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三回 仗隐形密室闻秘语 来白光黑夜遇能人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零三回 仗隐形密室闻秘语 来白光黑夜遇能人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这客人虽觉得孙癞子这办法太便宜了这些强盗&&*,然不能说不依,只得连忙说:“你老人家要怎么办^,就怎么办好了^?!彼锺有ψ畔虼习逭惺值溃骸澳闫鹄窗?&。这一夜的辛苦,也够你受了&*?!贝习寰锺诱饷且徽惺?,浑身就和解去了千百条绳一样*&,并不待如何挣扎&,一着力便站起来了**。也不说话,跪下地就对孙癞子叩头,连叩了好几个头*,才说道:“我承你老人家不杀之恩&,敢不尽心伺候&。不过我那几个被困在梢里的伙计*,大约也是你老人家法术将他们制住了?”孙癞子不待他说下去,即答道:“你去瞧他们,不是已经起来了吗^?”船老板走到后梢,果然几个水手都伸腰舒腿的起来了。这一船的强盗^,自从经过了这夜的无形软困,大家都心悦诚服的将孙癞子神仙看待&*,不敢轻慢半点^&。一路小心谨慎的伺候,一文船钱也不敢收受&*。孙癞子还恐怕这一般强盗暗地跟踪这客人图劫,亲自送这客人到了家^,才到山东省城时来,打听张汶祥在巡抚部院里的情形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到山东也不住客栈*,夜间就在那旧的小关帝庙里歇宿*。初到的这日,他心想:我这番受了无垢和尚的托付,来指点张汶祥。我若就是这般形象去巡抚院会他,休说在巡抚院里当差的人都是些势利狗,看了我这情形^,决不替我通报进去^。就是通报进去了,张汶祥也不见得看得起我。我不远千里的来指点他*,帮助他倒落得他一双白眼相看^^,岂不是自寻没趣^?并且初次见面,他不知道我是何等人,我就一片好心指点他^,他也未必肯听。不如在暗中先查察他的行为*,若也不过一个利禄之徒,行为荒谬^,我就受了无垢和尚的托付&,也只是略尽人事罢了*。犯不着竭力帮助他^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打定了主意^,这夜初更以后,便用隐身法进了巡抚部院*。在里面穿梭也似的来来去去&,谁也看他不见*。马心仪与柳氏姊妹和春喜丫头的举动,他却完全看到了眼里,并听得柳无非对马心仪说自己姊妹在船上与郑时&、张汶祥成亲的事^,不由得心里恨道:“无垢和尚收的好徒弟^,在四川弄得立脚不住了,到山东来投奔马心仪这种人面兽心的东西,已属无聊极了。偏偏在半路上还骗取官家的小姐做老婆&,象这种好色没行止的东西*,我不杀他&,已是看无垢和尚的面子了,还帮助他什么?指点什么?”孙癞子已经气得打算不管这事了,但是他出来一走到西花厅里,只见郑时正在与张汶祥坐在一块儿低声说话&,孙癞子心想:他两人这般低声小气的说些什么&?我何不凑近跟前去听听?随即走近二人身旁*。</p>

    听得郑时道:“我知道三弟把工夫看得认真&*,不肯在女色上糟蹋身体*。不过少年夫妻^,实在不宜过于疏谈*。你要知道,你是练工夫的人&*,越是不近女色越好*。三弟媳不是练工夫的&,又在情欲正浓的时候*,何能和你一样呢^^?”孙癞子听了这些话,已不觉在暗中点头道:“照这样听来,难道张汶祥并不是一个好色没行止的东西吗^?”接着又听下去,听到张汶祥摇头说:“这只怪我生性不好从来拿女子当一件可怕的东西,不仅觉得亲近无味**,并时刻心提防着*&,不要把性命断送在女子手里。我未尝不知道这种心思,只可以对待娼妓及引男子的卑贱妇人,不能用以对待自己的妻子。无奈生性如此,就要勉强敷衍*&,也敷衍不来。我这头亲事,原是由二哥二嫂尽力从中作成的,我自己实不曾有过成立家室的念头?!彼锺犹苏庖欢位?^,就在暗中连连点头道:“这才是一个汉子&。这才不愧为无垢和尚的徒弟&*。原来是郑时这个色鬼*,因骗娶柳无非,心中不免有些惭愧,所以要把柳无仪配给张汶祥,大家同下浑水^,好遮掩他自己不敦品的行为。常言人命出于奸情,马心仪既诱奸了柳氏姊妹,两边恋奸情热,一定有谋杀亲夫的事做出来,怪道无垢和尚说张汶祥在山东凶多吉少*。郑时这东西*,才情学问虽有可取之处,然是个热中利禄的人,品行又如此不端,就被马心仪谋死&,也是自取的&*,不足顾惜&&。倒是张汶祥^,我得设法使他认识了我,才好劝他离开这龌龊的地方?!钡毕滤锺颖愠隽搜哺г?&。</p>

    次日天色一黑^&,又隐形到马心仪上房里来^*。见这房里只有马心仪的一个姨太太坐着&,和一个小丫头说话,柳氏姊妹与马心仪都不见踪影。孙癞子原是想探听马心仪对柳氏姊妹说些什么话,当即到各处房间里寻找了一会,连张、郑二人的睡房都找遍了没有*。仍回到上房,连刚才坐着和丫头谈话的那个姨太太也不见了。正要步出来,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丫环&,双手托着一碗菜向上房走来&&。孙癞子看了,心想:这房里并没摆设席面,怎么托着菜到这房里来呢?忙让过一边,看这丫环托到那里去^?料定这菜必是送给马心仪吃的。只见这丫环直走到床背后去了。跟上去看时,原来床帐背后有一个小门,丫环临时一手推开^,挨身进去了*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不等他回身关门,急跟着进去&。里面灯烛辉煌^^,仿佛白昼,直是和天宫一般,说不尽的繁华富丽^^。房中摆了一桌酒菜&*,一男三女,各据一方坐着,正是马心仪和柳氏姊妹&,还有一个女子^&,就是刚才坐在前房和丫头说话的那个姨太太。丫环送上托来的菜,即转身出去*,随手将门关了^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就听得柳无非问马心仪说:“他们是在四川做生意的人^。你那时在四川做知府,充其量也不过降尊和他们来往来往^,何至于与他们结拜为兄弟呢?我这个二爷倒也罢了*&,可以说是个读书有学问的人,将来的前程不可限量,与他结拜还勉强说得过去^。至于三爷四爷,都是粗人*,你那时怎么看中了他们两个^,会想到与他拜起把来呢*?你又不是结拜以后才发达的^,这道理实在教我想不透&*?!甭硇囊切Φ溃骸澳阒还茏肺收馐掠惺裁从媚??我不是早已对你姊妹说过了吗?二爷和他们两个原是多年结拜过的,并且终年在一块合伙做生意,没有离开过。我是后来因和二爷结拜了,不能说他两个是粗人便瞧不起^,所以四个人又重行结拜,并没有别的想不透的道理&*。你这下明白了么^?我们谈旁的快活话罢&,这类不相干的事&,只管谈论他做什么呢&?”柳无非摇头道:</p>

    “你说不相干的事&,我倒觉得是很要紧的事。我还要问你:你既不存瞧不起三爷四爷的心*,与他们结拜了*,却为什么又怕外人知道,不许他们当着人称你大哥呢*?”马心仪道:“你这也不明白吗?我的胸襟不同*,自然可以不存瞧他们不起的念头,只是官场中的人*。几个和我同一般胸襟的^&。</p>

    并且我要避嫌疑,也只好教他们不当着人称呼我大哥。你安着什么心眼*,一次又一次的是这般根究,难道做官的人朝廷订了律不许与不做官的人拜把吗?”柳无非见马心仪面上带着不大高兴的样子,连忙笑着摇着头道:“不是这般说法,我并没有安着别的心眼,不过我听你说的话,与你二爷说的,有些牛头不对马嘴^^,使我不由得不细细的追问&?&!甭硇囊俏实溃骸八盗诵┦裁椿?,与我说的牛头不对马嘴?”柳无非道:“他在船上初次见我的时候^,他说他是做生意的人&,平日于官场中不甚留意。又说从甲寅年出四川**^,在新疆甘肃一带盘桓^&,直到前年才回四川去&。前年你不是已到了山东吗?据我椎想*,你们结拜,必有缘故&。决不是你因为二爷的才学好^,就降尊和他们结拜&。我姊妹承你宠爱,这种恩情**,我姊妹粉身碎骨也难报万一*。你非不知道我姊妹当日在船上与二爷三爷成亲,是出于不得已。你难道还疑心我姊妹尚未忘情于他两人,将你说给我们听的话&*,去对他们说吗?何以不肯把实话告诉我呢^?”马心仪道:“这倒不用你表白^,我已知道你姊妹对我的心*。不过我觉得毋须向你姊妹说这些不要紧的话?!绷薹堑溃骸安蝗?&,我姊妹既承你宠爱,就巴不得长久能在你左右^。我看三爷是一勇之夫,心粗气浮,容易对付。二爷便不然,为人心思极细,主意又多。我们的事^,日子长了&,难保不有破绽给他看出。我逆料他这种人,看出了我们什么破绽,是决不动声色的。倘若他借故向你告辞,要带着我往别处去。只一离开了山东,便将我姊妹置之死地^^。到那时我姊妹有什么法自全性命呢?”</p>

    马心仪沉吟了一会道:“你我在上房里干的事^&,内外都是我的心腹人,有谁敢去说给他们听?</p>

    没人去向他们说&,那怕老二的心思再细,试问他从那里看出破绽来&^?并且这种暖味的事,除了自己亲眼看见*,旁人说的^&,谁也不能当作实相。你想想^,我们在上房里,岂有他从外面进来,我们尚不知道的&?丫头老妈子坐在院子里是干什么事的*,大家都不拦阻他,也不跑上来通报^,让他撞到这里来捉奸吗&?于今且退一步说&&,即算老二的心思灵巧,眼睛厉害*,对你我起了疑心,想把你姊妹骗出去处死,我就肯放你姊妹就走吗?你安心罢&,不要自己疑心生暗鬼,这也怕那也怕&?!?lt;/p>

    柳无非道:“你何不替他两人弄点儿差使*^,打发他们离开这里,免得终日在眼前讨厌&?我在你跟前很快活的,一出去见了他,心里就不自在了。待不理他罢,又怕他疑心。每夜要勉强敷衍他一阵^*,实在没趣极了。妹妹倒好^&,三爷对她从来不亲热^,她对三爷也是冷冰冰的,时常一夜都不开口^,所以我说他容易对付^&,只苦了我一个人&!甭硇囊堑懔说阃返溃骸澳愕囊馑嘉颐靼琢?。不要性急,我不管你姊妹便罢,既爱你姊妹^,老二老三又本是来求我提拔的*,我总尽力替他两人谋外放便了*,我明的提拔他两人,暗中就是提拔你姊妹。你不知道我心里踌躇,自有踌躇的道理?!?lt;/p>

    柳无非道:“你明白了我什么意思?你以为我是替丈夫求差事吗&&?我那里是这种心思。只要使他不在跟前,我心里就安然了&。难怪你不肯把你们结拜的原因说给我听*,原来这时候还在疑心我是替他们求差事。我姊妹的一片心,真是白用在你身上了^?!彼凳?,眼眶儿红了*。柳无仪插嘴说道:</p>

    “我留神看二爷三爷说话^^,一说到在四川时候的事情,两人言词都一般的闪烁*,连忙拿旁的话岔开*,并且都似乎不愿意提自己身家的事*。我虽说生得丑陋,然也是千金之体*,实不承望嫁这们一个粗人。姐姐只说我的容易对付^,却不知道我夜间和他在一床睡着&&,简直比见阎王还难受?!?lt;/p>

    柳无非道:“我正为他两人都不愿意提自己身家的话^,才想追问拜把的原因?!甭硇囊堑溃?lt;/p>

    “你们定要问我和他们拜把的原因&,我就说给你们听,也没有什么妨碍^*。你姊妹拿着去对外人说的事,我是料定不会有的^*。不过恐怕你姊妹听了之后*,在我兄弟面前露出他生疑的神色来。你知道二爷的心思是极细的*,这不是当耍的事&?^!绷薹堑溃骸拔益⒚糜植皇遣恢嶂氐男『?,这是何等重大的事,岂敢随便露出什么神色?”马心仪道:“只要你姊妹知道轻重&,我便说给你听也使得^^?^&!苯幼啪徒谒拇ń岚莸那樾?^,大概说了一偏。柳无非变了颜色^,问道:“这姓张的,就是最凶悍有名的张汶祥么?”马心仪道:“怎么不是^^?声名虽极凶悍,为人却并不甚凶悍?&!?lt;/p>

    马心仪还在说话*,柳氏姊妹都掩面哭起来了^^。马心仪看了柳氏姊妹发怔,半晌才道:“哦,我一时不曾想到,原来你姊妹和他们还有大仇呢^。但是此刻也用不着如此痛哭。当你们初到山东来的时候,我听了你们成亲的事,便知道不妥,这也是老二的糊涂,雪里面岂是埋尸的?!绷薹且幻婵叛劾?,说道:“可怜我父亲当日在绵州死得好惨啊&。我只道我姊妹是永远没有报仇的时候了,谁知腆颜做仇人的老婆,做了这么久&。这也是先父在天之灵,保佑我才有今日?!彼底?,弯腰向马心仪下拜^&。柳无仪也跟着拜下去。马心仪一手搀起一个,说道:“我其所以屡次不肯对你姊妹说出他们的身世来&,就是为你姊妹和他们有这大仇恨^,恐怕你们知道了忍耐不住*,郑时聪明,必能料到是我说给你们听的^&。那时打草惊蛇,他们一走&,就反而留下一条祸根。你姊妹向我叩头的意思*,我知道。不要着虑,让我思量出一个妥当的法子。一则为你姊妹报仇,二则为我自己除去后患^。你妹妹只须依遵我的话,万不可在他们面前露出使他们可疑的神色&,要紧,要紧!”</p>

    柳无非道:“倒是心里明白了&,情愿故意做出和他亲近的样子来&,好把他稳住?!闭飧鲆烫谂员咛秸饫?,才问是什么大仇恨^*?柳无非只得将他父亲柳儒卿^,在绵州被张汶祥那股枭匪杀死的事*,简单说了一番。马心仪笑道:“我若是命短的,不也是和你父亲一样的殉难了吗?”说至此&,那丫环又推门送菜进来了。马心仪笑道:“今夜为说这些事&,把好时光糟踏了^。不但没有得着快活^^,反弄得一把眼泪&,一把鼻涕,等回到西花厅&,不使他们看了怀疑吗?我与你姊妹定一个约:我从此心里决不忘掉你姊妹报仇一事,不过从此不许你姊妹再向我提刚才说的这些事了*,我们来饮酒作乐罢,不要辜负了好时光&&?!彼锺又酪衙挥锌商幕傲?^,不趁这时开了房门在丫环之前走出去*,说不定以下有不堪入目的事做出^*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出了密室,心想:郑时原来是这般一个混蛋^。马心仪不替柳氏姊妹报仇,将他处死&,我也不能让他活在世上。一面是这般思想&&,一面走出上房的院子**,见院门已经关闭了*,只得打算从房顶上步出去**。才纵身上了房檐。忽眼看见那密室的房顶上&,好象有一个人的黑影子伏着,不觉吃了一惊。暗想:这黑影是张汶祥吗&?大约他已疑心柳氏姊妹与马心仪有苟且了**,所以到这房顶上来偷听。只是他们在密室里细谈^,你在这房顶上如何能听得着呢*?我既在此地遇着他,何妨上去跟他开个玩笑&,看他的胆力武艺何如*。想罢^,即飞身到了那边房顶*。孙癞子是由修道得来的神通,与寻常人由锻炼得来的武艺不同。飞身过去,不但没有声息^,因使用了隐形法,并没有人影。尽管有绝大本领的夜行人,也听不出声,看不出形^。孙癞子知道张汶祥不过是武艺高强*,并不曾修过道,以为自己飞过去^,张汶祥是决不会知道的&,大着胆量朝那黑影走去^,谁知还没有近身^,那黑影已一闪没看见了。孙癞子暗自吃惊道:“倒看不出张汶祥的本领不小,竟能知道有我到了他背后。只是他这一闪又跑到那里去了呢&?”正举眼侍向四面寻觅*,陡见一道白光从左边房顶上飞来^。孙癞子看了*,笑道:“原来不是张汶祥??!想不到在这里遇着同道的人了。我不能就这们出头露面,且和他较量较量&*,再去与他会面,看他是谁^,为什么也在这房顶上伏着?随即也放出剑光来&。刚与那白光一交接,那白光即时掣转去了^。孙癞子笑道:”怎么呢?难道不能见人吗^?既是同道,何妨玩玩*?!罢胂蜃蟊叻可献饭?,忽见那人已飞过来了&&,望着孙癞子拱手*,说道:”请问老丈尊姓大名&?到此有何贵干^?“孙癞子忙收了隐形术*^。不知来的是谁*?且待一百零四回再说*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^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*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*^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