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十二回 工调笑名师戏高徒 显神通酒狂惊恶霸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十二回 工调笑名师戏高徒 显神通酒狂惊恶霸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镜清回头看时&*,只见山脚下立着一十巨人*,大与山等,高与山齐,含笑向他望着^。一时猜不出他是鬼是怪,倒不觉吃了一惊&。正在这惊疑不定的当儿,却听那巨人含笑说道:“镜清^,镜清!你真愚騃得很,怎连师傅都不认识么?但是这也怪不得你&,你虽从我学道这多年&,却从来没有和我见过一面呢?!本登逭獠胖勒饩奕司褪撬νφ嫒说幕?,慌忙跪下行礼道;“恕弟子愚昧^^,没有拜见师傅尊颇的时候,一心想和师傅见一见**。如今见了面&,却又不认识了&。只可惜弟子缘浅之至,刚一瞻拜师颜&,为了种种因缘,又不得不立刻和师傅分手了&?&;骨胧Ω笛祷迨颺,以便铭记在心&,随时得所遵循?!备侄φ嫒说溃骸澳阋叶阅阊祷寮妇涿??这是不必待你请求,我也颇有这番意思的。否则,从没有见过面的师弟&&,就是永远不见一面,到也不着迹象&,今天又何必定要见这一见^,不是有点近于蛇足么?如今你且听着:你在我门中学道*,虽是半途而废*,没有得到正果*,但只就你所学得的这些本领而论,已是大有可观。除了一般成仙得道者之外,在这尘世之中,也就找不到几个人可以和你抗手的了&??墒侨绱艘焕?&^,将来你的一切行动,就更要十分出之慎重&,一点儿戏不得。倘能走到善的一条路上去^,果然可以打倒世间一切的妖魔鬼怪,做一个卫道的功臣。万一弄得不好,竟走到恶的一条路上去^*,那世间一切的妖魔鬼怪,就要乘此机会,阳以归附为名,阴行蛊惑之实&,把你当作他们的一个傀儡&,你就不由自主的会成了旁门左道中的一个首领?;灰痪?lt;/p>

    话说^,也就是吾道中的一个罪人了。而且善与恶虽是立于对等的地位,然而为恶的机缘,每比为善的来得多&。为恶的引诱力^,每比为善的来得强*。倘不是主意十分坚决的人&^,就会误入歧途中。所以我望你对于这件事,以后更宜刻刻在意*,一点错误不得&。倘使到了那时^&,万一你真的入了歧途中,做起一班妖魔鬼怪的领袖来了&^,这在我固然有方法可以处分你,惩治你,只要我把主意一决定,略施一点法力*,你就会登时失了灵性。你所学得的种种本领,就立刻归于无用了。不过我在最近的五百年中&&,只收了你一个徒弟^,你在我门下学道,也经过了不少的年数,并不是怎样容易的。因此&^,非至万分无奈的时候*&,决不肯下这最后的一步棋子。而我在这和你将要分手的时候&,这样的向你千盯咛&*^,万嘱咐^*,探恐你误入歧途,也就是这种意思啊*?&!?lt;/p>

    镜清忙道:“这个请师傅放心,我总拿定主意^,不负师门期望便了。倘若口是心非^,以后仍旧误人歧途,任凭师傅如何惩治&,决无怨尤&^?*!蓖φ嫒说溃骸叭绱松跎?。你就向这软红十丈中奋斗去罢&?!彼低?,衣袖一拂,倏忽间形象都杳^^**,化作轻烟一缕*,吹向山中去了。镜清又恭恭敬敬的向空中叩了三个头^,方始立起身来^,辨认来时旧路,向金雀村中行去。</p>

    谁知到得村中^^,却不胜沧海桑田之感了。父母*,兄嫂都已去世^&,由侄辈撑持门户。因为睽隔了有五十年之久&,而侄辈中&^*,又有一大半还是在他上山后出世的,故见面后彼此都不相识&。至于村中一班的人*,更是后生小子居多*,没有一个能认识他的。好在镜清学道多年^,尘缘已淡&&,倒一点不以为意,也就不在村中逗留,径向县城行去?^&?墒枪赜谒慕?&,究竟应该如何进行*^?却已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毫。他不禁暗想道:我对于学道一事,虽已半途而废^,成仙证道&,此生是没有什么希望的了*。但是究已被我学会了不少本领*&,难道我从此就隐遁下来,把这一身本领一齐都埋没了么?这未免辜负了我多年学道的苦心了^。然欲这身本领不致埋役&,除了开厂投徒*,实在没有第二个好办法。于是*,他就在潍县租贾了一所房子*,挂了块教授武艺的牌子,开始授起徒来&^。</p>

    山东本是一个尚武的地方&,素来武士出产得很多*,一班少年都喜欢练几手拳脚的。听得他开厂授徒*,自然有人前来请业,倒也收了不少门弟子。</p>

    但是这个风声传出去不打紧*,却恼怒不一个人^^*^*。这人不是别人*,便是那老道李成化。暗想:</p>

    在这潍县周围百里之内^,谁不知道我李成化的威名*?隐隐中这潍县差不多已成了我的管辖区域*,凡是江湖上人,要在这潍县卖艺的,总得来拜见我&,挂上一个号。好大胆的这个不知何方来的野道,竟一声招呼也不向我打,便在这里开厂授徒了,这不是太瞧不起我么?当下气愤愤的带了一把刀,就一个人前去踹厂*。但是还没有和镜睛见得面&,早被镜清的一班门弟子瞧见了&。他平日的威名,大家早都知道的,今天见他怨气勃勃,带刀而来*,更把他的来意谯料了几分^^,忙去报与镜清知道。镜清笑道:“他修他的道&&,我授我的徒^,河水不犯井水&,大家各不相关。他有什么理由可以这们其势汹汹的来找我呢^^?你们去对他说*,我不在家就完了^?!钡茏用枪灰姥猿鋈ハ蚶畛苫布?。李成化没法可想,也只得咆哮一场而去。但是这只能把他缓着—时,那里就能打消他踹厂的这个意思?所以接着他又去了两趟?镜清却总是回复他个不在家,到了第四次&,李成化可再也不能忍耐了&,就当场大吼一声道:“咄!好没用的汉子**,你难道能躲着一世不出来么^?你既然没有什么本领,就不应该开厂授徒。既然是开得厂&,授得徒*,便自认是有本领的了^,就应得出来和我见个高下*^。如今你两条路都不走^^,只是老躲着在里面&*,这有什么用?哼,哼!老实说&^,今天你如出来和我见个高下&&,或是打个招呼,万事俱休。否则,惹得我性起*,定要把你这鸟厂打得一个落花流水,休要怪我太不客气&?!彼凳?*,声色惧厉&,显出就要动武的样子^?;诺镁登宓囊话嗝诺茏?,一面设法稳住了他,一面忙去报知镜清。镜清却很不当作一回事,哈哈大笑道:“这厮倒也好性子&,今天才真的发起脾气来了*^^。那丑媳妇总得见公婆面的^,也只好出去和他见一见*&,不能再推托什么了。也罢,你们且去对他说,我就要出来了^,教他准备着罢*?!?lt;/p>

    等得镜清走到外边厅上,却已运用玄功,摇身一变,变作了一个长不满三尺的侏儒。那时不但他的一班门弟子瞧了&&,觉得十分惊诧^。就是那李成化&*,也暗地不住称奇:怎么这开厂授徒的拳教师&&,竟是这们的一个株儒**^?这真是万万想不到的,但是这也可算得是一桩新闻,人家以前为什么不传给我听呢^^?当下他却又向着镜清一阵大笑道:“我道你这炎炎赫赫的大教师,总是怎样一个三头六臂的人物,氏不是寻常人所能比拟的。万不料竟是这们一个矮倭瓜*,这真使我失望极了^?!本登逦⑿Φ溃骸拔乙仓唤枳攀谕?,骗口饭吃吃罢了。这种炎炎赫赫的头衔实在出于你的奖借^,我是万万不敢受的。不过为了我生得短&,竞使你失望起来&^,这未免太有点对不住你了?;故歉峡烊梦野焉碜映こ鲂├窗誢?!币槐谒底?*,一壁跳了几跳,果然立刻长出了几寸来。</p>

    这一来&,可真把一班在旁瞧看的人惊骇住了,尤其是身在局中的李成化*,竟吓得他呆呆的向镜清瞧着&,一句话也不能说。镜清却又笑着说道:“你呆呆的望着我做什么^?莫非还嫌我太短,仍使你觉得有点失望么?那我不妨再长出几寸来^?!彼嫠邓嫣?,随又长出几寸长。这样的经过了好几次*,居然比李成化的身度还要来得高了^。镜清却又做出一种绝滑稽的样于*,笑嘻嘻的说道:</p>

    “呀!不对,不对**!我又做了桩冒失的事情了^。这生得太短,固然足以使你失望^。而太长了*,恐怕也要引起你的不满意的^^?*;沟煤湍阋谎ざ滩哦阅?&!”说着^,跳了过去&,和李成化一并肩,随又向下略一蹲*^,果然短了几寸,同李成化一样的长短了^。这时李成化却已由惊诧而变为恼怒^,厉声说道:“这算不得什么*,不过是一种妖法罢了。别人或者被你吓得退*,我李成化是决不会为了这区区的妖法就吓退的^。如果真是汉子,还是大家比一下真实的本领^&,不要再弄这丢人的妖法罢?!备崭瞻?lt;/p>

    话说完^,便抽出一柄钢刀*^,劈头劈脑的向镜清挥了来*。</p>

    镜清一边闪躲着,一边仍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这人也太不客气了*。怎么连姓名都没有通报,就无因无由的&,向人家挥起刀来呢?”李成化大吼一声道:“你别再油嘴滑舌了^^。我是李成化,外间谁不知道。老实对你说,我今天是特地来找着你的。照形势瞧起来,你是无论如何不能躲避的了^。真是汉子**,快与我际走上几合^&?***!本登逍Φ溃骸霸茨闶且臀冶任涞拿??好*,好&,好*!</p>

    那你何不早说^?不过真要比武,也得彼此订定—个办法。如今还没有得到对方的同意*,你冷不防的就是这们一刀,所谓英雄好汉的举动,恐怕不是如此的罢**^*?”李成化被他这们的一请问&,倒也自己觉得有点冒失了,忙道:“你既然肯和我比武,事情就好办了。如今闲话少说^^,你要怎么比*?</p>

    我依你怎样比便是*。不过你不能再在这办法上,作出种种留难的举动来?&!本登宓溃骸罢馐蔷霾换岬?。只有一桩&,我的年岁虽然还说不上一个老字&,然比你总大了许多了。如要和你们这种少年人走上几合^^,腿力恐怕有些不对,恕我不能奉命^&。现在我却有个变通办法,不如尽你向我砍上三刀,你能把我砍伤^,就算是你赢了^。如果不能把我砍伤,就算是你输了*。万一你竟能把我砍倒**^,不是更合了你的意思么^?不知你对于这种办法^,也赞成不赞成?”李成化听了,暗想道^&,这厮倒好大胆&,竟肯让我砍上三刀。难道他又有什么妖法么&?不过我不信他竟有这许多的妖法,倒要试上一试&。自问我这柄刀&*,能削铁如泥&,最是锋利无比的。只要他不施展出什么妖法来&,怕不一刀就把他的身子劈成两半*,还待我斫上三刀么&?”当下大声说道:“好***,好*,好1我就砍你三刀。不过这是你自己定的办法,想来就是我万一的一个手重,当场把你砍死,也只能说是你自己情愿送死,万万不能怨我的呢^?&^!本登逵中Φ溃骸澳歉龌嵩鼓?。你有什么本领^,尽管施展出来便了&*?!?lt;/p>

    于是&,李成化略略定一定神&,觑着了镜清的胸膛,就是很有力的一刀。满以为这一刀下来&,纵不能就把他当场搠死,重伤是一定免不了的了&*。谁知刀还没到,眼帘前忽地一阵黑,手中的刀就有点握不住*,向右偏了许多&。因此只在镜清的衣上*^*,轻轻划了一下,并役有伤得毫发**^。这时李成化倒有点不自信起来了^,莫非因为我一心要把他一下砍死&,力量用得过猛。同时又因为心情太愤激一些*,连脑中的血都冲动了&,以致眼前黑了下来^^,所以刀都握不住了么^^?如果真是如此&*,那都是我自己不好,怨不得别人的。这第二刀,我须得变更一下方法才对^&。当下,他竭力把自己慎静着,不使有一点心慌意乱^,然后觑准了镜清的胸膛,又是不偏不倚的一刀。煞是奇怪!当他举刀的时候*,刀是指得准准的,心是镇得定定的,万不料在刚近胸膛的时候,眼前又一阵的乌黑**,刀锋便偏向旁边了,依然是一个毫发无伤&^。这一来,可把李成化气得非同小可*,立时又大吼起来道:“这可算不得数^。大概又是你在那里施展妖法了。否则^,我的刀子刚近你的脚前&,为什么好端端的,跟着就是一阵乌黑呢&?”镜清道:“这明明是你自己不中用,不能把我刺中罢了^。怎么好无凭无据的^&,捏造出妖法二字^,轻轻诿过于我呢?如今你三刀中巳砍了二刀^^,剩下的这一刀,如果再砍不中我,可就要算是你输了&?!彼低?,哈哈大笑。李成化道:“不,不^^!这可算不得敷,须得再把方法改变一下&。如果你肯解去衣服*,把胸膛坦露着,坦然再听我砍上三刀^,不施展一点什么妖法&,那就对了*。那时我如再砍不中你^^,不但当领认输,还得立刻拜你为师&?!本登宓溃?lt;/p>

    “好^*,好*^!这有何难!我今天总一切听你吩咐就是了&^?&!币槐谒底?,一壁即解去衣服&,把胸鞋袒露着*,坦然的说道:“请你将刀砍下来罢&,这是你最后的一个机会,须得加意从事^,再也不可轻易让它失去呢?&!?lt;/p>

    李成化也不打话,对准了镜清祖着的胸膛&^,接连着一刀不放松的,就是很结实的三刀*。但是说也奇怪&,这三刀砍下去,不但没有把镜睛穿胸洞腹&,而且砍着的地方,连一些伤痕都没有*。再瞧瞧那柄刀时^,反折了几个口,巳是不能再用的了*。这一下子,可真把孪成化惊骇得不可名状*。</p>

    暗想:我这三刀砍下去*^,确是斫得结结实实的^&,并没有一刀落了空*,怎么依旧没有伤得他的毫发呢&&?这可有点奇怪了??蠢此哪诠σ擦返煤芎?*,所以能挨得上这很结实的刀子^,倒不见得全持妖法的呢*。正在他这们想的时候,又听得镜清一阵的哈哈大笑,向他说道:“如今你又有何说&?</p>

    你的刀子,不是一刀刀都砍在我的身上么?然而我却一点儿伤都没有。这明明是你砍得不合法^*,太不济事罢了。难道还能说是我施展什么妖法么&*?”李成化到了这个时候,可再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了^。一张锅底也似的黑脸,涨得同猪肝一般的红&*?&;琶Π训抖谝慌?*,跪下说道:“恕弟子有眼不识泰山^,同师傅纠缠了这半天。如今也无别话可讲&,就请师傅收了我这徒弟罢^。我总赤胆忠心的跟着师傅一辈子,不敢违拗一点便了*&?!本登逭馐比窗迅詹拍侵治ばα车纳衿耆掌?,一壁忙把他扶住,一壁正色说道:“你真要拜我为师么*?那妖法两字,当然是不必说,巳由你自动的否认了&。不过我所会的本领也多得很,象你已是这般年纪,不见得还能一桩桩都学了去。你究竟想学我那几桩本领呢?”李成化道:“别的本领^,弟子还想慢一步再学。现在弟子所最最拜服而羡慕的,就是能将身子倏长倏短&&,及在霎时间能使敌人眼帘前起了一片乌黑&&。师傅能先将这两手教给我么*?至于钢刀砍在身上&,可以运股气抵住^,不使受一点儿伤*^,这恐怕是一种绝高深的内功&&,不是一时所能学得会的罢^?”镜清笑道:“原来你看中了我的这两手工夫了*。不过这两手工夫,一名孩儿功^*,一名乌鸦阵*。你不要小觑他*,倒也不是短时间中所能学得会的。你既然愿从我学习,我总悉心教授你。大概能用上五六年的苦功,也就不准学会的了?!崩畛苫镁登逡芽鲜账?,并肯把这两手工夫教给他,当下十分欢喜&,忙又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,行了拜师大礼&。从此便在镜清门下,潜心学习起来了&??墒钦庖焕床淮蚪?&^,更把镜清的声名,传播得绝远,竟是遐迩皆知,不但是在这潍县周围的百里以内,就是在几百里几千里外&,也有负笈远来,从他学艺的,镜清又来者不拒,一律收录,竟成了一位广大教主了&。</p>

    只是一桩,人数一多,不兔良莠不齐&。就有许多地痞无赖*&*,混进了他的门中^。这些人从前没有什么本领,已是无恶不作。如今投在他的门下,学会了几种武艺*^,更是如虎添翼,益发肆无忌惮的了^。所以*,在地面上很出了几桩案子,总不出奸盗淫邪的范围。就中有个郑福样,绰号小霸王^&,更是人人所指目的,也可算是这一群恶徒中的一个领袖^&。以前所出的这几桩案子,差不多没有一桩是和他没分的&^。这一天,他同了几个和他同恶相济的坏朋友*,到大街小巷去逛逛。在一顶轿子中,臆见了一位姑娘,年纪约莫十八九岁&,生得十分美貌。虽只是惊鸿一瞥*,露眼间,这乘轿子已如飞的抬了走了^&*,然已把这个小霸王,瞧得目瞪口哆&,神飞魄越&,露出失张落智的样子^^&。</p>

    一个同伴唤小扇子张三丰的,早把这副神情瞧在眼中*,就把肩膊略略一耸,笑着说道:“郑兄真好眼力。莫非在这一霎眼间,已把这小雌儿看上了么*?”郑福祥听了这话&,惊喜交集的说道:</p>

    “难道你也瞧见了她么?你说她的小模样儿,究竟长得好不好?”张三丰又谄笑道:“我并不是今天第一次瞧见她^,她的模样儿,已在我眼睛中好似打上一个图样了。她的眉峰生得怎样的秀,她的眼儿生得怎样的媚,我是统统知道*&,画都画得出来呢?!敝8Q芨咝说乃档溃骸叭绱怂道?^,她是什么人家的女儿?住在什么地方&?你大概也都知道了^?!闭湃岬溃骸罢飧霾幌档??!彼档秸饫?,忽又向路旁望了一望*,装出一种嘻皮涎脸的样子&^,说道:“郑兄*!这里已是三雅园了*^。</p>

    我们且上去喝杯酒,歇歇力罢。在吃酒的中间,我可以一桩桩的告诉你。如此,你这顿酒^,也不能算是白请我吃的啊!彼盗苏饣癪,又把肩儿连耸了几耸。郑福祥笑着打了他一下道:“你这人真嘴馋之至&!借了这点色情*,又要敲起我的竹杠来了**。好&,好,好!我就做上一个东道,也算不了什么一回事^&?!彼婕凑泻袅酥谌?,一窠蜂的走上了三雅园酒楼,自有熟识的伙计们招呼不迭*。</p>

    这时还没有到上市的时候^,一个酒楼上*^&,冷清清的并无半个酒客^。他们便在雅座中坐下,要酒要菜^^*,闹上一阵&^,方始静了下来。郑福祥忙又回到本题,向张三丰催着问道:“这小雌儿究竟是什么人家的女儿?又住在什么地方呢?”张三丰满满的呷了一口酒**&,方回答道:“她便是张乡绅的女儿*,住在东街上那所大屋中。郑兄&,我可有一句话&。这比不得什么闲花野草,看来倒是不易上手的呢?!敝8O槎傅陌炎雷右慌牡溃骸斑?!这是什么话^,无论那个姑娘,凡是被我姓郑的看中的^,差不多已好象入了我的掌握中了^,那会有不易上手的?”那班狐群狗党&,见他发了脾气,忙也附和着说道:“不错啊,不错!这是决没有不上手的。我们预先替郑兄贺一杯罢,大家来一杯啊?!彼鹊街谛灾筤,忽听外面散座中^,也有一个人拍着桌子,大声说道:“不错啊*,不错*^!来一杯啊?!钡拱阎谌讼帕艘惶?*,郑福祥正靠门坐着&,忙立了起来^,一手掀起门帘&,同时便有几个人和他一齐探出头去&,向着外面一望^&。只见散座中^&,不知在什么时候&,已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独个儿据着一张桌子&*,朝南坐着。衣衫很不整齐&,而且又敝旧又污秽*,一瞧就知是个酒鬼^&。当众人向他望的时候,又见他举起酒杯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&,啧啧的称叹道:“不错啊,不错^&!这真是上等绍兴女贞酒。再来一杯啊*?*!彼底?,又拿起酒壶,自己斟酒了^*。众人见此悄景,才知上了这酒鬼的当,不觉一齐失笑^,重行归座。</p>

    却又听那张三丰说道:“刚才确是我失言了^*。郑兄的本领谁不知道,姑娘既被郑兄看中得&,好象已是郑兄的人了&,当然不会有弄不上手的*。不过想用什么方法去弄他到手&,也能对我们说一说么*?”座中一个党徒**,不等到郑福祥回答什么^,就先献一下殷勒道:“这种方法容易得很&。最普通的*^,先遣一个人前去说亲^*,然后再打发一顶轿子去^^,把她接了来&。如果接不成^,老实不客气的^*,便出之于抢^。那郑兄要怎样的受用,便可怎样的受用了*。从前我们处置那田家的小雌儿*,不是就用这个法子么^^?”郑福祥先向说话的这人瞪了一跟&&*,然后哈哈大笑道:“人家都说你是个没有心眼的粗汉,我倒还不大相信。如今你竟要自己承认这句话,献起这种其笨无比的计策来了**。</p>

    小扇子刚才曾说^,这雌儿是张乡绅的女儿^,你难道没有听得么?你想张乡绅是县中何等声势赫赫的人家*,岂是那田家所可相提并论的^?那遣人前去提亲&,当然没有什么效果*,弄得不好^*,或者还要被他们撵了出来&。至于说亲不成*^&,便即出之于抢,果然是我们常弄的一种玩意儿*^。但这张家&&,房屋既是深邃&,门禁又是森严&。试问我们从何处抢起呢^^?你的这条计策,不是完全不适用么&?”</p>

    这话一说,众人也大笑起来^**。顿时羞得那人满脸通红&,只得讪讪的说道:“这条计策既不可行^,那么,你可有别的妙策没有?”郑福样微笑道&;“计策是有一条^,妙却说不到的&*。因为照我想来*&,这张家的房屋虽是十分深邃^,门禁又是十分森严^,我们前去抢亲^^,当然是办不到^*,但也不过指日间而言罢了**。倘然换了夜间*,情形就不同了*^^。而且仗着我这身飞檐走壁的轻身本领,难道不能跑到这雌儿的卧室中,一遂我的大欲么&*?”说着^,从两个眼睛中*,露出一种很可怕的凶光来^&。张三丰听到这里&,却不由自主的大声问道:“哦^&*,哦^^!原来你想实行采花么&?”接着又有人拉长了调儿*,吟道:“有花堪折直须折*,莫侍无花空折枝*&^。哈哈哈*,这个主意确是不错啊*^?&!北阌幸桓龅惩?^,立起身来&*^,向着门帘外一望,笑得一路打听的回归原座,向众人报告道:“这酒鬼大概是巳吃得有点醺醺了*^。真是有趣得很&,他竟在外面陈设的盆景上&,摘下一朵花来&,也文绉绉的吟着迭两句诗句呢^?^&!?lt;/p>

    可是^,郑福祥听了*,却把两眼圃睁^,露山十分动怒的样子,喝道:“什么有趣**,无非有意和俺老子捣乱罢了&,俺定要出去揪住了他&*,呕出他那满肚子的黄汤&,打得他连半个屁都不敢放^*?&!?lt;/p>

    说完^*,气冲冲的立起身来,就要冲出房去*。张三丰忙一把扯住了他,含笑劝道:“天下最不可理喻的&,就是一班醉汉*。你何必和这醉汉一般见识呢^?老实说,象他这种无名小卒&*,就是把他杀了也算不了什么一回事。但是人家传说出去*&,倒疑心你器量很小,连酒鬼都不能放过门,定要较量一下。不是于你这小霸王的声望,反有些儿损害么&?”郑福样一听这话,略略觉得气平**,重又坐了下来^。但仍在桌子上^,重重的拍了一巴掌&*,大声说道:“外面的酒鬼听着&&,这一冷饮俺老子总算饶了你^^,你如再敢纠缠不清^*,俺老子定不放你下此楼&^?&!彼狄财婀?,这话一说^&,这醉汉好象是听得了十分惧怕似的^,果然悄无声息了&,倒惹得众人又好笑起来^。张三丰便又回顾上文,笑着说道:“你这条计策果然来得妙&。象你这身本领*^,这手工夫*^,怕不马到成功^。不过有一件事要问你,这雌儿住在那间屋中^&,你究竟已经知道了没有?如果没有知道&,那可有些麻烦*^^。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冠冕堂皇的事,你总不能到一间间屋子中去搜索的啊&?!闭庖晃?,可真把这小霸王问住了&*。爽然道:“这倒没有知道&,果然是进行上的一个大障碍*。但是不要紧,只要略略费上一点工夫&,不难访探明白的^?^!闭湃岬褂粥圻暌恍Φ溃骸安槐胤锰搅?*,只要问我张三丰*,我没有不知道的。</p>

    否则*^,我也不敢扰你这顿东道啊^*?!敝8O榇笙驳溃骸澳隳苤栏?^,省得我去探访了*^?&?煨┨嫖宜蛋?^*?!闭湃岬溃骸澳闱壹亲臹^^,他家共有五进屋子*^,这雌儿住在第三进屋子的楼上&,就在东首靠边的那一间。外面还有走马回廊。你要走进她的绣房中去&*,倒也不是什么烦难的事情*?!敝8O榈比话颜饣凹窃谛纳?。不多一刻^,也就散了席^*。当他们走出三雅园的时候,这酒鬼却巳不在散座中**,想来已是先走的了*。郑福样便别了众人^*,独自回家^。</p>

    谁知还没有走得多少路&,忽有个人从一条小弄中踅了出来,遮在他的面前&&,笑唁嘻的向他说道:“朋友*&&,你的气色很是不佳&。凡事须得自家留意啊^?**!钡彼祷暗氖焙?&^,一股很浓的酒气&,直冲入了郑福样的鼻管中。郑福祥不由的暗唤几声晦气^。在这今天一天之中^^,怎么走来走去&,都是碰着一班酒鬼??^?一壁忙的向着那人一瞧^,却不道不是别人^,仍是刚才在酒店中向他接连捣乱的那个酒鬼&。这一来*,可真把他的无名火提得八丈高了&^。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&*,举起手来*,就向他很有力的一拳?*?墒钦饩乒硭湟炎淼谜獍愕夭?*&,身体却矫健得很*^,还汉有等得拳头打到&,早已一跳身&&,躲了开去^。却又笑嘻嘻的^,向他说道:“我说的确是好话^,你千万不要辜负我的一番美意啊&&。俗浯说得好:海阔任鱼跃&,天空听鸟飞&。你总要记取着这两句话&,不要做那不必做不该做的事情?!敝8Q幌旅挥写蜃拍怯瞎?&,已是气的了不得。再见了这副神情*,更是恼怒到了万分,那里再能听他说下去^?早又举起拳头&^&,向他打了过来。这酒鬼倒也防到有这一下的^,所以把</p>

    话说完,不等得拳头打到^^,即巳拔足便跑了&。郑福祥一时起了火*,恨不得立刻把这酒鬼打死^,怎肯放他逃走&^**?自然也就追了下来,但是这酒鬼生就一双飞毛腮^,走得飞也似的快^&。不到几段路,已是走得无影无踪的了*。郑福祥弄得没法可想**,只好把这酒鬼顿足痛骂几声&&,然后怅怅然的回得家去*。而为了这酒鬼几次三番的纠缠^,弄得他意兴索然&,对于采花这件事,倒想暂时不进行的了。</p>

    无如^&,睡到床上^*,刚一闭眼*,又见那袅袅婷婷的张家小雌儿*^^,仿佛巳立在他的面前了*。惹得他欲火大起&*,再也按捺不住*&,一翻身坐了起来&^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这醉鬼算得什么?他难道能阻碍我的好事么&?我今天非去采花不可*?&!奔创┝艘簧硪剐幸伦癪^*,出了家门&,直向东街行去&*。一路上到未有什么意外。一会儿^,已到了张乡绅的大屋之前*^。刚刚跃上墙头&,忽于月明之下^,见有一件东西,飞也似的向他打来,暗叫一声:不好*^!不知这向他打来的是一件什么东西*?且待第一百十三回再说&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^&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&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^*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^^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