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四回 报兄仇深宵惊鬼影 奉师命彻夜护淫魔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零四回 报兄仇深宵惊鬼影 奉师命彻夜护淫魔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孙癞子见那人拱手问话&^,忙收了隐形术&,看那人的年龄很轻^。虽在黑暗之中&,因孙癞子修成了一双神光满足的眼睛*,能于黑夜中辨别五色,所以看得出那人年龄不过二十来岁。生得骨秀神清&,唇红齿白,真算得是一个飘逸少年*。心里不觉非常欣羡的说道:“自家人不妨实说*。我是浏阳孙耀庭,此番因受了朋友的托付,来此救护一个人*。请问你贵姓台甫?为何在此时暗伏在这密室之上*?”少年听了,也十分高兴似的*,说道:“学生姓赵,名承规,湖北襄阳人^,此来也是奉了师傅之命,在暗中?*;ひ桓鋈?。请问老丈要救护的是那个&?”孙癞子心想:这后生难道是来?^;ぶJ钡拿?&?遂答道:“此时更深人静,我们在这屋顶上说话多有不便^。我很想问你的话&^,不知你愿不愿意和我离开这里再说&*?”赵承规略不思索的说道:“好极了^&?^?蠢险梢ツ抢?^,就去那里便了*^?!彼锺铀煲猿泄胬肓搜哺Р吭?。</p>

    到僻静处*,即停步问道:“尊师是那个**?教你到这里在暗中?;に??不妨说给我听么&^*?”</p>

    赵承规道:“敝老师就是沈栖霞师傅&*,大约也是老丈知道的*。他老人家在静坐的时候,知道有人将要谋害马巡抚。马巡抚的母亲曾与他老人家有一段布施的因缘*&,所以打发我来山东在暗中?*;?。</p>

    老丈这番受朋友之托前来救护的*,也就是马巡抚么&?”孙癞子摇头笑道:“我要救护的虽不是马巡抚&,然有我在这里&^,也能使马巡抚不被人谋害^。尊师曾对你说明将要谋害马巡抚是谁么?”赵承规道:“他老人家虽不曾明言^,但我已来此五六日*^*,每日在暗中细看马巡抚的举动^^,只他将来难免不死于妇人之手&^。若是死于妇人之手*,就有十个我在暗中?;?&*,也是无用的**?&!彼锺拥溃?lt;/p>

    “果是死于妇人之手*,倒不与谋害相干*。我料尊师打发你来在暗中?*;ぢ硌哺?&,不过为尽往日与马巡抚母亲一点私情*。实在象巡抚这种人形兽行的东西,岂是尊师所愿意?^*;さ??你自到山东以后^,每夜是这们伏在房顶上?;に?&?”</p>

    赵承规道:“因为不知道要害马巡抚的是谁**,又不能亲见马巡抚向他说明。在他跟前?;?,只好随时在房上地下梭巡几遍^。若是有武艺的人夜间前来行刺*,那是可以对付得了的*。如果是同道中人有人要刺马巡抚^,我想我师傅也不至打发我来?;?!彼锺有Φ溃骸澳闼氲牟淮?。将来要谋害马巡抚的人,我倒知道**。你也想见见那人么&?”赵承规喜道:“怎么不想见见呢?于今那人在什么地方^*,老丈能引我去见他么^&?”孙癞子道:“见是很容易的,但是你见面不能和他说话&^?^!闭猿泄娴溃骸拔裁醇嗣娌荒芩祷澳??”孙癞子笑道:“这其间道理很难说&。我们修道的人做事*,也只能尽人事而听天命。若是凡事揭开来说&,这种逆天之罪是很重的*^。即如尊师打发你来?&;ぢ硌哺?,何以不教你和马巡抚见面,说明来意^&,使马巡抚好自己加意防范呢*?其所以只教你在暗中?^;?&,就是所谓天机不可泄漏&?&!闭猿泄娴阃?&,问道:“那人姓什么,叫什么名字^,也不能给我知道么*?”孙癞子道:“不是不能给你知道&,也不是你知道了便有什么妨碍,因为你此时不必知道*。你后天在城外某处等候&,我自设法引那人到城外来^,你只见见面认明白他的身材面貌*,免得将来弄出乱子^&?*!闭猿泄嬷啦豢纤档幕?&,就是追问也是不肯说的,便告别要走。孙癞子道:“且慢&&。你此刻住在什么地方,告我知道。到要紧的时候*,我好来找你*^?!闭猿泄娴溃?lt;/p>

    “我有个亲戚在城外开豆腐店^*^,我就寄居在他店里*^^?*!钡毕孪杆盗四嵌垢甑牡刂穅,即作别去了^。</p>

    孙癞子也就回关帝庙歇宿^^,心中计算&^,要如何才能将张汶祥引出城与赵承规会面^?想来想去^,就想出第十八回书中所写引诱的方法来*。孙癞子的来历,既经叙述明白*&&。于今却要接着第九十一回书*,继续写张汶祥刺马心仪了。</p>

    且说张汶祥在树林中问明了孙癞子的来历*&,忙起身向孙癞子一躬到地^,说道:“难得你老人家不远千里前来救我*,这恩德只好来生变犬马以图报答。因我与郑时拜盟在十年前*,誓同生死*&。</p>

    今日他既死于马心仪这淫贼之手^,我是决不与马心仪两立的,我也知道马贼身为封疆大臣&,要杀他不是容易的事^,非拼着把自己的性命不要,是不能取他性命的?!彼锺拥溃骸罢馐赂刹坏胇*。</p>

    你是一个豪杰之士,难道说郑时是不该死的吗^&?我受了你师傅之托到这里来&,是为要劝你趁这时候去红莲寺出家^。以前的事,一切不放在心上。象马心仪这种恶人^,到时他自有恶报&。你此刻要图报仇&,休说做不到*,便做得到也不值得?^*!闭陪胂檎档溃骸澳憷先思液臀沂Ω档暮靡?&,我既是一个人*,岂不知道感激。郑时的行为^,我也知道是有些不正当的,不过不应该死在马心仪手里&,马心仪更不应该是这们骗杀^。我此心已决&,非报了这仇恨^,誓不为人,值得不值得我不管*&?!?lt;/p>

    孙癞子见张汶祥一腔义愤之气现于词色^*,也不由得心中钦佩^,连连点头说道:“大丈夫交友处世^,本应如此*^。但是我劝你趁此时回红莲寺去&*,一则是因受你师傅的托*,不得不这们说&^。二则因知道马心仪此时死期未到,有本领比你高强十倍的人&,在暗中?;に?*。仇报不了^,反把性命送掉的事&,不是聪明人干的?&!闭陪胂樘?*,似乎不耐烦的样子,将那包袱提在手中*^,说道:“官做到督抚*,暗中自有大本领人?*;?&*。要等到他没人?;?,除非是他死了。我既肯拼着不要自己性命,那怕马心仪本人的本领比我高强十倍,我也不能因此惧他&&,便不图报复^,于今郑大哥惨死鸿兴栈,还没人去收尸埋葬*。我包袱里尚有一百几十两银子&,且去打点他的后事再说*&?*!彼锺用σ∈肿枥梗?lt;/p>

    “去不得,去不得!去就白送一条性命&,你知道此刻正关了城门捉拿你么?你不相信^,我不妨带你去瞧瞧^^!闭陪胂槿滩蛔×骼?&,说道:“我不去装殓郑大哥的尸首,听凭街坊人的草草扛到义冢山去掩埋^,我心里怎么过得去呢^?”孙癞子道:“这事你不用着急,我倒可代劳。只是你万分不能在此地停留&,就是要存心报复,也得从容等马心仪的防范疏了^,方能下手&?&!?lt;/p>

    张汶祥心想,孙癞子受了我师傅之托,前来劝我回红莲寺*,自是不主张我去行险。大丈夫做事&*,既不求他帮助&,何必和他多说,口里答应他便了,免得噜噜唣唣的说得我心思纷乱,当下即对孙癞子说:“你老人家能代我去安葬郑大哥^&,我非常感激^。这里有几十两银子&*,你老人家拿去办衣裳棺木。这里还有几件衣服,原是买来给郑大哥穿的^*^,谁知却是买来给他装死的&?!彼凳苯种邪ご蚩?&,取出了几件衣服和银两^,交给孙癞子道:“此时城里正在捉拿我,我决不前去送死。不过我自己还有一点私事不曾做了,不能即刻离开山东。你老人家安葬了我郑大哥之后*,请先回浏阳去,我随后就来^^?!彼锺用髦陪胂楸ǔ鹬钜丫?*,这是随口敷衍的话。也不好再往下说&^*,收了衣服银两做一包系在腰间。张汶祥对孙癞子行了个礼,一面揩着眼泪^,一面提着包袱走了&&。孙癞子并不问他去那里^,也提了酒葫芦旱烟管^,回身走进城来。</p>

    此时马心仪真个下令满城搜索张汶祥^,所有的城门都有人把守了^。孙癞子先到棺木店里买了一具棺木*&,叫人抬到鸿兴栈来,看郑时的尸首&,还躺在鲜血之中。街坊上人正在聚议&,如何凑钱买棺安葬**。见有人抬着棺木来了大家都落得省钱省事,孙癞子刚教人将郑时的尸首移进棺内*,只见前面又有人抬着一具棺木来了,棺后还跟着一个骑马的大汉。原来是施星标顾念四川结拜之情*,跪求马心仪恩准收尸安葬*,所以亲自前来装殓&&。孙癞子见了*&,喜道:“既有他这个出头露面的把兄弟来了&^,安葬的事,我可以不管了*?&!币膊挥胧┬潜昙嫠祷?^,一掣身就从人丛中走了&。施星标查问是谁买来的棺木&,无人知道^&,他倒疑心是柳氏姊妹于心不忍^,暗自花钱买人出来的。</p>

    马心仪既杀了郑时,吓走了张汶祥**,很得意的将柳无非收做七姨太太,柳无仪做八姨太太^。</p>

    心里虽也想到了怕张汶祥寻仇报复&&,但是觉得张汶祥不过匹夫之勇,自己有这们高的地位,轻易不出衙门*。就是出外*,也有无穷的人盺*;?*,决不是一人匹夫之勇所能报复的*。只亲自挑选了几十名亲兵,夜间轮流在上房的前后院把守*,便安然不放在心上了^^,对施星标说是因四川总督的公文来了&,不能不将郑时就地正法。杀了郑时一人&,才可以保得住施星标的性命^*。不然,是免不了受牵连的。施星标信以为实,反感激马心仪是存心开脱他的死罪,益发小心谨慎的在马心仪跟前当差^。</p>

    且说张汶祥别了孙癞子之后^,打听得马心仪捉拿他的风声已经平息了*^,才敢偷进城里住着*,心里想道:“我若要等到马心仪出来的时候*,才上前行刺,是很难得有机会的&&。我在他衙门里住了这么久,一次也不曾见他出过衙门*。他既知道有我在外,自然更不敢出来&。我要报仇&,就只有黑夜到他衙门里去&,连同柳氏两个淫妇一并杀了&^。我不信他衙门里有能拿住我的人*&?&!敝饕庖讯╚&,就在这夜二更过后*,独自结束停当*,带了利刃,从屋瓦上翻越到巡抚部院来&。</p>

    张汶祥虽是武艺不错,平日穿房越脊,确能如履平地,无奈巡抚部院,究是武卫森严之地,不比寻常房屋*。伏在房檐边偷看上房的前后院子里&,都有亲兵擎刀立着&,上房门窗紧闭^。暗想:</p>

    淫贼有六个小老婆&,夜间不知道他睡在那个小老婆房里*,我如何好下手去杀他呢?眉头一皱*,忽转念头道:“有了&,我身边带了火种,何不去大堂放起火来^?那淫贼听得大堂失火,料他不能躲着不出来*&^,大家忙着救火之际^,我还怕不好下手吗*?”想到这里,即起身提脚,打算翻到大堂上去??墒切睦镒懿幻庥行┡略鹤永锏那妆醇?&,心里一有顾虑*,脚就不似平时的自如了。一脚踏在瓦上^,哗喳一声响&,吓得连忙蹲下身躯不动*,侧耳听院子里的兵有没有动静*?还好*,大家都好象不曾注意^。刚待重新立起来^,仿佛觉得眼前有一条黑影闪过去,比旋风还快,心里大吃一惊&,赶紧抬头张望&,这时虽无月色,然星光很亮^,数十步以内的人影&&,在夜行惯家的眼中^^,是能看得清晰的^。只是举眼四望^,并不见有人影^。暗自诧异道:“什么人有这们快的身法*?就是飞鸟和闪电^,也快不过我两只眼睛,怎么一闪便不见了呢^&?咦,难道是大哥的阴灵*&,知道此刻来这里报仇^,特地前来帮助我么&^?”张汶祥正在如此猜想*,猛觉身后有什么东西擦得瓦响&。急回头看时*^,只见一个人立在檐边*,双手举起一件黑东西,向院子里打去。接着便听得哗喳喳地瓦响*,原来打下去的是一大叠屋瓦&。那瓦一打到院子里&,底下亲兵登时惊吼起来^&。张汶祥还没看明白檐边的人是何形象,一霎眼便没看见了。逆料既是这们惊动了防守的人^*,今夜是行刺不成了。那里再敢停留&^,也顾不得脚下瓦响^^,一口气逃出了巡抚部院^*,躲在一处民家的楼房上,偷看巡抚部院。一时灯笼火把照耀得满衙门都红了*,但不见有一个能上高的人*。在底下惊扰了好一会&&,才有人用梯子缘上房檐*,举火把四外寻觅。张汶祥暗骂这班不中用的东西,真活见鬼^。等你们此时缘上梯子来还寻觅得着的,也到你巡抚部院来行刺吗^?偷看到四更以后^,灯笼火把还没有完全熄灭*。只得垂头丧气回到住处歇息^&。</p>

    次日*,就听得有人传说:昨夜抚台衙门里闹了一夜*,瓦在屋上好好的会一大叠的打到上房院子里来*&,把一个亲兵的头都打破了。马抚台发了怒,每一个亲兵打了几十军棍^^,因那些亲兵说瓦是鬼打下来的。马抚台大约是一个不信鬼的人^,怪那些亲兵不该造谣言。并吩咐^,以后如果有人敢再说有鬼的话*,定要重办。张汶祥听了这些话&*,心里也疑惑那打瓦的^&,不知究竟是人还是鬼?</p>

    待说是人罢&*,影子不能是那们一闪就不看见了,即算孙癞子有那们快的身法,而看那影子的大小神情&^,绝不与孙癞子相似&。若说是另有大本领的人帮助我吧&^?便不应该吓我&,并打草惊蛇使他们有了防备。帮助马心仪的吧?就应该将我拿住^*,不至倒用瓦打伤马心仪的亲兵&。待说是大哥的阴灵罢^?姑无论那影子不像大哥&,并且世间那有这门活现的鬼呢^。张汶祥心里这般疑惑,却不因此减退报仇之念^。第二夜又从房上到了衙门里,一看院子里把守的亲兵更多了。就拼着不要性命&,也没有法子能报这仇**。一连几夜^^,简直不能下手。</p>

    忽然想起鲁平家里的老头慧海来。记得那日慧海曾说过**,如果有为难的时候&,前去找他。我于今仇不能报&^&,白天又不敢多出外行走*,恐怕被人认识,何不去找他谈谈,他是有能耐的^*,年纪老,见识也多些,或者他能帮助我也难说。便是他不肯出力帮助,我看他是一个很正气的老头,量不至反帮着淫贼与我为对&。这日一早&,张汶祥就出城到鲁平家来^*。门外草场上^,正有几个很壮健的汉子,练拳的练拳*,练棒的练棒*,一个个面上都现出十分畅快的样子*。张汶祥看了*,不觉心头羡慕道:“还是安分的良民得真安乐,他们心中无所畏惧,无所忧虑,每日不练把势,就下田做工。不下田做工就练把势,吃得饱&,睡得足^,何等逍遥自在^*。我当日在四川&^,何尝不可以学他们这们快乐一生。偏要自恃武勇^,不肯安分做农夫^,情愿倾家荡产,结交一般盐枭,受他们的推戴做头目*。自做了盐枭头目以后^^*,便不曾有一时半刻象这样的安闲。弄到而今*,一身没有着落还在其次,就是这颗心一想到大哥惨死^,登时比油煎刀扎还难受*^。细想起来,乃是自寻苦恼。枉自练好了一身武艺&&,那里及得他们这般享受*^?”张汶祥如此思量着*,不由得停步望着练拳的出神。</p>

    练拳棒的见有人目不转睛的看他们^,也都停了拳棒不练,拿眼睛来打量张汶祥。张汶祥知道初练拳棒的人^,最是技痒。如果看的人不留神,露出了轻视的神色和言语,是一定要被责问的*,甚至还要较量较量。当时见这几个汉子停了拳棒不练^,就提防他们是技痒,要兴问罪之师了^,不待他们开口,急忙拱手陪笑道:“我是特从省里来拜访慧海老师傅的*。随便请那位大哥进去通报一声&&?!被购?,那几个汉子听说是拜访慧海师傅的&,立时都把寻是非逞身手的念头打断了^。其中有一个练拳的走过来,打量了张汶祥两眼*,问道:“你前次不是曾到我家来过的吗&^?”张汶祥连连点头应是。这人向前走着道:“请随我来^&?!闭陪胂楦抛呓按巫哪羌淇头坷?&,这人自到里面通报去了。</p>

    不一会,只见慧海笑容满面的支着拐杖出来*,很亲热的说道:“张大哥辛苦了&,怎的这们早&&?”张汶祥一面迎上去行札&,一面暗地诧异&。记得前次在这里随口答应姓王,并没说出真姓&,何以他会知道我姓张*,称呼我张大哥呢?慧海答礼^,让坐&,说道:“我一向很担心张大哥在省里不大方便^,几次打算到省里去接张大哥到这里住些时,一来因多了儿岁年纪,真是老朽了不堪劳动*。二来也恐怕张大哥多心,弄巧成拙&。张大哥不知道我是谁*,我却是知道张大哥的*^。不但知道*,说起来还很有些瓜葛呢^!闭陪胂楹懿话菜频耐呕酆?,不知追究竟有什么瓜葛?慧海继续道:</p>

    “尊师不是无垢和尚吗*?”张汶祥连忙应是?;酆5溃骸澳阒牢薰负蜕械乃准倚帐裁?^?原来叫什么名字么*?”张汶祥面上好象透着惭愧的神气&^,说道:“不知道&^。我当日也曾问过他老人家&^,无奈他老人家硬不肯说*。我因出家人多有不肯拿在俗时的姓名告人的&&,大半由于出家是不得已的事^。一提起俗家姓名&,就不免触动多少感慨^^,也有说出真姓名告人&&,并没有什么妨碍的&&。所以我不敢根究我师傅的姓名*?&!被酆5阃返溃骸澳闶Ω等裟谜嫘彰嫒?,并没有什么妨碍&&^,也没有什么感慨可触动^。不过你师傅生成要强不表示弱的性格^,与别人不同,说起来只是一桩笑话*。你既不知道你师傅的姓名*,他的身家履历,不待说是更不得而知了*^?!苯幼?&,将田广胜&、周发廷*&、雪山和尚三人同学剑术*,及田义周在仙人溪与朱镇岳交手受伤&,朱镇岳入赘田家,田义周忿而出走的</p>

    话说了一遍道:“你师傅就是这个赌气跑出来的田义周^。从那次跑出来&,至今不但不曾回过家&*,并一字的音信也没有通过*。朱、田两家的人,到处都寻访了一阵,访不出下落&,只得罢了。几十年来&。大家心里以为他己不在人世了。直到近来孙耀廷到了山东*&,因他是在峨嵋山学道的人&,曾在毕祖师处见过师傅,向我说起来我才知道?&!闭陪胂槲实溃骸八镆⒗险?&,你老人家认识吗?”</p>

    慧海道:“都是说起来才认识的^。我的话还没有说了^*,我不是刚才对你说*,与你还有些瓜葛的吗?有些什么瓜葛呢?我与你师傅是同门的弟兄,你还有一个师伯名孝周*,因带兵与发逆交战&*,在广西阵亡了*,只是尸首不知下落,你师田广胜派我们几个徒弟寻尸&,并吩咐我们道:‘谁寻着了孝周的尸首回来&^,便招谁做女婿&?!晃鹤抽嗄切∽友白帕?*&,他就做了田家的女婿,和你师祖是一家人了。你师祖原有两个女儿,魏壮猷配了个小的^。我那时少年意气^,想做你师祖的小女婿。你师祖不肯**,我也就赌气离开田家了**^。这都是少年时候的荒谬举动&,过了些时回想起来^,委实有些觉得对不起人*。二十年前遇着雪门师伯,他劝我出家,我因此听依了佛法*,赐名慧海**。</p>

    雪门师伯原是要我披剃的**,我一想我本是个无家的人^,若一披剃认真做了和尚&,在某寺某院当起住持来,无家反变成有家了&。我一生是东飘西荡&,随遇而安^,没有一定住处的*。既当了某寺某院的住持&^,就不能再和从前一样东飘西荡^,随遇而安&。那们一来*,是出家反变成在家了&。三来修行重在守成^,落发不落发^,完全不与修行相干*。我不落发,没有拘束,一落发就拘束得寸步难移了*^。</p>

    所以我就做了现在这个不落发的和尚?!?lt;/p>

    张汶祥听到这里^&,从容立起身,恭恭敬敬的对慧海叩头道:“原来是师伯。你老人家不说出来,小侄怎得知道?”慧海伸手搀起张汶祥道:“你前次到这里来的时候&,我眼里虽已看出你是一个会武艺有侠气的人*^,然尚不知道就是田义周的徒弟^。你走后,孙耀廷就到这里来了。我才知道赵承规也是孙耀廷约了到这里来的&^^,你那日不是曾在这里与赵承规会过面的吗&&?”张汶祥应是*,问道:“师伯的真姓名,不能说给小侄听么?”慧海笑道:“有何不可^*。只是我二十年不用这真姓名了^,说出来除了几个少年时在一块儿的朋友&^,谁也不知道这姓名是何等人。我俗姓史&,名卜存,原籍直隶广平人^。你这回受的委屈,我完全知道&。孙耀廷因为你不听他劝的话*,赌气回浏阳去了&^*,打算教你师傅亲自来山东劝你。赵承规也因为你不听孙耀廷的劝,执意要在这时候报仇。</p>

    他是奉了他师傅沈栖霞的命&,特来?;ぢ砀ǖ娜?^*。假使你的仇报成了,他便不能回襄阳见他师傅*,因此只得每夜时刻不离的在巡抚部院?^;??!闭陪胂樘?&,心里才明白那夜打瓦的是赵承规*。</p>

    慧海又道:“孙耀廷为恐怕赵承规将你作寻常刺客看待*,在黑暗中遇着,使出他的飞剑来^^。你虽武艺不错&,然完全是血肉之躯,怎能抵敌道家的宝物**?费了多少心思^,方将你引到这里与赵承规会面,只是那时的杀机还未动*&。日后的事,孙耀廷虽有预知的道行,全不敢事先揭穿*,恐遭天谴。</p>

    这番的事**,孙耀廷实在是煞费苦心*。若没有他^,你的性命就不送在鸿兴客栈&,也早已送在巡抚部院的房檐上了^。难得你今日忽然想到了我身上,巴巴的跑到这里来。我就看在无垢和尚分上,也得劝劝你&。孙耀廷说,郑时这种又热中利禄又好色无品行的人,本是应该杀的&。马心仪便不杀,他也要杀死的&*。这算不了什么仇恨^,你犯不着拼性命去图报复&。他这话虽也是正理&&,但我却不以为然&。我辈为人&&,讲的是意气,重的是情义*。这人行为不正^,我看出来了^^,早就不应与他结交。</p>

    结交之后才看出来,就应该苦口劝戒^。劝戒不听&,只好说明绝交&。既绝交以后**,他的存亡荣辱,我便可以不过问了。至于你和郑时&^,我听说十多年来比亲兄弟还要亲热&。同荣辱&,共生死^,不是一两次,那就不是寻常结交朋友的可比。朋友尚且须到明示绝交之后,方可视同路人,你和郑时还正在共患难的时候,他忽被人惨杀了,而杀他的人^^,又是与你也有仇恨的马心仪。我知道你不报这仇**,是决不肯善罢甘休的&?*!?lt;/p>

    张汶祥听到这里,已止不住泪如雨落&,立起身看了看门外^?^*;酆5溃骸罢獾胤饺羰怯胁荒芩祷暗?*,我如何敢对你说这许多话呢?”张汶祥见门外果然寂静无人^,便说道:“我情愿与郑大哥一同死在那淫贼手里&,淫贼能杀死我便罢了,没有人再出头替我和郑大哥报仇。若他不能把我杀死&,我留着性命在世一日*,是要努力报一日仇的*^。那怕那淫贼福再大^,不等到我的刀刺进他胸膛,他先自病死了^*,我也得翻出他尸骨来&,戳他几个透明窟窿&,以泄我胸头之恨*。你老人家刚才说那淫贼与我也有仇恨*,这话我却不能不说明^*。我对那淫贼^,除了为他惨杀我郑大哥而外,丝毫仇恨也没有。你老人家以为他奸占了我的老婆&,我是应该恨他的*。这事不仅你老人家是这般想,大概除了我已死郑大哥*^,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我的心事。那淫贼若不是这般骗杀我郑大哥,仅奸占了柳氏姊妹做小老婆&,郑大哥心里或者不免有些难过,然也不过一时。至于我心里,倒觉得非常庆幸*,非常安慰*&&。并不是我事后故意在师怕面前说这种矫情的话^&,实在当日郑大哥教我与柳氏成亲,就是迫不得已^,奉行故事一般的举动。自从搬进巡抚部院里住着^&,我心中觉得对柳氏时刻不安,亲近不得,疏远不得*&,正拿着不好怎生摆布。难得她肯与那淫贼苟且*&,就好象读书上遇着一个难题目,做不出文章、忽然有人替他代做了^,他岂不有欣喜的道理?”“慧海笑道:“我知道你这话并非矫情&。孙耀廷说他曾亲耳听得郑时在巡抚部院西花厅里&,劝你亲近柳无仪&&。孙耀廷就因听了你那番回答郑时的言语&,才知道你是一个好汉&*。若不听了你那言语,他虽是受了你师傅之托,然到山东后&^,因知道你和郑时娶柳氏姊妹的事*^,就很惊讶无垢和尚收了你这们一个徒弟?以为似这般好色的人^,受凶险是应该的*,值得数千里托人前来救护&。及知道你果是一个好汉了*&^,就只可惜你结交错了人。不过*&,于今这些话也都不必说了&*。我要劝你的话^,不是劝你不报仇*,是劝你不要性急。你应该知道‘君子报仇在三年’的那句老话^。孙耀廷也曾对你说过的:马心仪此时死期还没有到*,所以偏巧有沈栖霞师傅那般人物在暗中帮助他?^;に?^*。但是沈师傅也只不过略尽人事&^*,难道能在暗中?*;ぢ硇囊且簧皇缆?*?我劝你暂时回红莲寺去最好。等到有机可乘的时候&,再出来报仇&^。是易如反掌的事?!辈恢陪胂樘艘雷裼敕?^*?且待第一百零五回再说*^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^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&^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*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^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&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