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十六回 展钢手高楼困好汉 挥宝剑小舍劫更夫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十六回 展钢手高楼困好汉 挥宝剑小舍劫更夫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江南酒侠正在挹云阁外徘徊观望之际^,忽觉有人在他肩上拍了一下^&,并低声对他说道:</p>

    “你这人好大的胆,竟敢走向这龙潭虎穴中来&^?!苯暇葡啦煌贸粤艘痪?,回首望时,却是神秘得很*,连人影子都没有一个^。不觉更加诧异道:“好快的身手&。怎么刚听见他在说话&,一会儿便不见了&。这到底是什么人&?莫非李成化那厮也来了么^?”但是转念一想,忽又觉得不对^。李成化是湖南口音中夹些山东白,这个人却是一口河南中州白^,显见得两下有些不同。而且李成化的武艺也很平常,不会有这般矫健的身手呢&。想到这里*,忽然意有所触&,恍然大悟道:哦*,是了*。莫非就是在打尖的地方向我乞钱,在住宿的地方向店妇调笑^,那个游戏三昧的穷汉?他不也是一口中州白么?不过^,不管他是那个穷汉不是那个穷汉&,总之他是没有什么恶意的&。如果他有下恶意&&,当在我肩上拍上一下的时候&^,早可设法把我拿下**,还能听我自由自在的游行么&?至是*^,他又胆壮起来,便向阁中走进。</p>

    两扇阁门却洞洞的辟着&,既不锁键,也无守卫之人,只是里边黑黝黝的,一点不能瞧见什么。</p>

    江南酒侠这时也不去管他,即将火扇取出^*,把来一扬*^,张见里边很是空旷,没有一些陈设,也没有什么橱柜之属放在那边*。不免也觉得有些诧异,莫非误听人言,这里只是一所空阁罢^?后来忽然憬悟道:大概因这第一层是出入要道,所以不把重要东西放在里边,到了第二层阁上&,一定有所发见了*。一壁想着^,一壁寻得扶梯的所在,又向二层楼上走了上去。在火扇所扬出的火光下^,果然见有几口大橱,一并的排列着。这里边所藏的^,不言而喻的,都是些奇珍异宝了&。江南酒侠也不暇去细看它,又依着扶梯走上了三层阁**。忽在一个转角的地方&,瞧见了一团黑黝黝的东西。</p>

    忙走近去&,用着火扇一照,不禁噗嗤一声笑了起来,原来并不是什么东西*,乃是两个更夫^,被捆缚在一起,口中也被破布塞絮着咧。江南酒侠这才知道在他之前,已有人走进这阁中来了。无怪两扇阁门洞洞的辟着*,连一个守卫的影子都不见呢。不过这先到这阁中宋的&,到底是什么人,可又成了一个问题了。第一使他疑心到的,当然就是那个穷汉^。因为这穷汉也到了这里,并在这里欲有所图谋,先前已经可以证实^&,没有什么疑问的了。只有一桩不解的事情,这穷汉走入这个阁中,和他相距也只一霎眼的工夫,并可称得是前后脚&&,怎么把门打开,把更夫捆起,他一点也不瞧见*,一点也不听见声息呢?难道那人竟有上一种神妙莫测的本领,做到这种事情,可以不费什么手脚么*&?而且还有一个很大的疑点,他站在阁门前瞻望着*,那穷汉在他肩上拍上一下的时候,这两扇门似乎早巳洞启着在那里了&。如此看来^,先到这阁中来的,似乎又不是那穷汉,而为别—</p>

    人了*&。然而*,一夕之中^,竟有三个人怀着同样目的,要到这里来行窃珍宝,这不但是桩奇怪的事情*&,而且很足引起他的兴趣咧。他最后的一个着想,却决定了这个人大概就是李成化罢^。如果真是李成化&,那他自己真是惭愧得很&&,竟披李成化着了先鞭了,他不是已处于失败的地位么*?在他沉思之际,却已把第三层阁中的情形^,瞧了一个明白,也和二层阁中一般*,一排的放列了几口大橱*。当然的,这内中贮藏的,都是些珍宝了,便又匆匆的到了第四层阁上**,他在这个时候,耳边忽听得一种声响^,似乎是从第五层阁上发出来的*&,暗想:李成化大概已在上面动手了。既是这门熟门熟路,又没有一个守卫在上面,看来一定可以得手的罢?他一想到这里,似乎自己真巳到了失败的地步了&,心中觉得十分懊丧,也就不暇细看第四层阁中的情形,又匆匆到了第五层&。这座阁&,是仿效着宝塔的形式建造的*,一层小似一层,到了第五层上,只剩方方的一小间了。</p>

    江南酒侠走到阁外时^,只见那阁门虚掩着,显见里面有人在那里工作咧^&。忙立住了足&,把门推开了几寸,偷偷向内一张,却很是使他出于意外的。下面的几层阁中,当他走上来的时候,都是黑黝黝的不见一点灯火**,独在这层阁中&,却有一盏很大的玻璃灯,和那佛像前所供的那些灯一般的*,高高悬挂在上面。就这灯光之下,瞧见一个躯干魁梧的汉子&,立在一口小橱之前&,俯着身子有所工作^,似乎全神都倾注在上面。而就这背影瞧不是李成化^^,又是什么人呢&?江南酒侠看到这里,不觉暗喊一声,啊呀&,这一遭我竟失败在李成化那厮的手中了。这真是意想不到的事&&。眼见他马上就要把橱门打开^,轻轻易易的就可把玉杯取了去,我难道可以拦住他,把这玉杯抢了过来么?不过&*,这也怪我自己不好*,我太是轻信人言了**。我如果知道这里防守得如此之松,玉杯可以唾手而得,我又何必和他赌上这个东道呢&?</p>

    谁知正在江南酒侠暗喊啊呀之际,那个汉子却似杀猪一般&,大声喊起来了。这更是江南酒侠所不防的。也就抛去一切思潮^,把门一椎,走了进去*。那时那个汉子^,也已听得有人推门进来,忙止了呼喊之声,回过头来一瞧^,却又使江南酒侠怔住了。原来这个汉子生得眉清目秀,只有二十多岁的光紧^,并不是那李成化。然而江南酒侠这时对于这汉子究是怀着何种目的而来的一个问题^*,已是无暇推究了,因为同时又发见了一桩骇人的事情&,已瞧见那汉子的一只右手,被橱旁伸拿出一只钢铁的手^^,把他紧紧的捏着。无怪刚才要大声呼喊起来咧^。这时江南酒侠唯一的心愿,也是他唯一的责任,就是赶快须得把这汉子救下。如果等到马家的人闻讯到来*,那就大费手脚了&。</p>

    至于这个汉子是谁^,现在可以不必问他,总之^,他既在夤夜之间&,到这挹云阁中来盗宝^,一定是不赞成马天王的为人的,并和马天王是处于反对的地位呢。但是用什么方法去救他,倒又成了一个问题*,还是用宝刀去把这钢铁的手斩断呢^?还是再想别种妥善的方法呢?而且这橱上除了这钢手之外,还不知有不有别的机关^?宝刀斫上去&,更不知要发生不发生什么变化?这也都应得于事前考虑一下啊。</p>

    可是^^,他还没有把方法想定&,却早听得呀的一声*,有个人推开窗子跳进来了&。一到阁中,就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们这两个人,真是一对呆子。一个自己的手被机关擒拿着了^&,却不想解救的方法*&,只是一味的喊叫。一个看见人家被困,只是呆住在旁边瞧热闹,也不替人家想想方法。难道你们二人&,专等马天王派遣武士到来,把你们擒拿了去么^?你们须要知道这钢手的机关^^,装置得很是巧妙。只要有人误触机关&,钢手便会伸拿出来&^,把那人的手捉着^^,下面同时也得了消息,马上就有人前来察看情形了*?&!钡蹦侨怂祷暗氖焙?,江南酒侠早巳把他瞧得清清楚楚,果然就是在打尖的地方向自己乞钱的那个穷汉*。那以刚才在挹云阁前,向自己肩上拍上一下的,更可证实是他了。那穷汉说了这番话后,随又一点不迟延的*^,走到了那少年之前,即从腰旁解下一柄宝刀,对着少年笑说道&*,“我这柄刀,虽然不得是什么宝刀,倒也能削铁如泥,犀利非常&。让我就替你把这只钢手削了去罢^&?!彼蛋?,只把刀尖轻轻在钢手上一削,这钢手立刻中分为二,失了约束的能力*。少年的那只手&,便又重得自由了&。少年喜不自胜,方欲向他致谢,那穷汉忙止着他道:</p>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称谢的时候&。不如乘他们大队人马没有到来之前^,我们就悄悄的溜走了罢*?!彼低暾饣?,就把少年的手一拉,齐从刚才进来的那扇窗中钻了出去^。在刚要上屋之前,那穷汉却又把个头伸了进来,向着呆站在室中的江南酒侠说道:“朋友&&,你不要痴心妄想了??蠢凑庵挥癖?,今天是万万不能到手的了。不如过几天再来罢,现在他们的大队人马快到,你还是跟我们一块儿走罢?!闭饣耙凰?,方把江南酒侠提醒**,倒也自己觉得有些好笑起来&。暗想:我真呆了。他们的大队人马快到,我还呆呆的立在这里则甚?难道真是束手待毙不成^?并且我向来行事,虽不十分精明,也不十分颟顸,但照今天的这桩事瞧来,实是颟顸极了*,如果老是这样的下去,怕不要失败在李成化的手中么?想到这里&,忙把精神振作一下,也就走到窗口,跟着他们二人一齐上了屋面。</p>

    却见那穷汉用手指着下面,向他们低声说道:“你们且瞧^^,他们不是已带了大队人马到来么?”江南酒侠忙向下面一瞧时^^,果见一队武士,约有四五十人*^,正在蜂涌而来,前锋早巳到了挹云阁外&,旁边还有几个达官装束的*,好象是押着队伍同行,大概是他们的首领罢?江南酒侠看了之后&^,忽又哈哈大笑道:“我道他们的大队人马中^,总有几个三头六臂十分了不得的人物^^,不料只是这几个毛虫,那还惧怕他们什么?就是他们全体到来&,只拿我一个人对付他{门*,恐怕也都绰绰有余裕咧*&?!蹦乔詈旱溃骸耙悦踩∪?&,失之子羽。你倒不要小觑了他们,而且他们也不是存心要和我们为难,实是平日受了主人豢养之思&^&,现在既然出了岔子了,他们少不得要替主人出点力,来摆摆样子。我们得饶人处且饶人&,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呢*?朋友^,我们还是不要给他们瞧见*,静悄悄的走了罢?!苯暇葡廊床辉蕹烧饩浠?,快快的说道:“你们要走^^,尽管各自请便^,俺还得在这里和他们玩上二下呢*?!彼底偶丛谖菝嫔蟐,高声喊起来道*,“你们这班瞎眼的死囚*&,你们以为借着机关的力量,巳可把我擒拿着,预备到阁上去拿人么*?但是我为你们省力起见&,已把这机关弄毁&&,并从阁中走了出来*,特地在这屋面上恭候着你们咧?*!毕旅嬉惶饣?*,登时很喧哗的一阵喊。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肥人,好象是这一群武士中的首领,也立刻向大众吩咐道:“伙伴们!你们快分几个人上屋去,把这汉子擒住了,别放他逃走^^。?&;岱A知主人^,重量有赏?!?lt;/p>

    但是,他的话刚说完&,早有一件重甸甸的东西^&,从屋上打了下来,不偏不倚的,恰恰打在这个大肚子上&。只喊得啊呀一声^,已倒在地上成一团,众人见了这种情形,当然立刻大乱起来。却又听得江南酒侠在屋面上哈哈大笑道:“你这厮真没用。俺只敬得你一杯酒&,你已是受不住,倒在地上了。早知如此^,俺倒不必对你行这种很重的敬礼呢&^。也罢,俺现在顾惜着你们&&,就改上一个花样&,只普遍的请你们尝些酒豆的风味罢?&!闭饣案胀?,即有象冰雹似的一阵东西^,落英缤纷的从上面飞了下来&,一时打在脸上*&,脸上立刻起泡^&。打在衣上,衣上立刻对穿。说它是固体呢^,却热辣辣的好似沸水&。说它是液体呢,却又硬铮铮的有同铅弹。害得一般素来没有尝过这种酒豆的风味的,还疑心他是施的妖法,不免一齐惊喊起来,有几个尤其胆怯的&*,竟远远的躲避开去了^。</p>

    江南酒侠瞧在眼中,更觉十分得意*&,越发把这酒豆不住的喷着,并且他还有一桩绝技*,他把这酒豆喷出去*,咫尺之间,十丈之内*,是把来看得一个样子的&。只在运气的时候*,有着缓急高下的不同罢了。所以这时大众虽远远的逃避开去*,他却连身子都不动一动,只把口中的那股气运得加紧一些&,依然喷得一个淋漓尽致,没有人能逃出他的射线之外。这一来*,更把大众惊得不知所云了^。</p>

    几个乖巧一些并和阁门距离得相近的**,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,赶忙躲入阁中&。只苦了几个蠢汉和着那些距离阁门太远的,一时竟没有地方可躲,只好把身子伏在地上,权将背部作盾了。</p>

    江南酒侠到了这个地步&,也觉得自己玩得太够了。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道:“好一班不中用的毛贼*。连几点大一点的雨点子都受不住&&,倒要出来替人家保镖护院了,你们自己虽不觉得羞愧,我倒替你们羞愧欲死呢^。哈哈,俺老了今晚也和你们玩得太够了。如今且再留下一只酒杯,给你们作个纪念品罢*。奄老子去也*?!彼蛋?,又有一只重甸甸的酒杯**,从屋上打了下来。却是凑巧得很^,恰恰又打在那肥人的大肚子上,和刚才的那只酒杯配成一对。这时屋上便起了一阵很轻很急的脚步声&&,显见得江南酒侠已是走了&&。不知这江南酒侠究竟真的走了与否?且待第一百十七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&,请 点击这里 发表^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