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回 救徒弟无垢僧托友 遇强盗孙癞子搭船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零一回 救徒弟无垢僧托友 遇强盗孙癞子搭船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赵如海的阴魂**^**,既然和生的一样*^,走进浏阳城来*^^^,一般的含笑点头^,向生时认识的人打招呼*。普通人在白昼遇见了鬼,怎么能不害怕呢?并且都明知赵如海这个鬼^,比一切的鬼都来得凶恶,益发不敢亲近^^。所以赵如海的鬼魂一走进城门*^,遇着的人,一传十十传百,顷刻之间*,这消息便传遍浏阳城了*。得了消息的,无论大行小店,同时都把铺门关起来*。街上行人也都纷纷逃进了房屋。秩序大乱了一阵之后^^,三街六巷多寂静静的没有一点儿声息了。似这般冷落凄闵的景象*,自有浏阳县以来^,不曾有过。既是一县城的人都将大门紧闭*,藏躲着不敢出头,赵如海进城后的举动情形*^*,因此无人知道。约摸如此寂静了一个时辰之后,才有胆大的悄悄偷开大门探望**,却是街坊上一无所见*。次日早起^,就满城传*,县太爷今日亲自去社坛祭奠赵如海*,都觉得这是一件千古未有的希奇之事,不可不去瞧瞧这盛典。</p>

    这日孙癞子也邀了无垢和尚到社坛看热闹^*。此时社坛的情形*^,已比往日热闹几倍了^。往日的社坛,虽是正神所居之地,然因未尝有特殊的灵验,既不能求福,又不能治病,人人没有无端来拜祭的^^,终日冷淡非常。自从赵如海葬后*^,来坟前拜祷的络绎不绝*。赵如海老婆借着伴丈夫的坟*,搭盖了一所茅棚在坟旁*^。凡是来拜坟的^,多少总得给他几文香火灯油钱,每日计算起来,确是一项不小的迸款^。县官看了这情形*,若在平时*,必赫然震怒,严禁招摇了。此来一句话也没说^,亲自向坟前祭奠之后*,吩咐左右磨墨,就香案上铺开一张白纸*^,县官提笔写了邑厉坛三个大的字,并提了下款^^。指点给跟来伺候的地?^?戳?*^,说道:“这地方历来是做社坛的*,于今既葬了赵如海,历来的社坛自应迁别处,社坛既经迁移了*^,此地就不能再称社坛**。本县己给这地方取了个名字*^*,便是这三个字。此后你们都得尽管称这地方为邑厉坛^。将三个字拿去,叫石匠刻一块大石碑,立在这地方,以传久远?^!钡乇9碛κ?**,县官打道回衙去了^。</p>

    过了若干日子**,在县衙里当差的人传出风声来*,浏阳人才知道那日赵如海的阴魂大摇大抖走迸城来^,吓得满城人关门闭户的时候,县官正在上房里和太太闲谈,少爷小姐都旁边玩耍笑乐^。</p>

    太太口说着话,忽然两眼向房门口一望,连忙立起身来*,很严厉的声音问道:“那里的男子汉,如何径跑到这上房里来了^?还不快滚出去?”县官听了,以为真个有什么男子汉*^,不待通报径跑到上房里来了,心里也不由得生气^^。急掉转脸朝房站口看时*^,那里有什么男子汉呢^?还只道是已被太太诘问得退到房门外去了*。忙两步跨到房门口,揭开门帘看门外,连人影屑子都没有*。正要回身间太太^,看见怎样的男子汉?太太已大声直呼县官的姓名,说道:“你倒好安闲自在^*,妻子家人坐在一块儿谈笑。你还认识我么?”县官很诧异的回身*,只见太太脸如白纸*,两眼发直,说话已改变了男子的声音。耳里觉得这说话的声音很熟*^^,心中一思量*,不好了,这说话的不又是赵如海的声音吗?正躇躇应如何对付的法子*。太太已指手画脚的骂道:“你这瘟官真是贱胚子,我不打你一顿*,你也把我的厉害忘记了^*?!?lt;/p>

    说时*^*,伸手向房中玩买的少爷小姐招道:“来*,来^,来*!你们替我结实打这东西,最好揪这东西的胡子?*!?lt;/p>

    被鬼迷了的人实是莫明其妙^。少爷小姐也有十来岁了,生长官宦之家*,不是不懂得尊卑^^、长幼之节的小孩,若在平时*,无论什么人指使他们动手打自己的父亲,是决不会听从的^^。此时就象迷失了本性的一般*,毫不迟疑的挥拳踢腿*,争着向自己的父亲打下。并且身法灵便,手脚沉重^^^,挨着一下就痛彻心肝*。这县官万分想不到自己的儿女会动手打自己来*,一气真非同等闲^。一面撑拒*^^,一面向儿女喝骂道:“你们这些孽畜颠了吗?怎么打起老子来了?”儿女被骂得同时怔了一怔**,各人用衣袖揩了揩眼睛,望着自己的母亲*,好象听候命令的神气*^。</p>

    县官看太太正张开口笑,似乎很得意^,这县官是曾在大堂上受赵如海阴魂侮辱过的*,这番虽气恼到了极点^,也不敢再与赵如海的阴魂使性子了^*^。好在这回在上房里^,旁边没有外人*^,不似坐堂的时候,有三班六房站立两厢,面子上过不去**,遂开口问道:“你不就是赵如海的阴魂吗^?你要葬社坛^*,本县已经许你葬社坛里了^^。于今无端又跑到本县这里来作崇*,是什么道理呢^?”赵如海附在县太太身上,答道:“你这话问随太希奇了**,你也配问我是什么道理吗^^^^^?你果真懂得道理*,我也不至到这里来了*。你知道秋祀的期已过了么?你不去我坟上祭我*,我只有使你一家人大大小小都发颠发狂,倒看你拗得过我拗不过我*^?”县官只得故意做出吃惊的样子^^,说道:“啊呀^^,这只怪我自己太疏忽了*,竟忘记了秋祀的那回事^^,明日一定补行^!闭匀绾8皆谔砩?^,冷笑了一声道:“做县官的**,居然忘记了秋祀的那回事,不是该打么**?也罢,要你明天忘记^^,才显得我姓赵的厉害^,”说毕,即寂然无声了。</p>

    太太一仰身便倒在床上**,呼唤了一会才醒^。问她刚才的情形*,也是一点不觉着,仅记得眼见一个男子汉走进房来*,向自己身上一扑*,登时迷迷糊糊的如睡着了。县官问自己儿女^,何以敢动手打父亲^?儿女都说,当时因看见有一个不认识的男子,行立在母亲背后^*,后来抓住父亲要打*^^*。</p>

    父亲叫我闪上前打他^,所以我们拼命的帮着父亲***,向那男子打去*。不知怎的反打在父亲身上^*?直到父亲喝骂起来,才明白是打错了^。上房里又这们闹了一次鬼*,所以县官亦不敢不于次日亲去社坛祭奠^*^。经过这次祭奠之后^,便成为例祭了**。</p>

    每换一任知县,到了祭祀的时期^,老差役必对新知县禀明例祭的原由^。若这知县不信*^*,包管他的六亲不宁^,只须一祭便好^*。这件习惯*,直流传到民国成立,新人物不信这些邪说,才把这祭祀的典礼废了。却也奇怪^^,民国以前的知县官不祭他就得见鬼,民国以后的知县简直不作理会^**,倒不曾听说有知县衙里闹鬼的事发生过*。赵如海的地坟和邑厉坛的碑,至今尚依然在原处*,没有迁动*。据一般浏阳人推测^,大约是因民国以来名器太滥了,做督军省长的*,其人尚不足重,何况一个县知事算得什么^^*?因此鬼都瞧不起^,不屑受他们的礼拜^。这或者也是赵如海懒得出头作崇的原因*。不过这事不在本书应叙述范围以内,且搁起来^。</p>

    于今再说孙癞子这日与无垢和尚看过县太爷手书邑厉坛三字后,独自仍回金鸡岭修炼^^。</p>

    修道的人^,日月是极容易过去的,不知不觉又闭门修炼了好几年。这日忽有一个十六七的小和尚走进来,问道:“请问这里是孙师傅的住宅么^^?”孙癞子打量这小和尚生得甚是漂亮,年纪虽轻^*,气宇却很轩昂*。眉眼之间^,现出非常精干的神气**^。头顶上还没有受戒痕迹*,身上僧衣也是新制的*。心中猜不出是来干什么的**?只得回问道:“你是那里来的?找孙师傅做什么*?我也姓孙^^,但不知你要找的是不是我*?”这小和尚连忙上前行道:“这金鸡岭上,除了我要找的孙师傅,想必没有第二个*。我是红莲寺的^。我师傅无垢老法师打发我来^*,因有要紧的事*,请孙师傅去红莲寺一趟。他自己病了^,已有好几日没下床,所以不能亲自到这里来*?!彼锺拥溃骸拔乙讯嗍辈坏胶炝铝?,你叫什么名字*^^?我几年前到红莲寺不曾见你^**?^*!毙『蜕械溃骸拔曳ㄐ罩?,在红莲寺剃度*,原不过三年^^,孙师傅大约有四五年不去红莲寺了*,怎得看见呢?”</p>

    孙癞子问道:“你老法师害了什么?^?^?好几日不能下床^^,莫不是快要往生西方去了么**?我就和你同去瞧罢^?!八凳?*,从壁上取了一根尺多长的旱烟管^^^,一个酒葫芦在手*,道:“最讨人厌的,就是我一出了这房子*^,这山里的野兽便跑进这房子里来骚扰****,屎和尿都撒在地下,害得我回来打扫,好一晌还是臭气薰人?!敝埠蜕械溃骸昂尾话衙殴厣?^,加一锁锁起来呢?”孙癞子笑道:</p>

    “哪有闲工夫来*,麻烦这些*。若真个关上门锁起来*,野兽仍是免不了要进来^*,反害得到这山里来的人费事?^!敝驳溃骸罢饣霸趺唇?,我不明白^^^?”孙癞子笑道:“你不明白么^?我是曾上过当的^。我这房里除了几把稻草而外,什么东西也没有*,值得用大门用锁吗^*?我当初造起这房子住着的时候,因房里有一块破芦席和烧饭用的瓦罐*,恐怕被比我更穷的人拿去^^,出门就用你的见识,将大门关上,加上一把铁锁。谁知过了几日回来**,不但不见了锁*,连大门也不见了。倒是芦席瓦罐没人光顾,我以后的见识就长进了^**,连大门也不用了*?吹秸馍嚼锢吹娜?^*,偷我什么东西去**?”</p>

    知圆笑了一笑不做声。暗想:这姓孙的也太穷得不象个样子了*。连顶上的头发*,都是这们散乱得和烂鸡窠一般*。难道他也有了不得的本领吗*?我师傅找他去*^,好象有很要紧的事托付他的样子*^^。</p>

    若在无意中遇着他*^,不但看不出他有什么本领*,还得防备他^*,怕他的手脚不干净呢*^!</p>

    于今不提知圆和尚心里的胡思乱想*^。且说二人下山,一路没有耽搁^,不多时便到了红莲寺^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走入方丈。只见无垢和尚正盘膝闭目坐在蒲团上。孙癞子也是个修道的人,知道在打坐的时候*,不能扰乱^*,便不开口说话*,就在旁边坐下来。约莫等了半个时辰**,无垢才张眼注视了孙癞子两眼,笑道:“孙大哥许久不见*^,进境实在了不得,于今真是仙风道骨了?!彼锺右⊥沸Φ溃?lt;/p>

    “怎及得老法师^*。我只是盲修瞎炼,有什么进境^。听令徒知圆师傅说:老法师近来病了,已有好几日不曾下床^^。不知究竟是什么病症?”无垢微微叹息了一声道:“我倒不是害了什么病症^^^。只因有一桩心事,一时摆布不开*,思来想去*,好几日放不下。除却求孙大哥来助我一臂之力^,再也想不出第二条安稳的道路*^!彼锺蛹薰负蜕兴档谜獍阏渲?^,连忙答道:“只要是我力量所能做到的事*,老法师的使命*,那怕赴汤蹈火^,决不推辞^?!蔽薰负蜕械阃匪档溃骸拔乙擦现锎蟾缬姓庵中亟?*,这种力量,才求你帮助^^。孙大哥虽与我是同道的人^*,又同住在浏阳县境内*,彼此都见面往来^^,然平日的谈论,只就道中切磋勉励^,从来没谈过道外之事,所以我的身世和这红莲寺的来历,都不曾说给你听^。于今既得求你帮助^,就不能不细细的说给听^!彼婕唇谒拇ǖ氖焙?,张汶祥拜师*,及与郑时等三兄弟当盐枭*,特建造红莲寺为将来退休之地的话述了一遍道:“近来张汶祥手下的人*,有几个年老的^,因四川已不能立脚了,投奔我这里来^,情愿剃度出家,免遭官府捕捉。据他们说,他们郑大哥定的谋略*,带了数千弟兄们*,围困一座府成*,将知府马心仪拿住*,逼着马心仪拜把。马心仪无奈^,只得与郑时^^、张汶祥、施星标本人结拜为兄弟^^。于今马心仪已升山东抚台*,张汶祥三兄弟都到山东投奔马心仪去了。我听了这消息,本来已觉得他们此去不甚妥当***。无奈张汶祥去山东之前^,并没上我这里来。直到他们去后*,我才得着消息^^,己无从阻挡了。</p>

    我日前为张汶祥占了一课^*,甚不吉利*,因之益发放心不下^*。每日在入定的时候关照他^,更觉得他在山东凶多吉少^。张汶祥是我极得意的徒弟^*,于今我若不设法教他离开山东^*,倘有意外,我心里如何能安呢*?我待亲自去山东一遭罢,争奈路途太远^,往返需时太多^^,而这寺里又抽身不得。所以只得请你来商量**,看你肯破工夫替我去山东走一趟么^^^^*?”</p>

    孙癞子很讶异似的说道:“张汶祥是老法师的徒弟么*?他在四川好大的声名^^,我几年前就听得从四川出来的谈起他*,说他虽是个盐枭**,很有些侠义的举动,本领也在一般绿林人物之上。既是这种侠义汉子有为难的事*,便不是老法师的徒弟,我不知道就罢了^,知道也得去帮助他^*,何况老法师请我出来帮忙呢*?我一定去山东瞧瞧他*。我去见机行事,用得着与他见面*,我就出面与他说明来由^^,劝他同回红莲寺^。如果他在山东,真应了老法师的课^,遇什么意外之事,我自能尽我的力量*,在暗中帮助他?!蔽薰负蜕邢驳溃骸坝兴锎蟾缛?^**,是再好没有的了?^!彼锺有Φ溃?lt;/p>

    “我南方人不曾到过北方*,久有意要去北方玩玩^*,正难得这回得了老法师的差使,好就此去领教领教北方的人物*?*^!?lt;/p>

    孙癞子出门也不带行李,也不要盘缠^^。就身上原来的装束*^,左手握着旱烟管^*,右手提着酒葫芦*。天晴的时候*,就这般在太阳里面晒着走。下雨的时候^^,也就这般在雨中淋着走。遇了水路^,必须附搭人家的船只^,人家看了他这种比乞丐还脏的情形,都估量他不是善良之辈^,谁也不许他搭船^。有几条船不许他搭*,他也不勉强**,只在河边寻觅顺路的船^,却被他寻着一条了^。这船还只载了一个客*。这个客的年纪已有四十多岁了^^*,身上穿得很朴素*^*,象是一个做小本生意的人,满面春风*,使人一望就看得出是个很诚实的^。孙癞子便向这船老板要求搭船^。船老板瞧也懒得拿正眼瞧一下,反向旁边吐了一口唾沫道:“请你去照顾别人罢,我这船上已装满了客?^*!彼锺邮芰苏獍阕炝?,忍不住生气道:“分明舱里只坐了一个客^^^,怎么说装满了客呢^?你船上载客^,不过要钱^,我并不少你的船钱,你为什么这们瞧不起人呢^*?”船老板听了,将脸扬过一边道:“我知道你有的是钱^^,有钱还愁坐不着船吗?我这船早已有人定去了*,没有运气承揽你这主顾的生意,只好让给别人发财?^*!彼锺犹苏馀捎滞诳嘤挚瘫〉幕癪,气得正要开口骂这船老板^,忽见坐在舱里的客人走出来*,问道:“你要搭船去那里?是短少了船钱么^*?”孙癞子还没回答,船老板已大声对那人说道:“客人不必多管闲事*。各人打扫门前雪,休管他人瓦上霜*。这是出门人的决窍^,都不懂得吗?进舱里去坐罢*,我们就要开头了^?^!蹦强腿思习迦绱艘凰?^,登时缩了头退迸舱里去了**。船老板也走进后舱*。随即出来了四个驾船的水手*^^,拔锚的拔锚^*,解缆的解缆^^,忙乱了一会^^,船就离开岸了**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立在岸上呆呆的看了^*,忽然心中一动^,暗想:不好了,这客人误上了强盗船了^^。这一点儿大的船又没有装载货物*,怎么用得着这们多的水手*^*?怪道以前问的那些船*,都装了不少的客,只这条船仅载了一个独身客人*。大概老出门的客人^*,都看得出这条船不妥当^。这客人不是老走江湖的^^,就自投罗网了,我既亲眼看见^,如何能不想法子救他呢^?双眉一皱,即连说:有了^,有了**!</p>

    看那船才行不到半里水路,忙提步追赶上去*,一霎眼就赶上了*。一面追赶^,一面口中喊道:“你船上分明只载了一个客,为什么不许我搭船^*?快些靠过来让我上船便罢*。若不然,就休怪我搅烂了你们的生意*^?**!本」芩锺拥暮砹捌屏?,船上的人只是不睬*。孙癞子见船上的人不答应^,又追赶着喊道:“你们装聋作哑不理会吗**?有生意不大家做**,你们打算独吞吗*?”船老板和几个水手听得孙癞子是这般叫唤^^^,恨不得要抓住孙癞子碎尸万段*。待始终不作理会罢^,又恐怕孙癞子再叫唤出不中听的话来*,万一把舱里坐的这只肥羊叫唤得觉悟了*,岂不坏了大事*?几个人计议:不如索性将船靠拢^,让这穷光蛋上来^*,料他这们一个痨病鬼似的人*^^,不愁对付不了*。计算已定,船老板才缓缓的伸出头来**,向岸上望了一望问道:“还是你要搭我的船么?是这般乱叫乱喊干什么呢*?”旋说旋将舵把扳过来^,船头便朝着岸上靠拢来了^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笑道:“你们也太欺负我们穷人了。如果江河里的船只^,都和你们这条船一样*^,我等单身客人还能在江河里行走吗^?”船老板听了气得磨牙,但是不敢回答什么^,怕舱里的客人听了怀疑,只一叠连声的催促孙癞子上船。孙癞子看着船头,说道:“你不把上船的跳板搭起来^,象这般三四尺高的船头^,教我如何跳得上呢?不是有意想害我掉下河里去吗^?我又不会浮水*,一掉下水就没有命了?^*!贝习逅坪鹾艿靡獾纳衿档溃骸澳阋彩且桓瞿凶雍?,看你的年纪并不算老,象这一点儿高的船头都爬不上^,真得活现世呢**?!彼凳?,顺手提起一块木板*^,向岸上一搭*,孙癞子就从木板上走到船头来*。随即弯腰去提那木板^,故意做出用尽平生之力,提得两脸通红,气喘气促的才勉强提上船头,嘘了一口气道:“这跳板时常在水里而浸着^,所以这们重的累人,差一点儿提不动呢*!”船老板看了这情形*,心想:这东西只怕是合该要死了^^*,他也敢存心来揽我们的生意。他若仗着熟悉江湖规矩,来找我说内行话^*^,我们只有还他一个不理会*,看他这内行有什么用处*?动手就先把他做了^^,量他也没有招架的本领*。</p>

    船老极心里正这们转念头^,孙癞子已做出极亲热的样子*,向船老板叫着伙计^^,说道:“我气力虽没有,但自己知道是个通窍的人^^^,无论在什么地方^,总是处处替自家帮忙^^,从不惹自家人讨厌*,我也不多占伙计们的地方。每天只要给我这们一葫芦酒^,连饭也不吃一粒。我一张嘴是再稳没有的了*,别人想套问我半句话*,就一辈子也套问不出来*?^!贝习宀荒头车纳衿档溃骸八苣阏庑。我又不认识你^,哪个是你什么伙计。你一身脏到这个样子,也要来搭船。你要知道坐在舱里的这位客人,是规规矩矩做买卖的。他既坐我的船^*^^,我不能使他心里不快活*。你这般龌龊^***,不论什么人看了也恶心^^。不许你走进舱里去^,我行点儿方便^*,跟到这里来蹲着罢?!八锺铀煊衫习逡酱?,揭开一块船板,说道:”说不得委屈你一些儿,请你蹲在这里面!八锺拥屯房戳丝吹溃骸安皇且惶炝教斓穆烦?,这点儿大的地方*,教我蹲在里面*,不比坐牢还难受吗*?我们都是自家人*;我说过了不坏你的事^^^,你不应如此款待我。那客人舱里我可以不去,难道后舱都不给我住吗?伙计^^^,伙计^^^^!大家都是在江湖里做生活的人,不应该这般不把我当人^^^?^!?lt;/p>

    船老板心想:这东西开口自家人*,闭口自家人究竟是那里的**?我在江湖混了这们久^,并没有见过他这们的人,也没听得同行中人说过^^,老辈平班里头,有一个这样怪模怪样的人物*。我倒得盘盘他的底^,看他毕竟是那里来的?如果他真有大来历^,做了生意分一成给他,也是应该的。船老板定了主意**,便仍将舱板盖上^,让孙癞子坐下来,自己也陪坐一旁^,慢慢的盘海底*。谁知孙癞子一句也不回答^^*,只管笑着摇头。船老板不由得哈哈大笑道:“原来是一只纸糊的老虎*,经不起一戳就破了*^!彼低?,接着又叹了一口气道:“真是那里来的晦气^*,无端害得我们白担了一阵心事^?!?lt;/p>

    孙癞子从容拔开葫芦塞,喝了一口酒^^,说道:“谁教你们白担心事呢*?我一上船就对你表明了*,我是不多事的^,我是不惹人讨厌的,谁教你担什么心事呢*?你只每日给我这们一葫芦酒**,我就终日睡在后舱里*,连动也不动一动*?^!贝习逍睦锖眯?^*,暗骂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^^,自己也不思量思量,凭着什么本领在江湖上来吃横水*?不过仍不免有些怕他搅坏已经到手的生意^^,面子上还是向孙癞子敷衍道:“也罢**,我就让后舱你住着。你自己知趣些儿^,不许和前舱的客人说话?^!彼锺恿τκ?,弯腰走进后舱里坐着^。从此不言不动^,只双手捧着葫芦*,口对口的咕罗咕罗*。</p>

    这夜,船泊在一个很繁盛的码头之下^^^*。孙癞子自己上岸沽满了葫芦酒上船,船老板问他道:</p>

    “你上岸去干什么?”孙癞子扬着酒葫芦给他看道:“粮食完了^^,上岸去办粮食*?!贝习宓溃?lt;/p>

    “你粮食完了,怎么不向我要呢^^?我船上还有两大坛陈酒^,足够你喝^^?!彼锺有Φ溃骸俺僭缡且炷愕那榈?。我只因见你的生意还没有做成*,不应该就向你需索*,所以自己上岸去沽了喝^?!?lt;/p>

    船老板放下脸说道:“你这人真说不上路,我有什么生意没有做成?你以后喝了酒,不要说酒话吧^^^^,葫芦里若是干了^,尽管向我要?!彼锺有ξ牡阃?。心想,这狗强盗不存好心了*。他见我欢喜喝酒,就打算拿酒先把我做翻。他们江湖上的^,不过是蒙汗药^^。倒要看他们如何下手^?这夜安然无事。</p>

    次日天明开头,顺风走了一日^。下午申牌时分,船正扯起顺风帆**,走得和跑马一般快。前面一个沙滩^,船行到这里要转拐了^,忽然船头反向沙滩这方面一侧*。只听得船底板啧啧的响了几下^,船头猛触在沙滩上*,全船都震动了。水手登时叫唤起来,齐声说:“不好了,船身浅住不能动了^?!蹦强腿艘簿锰鹄?,走到船头上看了看,问船老板道:“怎么走得好好的*^?^^;嶙叩秸馍程采侠茨?*?”船老板道:“陡然从这方面吹来一口风^,船轻了载^*,连转舵也来不及*,就走到这上面浅住了*。且教水手们下河去推推看*。能推动今天还可以赴十来里路*,若推不动就只得等明天再设法了^!贝习逭饷撬底?,真个跳下去几个水手,一个人用背贴住船舷,用力推挤^*。那船就和有胶粘住了的一样*^,那里能推动分毫呢^**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在这时候也慢慢的走到船头上来^^*,抬头向四面望几望。说道:“好一个荒僻的地方^,前不靠村*,后不靠市*,真是天生的好泊船所在^。我们出门人^,难得有这种好地方停泊^,为赏玩这种野景*,应得痛饮一场才好^。只可惜我昨天上岸沽的一葫芦好酒,今日已经喝得没有了**。此地沽不出酒却如何是好呢*?”船老板听孙癞子说出来的话,没一句中听的^^,简直心里恨得发痒*。只因天色还早*,恐怕后头有船只走过来*,即时弄翻了脸不好下手*,勉强陪着笑脸说道:“我昨日不是就对你说过了吗*?我船上还有两坛陈酒,尽你有多大的酒量****,都有得给你喝。你把葫芦给我^^,我就去装一葫芦来*^,包管比你在岸上沽的好多了?!彼锺酉驳溃骸罢娴拿碸*?”船老板正色道:</p>

    “谁骗你干什么呢^?”孙癞子随即将葫芦递过去道:“这就好极了*^。我只要有酒喝^,万事都不管^,那怕就死在临头,我也要喝了酒才说^!贝习褰庸坪?,笑道:“你这们也差不多成了个酒仙了?^!彼锺庸笮Φ溃骸笆裁淳葡?,做一个酒鬼也罢了?^!?lt;/p>

    船老板提了葫芦进舱里装酒*,暗地取出药来,比寻常多了几倍^,纳入葫芦里*。耳内就仿佛听得有人声说道:“还得多放些^,少了没有力量?!贝习宄粤艘痪?^*,忙回头看时,并不见有人影^**。</p>

    急探头从船窗看船头,只见孙癞子和那客人并肩立在原处^^,正指手画脚的说话。</p>

    几个水手也都已跳上船头了^。心想:他们都知道我取了葫芦进来装酒,决不至放这东西进舱来*。这是我自己疑心生暗鬼,所以仿佛象听得有人说话**。船老板如此一想^,就放心大胆的提了葫芦出来^,送给孙癞子道:“你且尝尝这酒味何如*?”孙癞子接在手中笑道:“药酒那有不好的^。</p>

    不过合不合我的胃口^*,要喝下去才知道^^!北咚当呔倨鸷?*,凑近鼻孔嗅了一嗅^^,不住的摇道:</p>

    “这里面是什么药^*?怎的有些刺鼻孔*?”船老板笑道:“就是白酒,那里有什么药呢^*。酒气是有些刺鼻孔的^,你不要只管打开塞头走了气,这酒便不好喝了*??旌纫豢谑允钥??!彼锺泳倨鸷?,忽又停住道:“我喝这酒^,这位客人怎么办呢*?”船老板又吃了一惊*^,极力镇静着道:</p>

    “你是欢喜喝酒的就喝酒*。他不欢喜喝酒的*,有什么怎么办咧^^?”孙癞子点头道:“我也只要有酒喝,以外的事就轮不到我管*?**!彼底?^*,咕罗咕罗几口^,就喝下了半葫芦。咂了咂嘴^^,说道:</p>

    “酒确是好的。不过不知是什么道理^,一喝下肚就觉有些头昏**。哎呀*,不好了^^!你们看^*^,这沙滩转动起来了^,我的脚站不住了^。哎呀,要倒了^?!彼嫠邓娴乖诖飞蟐,口里只管嚷道:好酒,好大的力量^。酒葫芦掼过一边^^。船老板大笑道:“这们没有酒量^^,也要喝酒^^^^。你们把他抬到后舱里去睡罢^*?!奔从兴母鏊止?,将孙癞子抬进后舱去了^*。不知这些强盗如何摆布^^?且待第一百零二回再说^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^*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^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