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回 媚邪鬼两小作牺牲 来救星双雏全性命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四十一回 媚邪鬼两小作牺牲 来救星双雏全性命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镜清道人小小的施上一点法力^,布下了一道雾幕^,拦阻了红姑的去路&,红姑却不甘示弱^,仍想冲了过去*^。不料*,她还没有冲得,忽闻一阵笑声,破空而起。这是什么时候,那会有人发着笑声*?这不明明是在笑着她么*?红姑这么的一想时^^&,即自然而然的&,顺着这笑声传来的方向^&,把眼睛望了过去,要瞧看一下清楚,究竟是什么人在笑着他。谁知*,恰恰的和镜清道人打上了一个照面,只见在他的嘴角边,还拥上了一派的诡笑&。那么^^,刚才发出这笑声来的^,不是他,又是什么人呢&。红姑在最初闻得了这一阵笑声*,心头已是火起^,如今^,更见到了镜清道人这一派的诡笑&&,这显然的象似在向她致着嘲笑之词道:“你要想把你这儿子救了出去么*^?但是他已是成了刀上的鱼,砧上的肉&,你再也救他不出的了*。你瞧&,我只小小的施上一点法力^,布上一道雾幕&^,不是已使你没有办法了么*?”这一来&,如何不教她不更恼怒了起来呢^^?当下*,即请出她的那口宝剑来^^,向着这雾幕挥上了几挥&。照理,少说些,她这口宝剑也有削铁如泥的一种功效&,不论什么东西都斫得下来的^。但现在遇着这雾幕是一件无形的东西,凭他是怎样的斫着^^,不见一点动静*,只见这雾仍嗡嗡然的涌着在前面。急切间又不知道用上什么方法^&,方可破得这雾幕的,也只有束手的分儿了^&。</p>

    而在这个当儿,不但是继志坐着的这辆车子&,连得后面童女所坐的那辆车子^&,早都一齐的在她的面前推过&**,直向人群中走了去了。更是使很伤心的*^,这时候继志也已瞧见了他,立刻露出一种惊喜交集的神气^&,妈妈的妈妈的向他叫喊着^^*。一壁又在车上转动个不已&,象似要从车上走下面又走不下来的样子**。原来他已是给他们拴缚在这车上了&,比见自己的母亲只是拿着一口宝剑^&,在空气中乱挥着*&,却不能走过去,把他救下车来&&,不免又露着失望之色*。而在此一刹那之间^,车子已是向前推去,早把救他下来的机会失却*^,这教他的心中更是十分酸楚了起来,知道一切已归失望*,他母亲虽是近在咫尺&,也没有方法能救得他&,他只有静待这可怕的时间降临*,听他们把自己当作牛羊一般的开刀罢。于是*,他的一张脸,也惨白得有同纸色了。这种种的神情*,红姑是统统瞧在跟中的^,更由这种神情上&,推测得了她爱子当时的心理*&,不由得她不更似万箭攒心一般的痛了起来呢*。然而,陡然心痛^,又有什么用&?</p>

    这时候,这童男童女的两辆车子,早巳推到台前&,停了下来*^。好一个残酷无比的镜清道人,他象似已忘记了将有一幕惨剧在他的眼面前—上演着*,而他便是这幕惨剧中的一个主动者,这两个无知的童男女^,就要为他所牺牲的了^。他倒把他们错认作一对行将结婚的佳偶,应该向他们道贺一下似的,只见他拥起了一脸子的笑^,向着他们^&^,表示出他是何等的温蔼**。其实&,这是一点也不中用的&*,饶他越是这般的笑容可掏,越是这般的温蔼可亲,却越发使人想见到,在他的背后*,藏着怎样狰狞可怕的一张面孔*。这不但这一对童男女的本身要感到这样*,就是红姑从远远的望了去&&,也有上如此一个感觉的了。镜清道人随又做上一个手势*^,象似给那一般男女弟子,发上一个什么命令的样子。他们当然是懂得他的意旨的^,立即展开了喉咙&,唱起歌来。歌了一节之后*,又男的挽了男的&,女的挽了女的&,每二个成一对&,在当地跳舞着*^。于是,且歌且舞,且舞且歌&,情形好不热闹。最后*,复如穿花蝴蝶一般的,左一对穿过这边来^,右一对穿过这边去,齐以这童男童女所坐的两辆车子为中心点,围绕着来上一个川流不息*。</p>

    照情状讲&,大家都兴奋得什么似的^,这已是到了节奏中的最高点了。然而&,瞧他们的样子^,一点儿也不快乐*,脸部上都是呆木木的*^,显然的表示出*,这只是出于一种机械作用^。在这里&,我们倒又得把这一般男女弟子称赞上一声,他们的心地&,究竟要比他们的师傅来得仁慈一些&,他们也知道这只是惨剧中的一幕^,并不是什么快乐的事情,所以不应该有快乐的颜色,表露到脸部上来呢^&。其实,他们的师傅镜清道人,这时候他的心中也并不怎样的自在^,很是在那里耽上一种心事^^。因为,他何尝不知道,他今番这么的一出马,所见好的^&,只有哭道人一个人,所有昆仑&,崆峒二派&,都不免和他处于敌对的地位了^*。以这二派中能人如此的众多,而今晚他所举行的这个祭旗典礼*,又为他们群所瞩目的,怎会就让他安安逸逸的过了去^,没有什么人出来敲坏一下呢&?一有什么人敢出来破坏&,那一定也是出于再三考虑,自信具有相当的法力*^,可以和他角逐一番的&,事情可就有些难办了^。万一这个人的法力胜似于他&,竟使他失败了下来,这是何等失面子的一桩事&,此后他难道还有脸充得一教之主么?不过^,典礼的举行&,预定在五更时分*,为威信计,为颜面计,他再也不能把来提早一些的。而在此时间未到之际^*,也只有把这歌舞来敷衍着&。在另一方面讲^^,这也是仪式中应有的一种点缀&,不得不如此的铺张一下的,但这一来,可就苦了他了*,他深深的觉到*,除非是在这典礼已举行了之后^,否则&&^,就是只馀下了一分一秒的时间^,说不定会有一个破坏分子*^,突然的从什么地方跳了出来*&*,而或者竟会使得他功败垂成的&。</p>

    好容易^^*,在这歌声舞态似已起了腻的当儿*,也不知已经过了多少时候*,忽闻到很响的三声号炮*,连接着的送到了耳鼓中来^,镜清道人方不自觉的又在脸上溢出了丝微的笑容*,并有上突然如释重负的一种样子。原来这是他与哭道人约好了的一种信号^^,一待把这号炮放出&,便是向他报告&,五更时分已到&,可以把这大典举行了^^。这一来*,他只要很迅速的发下一个命令去&,赶快把这一双童男女的小生命了却^&,那时候就是有一百个能人出来*,要向他破坏着**,也是有所不及的了^&。于是他忙把手一挥*,一般男女弟子立刻停止了这机械式的歌舞。当他第二次挥手时^,这是那些穿杏黄色道服的男女伴护应该起来活动的一个暗示了*。他们先从每辆车上*,各把他们所伴护的童男成童女解了下来,但仍把他们的二手反挂着,并教他们跪在台上*,好似法场上处决的罪犯一个样子。</p>

    然后每一组的四个人^,又各把工作分配下&*,两个人走上祭台,取下了这供设的空木盘*^,把来承在面前&。一个人提着童男或童女的头发&*^,馀下的那一个人,便是刽子手了。凶狠狠的执持着一把杀人的大刀在手&,作上一个快要砍将下去的姿势&*。这样的一个形势一呈露^,真是最最吃紧的一个时候了&。不论哪一个在场观礼的人^&*,心中都是这么的在思忖着^,这一次的典礼是否顺利的进行下去*^*,全在这一刻儿的时间中^。倘然在这一刀砍将下去之前,并没有什么别的岔子闹出来^,那是这典礼便得到了很完满的一个结果。否则&,如果横生枝节&&,竟有什么人出来阻挠&&,使这典礼不能顺顺利利的举行下去*,那就有很大的一场骚扰在下面了*。但照他们想来*,昆仑*、崆峒二派的能人,既都是和这邛来山立于敌对的地位的&,而今天这个典礼一旦如得举行*,又于他们有百害而无一利,非得出来阻挠一下不可的*。那么,他们不管此次的结果是成功或失败*,都得拚尽性命的出来硬干一下*,那里会有如此便宜之事,竟是一个岔子也不出,一点枝节也不生**,让那镜惰道人高奏胜利之曲呢^^?因此^,他们都屏着息**、敛着气^,眼睁睁的*,瞧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在下面发现了出来。</p>

    果然^,就在此十分静默之际,忽闻到了一声很凄厉的惨叫,跟着又是一声很得意的狂笑。你道,这都是从那里传了过来&,又是什么人所发的呢*?原来这一声惨叫*,就是从红姑口中吐了出来的*。她见事情已是疾转直下的^*,到了这么险恶的一个地步*,倘再不加阻止^,听他搬演下去,那只要这凶狞的刽子手&&,把一刀倏的斫了下来时*,继志就立刻丢失了他的这条小性命了&。而这薄如蝉翼的雾幕*,却似一点不客气的,挡在她的面前,使她不能有上一点的动作^*,急切间也想不出破这雾幕的方法^。再向山上、山下*、山前。山后四下一望时^,更瞧不到有一点儿的动静,似乎他本派中的一般同志,同着崆峒派中的那几个能人^,都和他有上同样的情形,也为这雾幕所困^^*,而不能施展出一点儿的本领来&。在如此的现状之下*,显然的一切都归绝望^,怎又能禁止她不惊急得惨叫了起来呢&&。她这表示绝望的惨叫一发出,在别人听得了还没有觉得什么,一入镜清道人之耳^,可使他得意得什么似的。暗想*,你红姑在昆仑派中&,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*,不料竟是这般的不中用&,只经我小小的运用一点法力^,就弄得你束手无策,只有惊啼惨叫的分儿。此外^,还有金罗汉昌宣良呢**,笑道人呢,以及其他的许多人呢*,又一个个的躲到了那里去了?大概不来是不会的^,他们定也已都到了这个山上,只因也和红姑一个样于&,连这雾幕都破不了,自然就不能显出他们的什么好身手来。如此看来^,这昆仑派的一个团体&,也是徒负虚名的,不见得真有什么能人罢&*。他这么的一想时^*,使他忘记了这是在一个什么所在,又是在举行着他自己看作怎样庄严的一个典礼&,竟得意忘形的&,发出了这么的一声狂笑来。然而*,也仅仅是这么的一声惨叫^,跟上去又是这么的一声狂笑罢了*。此外^,却不再见有二点什么动静^&。</p>

    这时候**^,那童男和童女身旁的每一个刽子手倒又各把他们的刀更举得高一些**,在很快的一个动作之下&,早向童男女的后颈上直斫下去^。照着平常杀人的惯例&*,他们把人头斫下以后*,即一脚把他向着校场上老远的踢了去。这人头便在地上乱滚起来,直至咬住了草根或是什么东西&&,让他死命的咬上一阵&,把他馀下来未死去的一些知觉都失了去,方始停止了蠢动之势&。然后再将他拾取起来,高悬示众^&。现在,他们可不是如此的办&,一待人头刚刚斫下*^,那个剑子手的助手*,即手法很热练的*,把铁钳上钳着一小块什么丹,送到这人头的嘴边去**,让他衔住了达块丹*,随即向着承在前面的那一个木盘中一掷。说也真怪*,平常新斫下来的人头,总是蠢动得什么似的^,如今一把这丹衔在口中^*,只在木盘中略略的一转动^,即停止了下来了&*,于是&,由这承盘者*,把这人头在木盘中扶一扶正*,即相将抬上祭台,放在供桌之上&*,重又退了下来。至是,关于童男女的事,早告了一段落*,而祭典已在开始了。在这时候*,就是昆仑*^,崆峒二派中^*,再有什么能人出来捣乱,也已迟了一步&,无能为力的了*。这一来,最最伤心不过的*,是红姑^,当场便晕倒在地*。而和他处于相反的地位*,最最得意不过的,那就是镜清道人^*。他虽已把自己竭力的抑制着,不使象先前一般的^&,再把笑声发纵出来&*,但他耶一分得意的形容,早巳布满在脸部上,不论什么人都是瞧得到的了&。至于隐在山中四处一般观礼的人们&,以及躬与斯盛镜清道人的一般男女弟子,却都在暗中诧异着&。这真是想不到的一桩事^*,如此险恶的一个局面,人人以为必有一些什么事情闹了出来的,竟会风平浪静^^,一点没有事情的过了去。照此说来&,他们昆仑*^,崆峒两派中,也太没有人才的了^。</p>

    谁知,就在这有的伤心&^、有的得意,有的很为诧异的当儿,忽发生了一桩十分惊人的事情。</p>

    大家一把这出人意外的事实瞧在眼中&,也就不由自主的&,一片声的惊叫了起来&。这时候恐连正在非常得意的镜睛道人^^,也都有点慌了手足了^&。你道&,这是怎么的一回事呢?原来当把这二个木盘放在供桌上以后,镜清道人正要依着预定的程序,把这仪式举行下去了。不料,这二个盛放在木盘中童男女的头*,忽然复活了起来,先是向着空中一跳^,随即在空中飞动着*,一霎眼间&&,好似认识得路似的*^,早已各飞至了他们自己的那具尸身之前^,头与身一接合&,这二个童男女&,早又鲜活灵跳的立起身来了*。</p>

    于是*,一般观礼的人们&,又不由的取消了他们自己先前的耶一种见解*,知道实在是太误会了*。</p>

    你想^,以昆仑、崆峒这么大名鼎鼎,势力雄厚的两个大团体,他们中间怎会一个能人也没有,只能眼睁睁的瞧着镜清道人逞尽威风的干下去^^。现在^,方知他们先前所以这么的隐忍着*,一点儿动作也没有,只是和镜清道人闹着玩笑,直待鏡清道人把威风逞尽&,心中得意的了不得,自以为大功已是告成了&,方始出来和他捣乱。玩上这么厉害的一个手法^,这在镜清道人^&,恐比之刚要把这一双童男女斩却时^^&,他们就出来捣乱&,要有上加倍的扫兴*。而在他们一方面*,更是何等有力的一个宣传*^,反衬出他们是具有怎样广大的一种神通^,怎样惊人的一种法力啊&。但在镜清道人本人,却还不如是的设想,他不信昆仑派或是崆峒派中,竟有如此的一个能人,并敢在他的面前玩上这么一个手法的,这只不过偶尔有什么人传了一些妖法给这童男女,所以会有上这么的一个变化了&。</p>

    这也要怪他太是大意了一点&,没有上怎样的准备^^,否则*,只要备上些猪狗的秽血,当把这童男女斩首的时候^^,先把这些秽血向着他们的身上一喷&,那不论他们是具上有怎样的妖法,也都施展不出来的了。然而**^,这些东西^,哭道人那边想来是现成有着的&,现在*^,只要吩咐人把他取了来&,看他们第二次还能弄得出什么花样来^^?他不信这好象已成了刀头鱼、砧上肉的二个人&*,还能逃出他的手掌之中呢。</p>

    但他只是这么的想着,还没有把这话吩咐出去^,早听得飕飕飕的一种声响&,从山峰间猛刮起一阵狂风&,几乎把全山的灯火都要吹得一个熄灭^。而就在此半明未灭之际^,又蓦然的见有二只很大很大的手掌&,从半空中伸拿而下*,很快的象似从下面攫取了些什么东西去&。接着**,风也息了,灯也明了,又回复了原来的状况。但在大众注目一瞧之下^*,不禁都是出于不自觉的*,又齐声叫上了一声:“啊呀^!”原来在这个事件中为人人所注目的这一双童男女*,早已似平空化了去的一般*,不复在原来的这个地点&,看来刚才在大风中由半空间伸拿而下的这二只大手掌,并没有在山上攫取了别的什么东西去*,只是把这一对人儿摄了去了*。这一来,镜清道人也就不得不抛去了他先前的这个见解,而和大众有上同样的一种推测:这定是在这二派之中,有上那一个能人,要在他的面前卖弄一下本领了*。然而&,这一卖弄本领不打紧,可把他的玩笑开得大了^。</p>

    他在这么的一个情形之下,决计不能宽恕得那个人呢*。因此,他就状态很严肃的向着外面一立,又仰起头来*,望着空际道:“好的^,总算你是有本领的&,居然在我的手中把这一双小儿女夺了回去了^。然而*&,你究竟是什么样人?我却还没有知道。你真是有种的,也再敢和我照面一下么&?”他这几句话,明明是带点激将的意思,使那个人再也躲避不得,只要那个人肯和他一照面&*,他就可伺看机会,使弄出些什么阴谋来^,说不定仍能把这一双小儿女夺回过来呢^。果然&,当他的语声刚歇^,即闻得哈哈的一声大笑&,随又闻得一派很清朗的声音,从一个高峰&&,上飞滚到下边:</p>

    “哈哈&,明人不作暗事。我在未带走他们以前*^,当然要和你照一下面的,也使你知道我究竟是谁呢。现在,就请你向我瞧上一瞧罢&*?!闭?lt;/p>

    话说后^&,不但是镜清道人一个人,凡是这时候所有在邛来山上的人^,都带着一种紧张的情绪,兴奋的状态^,争着把头仰了起来&,齐向这一派说话传来的方向望了去*。不知这个人究是谁呢?且待第一百四十二回再说^*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&^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*^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