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回 飞烈火仇边行毒计 剖真心难里结良缘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三十八回 飞烈火仇边行毒计 剖真心难里结良缘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刘鸿采正在得意万分之际,忽闻有人幽幽的在说道:“吕祖师爷虽没有来,我却早巳到来了&,你难道没有知道么?”这天外飞来的几句话^,在钱素玉姊妹俩听到以后*,只是相顾愕然而已,并不真是怎样的吃惊&,因为这个人突然的到来,多少于她们自己一方有利无害的^。独有刘鸿采突闻此数语以后*,不禁大大的吃上了一惊,而且听去声音十分稔热^,莫不是他意想中所猜拟的那个人到来了么?倘然真是这般^^,那是把他所希望着将要干的一桩玩意儿**,破坏得粉碎无存的了&。</p>

    但他战战兢兢的静候上一会*,并不见有一点动静&,也不再听到有什么声息&&。不禁又哑然失笑起来*,这真是在那里活见鬼,明明是自己心中惧怕着这个人&,不免有些心虚&,耳宫中也就幻现着这个人的声音来,何尝真有这个人到来呢。于是,又把战战兢兢之态收藏去&^,换上了一种奸凶刁恶的样子,冷笑一声*,说道:“哼哼,你们这两个贱丫头&,今天可重又落入了我的掌握之中^,再也不能逃走了*,瞧你们如今还有什么</p>

    话说?&!?lt;/p>

    钱素玉和着蒋琼姑&,仍是你望着我&,我望着你&,一句话也没有^,因为她们知道,刘鸿采最是奸刁无比的&,如今既已重落他的掌握之中&,定已下上一个决心^,要把她们加以残害,她们就是不论怎样的向他恳求着*,也是无济于事的&*。刘鸿采见她们一声儿也不响,倒又很得意的^,哈哈大笑起来道:“哦^,你们也知道自己罪大恶极^^&,已在不可赦之列*,所以不敢再向我恳求半句么&*^?好*^,你们总算和我相处了这么多年^,还能知道得一点我的脾气*。不过&,我要明明白白的对你们说一句*,你们看中了那个少年书生&,违背了我的约束,私下放他逃走,自己也跟着逃了出来,这还是可以原恕的一件事情&。最不该的&&,又引了吕祖爷来^,推翻了我多年来辛苦经营的基业*,使我存身不住,这真使我越想越恨^,恨得牙痒痒的^,再也不能把你们饶赦下来呢&。现在我的说话已完^*,马上就要教你们尝到一种求生不得*,求死不能^,极其惨酷的刑罚^,方知我的厉害,同时也可消去了我心头的一腔怒气*?&!绷鹾璨伤档秸饫?^,又是阴恻恻的一笑*&*。她们姊妹俩见了,不免都觉得有些毛骨竦然^。说时迟&,那时快&*,他早又伸出右手来,戟着一个食指^&,向着她们姊妹俩,连连的指上两指,说也奇怪&,她们俩经上他这么的一指^,即足步踉跄的,各向一并排的二棵树身上倒了去*,好象自己一点儿也不能做得主。加之*^,倾刻之间,又不知从什么地方,飞来了二只很巨的木钉*,一边一只的,恰恰把她们俩当胸的钉在树身上了。</p>

    照理说*,她们给木钉这么的当胸一钉*,脏腑间一定要受到重大的伤*&,就不致当场致命而死*,至少要有鲜血淌流出来。谁知不然,她们却一点儿也不觉得什么痛*,更无一些些的鲜血淌出,只是把她们的身体紧紧时钉住,不能自由罢了*。她们才知道&,这定是刘鸿采用的一种什么法*。又由此知道,刘鸿采刚才所说的话*,一点也不是骗人&,他确是要她们求生不得^,求死不能,在一种极惨酷的刑罚之下&,宛转呻吟而死&,不肯立刻就制她们的死命呢。只是他将采用怎样的一种刑罚呢&?</p>

    又将惨酷到怎样的一个地步呢&?她们真不敢再想下去了*。于是,又听到刘鸿采的哈哈一笑*^,说道:</p>

    “这只是我计划中的第一步&&,不过使你们不能自由行动罢了&。现在我就要引你们与死神相见&。但这死神,是在我的指导之下的^&,并不立刻就取去你们的生命*,却取着渐进主义,把你们的生命,一寸寸的加以摧残&,加以凌践&,直至你们吃足痛苦*,我也认为满意的时候*,方始真的赐你们以一死&,毕了他的使命。你们也懂得我的语意么&?”</p>

    当他说的时候,好似演讲一种新发萌的学理一般&,很是得意洋洋^,一点也不有矜怜之色。比至把</p>

    话说完,即把口张开^^,很随意的向着她们所系缚着的二棵树木间一嘘气&。立时间&,靠近她们四周围的草木上,都飞起了一点点的火星&*,这火星愈转愈大,愈趋愈烈,竟是开始燃烧起来,随即有红赤赤的不知多少条的火舌&,齐向她们伸攫着^*^,要把她们包围起来了*。在这时&,她们也开始遭受到烟的薰刺*,火的灼炙&,有说不出的一种不受用*。同时&,她们也恍然大悟*,原来刘鸿采所谓的极惨酷的刑罚*,便是以烈火为之背景***。本来呢^&,天下最无情面最猛烈的东西*,莫过于水与火^,而烧死在火中的,似乎尤较溺死在水中的来得加倍的痛苦呢&。一会儿&,火势愈逼愈近,竟是飞上了她们的衣服&,灼及了她们的头发,显然的要再向内部进攻去*。她们二人究都是弱女子,是已决以一死为拚&,咬紧了牙关忍受着,但呻吟的声音^,仍是禁也禁不住的,从口中微微的度了出来^。</p>

    刘鸿采见到了她们这种为烈火所逼迫,无法可以躲避的情形*,已是大大的一乐。再一听到这些低微的呻吟声&*,心花更是怒放了*。因斜睨着她们,又很得意的说道:“你们须得好好的挣扎着,须知道这尚是最初最初的一个阶段*,这火尚在外面燃烧着*^,并没有烧到里边去*,一旦把你们的肌肤也燃烧了起来*,这火势当然比之现在更要十倍的猛烈*,那时候你们方知道这烈火&,究竟是怎样可怕的一件东西呢&^^。现在我要问你们&,你们到了这个境地,也失悔当初不该背叛我么?也觉悟到你们以前的行为^,实是大错而特错的么*?”</p>

    他倚仗着烈火的势力^*,竟是这般的向她们诘问着^,显示着他已得到最后的胜利,这当然为她们所齿冷^&。而依照着她们倔强的脾气讲,无论如何^,是不肯向他讨一声饶的。但蒋琼姑偶一掉首^&,瞧见了钱素玉为火所攻^^,那种惨痛的样子*,倒暂把自己所受到的惨痛忘记下。暗自在想道:“讲到当初的那件事,实由于我瞧中了姓杨的人品**,不肯夺去他的三魂六魄所致,姊姊却是没有多大关系的*,不过后来曾帮过我们的大忙罢了*,那我今天为刘鸿采所报复&,遭受到这般酷惨的刑罚^,也是很应该的&。而姊姊本是一个没有多大关系的人*,如今也陪着我同受这种惨刑*,这未免太是冤枉么^?这在我未免太有点对不起她么?”因之*,她把牙龈重重的一啮&,忍住了这种烈火灼肌的痛苦^。然后吐出很清朗的音吐&,向着刘鸿采说道:“这确是我的不是&,你就是把我烧死^&*,我也死而无怨的。不过,这件事与姊姊丝毫无关*&,她是不该受这种惨罚的*,请你不要加罪于她罢&。请你赶快放了她罢?!鼻赜裾馐焙?&,正也瞧到了蒋琼姑宛转于烈火之下&*,那种痛苦无比的样子*,暗想:</p>

    这都是我害了她,倘然不是我不别而行&,她也不致追赶了来,何致会在这里遇到刘鸿采,受到这种暗算呢。而况*,教杨继新抢去她的软帽**&,还不是我出的主张,讲起来,我实是罪魁祸首啊*。那我受到刘鸿采的报复&,实是千该万该的*^,怎可使她陪着我*^,也同归于尽呢&^?!奔凹砉迷赴炎约何?,已挺身而出&,竭力的在营救着她^,更对蒋琼姑有说不出的一种感激。忙也抢着说道:</p>

    “虽是妹妹嫁了那个人^*,其实主意都是我一个人出的,全不与妹妹相干&。所以师傅如要治罪的话&,不如把我一个人重重的处罚罢***,便是将我烧成一团焦炭*,也是毫无怨言的。至于妹妹,请原谅她年轻了一点&,请原谅她完全是上了我的当^,就把她释放了^,不要再难为她罢,她到现在也已够受痛苦的了?!?lt;/p>

    她们姊妹俩这么的重义气,这一方情愿认作自己的不是*^,把自己牺牲了*^,而请求释放去她的姊姊^*。那一方也情愿认作自己的不是^,把自己牺牲了,而请求释放去她的妹妹。其情形*,正和《生死板》京剧中那两个弟兄争抢着求一死^,没有什么两样^*。照理,总可以把对方感动&,而把二姊妹中的任何一个释放的了。无奈,这刘鸿采直是一个冥顽不灵的凉血动物&,他非但一点也不感动**,并好似她们姊妹俩这么互相的营救着*,而都甘愿把自己牺牲了去**,也早在他的预料之中*,而反以瞧见她们的这种情形为乐意的。因此^^,又在毫无感情表见的一张脸上&,露出了淡淡的一点笑容,说道:“你们如今才向我来讨晓&,才想两个人中有一个能逃了命,哼哼^,这已经是嫌迟的了^&。</p>

    我早知道&,在这个事件中*,你们二人都是有份的^,没一个不是在杀不可赦之列的,我怎会听了你们的一番花言巧语,就轻易的从了你们的要求呢。嘿嘿^,快快的把你们的口闭住了罢。瞧^,你们这身上的火,不是更向内部燃烧去了么?这是在你们一方说来^,更得拿出一种精神和勇气来^,和它好好的挣扎上一番了*?^!彼翘苏饣?&,忙向自己的身上一瞧时&,果见那衣服都巳给这烈火燃烧得同焦炭一般,只是还全幅的悬挂着,遮蔽住了她们的身体,没有一片片的剥落下来&。头发也是同一的状态&*。并且&,这烈火显然的已向衣内钻了去^,开始的又在她们的肉体上燃烧着,直烧灼得肌肤焦辣辣的生痛,全身所具有的血液和水分,都在内部拂腾了起来*&,而渐次快要干涸下来的样子。于是她们也不再向刘鸿采恳求什么了&,大家咬紧了牙齿*,忍受着这种种的痛苦,都拚上一个死就完了*。</p>

    但在这将死未死之际&**,她们姊妹俩又为了平日那种深切的感情和如云的义气所驱策&,在这一方想来,总仍觉得很是对不住那一方的&,而对方如此的惨死*,实是为自己所牵累的。因此&,钱素玉又向蒋琼姑说起来道:“这都是我的不好,累得妹妹也同受此惨祸^。倘然不是我露着很不安的神情,不别而行&^,妹妹何致会赶到了这里来,又何致会遭到这般的不幸呢*?”蒋琼姑听了,也深自负疚似的&,说道:“此非姊姊之过^,其实都是我的不好&*。因为姊姊的不别而行,并非出自本意^&,实是为我所逼迫出来的。早知如此*,我真失悔自己不该向姊姊提起耶句话了?^!鼻赜窦獍愕囊套栽?,心中觉得更是加倍的不安。也罢^,反正死已近在临头,也顾不得什么怕羞了*,还是把自己的心事^^,老老实实的向她尽情一说罢^,或者反可使她心中舒适上一些。因又正色说道:</p>

    “不*,妹妹你是误会了*,这只能怪我的脾气太古怪了一点^,其实我对妹妹的那个提议&,是十分赞成的^,一些也不着恼呢^?&!?lt;/p>

    蒋琼姑想不到她会有这句话^,更想不到她会这般质直的向她说出这句话,这真把她喜欢煞了^,竟忘记了她自己目下所处的是如何一个环境。只见她十分欣喜的,说道:“原来姊姊是赞成我的这个提议的,如此说来^*,姊姊是情愿嫁给他的了?*!苯砉谜饩浠?*,未免说得太于质直^,倘在平日*,钱素玉就是不听了着恼^^&,一定也要羞答答的不肯回答她^,现在情势可大大的不同&^,已是面对面的快和死神相见了,还有什么羞之可言呢&。便也十分爽快的回答道:“不错^,我是情愿嫁给他的^。因为如此一来,别的还没有什么*,我们姊妹俩不是就可厮守在一起*,一辈子也不会分离了么&?”这正似尝到了一剂清凉散这般的爽快^,顿时使蒋琼姑忘记了正在遭受着的那种灼肌燃肤的痛苦,不禁喜笑着,说道:“我能闻得了姊姊这句话,这真使我快活极了&,那我今天虽是死在这里&&,我觉得一点也不冤枉**,我还是十分情愿的?^!卑胂?,又惨然的说道:“我姊妹二人,今天能同死在一起,果然是一件极好的事*,不过,他一旦见不到我们的归去^,或竟是闻得了我们的惨耗*^,心中正不知要怎样的难过呢&&?!?lt;/p>

    钱素玉虽有上愿嫁给杨继新这句话**,但以前究不曾和他发生过什么关系**,所以,不便显然的有怎样深切的麦示,也只能和蒋琼姑凄然相对而已&*。但就在这个当儿&,忽觉有什么人&*,就着他们的耳畔在说道:“你们也不必凄惶&,照你们的命运说来&,不但不会死在此处&,不久还得大团圆的^。</p>

    至于这刘鸿采^,虽是蓄意欲伤害你们&,结果却反玉成了你们^,做了你们的一个撮合人。倘然没有他这么从中的一纠缠,这问题恐怕还不能解决得这么的快呢^。所以&*,你们也不必记住他这段仇恨罢?&!彼蔷妥耪夥⑸姆较?,忙都掉过头去一瞧看时&,却见不到说话的这个人。述疑心是给这烈火灼烧得太厉害了^,竞发起耳鸣来^^,但耳鸣那里会幻成这们清清楚楚的语句,不免都发起愣来&*。</p>

    可是&,刘鸿采象似并没有听得这番话*,一见他们发愣,还以为这烈火此刻大概正在烧毁她们的心脏,所以把她们烧得发了呆了*。便又带着十分得意的神气^,向着她们说着俏皮话道:“哦^&*,你们直到如今&,方屈服于这烈火的威焰之下么&?何不发出你们的莺声燕语,再絮絮叨叨的讲上一番体己的说话?哈,要达你们的愿望^&,我看倒也不难,只待那姓杨的一到九泉之下^,你们就可效法娥女共事一夫了^?*!?lt;/p>

    不料&,他正说得起劲,忽而飕飕飕的起了一种风,只就地一卷时&,早把那二棵树木下的一堆烈火&,扑了一个灭,就是在他们姊妹俩身上蓬蓬然燃烧着的那一派火,也立刻熄灭下来了^。接着&,又闻得很有威严的一声“咄”,就在这“咄”字未了之际*,好似飞将军从天而下,突然的跳出一个人来*。这人**,却只是二十多岁的一个少年^&,穿了很漂亮的一身便服,相貌生得十分清秀。刘鸿采一眼瞥见*,方知真的是红云老祖到来了&*。那么^^,刚才何尝是自己虚心生幻觉,明明正是红云老祖预向他作着警告&,教他不要弄什么诡谋**,下什么毒手呢*^。只怪自己报仇心切,竟没有再仔细的思考一下*。如今一切的歹计毒谋**,都在他老人家的眼面前干了出来&,如何可以邀得他的赦免呢^。</p>

    因此,全个身子都抖得如筛糠一般&&,扑的在红云老祖的面前^&,跪了下来道:“弟子自知该死&&,竟干下了如许的罪恶^,请师傅饶赦了我这一遭罢,我下次再也不敢胡为了*?*!焙煸评献嫘Φ溃骸澳闳缃褚仓盟烂?*?刚才对于我的警告^,为何竟又置着罔闻?老实对你说罢*。我这一次的放你出来,原是含着一种试探的性质*,不料你仍是野性难驯。好*&,赦免我准其是赦免了你,不过在此后十年之内,你休想再能和我离开一步?*!?lt;/p>

    刘鸿采见已蒙赦免,忙高高兴兴的谢了恩&*,立起来站在一旁^&。红云老祖便又回过身去,对着他们姊妹俩只用手遥遥的拂动了凡下^,他们被焚毁得已成了焦炭的衣服和头发^&,立刻又恢复了原状*^,便是当胸的那一只大木钉,也早从树上脱了出来。她们虽没有掀起衣服来把伤处瞧得&,然而料想去一定也是一点伤痕都没有的,这足见红云老祖的法力*&,是如何的伟大^,而反过来讲一句,又可知法力是如何可怕的一件东西呢。这一来*,他们姊妹俩当然要向他谢恩不迭。红云老祖只淡然的一笑道:“你们也不必向我道谢得**,我也不过借了此事,聊和你们结上一点缘^^,留作日后相见之地罢了。至于这刘鸿采*,你们也不必怎样的怪他^*,实在你们命中应有此一个魔劫*^,他却适逢其会的做了一次魔星*,连他自己都做不得什么主的*,何况他并没有伤害你们*,反而还玉成了你们呢。好,你们就此回去罢^,祝你们姊妹同心*^,室家安好&?^!彼岛?&,只一拂袖间,红云老祖和刘海采即都已不见了&。</p>

    他们姊抹俩,便也欣欣然的重回长沙*。居然效学娥女的故事*,钱素玉又同杨继新成了亲。从此,左拥右抱,真便宜煞这位少年郎了&。后来^,杨继新在画眉之馀,也从他的二位夫人*,学得了不少的武艺,不象先前这般的文诌诌了。这一次,为了一时高兴&*,竟挈同了他的二位闺中人&,从柳迟家来到四川^^,颇想为昆仑派建立上一番事业**。现在总算已把他们骨肉团圆&、英皇并嫁的关目,交代得一个清清楚楚,可以按下不表&&,我又得腾出笔来*,再从另一方面写去了&。</p>

    单说笑道人同了许多人&,回到了云栖禅寺后^,忽又哈哈大笑道:“我总算今日方遇到了对手&,居然在我笑道人之外*,还有上一个哭道人^。现在*,我很想和他合串一出好戏*&,给你们诸位新新耳目。只不知他究竟有不有和我配戏的能耐?倘然竟是配搭不上&,也很足使人扫兴的啊&?&!辈恢Φ廊宋薅怂嫡夥?&,究竟是要干怎样的一桩玩意儿?且待第一百三十九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*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&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^^&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&&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&,请 点击这里 发表^^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