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回 老和尚演说正文 哭道人振兴邪教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二十五回 老和尚演说正文 哭道人振兴邪教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赵五听老和尚说了那一番话后^,方瞪着两眼*^,问上一句道:“你莫非就是无住和尚么^?”</p>

    老和尚笑着回答道:“不错,我正是无住和尚。我这们的交如其米,大概是居士所不及料的罢*^?”</p>

    赵五听了,又是一怔**。半晌*,方才回答道:“的确是我所不及料的*,这大概也是天意罢^?我们再会了*?^!彼低暾饣?,好象突然发了疯似的^,飞步向门外奔去^*。那班瞧热闹的人^,知道这出戏文巳完*,没有什么可瞧看了^^。而且他们师徒相逢,定有一番体己话耍说^,闲人留在这里*,究竟是不便的^,也就一哄而散^。</p>

    这时余八叔早巳迎出房来*,走到无住和尚面前,双滕扑的跪下,向师傅拜谢援救之恩***^。无住和尚忙一把将他拉起,边同着他走进房去,边向那地上打落的飞剑及铁匣望着,笑吟吟的说道:</p>

    “这厮此行不但报不得仇^,还把两件法宝都打落在这里,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*^?^*^!?lt;/p>

    余八叔请无住和尚坐下后^^^,方又问道:“弟于今日有难,大慨巳被师傅算得*,所以特来相救么^^*?”无住和尚道:“这个何消说得*,但也是你命不该绝*^,否则我也无能为力呢。不过如今我要问你一句话:你的瘫痪在床上*,完全是为了你自不小心,偶然运岔了一口气*,你以前自己也知道么?”余八叔现着疑惑的样子道:“这个不是刚才听得师傅对赵五说起那句话,我竟一点也不知道,总以为我的得到这种瘫痪之症^^,定是受了地上湿气的侵袭^,于练气上是绝对无关的。而且不瞒师傅说,就是现在听了师傅这句话*,我依旧还有些儿疑惑呢*?^!蔽拮『蜕械溃骸澳阏饩浠暗囊馑?,我倒是懂得的^。你不是说你自己对于练气上*,是很有上几年工夫的,怎么会偶不小心^*,就把一口气运岔了呢?不错**,这也是你应有的一种理想。而旦你的练气工夫*,我也知道你的确是不坏的,把浑身筋骨练得软绵绵的好似棉花团一般^,无论怎样粗大的拳头,打在你的身上^,丝毫也不觉得^^^,不都是你练气的好成绩么?不过你须知道^,练气这门工夫,是无穷止之境的^。加之练习起来^,更须谨渐而进*,万万躐等不得的**。譬如说**,你所运的这口气,平常只有五百斤的分量^,如今骤然间要增至了一千斤,或八百斤^^^,不是太嫌躐等么?不是要出毛病么^?你的把这口气运岔,也就坏在这个上头。大概是因为知道有人前来报仇***,急于要求得进步的缘故罢?”</p>

    余八叔这才恍然大悟道:“师傅这</p>

    话说得一点也不差^。那是仅仅得上一个瘫痪之症^*,还是十分有幸的^*。万一再弄得不好^^,一些*,不是连性命都要送在这个上头么*?不过还有一桩不解的事情,刚才怎么如此凑巧,我突然把气一运,又把岔着的那口气复了过来呢?”无住和尚道:“这并不是凑巧^,照理是应该如此的。因为你在这三年之间,仍不住的在那里练气练到现在,已是大有进步^^,要比从前增加分量了^^,禁不住你奋然把气一运^*,当然全身可以通行无阻*。从前岔着的那口气**,那里还会复不过来呢?”这话一说*^^,余八叔欢喜得几乎要发狂道:“这真是至理名言,弟子豁然如开茅塞了。但是还有一桩事,我要请教师傅?*^!蔽拮『蜕械溃骸笆裁词??”余八权便向他师傅手中拿着的那把扇子^,指道:“就是这把扇子^。刚才那铁匣中的那派邪火,正自十分猖撮^,把我的头发几乎要烧个干净。只消这扇子飞了来*,向他扇了几扇^,立刻烟消火灭,莫非这是一种仙人的法宝么?师傅是从那里得来的呢^?”无住和尚听了这话,忍不住笑了起来道:“那里是什么仙人的法宝*,这也与那赵五的飞剑*,和你的那只草鞋,没有什么两样*。不过所练的工夫^*,各有高下的不同罢了。对你说罢*,一个人练得工夫*^,只要把功劲注放在上面^*,不必定是飞剑,才可把他练得能大能小^^,飞行自如,千里取人首级*。就是别的东西*,也同样可以练得指挥如意**,得到他的一个用场的^。否则*^,你这一只小小的草鞋,还是未完工的*^。究竟具何神力^*,能把这淬厉无比的飞剑挡?^^?^?也只是你多年来朝也织草鞋^,晚也织草鞋,不知不觉的*,把全身的功劲*,都注在这织草鞋的手上罢了*。你只要如此的一想*,就可知道我这扇子也平常得很*,并不是什么仙人的法宝了**?!?lt;/p>

    这一说^,倒又说得余八叔爽然如有所失^^。一会儿,方问道:“那么^*^,那铁匣呢^*^?难道也和这扇子*,是具着一样的道理么*^^?”无住和尚道:“这倒又不是的*,这确是带上一点妖气的。然而也只算得一个起端*,以后象这们妖气森森的东西,比他更要厉害到十倍或百倍的,我们恐怕还有得瞧见呢。我索性爽爽快快的对你讲上一讲罢**。我本意原想在破刹中闲居着^^,不愿再出来了^**。不料妖氖满目*,使我瞧了触目惊心,再也不忍袖手旁观下去^。加之一班道友,大家会议了一下^*,又都推我出来。我汉有法子可想^^,只得又到尘世中来走上一遭呢^*?**!钡毕戮驮颈镜?**^,把一番事实说出来^**。在下却因为行文便利起见**^,把他改作叙事文了。</p>

    原来在这时候*,四川省荣经县西面的邛来山上^,忽然出现了一个妖道*,自号哭道人。他以前的事迹^,没有人能够知道得^^。不过他把哭字取作道号,却也不是毫无根由的^。据说他所最擅长的本领,就是哭。遇着与人交手^,到了十分紧要的当儿,他就出人不意的,把看家本事拿出来^,放声哭上三声^。这一哭不打紧,不但是对方的神经受了激刺,变得昏惘失措,完全失了抵抗之力。</p>

    就是天地日月*^^^,也立刻变了色彩^,只觉得黯黯无光呢^。此外更有一桩奇事*,别人家哭的时候,眼泪是缘了面颊直淌而下的。他却不然*,他的两个眼眶*^,好似两道强有力的瀑布^,只要哭声一起^,跟泪就圆得如珠子一般*^,十分有劲的从眼眶中飞溅而出^。一射到对方的脸上*,只觉又热又痛^,万分难受,同时脸上又起了无数热泡^,不期然而然的^^^,只好屈服在他的手中了*。</p>

    他住在山上的万妙观中,收了不少的门徒。然而他如果只闲居在山上*,规规矩矩的收上几个门徒*,没有和外人争竞的意思,也就完了^。谁知他偏偏不肯安分^,常常要很夸口的对他的那班门徒说道:“你们大概都已知道,如今外面大家所盛称的**^,只有两派:一派是崆峒派,一派是昆仑派*。他们两派积不相能,各自水火。凡是一般知道的人^,都把来当作谈助,不是说昆仑的人才比崆峒来得多^,便是说崆峒的人物比昆仑来得俊^。虽是各阿所好,然而也见得他们的声势大了。其实照我瞧来^,这两派都是不足道的^。把他们的西洋镜拆一个穿*,无非一派的虚张声势^。倘然我高兴和他们玩一玩*,不问他是崆峒还是昆仑*^,定要被我一网打尽呢?^!?lt;/p>

    那班门徒都是少年好事的*,对于崆峒*,昆仑两派的声势,素来是十分心折^。如今听师傅把这两振说得如此不堪,可知师傅的本领确是不凡的了^。不觉听得他们一齐眉飞色舞^,忙又向他问道:</p>

    “那么师傅也要和他们玩上一玩么?老实说^,这两派人平日也太跋扈一点*,太赚日中无人了**。如果能把他们打败*,替我们另立出—个邛来派的名目**,那真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呢*!笨薜廊说溃?lt;/p>

    “我既然向你们如此说得^,自然不是一句玩活*^,不久就要和他们玩上一玩的^。不过我在出马之先,先要找上那个笑道人交一交手,瞧他的笑,究竟能敌得过我的哭不能*?如果是不能的,我简直要逼他立刻把这笑道人的名号取消呢?^!?lt;/p>

    这一席话**,他虽是只当着一班门徒说的^,然而不知怎样^*^*,不久即巳传到了金罗汉吕宣良的耳中*^?!⌒Φ廊巳匆言朴蔚奖鸫θチ?。吕宣良道力高深,虽是十分有上涵养工夫的,可是一听到这派野话*^^,也不觉勃然大怒起来,而且听他说起^,第一个要找到的*,就是他的师侄笑道人,更觉与自己身上有关,万万不能把他放过^^,非马上惩治他一下不可。</p>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*,却又有一件事情发生了^^。一天早上*,吕宣良刚自起身,忽见有一封信^,端端正正的放在他的室中一张桌子上*,也不知是何时送来的^*^^,更不知是何人送来的*?*^;匙啪傻男睦韃*^*,忙把那封信拆开一瞧时^,却正是哭道人向他挑战的一封信^。信中大致说:我是邛来山上的哭道人,就是立意要和你们昆仑^、崆峒两派的人作对的*。你大概是闻名已久了罢*?我现在报告你一声^**^,我第一个要找到的^,就是你的师傅笑道人^。这也是我瞧得起他^^,所以不去找着别人*,却把他首先找来作祭旗之用*。不过如今他究竟在什么地方^,我晚访探不得确耗*。你想来总该有点知道的?就请你寄个倌给他,教他赶快回来*,准备着和我较量一下罢*。吕宣良读完这信*,这一气真非同小可*,一边又暗想道:这厮的本领倒也很是不错*^,象我居住的这种地方^^,虽说不到铜墙铁壁的这般坚固^^*,但也不是寻常人所能到得的。他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走了进来,而且还胆敢把这封信放在我的桌上呢。所以依着他的意思,很想亲自出马,把那妖道扑灭去^,免得蔓延起来^,将来反而不可收拾^^。</p>

    然而在他还未实行之前^,早已被一众道友知道了*^,忙都前来劝他道:“那妖道算得什么,何劳你老亲自出马^。这明明是那妖道的一种诡计*,故意把你激恼起来,使你亲去和他对阵^。那厮的身分也就抬高起来,无论是成是败^,他都可立刻成名。你如今果然一恼怒,不是反中了他的计么*^*?”正在这时^,无住老和尚恰恰前来探望他**?*!√酥诘烙颜夥?^*,也颇以为然、并慷然的当着众人说道^^*;“我看这厮的本领,也不见得真有怎样的了不得,只是一味的狂吹罢了*。所以不但是吕道兄不必亲自出马,便是众位道兄也都不必出马得*。好在我正要到湖南长沙望我的徒弟余八叔去**,听说吕道兄的高足柳迟也在那边*,我只要约了余柳二人出来^,大概也足对付那厮了^^^。众道兄正不妨作为后盾,静听我的消息呢^?!敝谌税阉恼夥钕赶敢幌?,觉得很有道理,便都把头点点^,同声说道:“有你老禅师肯出马^^*,那妖道真不足平了。我们正愁没有这们一个道力高深的人,可以制服他呢*?**!庇谑俏拮『蜕写橇寺佬己椭诘烙?^,径向湖南而来*。</p>

    在路上的时候^,又听见大家沸拂扬扬的传说*^^,哭道人自从说了那句大话以后,也知得罪的人太多了。自己势力太孤,恐怕不是昆仑^、崆峒两派人的敌手。所以很想把这两派以外的能人联络起来,集合成一个大团体*,和这两派对抗一下^。因此特地派了他的许多门徒**,扮作医卜星相及江湖卖艺之流*,云游各处,以便暗中可以物色人才呢^。这一来,无住和尚倒又对于走江湖的医卜星相人等,暗暗注意起来了。</p>

    怡恰在这时候*,在路上遇见了那个赛半仙*^*。凭着老和尚的法眼瞧去^,知道他不是一个寻常卖相的人^*,定是哭道人派出来的门徒,便暗暗尾随衬他。所以后来赵五仗义相助的一回事*^*,无住和尚倒是亲眼目睹的**。等到赛半仙收了摊子*,领着赵五向旅馆中走去^,无住和尚心中更是十分明白*,知道那赛半仙已看中了赵五的人才,要想把赵五收罗去咧。也就暗暗跟着他们^,同到了旅馆之中*,幸喜没有被他们觉察***。恰恰靠着赛半仙住宿的那间房的旁边一间^,又正空着在那里*,无住和尚便赁居下来^。因此赛半仙和赵五问答的一席话^,更都被他听了去。只不知赵五的仇人^**,究竟是谁罢了*。</p>

    等到赵五走后*,无住和尚忽然起了一个念头*,想把赛半仙困住了^,盘问他关于哭道人的一番实在情形*。即闯然的走入了赛半仙住的房间中,屹然立在他的面前^^^,好似一尊石像*^。赛半仙倒被他骇了一大跳^*,从椅中直跳起来,瞪着两个眼睛^*,向他问道:“好个撒野的和尚*,无缘无故的,闯入人家的房间中来作什么?”无住和尚并不回答^,只把两道强有力的目光*,凝注在赛半仙的脸上,瞬都不向旁瞬*。说也奇怪,这赛半仙看去好象是一个有道力的人^,照理应该有上一点本领的。</p>

    谁知不济得很,经不起无住和尚向他注视上三分钟^,早已失了自主之力**,完全好似被慑住了^。</p>

    无住和尚便又望着他,向他问道,“你可是哭道人的门徒么,你这次乔装卖相,不是出自你师傅之命*,教你物色人士么?”赛半仙连连连答道:“是,是!这次出来^*,的确是受了师傅之命*,教我暗地物色人才的?!蔽拮『蜕杏治实溃骸拔锷瞬胖皇且痪浠?,究竟也拟有具体的办法么*?”</p>

    赛半仙道:“怎么没有*。不过派了人到各地去,暗地物色人才,只是第一步办法*^,他还有第二步办法呢^?^!蔽拮『蜕械牧礁鲅劬?^^,更凝注着他比前厉害一些^^,朗声问道:“还有第二步办法么?</p>

    那第二二步办法是什么^,快些说出来?^!?lt;/p>

    赛半仙道:“第二步办法,就是在邛来山上摆设上一个擂台*^,任人前去打擂*,打赢的可得千金重赏^*。如此一来*,天下的一般英雄好汉^,凡是自命为有下一点本领的,定都要前去一显好身手,如果遇见真是人才出众**,武艺超群的,他就不恤卑词厚币的去招罗,不怕不入他的彀中呢*?**!蔽拮『蜕械溃骸暗撬缴枥尢?,是有干法禁的,他难道不知道么*?还是已得到当地官府的允许呢*?</p>

    而且要办这桩事^^*,费用也是很巨^,并不是轻而易举的*^。他难道担任得起这笔费用么*^?”赛半仙道:</p>

    “他要设得擂台,自然要得到官府的准许,万万儿戏不得。所以他在事前。早把这件事办得十分妥贴了*^。因为他是善治各种疑难杂症的*,新近四川总督的一个爱女,害了一种奇疾^,请了许多名医去*,都医治不好,弄得总督没有法子可想**,只好悬挂黄榜^*^,征求名医^。他便走去把榜揭了^,只一帖药,就把总督的爱女医好。总督欢喜的了不得,把审金酬谢他**,他却坚谢不受。总督便问他道:‘你莫非有什么事要求我**,所以辞金不受么^*?那你不妨替我说来**^,只要是我的权力所能及*,没有不可答允你的^^?!饩浠拔实谜兴南禄?,便把要在邛来山下摆设擂台*,请求总督允淮他的一番意思说出^。这时总督酬恩要紧^,其他一切都不暇顾及的了^^,所以把这件事瞧得轻描淡写之至^**。听了只哈哈—笑道:‘你所要请求我的*,只是这们一桩事情么^^^?那有什么不可以之理**?你尽管前去摆设擂台*,我只要下一道饬属?;さ奈氖榫褪橇?*,不过你要摆设擂台*,究竟是什么意思^*^?</p>

    难道于你本身有什么好处么?’于是他便向总督撤下一个大谎道:‘只因贫道有下一个仇人^,本领非常高强^,远非贫道所能敌,不久就要来加害了。贫道急得汲法可想,只好在这擂台上,物色高人^,或者可助得贫道一臂之力呢!’总督道:‘原来如此^*,那我确应当帮助你的*。你快去筹备起来罢^?^!辛俗芏降那Ы鹨慌?,自然很高兴的进行起来了?!?lt;/p>

    赛半仙说到这里**^,即曳然而止,不说下去*,只瞪起一双眼睛望着他^^^,似乎等待他的命令一般。</p>

    无住和尚便又朗声向他说道:“你刚才说的一番活,我都完全听得了。不过我曾问你^,摆设擂台,所需的费用是很巨的^^*,他难道担任得起么*?你为什么不回答我?如今快些替我说来罢^?^!比胂擅τ趾芴八频乃档溃骸罢飧鑫颐且苍使?。他说他是会点石成金的方法的*^*,无沦要多少黄金^*,他都可在顷刻间弄了来*。所以关于费用的一桩事情,一点不成问题呢?!?lt;/p>

    无住和尚听了这话,知道便是赛半仙^,也都上了他师傅的当了^*。这件事决不会如此的简单^^*,内中定还有一种秘幕,点石成金*,只是一句托词罢了*。但是赛半仙既不知道,盘问也是徒然^^^^,不妨留待将来再行查究。因又搁下这个问题,再向下问道:“既然摆设得擂台,照例要请一个十分有本领的人做自主*。难道就由他自己担任么?还是另请别人呢*?”这话一发^,赛半仙的两个眼睛^,虽仍瞪着不动,但脸上立刻现出一种十分有兴趣的样子*^,回答道:”不*,并不由他自己担任。照他的意思*,很想请长春教主镜清道人出来做个台主*,如果镜清道人不肯时,便请镜清道人的徒弟李成化出来^。他们二人都是很有本领的,无论哪一个肯出来**,总于他十分有益呢?!蔽拮『蜕械溃?lt;/p>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*,他与镜清道人及李成化都是很有交情的么^?”赛半仙出其不意的回答道:“不,一点交情也没有?!蔽拮『蜕械溃骸澳敲?,他怎能决得定他们二入肯出来帮助他呢?”</p>

    这一次奇怪得很*,好似已失了镇慑的效用,赛半仙竟不就回答这句话^,无住和尚忙定一定神,又把目光深深的注视着他*,几乎要直透他的目睫而入*^*。然后朗声问道:“快说,快说!他为什么能决得定^^*,他们二人肯出来帮助他呢?”这才见赛半仙回答道:“这是有道理的*^。他以前虽和二人没有什么交情,但是他可以想出法子来*,使得他们非和他讲交情不可*。我这一次的出来^,一半果然是在暗地物色人才,一半的使命^,却就为着这桩事情啊*^!闭庖凰?^,倒说得无住和尚恍然大悟似的,说道:“如此说来:刚才你引了到这里来的那个人^,莫非就是镜清道人或是李成化的什么人么?”赛半仙道:“不错。那人名唤赵五*,是李成化的徒弟*。在十年前和人家结下大仇,我们是知道的^。预计他在这个时候,恰恰要去复仇去了^,这里是他必由之路^,所以教我预先候在这里*,找个机会和他去结交^。见面之后,先一言道破他是去复仇的,再说他此仇定报不成^,然后再给他一只铁匣*,作为护身之符。如此的市恩于他^,将来不管他此仇是报得成或报不成,不怕他不再来找我,只要一来找我,就不怕不入我的彀中了^。想不到用不着我去结交他*,却因着当地恶棍的骚扰^,他竟挺身出来,替我打抱不平。于是我的妙计的第一步*^^^,就此很轻易的告成咧*。现在只须待第二步的发展就是了*!?lt;/p>

    无住和尚一听他讲完了这番话**,倒不觉又暗暗好笑起来*。原来刚才走的那厮*^,就是李成化的徒弟赵五*,也就是与自己的徒弟余八叔有上十载的深仇的。自己竟把他失之交臂^^,未免太懵懂了*。</p>

    现在赵五既下了决心要去报仇,又带了这只带有妖气的铁匣子去^,那余八叔的生命,不是很有点危险么^?好在自己本要到余八叔那边去^^,如果赶快从后赶去,或者还不嫌迟^。凭着他的这点道力*,或不难打败赵五那厮。就是这只铁匣*^,恐怕也邪不敌正,要打翻在他的手中罢^。无住和尚边这们的想着,边又问道:“你和赵五索不相识*,怎么一见就会认识他^^?难道不怕错认么*^?”赛半仙道:</p>

    “那是不知我师傅从那里弄来了一个赵五的小影*,画得和他本人很是相象,所以一见便识*,决不会有错认他的事情呢^*?!?lt;/p>

    无住和尚问到这里^,似乎已可告一段落*,不必再盘问下去了。便把凝注在赛半仙脸上的两道如电的眼光*^,收了回来,变成一副笑容可掏的样子。一壁又向着赛半仙连声喝道:“醒来,醒来**!”这一喝^,真有不可思议的力量^。于是赛半仙的两个眼珠,又能转动起来^,不象先前这们呆呆的瞪着了^。跟着又打了一个呵欠,好似刚从梦中醒了过来一般^,然后又举起眼来,向四周望上几望*^*。比及望见兀然立在他面前的无住和尚,恍又记起了刚才无住和尚闯入房来的那番情形**,便厉声向无住和尚说道:“好个撒野的和尚,还不与我快走^^,兀自立在这里作甚^*。难道你是一个聋子*,没有听得我的话么^?”</p>

    这时无住和尚好象要故意戏弄他似的,只笑嘻嘻的回答道:“我并不是一个聋子*,不但是你撵我快走的那句话,便是你刚才所说的一席话*,我一句句都听在耳中,记在心上呢?!闭庖凰?,倒又说得赛半仙呆了起来^^*,立刻现着十分疑诧的样子*,说道:“和尚***,你不要胡说了^**。我除叱你快走之外,何尝讲过什么话来*?!蔽拮『蜕忻Π研θ菀涣?^,正色说道:“騃子^*,你刚才正在梦中*,怎么会知道呢^?唉,实对你说了罢^*。是我略略用了一点小术**,把你镇慑住了^,使你入了睡眠的状态中,然后用话问你*。不怕你不依着我的问句*,一句句的回答我,自然把关于你师傅种种的事情,都和盘托了出来了。如今什么你师傅要在邛来山上摆设擂台咧^,什么要请镜清道人或是孪成化去做台主咧,什么和他们二人并没有交情*,设法要得到他们的好感咧^^,我都知道得很详细**,一点没有遗漏^。难道不是你告诉我的么?”赛半仙至是,倒也不能不有些相信起来^。不知不觉的,又露出一种深思的样子^,似乎要于无可迫想之中^*,想出一些影踪来^。</p>

    无住和尚却又接着说下去道:“但是明人不做暗事。无论如何*,我总要向你说个明白才走的*。</p>

    而且还要托你带个口信给你的师傅*,劝他还是在邛来山中,安安分分的修道罢^,不要这般的狂妄了^。倘然真要和昆仑、崆峒两派为难,另立一个新派*,那别人的意态如何,且不去说他^,我无住和尚第一个就不能答允。等他摆设擂台之日,我就要去找着他,教他栽下台来呢。如今话已说完,我们再会罢^*?^^!彼低?,向着房门外就走。这时赛半仙的意识,倒又完全清醒过来^,恨不得揪住无住和尚^^,切切实实的打上一顿,方消了心头之恨*^。但是等他走起身米^^,赶出门去瞧时^*,无住和尚早巳走得不知去向了。</p>

    这很长的一番话*^,在无住和尚口中讲出以后^^^,余八叔便很殷切的问道:“那么*,如今的第一步*,我们该怎样进行呢^**^?”欲知无住和尚如何回答*?且待第一百二十六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^*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**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