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回 红莲寺和尚述情由 浏阳县妖人说实话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九十八回 红莲寺和尚述情由 浏阳县妖人说实话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孙癞子走到那寺院门口一看*,寺门上嵌了一方石匾&,匾上刻着红莲寺三个大字*^,心想:</p>

    红莲寺不是才建造了没有多少年的新寺院吗&?我回浏阳就听得有人说,红莲寺里的和尚戒律极严&,不似寻常庵寺里的和尚,一点清规没有^。原来有这种人物在里面,怪不得比寻常庵寺里的和尚好&。</p>

    可惜我刚才失了计较,不曾追上这和尚攀谈*^*,不知道他的法号,怎好进去拜访他呢?</p>

    孙癞子正在山门外踌躇*&,忽见寺里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和尚^,两眼东张西望&,好象寻找什么人的样子??醇怂锺觀,便合掌招呼道:“你这位老板贵姓&&^?是从城里跟随我们师傅到这里来的么*^?我师傅打发我出来接老板到寺里去有</p>

    话说*?^!彼锺犹?&,暗自吃惊道:“我一路跟来&,并不见他回头,我也没露出一点儿声息,使他听得,他毕竟知道我是从城里跟出来的,可见他的本领确是了得*。我正着急不知他的法号*,不好进去拜访,难得他先打发人出来迎接我&^。当即拱手向和尚答道:”我姓孙,名耀庭**&,因见令师的仪表非凡,料知不是寻常的和尚*。请问令师的法讳是如何称呼^^?“这和尚答道:”我师傅法名无垢,现在佛殿上等候孙老板进去^?&!八锺颖愀藕蜕凶呓炝?。</p>

    只见无垢和尚巍然直立在佛殿上*&^,双手握住那枝又粗又壮的禅杖&,抵在地下^^。远望去俨然一尊护法的韦驮神像*。杖头的葫芦,已不知在何时除去了&。孙癞子看了这种神威抖擞的样子*,觉得奇怪^。不由得边走边心里心念道:“我虽是初次来拜访他&,不应在暗中跟随他走这们远^*,但是我只为钦仰他是同道&,并无丝毫恶意^*。他既能不停步不回头^*,知道有我跟随他到了山门之外,便应该知道我绝没有与他为难的念头&,又可必使出这般神气来见我呢&^^?”一路忖想着*,已到了佛殿。</p>

    固见无垢和尚还是那般神气,心里很不高兴&,深悔不该进来&^,自寻侮辱。</p>

    出外迎接的和尚,上前对无垢说道:“这人自称姓孙^^,名叫耀庭。据说因见师傅的仅表不凡*,所以跟到这里来了^^?!蔽薰负蜕斜强桌锵炖滓菜频暮咭簧?,即掉过脸来^,换过了一副笑容^,望着孙癞子,说道:“原来是孙大哥&,大约已相隔差不多十年不见面了^。不说出来*,简直见面不认识。</p>

    对不起,对不起&?^!彼底?*,倚了禅杖*,重新合掌行礼*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见无垢这们一来*,便弄得莫明其妙了,只得回礼,说道:“我因见了老法师的庄严仪表,有心结识,不知不觉的就从城里追随到了此地&。是这般拜访高贤&,实是冒昧之至。但记不起与老法师十年前曾在何处相见过?^!蔽薰负蜕行Φ溃骸袄仙蚓馑炝耝,已八年不朝峨嵋了*。不是已差不多十年不与孙老哥见面了吗&?”孙癞子听了喜笑道:“我的眼力真太不济了^^&。我追踪老法师的时候,还只以为是同道,谁知竟是同门的道侣*&。只因那时每次在峨嵋聚会的人太多*,所以在异地相逢^,稍不留意便错过了*?&!?lt;/p>

    无垢和尚立时改变了一种亲密的态度^,殷勤招待孙癞子到方丈里坐着,说道:“老哥不要见怪&&&,我刚才相见时那般傲慢的举动,这其间有一个缘故***,不能不向老哥说明白**。老哥是自家人&^*,不用相瞒&。我住持这红莲寺已有七八年了,这七八年中,我的足迹不但去城市的时候稀少&,并且不大跨出寺门^^。就是这寺里的一干僧侣,因多半是在四川剃度的,为要清修才到这寺里来。于本地的人情习俗&,都不大明白*&,平日也少有去外面走动的,不料前月忽然来了一个身材狠壮健,年纪约有三十多岁的汉子&&,到寺里声称要会当家和尚*&。知客僧问他:会当家师干什么^?他就圆睁着一双怪眼^,大声喝骂道:‘你管我会当家师干什么^^?你当家师不做强盗&,难道不敢见人吗?’知客僧见他开口便骂人&,好生无礼^^,本待和他计较一番*,只因碍着寺里清规,是不许与人恶声争吵的,勉强按纳住性子^,来方丈如此这般的报给我听*^。我想:世间那有这们不讲理的人,必是有意来寻事的**,我只好出去见他。以为他不过是一个无赖的痞棍*,想来找我们出家人喝横水的&*。及至走出来一看那人的神气^,却不象个无赖,并很客气的向我行礼,说道:“我是赵如海*。听说老和尚的法术高强,特地前来领教&*?!彼蛋?&,又拱了拱手^。</p>

    “我初到浏阳的时候,就听得地方上一般老年人时常闲谈起邓法官的法术怎生高妙,如何屡次用法术捉弄妇人,用铁钉钉死古树*。我正待去会会他&*^,看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三头六臂的人物,敢如此肆行无忌^&?无奈那时初到浏阳^,镇日为建造这红莲寺的事&*,忙个不了,一时抽不出闲工夫去瞧他。而不久也就听得人传说:邓法官已被树妖害死了*。生平所会的法术*,一股脑儿传给他第二个徒弟赵如海了&,嗣后又听得人说,赵如海在邓法官手下做徒弟的时候&^,虽也是和他大师兄王大门神一般的喝酒赌钱*^,毫无忌惮&。然吃他两人的亏^*,被他两人所害的,尽是平日在赌场里面讨生活^,及时常和两人在一块儿鬼混的无赖^^^。绝不与他兄弟相干的人&,并不侵犯。谁知邓法官一死^,赵如海的行径便简直是十恶不赦了,弄得浏阳人又恨他又怕他^^*。有几个出头露面的绅士^,都为自己的小姐^*、少奶奶上了赵如海的当*&,不好明说出来&,借故在浏阳县告他。县太爷派差去拿他*^。那些差役自知不是赵如海的对手&,不敢去拿,故意卖人情^&,使人送信给赵如海&,教他避开一步*,好用畏罪潜逃四个字回去销差*。</p>

    “只是赵如海那里肯逃呢*?口里对送信的人说就走&^,等送信的人去后&&,仍是坐在家中不动&。</p>

    差役见了面没法,只得向他求情^^,请他到案。他说:我不打算到案,也不坐在家中等候你们了,去罢,去罢!于是跟随差役同到县衙里*。那几个绅士告他是妖人,专会用邪法害人*&。县太爷坐堂审讯他&。他直言不讳是会法术。并且不待审问他用邪术害人的事迹^&,他自己一口气供出来。说某公馆的某小姐&,因爱他身体生得强壮^*,暗地打发老妈子到他家约他去通奸^^。某公馆里的少奶奶因不生育请他去治病。在治病的时候*,欢喜他的法术灵验^^,自愿和他做露水夫妻。都是出于两相情愿^^,没有一个是用邪术强奸的&。</p>

    “县太爷想不到会说出这些话来**,一则各绅士的面子过不去,二则这样案情重大。待认真扫法惩办罢*?又恐怕吃力不讨好,待不认真罢&?于自己的官声有碍。若遇着挑眼的上司^^,说不定就因此坏了前程^。只得故意将惊堂木一拍&,喝声:混帐东西&!在本县面前&^,怎敢是这们胡说乱道*!</p>

    你分明是得了颠狂的病*,所以满口疯话*&!再敢胡说,本县就要赏你的板子了!以为有这样的言语开导了赵如海&,赵如海理会了这用意&,索性装出疯颠的模样,便可以含糊了案的&。叵耐赵如海偏不自认疯癫,倒洋洋得意的说道:‘你不要打算加我一个疯癫的声名,替那几家公馆里遮丑*。他们不迎接我到他公馆里去,我不至无端跑去^。他们的小姐少奶奶不求我通奸,我不至跑到他闺阁里面去行淫*&*?&!?lt;/p>

    “县太爷见掩饰不了&,只得问:那些绅士为什么要迎接他到公馆里去?他说:某绅士因听说他会用黄铜炼成黄金,特地亲自到他家迎接^。为怕外面露出风声,不是当耍的&,所以殷勤款待他&,住在小姐的闺房隔壁*^。不许当差的见面,免得去外边对人乱说*^。某绅士因想从他学道&,教自己的姨太太少奶奶都拜给他做女弟子*。总之&^,家家都是想得他的好处^,自讨亏吃,与他无干。那县太爷是个科甲出身的人*。虽听了这些供词,却不相信赵如海真有什么法术&&,即问他:果真会些什么法术?赵如海说:会的法术太多&^,一时也就说不尽&^?*?匆裁捶ㄊ醣慊崾裁捶ㄊ?。县太爷也想看看到底有什么法术&,便说:你且随意显一些儿给本县看看*^。赵如海说:这是很容易的事,你瞧着我,眼睛不要动,我的法术就来了&&。县太爷真个目不转晴的瞧着他&,忽觉两眼一花&,眼前的人物都看不清楚了。连忙举起衣袖,揩了揩眼睛再看时&,已不见赵如海的影子了&。两边站班的衙役也都登时惊诧起来&,各人都一般的只觉得两眼一花,不知道赵如海是怎生跑掉的?</p>

    “他自在县衙大堂上闹了这回玩意&&,做县官的就想不认真&,敷衍过去也不行了&,没奈何&,只得又出票拿他。第二次又把他拿着了&。县大爷预备了许多乌鸡&、黑狗的血&。赵如海一到,真个弄得狗血淋头&,所有的法术,一时都被污秽得不灵验了。这种妖人照例处死。</p>

    “行刑的这日,浏阳满城的男妇老幼&&,上万的人拥到法场看热闹。刽子手推赵如海出来&,一路谈笑&,神色自若,并对着许多看热闹的人问刽子手的刀快也不快&&?大家眼睁睁的望着刽子手举起雪亮的钢刀,一刀砍去&&。但见金光一闪,钢刀砍在空处,刀下的赵如海己不知去向了,仅剩下一条捆绑的绳索&,委弃在地。监斩的官儿和刽子手正在惊骇之际,天色陡变&,一霎时狂风怒吼,大雨倾盆而下&。监斩宫分明看见赵如??仆烦嘟诺?,在看热闹的人丛中跑来跑去&。一般人好象多没有看见的样子&。监斩官指挥左右去捕拿&,左右的人都不曾看见&,如何捕拿得着咧&?拿了些科头赤脚的人&,一看都不是赵如海&。监斩官因有职责在身,不能眼望着赵如海逃走,不上前擒捉&,只好亲自动手。也顾不得风吹翎顶&,雨湿衣冠&,蹿入人丛中,东抓一把,西拉一下&?&?慈饶值娜思苏馇樾?,都以为监斩官疯了&,吓得四散奔逃。直等到看热闹的人散尽了,监斩官才没看见赵如海了?;肷肀挥炅艿萌缏涮兰σ话?,加以累得一身大汗,那里还是一个威风凛凛的监斩官呢&。</p>

    “次日&&,赵如海又在街上行走,有人问他昨日在法场上的事&,他说:‘我自己的死期末到,谁也杀不死我&。我因那监斩官的情形可恶,我在路上和人说说话&,他也装腔做势的向我高声叱骂。</p>

    他以为我死在临头了,不妨欺负欺负&&,显显他自己的威风&。我若不捉弄他,使他吃点儿小亏,他也不知道我的历害?&!允且院?,赵如海的行为,不但没有变好,益发比从前来得恶毒了。</p>

    “我曾几次动念,要替浏阳人除了这妖物,无奈我是出家人,一则不愿意侵犯杀戒&,二则因赵如海是远近知名的妖物,我出头去除他&,说不定也弄得大众都知道了我的行径&。因此迟疑复迟疑&,不敢冒昧从事&。想不到他竟会自己找到我这里来。我既是出家人,怎愿意与他争长较短?当下自然不认会法术的话,说他误听人言&,找错人了。他说道&,我姓赵的岂有找错人的道理&?我那时仔细打量他,觉得他的面貌并非十分凶恶之人,何以他的行为竟般凶恶得不可思议?他不来找我,便可以不管。既是找到我这里来了&,我佛以度人为本&&,不妨设法开导他&。倘能使他归向正路,岂不甚好?我既动了这个念头,就对他说道:‘我现在也用不着争辩&,既算是个有道术的&&,我是出家人&,住在这红莲寺里&,从来不与外人交接&,也不碍你的事,你为什么要特地跑来和我较量呢?</p>

    不是我出家人说瞧不起你的话&,你的行为我早已知道&&。休说你只有这一点儿茅山法&&,就是上界金仙,象你这般行为&,也快遭天谴了。你师傅一生造孽的结果,你不是亲眼看见的吗?’我以为这一番话,总可以说得赵如?;谖?。不料他听了反哈哈大笑道:‘我见面说特来领教的话,不是要领教这些三岁小孩都说得出的言语&。你要知道,各人的处境不同&,见地也就跟着有区别&。你以为我师傅的死,是一生造孽的结果&&,我却说我师傅一生修积&,己得到彼岸了&&?!?lt;/p>

    孙癞子听到这里,说道:“原来他师徒修的是魔道&。大师却怎生对付他呢&?”无垢点头道:</p>

    “倒来得凑巧。他找我比剑,算是他自讨烦恼,累出一身大汗,连眉毛都削去了半边&。临去的时候&&,见东边脚下安放着一口铜钟,他顺手向钟上一指&,便听得啷一声,铜钟被他指破了一条缝&&,足有尺来长&&,三寸来阔。他说:留了这个纪念给后人看&。我说:就这们给后人看了不希罕,请看老僧的罢。我当时走过去&,捏了一把鼻涕,糊在裂缝上,将裂缝登时补了起来&,他看了一言不发&,就此拱了拱手走了。</p>

    “前日我偶然出外,听得许多人传说,那社坛附近十多里地方&,发生了瘟疫&,人畜被瘟死的已不少了&,幸亏有赵如海在社坛里敕符水救人,无论是人是畜,害了瘟疫的,只要一喝他的符水便立时好了。不过他这符水&&,不肯轻易给人,至少要卖一串钱一杯&。若是富有家产的人去求水,八百串一千串不等。他说多少要多少&,短少一文也没水给人家。有钱的人为要救性命,说不得价钱贵,就是变卖产业&,也得如数给他钱,买他一杯符水&。惟有没钱的人,害了瘟症,非有他的水不能治,多有逼得鬻妻卖子的。有人问他:取了这们多的钱&,有何用处?他说他师傅死后已经成神,至今尚没有庙宇。卖符水得来的钱,就将社坛的地址,建造一所很大的庙宇&。我一听这类传说的话&,就觉的不对,哪有瘟症百药不能治,而他的符水却独能奏效的道理?借一杯水是这般勒逼人家的钱,这香的瘟疫&,不显系是他造成的吗?象这样恶毒还了得&。偌大一个浏阳县,既没有人出头制伏他,我的寺院也在浏阳&,不能再装聋作哑不过问了。主意已定。即时走到社坛去。</p>

    “我在几年前,曾到社坛游览过的&&。那株合抱不交的梨树&&。那时虽已枯死,然只没了枝叶&,树身还是挺挺的竖着,撑天蔽日&。前日去看时&,连树蔸都不知掘到那里去了&。就在梨树的地址上,搭盖了一所茅棚。求水的人,来来去去&,提壶捧碗的络绎不绝。那些愚民,真愚蠢得可怜,出了许多卖田产、鬻儿女的钱,换了一杯符水&&,悟不到中了赵如海的奸计,倒也罢了。瘟症用符水治好了的&,还十二分的感激赵如海。赵如海对人说是他师傅邓法官显灵&,所以符水有这们神验。于是治好的人,有捧着三牲酒醴来祭奠邓法官的。也还有来求治杂病的。一所小小的茅棚,简直比一切的神庙都来得热闹&。</p>

    “县太爷也虑及怕因此闹出什么乱子来,出示禁止&。无如赵如海从来不知道畏惧国法,而一般衙役&,也都知道赵如海的厉害,虽奉了县太爷的命前去封禁&&,那里敢在赵如海跟前露出半点封禁的意思来,我看了委实有些忍耐不住,走进茅棚,举禅杖一阵乱扫。众乡民不认识我&,大家嚷道:那里跑来的这个疯和尚&,好大的气力&&。啊呀呀&,神龛香案都扫得飞起来了&!快躲闪&,快躲闪,碰一下不是当耍的!大家嚷着都四散跑了。赵如海想不到我有这一着&&。没看见我的时候,以为果是偶然跑来的疯和尚。他是会邪术的人,大约自谓不难对付&&,横眉怒目的从神龛后面蹿出来??谥幸宦泛任剩菏悄抢锢吹囊霸又?,敢闹到这里来&?我也懒得回答&,一禅杖就把那茅棚的顶揭穿了。</p>

    赵如海一抬头看见是我,连忙转身往棚后便跑&。我料想他不敢再来。因见一般敬神求水的人并没有散去,大家都远远的立着,伸长脖子向茅棚里张望&。我不愿意使人知道我是这红莲寺的住持&,所以不在那茅棚里停留,也从棚后走了出来。一看不见赵如海的踪影,心中忽然一动,暗想:这妖物逃得这们快&&,莫不是乘我出外,趁这当儿到我寺中骚扰去了?赶回这山下一看,果不出我所料,赵如海正待放火烧我的红莲寺??鞯盟履谥谏酥卸嘤凶辰〉?&,仅烧着了寺后两间寮房&。好在是白天,一会儿工夫就扑灭了。赵如海知道奈何我不得,不待我赶回,只放了一把火,咒动了一阵邪风&,又逃回家去了&。</p>

    “我回寺后&,越想越觉得这妖物可恶。我与他既结下这仇怨,若不赶紧将他除去&,谁有工夫终日去防闲他呢?他学的是这般妖法,平白无故的尚且要害人,今后岂有不常来害我的道理&?倒不如索性一劳永逸&,即刻追上去将他处置停当&&&!哈哈。真是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他在神坛里用妖法造作瘟疫&,不知害死多少人畜,逼卖了人家多少儿女&&。谁知道他自己的一个年方五岁的儿子,就在我去捣毁他茅棚的时候&,被人杀死了。我跟踪追到他家,他正出外替儿子报仇去了&。</p>

    “我向他左右邻居一打听&&,才知道杀死他儿子的,并不是别人,就是他师兄王大门神&&。王大门神自从邓法官死后,两眼痛了一年,心中并不怀恨师傅不肯传他法术&,只痛恨赵如海不应该假装有天良,说出不忍为要得真传挺枪刺师傅的话。相形之下,使他不成为人&,时时存着要报复赵如海的念头。无奈自己法术固不是赵如海的对手,就是硬气力&,也赶不上赵如海,实在寻不出报复的机会来&&&。隐忍了这们多年,面子上毫未露出想报复的意思&,仍和邓法官在日一样,彼此常在一块儿厮混。直到这日&&,王大门神知道赵如海在社坛里一时不得回来。想乘机到赵家偷窃符本。</p>

    “也是赵如海的儿子合当命尽,王大门神偷进赵如海卧房的时候,赵如海老婆在厨房里并不曾觉得,偏是他儿子睡在赵如海床上,被王大门神惊醒了。他儿子年龄虽仅五岁&,却是聪明绝顶。</p>

    知道自己父亲的符本是最要紧的&&&,不能给旁人看见&。平时常见自己父亲正在翻看符本,一听说王大伯来了,就慌忙将符本收起。小孩子心里也明白这符本是断不能许王大伯看的。这时惊醒转来,张眼便见王大门神伸手到橱中拿符本,不由得就高声喊道:‘妈妈快来呀!王大伯在这里拿爹爹的符本?&&!醮竺派癖徽庖簧暗眯幕攀致伊?,本待提脚往外逃跑&,只因符本还不曾拿到手&,心里有些不舍&&。接连又听得赵如海老婆在厨房里回声问儿子为什么叫唤&?一时触动了恼恨之心&,恐怕赵家儿子再嚷出什么话来。也来不及细想&&&&,回头看见壁上悬挂的一把宝剑&?;琶η涝谑种?。赵家儿子已下床待往外跑,王大门神既提剑在手,怎容他跑去?一手就拉了过来&。赵家儿子刚开口要叫&,剑尖已从口中刺入&,直穿背上而出&,只一下就结果了。</p>

    “赵如海老婆做梦也想不到有这样的祸事临门。以为儿子在梦中叫唤&,从容不迫的走向房里来探看。正瞧见王大门神拉住他的儿子便刺,登时惊得软了。妇人的识见胆量&,那里赶得上男子&,经不起这种意外的横祸&,当时除了捶胸顿足的号哭而外,没有一点儿主张,左右邻居因赵如海平日为人太坏,见他家出了这种事&,大家心里只有痛快的&&?&;顾愦涨?&&,有我去社坛捣毁他的茅棚,赵如海从红莲寺放了火回家,才知道爱儿惨死的事。听得他倒不哭泣,只急急忙忙的寻王大门神报仇去了&。</p>

    “论情理赵如海既受了这般惨报,我本不妨暂缓处置他。谁知这东西生性太恶毒,当时追到王大门神家,因不见王大门神,就把王家大小一共十七口尽数杀死&,并迎风纵火&,将王家的房屋烧成一片瓦砾场&。偏是他的邪法灵验,很容易的就知道了王大门神藏匿的所在&。他寻着了王大门神,也不打也不骂,只勒逼着一同回家来&,打算就手将王大门神杀了,剖心祭他儿子的灵&。你看这东西恶毒不恶毒?”</p>

    孙癞子吐了吐舌头&,说道:“真了不得&&&!究竟王大门神杀了没有呢&?”无垢摇头道:“我既知道了这事,自然不容他在浏阳城明目张胆的杀人报仇&,只是赵如海这厮也奇怪&,当他拿了王大门神回家的时候&,我正在他门外等候。我只道他见我的面&,仍是要逃跑的,不逃跑就得与我动起手来。却是不然&,他一见我,便点头说道:‘我已知道有你在此等我&,也是我的死期到了&。不过我有一件事须求你原情答应&,我要将这一颗黑良心取出来&,祭一祭我儿子的魂灵&。祭过之后&&,听凭你如何办都使得?!咚当咧缸磐醮竺派竦男匚迅铱?。我说:我就为这事做不得&&。才到这里来等候你。你的良心比他更黑。你若定要取他,我就先取了你的再说&。死在你手里的冤魂,应该祭奠的&,还不知有多少呢?</p>

    “赵如海听我这们说&&,知道求情不中用,便将王大门神放了&&&。说道:‘既然如此&&,也罢&&。我是在县里有案的&,不能由你处置,你将我送到县里去罢&。我与县太爷还有说话&&?!宜担骸靥裟艽χ媚?&,也轮不到老僧今日在这里等候了??茨阌惺裁椿坝Ψ愿滥慵依锏?,快进去说了出来,我并不逼迫你就走?!匀绾0谑值溃骸颐挥杏Ψ愿赖幕?。我要吩咐家事,生死没有分别,死了还是一般的可以处理。你要知道我修的这种道,在尸解的时期不曾到的时候,谁也不能教我死&。死期既到了,谁也不能留我活。我明白你的意思&,不过想拿本领制伏我&,使我不能出头害人&。</p>

    这那里及得明正典刑的好呢&!你送到县里去&,如果觉得我的话不对&,你难道还怕我逃了吗&?’我想这东西所说的倒也不错&。本来我一个出家人,擅自处置国家的要犯,也是不妥当,不如且听他的&&,将他押送到县里去&。</p>

    “他见了县太爷,说道:‘我赵如海是修道的人。上次因我尸解的时期没有到,所以我借金遁走了。今日我愿自行投到,但是我虽甘受国法&,若照寻常斩决的法子&,叫刽子手向我颈项上一刀砍下&&,仍是杀不死我。杀我的法子有在这里,只是我不能就这们说了出来&。大老爷须先答应我一件事,我方肯说?&!靥剩菏且患裁?&&?可以答应的,自然答应。赵如海道:‘这事是极容易的事,就是我死之后,尸首须葬在社坛里原来的梨树蔸下。每年春秋两季,无论谁来做浏阳县&,都得亲自到我坟上祭扫一次&?!靥?,沉吟一会道:‘在本县手里是不难答应你的!</p>

    下任的官如何&?本县都不能代替他答应?!匀绾5溃骸灰罄弦鹩α吮惆?!下任的官来,我自有法子使他也答应,大老爷肯答应么&?’县太爷只得点头道:‘本县权且答应了,你说罢?!匀绾O残Φ溃骸锰靡卦?,决不至骗我小民。我死后能享受这样隆重的典礼,就死也瞑目了。</p>

    要杀我也容易&,只须在月色好的夜间,将我跪在月下&,用一桶冷水,从我头顶泼下,再教刽子手一刀朝我地下的影子杀去,我的头颅自然应刀而落&?!跋靥蛩褂行矶喟缸用挥新脊?,不能就糊里糊涂的杀却了事&,只得细细的审问他的供词。我逆料赵如海若是要逃命的&,便不至要我送他到县里去,说出这类实话来&&&。县里问供,用不着我监在那里&,我就此走出来了&&。</p>

    “出城的时候&,觉得有人跟在我背后。我疑心是赵如海的同道中人&,跟着我想替赵如海报复的。一路留神着回寺,觉得已直跟随我到了山下,益发使我疑惑起来&,所以打发知客僧出来寻问&&。</p>

    我若在半路上回头问一声,也不至使那般神气对孙大哥了,真是对不起?!彼底庞趾险频狼?。孙癞子只得也拱手&&,笑道:“自家人何必如此客气&。我想此刻正是七月中旬,夜间月色正好,赵如海料必就在今夜处决。我两人何不去城里瞧瞧呢?”</p>

    不知无垢和尚如何回答?赵如海究竟处决了没有&?且待第九十九回再说&&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&&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