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回 显法术铁钉钉巨树 卖风情纤手送生梨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九十六回 显法术铁钉钉巨树 卖风情纤手送生梨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孙癞子存心要打听邓法官如何被妖精害了的情形&**,喜得浏阳人都很关心邓法官的事。就是平常的一举一动&,一言一笑^,只要是邓法官的^,浏阳人多欢喜传说&&。无论老弱妇孺&,随便在甚么地方遇见了邓法官,多是笑嘻嘻的要邓法官使点法术玩玩*。邓法官生性欢喜炫耀本领&&,有人要求他使法,他完全拒绝的时候极少&。常有少年妇女在路上行走^,忽然裤带做几截断了*,裤子掉了下来,赤条条的没一些儿遮掩,被路人看得羞的哭起来。及至拾起裤腰来找裤带时,却又是好好地并不曾断&^。遇了这种时候,不用疑惑&,不用打听,人人都知道必是邓法官在附近,有人要求他使法*。有时少年妇女在路上走着,忽然觉得要小解^*,急涨得片刻都不能忍耐,每每的来不及解裤子蹲下去**,真是若决江河,沛然莫之能御,直弄得下半身透湿&,寸步难移*,不待说是窘状毕露。</p>

    在这时候^,必有一大堆人在附近山顶上,或高阜之外拍手大笑。虽人人知道是邓法官的无聊举动^,然被作弄的人,只有哭泣*,连骂也不敢骂一句*,因为骂了他更有的是苦吃*。</p>

    邓法官其所以专喜轻薄少年妇女*,却有个缘故。据传说他在醴陵曾收了一个徒弟,将符本给徒弟带回家中练习^。那徒弟是有老婆的&。学法术的人&,有许多禁忌&,而最要紧是不能与老婆同房&&&。</p>

    年少的老婆不甘寂寞&,劝说丈夫又不肯听^,气忿不过*,乘丈夫不在家中的时候*,将邓法官的符本*,塞在马桶里面&*。丈夫回家不见了符本*,诘问老婆^&*,老婆也不隐瞒&^。把个丈夫气得要死*^,夫妻打了一架*&。丈夫跑到邓法官家^&,将情形告知师傅^。邓法官这一气也非同小可&,忿然说道:“这种不顾廉耻的贱妇*^,留在世上有何用处^。不如杀死了的干净&,”当即发出飞剑*^,去杀那老婆**。想不到那老婆身上正在经期之中,飞剑到她身边的时候&*,凑巧坐在马桶上**^,将月经带握在手中^,飞剑是通灵的东西^,受不得污秽,不敢近前去刺那老婆,只在老婆左右前后飞绕。那老婆低头坐在马桶上,忽见眼前一亮&,抬头看时,只见一条丈来长的青蛇在空中围着自己旋转,心里明白不是自己丈夫使的法术^,便是邓法官使的法术^。也不害怕*,顺手提起月经带*,对准青蛇掼去。那青蛇即时落地&*,变成了一柄三尺来长的剑&。那老婆还恐怕他有变化&&&,起身涂了些经血在上面&&。</p>

    后来邓法官为污了这把剑,足费了二年多苦工夫&,才将这剑修练还原^,赌气不在醴陵住了*。</p>

    那徒弟就是王大门神,也赌气不要老婆了**,情愿跟着师傅学法^。邓法官便因此不欢喜少年妇女。</p>

    常说:少年妇女只知道淫欲,为要遂自己的淫欲*&,无论如何伤天害理的事都做得出&,有时连性命都可以不顾&,廉耻是不待说不放心上^^。这类少妇,尽可不必重视她&,尽可任意轻薄她&,邓法官的这般存心^&,所以在浏阳专一欢喜寻少年妇女开心&*。有些生性淫荡的少年妇女**^*,不知邓法官存心轻薄他们*,见邓法官和他们谈风话&,以为他是一个喜嫖的人*^,倒找着邓法官亲近,要求邓法官玩把戏给他们看。</p>

    邓法官的把戏*,本是随时随地都喜玩给人看的*。合抱不交的大树,邓法官只须用一口寸来长的铁钉^&,插迸树身里面,次日看这树&,就枝枯叶落的死了。浏阳四乡的大树&*,是这般被邓法官钉死了的*&,已不计其数了*。只南乡社坛旁边有一枝古梨树^,老干撑天,己多年不结梨子了&。这树的年代虽不可考*&,然至少非有数百年&,不能长得这般高大*,这般苍古^。邓法官在夏天里,每日坐在这树下歇凉,不曾用铁钉将这树钉死。这日*,也是他的劫数到了*^。不知因甚么事走社坛前经过,见梨树下已有几个乡里人就地坐着闲谈。细看那几个&*,都是素来会面认识的^^。那几个人见是邓法官来了,齐立起身来笑道:“好几日不见邓法官的把戏了*,难得今日在这里遇着&,我们正在谈论^,没有会寻开心的人在一块儿玩耍*,就是人多也觉得寂寞**。有你邓法官来了*,我们便不愁不开心了*,请一同坐下来歇歇*^*,玩几套把戏给我们瞧瞧&?!?lt;/p>

    邓法官笑道:“我玩把戏给你们瞧&*,你们是开心^,只是这们热的天气&,我不坐着乘凉,却来玩把戏给你们看*,不是自讨苦吃吗&?”边说*^,边一同坐下来&&。众人问道:“我们听说浏阳又来了一个法术高强的人*,叫甚么孙癞子*,有一天曾和你斗法*,将你的头颅扣住不放^,害得你出了满头的汗,还亏了看的人替你求情*,孙癞子才放你走了。这话传遍了满城&,是不是果有这们一回事*?”</p>

    邓法官摇头道:“孙癞子和我开玩笑的事是有的**^,不过他的本领有限^,我并不怕他。那日的事^&,满城的人都知道是我差神鹰将头颅夺回的^,谁也没替我求情&?!敝谌说溃骸澳慵炔慌滤?*&,他找你开玩笑,把你的头颅扣住,你为甚么不去报复他*,使他知道你的厉害呢?”邓法官道:“他与我无缘*,我去找他干甚么*?”众人听了^,知道是掩饰的话&,也就不再追问下去了。</p>

    其中有一个年老些儿的人,忽向邓法官说道:“昨日我那邻居张婆婆的儿子张一病了,原是要请我迸城去接你来画符的*,那知道还来不及动身^,张一便两脚一伸死了?!钡朔ü傥实溃骸笆欠⒘思别鹬⒚?*?死得这么快^?^^!闭馊说溃骸耙凳羌别鹬?^,却又和平常的急痧症不同^。平常的急痧症,多是肚里痛^&,或吐或泻,或是一倒地就人事不知,遍身发黑。张一的病不是这样*,张婆婆说是被狐狸精缠死了。究竟不知是也不是&?”邓法官笑道:“狐狸精缠人,那里有一缠就死的道理&。张婆婆何以见得是狐狸精呢?”这人道:“近一个月以来^,张一本来身体瘦弱得不像个人样子&。我虽是和他邻居*,因平日来往不密^,也没人留神他是病了。直到昨日*,忽见张婆婆慌急得甚么似的跑过我这边来*。说道:‘不得了&,我儿子病得要死了&,要请许大叔替我去城里将邓法官接来&?!椅仕雍鋈坏昧松趺床?,这们厉害^?他说:他昨日起床就如痴如呆的不说话&*,饭也没吃多少,刚才陡然倒地^&&,口吐白沫**,也不知是甚么症候**,看神气只怕是……</p>

    “张婆婆说到这里**,即凑近我的耳朵^*,说道:‘只怕是有妖精作祟,非请许大叔去城里将邓法官接来,旁人不容易治好!姨司醯闷婀?,当即跟张婆婆到他家里看张一时&^,果然还倒在地下。要说不省人事,口里又‘叽哩咕噜’的说个不了^&??谂粤鞒鲂矶喟啄?^*,两脚直挺挺的不动*,两手忽伸忽缩&,好象要推开甚么东西的样子。我看了^,也疑心不是害病*。因见张婆婆只有这一个儿子了,若张一有个三长四短&*,眼见得张婆婆非出外讨饭不能过活&。天气虽热*,也只得帮他向城里跑一趟&,想把你请去瞧瞧*,谁知等我回家穿好了草鞋要走,还没走出大门,已听得张婆婆一声儿一声肉的号陶大哭起来了*。我吓了一跳*&,再跑去看时,张一竟自咽了气了&*。天气又热&,张婆婆又没钱办丧事。幸亏张婆婆有留着他自己用的一口棺材^,地方上人恐怕张一的尸臭了&*,害得地方闹瘟疫*,就拿张婆婆的棺材把张一睡了*,马马虎虎的抬到山里埋葬*^。张一死后,张婆婆才敢说出来^。</p>

    原来张一在一个月以前,每夜睡了*^,就象有人和他在一床说话的样子&。张婆婆听了**,问过几次。张一只回说是说梦话^,并没有和他说话的人^。张婆婆每夜听得^,越听越亲切&。前几日又问张一&&,并对张一说:你近来的脸色很是难看^&,身上也瘦得不成样子&,你若再隐瞒不说出真情来&,岂不是害了自己&。张一知道瞒不过,才说:有个姓黎的姑娘^,就住在这个社坛不远,年纪十七八岁,生得美丽非常,在一月以前,因那日天气热的厉害,张一打从城里回家,因喝了几杯酒&&,走到社坛*,天色已黄昏时候了,酒涌上来,觉得身子疲乏&,就坐在这一棵梨树下歇息歇息***。刚待合上两眼打一回盹,忽觉有人在肩上轻轻拍了一下,惊醒看时&&*,乃是一个姑娘^^。这姑娘就是姓黎的*,问张一为甚么坐在这里打盹^?张一见了女人***,素来是欢喜偷偷摸摸的*^,大约当时见了这姓黎的姑娘*,就干了不顾廉耻的事&*,并且还约了每夜到张家相会**^*。张婆婆心里疑惑是狐狸精^,口里却因张一吩咐了&,说黎姑娘是不曾许配人家的姑娘&*,每夜来张家的事*,不能使外人知道^,遂不敢向人说。直到昨日张一快死了,还不敢大声说妖精作祟的话&。那妖精说住在社坛旁边,我想我们不是时常在这树底下乘凉吗**,有谁见过甚么妖精呢,据你看&^,张一究竟是不是妖精害死的?“邓法官听了&,冷笑道:“黎姑娘竟敢是这般作祟害人*^,我真不曾想到??上泶笠蛉詹坏匠抢锝游??!闭庑招淼拇鸬溃骸拔一姑蛔叱龃竺?*,张一便已咽了气&^,还接你来做甚么呢?”邓法官道:“在断气一个时辰以内^^,我还有法可设&。这虽是张一该死*,但是^,妖精也实在太可恶了?!?lt;/p>

    众人听了&,都问道:“到底是一只甚么妖精?是狐狸精么&?”邓法官生气的样子答道:“那是什么狐狸精**,老实说给你们听吧?!彼凳?,伸手向老梨树一指道:“就是这棵梨树,年久成了妖精*^,大约张一那次坐在这下面打盹的时候,因喝醉了酒&*,心里有些胡恩乱想&,所以妖精能乘虚来吸取他的元阳*?*!敝谌硕汲粤艘痪?*,一个个抬头望着梨树出神。姓许的“哎呀”了一声^,说道^&?!罢馊丛趺戳?^,这梨树正在大路旁边,来来往往的,在这下面歇息的^,每日不知有多少*,谁知道坐在这里&*,心里便不能胡思乱想&&,将来不是还要害死好多人吗&?”</p>

    邓法官道:“这事我不知道便罢*。既知道了,岂能袖手旁观*^。我到浏阳^,已不知道钉死了若干树木,只这梨树我没下手。就因为他生长在大路旁边,枝叶茂盛&*,可以留给过路的人乘凉避雨^*。</p>

    于今他公然敢出来兴妖作怪**,我怎肯饶他?”旋说&,旋从怀中探出一口寸多长的铁钉来&,口中念念有词^。弯腰拾了一个鹅孵石&,将铁钉钉入树身^?*&;赝废蛑谌怂档?*?!澳忝乔瓶窗眨旱矫魈煺馐狈?^,便教他枝枯叶落,永远不再生芽?!毙招淼南蚴魃矶讼炅艘换岫?^!耙牢铱聪裾饷谴蟮睦媸?**,就用刀斧劈去半边*,只要在土里的根没有伤损,也不至于枝枯叶落。这一点儿长的铁钉&*,仅钉在他的粗皮上&,不见得能教他死?^&!钡朔ü傩Φ溃骸澳悴恍?,明天来瞧着便了&&?*&!敝谌私幼庞痔嘎哿艘换?,才各自散回家去***。</p>

    次日*,邓法官也觉放心不下^,知道这梨树不比寻常*,恐怕真个一铁钉钉不死^,给地方人看了笑话&,亲自走到社坛来探看&&。只见昨天在场的几个人都已来了&*,齐起身迎着邓法官道:“你看&*,这树的枝叶,果已枯落得不少了&,大概是因这树的年数太深远^*,生气比寻常的树足些,所以一日工夫^,不能教他完全枯落*?&!钡朔ü偬废缚茨且癖邮兜闹σ?&,己有一大半枯黄了*,心里也认众人所道的不错,连忙点头道:“是生气太足,枝叶太多的缘故^,任凭他的命根有多们长,也挨不到明天这时分&,不愁他不死个干净?!庇谑谴蠹矣肿吕刺富?。</p>

    正谈得高兴&,忽有一个年约三十来岁的妇人,肩挑一担蔑箩*,缓缓的从城里这条路上来^^,那妇人身上衣服虽是破旧^&&,倒洗濯得很清洁,一望就使人知道是个农家勤奋的妇人&。肩上担子,似乎有些分量,挑不起**,走得很疲乏的神气^。走近社坛,便将担子放下,离众人远远的坐着休息*,箩上面有盖&,看不出箩里装的是甚么东西,众人看这妇人的容貌,倒生得甚是齐整*,眉梢眼角*,更见风情。不由得几个悄悄的议道:“这妇人没有丈夫的吗^?怎么一个女人,会挑着箩筐在外面走呢*?”邓法官低声问姓许的道:“你们也都不认识这妇人是那里的么?”姓许的点头道:“且待我去问问她^&,箩筐里甚么东西^?挑到甚么地方去*?”</p>

    说着^,从容起身走过去,陪着笑脸问道:“请问大娘子^,这萝里挑的甚么东西^?从城里挑出来的么*^?”妇人也不抬头看姓许的&,只随口应道:“半担宜昌梨子**?!毙招淼奶耸且瞬孀?,很高兴的接着问道:“挑回家自己吃吗&?”妇人微微的叹了一声道:“我若有钱能吃半担梨子,也不自己挑着在路上走了^*?!毙招淼牡溃骸安皇亲约撼証,是贩来到乡下发卖的么&?”妇人低头应是,显出很害羞的样子。众人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后生看了,心里不免冲动起来&,也走过一手将箩盖揭开,说道:“好宜昌的梨子^,卖多少钱一斤^?”妇人踌躇道:“不好论斤的卖^。大的卖三文钱一个&,小的五文钱两个&?&!焙笊榱肆礁?^,在手中掂了掂轻重道:“大的两文钱一个^^,肯卖么^^?若是两文钱一个能卖^,我就做东&*。这里共有八个人,十六文钱卖八个*,大家解一解口渴&?&!?lt;/p>

    妇人摇头道:“两文钱一个买我的小的^,我都贴本^^。两文钱一个^&,只能由我拣选最小的*&?!焙笊焓衷诼崂锓思阜溃骸笆中〉牡股?。也罢^,就由你亲手拣选几个看看*?&!焙笊凰底龆幕?*,大家都欢喜得甚么似的*,登时围住一担箩筐&&,想吃不花钱的梨子。</p>

    邓法官素来不能看见生得标致的妇人,一见了标致的人,浑身骨头骨节都和喝了酒的一样*,不得劲儿&&,定要逗着那妇人&*,说笑一阵风情话*&,才开心快意。不然*,便得使用法术&,害得那妇人当众出丑*,羞忿得无地自容^。平时既习惯了这种行为^,此时自然也改变不了。见妇人从箩里拈出一个最小的梨子,递给那后生^^。后生摇头不接道:“这个太小了&。你卖我两文钱一个^&*,像这们的小的&*,也值得两文钱吗*?”妇人还不曾回答,法官已笑嘻嘻的说道:“由大娘子亲手拣选的^,你如何还说值不得?大娘子若肯亲手送到我口边,那怕就教我出十文钱一个,我也说值得*^?!焙笊Φ溃骸澳悴怀銮?,专说便宜话,有甚么不值得?^!钡朔ü俚溃骸澳阋晕也簧岬没ㄇ?*?这样小东西&,算得甚么*,你们大家尽管吃罢*。三文一个也好,五文两个也好,你们尽量吃便了^*??垂渤粤硕嗌?^?由我还钱就是^&?&!毙招淼男Φ溃骸暗朔ü偎嫡饣笆且魇?,我们不讲客气**?!?lt;/p>

    邓法官也不回答^,伸手拣大梨取出来&,每人两个分送了。后生接了梨子&&,笑道*?!拔颐遣环辆褪钦庋?&,只是邓法官说过了,大娘子若肯亲手拿梨子送到他口边,他出十文钱一个。大娘子就使一个送到他口边罢*,这有甚么要紧^。送到口边,和送到手里,有何分别,大娘子既辛辛苦苦的出门做这种小生意*,只要伸一伸手,就多赚几倍的钱^,出钱的说值得,赚钱的难道反不值得吗&&?”妇人含羞带笑的望了邓法官一眼道:“那有这们呆的人,我的手上又没有蜜&,送到口边与送到手上,不是一样吗?为甚么肯多出几倍的钱*?”邓法官道:“我的话倒不是骗你的,我欢喜你亲手送到口里&,觉得好吃多了,你真肯拿着给我吃,不用我自己动手&,就要我吃一个算四人的价钱&,我也情愿&。你不信&,我先交钱,后吃梨子&,还怕我说假话骗了你么*^?”姓许的指着邓法官,向妇人说道:“我能担保他决不骗你^,他是城里有名邓法官&。你是个乡下居住的人,不曾闻他的名^。若是住在城里的人&&&,便是三岁小孩*,提起了邓法官三个字也知道?!备救说懔说阃?,向邓法官打量着&,笑道:“你的手又没害病,无端的教我拿着给你吃&,这们多的人看了,不是难为情吗?”邓法官道:“有甚么难为情^&&,快拿给我吃罢^!你看,他们每人吃一个^&,已将吃完了&*?&!币幻嫠?&,一面从腰里掏出一把散钱来^*,约摸也有七八十文^&,安放在箩筐盖上。妇人笑道:“何必认真先拿出这些钱来,你既定要吃我手上的*^,也好**,我就拿给你吃罢*。待我选一个顶好的出来?*!?lt;/p>

    在萝筐里翻来覆去的挑选了一会,果选了一个茶杯大的梨子,用自己的衣袖揩抹一阵,真个笑盈盈的送到法官口边^。不知邓法官究竟吃了这梨子没有&?且待下回再说&*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&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&*^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^^^,请 点击这里 发表^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