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十一回 试三事群宾齐咋舌 食仙桃竖子亦通灵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十一回 试三事群宾齐咋舌 食仙桃竖子亦通灵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刘金万听余八叔说到这里,觉得津津有味**,忍不住忙问道:“镜清道人究竟怎样试这班女弟子呢^^?”余八叔笑道:“你别着急^**,让我慢慢说下去**。老实对你说,我当时听我师傅说这段事情时,我也觉得十分有趣,很欲一知其下文呢。那时我师傅又续说道:‘镜清道人说了我倒要试试你们一句话后^,便又举起眼来**^,好象对着广场中那些木桩望了一望的样子**,然后接着说道:</p>

    不怕死三个字^**,只轻飘飘的一句话^,原是人人会说的^^??墒堑搅私粢墓赝?*,能不能实践这句话?</p>

    却要瞧这人的定力如何了****^。定力如果不坚*,那是一到此时^,就会退缩下来*^*,弄得求死不成^,反要遭人耻笑*,这人的一生,也就完了*。我如今欲于仓卒间^,试你们究竟怕死不怕死**^,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所好的^*,我已把试验的器具预备好了^。你们瞧^,在你们每人面前**,不是都植着这们一根木桩么?现在^*^,我以一,二^^,三为口号。喊一字时,你们都得走上前去,用两足分踏在木桩旁那两块砖石上。喊二字,齐把身子俯了下去*。等到我三字一出口**,大家须把颈项凑向木桩的上边,越凑得下*^,凑得紧^^,越显得出不怕死的精神^^?墒悄咀纳媳過*^*,是削得很尖的,当你们死命的把颈项凑上去**,说不定要刺破你们的咽喉^,伤害你们的性命**。不过倘有如此而死*^^*,你们不怕死的精神是显了,你们的灵魂也一定很是安逸呢***。我现在再问一声:你们也愿试一下么**^?这</p>

    话说后*,下边又是一阵呖呖莺声,齐道一声愿^^。我见了这种情形*^,倒起了一种感想,以为不怕死果然是绝好的一种精神,能建大事业,成大人物在此*^。能成仙了道。不过这种精神*,要在偶然无意中显露出,方是可贵。象这样的当着大众^*^^,试验起来*^,未免出自勉强^^^,有点不近人情了。再瞧瞧众道友时,似乎也与我有同一的感想^,只是大众的眼光^,仍一眼不霎的,望着广场中^,急欲瞧他一个究竟?!罢馐本登宓廊艘押傲松籢*^,下边一班女弟子,果然齐趋木桩之前,在两块砖上分站着了。</p>

    镜清道人便又喊了一声二**^,众女弟子齐把身躯俯了下去。于是镜清道人又很严肃的*^*,振着喉咙喊道:三!这真是最吃紧的时候了。师傅说:‘我和一班道友,更是眼眈眈的望着他们^^,暗忖:流血惨事,就要现在目前了。这般尖的木桩,刺入了咽喉中^,人是血肉之躯,怎能受得???正不知内中有几个人^^,要立刻化为异物呢^。这班女弟子*^*^,却真是勇敢得很,一听这声号令,竟什么都不顾了*,一点不踌躇的**,把颈项向木桩紧凑上去,直至木桩直贯咽喉而过,把个尖儿露在外面^,却寂静异常,连一点呻吟之声都没有**。这一来***,真使我们惊骇极了^^。有几位道友^^,心肠仁慈一点的*,竟禁不住低喊起来。以为咽喉已成对穿**,这班女弟子的性命^,—定是不能保的了^^?*^!诖耸盺**^,却又见镜清道人很庄严的一笑,朗声说道:你们这班人很是不错^,不怕死的精神*^,总算已是显出来了。现在且把身子仰起来罢。说也奇怪,众女弟子一听此语,真的将身仰起^*,好似十分轻便。那些木桩^,也一点不留难的^^^,从颈顷中脱卸出来了^,再瞧瞧他们的咽喉^^^,不但没有一点血迹****,连创口也不露见一个*。这时他们虽没有瞧见自己的形状,也没有用手去拊摹一下*^。然而他们依然是好好的,也没有感受到一点痛苦**^,这是他们自己当然知道的。所以不由自主的*,露出一种惊骇之色^*^,似乎有点不自信的样子。只是众人到了此时,却恍然大悟了*。这定是当那紧要的时候,镜清道人曾暗暗施了一种什么法术^**。所以能化险为夷*^*,化危为安**,否则这班女弟子也是寻常血肉之躯*,并汉有什么道力,怎能经得起这木桩的贯刺咽喉呢?</p>

    “却又听得镜清道人朗声说道:‘你们不要惊骇。这是没有别的缘故^,完全是神灵在暗中呵护呢*。从此你们可以知道,能够不怕死**^,倒可于死中求生^。一怕死*,那死神反就跟着你**^,准死不得活了,现在第一种资格^,你们总算已经有了。便要讲到第二种资格,那就是不怕痛,你们自问也能办得到么*?’下边又是石破天惊的*,齐喊一声能*。镜清道人又续着说道:‘讲到不怕痛**,比起不怕死的精神来,果然不及多了。不过死的时间^,是绝短的^*。痛的时间,是较长的^^。一般视死如归的**,只要一死便了^,更受不到别的什么痛苦**。至于创痛加到身上*^,那非待创平痛止^***,不能脱去痛苦*,似乎比死的况味还要难受了。所以讲到实在,不怕死还是容易,不怕痛反比较的有点为难咧。在我们一般学道的,任何痛苦必须都能受得,方有成功之望***。故这不怕痛三字,更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^**^。现在你们既然都答称能够办到的,我倒又要试试你们咧^^^!档秸饫?,又回向一班男徒弟立的地方,说道:‘你们快把刚才预备好的那架火炉抬了来^!从兴氖型降?,一齐啦的应了声**,趋向内屋^^。不到一刻工夫*,便把一架大火炉抬了出来**^,放在广场之中*^。只见有几十柄象烙铁一般的东西*^,深深的埋在火中烧着**^,只留一个柄在外面**。镜清道人便又向那班女弟子说道:‘现在我便要试验你们一下了。仍听我的口令行事*^^^。我第一声令下*,你们须得卷起衣袖^,将臂高高露出,齐趋火炉之前。第二声令下,各持烙铁一柄在手^,回归原位**。等到我第三声令出^^,就得将这烙铁,各向自已臂上烙去。一不许有畏缩之状*^^,二不许有惧怯之色,三不许有呻吟之声^^。</p>

    须待我命你们将烙铁取去^*,方算了事,这才显得出你们那种不怕痛的精神了**?!笆Ω邓担骸业笔碧苏饣?*^,觉得这又是一种残忍的行为。在义理上讲来**,总嫌有点诡而不正咧*?^!偾魄颇前嗯茏邮?*^,脸上却露着坦然自若的样子*,好象什么痛苦都不怕,一点不以为意似的***。等到镜清道人二声令下。他们各人早持着一个烙铁在手^*,由炉边又重新回到原位了^^。</p>

    那烙铁烧得红如炙炭一般^,一烙上去,怕不皮焦骨炙****。连旁边瞧的人**,也见了有些寒心。然而那镜清道人忍心得很^,竟一点不犹豫的*,又喊了一声三*。这班女弟子,便不顾死活***^,忙把烙铁向臂上烙去*。你想,臂肉是生得何等的嫩*,这烙铁又是烧得何等的热^。两下一触,早把玉雪似的臂儿^,炙成焦炭一般*。这时凭他们怎样的勇敢*^^,也有些受不住,脸色都痛得由红转白**,然也只是咬紧牙关,勉强忍耐住,绝不闻有些微呻吟之声,更不见有一个人敢擅自将这烙铁移去的,这时不但我们暗赞这班女弟子的勇敢,连镜清道人瞻了这种情状,似乎也很为满意了,也便发了一声口令*,终止了这幕惨剧。然烙铁触处*^,早已有了一个不可消灭的焦印,永远留在各人的玉臂上了*^*。</p>

    “镜清道人便又很高兴的说道:‘你们果是不错^,这第二种资格,也可以算是有了*。现在便要讲到那第三种资格。你们道那第三种资格是什么^^?那便是不怕羞^**^!’这话一说*,倒使一班女弟子一齐呆了起来*^,顿时露出一种惊疑之色,不比以前二次听他吩咐的时候*,那样的神色自若了。</p>

    镜清道人由这脸色上^,似乎也已知道了他们的意思^。便又说道:‘你们不用惊疑**。讲到这个羞字*,实不可一慨而论,其间也有分别*。譬如: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情*^^,或是虚生一世,一点正事也没有干^,这原是可羞的。至于寻常儿女子所以为怕羞的事情^^,其实是一点不足羞的*。你们如果也脱不了这种旧习惯,那是大足为学道时一个大障碍了**^^^。所以我要把你们试一下呢*。你道怎样的试法?</p>

    便是我一声令下,你们须当者大众,脱去衣服*,把上身裸着咧**?^!谂茏右惶饣?,脸上更觉有点不自在了。镜清道人早已窥见,不等他们有什么答语^,便又正色说道:‘人的身体**,受之父母*,原是清清白白的,有什么不可当着大众袒裸的道理*^^^?如果存着怕羞的意思^^,那他们的存心,倒反不可问了。我们一班学道的,更不能存下这怕羞的心思^,因为一学了道*,什么困苦都得受的,万一到了没有衣服*^,裸着身子的时候*^,如果只一味的怕羞*,不向前途努力,那还有成功的希望么?</p>

    所以我把不怕羞列为第三种资格^^。你们如愿列我门墙的*^^,总得存下不怕羞的工夫**。如今也愿试一下么?’众女弟子被他这们一说*^,果然说得顽石点头*,一个个把成见消除了^^^。又是一阵呖呖莺声^,齐答道:‘愿**!’</p>

    “师傅说:‘可是这一来不打紧^,我们这班在旁观礼的*,倒觉得有些局促不安了^^^。暗付:一班妙龄女子^,当着这许多人,上身脱得赤裸裸的,这是成何体统?在镜清道人*,纵然不算是什么羞耻的事情。在他们自己,也不算是什么羞耻的事情,在而教我们怎能瞧得入眼咧*^?’正在十分为难之标^,镜清道人却早巳发了一声令*,那班女弟子便解去衣钮^,宽去衣衫,预备将那清白之躯^,呈露在人前了^,我和一班道友,那忍去瞧视他们*^?正想将头别了开去^,不料在这问不容发之标*^,忽见镜清道人将手一挥,一声大喝*,天地立时变色,原是白日杲杲,忽然变成长夜漫漫,伸手不辨五指了^^。便又听得镜清道人在黑暗中朗声说道:‘好极*^*,好极^!你们总算把不怕羞的精神,也显露出来了。不过在这许多贵宾之前,如果真是赤身露体的,未免太不恭敬了。所以我在紧要的当儿^*,特地略略施了一点法术*,把日光遮蔽了去。现在你们赶快仍把衣服穿上罢?**!?lt;/p>

    话说后^,只听见众女弟子齐的应了声*^。不到多时*,又听得镜清道人一声的喝^,天地立时开朗*,依然白日杲杲^。那班女弟子*,仍是衣冠楚楚的,立在广场中咧。于是镜清道人台笑说道:‘如今你们三种资格已全*,可以列得我的门墙了**。不过我教中尚有三戒^^,也最绝重要的*^。第一是戒犯上,第二是戒犯淫,第三是戒贪得^,你们此后须谨谨遵守,不可背越^^!谂茏佑质俏ㄎㄓγ?*,遂行了拜师大礼^^。师傅说:‘至此,这收女弟子的煌煌大典礼,总算是告成了。三山五岳前来观礼的道友*,也就纷纷辞归^^。从此我对于这镜清道人*^,觉得他是可怕之至,真可算得是当世一个大魔王咧?!?lt;/p>

    余八叔说到这里^,略停一停*,方又道:“这都是我师傅当时对我说的*。我听了以后^**,也觉得他非常的可怕。更想到李成化既是他的徒弟^^*,定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。上一夜我去偷窥他练拳^,幸亏他没有和我认真^,否则真要不堪设想呢*?*^!绷踅鹜蛱?^,又问道:“但是这镜清道人怎么到这冷泉岛去的^^?又怎样把这些鸟兽驱逐了去^?你师傅也曾对你说过么?”余八叔说道:“这倒是和我说过的*,不过事情说来很长^,一时间万万讲不完。你如果爱听时*,可以到我舍间来*^,我总得一桩桩的讲给你听呢*^^^?!绷踅鹜蛞磺凭葡咽浅圆?,时候也已不早**^。这些话果然讲得太长一些**,再也不便讲下去了^,就也把头点点*^,即同余八叔,别了周保正*,及陪席的一班绅商,各自分头回家*^,不在话下^。至于刘金万后来究竟曾否去到余八叔家中^,询问镜清道人的种种较事^,我们且不去管他^。不过镜清道人在这部书中,也可算得是个了不得的人物^^,总得把他的历史叙上一叙*。</p>

    且说镜清遭人本姓沈**^,小名牛儿*,生长在山东潍县金雀村中。自幼不识不知,愚蠢异常*,到了十四岁,还是一点人事都不知道^*。家人皆不喜他^^,因此也不教他读书,也不教他做什么事,只教他驱了一头牛^^,天天到野外去放牧。这明是厌弃他,不要他在家里的意思^,他倒很是高兴。有一天,还不到晌午时分^,腹中忽觉饥饿起来.但是瞧瞧晒在地下的日影子*^,似乎还没有到吃饭的时候*。明知回家去也是没得饭吃的^,说得不好*,或者还要受家中人一顿臭骂。便想先摘几枚野果来充充饥咧。抬头望处*,忽见南面一棵桃树上^,结了有几枚硕大的桃子^,红艳艳的^,煞是可爱^^。</p>

    倒不觉暗吃一惊^^,心想:这桃子怎么结得如此之快*?这棵桃树*^^,我昨天还尚向它望上一望的***,连一个小小的毛桃子都没有。想不到一夜之间,就有这些又红又大的桃子生出来了*。但他素来是懵懵懂懂的*^,凡事不求甚解^^,加之这时腹中饥得可怜,只望采些果实来充充饥*,所以对于这桃实速成的问题*^,也不暇去研究*。不管三七二十一,即爬上那棵桃树上去^,把上面结的三枚桃子^,一齐采摘下来,食在肚中了*^!</p>

    只觉入口之际**,汁多味美,甜香非凡^^,较之寻常吃的桃子^^,真有天渊之别咧*^??墒钦馊短易映韵露侨ゲ淮蚪?,却把他完全改了样子了。他素来是十分愚蠢的,如今却变成聪明了*。素来是一字不识的,如今却能写能诵呢*。然而也有一桩不如意处,从前是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***,就是牵了一头牛到野外去放*^,浑浑噩噩,觉得很是舒服*。现在却不然了^,心中觉得非常闷损^*,像有件什么事情没有得到解放似的*,但又不能说出究竟是件什么事*。因之虽仍是照常去放牛^,只是恹惯闷坐^,也无心去照顾那牛^。谁知有一天,却轻轻易易的,把他这个问题解决了**。只听耳畔好象有个人唤着他的名几*^,向他说道:“牛儿,你不要气闷^^,你的心事**,我都知道*。你不是看破尘缘*^*,想从个名师修仙学道么^?那我就是你的师傅,不久你就可到我那里去**,从我学习大道呢^?*!闭馐钡呐6?,已不比未吃桃实前的牛儿了*^,早巳有了仙根。一听得这几句话,居然立时解悟*,知道被他一语破的^,他自己所忧愁闷损*^,以为未能解决的,确便是这修仙学道的问题**。当下连忙跪了下来**,赫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头*^,方说道:“弟于已蒙收录,实是出自鸿恩**^。不过弟子该死之至,尚没有知道师傅的法号^^,还请明示^?!敝惶每罩泄黄ι溃骸澳阋饰曳ê琶碸?我便是东汉时的蓟子训*,道号铜鼎真人。遁迹在这西面的白凤山上^,也有几千年了*。这里的这棵大桃树*^,是我手植的,虽比不上西池王母那边的蟠桃树,然而也是仙种*,须五百年一结实*^。我也就定下一个规律,也是每回五百年收一次徒弟^。并以桃实为标准,谁吃了我这桃实,谁就是我的徒弟^。昨天结成的那三枚桃实^,偏偏没有被别人吃得,却被你吃了去**。这是你的缘法已至^*,和我合有师徒之分咧*?*!迸6苏夥第蚟^,忙又说道:“师傅既是如此说^^^,那么快求师傅度我去罢^。我是急于学习大道^*^^,在这尘世中*^^,一刻都不耐居住呢?^!蓖φ嫒擞衷诳罩兴档溃骸澳悴灰约?,我既收了你做徒弟*,终要度你去的****,不过现在尚非其时。你从今天起*,且正着心,诚着意,每天不住的向这头牛拜着**^,但不可被人瞧见^。拜得这牛通了灵性^^^,自会驮起了你*,送到我住的所在呢?!?lt;/p>

    说完这话*^,又说了一声:“我去也?!笨罩屑醇湃晃奚?*。</p>

    牛儿谨识于心^*。从这天起,窥着无人的时候^,便正心诚意^^^,很虔诚的^,向这牛拜着。并把遇仙一节事隐秘着,不向别人说起^^?^?墒钦庋陌萘瞬簧偈焙?^,这头牛依然是蠢然的一头牛,只会吃草拉屎^,一点没有什么通灵的表示^。倒害得他发急起来,向着这牛泣道:“牛啊^^,牛?^?!我这样天天的向你拜着,你怎样仍旧一点灵性都没有^,不肯驮我到师傅那里去呢*?难道师傅的说话是骗我的么?还是嫌我不虔诚呢?如果再是如此下去,死的日子也快要到了*^,还有求道的希望么?”</p>

    说也奇怪,这头牛一听这话,竟抬起头来^*,向他望上一望,口作人言道:“哦!你要我驮你到你师傅那里去么^^?那你何不早说,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,怎么会知道呢^?怪不得你天天向我求拜*,原来为的此事**,我倒正在有些疑惑不解咧?^!迸6馀>尤换崴灯鸹袄?*,自然十分欢喜,便又说道:“牛啊^*,牛?!你居然通灵了^^。如今闲话少说,快驮我到师傅那里去罢^*^^?*^!闭馔放=返愕?*,便把身子俯了下来。牛儿即聘上牛背,喊道:“走罢!”这牛就展开四蹄^,腾云驾雾一般*^^,向前面飞快的跑去了**^^。</p>

    一会儿,奔上了一座山岗,穿林越坡**^,直向山巅驰去**^。也不知走了多少道路^,经了多少时间,这牛因为走得太快了,忽的蹄儿向前一蹶^^,一个倒栽葱*,将牛儿跌下地来*。幸喜没有跌伤**,身上并不觉痛^^*。略一定神,举目瞧时^,和他相依为命*^,驮他来到此处的那头牛,早巳跑得不知去向了^^,他自己却卧在一座峭壁之前*,这峭壁险峻异常*,高插云表,而上面童童然的,一点树木都没有,望之更觉森然可畏*^。他不兔暗忖道:我师傅究竟住在哪里呢***?这峭壁上望去一所房屋也没有,一定是不对的。大概还在这峭壁的后面罢?他因立起身来*,沿着峭壁走去**^*。将近边缘的时候**,忽听得一派繁碎的声音,从壁后发出来^^,不觉暗喜道:对了,对了!我师傅一定就住在这附近了*。这大概是他老人家弹琴的声音罢?等得他飞快的转到壁后^,只举眼一望时*^*,不免又大大失望。原来只是一道飞泉*^,在那里凉淙响着,那有什么人弹琴呢了再向峭壁上下望去*^,也和前面一样;不见有一所房屋^。于是他又废然踅了回来*,对着这座峭壁呆望。心想:这蠢牛真误事,竟把我驮到这荒山中来*。如今来得去不得^,怎么是好呢?不过瞧我师傅那样子*,也和神仙差不多,难道会不知道我到这里来么^?</p>

    一念未已*,忽听银钟般的一派声音^,在山谷中响动道:“牛儿!你来了么?好*^!你不用疑虑,我在这里呢*^^^!迸6惶?,知是师傅铜鼎真人对他说话^*^,不觉十分喜欢***^。连忙跪下,叩头道:</p>

    “不错**^,弟子来了。如今请师傅快现法身**,领弟子到洞府中去罢*?*!敝惶φ嫒诵ψ潘档溃?lt;/p>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什么洞府^,就住在这峭壁中,向来不喜人家入内的^,也不喜和人见面*。你既来到此处***,就在外面住着*。我且赐你一个道号*,唤做镜清。牛儿这个小名,以后可捐去不必再用了。并赐你神经一卷*^,让你朝夕练习^,以为入道之初步*?*!本登逑副嫠馍?,果是从峭壁中发出来的*。但用眼光细细瞧去^,却不见壁上有一线的裂隙^^,倒猜不出他师傅是怎样出入的^*?正在这个时候*,忽听砉然一声*^,便见那峭壁间裂开了一条小缝,就有一卷书掷了出来。跟着又是一阵响^,那峭壁仍密阖如故了*^。随闻铜鼎真人说道:“你且照着这册书中所载的*,先习练起来罢^^。俟你全能领悟时,我自会再以他种道术授你的*^?**!?lt;/p>

    镜清叩头谢了恩,然后去拾起了此书。只见上面署着几个古篆道:神经第一卷^。翻开书来一看^*,前面载着些辟谷导气的方法^,后面乃是讲的几种防身拳术,中间变化很繁*。从此镜清便在这荒山中^*,安心住了下来^,朝夕把这两件事来习练。久而久之^,果然能辟谷却食,而于这些拳术的变化,也居然十解八九**。当他练习的时候,铜鼎真人虽未曾露过一次面*,然而好象在旁监视着似的*,一等到镜清已能将边第一卷书完全领悟,便又听得他二次发言^,又把神经第二卷相授了。这第二卷书中所载的**^,却是些降龙伏虎,役鬼驱神的方法*,也是学道的一种看家本领^。跟着又是第三卷,乃是讲用了什么法术**^,可以呼风唤雨^,用了什么法术*,可以倒海移山,到第四卷^,是讲到奇门遁甲**,诸般变化了,倒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*。跟着就讲到飞剑杀人之方,吐气殪敌之法,这算是第五卷了。一口剑*^,要练得倏长倏短,吐纳自如*^。一股气,要练得倏远倏近,神化无方,实在很是烦难*^,非下苦功不可*^。再练上去^,是第六卷,便研究到如何驾云御风^*^^,如何烧鼎炼丹。学道者到了这步工夫,差不多已成了半个神仙?^?墒橇废暗姆椒?,到此己略略有些改变了^。从前是注重在这动的方面^^,现在却注重在这静的方面。因此在这第七卷中^,便讲到养性修心*^,脱胎换骨上而去*,是完全在静字上用工夫的*。然而遇着镜清^,却是喜动不喜静的^。这第七卷的工夫^,刚刚只学到一半^,就生起厌心来,没有先前这们的勤敏了。暗想道:这荒山中^^,虽没有什么时历*^,不知我来到这里究已过了多少年*,然而时候总已是很悠久的了。如再这样下去,学到何日为止呢*?</p>

    而且现在就我已学得的这几种本领讲,就是走到外面去*^*,自问也狠足对付一切了*^^!</p>

    谁知这铜鼎真人最是通灵不过的,他刚想到这里*,早被他老人家知道了^。即听得在峭壁中发出声音来道:“唉*!我原望你循序而进**,学成正果的^,不料你忽然起了这种念头**,这明明是缘法已尽^*,照我的规律讲起来,再也不能留你在这里了。不过替你想来,实在可惜是很^。你如果再能安心学上去^,上界真仙虽不敢望,一个地仙*,总可以稳稳做得到的*,不是比这们半途而废**,只会些小巧法术的,强得多了么^?”镜清听了,倒又有些后悔起来了*^**,忙跪下哀求道:“这是弟子一时的妄念^**,不好算数的。现在已知懊悔*,总安心学习上去,不闻大道不止就是了*。请师傅可怜我,大发慈悲之心*^,仍留我在这里罢*?!蓖φ嫒诵Φ溃骸罢?lt;/p>

    话说得太容易了*^**^,须知我们学道的*,最重要的是缘法***,最忌的是勉强。你刚才已生下厌倦之心^,被我这番话一说,方又后悔起来^,情愿仍在此安心学习*,这已是出自勉强的了。就是我仍允许留你在此**^^^,也一定不能再学到什么的^。所以还是请你赶快下山罢*^。不过话又说回来了*,想不到我收了几次徒弟,最初都是十分高兴的,一学到了这步工夫,便都厌倦起来,总弄得一个半途而废**。这真可叹之至*,很足使我灰心呢?^!?lt;/p>

    说到这里*,忽然一阵风起^*,把放在镜清面前的那神经第七卷^,向空中吹了起来。跟着这峭壁上起了小小的一个裂隙,把书收了进去了^^^。便又听铜鼎真人接着说道:“现在你也不必留恋^,赶快就下山去罢。不过我这里又有个规律:凡是跟我学道的弟子*,如有半途而废^,须要把他驱逐下山^,不许片刻逗留。你得仔细提防着这种驱逐的方法*^,说不定很是暴烈的咧?!本登逄Ω邓档萌绱司隽?,知道是不能再留的了^。忙又说道:“弟子实是该死^^*,不应忽起妄念。师傅要把弟子驱逐*,也在情理之中*,弟子一点不有怨恨的**。不过自蒙收列门墙以来^,只时时闻到训诲,从没有拜见过尊颜。私心常引为缺憾,现在师弟们快要分别了,如能许见一面*,弟子虽死无憾*^?^!蓖φ嫒说溃骸罢饣暗乖谇槔碇?。等到你下得山去^,我自和你相见便了*?!?lt;/p>

    一言未了,忽闻一声狂吼,即从峭壁后蹿出一头斑斓大虎*,直向他跪的地方扑来*。他一见,就知道这虎是师傅派来驱逐他的*。在理不便和虎抵抗^,忙立起身来^^,向着山下便走*。谁知他连让了三次^,这虎竟向他连扑了三次*^*,仍一点不肯放松^,不免暗想道:“这如何是好?莫非师傅有意要试试我的本领么?”当下忙回转身来,口中念动伏虎咒语^,又戟指指着那虎,喝道一声:</p>

    “咄!”说也奇怪*,这猛烈无比的一头虎*,被他这们一喝,立时蹲伏在地,变成一块顽石了*^。他正自十分高兴^^,忽觉异腥扑鼻,又有一件东西^,倏的飞到他的背后^^,把他身体缠着了。他忙回头一看,不免大吃一惊^^。原来一个毛毵毵的龙头正对着他**^,把口张得很大^,似乎要把他吞了下去咧^。</p>

    他这时也不暇顾念什么了^,忙又念动降龙咒语*。跟着又是一声大喝,并把身子用力的一抖动*。这一抖动不打紧,早把那龙摔得不知去向^。却在前面横见一道大海**,涛声澎湃*,听去很足生怖*^^。他暗想:这道海是在这一瞬间发见的*,而他当日来的时候,也来瞧见有此晦,大概又是师傅弄的神通*,来试我的本领罢^*?他想到这里^,即向四下一望^,便在地上拾起了一块小小的泥土^,向着海中一撒^^,喝道一声:“水退^^^!”立时间*,水果平了^^,泥果涨了*^,又成了一块平地**。镜清便又安然走了过去.可是还没有走到十多步*^,突的有件黑魑魃的东西飞了来*^,成了一座小山,又把他的去路堵住了**。他见了*^*,倒不觉暗自好笑道:“你能教这小山飞来^^^,难道我不能教这小山飞去么*?”随即施展法术起来*^*。只见他用手轻轻一指*,这座山又是齐根而起,呼呼的几声,飞去是无影无踪了。</p>

    可是**,当他再向前进时,忽又见一群青面撩牙的恶鬼*,怪声四起^^,把他围了拢来^*。暗想:这倒有点不易对付*^?**^;故怯梅山Iǔ前?。即从口中把飞剑吐出,向四周扫射过去。不到一赢刻工夫^^*^,早把这群恶鬼杀得东倒西跌,只余下一个大鬼,好似这群鬼中的领袖似的*^^^,窥个空,向上一跃,即有两个翅膀,从他身旁伸了出来*,逃向空中去了^。镜清这时已杀得有些性起,那肯放他逃走*?也就驾云而起,追在后面**。一壁逃,一壁走^^,也不知经过了多少时候,看看快要追及了^,忽又从旁边闪出四个人来^^^,都生得身长巨丈^,腰大十围*^,一般拿着长大的兵器^,恶狠狠的碍着他^*,拦住他的去路。不是四尊凶神是什么呢?镜清艺高人胆大*,倒一点没有畏惧之心*^。忙凝一凝神,对着他们口一张动^,即有一股紫气直射出去*^^。这股紫气好不厉害,一射到这四尊凶神身上**,早使他们灭却锐气,减却威风*,一个个立脚不稳,在云端中跌下去了^。惹得镜清哈哈大笑*,也就降下去头*。到得平地一瞧^,却已到了山下。正在这个时候*,忽听有人在后面唤着他的名儿^。忙回头一瞧时^,只见山脚下^,立着一个巨人,大与山等,高与山齐,恰恰把这山峰遮着了^^^,正笑嘻嘻的望着他,好象要和他说话的样子。倒又把他吓了一大跳*。不知这个巨人是谁^^?且待第一百十二回再说*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*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^^^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^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^,请 点击这里 发表^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