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回 斗妖术黑狗抢人头 访高僧毒蛇围颈项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九十五回 斗妖术黑狗抢人头 访高僧毒蛇围颈项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孙癞子跟着邓法官的头,走进一条巷子*,又污秽又狭小&&,使人一望而知是穷家小户聚居之所*。孙癞子心里想道:难道这个邓法官就住在这们一个贫民窟窿里吗&^*?他既学会了一肚皮法术*,只应该在浏阳替人家拿妖捉怪^,保人平安^。无端的取下头来,是这般招摇过市^^,以致满街的老少男女都和看把戏一般的围拥着走,象这样的逞能,也就太无味了^^&。我今日不遇着便罢&*,既遇着了*,倒得和他开个玩笑^。</p>

    说起来真怪,孙癞子不曾转这念头的时候*,那邓法官的头被长凳驮着只顾向前行走^,两眼虽是不住的开合&,然并不注意看谁一眼。孙癞子才转这念头,那头似乎已经知觉了&&,两眼登时横过来,圆溜溜的向孙癞子瞪着*。孙癞子见了&,随即现出笑容&,仿佛向熟人打招呼的神气*&^,接着举右手迎头一招^^,那头便如被人推了一把,朝后滚了下来&,长凳仍不停留的向前走了*。许多跟迸巷口看热闹的人见了这情形,也莫名其妙^,只一个个发出诧异的声音,喊道:“哎呀^,不得了&,邓法官跌了跟斗了^,我们快些追上去,将长凳抢回来。若不然&,这颗头只怕不能回去了?!逼渲杏幸桓瞿晟俚乃档溃骸笆共坏?^&,使不得!你们不曾听得邓法官说过吧*&?凡是遇着他用法术驱使甚么物件在街上行走时**,万不可动手和拦住去路,如不听吩咐&,必有大祸。于今邓法官的头已进了这巷子*,离他家不远了&,我想这头*,忽然滚下凳来*^,必是邓法官有意要玩一个甚么把戏给我们看^^^。不然*&,决不至无故滚下地来&,你们看&*,这头已滚向前追赶那凳去了?&!敝患馔吩诘叵伦思缸?^,即一路翻滚直向长凳追去&。孙癞子那里肯放他走呢,口中默念了几句*,伸手一指那头**,那头立时如有绳索牵扯^,又是一路翻滚&,退还原来落地之处了*?*?吹娜松胁恢撬锺佑氲朔ü俣贩?^,但见人头滚来滚去*,真以为少年说的话对了*^,果是邓法官有意玩一个把戏给大家看。只见那头接连来回滚了八次*^,看热闹的人只觉得好看&,大家拍掌欢呼邓法官好法力*^。</p>

    谁知大众欢呼的声音还没停歇*&,突然从人丛中钻出一只黑狗来^,一口咬住那头上的发髻^,依着长凳去的方向便跑^。孙癞子看了&,大笑道:“人奈不何,狗奈得何吗**?回来^,回来&!”说着**,对狗招了招手&,那狗仿佛听了主人的呼唤&,登时摇头摆尾的*,衔着那颗人头回到孙癞子跟前。孙癞子弯腰从狗口中取下那头来^,托在手中抚摸*^??慈饶值恼獠懦粤艘痪?,知道是孙癞子与邓法官斗法***^。大家从孙癞子手中看那颗头时&,额上的汗珠儿,颗颗掉下来比黄豆还大^,两只眼睛也红了。</p>

    就有人向孙癞子请教了姓名^,说道:“邓法官今日遇着对头了&^^,这回吃苦不小*,只看他这一颗颗的汗珠儿*,就可知道他此时甚是着急^,可以饶恕他么^?”孙癞子点头:“我孙耀庭出门多年*,于今刚回浏阳不久&,不但不曾和邓法官见面&*^,并不曾闻他的名,与他毫无冤仇&*,谁愿意无端与他做对头*。不过我们学法术的人^,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*^,不可轻易使用法术&^*,剃头是一件极平常的事*,何必要是这们招摇过市,害得许多过路的人都跟着瞧把似的,岂不无聊之至*^,我因此要和他开个玩笑**,使他知道学法木的人^,是这般瞎闹不得。他既急成了这个模样*^,就放他回去也使得&?*!被安潘盗撕黾恢焕号檀蟮穆橛?^,从天空如射俞一般的扑下来,一伸爪也是抓住那头的发髻^,冲天飞去了。孙癞子不觉仰天笑道:“何苦要费这们大的事*,我既存心放你回去*,便用不着再闹这玩意了^。若安心给你下不去,鹰与狗又有甚么分别&^*?”</p>

    一人向孙癞子说道:“我们在这里亲眼看见的,虽知道是你存心放他回去,他这鹰方能钉着头飞*,但他或者还以为是自己的法力抢回去的呢*,他仗着法力高强^,在我浏阳横行无忌&^,我浏阳人被他害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^^,已不在少数了。难得你是浏阳人&&,法力更比他好*,他就住在这巷子里^,何不去会会他&,也替我们浏阳人出一口气呢&?”孙癞子看这说话的人&^。年纪虽止二十多岁&,做手艺的装束^,然言谈举动^,看得出很是诚实,不象是一个轻浮多事的少年^&。并且说话时^*,面上还带着些忿怒的神气&,孙癞子料知这少年即是被邓法官害了的一个,随即点了点头&,问道:</p>

    “你老哥贵姓^?听老哥的语气^^,邓法官必有对老哥不起的地方^**?*!鄙倌甏鸬溃骸拔倚照臹&,我父亲就是在北城外烧砖瓦窑的张连升*,在浏阳烧了四十多年的砖瓦窑*。凡是久住在浏阳的人^,敢说不问大家小户&,没有不知道我父亲的^。张连升的砖瓦&*,有名的价钱公道&*,货色认真,并不曾有事得罪过邓法官^*,不知他为甚么平白无故的找我父亲为难&,竟将我父亲的窑捣毁^&。我父亲那时已有六十多岁了*&,受不下这般气忿,没几日就咬牙切齿的死了&?*!彼锺右惶倌晏崞鹫帕拿?^,却想到十一二岁的时候&,曾听人闲谈过烧窑的张连升,法术异常灵验&,时常替人画符治鬼&,不取分文。寻常不会法术的人烧窑&,每每因误犯了土煞和窑神,不是窑匠害病,便是窑里的砖瓦破碎^&,惟有张连升的窑,那怕架在太岁头上,也平平安安的出货*。只不知邓法官是怎生与他为难的^。当向少年问道:“你父亲张连升不是也会法术的吗*,如何被邓法官捣毁了窑呢&^?”少年叹道:“若不是我父亲会法术^,大约姓邓的也不至找来为难。不过我父亲虽则会法术*,然从来不曾见他在人跟前无端夸耀过*&。便是有人求他去治病^^^,他能推诿的^,还是推诿不去^,必不得已也不问病家要钱**。</p>

    邓法官素不与我父亲相识,我父亲也不知道他到浏阳来了&&。他原是醴陵人&,前年才到浏阳来*^。究竟到浏阳来干甚么^,也无人知道&^。专喜在稠人广众之中&^&,显出他的法术来,好象惟恐旁人不知这他会法术似的*。</p>

    “他第一次显法&^,我也在场&^。记得在去年正月十五&,有一个绅士雇了戏班在龙王庙演戏酬神。</p>

    新年无事的人多,看戏的比平时多了几倍*。正月间天气寒冷的,人人头上都戴了帽子&,姓邓的就拿着各人的帽子显神通&。只见他忽伸手向自己头上抓下帽子来&,朝天舞了几下,向空中一掷*,那帽子脱手就变了一只乌鸦,展翅在空中盘旋飞舞&。立在他后面的人看得清切*^,都仰面观望*,不提防那乌鸦才飞绕了几转^&,各人头上的帽子***,都跳起来^,离开各人的头颅,也变做乌鸦^^,跟着那只乌鸦飞个不住*^,霎时间就有千数百只乌鸦,在众人头顶上飞的飞,扑的扑*,日色都被遮得没有光了??聪返挠隽苏庵智樾?*,不由得又惊讶又欢喜&,知道是他使的手段^^,就争着问他的姓名&,于是满庙的人*。都知道他邓法官的神通广大了^*^。乌鸦飞舞了一阵&^,仍飞回各人的头上*,各显原形,还是顶帽子&&。是这们到处显法术&,我父亲不仅不肯在场和他为难*,并存心躲避他&*。每见他来了&,就悄悄的抽身走开,到底不知他为甚么放我父亲不过?</p>

    “去年八月^,我父亲正在窑棚里烧窑&,只差一两日就要出货了^。好好的一窑火,突被一阵冷风吹来,登时完全熄灭了^^*。这样骇人的情形&*,我父亲在窑棚里四十年不曾见过,只得点起香烛来请师&*。谁知烛刚点着^^,也被一口冷风吹熄了&。我父亲知道有人暗算*,正捉住一只雄鸡*,待一撕两半&,姓邓的却已先下毒手了,天崩地塌也似的一声大响&,窑已倒陷下来,我父亲当时就气得昏倒在地^,直到我父亲死后&&,我到窑棚附近打听才明白当时的情形&&^。</p>

    “原来那日姓邓的到他朋友家中闲谈*,朋友的家就在窑棚对面^。那朋友忽问邓法官道:‘对角窑棚里的张连升*,你认识么^?’邓法官摇头道:‘只闻名不曾见面*&*&,听说他的法术不错^,不知究竟怎样^?’那朋友道:‘张连升的法术*,是在我浏阳有名的***^。收吓&*^、断家*、催生&、接骨,没一件不灵验非常*。你只看他烧窑四十年,无一次不顺利*,就可以知道他的法术是浏阳数一数二的了*^?!侵勒饣熬痛シ噶诵盏说?*,不服气似的说道:‘不见得他张连升在浏阳是数一数二的法术*,我多久便想瞧瞧他的本领^^。你既这们佩服他*,我且和他开个玩笑你看^,我借你这床上睡一睡^,你躲在大门里面^^,偷看对过窑棚里有甚么举动,随时报我知道?&!桥笥巡恢览骱?,见邓法官仰面睡在床上,就躲在大门里望着对角窑棚&。忽见很浓厚的黑烟^,突然中断了&,如熄了火的一般,便去到邓法官床前^&,报道:‘窑里已不见冒烟了^,进火的人现出慌张的样子了&?&!朔ü倩邮值溃?lt;/p>

    ‘再去看^^&,看了情形^*,再来报我^?&!桥笥芽戳宋腋盖椎阒?,又去报告。只见邓法官张嘴向空中一嘘&*,又教朋友去看**,那朋友报说我父亲捉了一只雄鸡在手,邓法官顺手拖了一张被单&,一面蒙头蒙脑的盖在身上&,一面说道:‘先下手为强^^,后下手遭殃*&*!’说时两脚一蹬&&,两手一拉^,被单早已撕成了几块&。这边把被单撕破^,那边的窑便应声而倒,可恶姓邓的听说我父亲急得昏倒在地&,还跑出来远远的指着向那朋友挪揄道:‘原来你浏阳人数一数二的法力高强人物,也不过如此?!蛋?&,得意洋洋的走了**。我自恨一点儿法术不懂,不能替我冤死的父亲报这仇恨&。难得今日无意中遇见了你*,凑巧你又是浏阳人&**,无论如何也得求你替浏阳人出了这口气。姓邓的还有两个徒弟,比姓邓的更加凶恶,终日在赌场烟馆**,无风三个浪,无人不见了他两个徒弟就头痛*&?!?lt;/p>

    孙癞子问道:“他两个徒弟姓甚么^^?叫甚么名字*&&?是浏阳人么?”张连升的儿子说道:“他大徒弟姓王,多半也是醴陵人,前年与邓法官同过浏阳来的&*。浏阳人看他身体生得很长大*,像貌又很凶恶**,都呼他做王大门神*&^,外人知道他名字的倒少。二徒弟是来浏阳不久收的&*,姓赵^,名如海&,浏阳北乡人*&。年纪虽止二十四岁*,却生成一身好气力&^,拳棒工夫&*,浏阳一县人没一个敢惹他&&,自拜邓法官为师后&,更是横行无忌了^^?*^!彼锺拥溃骸罢漳闼档?&,他师徒既在浏阳如此横行*,应该有人出头惩创他才是道理*&。我虽是浏阳人^,不过从小出门在外^,现在刚回来没几日&。故乡情形&,因离开久了&&,一时不得明白*,你且耐心多等些时^,他姓邓的上了今日这番当&,若能从此改悔&,强盗收心也可以做好人,偌大的浏阳,何处不能容一个醴陵人居譤^?^?如果仍怙恶不悛,我自有对付他的法子?!毙矶嗫吹娜思锺诱饷撬?*^,以为是推诿&,不肯认真和邓法官作对的话&,料知没有把戏看了^*,各自退出巷去*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也待走出来*,张连升的儿子却拉住不放道:“你不肯替我父亲报仇^,代浏阳人出气^,都不要紧^,只是得收我做个徒弟?&!彼锺有Φ溃骸拔易约呵笞霰鹑说耐降躛^,别人还弃嫌我,不要我&^,我倒能收你做徒弟吗^^?并且你的年纪&^,只怕比我还大一两岁*,我如何能做你的师傅,快不要这般乱说?&!闭帕拥溃骸罢馊床蝗?,我拜师是学法术,但是有法术的便能做我的师傅,年纪大小有甚么相干*。我父亲的法术虽不甚高^,然确是个很灵验的**&。我若是有心要学法术*,在几年前就应求我父亲传授我&,只因我原来是不打算学法术的*^。自然在父亲被姓邓的气死后^,我报仇的念头*,虽不曾一日停歇*&,然从不敢在人前显露。因姓邓的在这里也有些党羽&,我又是个没有能耐的人&&,倘若向人露出报仇的话来&,传到姓邓耳里去了,仇报不了&&,反把一条性命送掉&。刚才看了你和姓邓的斗法的情形^&,喜得我忘了形,竟当着许多人向你诉说原由&。以为你已经与姓邓的破过脸了&&,听了我的话,立时就可以到姓邓的家里去**,替浏阳除了这个毒物^,想不到你不肯即时下手&&*。你的法术比姓邓的高强**^,自然不愁姓邓的寻仇报复^,我此后若不拜你为师*^,求你?*;?&,却如何敢在浏阳居住呢*&?所以不能不求你慈悲&,收我做个徒弟,我情愿终身侍奉你*。我父母都已去世了&,因此刻尚在服中,还不曾娶妻&,我家里有几亩祖遗的产业*,节省些儿过活&,也够我一生的温饱&,只求你答应我,我就诚心恪意的迎你到我家中供养一世*^?!?lt;/p>

    孙癞子心里踌躇道:“我刚下山不久*^,正是自己要用力做工夫的时候*,本不应该就收人做徒弟。不过我是个无家可归的人&,终年住在客栈里也不成个局面**,难得他能迎接我到他家里去&,就答应他也没有妨碍&?!彼锺邮钦饷浅斐?&,张连升儿子不待他开口答应^,也不顾地下污秽**,扑翻身躯便叩了几个头道:“师傅就不答应^^,我也在这里拜师了?*!彼锺踊琶怂鹄?^,说道:</p>

    “你既是拜我为师,就得请我喝进师酒&^*。不喝进师酒&&,便传授你的法术^,也是不灵验的*?!闭帕恿κ堑溃骸敖剖怯Ω们胧Ω岛鹊?^?!钡毕戮团阕潘锺幼叩揭患宜乩从胝帕鐾吹木乒?&,要了几样下酒的菜&,请孙癞子喝酒。</p>

    谁知孙癞子此时虽尚是一个少年*,酒却好像一只没有底的酒桶,一杯一杯的喝下肚去**&,与浇在酒缸里一般。一口气喝了十多斤烧酒*&,才微微的显出些醉意*,迷缝着两眼向张连升儿子道:</p>

    “天色快要黄昏了,你自回家去吧**。我趁着这时高兴,要出城去瞧一个朋友*,明天再到你家来^^&?!?lt;/p>

    张连升儿子道:“师傅不是说出门多年&,才回浏阳不久吗*?有甚么朋友住在城外呢^?并且这时出城去^,等到看了朋友回头&,城门必已关了*,不能进城*^&。我看不如就到我家去。师傅喝了这们多酒,在这时分独自跑出城去^,很不相宜*,到我家睡过了今夜&&,明天再出城看朋友也不迟&?^!彼锺沧右⊥沸Φ溃骸昂萌菀缀染坪鹊谜饷歉咝?&,不趁此时去看朋友&,岂不辜负了这一团兴致^?你不用管我的事*,明天只坐在家里等我便了&&?!?lt;/p>

    说完,偏偏倒倒的往外走^。张连升儿子不敢多说&,急忙算清了酒菜帐&^。追出酒馆*,打算跟在孙癞子背后^,看他出城看甚么朋友。若是因喝醉了酒倒在地下不能动时,便好驮着回家**。幸喜追踪出来^*,孙癫癞踉踉跄跄的还走得不远^,遂不开口^&,只悄悄的在后跟着,只见孙癞子头也不回的走出城来,翻过了几重山岭*,走到一座庙宇门口*,庙门已经关了^^。孙癞子略不迟疑,伸手就推那庙门^,竟是虚掩的*^,随即塞身进去了。张连升儿子惟恐自己师傅顺手将门关闭^,自己便不能进去*,忙紧走了几步,跑到庙门跟前^。喜得孙癞子并没将门推关&,大着胆子挨身进去&*,却不敢跟着走上神殿?创竺帕脚杂辛狡ツ嗨艿穆?,马前都有一个与人一般高大的马夫。心喜这马夫背后^,倒是好藏身之所^,三步作二步抢到马夫背后立着^。定睛看自己师傅正一步一偏的走上了神殿&,故意咳了一声嗽*,大声问道:“里面没有人吗*?”这话问出没一会,就有一个小和尚走出来^,问道:</p>

    “你是甚么人*?来这里找谁的^&?”只听得孙癞子答道:“我并不找甚么人&,是特来看和尚的?*!?lt;/p>

    小和尚带着不快意的声口^&,问道:“你找那个和尚&?我看你象是灌醉了酒的*^&,无故跑到这里来发酒疯*,出去罢&,这里是佛门清净之地,不许俗人到这里胡闹^?*!彼锺优宄宓乃档溃骸靶⊥郝亢蒙蘩?!我来看你这庙里的住持和尚&^^,谁喝醉了酒*?谁发了甚么酒疯^?看住持和尚^^,能由你这小秃驴骂出去的吗*?”</p>

    小和尚听了这些话*^&,虽则一肚皮的不高兴^&,然在究竟不知道来的是甚么人*,恐怕真个得罪了住持和尚的朋友&&*,不是当耍的^。只得勉强按纳住火性,问道:“你既是来看我们师傅的,见面为甚么不明白说出来,只说是特来看和尚的&*。庙里的和尚多&&,知道你是看那个和尚**?&!彼锺有Φ溃?lt;/p>

    “这庙里有好多的和尚吗,我看只有一个和尚^,一个和尚之外&,都是魔障?*!彼祷笆焙砹铩肮距喙距唷毕炝思干?&,好象要呕吐的神气*^。小和尚看了这情形**^,心里已断定不是来看自己师傅的^**,不知那里的醉汉**,胡乱撞进庙门来了。不由得气又冒上来,喝道:“灌醉了牛尿*,这佛殿上呕不得^,快给我滚出去!真不知是那里来的晦气^,山门已经关了^,你为甚么敢推开进来^?”孙癞子也喝道:“你这小秃驴实在太可恶了,你真个敢不去叫你的住持和尚出来么*?若再说我是喝醉了酒的&^^,就别怪我动粗打了你&?&!彼底?,将衣袖捋了一捋^,做出要打人的样子*。小和尚见孙癞子捋起衣袖要打他了^,倒高兴起来&*,笑道:“你这醉鬼想到这庙里来打人么?那就不要怨我出家人不慈悲^?^!币幻嫠?*,也一面捋着衣袖^。孙癞子那里把小和尚看在眼里,一顺手便抓了过来*^。小和尚好象也会些拳脚似的^^,正待挣脱,里面已走出一个老和尚来&,问道:“甚么人在这里暄闹?”</p>

    孙癞子见有老和尚出来&,随即将小和尚放了*。小和尚受了一肚皮的委屈&*,正在向老和尚申诉*,老和尚不待他开口*,就叱道:“孽障*^^!一点儿礼节不懂得,动辄和人相打,还不滚开些*?^!毙『蜕斜宦畹枚伦抛觳桓宜瞪趺?&,老和尚很和气的问孙癞子道:“施主这时分到此地来^,有何贵干&^?”</p>

    孙癞子也陪笑答道:“并没有甚么事故主^^,是特来贵庙借一个地方^^,暂宿一宵,求老和尚慈悲^?&!?lt;/p>

    老和尚道:“这却对不起,敝庙地方狭小^,不但没有留客的床帐被褥,连容客的所在都没有,请到别处去罢?^!彼锺拥溃骸叭粲斜鸫扇?,我也不到这里来了*。没有床帐被褥&,便坐着打一夜盹也使得*?*!崩虾蜕械溃骸笆翟诙圆黄館^,不能遵命*。因为敝庙的规则,是从来不许留俗人住夜的*。</p>

    这规则是要一干僧众大家遵守的,不能由老僧破坏*&?!?lt;/p>

    孙癞子道:“此时天色已经昏黑了^,庙外都是山林田野^&,与其出外死在虎豹口里*^^,宁肯在这庙里吊一夜,虽不得安睡*,然不至送了性命*&。我不占贵庙的地方^&,难道悬空吊一夜也使不得吗?”</p>

    老和尚道:“不要和老僧开玩笑&,一个人怎么能悬空吊一夜不占地方呢&^?请到别处去罢,这里委实不能相留&^?”孙癞子道:“我确能悬空吊一夜*。老和尚不相信*&,我就吊给老和尚看&?!被安潘盗?*,抬头向屋梁上看了一看,只一耸身^*,就向正梁窜上去&,用三个指头捏住屋梁&,身体悬空吊下*,问老和尚道:“是这般吊一夜也不行吗?”老和尚忽然哈哈笑道:“请下来罢,原来是好汉有意向老僧显工夫的^,确是了不得,老僧已领教了*^?*!彼锺犹死虾蜕械幕?*^,三指一松*&,身体如秋叶一般的飘然而下*。</p>

    老和尚已合掌当胸请问姓名*^。孙癞子将姓名履历略说了一番。老和尚让进方丈就坐*。孙癞子笑道:“我也有一个一点儿礼节不识的新徒弟今日才拜师&,却不听我的吩咐。我原是教他归家去的^,他公然悄悄的跟我上这里来了^&,我要本待不理他的&,又恐怕被令徒拿住他当贼打^。他今日刚拜师&,一手工夫不曾学得^,打起来不是令徒的对手*&,请教老法师怎么办*?”老和尚道:“既是令徒来了&^,现在外面么&?请进来便了&^?^!闭帕蛹锺右阎浪戳薧,不由得心里一冲*&,待赶紧溜出庙门逃回去罢*,又因天色已经晚了*,城门久已关闭*,不能回家。待仍躲在马夫身后不动罢*&,一会儿被人搜出来了^&,更难为情&。</p>

    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^^,只听得老和尚向着自己藏匿的所在喊道:“张大哥*^,贵老师既知道你跟进来了^*,再躲着有甚么用处呢?”张连升儿子至此再也藏身不住了&&,只好硬着头皮走出来^,直到佛殿上^*^。孙癞子指着老和尚给他看道:“他是雪山大师&,在浏阳是无人不知道的^。你是生长浏阳的人&,也应该认识&?!闭帕佣匝┥胶蜕行辛烁隼竦溃骸八洳辉虾蜕械拿?*,但是闻名已久了?!彼锺有Φ溃骸颁羧烁龈鲋姥┥酱笫?**,也可以说浏阳人没一个知道雪山大师*^^。</p>

    你所闻的名,不过是闻他品行超卓&,戒律精严的名&,有谁知道他是一个神通广大^&、法力无边的人?&?^!”雪山和尚合掌念着阿弥陀佛道:“不敢当*,不敢当,是这般替我吹嘘&,简直是不容老僧在浏阳住了*?*&!毙敌盟锺邮ν浇朔秸?&&,分宾主坐定&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将本人的履历和学道的经过^,向雪山和尚说了一个大概回道:“我在峨嵋的时候&,就时常听得四方来聚会的道友谈及老和尚&,那时便已打算回浏阳时必来拜访&,今日幸是如了我的心愿了。我有一事特来请教老法师:近两年来住在浏阳的邓法官^,老法师可曾认识他&^&?”雪山和尚笑道:“怎么不认识*,他虽来浏阳只有两年^*^,然不认识他的大约很少很少?&!彼锺拥阃肺实溃?lt;/p>

    “老法师本来认识他呢,还是从他到浏阳以后才认识呢*^?”雪山和尚道:“他到浏阳不久就来看老僧&,不是本来认识的*^?&&!彼锺拥溃骸袄戏ㄊ醯盟嗽趺?^?”雪山和尚道:“老僧出家人^,终年不大出庙预闻外事^*&,他为人怎样*,倒不觉得*&?!彼锺拥溃骸八源蛹戏ㄊ?^,也时常来亲近老法师么&?”雪山和尚摇头道:“仅来过那们一次^,以后不曾来过&*?!彼锺拥溃骸八醇死戏ㄊ?&,曾有些甚么言语举动^,老法师可以使我知道么&?”雪山和尚点头道:“这有甚么不可以&,不过老僧不愿传扬到外面*,使大家都知道他来见老僧的情形&*,老僧不向人说*,外人是永远不会知道的&&,因为他自己断不愿意拿着去向人说,他当日会见老僧的时候^,只略略寒喧几句&,就和老僧谈道*&*。老僧索性愚戇^,或者因谈论旁门时候,他心中似乎不快^*,即从左手食指放出一条青蛇来&*,围绕在老僧脖子上^。喜得老僧的皮肤粗老,不曾着伤^,只是不该将他练了多年的法宝&,一拉两断的掼在地下,登时显出一柄折成两段的剑来。他看了不由得大哭&^,说是半生精力^,付之流水了*。老僧那时虽自悔鲁莽*,但也无法补缀他已断之剑,只好敷衍他出了门^&,自后便不曾见面了**?&!彼锺犹镜溃骸袄戏ㄊκ顾芰苏饷侵卮蟮某痛?&,他在浏阳居然还敢肆无忌惮*,这东西胆大妄为**,可谓达于极点了?^*!?lt;/p>

    遂将耳内听得的邓法官的行为&^,和他两个徒弟仗着邪术横行的事迹*^,一一述了一遍。雪山和尚道:“我虽有耳目&,却和聋聩了的差不多&,他师徒在浏阳的这些行为^,我简直毫无闻见*。不过他们左道的人*,行径是与寻常人有别&*,左道是注重尸解的&*。尸解有兵解^&、木解**、水火解等分别&,在学道时候&*^,就定了这人应该兵解或火解*。若这人应该兵解的,不作奸犯科^&,便不致于明正典刑^,兵解的境界&&,不容易达到。所以每有学左道的人&,行为比世间一切恶人还恶劣若干倍^&。这邓法官将来应该如何尸解,外人虽不得而知*,然他现在的行为&^*,必步步朝着将来尸解的路上走去^?^&!彼锺拥溃骸肮湃诵薜?^&,志在度人&,他为修道而反害人^^&,这道又如何得成就呢&?”雪山和尚道:</p>

    “不如此^&,又安得谓之左道*^?&!彼锺拥溃骸拔姨乩辞虢汤戏ㄊ^&,应如何对付他^,使他以后不在浏阳作恶*?”雪山和尚道:“管他做甚么*!据老僧看,他在人世横行的日子也有限了^*,且耐心等些时再瞧罢*^?&!彼锺釉诙脶疑骄臀叛┥胶蜕械拿?,知道他的道术玄妙*&,并深自掩藏不露&。他说看邓法官在人世横行的日子有限,必不会差错&,当下便不再说&。这夜孙癞子师徒就在庙里歇宿了。</p>

    次日作别回到张连升儿子家^,便在张家过活,也传授张连升儿子一些小法术*,不在话下^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自见了雪山和尚出来,过不到半月,就听得浏阳一县城的纷纷传说:“法官被妖精所害&,自知不久就要死了^,此刻正忙着自己料理自己的后事^。孙癞子听了这种传说&,暗想:雪山和尚的神通真不错,在两年前见了一面的人&^,竟能断定他的生死&^,可知我们的道术,仅能知道一些皮毛&,算不了一回事*。不过邓法官的邪术,也还有一点儿真材实学&,甚么妖精能害他到这一步,倒得去详细打听一番,想罢,径自打听去了*。不知打听得究竟是甚么妖精&?如何将害邓法官的情形&?且待第九十六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*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^^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*^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&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