决裂了,郑时不是好对付的。</p>

    此时的马心仪心目中&&,只觉得郑时可怕&,以为张汶祥不过一勇之夫,不足为虑的&。幸亏马心仪不把张汶祥放在心上^,方有以后惊天动地的事闹出来。若马心仪将张汶祥和郑时一般看待,那就难免冤沉海底了。这是题外之文,不去叙他*。</p>

    且说马心仪既诱奸了柳无非&&,就每日教六姨太借故将柳无非接到上房里来^,以满足双方的兽欲。郑时虽也是一个好色之徒,然尚顾体面,不似马心仪这般不择人不择时不择地,公然白昼行淫*。郑时自进巡抚部署院后,每日除了同张汶祥去外面闲逛些时外,总是独自坐在西花厅里看书&。</p>

    白天非有事故,并不和柳无非在一块儿厮混。也不是郑时对柳无非的爱情减少了,不愿意亲密。</p>

    一则因已成了眷属&&,自以为夫妻是天长地久的*,不必和露水夫妻一般的如胶似漆。二则因柳无仪与柳无非不曾离开过^,姊妹的感情厚*,欢喜时刻在一处笑谈。并且马心仪的六姨太太和春喜也不断的到柳无非房中来^,自觉坐在一块儿不方便。加以郑时喜读书,日常手不释卷,夫妻在一间房里坐着&,总不免有些分心,不如独自在花厅里的清静些。因此六姨太每日来引诱柳无非到秘室去行淫的事,郑时丝毫没有察觉。</p>

    马心仪的欲望若是容易满足的^^,便不至有了六个姨太太,又弄上了春喜&&,还要想方设法的锈奸柳无非。即是个逞欲无厌的人,初与柳无非成奸的时候,似乎很满足*,及至每日欢会,经过若干度之后,趣味就渐渐的减少了,一缕情丝,又不知不觉的绕到柳无仪身上去了^。寻常爱情专一的女子,醋心也非常浓重。和马心仪鬼混的这些妇女&,既无所谓爱情,便也没有甚么醋劲,并巴不得多拖几个人同下浑水,免得人家独为君子。</p>

    柳无仪从小就异常服从柳无非*,有时他母亲叫她做甚么事&,反不如柳无非说的,一些儿不敢违背。就是在船上与张汶祥成亲的事,柳无仪因张汶祥的年龄比自己大过一倍,又是一个武人*,没一些温柔文雅之气,原不甚情愿的。只为柳无非已与郑时发生了夫妻的情感&,郑时恐怕张汶祥不高兴,也是竭力想把张汶祥拉下浑水,教柳无非劝柳无仪与张汶祥成亲。柳无仪服从惯了,不敢说出不情愿的话来*,张汶祥一般的是服从郑时的人&&,遂由双方生拉活扯的成了眷属^,然这般成亲的夫妻,自表面上看去,好象是经过一番患难的,可以称得是一段美满姻缘^,其实夫妻各有各的情愿。加之张汶祥是个铁铮铮的汉子,早晚必锻炼身体,终年无间,对于女色,虽不说视如毒蛇猛兽,但是存心要留着这有用的身体,好待将来做一番事业^,是绝对不肯在妇人身上销磨豪气的。因此柳无仪空得了一个嫁人的名,夫妻之乐领略得极少*。心里早就有些怨恨柳无非,不该拿她当送礼的人情。柳无非这回引诱她上马心仪的圈套也和六姨太引诱她一般的做作&。柳无仪一旦尝着了这滋味,对张汶祥更加冷淡了^。</p>

    张汶祥那里拿他的行为言语放在心上。尽管柳无仪冷淡,他只是不觉得*。倒是郑时看出柳无仪不亲热张汶祥的神气来了,背地里劝张汶祥道:“我知道三弟把工夫看得认真,不肯在女色上糟蹋了身体。不过少年夫妻^,实在不有过于疏淡。你要知道,你是练工夫的人&,越是不近女色越好。三弟媳不是练工夫的,又在情欲正浓的时候,何能和你一样呢?”张汶祥听了&,从容问道:</p>

    “二哥这话怎么说起来的,难道无仪对二嫂说了甚么话,二嫂叫二哥来劝我的吗?”郑时连忙摇头,笑道:“岂由此理^^。不但你二嫂不敢对我说这类话&,就是三弟媳又难道肯拿这类话向你二嫂说么^?”张汶祥紧接着问道:“然则是二哥亲眼看出无仪甚么情形来了么?”郑时道:“你知道的,我生平的大毛病,就在好色。因为好色的缘故,和女人亲近的时候居多。因亲近得多^&,对于女人的性情举动,也揣得很透澈。我眼睛里三十年来所见的少年夫妻,其和好亲热如胶似漆的^,必是男女的身体强弱相等^^,性情灵活也相等的。聪明强健的丈夫,没有亲爱愚蠢衰弱妇人的。反转来,妇人对丈夫也是一样^,少年夫妻不和好,不是一边的身体太衰弱^,便是一边的性情太古板。</p>

    总而言之,十九是由于情欲上一方太过,一方不及^。若两边能如愿,夫妻就没有不和好的了,你对三弟媳&,自成亲之日起^,到于今举动言语都无改变**。只是我细心体察三弟媳对你的神情*,就仿佛一日冷淡一日,不似成亲时那般亲切了?!?lt;/p>

    张汶祥笑道:“我倒不曾在她身上留心,不觉得她冷淡,也不觉得她亲切*&。二哥既看出她对我冷淡的神情来了&,却教我有甚么法子又使她亲切呢?”郑时笑道:“你我做丈夫的,也得代她们做女人的设想设想。她们终身所依赖的,在儿女未成立的时候,就只能依赖丈夫。若丈夫不和她亲近&,她终身的快乐便保不住了^,她心里安得不着急呢?只要你我做丈夫的肯体贴她*,亲热她*,除了生性下贱&^,不顾名节不知廉耻的女子而外^,决没有不体贴丈夫亲热丈夫的?!闭陪胂橐惨⊥返溃骸罢庵还治业纳圆缓?*,从来拿女子当一件可怕的东西*,不仅觉得亲近无味&,并时刻存心提防着*,不要把性命断送在女子手里&&。我未尝不知道这种心思,只可以对待娼妓及勾引男子的卑贱妇人,不能用以对待自己的妻子,无奈生性如此,就要勉强敷衍,也敷衍不来。我这头亲事,原是由二哥二嫂尽力从中作成的,我自己不曾有过成立家室的念头。二哥方才劝我体贴亲热的话,我也知道是要紧的*。但我仔细想来*,即算我依遵二哥的吩咐,从此对无仪,照二哥对二嫂一样,无仪心里自是快乐。不过我为图她快乐所受的委屈,就真是哑巴吃黄莲,说不出的苦了。何况在我这个生性不会体贴不会亲热的人*,纵勉强做作,能不能得她快乐,还不可知呢?我想与其是这般两边不讨好的延长下去,不如仍由二哥二嫂作主,另物色一个好男子……”</p>

    郑时不等张汶祥再说*,急伸手去掩着张汶祥的口**,说道:“这不象话&*,快不要如此乱说*,便是这般存心也使不得。休说无仪是你很好的内助*,你不可胡存这骇人听闻的念头。就是无仪的德、容、工、貌都很平常^^,只要她没有失脚的事,你也不能这们乱说。你非不知道她姊妹都是诗礼之家的小姐,这话若传到她姊妹耳里去,你试代她们着想*。寒心不寒心?”张汶祥道:“我并不是胡乱说的*,二哥既以为不能这们做,我只好依二哥的话,此后凡事将就她一点儿就是了*?!敝J毕驳溃骸昂寐?,夫妻间很有一种乐趣,非做丈夫的凡事将就妻子,这种乐趣便不能领会。你依我的话,将来尝着了这种乐趣^^,还得向我道谢呢&?!闭陪胂椴凰瞪趺?,自闷闷不乐的走开了。</p>

    过了几日,张汶祥忽于无人处对郑时说道:“我们山遥水远的来依靠大哥,到这里也住了几个月了。初到时还见过几次面,近来简直面都见不着了。他口里虽道竭力设法安插我们,心里不见得有这一回事^。我想久住在这里也无味,我们原不是为官作宰的人*,娶了个官家小姐做妻子,已经是不相匹配了。再加上久住在这种富贵的地方,使他们终日和一般骄奢淫逸的姨太太住在一块儿厮混,把两个眼眶儿看得比篮盘还大,将来一定有不把我们这些穷小子看在眼里的时候*。我想不如趁早离开山东,去另寻事业^。不知二哥的意思以为如何*?”</p>

    郑时笑道:“三弟的性情,还是这们躁急。你不知道在官场中误差候缺的人,每日得上衙门钻营巴结,无所不至&。常有候到几十年,还候不着一点儿差事的。我们在此地才留了几个月,也并不曾去巴结人&,向人求差事^^,怎样就着急要去另寻事业呢?我并不是贪恋这地方,且图一时的快乐&。我们既是在几年前便动了这个想混进官场去的念头,好容易才得了这条门路&。你不要把这条路看轻了,寻常做官的人&,花多少万银子,还赶不上我们这种际遇呢?!?lt;/p>

    张汶祥见郑时这们说**,没话回答,只低下头象思索甚么。郑时道:“我料着你说这番话的心事了&。你必是因三弟媳近来终日和大哥的几个姨太太在一处厮混,你觉得对你益发冷淡了,由这一点原因就动了率眷离开此地的心思。我料的是与不是&*?”张汶祥面上透着不耐烦的神气*,说道:</p>

    “这倒用不着说了&,我当日在四川的时候^,看了那些督抚司道的排场^,只觉得做官的快乐。于今来这里住了些时,才知道做到督抚司道的人&*,都已受过大半世钻营巴结的苦了。我生性不惯巴结人,将来有不有给我快乐说不定,此时的苦我便已不能受了。并且我自知是个粗鲁人,就有官给我做,也干不了。二哥不妨在此多住些时,我打算动身去湖南走一趟。我已有多少时候不见我师傅了,心里思念的很切?!敝J蔽实溃骸澳闳ズ蟐^,来回大约须多少时日?”张汶祥道:“好在此刻不比当年了&,此地没有少不了我的事,来回的时日不必计算?!敝J钡溃骸罢馐共坏?&,三弟不能就此撇下我,自去另寻生活。我也不是贪图富贵的人^,若此地实在不能混了,要走得大家同走。我劝三弟暂且安住些时。我明、后日上去见大哥问他一个实在*,他没有你我放在心上,言语神气之间是可以看得出的,且待见后再作计较?!闭陪胂榈阃返溃骸拔业群蚨绫懔??!?lt;/p>

    次日,郑时照例坐在西花厅里看了一阵书,觉得心里有事看不下去*。他的书籍,原是安放在他自己卧室里的^,就捧了这本书回房&&,安放在原处^。一看柳无非不在房中,料知又是被几个姨太太邀到上房里闲谈去了,心里登时转念道:“我何不趁这时候去上房里找大哥谈论一回。三弟是个生成的急猴子性格,谈论了一个着落&,免得他在这里等得焦急?!毕氚?*,即反操着两手,一步一步踱进上房的院落。平时这院子里照例有几个伺候上房的人坐着,听候呼唤传达,此时却静悄悄的,一个人影没有&,一点儿声息也没有。郑时并不踌躇,仍是一步一步的踱上去。刚踱近上房的窗格跟前,耳里便隐约传进了一种气喘的声息,这声息不待审辩,就能听出是有人在房里白昼宣淫。</p>

    这声息若是传进了张汶祥的耳里^,必立时退出去*,连呼晦气。无奈郑时也是生性好淫的人^,听了这声息&,心中就猜度这行淫的不是别人,必是马心仪和最宠爱的六姨太。难得有机缘遇着,何不从窗格张望张望,毕竟是何情景?不张望倒没事,这一张望,却把一个足智多谋的郑时气得发昏^^。和马心仪行泄的,那里是甚么六姨太,原来就是他自己最宠爱的柳无非。当时看了柳无非的丑态,不由得气的举手打了自己一个耳光。知道若被马心仪看见了,必有性命之忧。不忍观看,也不敢再看,连忙三步作两步的退了出来。仍从卧室里取了一本书*,坐在西花厅装做看书的样子&,咬牙切齿的心里恨道:“我真瞎了眼,人面兽心的马心仪,我不曾看出来^;水性杨花的柳无非,我也看不出,拿她生一个义烈女子&。怪道他近来每夜说身体疲倦*,上床就睡着不言不动。我还心里着急^,以为她身体虚弱,欲念淡薄,打算找一个名医来,替她诊治诊治,谁知是这们一回事&&?!?lt;/p>

    郑时独自越想越气,恨不得拖一把快刀,即时冲进上房去,将马心仪和柳无非都一刀杀死,再回刀自杀。但是立时又转念道:“我与柳无非原不是明媒正娶的夫妇,亦船上乘她之危,将她轻薄,因此勾的她上手,这样配合的夫妻*,原来是靠不住的,她若是一个三贞九烈的女子,便不应胡乱在船上许我亲近,这事只能怪我自己不好*,所谓悖入者悖出,我不值得因此气忿*。为这种淫贱妇人,送了我的性命,更是不值得了。就这回的情形看起来^,不待说两姊妹都被这淫贼马心仪奸占了&。我真被鬼迷了眼睛&&,前日还竭力劝三弟亲近那淫妇,为今之计,除了我和三弟偷逃,没有别法,不过我和三弟忽然弃眷潜逃,在别人不知为的甚么,那淫贼心里是明白的*,那淫贼既怀着鬼胎*,又知道我和三弟的履历,未必不想到放我们逃了,不啻留下了两条祸根&。那时为要免他自己的后患,即不能不借着四川的事,破脸缉拿我们,使我两人到处荆棘。也是不好过活的。</p>

    待借故带着两个淫妇走罢,姑无论没地方可走,那淫贼也决不肯放^。那淫贼是何等机警的人,一疑心被我识破了**,便是危险?&!敝J比绱朔锤踩サ乃剂苛撕靡换?,一时委实想不出两全的方法来。</p>

    正在闷闷的难过,忽见张汶祥兴匆匆的走了进来,笑道:“可惜今日二哥不曾跟我出去。我今日连遇着两个异人**,都是寻常不容易遇着的?!敝J泵闱颗阕判α?,问道:“两个甚么样的异人,你如何遇着的*?”张汶祥吃惊似的在郑时面上打量了两眼,凑近身坐下来,问道:“二哥身体不舒服吗?面上的气色很不好?”郑时摇头道:“没有甚么不舒服,只心里觉得有些闷罢了。</p>

    你说你所遇的异人罢?!?lt;/p>

    张汶祥见郑时说没有不舒服,便又鼓起兴致来,说道:“我今日出衙门去街上闲逛,信步走到一处*,只见前面一个痨病鬼也似的人,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衣服^,低头曲背的向前走。那走路的形象,一歪一扭的,简直是一口风来就得吹倒的样子,左手提了一根尺多长的旱烟管&,右手擎着一个酒葫芦&,边走边用嘴对正葫芦,仰面咕罗咕罗喝下酒去。喝了这口酒,又将旱烟管送到嘴边呼呀呼的嘘几口烟^^。是这般怪模怪样的走着&,引得满街的人都笑嘻嘻的看他^,他仿佛全不觉得有人看了他好笑&,只管偏偏倒倒的一面嘘烟,一面喝酒。许多过路的见了*,多停步望着他^,也有好事的^,跟在他左右背后,和看甚么新奇把戏一样*。我正是无事出来闲逛,见了这般怪物,不知不觉的也就跟在他后面,看他究竟是个干甚么事的,跟过了一条街^^,只见他转身走进一条狭巷子里去。</p>

    “刚走迸巷口^&,忽然迎面来了一辆骡车,那骡车因是空的,行走的很快,骡夫更在将出巷口的时分,催着那骡快走。不提防凑巧这怪物迎面走进来^,一时收缰那里来得及^,骡头不偏不斜的正与怪物撞个满怀。骡夫只吓得哎呀一声大叫^,以为这一下撞出大祸来了,跟在背后后的人,也都齐声叫不好了,连我也吃了一惊。再看那怪物真是作怪,经骡头那们一撞*,倒撞得不歪不扭了,身体都不曾向后仰一下&,只立着屹然不动。葫芦口正对着嘴边喝酒,并不因骡头撞过来停止不喝,咕罗咕罗喝下了酒,一面提旱烟管往嘴边送,一面仍举步向巷里行走。</p>

    “这条骡子就走了倒运了&。骡头抵着怪物的胸膛^,怪物向前行着,骡车便被抵得向后倒退,骡子大约被抵得不忍痛不住,弓着背屈着颈乱跳起来,牵连得骡车一掀一落。若不是在狭巷子里,早已翻倒在一旁了。骡夫也惊得出了神,不知待怎样才好,委实奇怪。那头骡子虽是弓着背乱跳,骡头贴在怪物的胸膛,就和有胶漆粘着了的一样&,无论如何跳,总是贴着不能离开*。骡子乱跳的时候,怪物就立着喝酒&&。骡子一停脚,怪物又衔着烟管前行几步^。是这们一停一走的约有十来次,我们看的人都拥进了巷口。大家吼起来大笑。骡夫在这时方才明白,知道得罪了这怪物,非陪礼软求是不得了的。也顾不得骡车翻倒,慌忙跳下地来,抢到怪物跟前,屈膝请了个安,哀求苦告的说道:‘求爷爷恕小人粗心,小人实在不知道爷爷在这当儿走进巷口来^?!治锛夥蛘饷前?,才慢慢的顺过脸来,说道:‘你们赶车的,在转弯抹角的地方&,照例是应该催着骡子快走的么?’骡夫还不承认道:‘小人并不曾催着快走,求爷爷饶恕?!枪治镆惶?,也不开口,衔着烟管向前又走了几步。没有骡夫在车上,车辆更掀簸得厉害了,吓得骡夫双膝跪下来道:‘是小人不该&,是小人不该&,千万求爷爷不要再走了?!治锼熘共接煤笛坦苤缸怕夥?,说道:‘你们这类东西真该死&&。幸亏今日撞的是我*,若换上一个年老的或小孩&,便不撞死也得踏死了。你们下次再敢是这们胡冲乱撞,就休怨我不容情啊?!底?,身体一偏&,又是歪歪倒倒的走过骡车去了。</p>

    “许多看热闹的人,也有想再跟上去的^。无奈那辆车塞满了一条狭巷,挤不过去,只得退出巷口,让骡车走过。我知道这是个异人,有心想结识他,便不肯跟着大众退出来^,侧身从车旁窜过去&??茨侨嘶乖谇懊?,我想赶到他前面*,看看他的容貌。但是赶到了他背后,正打算从他身边抢上前去,他却不先不后的将身体向这边一歪,恰好挡住了我的去路,我以为他走路本是这们偏偏倒倒的,偶然倒在这边,我抢那边过去便了**。等我刚抢到那边^,他就和有后眼相似^,又不先不后的倒向了那旁^,又是恰好挡住了我的去路。我还不觉得他是有意的,直到连抢了十多次&,无论我用甚么身法**,他只轻轻的一歪就挡住了,我才知道他是存心与我开玩笑,只得立住脚待开口问他的话。他已回过头来望着我^^,说道:‘你到底为甚么事^,只管在我背上左一下右一下的这们撞,我一立着不动让你过去^,你倒也立着不动,不是存心开我的玩笑吗?你要过去就快过去罢,我的头都被你撞昏了?!?lt;/p>

    “我见他倒来是这般责备我,不觉好笑道:‘我如何敢和你老人家开玩笑&。我在各地游行,本领高强的人也会了不少*,从来没有见过象你老人家这般高强的。我心里佩服极了&,愿闻尊姓大名?’我在说这话的时候,一面留心看他的面貌**,那副脸嘴,可是丑得怕人&。面盘瘦削得不到一巴掌宽,皮色比刨了皮的南瓜还要难看。头发固然是蓬松散乱的,连两道长不过半寸的眉毛*,也是丛丛的如两堆乱草&。两眼合扰去只留两条线缝,鼻孔朝天。一张阔口,反比寻常人口大一倍。</p>

    口角在两腮上,倘出许多涎来&。听了我的话也不回答,好像已被酒醉得迷迷糊糊的神气&,胡乱将头点了几点,掉转身躯就走。旋走旋举起酒葫芦在头上敲着,口里怪腔怪调的不知唱些甚么。我心想这人必非疯颠,也不是喝醉了酒,大概是装成这个样子,以免有人看出他的行径^。我已经请教他的姓名,不肯回答*,就再追上去问^&,照这情形看来&^,也是问不出所以然的。不如且缓缓的跟着他走,看他走到甚么所在停留?知道了他停留的所在*,就好去从容结识他了^,随即远远的钉在他后面??此呓氐勖砝锶チ?,我也跟迸庙去,只见他已头枕葫芦,鼾声动地的睡在庙门弯里。</p>

    我找着庙祝打听*,据说,已在那庙门弯里睡了半个月。有时整日的睡着不动,有时日夜不睡,擎着酒葫芦喝个无休无歇*。我打听了走出庙门,因关帝庙已靠近乡村了*,心想索性到乡村里玩玩,打算玩一会回头*,再到关帝庙里去,看那异人醒也没醒。</p>

    “主意既定&&,照着一条小路信步走去&,约莫也走了三四里,只见一个年约二十来岁的后生,挑着一副豆腐,从一个小山上走了下来&。我看那后生就觉得可怪:皮肤白皙,面貌姣好如女子*,完全不像乡村里卖豆腐的人。并且身穿一件长单衫*,脚上穿着鞋袜&,也不像一个卖豆腐的装束。</p>

    我在这边打量他,他的一对眼睛也不住的打量我,只望了我几眼,就折身走过那边去了^。我心里揣测这后生多半是世家子弟,原是读书的,只因家业衰败了,不能安心读书*,没奈何挑了这担儿贩卖豆腐。让我去问明他,凑这们几十两银子给他,那他便不愁无钱读书了。我心里这们思量着,就提步追上去。我与他相离虽不甚远,只是那后生的脚下倒很快,我就放紧了脚步追赶,总相差一箭之地,追赶不上,不由得诧异起来&。暗想:我自问脚下不慢,怎的他挑着担儿从容行走,我倒追赶不上呢?难道这后生也是个异人吗&?不相信山东有这么多的异人,偏在一日遇着了,倒得尽我的力量追他一回试试看*。遂提起精神来,施展生平本领向后生追去。并不见后生奔跑,约莫又跑了二三里,忽见前面有个村庄,后生挑着担儿走进庄子里去了^,我这时相隔还有一箭远近^。</p>

    心里已断定这后生决非寻常人物,估量他既进了村庄,是不难与他会面了,仍不停步的走着,再看从庄子里突然跳出三条极雄壮的狗来^,只略吠了两声,即同时对着后生猛窜过来,窜的比后生的头还高……”</p>

    张汶祥说到这里。柳无非姊妹同走出花厅来,笑问:“甚么事说得这们起劲?”便把张汶祥的话头打断了*。不知那后生怎生对付三条恶狗!且待第八十九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&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^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