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回 喷烈火恶道逞凶 突重围神鹰救主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二十九回 喷烈火恶道逞凶 突重围神鹰救主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红姑追到哭道人的洞府之前,徘徊观望之际&^&,忽有一块顽石*,打落在他的脚前**,不免小小吃了一惊**,忙抬头观看时,却认识出足金罗汉所谓养的两只神鹰,向他恶作剧^^。同时&,白发飘萧的金罗汉吕宣良也从空而降&,含笑呼着她道:“红姑^,这两个顽皮的东西真可恶,你也受了惊么&?”红姑边回答没有受惊,边向金罗汉行了礼&。金罗汉便又把手向他一招道:“你也不必呆立在这里了&,快随我到那边树林中去,我有话要和你说呢?!焙旃玫比坏阃反鹪?^,随即跟了金罗汉,走到一所浓阴密布的树林前^。在刚要走入林中去的时候*,金罗汉忽又立住了足,从身边取出一块佩玉,挂在树林之上,方同红姑一齐走入林中。红姑瞧见这种举动*^,心申很觉疑诧*,但又不便询问。金罗汉却早已瞧出了她的意思*,即哈哈一笑*,说道:“你以为我的举动有异么*^?但是属垣有耳,我们不得不加意防范一下呢&。你不知道,这厮的本领的确很是不小,居然有上千里眼、顺风耳种种的神通,不要说在这里他的辖境之内了^,就是远在数千里之外*&,只要他把心灵一动*,精神一注,无论什么事情,也没有不被他瞧了去、听了去的。不过他的神通虽大^,我的这块佩玉^,却有抵制他的功用。只要把这块佩玉挂在外边^,就能阻隔一切&^^,他的什么千里眼^,什么顺风耳*,一点都施展不出了^。现在我们尽管在这树林中安心淡话&,就是声音放高一些,也不怕他听了去呢*&?&!?lt;/p>

    边说着,边即席地坐下^。</p>

    红姑也坐了下来**,因为救子之心甚切*,没有等金罗汉开得口*,即先向金罗汉请求道:“继志那孩子一时受着挫败,不幸落在那妖道的手中,现在巳被他摄进石洞中去了,幸喜你老人家恰恰到来,这是那孩子命不该绝&,请你老人家赶快施展一点法力&,就把他救了出来罢。否则我也顾不得什么&,要单身独人前往^^,和这妖道拚上一拚了?!苯鹇藓禾?*,只微微一笑道:“红姑^,你为何如此着急*?难道忘了‘小不忍则乱大谋’那句古训么?继志这孩子被妖道劫了去^^,我们当然不能置之度外^,要去把他救了出来的*^。但是这座石洞^,你倒不要小觑它^,恐比金城汤池还要险固到十倍**,就仗着我们这点能耐,急切间不见得能把它打得开。而且听说涧内各处还满布着机关稍息*,如果不把它的内容打听清楚***,贸贸然就走了进去^,那些机关和消息不会和人打招呼的,十有八九要碰落在上面。一掉落在这陷阱中&,任你是钢筋铁骨^,一等一的好汉,也要筋断骨折&^*,称能不来,万无生还之望了^。所以我劝你还是暂时忍耐一些,不久我们就有法子的**。好在妖道把继志劫了去^,是要把他作祭旗之用的,在来年五月五日之前,他不但不肯加害他&*,还要加意的照顾他&。我们就是暂时不去救他,也没有多大的关碍呢?^;灰痪?lt;/p>

    话说,大概也是这孩子命中应有上这一场灾劫,不如让他去历劫一番罢&?!?lt;/p>

    红姑觉得金罗汉这</p>

    话说褥根是有理&,想起自已拚一拚的那种主张来^^,末免近于鲁莽割裂了,但仍很不耐烦似的向道:“但是依你老人家看起来^,我们应该等到什么时候,方可去救这孩于呢^?”金罗汉道:“不远了*,不远了^^。唉*,免得你心中焦急,我再把详细的情形向你说上一遍罢&^。</p>

    那妖道自从得到李成化飞剑传来的书信之后,知道镜清道人不但允充台主&,还肯替他摆设‘落魂阵’^&,心中欢喜的了不得,因此一面筹备摆设擂台的事情&,一面他自巳也在物色祭旗用的童男女&&。</p>

    不料离此山二百多里外的一个张家村中^,恰恰有一个小姑娘&^,正是酉年酉月酉日酉时生的&*,不知怎样一来,竟被他打听到了。总算还好*,他并不用强劫取^,只用甘言去骗那小姑娘的父母*,说是因瞧见这小姑娘生得十分可爱,意欲收为义女&,常常放在自巳身边,倘然他们肯答允这件事&&^,他就是重重的出上一笔钱,也是情愿的*&。这小姑娘的父母,究竟是愚夫愚妇,没有多大见识&^,听得有钱到手*&,心花都怒放了,哪里还顾到小姑娘的将来问题,并这妖道欲把小姑娘收为义女^,究竟含有恶意没有,即轻轻易易的答允下来&?^!?lt;/p>

    红姑听到这里,忍不住搀言道:“如此说来**,这妖道所要物色的童男女,巳完全被他物色到了。但是你老人家讲述这件事^^,又有什么用意*^?难道这小姑娘的父母又后悔了*,也想把这小姑娘救了出来么?’金罗汉道:“非也。唉^^,红姑,你不要这般的性急,且静静的听我说下去。妖道把这件事讲妥之后,便取着急进的步骤,立刻拿出钱来&,就要带着这小姑娘同走^^*。这时她的父母倒又有些割舍不下了,竟三人相持着大哭起来^,不肯就让那妖道把她领去*。后来大家说好说歹^,总算说明暂准这小姑始留在家中一月&,让他们略叙骨肉之情^,等到一月之后&&,再由这妖道前来把他领去。在这中间&,我恰恰经过这张家村&^,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*,忙去和那小姑娘的父母会面,把这妖道的历史和诡谋^*,一齐告诉了他们,劝他们不要上当。他们倒又大大的后悔起来。但是惧怕妖道的妖法,竟闹了个面面相觑,无法可想呢*。我因又好好的安慰他们一番^,并答允届时自会去援助他们&^,决不使那妖道得手而去的**,他们方觉得略略安心了。现在一月之期快到了^,谅这妖道万万不肯不去的,那我们到了那日,不妨暗暗埋伏在那里*,只要妖道到来^,就不难把他一鼓成擒。这是一种以逸待劳的方法&,不是比着现在拚性舍命^^,打入他的石洞中去*,要强得多了么?”</p>

    红姑听完这番说话,脸上略露喜色^,不禁连连点头道:“这个方法程好&,我们准照此办罢?!?lt;/p>

    不料正在这个当儿,忽听得极惨厉的几声鹰叫^。金罗汉立时露出一种凝神倾听的样子^,瞿然的说道,“啊呀*,我要紧和你说话^,竞忘记把这两个顽皮的东西也招了进来^,如今它们这般的惨叫^,不是在外面闯出了什么乱子,定是被那妖道瞧见了^,要对它们有什么不利的举动呢^?!彼底?,用手向红姑一招&,同时自己也立了起来,意思是要走到树林外面去瞧瞧*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^。谁知还没有走得几步路^,红姑忽又不由自主的喊出了一声啊呀来^。原来这树林虽是森密,也有一丝丝的阳光从林隙进入&&,所以林中也可辨见一切,并不觉得怎样黑暗**。这时只觉眼前突然的闪上一闪*,立时所有的阳光一齐收去,四围只是黑漫慢的一片&,伸手不辨五指了。金罗汉在红姑未喊出一声啊呀之前*,已早发见了这种情形&,但他艺高人胆大^,却一点不以为意*,只向红姑安慰着道:“这也没有什么可以惊诧的&^,可笑这妖道浅陋之至*&,也太把我们看轻了^^&。这种不值一笑的妖法^,竟敢在我们的面前施展出来&,难道说我们不能破他的法么?老实说^^,就算暂时不去破他的法,也不见得能难倒我们,我们决不致于为了这黑漫漫的一片*,就困在迭树林中走不出去咧。何况大地重明^,是随时做得到的事*^,只须一举手之劳就得了^&?!?lt;/p>

    他正说到这里*^,忽又听得那妖道含着嘲笑的声音,在树林外面说道:“金罗汉,你好大胆,竟敢走到我禁地中来^。如今可被我围困住了,而且你不但是胆大&^,也太嫌招摇一点了。你和那个红姑*^,悄悄躲在树林中^&,也就完了,你却唯恐我不知道,还把带来的两个畜生放在树林外面,表示出你在里边*。这一来^&,无论我的性情是怎样和平*,也不能宽恕你了&。如今你能不能进出这个树林中,完全要瞧你的能耐和命运如何,可不能怪我啊?!彼档秸饫?,略停一停&,随又听他疾声喝上一个“火”字**^,即见跟前顿时一亮^^,整个树林子都烧了起来*&。顷刻之间,火光四射*,热气薰蒸,几乎变成了一座火山。饶那红姑是一个胆大包天*,极有能耐的女于&^,这时也惊骇得面无人色了**&。</p>

    惟有这仙风道骨的金罗汉吕宣良^,依旧谈笑自若***,不把他当作一回事。边从身畔取出一柄小小的拂尘&,随手递给红姑^,自己也仗剑在手,边说道:“这派邪火,果然非同小可,但也只能吓吓几个道力浅薄的人。象我们这一辈人,虽还没有修成金刚不坏之体&^,但也总算有上一些根基了*,连三昧真火还烧不死我们*,难道反怕了这一派邪火么&?!彼底?&,把手中的剑略略挥动一下*,红姑也跟着把拂尘拂动起来&,果然很着神效,任那火势怎样的厉害^,看去好象就要把人的肢体灼成焦炭一般&,但是只要那剑锋和拂尘触到的地方^,那派邪火立刻就退避三舍*&,不要说没有一些些的火星落下来&^,一些些的热气薰过来,竟是烟消火灭了*^。这样的且挥且拂且行,居然让出一条大路,早巳到了树林的入口&*。金罗汉不慌不忙的^,又把树林上挂的那块佩玉取了下来,方同着红姑打算走到外面去^^。不料刚向外面瞧得一眼&,竟使这个老成练达*,一点不怕什么的金罗汉*,也不由自主的*,立时惊得呆了起来了。</p>

    原来在这树林之外^,不知什么时候*,巳沿着四周打起了一道围墙来^*&,竟把他们二人围困在里边*,不能自由出入了。金罗汉惊呆上一会之后^,忽又笑道:“好个妖道*,竟把我们囚禁在里边了&,但是这依旧算不得什么&&。凭他这墙垣来得怎样的坚厚^&&,难道我的宝剑竟是锈废无用的^,不能把他斫得七穿八洞么^^*?”说着,就要运用他的宝剑起来^,可是,—个转念之间^^,却又抛弃了这个主张了&。只见他举起两个眼睛*,向着上面,—望^,立时笑容四溢,说道&;“割鸡焉用牛刀&。这上面不是很现成的留着一条道路,给我们走出去,我又何必小题大做呢?^!彼婕春秃旃眉萜鹪评?,向着上面直冲而上^。不料到得上面时,又教他们齐叫一声苦。原来上面虽没有屋顶遮蔽着,却也有一层极细的铁丝网高高张着&*,阻隔他们的出入^^。四面围着墙垣&,上面张着铁网&^,这不是要把他们活活的囚禁起来么。而且又从铁丝网眼内^^&,喷出一派邪火宋&*&,把这树林烧成了一座火山,势非把他们一齐烧死不可&*。这妖道的存心,真是狠毒之至了&&。金罗汉想到这里,也不禁勃然大怒起来*,恨不得立刻冲到外面^^,把这妖道一口咬死,随即举剑在手^,想把这铁丝网斫了去**。正在这个当儿,忽又听到几声很响亮的鹰叫^,看去离开他的头上正不远^,不觉又暗暗想踺:“这一定是它们两个瞧见火势这般厉害,我们竟不见一点动静&,疑心凶多吉少&^,心中很是不安*^,所以飞到这里来下警告&,教我们赶快出去呢**&,好一双忠义的小东西,人都及不上它们来呢*^。但是如果被那妖道瞧见了*,恐怕要有什么残忍的行动*&,加到它们的身上去罢^^&!?lt;/p>

    正在想时&^,又接连听得极锐利的几下响声^,好似把什么东西折断了似的^&&,随见折断的一根根的细铁丝,纷纷从上面堕落&,那上面张着的铁丝网,也顿时露见一上很大的缺口&&。这可不言而喻:</p>

    一定是这一双神鹰救主情切*,顾不得这猛烈的火势^^,飞近到达铁丝网边来&,仗着它们这锋利如刀的利喙*,把那网上的铁丝*,啄得七折八断*^,纷纷堕落下来*^,形成一个小洞呢*。这时金罗汉与红姑,也不暇再顾及什么&,即鱼贯似的^,从这小洞内冲了出去。那双神鹰早巳待在洞外^,一见他们二人安然出来*,又不约而同的各唳叫了一声,象似表示出它们是十分欢欣。随即簇拥着金罗汉和红姑^,升在云端之上。金罗汉俯着双目,向下一瞧时^&^,只见哭道人跣着一双足*,立在一个高冈之上,手中还执着一柄拂尘^^,刚才作法烧林的时候,似乎就仰仗着这宗法宝的&*。现在经他将拂尘拂上几拂,这座火烧的树林^&,不但已是烟消火灭*,还我本来面目,就是围在四周的那道墒垣*,罩在上面的那些铁丝网*^^,也巳杳无所见了^。及见金罗汉向他望着*,也把一双包藏怒火的眼光注射过来,并冷笑一声&,说道:“你以为脱离我的掌握*,完全是倚仗着这一双畜生么&^?咳,你不要在耶里做梦了^。</p>

    老实说,我是以慈悲为怀^^,并念你修炼到这个地步,也是不容易的事&,所以只想小小的惩治你一下,并不真要你的性命***,才听你随随便便的逃了出来的&。否则,哼哼,你既陷入此中^^*,就象一条鱼,一只虾,抛入了一只沸热的锅子中&,怕不要烧得一个烂热如泥,哪里还有活命之理呢^&。以后我劝你还是在两府中逍遥着,不必再干预我的事罢。倘然还不悔悟,更要和我来纠缠时^,我可不能再轻饶你了?;褂心歉龅拦煤旃?,也劝她死了心罢*。我把她的儿子陈继志当作祭神的牺牲,已是无可挽回的一回事,决不能让人再把他劫救出去呢^&?*!?lt;/p>

    金罗汉和红姑听了这一番无礼的说话,还没有发作得&,却恼了旁边已通灵性的两头神鹰,突然的向妖道耶边飞了去*。一头鹰猛在他头上啄了一下。一头鹰即乘其不备^&,把他手中那柄拂尘夺了去&,又一齐飞了回来^*。只害得那妖道光着两个眼睛*,望着他们^,似乎十分愤恨呢。这一来,倒又使金罗汉和红姑一齐消了怒气*,反而笑了起来&。即带了这两头神鹰离开了邛来山。</p>

    又过了一天^,他们又预备到邛来山去,窥探一番*,正在前行的时候,忽又从云端里*^,闪出了一个道人来&,未曾开言之前^,即闻得一阵哈哈大笑,然后又听他接着说道:“巧得报*^,巧得很^,恰恰在这里遇见了&&。你们二位,究竟打算到那里去呀?”二人一听这阵笑声^,知道是笑道人来了^^,忙在云端停住了&。大家施礼既毕*^,金罗汉方回答他刚才的那句说话道:“我们前几天曾和一个妖道斗了法*,现在再想找他去*。你这样行色匆匆*^,又打算到那里去呀?”笑道人道:“你老人家所说的那个妖道,莫不就是自称哭道人的那一个败类么?我正要找他去&*^。他这个也不找*^,那个也不找&,偏偏找到我头上来&&^,宣言要和我决一下雌雄^^,我怎能示弱于人,把他轻轻放过呢?不过请你们二位瞧着罢&*,到了最后的结果*,我笑道人依旧是终日嘻天哈地,不失我本来面目^^。他自称为哭道人的^^,恐怕要求终日哭泣,都不能够呢?^&!北咚底?,边又哈哈大笑起来^。红姑道:“他如今不但要找着你&,并连昆仑*&,崆峒两派中人*&^,全当作他的仇敌,要把来一扫而空之*,志向真是不小呢^。</p>

    继志那个孩子,已被他劫了去,你也知道么?”笑道人听了这话^,更是愤恨到十分,忙道:“原来有这等事*,那我一刻也不能放松他了。我们何不直捣他的巢穴&,赶快去把继志救了出来呢*?!?lt;/p>

    说着^,露出一种刻不及待的样子^^。金罗汉道:“你也太毛躁了**,这种事情那里是性急得来的,我们如要操得胜算**,须要通盘筹算一下&&,弄得妥妥贴贴,万万不可鲁莽从事呢***?^&!钡毕掳蜒滥潜咭环樾蝆^,和自己预定的一种计划*,约略对笑道人说了一说^*。笑道人方把头点点道:“如此甚好,那我们如今也不必再去窥探什么了。现在打这里下去^&,有一所云栖禅寺。住持智明*&,是一位有道的高僧&&,和我很是说得来*。我们何不就住到那边去住上几天,以便就近行事!苯鹇藓旱奔吹阃吩蕹?&。只有红姑是个女子,住在禅寺之中,似乎觉得有些不方便。不免略露踌躇之色。不过她终竟不是寻常的女流^&,平素又是不拘小节的**,一转念间^,早又释然于心^^,无可无不可的答允了。</p>

    等到把云降下,到了平地^,早见那所宏丽祟伟的云栖禅寺矗立在眼前了&。刚要向寺中走了进去,忽见寺前一块很大的荒场上,围成了一个人圈子^*,喧笑之声杂作,象在那里瞧看什么热闹似的。金罗汉一时高兴,便也同了笑道人和红姑&^,挤进这人圈子中一看。只见站在那里瞧看热闹的*,僧俗参半*。那些僧人,大概就是在这云栖禅寺中的*。那些在俗的*,都是村中农夫,和着一班小孩子,一般的科着头,跣着足。这时百多双眼睛&,一瞬不瞬的,都注射在立在荒场之中^^,一个瘦长个子*、三十多岁的男子身上^,那男子却正对着观众&&,笑容可掬的说道:“如今让我再来玩一套*^,报答报答诸位的盛情。不过好的玩意几真也不多&,现在姑且来一套‘腾云驾雾’*,你们诸位道好不好^?”这话一说^&,一班观众更是觉得高兴了*,不住口的^*,好好好的叫了起来,并有一个和尚小语道:“腾云驾雾&,这名目果然很好。但是你的云在那里*?你的雾又在那里呢?”谁知这卖艺的男子的耳朵,倒也来得尖利,这几句话^,虽说得不甚高,却早巳被他听了去*。即接着笑说道:</p>

    “好和尚&*,你不用替我耽忧*。我既然来献得这套玩意儿*,当然已都完全预备好了^^?!北咚底?&,边从地上拿起一方长约三尺&,宽约二尺的芦席来,笑道:“这不是很好的一片青云么*。他们仙家驾的祥云*&,我们肉眼凡夫*&,虽然没有瞧见过,就是有时居然瞧见了,又因高在云端&*,一时也瞧不清楚。但是照我想来^^,恐怕也是和这芦席差不多的东西罢^?!彼凰档秸饫颺^,即把这方芦席&,向上一抛。</p>

    说也奇怪^,这芦席经他一抛之后*,居然在空中浮着,再也不落下来了*^,于是那卖艺男子又将身向上一跃^,立刻站在这方芦席之上,冉冉向上而升。一壁俯下眼来&,望着下面那班观众道:</p>

    “云不是已驾了起来么&?”先前那个快嘴和尚&,却早又高声喊起来道:“云果然驾起来了,但是雾又在那里呢&?为什么我们瞧不见呢&?”那卖艺男子一听这和尚又来挑跟&*,倒忍不住笑将起来道:</p>

    “好和尚,真有你的&^,不是你提醒我一句,我倒险些忘记了呢**。好^,这是容易办到的^,你们瞧罢&,雾来了,雾来了?*!彼婕唇谝徽?,喷了些唾沫出来?&?墒钦嬉财婀?,初看虽只是些唾沫,一转眼间*&,早变成了朦朦然一片*,包围在他的四周&,与真雾一般无二了^。观众瞧到这里*,真是佩服到五体投地,早又轰雷一般的齐声叫起好来*。那卖艺男子却又在上面打诨道:“叫不得&,叫不得。</p>

    我这个仙人究竟是假的,没有腾云驾雾得惯^,倘然不受什么惊扰**,或者还可在上面多站立些时候,如今被你们在下面这们一闹&^&,万一闹昏了我的脑子*,一个失足跌下来,送掉了我的性命,这可不是当耍的啊&^!彼盗苏饧妇浠?,又从身边取出一张白纸,随手一撕&,撕成了两半张&,再用手搓团着&,然后向着空中一抛。这两团白纸^,顿时变作了鸟也似的两头东西,在他的前面飞翔着&。这时那个快嘴和尚,又有些忍耐不住&*&,便喊了起来道:“汉子*&,这又是什么东西呀*?”那卖艺男子道:“这是两头鹰。其实这并不象两头鹰,但是我不说他们是别的东西,却说他们是两头鹰&&&,暗中是切合着一桩故事的。这是一桩什么故事呢?原来有一次一位极有道力的人&,被阻在仇人的地方^,幸亏有他所调养的两头神鹰*,前来救他出险,于是他驾了云,逃出了仇人的掌握之中。我现在所演的这个样子*^,就是说他脱险以后&,安然驾着祥云归去&*,神态很是萧闲啊。不过当时还有一位女道友&*^,也驾着祥云跟随在后面&,我却只有一个人**,分不过身来*,只好口头说明一下了?!?lt;/p>

    金罗汉起初见了这卖艺男子种种的表演&,还以为是寻常江湖卖艺之流^^,或者是用的一种遮眼法&&&,没有什么稀奇的。后来见他一路说下去^^,竟是暗暗说的自己,倒不觉有些吃惊起来^&,而且猜不透他是何等人物。更所不解的:这人为什么要在自己面前做出这种样于来&&,难道是有意把自己奚落一下么*^?正在想时^,他的那两个最得力的卫土,似巳揣知了他的用意^,也不待他的盼咐^,立刻一边一个&,很迅速的向那卖艺男子空中停留的地方**,飞了去*。只各把利啄一张,早把那两头假鹰吞落在肚子中。这时不但是观众一齐哗叫起来,连那卖艺的男子^&,也带着尖锐的声音,惊呼道:</p>

    “不得了&^,我只玩上两头假鹰^,不料竟引出两头真鹰来了^,我可再也不能在这空中停留了^?&!彼账低暾饣?,即连人带着那方芦席,一个吃屎筋斗**,从半空中跌了下来。观众见他这一跌非同小可,以为定要跌出人命来了^*,禁不住又一齐尖声骇叫。谁知那卖艺男子在这骇叫声中&,早巳笔挺的立在地上**,非但一根毫毛&、一恨头发没有受到损伤,而且神色很是从容自若^,好似没有经过这么一回事的,边向观众行着礼,边含着笑说道:“诸位受惊了&,我如今特在这里陪上一个罪,这只是我弄的小小的一个狡狯,因为我玩这个玩意儿,在势不能在空中站上一辈子,必得故意的这么一来,方可得到一个很美满的结果啊^!钡毕滤秩×艘桓雠套?*,向观众要了一回钱^&。观众随即纷纷作鸟兽散&&^。这个场子也就收了*。这时金罗汉方踅向他的面前,含笑向他说道:“朋友*&,辛苦了*,你是住在那里的?不知也肯同我到这云栖禅寺中去说上几句话么?”那卖艺男子道:“那是好极了。不瞒你老人家说^^^,我在这里^,正是等候你老人家到来*&,也有一番话要向你老人家诉说的^。只因一时高兴^,便在这里先弄上几套戏法玩玩了?!?lt;/p>

    金罗汉听他竟是这般说,更是弄得莫名其妙,当下也来不及细问,便一行四人^&,向这云栖禅寺中走了进去&。这时老和尚正在打坐*&,不及出来招待宾客^^,大家便先在方丈内坐了下来。金罗汉便又向那卖艺男子问道:“你说要有话和我说,究竟是些什么话呢?”那男子不就回答这句话&,反向金罗汉问上一句道:“你们不是想直捣那妖道哭道人的巢穴么?”金罗汉道:“这话怎讲?”</p>

    那男子道:“如果是的*,那我就有一番活对你讲。因为能知道他那巢穴中种种机关和消息的内容的^,除了我外,可说找不到第二个人呢?&!币烤拱颜夥?lt;/p>

    话说了没有&*?且待第一百三十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^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^^^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^^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^,请 点击这里 发表&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