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回 邓法官死后诛妖 孙癞子山居修道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九十七回 邓法官死后诛妖 孙癞子山居修道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梨子一送到邓法官的口边*,邓法官张口便咬*,这七人都睁开笑眼望着&。不料邓法官一口连妇人的手都咬着了。吓得妇人慌忙缩手,拖起两箩梨子转身就跑&,两脚比飞还快。七人不知是什么缘故,都惊得怔住了。邓法官苦着脸*,跺脚说道:“上了妖精的大当了!我活着不能报这仇恨,便是死了也不饶她&,我有事去,不能在此奉陪诸位了&?!毙招淼牧ξ实溃骸氨暇故窃趺匆换厥??我们是当面看见的,何妨说给我们知道呢^^*?”邓法官将走,忽停了脚说道:“不是不能说给你们听*&。不过我上了妖精的当,去死已不远了^,还有许多未了的事,须趁此时回去做了&。刚才这个贩梨子的妇人*,就是害了张一的妖精,也就是这株古梨树的木妖*。我一时大意了,不曾识破她&,及至那梨子一着口^&,觉得有针射进了我的舌头,才悟出她的来历。打算一口咬破她的指头&,谁知敌不过她通灵乖觉,不待见血就缩回去跑了*。若被我咬见了血*,她也没有活命*。于今她有针射迸了我的舌尖,早则三天&^,迟则七天^,必然身死。只是我虽身死&*,这道路旁边的大害,我必替地方人除去。你们看着便了!”姓许的道:“这树经昨日钉了那口铁钉*,今日不是已有大半枯黄了,快要完全死去的吗^&?”邓法官摇头道:“这也是妖精的狡计,并非真的枯黄,故意黄了些枝叶^,使我不疑心的,我去了&!”当即拔步急急的回家&。</p>

    到家便把王大门神*,赵如海两个徒弟叫到跟前,说道:“我当日在茅山学法的时候*,祖师就判定了我是应当木解的*,于今我木解的时期已经到了,因我平日用钱钉钉死的木妖很多^^,今日应得仍受木妖的报*。劫数注定了是如此^&,任凭有多大的力量也无可挽回。我本人身后的事倒很容易,用不着我此时吩咐准备^^。就只有我的法术&&,你两人所得的有限*,我带到土里去也没用处。须完全传授给你们^&。不过法术不能同时尽数传给两个徒弟&*,只能看谁与我有缘*,便传授给谁^。未得真传的,可再从这个得了真传的学习。有缘无缘怎生看法呢*?历来都是一般的试法:我闭了双眼,盘膝坐在床上,将帐门放下。不问有几个徒弟*,从大到小,一个个挨次拿枪在帐外对我刺杀&。与我无缘的,无论如何枪法高妙&,也刺我不着&,有缘的毫不费事就刺着了&,这就名叫教了徒弟打师傅。</p>

    每人可以刺数十枪,直到刺到自信刺不着才罢?!蓖醮竺派裎实溃骸八姹闳绾未躺倍夹新?^?”邓法官点头道:“这是自然^^。只看你要加何刺才刺得着,便可以如何刺&,就是悄悄的转到我背后刺来也使得*。照次序应该大徒弟先刺,你是我的大徒弟*,由醴陵相从我到这里,朝夕不曾离过左右^,我很喜欢你^,很想得法术完全传给你^&。但不知你与我的缘法如何^?不能不这么试试?!?lt;/p>

    王大门神心想:“论枪法,我是远不及赵如海^。只是师傅既闭眼坐着不动*,又可以从背后刺去**,又可以刺到数十枪,岂有刺不着的道理?幸亏我是大徒弟*,首先轮我动手&&,这是师傅存心要将法术传给我,所以用这种法子来试。若是赵如海是大徒弟,我做了二徒弟的便无望了?!毙睦镌较朐礁咝薧^,取了一杆长枪在手??凑匀绾u咀琶?,苦着脸,甚是着急的样子。王大门神料知他是因得不了真传着急^,也不去理会他&。</p>

    等邓法官盘膝在床上坐好了^*,吩咐放下帐门来。遂抡枪在手&,仔细觑定了方向,邓法官已开口喊道:“尽管刺过来*,刺中了是你的造化^&!”王大门神恐怕邓法官躲闪&,将枪尖靠近帐门^&,离邓法官的身体不过尺来远近*。邓法官话刚说了&*,就挺枪直刺进去^&,自以为这一枪是没有刺不中的!</p>

    谁知枪尖是着在柔软的帐门上&&,不用力还好,一用力便登时滑到旁边去了。</p>

    身体向前一栽,倒险些儿把自己栽倒了,不由得怔了一怔,暗自想道:原来是我自己没有当心,枪尖在帐门外面,隔了这们一层不能着力的东西&,用力刺过去如何能不滑开呢&?好了,师傅没限定我刺多少下,一下不中没要紧^。随即抽回枪看了看抢尖&&,觉得很是锋利&,其所以刺不进帐,是因帐门垂下来,下面不似两头及后方有竹簟压着^,活活动动的^^*,枪尖不容易透穿进去。若从两头刺进去,只须枪尖刺迸了帐子*,师傅明明坐在中间,那怕刺不着。遂挺枪跳过床头,对准邓法官的所在^,又猛力刺将去,以为床头的帐子是一刺一个窟窿的。只要枪尖刺进了帐子**,就伸进枪去一阵乱搅,床上只有这们大的地方,坐着不动的邓法官断没有不碰着抢尖的道理。</p>

    谁知王大门神是一个不会武艺的人^,平日一次也不曾使用过长枪。初次将长枪握在手中&,自觉用尽全身的气力*,枪尖上竟是一点力也没有&。浏阳人家悬挂的床帐,多是用极粗的夏布做的*。</p>

    粗夏布比一切的布都牢实^,那里刺得穿呢^?只刺得枪尖向上一滑,奈用力过猛,枪尖直刺在天花板上&*,震得许多灰尘掉下来。王大门神一抬头,两眼都被灰尘迷了&*^,一时再也睁不开来^。只得腾出一双手来揉眼&,想不到那灰尘越陷在眼里不得出来&,眼泪倒是如丧考妣的流个不住,并且痛得非常。满心想放下枪来^,去外面用清水洗一洗眼睛再来刺杀师傅,又恐怕自己走开了*,按次序须轮到赵如海来刺^。赵如海的枪法高妙,一被赵如海刺着&*,自己便落了空&&,大徒弟弄得须向二徒弟学习法术,不但面子上难为情,心里也有些不甘愿*,不过两眼痛到这步^,不去用清水洗净*、如何能盼得开呢&?只得叫了一声师傅,说道:“我还只刺了两下^^,就把两眼弄得不看见了。想去拿冷水洗一洗再来刺&,行么*&?”</p>

    邓法官在床上闭着眼睛,问道^!昂煤玫牧街谎劬?&,怎么无缘无故会不看见呢&?历来师傅临死传徒弟的法术&&,刺师傅是照例不能停留等待的*,我若破了这个例,你们将来传徒弟都麻烦&&。刺得着师傅的便是有缘。自问不能再刺&,就得让给以下的人。若各人都刺个不歇手^,眼痛了可以洗一回再来刺^*,那么*,疲乏了也可以休息一回再来刺,谁刺不着^*,便谁不肯放手&,不是永无了期吗?</p>

    你能不停留的刺下去便罢^^,不然就且让给赵如海刺了再说,如果赵如海也刺不着,你两人就可以平分了我的法术^,谁也不能得到完全的真传?*!?lt;/p>

    王大门神听了&,一手仍握着枪不肯放^&,打算忍耐着两眼的痛苦&,非刺着师傅不放手。无如两眼经手一揉擦&&,竟肿起来比胡桃还大&&,用力也睁不开来。连邓法官坐的地位&,都认不准确了,情急得只管跺脚。邓法官催促道:“能刺就快刺过来&!”王大门神口里答应,叵耐不凑巧的两眼,正在这要紧的关头&,痛的比刀割更厉害&&^。心里也知道睁开眼尚且刺不着^,闭了眼如何刺得着?被催促得只好长叹了一声道?^!拔颐挥姓庠捣?,赵如海你来罢?!彼当蟐&,将长枪向地下一掼&,双手捧着眼哭起来了^&。</p>

    赵如海也叫着师傅,说道:“我自愿不得师傅的真传,请师傅传给大师兄罢&*?&!钡朔ü俚溃?lt;/p>

    “没有这种办法。要授真传,照例应是这们试试缘法。你是会使枪的&,使枪刺过来罢!”赵如海道:“我就有这缘法,也不愿意是这们得真传*?!钡朔ü俨镆斓溃骸罢馐鞘裁吹览??从来学法的人&*,都是如此**,你何以不愿意&&?”赵如海道:“我相从师傅学法^^,年数虽不及大师兄久,然也有两三年了。平日蒙师傅传授我的法术,恩义深重,我丝毫不能报答师傅&,心里已是不安^&。今日师傅被妖精害了&,我做徒弟的的又不能替师傅报仇雪恨,怎忍心再拿枪向师傅刺杀?象大师兄这们刺不着倒还罢了*,若万一我一枪刺到了师傅身上^,我岂不成了一个万世的罪人?”</p>

    邓法官道:“你的话虽不赖&,但是茅山教传徒弟规矩是这们的。你要知道,我即能做你师傅,决不至怕你刺杀,巴不得你能刺中才好^&!闭匀绾5溃骸拔业那狗ú槐却笫π?。大师兄是个不懂武艺的&,他手上毫无力气,所以枪尖刺不透帐子。我从小就练武艺&,枪法更是靠得住。师傅坐在床上不动,除了用法术使我刺不着便罢^,若不用法术&^,有缘法的仍是刺得着^。我宁死也不忍挺抢对准师傅刺去**,真传得不着有什么要紧&?*!钡朔ü偬?^,猛然跳下床来,一面点头**,一面笑道:</p>

    “这才是我的徒弟*,够得上得我真传的^!彼凳?,回头望着王大门神道:“你只管哭些什么*,你自己不想得我的真传,怨不得赵如海,更怨不得我^,你心里也不思量思量?我坐在床上不动,你一枪若把我刺死了^,试问你向谁去得真传的法术**?快给我滚出去罢。我收你做了这们多年的徒弟,也传了你不少的法术&。我于今死在临头了,你还忍心挺枪刺我以求法术^&,你自己凭良心说&,尚有半点师徒的情分么&?我的法术如何肯传给目无师长的徒弟^!”王大门神没有言语争辩,两眼还是痛不可耐,只得恨恨的捧着痛眼走了*。</p>

    邓法官将真传教给了赵如海^,便对他自己老婆说道:“我今夜必死*,我的仇恨,虽身死还是不能不报^^。不过你得好好的帮助我&,我的阴魂才能去报仇雪恨。我这里有七只铁蒺藜,你预备一炉炭火在我床前*,将七只铁蒺藜搁在炭火里烧红*。只等我咽了气,就拿烧红了的铁蒺藜*,一只一只的塞进我的喉管。我有了这七只铁蒺藜,便好去报仇雪恨了?!彼掀诺溃骸吧蘸炝说奶疝既藕砉?&,不是你自己受了痛苦吗?你虽是咽了气不知也痛苦,然我如何忍心下这种毒手^&。你改用别的方法去报仇罢,是这们仇还不曾报得*&,自身就得先受痛苦*,我不愿意&?!钡朔ü僮偶钡?。</p>

    “这是那里来的话^^*,连你都不知道我的本领吗^?那妖精已有五百多年的道行^&,这仇很不是容易报复的。除了用这厉害的法子,没有第二个法子。我此时不曾咽气,这身体还是我的。只一口气不来&,我就有法术能使我的尸体立刻变成那妖精的替身。</p>

    你塞铁蒺藜&,不是塞进我的喉管&&,是塞进那妖精的喉管。你若不遵我的吩咐行事^^,我死后不但不认你是我的老婆,并且要在你身上泄我的怨气。</p>

    他老婆既明白了塞铁蒺藜的作用^,也就应允遵办了&。邓法官又叫赵如海过来,吩咐道:“我死后你须在社坛附近守候,看那梨树的枝叶完全枯落了,方可回家来装殓我的尸体,含饭的时候,务必仔细看我的舌头^^,有针露尾^^,便得拔出^&,免我来生受苦*!”赵如海自然遵嘱办理。</p>

    这夜**,邓法官果然咽气了。他老婆早已烧红了铁蒺藜等候,刚咽气就用铁筷夹了铁蒺藜塞进喉管去。已塞过了六只了&*,第七只才夹在手中,稍不留意^^,铁筷子一滑,铁蒺藜便掉在地下^。不知道地下在何时滴了一滴水^,铁蒺藜的一角正落在这点水上*&。烧得内外通红的铁蒺藜&,因着了一点儿水,那一角就登时黑了。他老婆以为只黑了半粒米大小的一角^,是没有妨碍的&*,重新夹起来塞进去。静候赵如海从社坛回来装殓。</p>

    谁知等一日不见赵如篰&;乩?,等两日也不见赵如篰;乩?*。八月间天气还热,他老婆惟恐在床上停放的日子多了,尸体难免不臭。因邓法官曾吩咐,又不敢不待赵如?;乩淳妥伴?。</p>

    直等到第七日夜间^,他老婆睡着做梦,见邓法官来了^,满面的怒容说道:“你这东西也太不小心了!铁蒺藜掉在地下,被水浸黑了一角^&,你难道也不看见吗^?就因为黑了那一角,害得我用口吹了七昼夜,方将黑角吹红^*。于今我的仇已报了^&,我的徒弟立刻就回,你安排装殓罢?*!崩掀糯用沃芯?&,即听得外面有人敲门。起来开门看时,果是赵如?;乩戳?,对邓法官的老婆说&,在社坛守候那株梨树,枝叶并不见枯黄&^,白天也没有什么动静,一到夜间,就听得梨树底下&,仿佛有人吹火的声音。此时那梨树的枝叶^,不但完全枯落了^,连根干都象被火烧焦了的一样&,数里以外都嗅得出柴烟气味。我见师傅的仇已经报了才回来^。随即到邓法官尸体跟前^,撬开嘴唇看时,只见上下牙齿将舌尖咬住&,已露出两分长的针尾。用两指拈住针尾向外一拖&,随手拔出一口二寸多长的钢针来&。再看喉管里的铁蒺黎,已不见了&。</p>

    后来地方人见那梨树已经枯死^,锯倒下来*,发见树心中有七只铁蒺藜^&,才知道邓法官死后*,尸体确是变了那梨树的替身^。浏阳人因此都知道邓法官被妖精害死,及死后报仇的故事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探询了一个实在&,益发佩服雪山和尚的道法高深,来往得十分密切。只是过不了几年^,雪山和尚便死了。孙癞子因县城里嚣杂**,不便修行&,独自在浏阳县境内金鸡岭山上,盖造了一所茅屋,终年住在屋内潜修苦练*,轻易不下岭来,也不和世俗的人来往。在岭上经过了若干年。这日&,他心中偶然一动&,忽想起已有好多年不曾去浏阳县城里玩耍了。即乘兴下山&,走到县城里来。</p>

    刚走迸城,就听得街上的人纷纷传说:赵如海今日遇着对头了!看他还有什么能为可以逃跑*?孙癞子不觉暗自诧异道:“赵如海这个名字,我耳里听得很熟,不就是邓法官的徒弟吗?我记得他是因不忍拿枪刺邓法官,所以得了邓法官的真传*。这浏阳县里,雪山和尚既死,我又隐居在金鸡岭修道,赵如海硬软工夫都不在人下*,有谁是他的对手呢^^?凑巧我今日下山去何不顺便打听打听,看是怎么一回事^*?”</p>

    正待找人探问,忽见前面来了一个身材魁伟的和尚,身穿黄色僧袍,上面裸着头光滑滑的,下面赤脚套着草鞋,右手提起一支黑色很粗壮的禅杖^,却不在地下支撑。杖头悬挂一个本色的葫芦*,精神满足的挺胸而走。街上及两旁店家的人,都很注意似的望着这个和尚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一看,也就觉得这和尚非等闲之辈,不因不由的定睛看着。思量这和尚的年纪,就皮色须眉看去^,至少也有五十多岁了。精神步履,便是少壮的汉子,也多赶他不上。怎的浏阳县有这们一个莽和尚*,我是本地人倒不曾见过&&?正如此思量着*,和尚已昂然走过来了^^。孙癞子就走近看和尚的头顶,并没有受戒的艾火瘢*。脸肉横生,浓眉火眼&,全不是出家人的慈悲模祥^。神气之间^,似乎知道街上的人都注目望着他,他自觉要显得分外精神的样子&。孙癞子又暗自猜疑道:</p>

    “我看他原不象个出家人模样^,果然是一个不曾受戒的野和尚**。多半是个大强盗,因犯了大案,削发出家希图避罪的。我既是隐居修道的人&,管他是强盗^*,是好人,横竖不干我事!我还是去找人探问赵如海的消息罢?!?lt;/p>

    不过孙癞子心里虽这们想不作理会&,两眼不知怎的不舍得撇了这和尚不看&,跟着掉转脸一看和尚的背影,登时禁不住吃了一惊*。原来孙癞子是个修道已有火候的人,一看这和尚的后脑*,便看出是个剑仙。方才所猜疑的完全错了,也不说什么&,随即转身跟着这和尚行走^&。</p>

    和尚出城后^,脚步益发快了,若在平常人,无论如何飞跑也追直不上^。幸亏孙癞子也是修道有神通的人&,又是有心要窥探这和尚的行踪&,自然不肯落后&&*。转眼之间便追了数十里,只见这和尚直走进一座树林深密的山中。孙癞子停步看那树林中&*,隐约有一所很大的寺院,和尚头也不回的走迸那寺院中去了。孙癞子不觉独自叹息道:“何处没有人物。我以为雪山师死后、浏阳便没有与谈道的人了&。谁知只离城数十里,就有同道的人居住。目空一切的邓法官*^,怪不得处处遇着对头。我既追踪到这里来了*&,何妨进寺去拜访这和尚一番?*!敝饕庖讯?,即上山走进寺院去*^,不知要拜访的这和尚是谁?赵如海的事究是如何情形*?且待第九十八回再说**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^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