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回 献绝技威震湘阴县 舞龙灯气死长沙人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零七回 献绝技威震湘阴县 舞龙灯气死长沙人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奇侠传做到一百零六回*,本打算就此完结^,非得有相当机会&&^^,决不再继续下去的&&。书中应交代不曾交代*&^,应照应不曾照应的所在^,原来还很多&&,何以不待一一交代清楚^,照应妥贴^&,就此马马虎虎的完结呢*?这其中的原因&,非在下亲口招供*,无论看官们如何会猜情度理&^^,必也猜度不出^。</p>

    究竟是什么原因?说起来好笑&。在下近年来**,拿着所做的小说^^,按字计数,卖了钱充生活费用&&&。</p>

    因此所做的东西*,不但不能和施耐庵**&&*、曹雪芹那些小说家一样*&,破费若干年的光阴^,删改若干次的草稿&*,方成一部完善的小说**。以带着营业性质的关系^&&,只图急于出货,连看第二遍的工夫也没有^。一面写&&,一面断句*^*,写完了一回或数页稿纸,即勿匆忙忙的拿去换钱&&,更不幸在于今的小说界*,薄有虚声^^。承各主顾特约撰述之长篇小说*&,同时竟有五六种之多。这一种做一回两回交去应用*&,又搁下来做那一种^,也不过一两回&,甚至三敷千宇就得送去。既经送去,非待印行之后&,不能见面&,家中又无底稿*^。每一部长篇小说中的人名&、地名^&,多至数百&,少也数十^,全凭记忆^,数千万字之后&,每苦容易含糊*&。所以一心打算马虎结束一两部,使脑筋得轻松一点儿担负&&。不料一百零六回刊出后,看官们责难的信纷至沓来&*,仿佛是勒逼在下非好好的再做下去不可^^。以在下这种营业性质的小说,居然能得看官们的肯眼^,在下虽被逼勒得有些着急*,然同时也觉得很荣幸^&。</p>

    因此重整精神^,拿一百零七回以下的奇侠传与诸位看官们相见*。</p>

    于今且说柳迟自火烧红莲寺之后&,虽以救卜巡抚有功&,不难谋得一官半职,只因他生性恬淡^,从小就悟到人生数十年*,无论什么功名富贵*,都是霎霎眼就过去了。惟有得道的人**,可以与天无极。加之得了吕宣良这种师傅,更不把功名富贵放在心目中,只一意在家侍奉父母,并努力吕宣良所传授他的道法&。柳家所住的地方***&,在第一集书中已经表明过的&&,在长沙东乡隐居山底下*。这隐居山本是长沙&、湘阴交界之处的一座大山&。斯时正是太平之世^,人民都得安居乐业^。每到新年*,士农工商各种职业的人,都及时行乐^。不过行乐的方法极简单*,除了各种赌博之外,就是元宵节的龙灯&,龙灯用黄色的布制成&^,布上画成鳞甲&。龙头龙尾用篾扎绢糊^^^^,形式与画的龙头龙尾无异^。</p>

    连头尾共分九节&&,每节内都可点灯***。由乡人中选择九个会舞龙灯并身强力壮的人**,分擎九节*。再用一个身手矫捷的人^,手舞一个斗大的红球&&,在龙头前面盘旋跳舞*,谓之龙戏珠^^,会舞的能舞出种种的花样来&。配以锣鼓灯彩,到乡镇各人家玩耍。所到之家^&,必燃放鞭炮迎接^。殷实些儿的人家,便安排酒菜款待*,也有送钱以代酒菜的。长^&、湘两县的风俗都是如此^。每年在这种娱乐中,所耗费的鞭炮酒菜的饯*,为数也不在少。这种龙灯&,并非私家制造的&&,乃由地方农人按地段所组成的乡社中&,提公款制成&^。每纵横效里之地*,必有一乡社&&,每乡社中必有一条龙灯。因为龙灯太多,竞争的事就跟着起来了*^。甲社的龙灯&&&,舞到了乙社,与乙社的龙灯相遇*,彼此便两不相让,择地竞舞起来^*^。甲舞一个花样^,乙也得照样舞一个*^,以越快越好。不能照样舞的^&^,或舞而不能灵捷好看的&,就算是输了*。舞这条龙的人^^,安分忠厚的居多*。输了就走,没有旁的举动。若是轻躁凶悍的人居多&,输了便不免恼羞成怒,动手相打起来。每午因舞龙而械斗而受伤的^,两县之中&&*,总有数人^^。舞龙的还容易练习成为好手,惟有舞球的,非平日练有一身武艺*^,会纵跳工夫的*&,不能讨好*。柳迟所住的地方,与湘阴交界。因县界的关系*,舞龙争胜的举动*,比甲社与乙社相争的更激烈&^。长沙这边因会武艺的多些&&^,每次竞舞起来^,湘阴方面舞红球的人^,多是被比输了的^。湘阴人怀恨于心,也非一日了。大家存心要物色一个有惊人本领的好汉来舞红球*&,务必胜过长沙人^*,方肯罢休。</p>

    这年十月间,湘阴县墟里忽来了一个卖武的山东人^*,自称为双流星赵五。这赵五所使的一对流星*,与寻常人所使的完全不同&。寻常流星最大的&,也不过茶杯粗细&,圆的居多^,八角的极少&。</p>

    赵五使的竞比莱碗还大^,并且是八角的&^。同时双手能使两个^。铁练有一丈多长&,比大指头还粗。</p>

    赵五初到湘阴县城里来&,一手托着这们个流星&*^,走向各店家讨钱?诔坡饭说?,短少了盘缠&*^,望大家帮助几文,好回山来去。说毕,就舞动两个流星.看的人只听得呼呼风响,无不害怕碰在流星上,送了性命^,情愿送钱给赵五&&,求赵五到别家去&^。若遇了鄙吝之家,不肯送钱的***,赵五便舞动双流星&,向街边石上打去&^,只打得火星四进^,石块粉碎。再不送钱给他&,就举流星向柜房里乱打,故意做出种种惊人的举动。有一个店家正在吃午饭的时候**,赵五到了店门外讨钱。这店里的人也不知道赵五的厉害&&,以为是平常走江湖卖艺的人*^,懒得理会&。各人都端着饭碗吃饭&,连正眼也不瞧赵五一下*。赶五说了求帮助路费回山东的话,又舞了几下流星^*。见吃饭的各自低头吃饭^,毫不理会&,赵五不由得气急起来,双手举起两个大流皇,向上座两人手中的饭碗打去^。真打的巧妙极了*&^,刚刚将两只饭碗打翻&*&,覆在桌上^,并不曾打破半点^,连碗中的饭都不曾散落地下*^。只吓得同桌的人都立起来,望着赵五发怔*。赵五早已收回了流星&,又待向座上的人打去^。店里的人方注意这一对斗大的握星&,惊的连忙摇手,喊道:“打不得,打不得!你不过是要讨饯,我们拿钱给你便了^*?*!闭晕逄苏饣?**,虽不再用流星对人打去^*^,但仍不住的舞出许多花样*&。只见那个流星忽上忽下,忽前忽后,忽远忽近^,舞得十分好看&。街上过路的人*,无不停步观看^。</p>

    凑巧这店里的老板,就是靠近长沙乡下的一个绅士&&^,平常因舞龙赛不过长沙人&,心中早巳恼恨*,多时蓄意要觅一个有惊人武艺的好汉*,来舞尤前的红球^。无奈到处留心物色^,总是遇不着当意的人**。这回看见赵五舞双流星^,不觉触动了新正拜龙的事^。暗想有这种舞流星的本领,若到乡下去舞龙珠,料长沙人决没有赶得上的。好在于今已是十月底了^*,不过一个月后就是新年,我何不与这人商量,留他在此过年**?明年正月初间我带他下乡去**&,教他当舞龙珠的人**,岂不可以报复历年的仇恨^*?想罢,即放下饭不吃了&^,迎上前&*&^,对赵五拱手,请问姓名&&。赵五见这老板温和有礼**^,忙收了流星&&,也拱手将姓氏说了*。偏巧这老板也姓赵*,听了喜笑道:“你我竟是本家!兄弟在这里开店多年*,江湖上卖艺糊口的人*,从此地来来往往的^,兄弟跟中所见的*,也不少了&,从来不曾见过有象老兄这般本领的,实在难得*^,实在令人钦佩&^。兄弟想委屈老兄到里面坐谈一台,不知老兄可肯赏光?”赵五想不到有人这般优待他^^,岂有拒绝之理^^?当即被赵老板邀进了里面客室^,分宾主坐定^^。赵老板开口问道:“老兄因何贵干到敝处来的&?”赵五道:“兄弟出门访友**,到处为家已有数年了&&,并没有什么谋干的事*?!闭岳习逵治实溃骸袄闲执蛩慊厣蕉曷?^?”赵五带笑,说道:“说一句老实不欺瞒本家的话**,我们在外求人帮助盘缠回家&,是照例的说法&,并非真个要归家短少了路费。兄弟特地来贵处访友&,尚不曾访着一个好汉&,暂时并不打算就回山东?!?lt;/p>

    赵老板问道:“不打算回山东,却打算到那里去呢?”赵五道:“这倒没有一定^。因为昨日方到湘阴县来**,若是在此地相安^,等到过了年再往别处去也说不定*?!闭岳习逑驳猛芽诙龅乃档溃?lt;/p>

    “能在此地过了年再去,是再好没有的了&?^!彼婕唇缂湫履晡枇?^*,与长沙人争胜的话*,及想请赵五舞龙珠的意思说了一遍。赵五听了,踌躇不肯答应**。赵老板猜他不肯答应的原因^,必是觉得于他自己没有利益^^&,遂接着说道:“我们乡下舞龙灯,所到的人家照例得送酒菜油烛钱。这笔款子总计起来*,也有二三百串^。平日得了这笔款子&&&,除却一切开销外**,余钱就存做公款,老兄若肯答应帮忙**,馀钱便送给老兄作酬劳之费^。不知老兄的意下何如&?”赵五这才开了笑颜,连说:</p>

    “银钱是小事&&,倒不在乎^,只是从现在到明年正月,还有一个多月。这一个多月的居处饮食&&,须烦本家照料&^*?!闭岳习迕λ担骸罢庾匀皇俏业氖??*!闭岳习寮群驼晕逅低琢?&*,便特地邀集乡间经理每年舞龙灯的人**,聚会讨论请赵五的事^^*&。一般人都因乎日受了长沙人的气*,没有一个不赞成赵老板的办法&&,并情愿在地方公款内提出些钱来*,供养赵五*。赵五的酒量最大^,湘阴人想他替一般人出气^,不惜卑词厚币,以求得赵五的欢心^&^*。赵五每饮辄醉*,醉后就舞流星^。赵五的年纪不过三十岁,酒之外并喜嫖窑子&,湘阴人也只得拿出钱来^*,给赵五充夜度资^。</p>

    喜得为时不久^,转眼就到了新年^^。赵老板带着赵五下乡^&,拿出平日舞的红球给赵五看。赵五看了,摇头道:“这东西舞起来有什么好看**&?不如索性用我的两个流星^*,用红绸包裹起来,舞时倒还好看^?!币话闳颂?&,更加欢喜^^,召集舞龙的人*&,练习了几日。有了这们一对特别的龙珠舞起来,果然分外精采&&。从十二日起*,赵五便手舞双流星*&&&,率着这条经过特别训练的龙灯出发^,向长沙地界舞去。长沙地方舞龙的人^,看了这种特别的龙珠,知道是有意请来图报复的。就是平日以善舞龙珠自豪的人,也自料不是赵五的对手*。既是明知赛不过&,遂大家议定:这年不舞龙灯&,免得受湘阴人的羞辱**。以为投入与他们比赛^&,一方面鼓不起兴来,自非罢休不可^。不料湘阴人见占了上风^,那里肯就此罢手呢?</p>

    旧例:各人家对待龙灯^,本境的无不迎接^。舞龙灯的也无须通知&*,挨家拜去就是了&^。外境的谓之客灯,便有接有不接&,听各人家自便&&?&?偷频孟仁屡扇送ㄖ?&^,这家答应接灯^,舞龙灯的方可进去&。办酒菜接待客灯的极少,因为客灯多是不认识的人*^&,平日没有感情*^,用不着费酒菜接待*。</p>

    这年长沙境内既因有赵五停止舞龙灯^,地方各人家自然都商妥了不接待客灯。那知湘阴人不问各人家答应与否,竟照本境龙灯的样&,也挨家舞去&。赵五舞着一对流星,到人家东打西敲&&^^,只吓得各家的妇人小孩躲避不迭。有时不留神挡了赵五的去路&^,赵五是老实不客气的就举流星打去*。但是他的流星很有分寸*,刚刚将挡路的人打倒**^,并不受伤^&*。然被打的无不吓得魂飞天外。长沙人如何能受的了这种羞辱呢&?于是集合了许多绅士,商议对付的方法&。柳迟的父亲柳大成^,也是地方绅士之一^。有一个绅士^,对柳大成说道:“湘阴人这回全仗赵五一个人**,在我们长沙耀武扬威^^&。</p>

    看赵五这厮的本领&,委实不错^。非有绝大本领的人,对付这厮不了*&*。听说你家迟少爷多与奇人往来&,想必他的本领已不小亍^。这是地方公事^,有关我们长沙人的颜面,想请他出来,替我们大家争回这一口恶气?!绷蟪苫共辉卮?,许多绅士已齐声说道,“不差,不差!我们这地方&,周围数十里内*,谁不知道柳迟&&^,得了异人的传授,有非常的本领**。这事非找他出头&,我们是无法出气的。去&,去&,我们一同到柳家去,当面请他出来,料他也却不过我们的情面&**?!绷蟪杉谌硕颊饷撬?,自己也不知道柳迟究竟有没有这种本领&&^,不好怎样说法,只得答应带众绅士来家。</p>

    柳迟正在书房中做日常的功课^^^,忽从窗眼里看见来了这们多绅士,以为是寻?^;嵋榈胤绞挛?^,不与自己相干的^,便懒得出来周旋。只见自己父亲竟引着一大群绅±,直走到自己书房门口来了*,只得起身迎接^&^。一个年老的绅士在前*,向柳迟拱手说道:“我们长沙人于今被湘阴人欺负到这一步了,你迟少爷学了一身本领*,也忍心不出来替我们大家出出气吗*?”柳迟突然听了这番话^&&,那里摸得着头脑呢?望了那老绅士怔了一怔*&,说道:“湘阴人如何欺负我们长沙人^?我因不大出门*,不得知道^&?*!绷蟪扇弥谏鹗孔?^,即将湘阴人越境舞龙灯的情形说了一遍道:“诸位绅士说你多与奇人往来&,必有本领可以对付这赵五^,好替长沙人争回这口恶气*。你究竟有没有这种能耐^&,你自己知道^*。若自信有力量能对付赵五,就不妨遵诸位绅士的命,出来想想对付的方法*,如果自问没有这般能耐,这也不是一件当耍的事**,须得谨慎^?!绷傩Χ灾谏鹗克档溃骸傲倩故且桓鲂『⒆?*,那里有这种大本领^?实在辜负了诸位老先生一番奖惜的盛意&*。不过湘阴人这种举动&,也未免太使人难堪了。长沙人每到新年^,照例是要舞龙灯的&*&。今年因见湘阴人请了个赵五^,情愿停止龙灯不舞,就算是认输退让了。得了这样的上风,尚不知足^,还只管在长沙境内横冲直擅*,情形也实在可恶&。不过依柳迟的愚见^&,让人不为怕人**。我们已因让他不舞龙灯&,好在明日就是元宵了*,不如索性再让他一日。照例龙灯舞到元宵日为止^,忍过明日便没事了,赵五既是山东人,不能每年来湘阴帮助他们舞龙灯**,到明年看他们湘阴人又仗谁的势?我们长沙人是与湘阴人争胜&,不是与山东人争胜。他们借山东的人材来比赛^,究竟不但不能算湘阴人胜了&,反为丢尽了湘阴人的脸,不理会他最好*?*!敝谏鹗刻肆僬饣?^,也觉有理^,便各自散归家去了*^。</p>

    元宵日^*,赵五带着龙灯*^,到长沙境内舞的更起劲&^。无如长沙人都存心不与他们计较*,元宵已过,以为此后可以不再受湘阴人的羞辱了**。想不到十六日早起&^&^,舞龙灯的锣鼓又响进长沙界来了。</p>

    地方绅士见湘阴人这们得寸进尺的赶人欺负*,不由得都怒不可遏^。大家商议^,仍主张找柳迟出头设法。于是又同到柳迟家来^,仍由前日那老绅士开口对柳迟说道:“我们前日因迟少爷说让人不是怕人,教我们索性再忍耐一日&,我们也知道迟少爷少年老成^,不愿多事,就依遵了,忍辱让他们湘阴人在长沙闹元宵&&,毫不与他们计较。郓知道他们湘阴人竟得寸进尺^,今日是正月十六*,元宵已经过去了。他们闹元宵的尤灯&,今日巳大锣大鼓的舞进境内来了&。似这般受人欺辱^^,我等断乎不有再忍了^^,只得再来求迟少爷出头。如果迟少爷定不肯出头^,我们也只好鸣锣聚众*,务必把湘阴人打出境去^*,就打死几个人也说不得了*^?!绷偬?,也吃惊似的问道:“过了元宵还来舞龙灯吗?是不是仍由赵五舞着双流星在前头开路呢^?”老绅士点头道:“若没有赵五那厮*&,湘阴人就有天大的胆量,也不敢是这般来耀武扬威^,我们也不至来求迟少爷出头了?!?lt;/p>

    梆迟沉吟了一会^,说道:“我科湘阴人虽因往年舞龙灯赛不过我们*,心中有些怀恨^&,今年我长沙人既为不能与他们比赛^&&,停止舞龙灯**,他们的上风也占尽了*,何苦今日还来舞呢&^?这不是画蛇添足的举动吗^^?湘阴绅士中也不少明理的人,何以干出这种无味的事来呢^?这其中恐怕尚有旁的缘故。倒不可不派人去湘阴打听打听^?&&!蹦抢仙鹗康溃骸拔蘼鬯怯惺裁丛倒?,其存心来侮辱我们长沙人,是毋庸疑议的了。于今请迟少爷爽利些说一句:到底肯不肯为地方出头,对付赵五*^?”柳迟道:“我没有不肯出头之理.不过我出头也未必能对付赵五*。现放着一个武艺极高强的好汉在这里*,诸位老先生何以不去请他出来呢?”不知柳迟口中所说的这个武艺极高强的好汉,究竟是什么人&^?且待第一百零八回再说*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^&^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&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&^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^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&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