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回 宝钗相赠红粉多情 木棍横飞金刚怒目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二十回 宝钗相赠红粉多情 木棍横飞金刚怒目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且说周小茂被困斗室,正在无可为计的时候,忽又见房门开启,自外面走进一个鬓发如云的女子来,不觉大吃一惊。以为定是碧娥想得了什么好方法,又前来向他纠缠了&&。便将双目一闭*,不再去理睬她^&。不料**,那女子走至床前*,却向他娇滴滴的说道,“你不要认错人&,我不是碧娥呀^^?!闭獠庞质顾隹劾匆豢?,却是那脉脉含情的翠娟。这倒又使他骇诧起来了^*。这翠娟对于自己&*,虽然似乎很是有情&,然而在途中在席上*&,始终未交一浯^。而且常有一种憎厌她姊姊举动轻浮的表示^,流露于不知不觉之间*,显见得她是一个端庄稳重的女子&*,而又是羞人答答的^。那么^,在这三更半夜^,为什么一点嫌疑也不避,又到我这里来呢?难道也是经不住情欲的冲动,和她姊姊一样**,又要来和我纠缠不清???想到这里&,不觉又有些毛发竦然起来*&。决定无论如何*,自己总是立定心志,依旧给她一个不瞅不睬^。</p>

    谁知翠娟早又开口说道:“你不要这般的疑虑呀^。你要知道*,事机已经是十分急迫&,便是你要疑虑^,也容不得你疑虑来啊*!闭饣耙凰?^,顿时骇得小茂把成见抛去^,忙向她改容问道:“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^&?难道我除了被囚斗室之外,还要遭到什么意外的危险么^?”翠娟嗤的一声冷笑道:“这还用问&,这早巳成为不可掩的事实了&。我姊姊是著名的金粉夜叉,无论郝个男子^&,只要一堕入她的网罗中*,没有一个能够幸脱的,你难道还不知道么?老实说&^,她如今既已看中了你^&,那就是你的厄运到了&*。无论你顺从她或是不顺从她*,结果总不免于一死,只为一种时间问题罢了&&。</p>

    这难道还讲不上危险二字么?”这话一说&*,小茂更是十分吃惊&。两颗圆滚滚的眼泪^,急得如珍珠一串的直滚而下&*。忙恳求似的说道:“那么怎样?你也有救我的方法么*?”翠娟叹道:“我如果不想来救你*^,也不深夜冒着嫌疑,来到这里了^。并且你的陷落在这里&*,一半也可说是我的罪过&^*。</p>

    因为我刚才从外面跨马回来*,倘然不说出有你这么一个人*,何致使我姊姊生心,遣派老苍头前来诱骗你呢?”说到这里&*,她的两个颊上不觉也和烘霞一般^,瑟的红了起来^*。</p>

    小茂听说是来救他的,不免又生了几分希望。便露着殷切之色&,望着翠娟说道:“你既是前来救我的^,请你赶快想个方法&&,把我救了出去罢*。我的一身原不足惜*,就是死了也不不要紧*。只是我的父亲还在云南戍所之中^,跟巴巴的盼我前去营救。我若一死*&,一切都成绝望了。在这一点关系上,或者可以引起你的注意么?”翠娟道:“尊大人远戍云南^&,处境十分凄惨*,你又是一个孝子&,这些我早都知道了。老实说,我如果不瞧在这几层关系上&,就算你陷落在这里^&,我实是罪魁祸首,我也不高兴冒着这种大嫌疑和这种大危险呢*,不过在救你出险以前*,我须将一切方法向你说明,免得临事仓皇^,反为不妙。好在我的姊姊睡兴素来是很浓的^&,今天更比往日不同&。料她此时一定睡得很熟,不到天明以前^,决汁不会就醒来咧*?*!毙∶溃骸澳敲?&,是怎样的一种方法呢?”翠娟道:“你且听着:我们厩中有匹青骢马*^*,实是一骑骏马*^。虽不能如俗语所说的日行千里&,夜行八百*,然而相差得也就有限了*。现在我就去盗了来^,让你骑了逃走*。不过有几桩事情^,你须得牢记在心:第一&,我的姊姊是会飞刀的,百里之内&,取人首级,有如探囊取物*。所以你在路上的时候&,千万不可有一刻的逗留&*,总以能速逾这百里的范围为第一目的&*。第二^,我姊姊除了飞刀之外*,又擅长百练飞索,相隔四五丈外*,要把一个人擒过马来&*,是不算什么一回事的。所以你在向前疾驰的时候,如果听得有人在后唤你^,千万不可停马*,更不可回过头来&。如果一停马,或是一回过头来^,那就要老大的上她一个当了。这两桩事*,你都能记得么?”小茂道:“谢你关照^&,我总记在心上就是了。如今时候已是不早,我们赶快去把马盗来^,让我立刻逃走罢^?^&*!彼低?,早把衣服穿着整齐,即同了翠娟*,双双走出卧室。</p>

    一会儿^,已到了马厩之前。只见那匹青骢马高骏非凡*,果是神品。一见有人走到身前^,即四足腾踔&,显着不受羁绊的样子^。翠娟见了,忙走了过去^,在它身上抚了几抚。说也奇怪^*,这青骢马好象认识人似的,经她抚摩之后,便又十分安静,驯服下来&*。在这时候^,小茂倒又想起一桩事来了&,忙对翠娟说道:“不对,不对!这番我蒙了你的救援*,虽是幸得脱离虎口。然而是什么人放我出去&^?这骑马又是什么人盗给我骑的?你的姊姊只要一查究&,就可立刻查究出来*^,决不会再疑心到第二人^&。这一来,不是要把你累及么?这在我良心上&*,怎么对得住你呢*?”翠娟听了苦着脸说道:“这是无可避免的&&。然而还不要紧*,我和她终究是嫡嫡亲亲的姊妹^,她见我把你放走了^,心中虽是恨我&,实际上到底还不能把我怎样呢。不过你既问到我这句话*,足见你对于我是十分关心的,倒又引起了我的一重心事*&。明知是不应该对你说的话,却也要向你说上一悦了^*。我姊姊平素对我虽是十分和平^。并没有什么虐待的地方。但是她的性情及行为,终和我格格不相入&^。却又时时有下一个暗示^,要设法引诱我同她走到一条路上去&。达实是一桩十分难堪的事情。象她今天对你的这番举动^,就可算得一个很显明的例子了&。所以,在我心中&*,总希望能早离开这里一天好一天*,早离开这里一刻好一刻*。如果再停留下去&,万一在把握不定的时候,偶然一个失足^,也和我姊姊同化起来,岜不是大糟特糟么*?可是我孤零零的一个弱女子,一旦离开*,这里&,又能走到那里去呢&&?这可不能不望之于你了^。等你把尊大人那方的事料理清楚以后^,不知道也能可怜我&,把我救出这个火坑么?”翠娟说到这里&^,露出一种泫然欲涕的样子。小茂即慨然说道:“这是不必小姐吩咐得的。小姐今日把我救出此间&,实是恩同再造^*,刻骨难忘。我只要把私事料理一清&,就要设法来救小姐的&&,小姐耐心等候着就是了^。如负所言,有如此月?^!彼底?*,即伸出一个指头*^,向天空一轮残月指了去&,翠娟道:“公子言重了*^。只要公子肯把这番话记在心上^,我就感恩不浅了&。时候已是不早,请公子起程罢&&?!毙∶淹返愕?,也就牵了那青骢马,出了马厩,循着甬道*,向后园门走去&*。翠娟一路在后相送*,一会儿&,已出了后园门。</p>

    刚刚走得几步,忽又听翠娟把他唤住^。随又见翠娟盈盈走上前来^,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纸包递交与他,一壁笑着^,说道:“我真的闹得昏了*,几乎把要紧的事都忘记了*。这里有赤金几锭,是我历年储积下来的^^,如今请你不要见笑*,暂时把来收下^,聊充一路上的费用罢。中间还有金钗一柄*^,是我日常插带之物^,现在拿了来赠给你,似乎嫌轻亵一点^,冒昧一点^*。但我们今天这番遇合,不同寻常&,无论将来能再见面,或不能再见面*,总得有上一种纪念品,而这柄金钗,实可代替得我的。将来你一见了此钗*&,就同见了我的人一般*,所以也要请你收下咧*&?*!钡彼档氖焙?*^,似乎很是光明正大^,不涉及一些寻常儿女子的事情^。而她的把金钗赠与小茂*,更与寻常才子佳人的私赠表记,微微有些不同^。然在她玉颊之上&,也不自觉的隐隐有些红晕起来了^。</p>

    可是,她这一赠金钗不打紧^^&,却把个小茂为难起来*^。觉得“却之不恭&*,受之有愧”八个字*,正不啻为他今日而说*^*。所以踌躇了好一会,也只有受了下来&,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*。同时,小茂又私自想道:“她是救我的人,我对她的这番恩意,在理就应得有点表示&。如今我尚没有什么表示*^*,她倒又向我赠起旅费和纪念品来^*。我如果再不作投琼之报^,在情理上未免太说不过去了么?”</p>

    他一想到这里^,就向自己身上去掏摸,无意之间,却在腰问摸得了一块佩玉*&,不觉暗暗欢喜道:</p>

    “好了*,好了&!我就把这块玉还赠她罢*。尔以钗来&,我以玉往&,倒也是两铢悉称咧*&?*!彼婕唇馀逵窠庀?,恭恭敬敬的递与翠娟道:“你既赠得我纪念品&*,在理^,我是不能不报的^。这块佩玉,虽算不得什么^*,然而我佩在身畔^,也有上近十年了。如果不以我这番举动为轻亵*,就请你收下罢?&!贝渚曛潦?^,倒又觉得有些羞人答答了。然在势不能不收此玉^^,只得腼颜受下*。小茂却就在这个时候,说上一声:“珍重!”狂挥一鞭&,向前疾驰而去^。翠娟直目送他至不见了影子&,方始阖上园门*,踅归寝室^,不在话下*^。</p>

    且说小茂别了翠娟,向前驰去^。转瞬间&*,早巳出了红叶村&,行入坦平 官道中^。他一心只记着翠娟叮嘱的说话*,马不停蹄的向前走着^,不敢稍稍停留一下。有时偶然拾起头来*,瞧见照在树枝上的月光,被风簌簌吹动*^?有如碎金一般,还以为是真有什么飞剑飞到了*,把他骇得心胆俱裂^,更比以前跑得加快—些&。他这样的向前跑去,看看已是破晓时分了^。暗忖,自己对于道路虽不十分熟悉,这一阵子的狂跑^,不知已跑了多少路^?然而无论如何&,总在百里以外了^。所以,这颗心也就放下了许多^&。谁知还隔不上多少时候,忽听有人在后面唤道:“呔^,小子,快些住马*^!俺有话问你说呢*&!毙∶惶腥嘶剿?,早吓得魂不附体了^,也不暇辨明这唤他的是男子还是女子^,更不敢向后面看上一眼,只是纵马疾驰。然面后面的这个人,似乎也是有马骑着的。尽你跑得怎样的快&,他仍在后面追蹑着^,并不住的嚷叫道:“快些停马^,快些停马!如果再不停马*,我可要对不住了^^?^*!毙∶醋芗亲糯渚甓V龅哪橇骄浠?,那里敢把马停止一停呢*?这一来,中把后面的那个人着恼了。一时起了牛性&,竟不暇顾及—切*,陡的把手一起&*,就把手中的一根木棍子*,使劲的向着小茂掷了来*,这事真也凑巧*,木棍落处,也不前*^,也不后,恰恰落在小茂的马前&*。小茂当时虽然吃了一惊^,心中却反比以前定了许多*。因为他起初见有—件东西飞了来^,以为不是飞刀,定是飞索^,自己十九没有性命了&^。谁知等得定睛一看^,却是一条木棍^,方知这在后追蹑着嚷叫着的,并不是碧娥,而为另一个人^,完全是自己误会了*^。他这样的一想,倒又起了一种好奇之心&,想要瞧瞧这来者究是什么人?为什么向着自己这样的嚷叫*,莫非也是出于一种误会么^&?因此就把马勒停在道旁*。再回过头去,向着来的这条道路上瞧望时,即见有个黑大汉&*,骑着一匹高头骏马*,口中还不住的嚷叫着,正向着自己而来。</p>

    一会儿,两马已差不多并在一起了*。那个黑大汉却只忒棱棱的鼓着一双眼珠,向着小茂浑身上下不住的打量着,并无一句</p>

    话说&,小茂却真被他瞧得有些不耐烦了^*,反忍不住向他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我和你素不相识&,你为何这样的向我喊叫*?”这话一说*^,倒好象把那黑大汉提醒了什么似的,立刻两眼一瞪^,厉声说道:“好小子&,你倒会花言巧语的&^。我的妹子被你拐到那里去了&?</p>

    快快还我的妹子来*?!毙∶惶饷煌访荒缘幕?,真是又好气^*,又好笑^&。忙说道:“朋友,你不要认错人。我和你素不相识^&,更不知你姓甚名谁?那里会拐起你的妹子来&?”黑大汉最初倒也被这句话折服了*^**,一时不再说什么话*&。跟着两个眼球向上一转,象又想得了什么新鲜意思,立刻又大喝一声道:“呔,小子!不要一味的花言巧语了。我唤泥金刚薛小三^,你难道还不知道么?我的妹子蕙芳&,是昨日晚上逃走的*,我得了这个消息^^,就骑了马,循着这条官道寻了来。一路上连一个鬼的影子都不见,只见着你这小子^,这不是你拐去的,还有什么人?呔^&,小子*!不要多说了,快快把我妹子还来*,万事全休。否则^&,我可要对不住你了&!彼档秸饫?,便举手作势&,似乎要举起棍来,向他劈头打下的样子*。方又觉到手中并未有拿什么,那条木棍,早在他恼怒的时候,掷了过来了。这一闹,可闹得他手足无措,窘不可言&。那张黑炭也似的脸^,也立刻涨红起来*,变成紫酱色了^。小茂瞧在眼中*,也忍不住笑将起来道:“你要举棍打我么*?可惜你的那条木棍,还睡在那边地上呢*?!彼底?*,用手向耶木棍坠落的地方一指*。泥金刚薛小三不管他是怎样的一个浑人&,这种情形到底是受不住的。不免又忸怩上一阵&,方才走下马来^,把那棍子拾取在手&&,复又上了马&,向小茂说道:“如今不管我的妹子究竟是你骗去的^,还不是你骗去的*,路上既然只再你一个&^,并无别人^,我总得向你要人&,你就是还不出人来&,至少也得随我走上一遭*,把我妹子寻得,方能许你脱身事外&*?^*!毙∶Φ溃骸罢馐鞘裁椿?。你的妹子如果真是我骗去的,当然责成我还出人来&^。如今既不是我骗去的*,我当得置身事外*^。你怎么可强迫着我&,陪伴了你前去找人呢^?我这个人难道如此的空闲,竟无一点私事在身么?”泥金刚道:“这些话我都不知道,我只有两句话可以对称说:你肯乖乖的随我同行&,那是最好的事。否则我就把你送官&*,看你能得便宜不能得便宜*^&?如今你只要想一想:你这么一个白面书生^,究竟也能和我这黑大汉抵抗一下么?究竟也能逃出我的手掌么&?”他说完这话*,又干笑上几声^,似乎很得意的样子^。</p>

    小茂知道他是个浑人,不能和他理喻的^,如今既然入了他的手掌,只好依了他的说话行事*,慢慢的再想脱身的方法了*。便蹙着双眉^,说道:“既然如此&*,我就陪你同去找寻也得&。不过你的妹子,究竟怎样被人骗去的*?总得对我说上一说^&*!蹦嘟鸶蘸鱿肿啪锏纳衿溃骸叭绱怂道?*,我的妹于的确不是你骗去的*,那我倒错怪你了*。也好*,我就对你说个明白罢&^&。我的妹子唤做四妹&,素来倒是很幽娴贞静的,简直可以说得不出闺门一步^^&。不料昨天晚上,我正起来小溲,忽见她的房门洞启着,还以为遭了贼窃了^&。谁知走到她的房内一看*^,她已杳无踪迹。四处查看&,也无一点影踪^&,反发现厩内失了一匹好马^。方知她是有意逃走了&&。所以我也就骑了马*,连夜迫寻下来了*?!?lt;/p>

    小茂听完以后,沉吟道:“这倒的确是一件奇怪的事情。怎么半夜三更&,好好的就会把一个人丢了呢?但是我要问你:在最近的时期内,也有什么男子到你们家中来么&?并且你又怎么决得定&,她是被人家骗去的呢?”这话一说^,好象把泥金刚陡然提醒了似的,不禁现着恍然大悟的神气道:</p>

    “不错,是有这么一个男子到我们家中来过的。但是他们在这短时期内,竟会彼此自成,这是我万万想不到的^。如今想来,的确有些可疑了,就是那男子的突然逃走,当初很目为是件神秘的事情&,现在也就不成问题&,定是我妹子把他放走的了?^!毙∶溃骸熬烤故窃趺匆换厥?*?我倒被你说得有些糊涂起来了^*?!?lt;/p>

    泥金刚听了,也笑道:“这的确是我的不好*^。这么没头没脑的说着^,怎么使你听得明白呢*?</p>

    对你说罢,我们薛家*,和这东村陆家,差不多可算得是世仇。隔不上几年,总要械斗上一次的^。</p>

    上一次的械斗^&,他们输了^,被我们捉了他们那边的一个人来&。这人名唤陆有顺&*,是一个美貌的少年,就暂时寄在我家囚禁着^。想不到我的妹子竟会看中了他&*,暗地和他有上私情了^?!毙∶苏夥?*,不觉暗暗好笑:“天下事竟无独有偶&*,这真可算得我和翠娟那番事情的一个影子了&。所不同的&,翠娟至今还在她姊姊掌握之中&,汉有逃出樊笼呢。我真是个男子的*&,将来定须把她从黑暗的家庭中救出&,方才于心无愧!彼槐谡饷窍胱?^,一壁把头点上几点。不禁脱口说道:“不错&,这一定是那陆有顺把她带了走的&&。如今耍找寻你的妹子&,只须往东村走上一遭便了^?墒钦舛謇肟饫?,究竟有多少路呢&?”泥金刚把手向前一指道:“不远,不远&。就在这东北角上*,大约只有五六十里路*。只要从县城中横穿而过,马上就可到得那边了**?!毙∶溃骸叭绱怂道?&,就请你一人前去找寻罢^。我可不能奉陪了&?!蹦嘟鸶占∶豢吓闼ド?&,倒又显著一种着急的样子,忙道:“这可不能*。请你可怜我是一个浑人*,见了人,除了动手之外,一句活都说不来的^*。非得你和我同去*,和他们好好的办一番交涉不可呢?^*!毙∶档米攀悼闪?,倒又不免心软下去*。而且照情势瞧去,如果坚执着不肯和他同去^,也是有些做不到的*。便道:“好&,好!我就陪你走上一遭^。只是我自己的正事,却为了你耽搁下来了^?!蹦嘟鸶照獠琶嬗邢采?,便和小茂并鞍前进&。</p>

    约摸走了十多里路,忽又见泥金刚显着一种愁眉苦脸的样子*,口中乱嚷起来道:“不对,不对*!我的妹子真害透了我*,我再也赶不动路了?!毙∶共幻獬粤艘痪?*,忙问他为什么这般模样?</p>

    又为什么不能向前赶路了^*?泥金刚这才在肚子上一摸&^&,说道:“老实说^,我实在对不住我的这个肚子了^&。象这般的腹中空空如也^*,怎能教我赶得动路呢?”小茂听了这话&^,倒不禁笑了起来。忙用手在额上一搭^,尽着目力向前望去,便向泥金刚说道:“你不要着急*,前面就有一个市集^,我们且上那里去打尖罢?!蹦嘟鸶找惶懊婢陀械胤娇梢源蚣?,倒又欢喜起来&^&。忙打起精神,纵马向前赶去。不一会*,已进了那市集,便在一家饭铺前停了骑^^*,相将入内打尖。这泥金刚真也妙得很*,刚一坐定,就嚷着唤伙计:“快去拿一百个馍馍,一大腿肥猪肉来^,填填我的肚子。你瞧*^,我的肚子不是巳饿得瘪了起来么&&?”他把这话一说,不但一个饭铺子的人都笑得喷饭,连那伙计也禁不住笑了^。他倒又正色说道:“这有什么可笑^!你们到这里来*,那一个不是来填肚子的^?为何单单笑我这句话呢&*?”在他说的时候,伙计早已把热腾腾的一盘馍摸、香喷喷的一腿肥肉送了来。他见了*,不禁立刻眉开眼笑起来^。也不向小茂让一声,就抓了馍馍,折了腿肉^^,只是向口中乱塞着。不一刻,早只剩一空盘和一台肉骨了*。方见他把肚子摸上一摸^,啧啧的说道:“好,好^!</p>

    如今总算对得住我这肚子了&^。找寻我的妹子要紧*,我们赶快上路罢*?*!彼低?&,即把小茂一拉&*,向着外面就走^。</p>

    那伙计起初见了他这种样子*,一时瞧不透他是什么路敖&,倒瞧得有些发呆*&。后来见他拉了小茂径向外走^,方记得还没有会帐咧&,饵不免着急起来&,忙一路追了出来^。到了店门口*&,才把二人追着^&。即把泥金刚一把拉着道:“大爷,你大概吃得忘了&**,连帐都没有会给我们呢&?^!蹦嘟鸶铡?lt;/p>

    听这话^&,便两眼一睁,向他发话道:“怎么说*,吃了东西还要会帐的么^?”一壁说&^*,一壁又把袖子一摔,就把那伙计的手摔了去**,想就乘此脱身&。那伙计一瞧这种情形^,估定他是要吃白食的了*,那里再肯退让&&?便又走上一步&,拦住他道:“吃了东西^,当然要会帐的*&。这又何须说得^。请你干脆一些*,快到柜上把帐会下罢,不要这么的支吾了^?^!蹦嘟鸶杖愿尚Φ溃骸俺粤硕饕嵴?,这是一句什么话&?我出世以来从没听见过*,请你免说了罢^*?*!闭馐惫裆弦惨阎懒苏饧?&,立刻走出了几个人,把他们二人围了起来。内中一个人十分眼快,早已瞧见了他们系在外面的两匹马^*,便笑着说道:“不打紧*,他们虽吃了我们的白食,却还有两匹马在这里。他们如果真的不肯会帐&^,我们不妨就把这两匹马扣留下来,大概总还抵得过这一笔帐罢*?&*!闭饣耙凰挡淮蚪?&*,却把这个浑人也真的说得有些着急了^*。忙喊道:“不要如此^,我们大家商量商量罢^。这两匹马^,你们无论如何*,是不可把来扣留的^&。我的妹子不见了*,我和这位伙伴,还要骑着这马去找寻她呢!如今我倒有一个绝好的方法&,大可抵得这一顿的大嚼&*,不知你们也肯答允不肯答允&*?不过这是最后的一个方法了^&,你们如果再不答允&,也就没有其他办法。因为我出来匆匆^,实在没有带得一个钱呢?*!?lt;/p>

    柜上的人听他说有一个绝好的办法,也就不和他为难&,只催着他快把这个办法说出来*&,不要多支吾了^。</p>

    泥金刚便微微一笑,向着众人说道:“你们瞧,我这身上的一身肉*,不是生得很肥么*?如今甘心情愿给你们打上一顿,不敢回上一下手^。老实说^,你们也只给我白嚼了一顿,如今你们把我打上一顿,不但可消消你们心头的气*,两下总可扯一个直了^,不是再公平没有么?你们大概总可依照我这个办法罢?”他说完了这番话*,也不等人许可,就向拦街一睡&。嚷道:“快来打^,快来打^^!让我们消了这笔帐&,也好去办正经的事情咧?*!敝谌思怂庵执粞?&,不禁哄然大笑&^。那掌柜的却把脸一扳,厉声骂道:“泼贼,不要假装痴呆了&!谁希罕打你这臭皮肉一顿&?快些起来,把帐会清&。否则我们没有别的</p>

    话说,只有把你们这两匹马扣留住了&?!闭饽嘟鸶账涫且桓龌肴?,却也瞧得出人家的脸色。一见这掌柜的声口不对^&,知道事情棘手&,决非一打所能了事**。然而身边实在没有一个钱这可怎么办呢&?一时不免发了呆性^,竟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^。这一哭,倒把小茂警醒了。自己不觉暗暗好笑:我是和他一起来的*,也可算得是个局中人,怎可袖手旁观^,也同众人一般尽自瞧着他的这种呆样子呢?想到这里,便向身边一摸,幸喜还有几锭碎银子^,即取了出来,付给那掌柜的&,才算解了这个围*。随唤起了睡在地上的泥金刚&,一同上了马,又向前赶路了。</p>

    在途中的时候,泥金刚却还向他埋怨道:“你这个人真是呆子&,有了银子,尽可自己放在身上,何必付给他们。老实说,象刚才的那件事*,最多这身粗皮肉给他们打上一顿罢了。他们难道真能把我们这两匹马扣留着么?”小茂听了,又好气又好笑&,也不和他再多说&。一会儿^,又走了十多里。泥金刚忽又嚷起来菹:“不对&,不对*!我的妹子真害透了我,我再也不能向前赶路了?!?lt;/p>

    说着^,又把他的肚子捧着*。小茂见了^,忙向他问道:“莫非你又觉得饿了么?但是这一会子,请你忍耐一些罢。我身上的碎银子早巳用完,不能再替你会帐了?^!蹦嘟鸶仗?^&,把头连摇几摇道:</p>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^!我并不是腹饥&,实在是肚子痛得耍死&,很想去大便一下呢^?!毙∶Φ溃骸罢飧鑫侍夂芤捉饩?。这些林子中*,那一处不好大解&?你尽管前去方便好了*!蹦嘟鸶杖慈源舸舻耐潘溃骸爸挥幸蛔虑?&,我很是放心不下。当我到林子中去的时候,倘你竟乘帆逃走了,不是又孤零零的&,剩下了我一个人么^?”小茂道:“你放心,我既答允了你同去**,决计不会逃走的&!?lt;/p>

    那浑人这才没有</p>

    话说,把马系在树上*,管自入林而去*。小茂正在林外等待的时候&,忽又见一骑马匆匆从对面驰了来*。比及近身,忽向小茂这骑青骢马望一望,突然停了蹄*,两眼凝注着小茂,问道:“我要问你*,这骑马你怎样到手的?莫非是你从红叶村中盗来的么?”不知这问话的是什么人?且待第一百二十一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^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