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二回 救爱子墙头遇女侠 探贼巢桥上斩鳄鱼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三十二回 救爱子墙头遇女侠 探贼巢桥上斩鳄鱼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在室中的许多人,一听说这叫化子就是崆峒派中的常德庆,当下齐为一怔&,好久没有</p>

    话说?&;故侵敲骱蜕谢琶Π阉隽似鹄?,又含笑说道:“你太多礼了,原来就是常檀越&,闻名已久,今天正是幸会了&?&!彼嬗职咽抑卸氯?,替他介绍了一番&&,并接着说道:“我本是世外闲人,在当世所谓崆峒、昆仑两大派中&,都挨不上一个名字的&。不过&,素来和两派中人都有些儿接近,眼见着两强互相水火的这种情形&,心下很是不安&,颇想出来调停一下&,只苦得不到一个机会。如今天幸常檀越与吕师叔&、笑道友,竟得相聚于一堂,这大概是天意如此,要教你们两派释嫌修好么&?</p>

    贫僧又何惮费上番口舌,而不出来圆成这个功德呢。不知诸君亦肯顺应这种天意否&?”大众听了&,脸上都现出一种笑意&&,似乎并不反对这番话&,金罗汉又很明白的表示他的意见道:“我们虽以修炼工夫的方法有不同的地方,披人家强分出崆峒、昆仑这两个名目来,其实是同出一源的,自问宗旨都是十分纯正的。所惜后来因为两派中个人间的关系,起了许多纠纷,不免有上间隙&&,再无端加上争夺赵家坪的这件事情,一时风云变色,自然闹得更加水火起来了&,然而这都是于两派本身的问题无关的&&,只要一加解释&,就可立时冰释&。何况现在又出了这个宜言专与两派为难的邪教魁首哭道人,这正是造成我们两派携手的一个好机会&&。我们为何执迷不悟&,定耍仍相水火呢&&?至于智明禅师的一番好意,我们当然是十分感激的,常兄或者也表同情罢&?”</p>

    常德庆听了金罗汉这番通情达理的说话,又想到在争夺赵家坪的事件中,自己也免不了有些关系&,倒又觉得有些自疚起来,只好把个头连连点着&。同时正要想回答上一番话时,怨听笑道人嚷了起来道:“红姑呢&?他到了那里去了&?’大众方觉察到红姑并不在这室中&,似乎正当大众七手八脚的,把这受伤人抬进寺中的时候,她就失踪不见了呢。接着齐六亭走到室中的一张桌子前,望上一望,也喊起来道:“不对,她定巳单身走到那妖道的巢穴中去了。因为两张地图&,刚才我明明是放在这张桌上的&,现已不翼而飞,定是被她携了去,作为指南呢&?!苯鹇藓旱溃骸凹扔械赝夹?,当然不致跌身陷阱中,至于红姑的本领,这是大众都知道的&,妖道纵是妖法多端,恐怕也奈何她不得??蠢床痪镁涂砂踩换乩窗?&?&!钡苯鹇藓核祷暗氖焙?,智明和尚一声儿也不响&,原来又在猜详他那袖内玄机了&。这时忽向金罗汉说道:“师叔的话,果然一点不错,不过我刚才又在袖内占上一课,照课象瞧去,红姑道友恐有失机之虞&,不过幸遇救星&&,终得转危为安&。我们还是赶快去救援她为是呢?!贝笾诙嫉阃吩蕹?,不在话下。</p>

    如今我且掉转笔来,再把红姑写一写。红姑究竟到了哪里去了呢&?大众的猜测,果然一点不错,红姑确是离开了云栖禅寺,要向那妖道的巢穴中,暗地去走上一遭了&&。当最初那个黑影,从东墙上一跃而下&,红姑一眼瞧去,就认识出便是那个妖道。当下仇人照面,分外眼红&,恨不得马上就跳出去!一刀取了他的首级&。不料,跟着又从西墙上跳下一个人&,和那妖道交起手来,红姑只好静作壁上观了。等到妖道受惊逸去,大众慌忙追出寺门之外,又见和妖道交手的那个人,已跌仆在墙边,妖道却已不知去向了。红姑这时再也忍耐不住了,便不暇去问那个人的伤势怎样&&,乘众人正是乱糟糟没有留意及她的时候&,在僻处驾起云来,认清楚那妖道的巢穴的方向&,飞也似的追去。私念能把这妖道追及,和他大战一场,侥幸能取了他的首级,那果然是最好的事。万一竟追妖道不及&&,那么,妖道也决不会料到立刻就有人去找着他&,大概不见得有什么防备&。如此&,自己乘此前去探上一遭&,倒也是一个绝好的机会,或者能把继志这孩子劫了出来,也未可知。好在齐六亭所绘的两张图&,自己已取来带在身边&&,正可按图索骥,任他那边布设的机关来得怎样厉害,恐怕也奈何自己不得呢&。</p>

    红姑边想&,边向前进行&,觉得自己这个计划,很是不错。不一会&,早见那座巍峨的邛来山&&,已高耸在跟前了&。而耶妖道&&,却依旧不见一点踪影&,知道那妖道定是飞行得很迅速,早已进入洞中去了。也就抛弃了第一个主张&,还是把第二个主张见之实行罢。随在山中僻处降了下来&,悄悄的向妖道的巢穴走了去。不多时,已转到那巢穴的西面,外边却是一道高垣,不如洞前这般的密合无间&,竟致无间可入&。红姑至是,略不踌躇,即一跃而至墙头。正欲向下跃时,忽觉有人轻拊其肩&&,这一拊不打紧,任红姑怎样的艺高人胆大,这时也不觉吃上一惊。私念:我以为这次悄悄来到这里,定无一人知觉,怎么有人拊起我的肩来?莫非那妖道已经来到我的跟前么&?边想边就回过头去一瞧&。在这一瞧之后,红姑惊虽惊得好了一些&&,却反把她怔住了。原来立在她的身旁&,含笑拊着他的肩的,并不是意想中的那个妖道,却是一个婆子,年纪约有四五十岁,面貌生得甚丑&。只是红姑就她那种笑意中瞧去&,知道她并不会有什么歹意&&,而且又见她身上穿着夜行装&,知道她和自己也是同道中人,或者还和自己怀着同一的目的&,决和那妖道是没有什么关系的&。便向那婆子轻轻的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我和你素不相识,为什么拊起我的肩来?”那婆子也低声道:</p>

    “你这</p>

    话说得很是&&,我与你素不相识&&,忽然拊起你的肩来,当然是不应该的。不过恻隐之心&,是人人所具有的,如果见死不救&&,这于情理上,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呢?&!?lt;/p>

    红姑听了这突如其来的说话&,倒又很象生气似的,带着愤恨的音吐&,问道:“什么叫作见死不救?难道我已趋近死地,自己却不知觉,要劳你前来救我么?如果真是如此,那我也太嫌懵懂了?!逼庞谛Φ溃骸捌窀?,岂敢。我且问你,刚才如果不是我拊着你的肩,出来阻止你一下,你不是就要向下面跳了去么&?但是,你可知道,这下面是些什么?”这一来&,红姑倒又不怒而笑了&,反向她问上一句道:“是些什么&&,你且说来?”婆子正色的说道:“这个还待说&,下面当然不是平地,有陷阱设着、机关埋着,任你有天大本领的人,倘然一旦身陷其中&&,纵不粉身碎骨&&,恐怕也要活活成擒&,逃走不来呢?&!焙旃貌淮?lt;/p>

    话说完,又嗤的一声笑了出道:“你这个婆子,真在那里活见鬼,我倒懊悔不该听你的这篇鬼话,反耽搁了我的许多时候,或者竟误了我的大事,这可有些犯不着?!彼底?&,又要向下跳去。但这婆子真奇怪&,忙又一把将他扯住道:“你要寻死,也不是这般的死法?!闭馐焙旃每稍僖踩棠筒蛔×?,也不愿再和他多说,死力的要把她扯着的手挣了去&&。婆子虽仍是用尽力量的扯着他&,不使红姑的身子动得分毫&&&,却也浙渐有些着急起来。一时情急智生,便向红姑耳畔,低低的说道:“你如果再执迷不悟,其欲往下跳时&,我可就要不管三七二十一,替你大声嚷叫着&,看你还能行得事来,行不得事来?”</p>

    这个方法真灵验,红姑一听这话&,果然不想再跳下去了。只把足在墙上轻轻的一跺,恨恨的说道:“我不知倒了几百世的霉,今天竟会遇着你这螫螫蝎蝎的婆子&&&&,真要把我缠死了。如今你且听着:这妖道的巢穴中&,虽设着不少的陷阱,不少的机关,但在这西部的地方&&,却还有一些平地&,尚在未经营之中&。所以外人要探妖道的巢穴&,从西部入手,最为相宜,这是代他建造这项秘密工程的那个人所亲口告诉我的&,谅来不致虚伪。你如今大概可以放心了&,总不致再这般的大惊小怪&,要来阻止我,不许跳下去罢?”说着,鼓起一双眼珠,向那婆子望着,静待她的答复&&。这时婆子的态度,反更镇静起来了&,只冷冷的说道:“哦&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&。既是建造这项秘密工程的那个人亲口向你说的,当然不致会虚伪。不过&,那个人还有一个妻子,名字叫做雪因&,却已和那妖道有上一手&,你谅来也巳知道&&。而这雪因从前和他丈夫&,曾同事一师&,建造这种秘密工程,也是她的看家本领,并不输于他丈夫&&,那他丈夫既一走&,他复和那妖道正在热爱之中&,又为?&;に约浩鸺?,难道还会不挺身出来,把这未完的工程&,星夜赶造完全么?”</p>

    红姑一听这话,登时恍然大悟起来。果然这事很在情理之中,不但是在情理之中,而且可以说得一定已见之实行呢&&。不过,转又使他想到:刚才倘然没有这婆子前来阻止,她自己竟信这西部确是空虚的,贸然的向着下面一跳,这事还堪设想么?便又不由自主的,把那婆子的一只手,紧紧的握着,向她吐着感谢的音说道:“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&。倘然没有你在这恰当的时期中出来阻止我,我这时恐怕已成了这陷阱中的上客了?!彼档秸饫?,又露出一种懊丧之色道:“但是这妖道的巢穴,难道真和龙潭虎穴相似不成&,我们竟没有方法可以进去么?依得我一时性起,倒又要把性命置之度外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,冒险进去探上一探了&?!逼抛有Φ溃骸澳悴灰约?,耍到得里边去,倒也不难。你且随我来,自有路指导给你?!北咚?,边就扯着他到了西边的尽头处,又向下指着说道:“这是妖道的徒弟,一个姓马的私下告诉我的。只有这一处地方,尚没有安设机关,下去可以无碍&&,但也只在这一二天中,如单等到他们把工程办妥,恐连这一处也不能下去了&?!焙旃冒淹返闵弦坏?&,即和那婆子悄悄的跳下墙去。觉得他们脚所踏的,果然是些平地,并没有什么机关埋在下边。二人方才放下一半心事&。红姑随又从身上,掏出那二张地图来&,指向那婆子说道:“我们如今如果要向中央这座高楼走去,须经过一个地道和一座天桥,方能到得那里&。好在这两张图上&&,把一切过节,注得很是明白&,我们只要能依照着,小心的走去&,大概不致触在消息上罢?&!逼抛有Φ溃骸澳愕瓜感闹?,竟把地图带在身上&,但是就算没有这两张地图&&,却也不甚要紧,因为我已向那姓马的盘问得很是明白,何处应左行,何处应右行&,何处应拐弯,何处应盘旋&,我好似背书一般,心中记得烂熟,你只要跟在我的后边走,包你不出什么乱子呢?&&!?lt;/p>

    红姑忙问道:“瞧你对于这里的情形,竟是如此的热悉&&,大概有一个男孩子被这妖道绑了来的一桩事&&,你也不致于不知道&?你可晓得&,现在这孩子被这妖道囚在那里呢&?”婆子道:“你问的是令郎么?那我当然知道的。现在就囚在中央那座高楼上。如今只要能到得那边&&,你们母子就可互相见面了?&!焙旃锰?&,即仰起头来,向着那座高楼望望,仿佛已瞧见了他爱子的一张脸,正满掬着一派焦盼的神气,盼望他母亲前去救他出险呢。于是&,她紧紧的一咬牙龈,一声也不响的,向着前面进行。不一会&,有一大堆黑影,横在他们的面前,似乎把星月之光都遮蔽住了。他们知道,已走近那地道了。婆子即向红姑关照道:“这已到了危险的区域中了,你可亦步亦趋的,跟随着我,千万小心在意,不可中了他的机关啊&?!焙旃帽叽鹩ψ?,边即跟随了那婆子,走入地道中&&。当在外边的时候,果然觉得十分黑暗&,谁知到得里边&&&&,更其黑暗到了极顶了&&。幸亏红姑练成一双电光神目,在黑暗中&,也能辨物&,那婆子似乎也有上这一种的工夫。所以她们二人&,倒一点不觉得有什么困难,只小心翼翼的&,踏准了步数,向前进行&&。</p>

    约行了数十步&&,不料&,忽有两目耀耀作光的一条大蛇&&&,从右边的石壁上,突然而出,似乎要向他们的身上飞扑来。红姑纵是怎样的艺高人胆大,也不觉小小吃了一惊。暗想&,这婆子真该死,莫非踏错了步子&,触着了机关么&?否则&,好端端的怎会有大蛇飞了出来?我倒懊悔太大意了一些,只知一味的信任着她,却没有把那张图细细瞧上一下呢&。想时迟,那时快&&,早又见那婆子&,不慌不忙的,伸出一个指头来,向那大蛇的头上只轻轻的一点&,那大蛇好似受了创痛似的,便又突然的逃了回去,没入石隙中不见了。那婆子随又回过头来,向着红姑含笑说道:“受惊了么?这是他们故作惊人之笔,要使外边进来的人,就是踏准了步子,也不免要受上这种虚惊&&,或者胆小一些&&&,竟会不敢向前行走的。象这种吓人的机关&,前边尚设有不少,并不止这一处,我却已完全打听得清清楚楚了。你尽管用着我&,放胆前行,只要不把步子踏错就是了?&!?lt;/p>

    红姑听了这番话,方又把一片心事放下&,知道这婆子倒是十分可以信任的&,只要唯她的马首是瞻就是了。好容易又打退了许多虫豸五毒,总算一点乱子也没有出&,走完了这条地道。到得走出洞口,眼前不觉为之一亮。远远望去,只见长桥凌空而起&,矗立着在那边&,气象好不壮观。那婆子便又指着,向红姑说道&,“这便是天桥了&&&&。讲到这种机关,比刚才所走的那条地道,还要来得可怕&。只要一个不小心,把步子走错了一步,翻板立刻掀动,就要把你这个身子,向万丈深渊中抛去&&。那里边养着有大小不一的鳄鱼千万条&&&,见有生人抛下来,真好似得了一种甘美的食品&,哪有不争来吞食之理。那时候你纵有天大的本领&,也抵敌不住这千万条的鳄鱼,除了葬身在他们的腹中之外&,还有什么法子可想呢?&!闭庖凰?,倒也说得红姑有些毛骨竦然了。片刻间&,早已到了这座桥前。再向前一望时,在桥的彼岸数箭之外,即矗立着那座高楼,只要把这座桥安然渡过&,立刻就可到得那边了。而在那座高楼中&&,不是有他的爱子被囚着,或者正愁眉泪眼的,盼望母亲到来救他出险么?这一来,倒又把红姑的勇气鼓起,一点没有什么瞻顾,一点没有什么畏怯的,又跟随着那婆子,向这桥上走去。不料&,竟是出人意外&,这座天桥,并没有象意想的这样的难渡,一个难关也没有遇到&&,早巳到了桥顶了。比起在地道中的时候,左生一个波折,右来一个阻力,枝枝节节,险阻备尝&,真有地狱天堂之别了。这不但红姑把心事放下,连那婆子&,都比以前懈怠了许多。反都立定下来&,向那桥下望着,似乎要把这景色赏玩一下。只见下面横着一道长湖,波涛汹涌不定,望去全作蓝色。</p>

    在这山顶之上,会发见这么一条大湖,而且波涛又是这们的汹涌不定,并带上一派蓝色&&,几乎使人疑心已到了《七挟五义》书上所说的黑水寒潭的旁边&,这倒又是出乎她们意料之外的。而在这波涛汹涌之中,又见无数条的鳄鱼,跟着翻腾起伏&&,更极惊心骇目之致&&&。中间有几条大一些的&,尤其通得灵性,似乎已知道有人在桥上望着他们,惹得他们野心大起,争昂着头,张着口,恨不得把那些生人攫取到手,一口吞了下去呢&。那婆子见了,笑道:“它们这种虎视眈眈的样子,看了倒也很是有趣。但是我们只要站稳在这里&&,翻扳不要带动&,身体断不致掉下湖中去,它们也就奈何我们不得&。如要腾跳起来&,把我们攫了去,瞧这桥身这般的高&,离湖面又这般的远,恐怕它们不见得有这种能耐罢&?”谁知一言未终,早有一头大鳄鱼,好似生有翅膀似的,猛不防的&,从朔中腾跳而起,停在空中,要向那婆子扑了来。婆子不免微喊一声:“啊呀&?!毙叶壬谢故终蚨?,脚下依旧不曾移动分毫。边急从身边拔出一柄剑来,把那条鳄鱼抵挡着&,边又向红姑关照道:“脚下须要十分留意,一步错乱不得,并须好好的防备着他们,说不定还有第二个、第三个的恶畜,前来向你攻击呢?!惫黄淙?,她的一句话还未说了,又有一头巨大的鳄鱼,从湖中飞腾而起&&,张牙舞爪的&&,来向红姑进攻。红姑只好也拔出一柄剑来,把它挡住了。讲到鳄鱼在水中,本已十分蠢笨,不过这张巨口,生得十分怕人。一旦到了空中&&,更要失去几分能耐。象红姑同那婆子,都是练过几十年武功的人&,早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候,那里还会把这些冥顽不灵的东西放在心上。不过&,挥剑抵敌的时候&,还要顾着脚下,生怕一个失错,把翻扳带动着&,这可有些觉得吃力了,所以战了好一会,方把这两头恶畜杀却。谁知等不到她们二人走得几步,又有三五头飞了起来,而且是愈来愈多,好象特地是来复仇的。这一来&,她们二人可不能再停留下来,和这些鳄鱼死战了&。只好上面把?;佣?,?;ぷ抛约旱娜?,下面把脚步踏准&&,一步也不敢错乱,且战且行的,向桥下走了去。好容易&,总算已杀到了桥边,瞧瞧那些纷纷飞在空中的鳄鱼,不是死在他们的剑锋之下&,便已逃回湖中而去,居然一个也不馀留了。</p>

    那婆子方用手拭一拭头上的汗,又如释重负的长叹一声道:“总算运气不坏,已把他们杀退了&。但是我们是什么人?它们又是些什么东西&&?如今搏兔也用全力,方把他们杀退,细想起来&,我们不但是十分可怜&,而且还是十分可笑呢?&!焙旃眯Φ溃骸澳阏?lt;/p>

    话说得很是&。不过搏兔也用全力,这兔总被我们搏得了,还算不幸中之大幸&。倘然用了全力&,还是不能取胜,岂不更是可怜么&&&?”正在说时&,忽听得唿哨一声啊&,从桥边跳出一个人来&,手挥宝刀,拦住他们的去路&&。红姑忙向他一瞧时,不是那妖道&,又是什么人,不觉一声冷笑道:“好个没用的妖道&&,原来埋伏着在这里,倘然刚才你也走上桥来,和我们角斗着&,岂不更为有趣么。如今未免失去机会了?!北咚当呒醋呦虑湃?,挥剑向那妖道斫去,也来不及招呼那婆子了。谁知那妖道不济得很,没有战到二三十回合,巳被红姑一剑斫中,颓然仆倒在地上。红姑心中虽是欢喜&,还怕他是诱敌之计&,故意装作出来的&,因又在他背上狠狠的刺上两剑&,见他真是不能动弹了,这才俯下身去一瞧。只一瞧间,不觉低低喊上一声:“啊呀,我上了他的当了?!闭馐逼抛右惨炎呦虑爬?,便向他问道:</p>

    “怎么说是上了他的当?莫非不是妖道本人么&&?”红姑笑道:“岂但不是本人,只是一个草人儿,我竟这样认真的和他厮战着&&,岂不是上了一个大当么&。不过这草人儿也做得真巧妙,骤看去&,竟和生人一般无二,连我的眼睛都被他瞒过了&。你倒不妨把他细细的瞧上一瞧?!逼抛游⑿ψ虐淹芬∫?,便又偕同红姑向那座高楼奔去。</p>

    红姑心中,却比前跳动得更厉害,因为爱于囚居的所在,已是越走越近,正不知吉凶如何,更不知能不能救他出险啊&。等得走到楼前一看,下面四边都是砌实的墙垣,竟找不到一道门,更不见有什么出入之路。红姑见了,不免又把双眉促在一起,露着忧愁之色。好婆子,真好似一骑识途的老马。只向四壁仔细端相了一下,早又伸出一只手来&,在壁上一处地方按上一按,即见这一垛墙,直向后面退去,露出一个门来了&。那婆子忙又向红姑招招手&,即一同悄悄的走了进去&。</p>

    婆子又回过身来&,在壁上再按上一按,那垛墙又转回原处,合得不留一隙的了&。他们一路如此的走去,竟然得心应手,毫无留阻,一直到了楼上&。忽听得有一片嘈杂的声音&&,传入他们的耳鼓。</p>

    细聆之下,明明是有人在口角,而且口角得很是剧烈&,还有妇女的声音杂着在里边。</p>

    红姑耳观很是灵敏,早已辨出这嘈杂声音发生的所在,即向婆子,把一间屋子指指,似乎对她说:“口角之声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啊&?!逼抛踊嵋?,也把头点点。即悄悄的一齐走至那向屋前&,凑在门边&,侧着耳朵一听,只听得一个妇人的声音,吼也似的在说道:“我如今再问你一声,你究竟把我这个孩子弄到那里去了?你如敢损伤他的一毛一发时&,哼,哼,请看老娘的手段&?&&!痹谡飧錾糁?&,跟着就是一个男子的声音&,听去好象就是那个妖道&&&,只冷冷的回答道:“你不要管我把这孩子弄到了那里去&,总而言之的一句话&,你们母子二人&&,今生恐怕没有再见面的希望了&?&!蹦歉救?又狂吼道:“这是什么话,我决不能听你如此。而且你自己扪扪良心看&&,你所做的事情,究竟对得起我对不起我?我本是马姓的一个寡妇,好好地在抚孤守节&,偏偏给你看中了,凭着你的那种妖法&,把我劫夺了来,硬行奸污了&&&。我那时一身巳在你的掌握之中,除了忍辱屈从之外,实在没有别的方法,不料你等到我一旦色衰之后&,又去爱上了别个年轻女子&,把我抛弃了。</p>

    然而,我对于这件事&,却一点不放在心上&,因为我本来不希望你来眷爱我&,你能够不来和我厮缠&,反是求之不得的。所希望的,只要你对于我这个视为命根的爱子&,也就是马姓的孤儿,能够优待一些,也就好了&&。谁知你起初倒还把他待得好&&,并收他作弟子,这一阵子,不知听了那个狐媚子的说话,竟一变往日的态度,把他视作眼中钉&&,现在更是失了踪迹&,不知把他弄到了那里去了。</p>

    你这样的狼心狗肺&&,教我怎能不向你拚命呢&?!蹦茄烙掷湫Φ溃骸罢庑┏蠡?,再提他做甚,好个不要脸的淫妇。当时你真是贞节的,为什么不一死以明心迹。到了如今再说,事情已嫌迟了。</p>

    现在我索性对你说个明白罢,那个孩子,我不但憎厌他&,并已把他杀了,看你把我怎样&?!?lt;/p>

    达话一说,那妇人更疯狂也似的跳起来道:“好&,你竟把我的孩子杀了&。我也不和你算帐,让我找那狐媚子去?!彼底?,即向门边奔来&。不知这妇人找着了雪因没有,又是怎样的闹法?且待第一百三十三回再说&&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&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