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五回 抗暴无人气塞胸怀 倒戈有人变生肘腋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四十五回 抗暴无人气塞胸怀 倒戈有人变生肘腋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在那明瓦窗上&,有一灶两瓦接榫的地方^,略略的露见了一条小缝*。甘联珠见到以后^,即从这小缝中,把眼睛向着亭内张了进去*。只见这亭内的地方尚还宽广,灯火也是点得甚为辉煌&。</p>

    正中设了一张供桌*,桌后一个大木架*,架上插着了一面黑绸子的大三角旗,上面隐隐约约的,似同红线绣着什么神像,这大概就是这“落魂阵”的阵旗了。供桌上,也放置了一个小木架,架上便插着那所谓招魂幡也者。前面陈设着供果之属,大约在八盆至十二盆之间。这是关于亭内静物一方面的情形。那么*,这时候可有什么人在那里面呢*^?哈哈&,当然有人在里面&,如果没有什么人在内,只是见到一些静物的话,怎么会使甘联珠又羞又急,到了这么的一个样子呢。</p>

    原来在这供桌的前面,一并排的立上了九个人&,全都是赤棵着上下身,一丝儿也不挂^!真是不雅相到了极点了^。他们好象正是对着那神像在行礼。一会儿*,行礼已毕,又一齐转过身来,把脸孔朝着外边*。这一来**,甘联珠更是把他们瞧得清楚了&。方知^,站在中央的那一个是老者&&,在那左右二边&,每一边却是二男二女相同的立着*,都是很轻的年纪。照这情形瞧来^,那老者定就是镜清道人,左右二边的那四男四女,大概便是他门下的男女弟子了。甘联珠的出身虽不高*,只是一个盗魁的女儿&,然在平日之间^,也和大家闺秀没有什么二样&,总是羞人答答的&,伏处在闺中的&。</p>

    如今&,教她那里瞧得惯这些情形,不自觉的把一张脸都羞得通红了起来?*?墒?&,她此来的目的,是要攻破了这个“落魂阵”*,把他父母双亲被拘在这里的灵魂劫了回去。决不能为了瞧不惯这些情形,即望望然舍之而去。于是,羞急尽自让她怎样的在羞急昔^*,她的这个身子&,却依归立在窗下&,不曾移动得一步。</p>

    一壁,更把这镜清道人恼恨得什么似的^*,暗地不住的在咒诅着道:“好个不要脸的妖道&,竟是连禽兽都不如的了。他不但教那些男女弟子都赤裸着身体^,他自己还以身作则^,这还成个什么体统呢&。若再让他胡闹下去&,到各处去提倡着他的这个长春教&,这世界尚复成为一个世界么&?别人或者畏惧他的妖法*,而把他宽容着。我是敢立上一个誓*,决不畏惧他**,也不能宽容他*,定要和他周旋一下*,而见个最后的高下的?!毕胧?^,又把牙龈重重的啮上一啮,大有如不扑杀此獠^&,誓不甘休之意&。在这中间,镜清道人不知在什么时嵌,已把供桌间小木架上的那面招魂幡取在手中&,复又走过数步^,就着中央一立*。那八名男女弟子,便围着池的身体*^,川流不息的旋走起来^^。接着^*,镜清道人又把手中的招魂幡挥动着^,口中并念念有词。当他念毕一句*,那些男女弟子也接在下面&,齐声念上一句。瞧这情形&,他们大概又是在作什么妖法罢?甘联珠一瞧到了这里&*,再也忍耐不住&,便想从腰间撞出那一柄刀来,大叫一声,从外面杀进亭去^??墒?*,就在这个当儿*,又瞧到了一件惊骇得出人意外的事情了。</p>

    只见镜清道人忽然??诓荒?,并把招魂幡递给了旁边的一个男弟子,却用腾了出来的那支右手&,向着空中虚虚的一招。接着,便又是微微的一笑&。原来^,在他手掌之中,已招得了一件东西了。随又展开手掌来^^,把这件东西向着空中一抛,这东西便屹然停立在空中不复动,好象很平正的粘了在那里似的*。那正面却又对着甘联珠所站立在下面的那个窗户&,更使甘联珠瞧得一目了然。</p>

    在这一瞧之下*,任她怎样的说着不畏惧镜清道人的妖法*,但到了这个时候,却也使她不得不有些畏惧起来??墒?&,虚贴在空中的这件东西^,既不是什么飞刀^,也不是什么飞剑,更不是什么其他的武器^。说出来,也平常得很^,却只是在阵外的时候^,马天池所递给他的那个小小的纸片^。你想,那纸片明明是藏在甘联珠的衣袋之中的。如今&,只经镜清道人在空中这么的一招^^,即一点也不觉得的给他招了去,这怎教甘联珠不要大大的惊骇了起来呢^。而且&^,由此更可得到一个有力的证据^,她的偷偷走入这“落魂阵”来,并偷偷的站立在这里窥探他们的行动^,已是完全为镜清道人所知道的了。而以镜清道人这么手段很辣的一个人*,既事先把也衣袋中的那个纸片招了去&,卖弄一下自己的本领,怕不在接踵之间&,又要用什么法子来对付着她么&?</p>

    然而*,甘联珠毕竟不失为一个将门之女,当那纸片给镜清道人招了去以后*,她这么惴惴的恐虑着,也只是一刹那间的事。在一个转念间^*,倒又觉得^,她自己原是立志要和镜清道人拼上一拼的^。如今这妖道既先来找着她&,那是好极了^,她要怕惧些什么呢。甘联珠这么的一想时&,胆力不禁又壮了起来,即把腰间的刀一亮,大声的叫喊着道:“好个不要脸的妖道*,这是什么的一种妖法*,也值得如此的卖弄的&。你姑娘现在来找到你了^?!钡彼瞻颜?lt;/p>

    话说完&,尚没有离开那窗户之下^,却见镜清道人又是微微的一笑,又是虚虚的一招手。甘联珠早已身不由主的&,被摄在半空之中^,随即如飞鸟一般的,投入中央的那个门中去了。比及到了那亭子的里面,刚要经过镜清道人的前面&,镜清道人只虚虚的比拟着,略把手向下一按,甘联珠的这个身子,便又轻得如落叶一般的,向空中飘了下来。转眼间^,已是端端正正的,立在镜清道人的面前了*。好可恶的妖道,他一见甘联珠已是被摄而至他的面前,心中好不得意。即做出一种十分轻薄的神气,斜着眼睛向她睨上了几眼&,然后*,方又笑着说道:“啊呀,甘小姐,我们真是不恭之至。不但对于你的光降阵中,没有派人远迎得&*,而且因为正在作着一种特别法事的缘故,我们这许多人都光着一个身子&,竟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得,这总要请你加以海涵的啊^^?!?lt;/p>

    这时候,甘联珠的心中&,仍是十分清楚的。一见镜清道人竟是对她这般的嘲弄着^*,直把她气得怒火直冒*,马上就想举起手中的那一柄刀来&,把这妖道的胸间刺成了一个透明的窟窿*。然而,她又那里知道,她已被摄在这妖道的妖法之下^,怎能再由她做得一分的主。所以,尽是由他用足了平生之力,执刀的那一支手,却象被定住了在那里的一般^,一分一毫都不能向外推动得。这一来^,不免使她更是气上加气^,恼上加恼,连得两个眼睛中,都似乎有火星直冒出来了。镜清道人一见这个情形*,不由得又哈哈大笑道:“唉^,甘小姐,你也不必这般的气恼,倘然为此而气坏了自己的身体*^,那是很不值得的呢^。其实*,你不知道,我的不让你把刀挥动著*&,也是十分体恤你^,不使你白白费力的一种意思。因为**,你的这柄刀,也和那些小孩子们所玩的洋铁刀没有什么二样&,并不算是怎样的利器^&,就是真的向我身上斫了来,恐怕也不见得就能把我伤了罢*?!本登宓廊怂档秸饫?,却又向着甘联珠瞧上一瞧,似乎瞧她是怎样的一种情形的*。甘联珠却更是恼怒到了极点了&,只不住的把怒目向镜清道人瞪着^,想要破口大骂时,这张口却也巳噤闭着,发不出一些些儿的声音来了。</p>

    镜清道人便又十分得意的一笑^,接续着说下去道:“哈哈^,你不相信我这句话么?那么,你不妨把这刀挥动上几下^,看它究竟能不能损伤我的毫发来*?”这真奇怪,刚才甘联珠用足了平生之力*^,尚不能这执刀的手向外推动得一些些。现在经他这么的一说,甘联珠虽然极不愿举得这刀^,这支手却已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&,径把这刀向着镜清道人的身上斫了去^。既已斫得一刀^,也就用足了力劲,不住手的斫起来了。照理,既是这般的猛斫着,并还是斫在赤裸着的一个身体上&,定要把这镜清道人斫得东一处也是伤,西一处也是伤,挥身血淋淋的*,成了一个血人了*&,谁知不然,镜晴道人竟似毫不觉得的一般*&,身上连小小的一个伤口都没有*。约摸也斫上了二三十刀之后,镜清道人忽又现出一种很不耐烦的神气,倏的一伸手,把甘联珠的那柄刀夺了夺来道:“唉&^,罢了,罢了^,不必再白费气力了,如此不中用的一把刀&,又怎能斫得伤我*?不要说你只是这么轻轻的斫上几下了*,就是连吃奶的气力都用了出来,再向我猛斫上数百刀,恐怕也是无济于事*。你要知道,我并不是一个寻常的人物*,决非这一种寻常的刀所能斫得伤我的啊^?^!彼底?,又用手指在那刀口上铮铮的弹上几下道:“哈哈*,这声音倒是怪好听,然而要用之于杀人,那就未免差得太远了。</p>

    你瞧,我只要把这手指再弹得重一些&,不是可把这锋口一弹就弹了去么&?”镜靖道人一壁如此的说,一壁便手指弹得再稍为重上一些,果见那刀口上被弹之处,立刻发见了一个大缺口,那片废铁,即铮的一声,向着外面飞了去了。于是^,又听见他的一阵哈哈大笑&,笑后*,复脸色一正^*,说道:“照此看来^*,你这一把刀,实在是一点也不中用的^^,留在你的身边^,徒然招得人家的笑话,不如由我代你拆了去罢&*?!本登宓廊说故茄猿霰匦械?,他一说完这话*,也不等甘联珠有怎样的一种表示,即拿起那把刀来,就着中央一折*,只轻轻的几忻之间,那里还成一把刀*&,只见无数小小的碎片^&,散落在地上就是了^。</p>

    至是,甘联珠真是又气又恼,又羞又愧*&??墒?,气恼又有什么用?羞愧更又有什么用*?不要说她现在尚被摄在镜清道人的妖法之下,便是不被摄在妖法之下,连得自己的一把刀都给人家折了去*&,赤手空拳的^,又能干出些什么事情来呢?结果*,也只有恨自家的本领,太是及不上人家&,更恨自家也太不量力了一些&^。既是这般的没有本领,为什么巴巴的要到这里来献丑&?现在,倒成了一个来得去不得的局面了。在这般的情状之下,在她的心中^,好似有一团焦炭极猛烈的烧将起来*,直闹得她全身都发起烧来&,一张脸更是蒸得红红的&^,两眼中象有什么火星冒出。</p>

    镜清道人是何等奸恶的*,他现在直把甘联珠视作一头被捕到手的老鼠,而他自己却是一头猫。</p>

    猫既把老鼠捕了来,在这老鼠未死以前&,怎肯即此而止^,不把这老鼠尽情的玩弄上一下的。因此*,他又向甘联珠睨上了一眼,佯作吃惊之状道:“啊呀,你的这张脸怎么红得这般的一个模样?莫非身上觉得热了一些么?那倒也是很容易的一桩事**。你瞧我们的身上,不都是脱得光光的。所以,虽和你同处在一个室中,却只觉得很为凉爽^,一点儿也不觉得热。现在^,你只要也学我们的样子,把上下身的衣服一齐脱了去*,那就一点不成问题的了^?&!本登宓廊怂渲皇乔崞募妇浠?,然在甘联珠一听到以后^,心中更是异常的着急了起来^*。这显然的,那妖道还以刚才这么的玩弄着她为不足^,又要更进一步,也要教她把上下身的衣服都脱了去^。倘然此事竟是实现,那还成个什么样子,不是生生的要把她羞死了么&?而那妖道的蓄意侮辱她,又是到了怎样的一个程度呢&?当下*,她的一张口虽仍是噤着,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,却把两只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身体&,好象生怕那妖道走了过来,行强硬把他的衣服剥了去似的^。</p>

    镜清道人见了这种情状,又笑了一笑道:“莫非你宁愿受着热*,不愿把这上下身的衣服脱了去么?哈哈*^,这是你中了那虚伪的所谓羞耻观念的毒了&。其实*,我们的身体受之于父母,都是清清白白的,有什么不可呈露在人家的面前^?那里还有羞耻不羞耻的这些话呢*。而且*,你要明白**,我如果要教你把上下身都脱光了的话**,那是再容易也没有的一桩事。既不要你自己动得手,更不要我来动得手,只须我轻轻的一挥手之间*,你的全身衣服就自会脱卸了下来了&。他们幻术家所谓美女脱衣的那一套戏法,或者是不足信的一句空话&,而在我却是的的确确的有上这一点法力的呢?!钡娜穅^,这倒不是镜清道人在那里吹什么牛,如果他要来这一手的话&,那是十分容易的&。因此,他将这几句话一说,更把甘联珠发急得不知所云的了^。知道在这情形之下,那妖道决不肯轻轻易易的便放过了她。她自己出乖露丑的时候,看来就在眼前的了。果然&,她正在这么的忖量着^,早见镜清道人已把一手举了起来*,好象马上就要行使他的那种妖法了*。</p>

    谁知,正在这间不容发之际&,忽闻得有什么人大喝了一声,一触耳就知道在这喝声之中,很带上一点严重的意味的&。而在镜清道人听来,却比之晴空中打下了一个霹雳来,还要使他来得震恐失措^。因为,这是什么地方&?这是什么时候&?这人竟胆敢这般的厉声喝着^,这显然的是要来和他捣一下蛋的&。而且^,定是自负有一种相当的本领,可以和他来捣一下蛋的呢。于是不由自主的*,把那支手放了下来^^。而循着这喝声传来的那个方向*,倏的把视线移注了过去。一眼望去时,恰恰和那三角大旗上的那个神像触个正着^,别的却一点也瞧不到什么。他便一半儿带着怀疑的神气,一半儿有点开玩笑的意昧,也把两眼圆圆的一睁*,厉声向着那神像喝道:“咄,刚才这么大声大气的喝着的,莫非就是你这个鬼东西么?这是什么意思**?未免太放肆了一点了^?^!痹谒囊庵?^,以为旗上的那个邪神,完全是在他的帡幪之下,而一切都是听从他的指挥的^。倘然刚才那一声,确是那个邪神喝出来的,那他把他责骂上一番,并不为过。倘然并不是那邪神喝的^^,只算是骂错了就完了,想那邪神也决计不会对他怎样的反唇相讥呢*。</p>

    不料&,在这里^,却有一件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发见了。这邪神一听这话以后,便也在像上把一张脸扳了起来^&,并凶狠狠的说道:“不错,刚才那一声,果然是你老子所喝,老子喝也喝了&,看你又能把老子怎么样^?!蹦切吧癫坏鞘值淖煊?,并左一声你老子^,右一声你老子^,太是使人难堪了。这在镜清道人遇到了这样的情形,真好似统率三军的大元帅*,忽然间逢着部下向他倒起戈来*。而且这个部下*&,还是以为可以玩于股掌之上^,一点不必加以防范的,那里还会教他不大怒而特怒^。顿时间&,又大喝一声道:“真是反了,反了!连你这般一个毫不足道的鬼东西,也敢和我斗起口来么?嘿,还不敢快走下来,向我赔上一个罪&,否则*,我是决不能宽赦了你的^?*!?lt;/p>

    好邪神*,真是倔强之至。他依旧一点儿声色也不动,又横眉鼓眼的,说道:“谁来向你赔什么罪*。象你刚才这么的把甘联珠小姐愚弄着*,倒得向着甘联珠小姐赔上一个罪才是呢^?*!碧目谄鴁^,非但十分同情于甘联珠,竟是在那里替甘联珠打着抱不平的&。于是,镜清道人愤怒到了极点,再也不能有一分一毫的忍耐了,即伸出一个指头来,指着那神像^,喝道:“唗,还不和我滚了下来?!闭账姆Χ?,只要他这么的一声喝,并这么的用手一指,就会使那邪神从像上滚跌了下来,如死了一般的委倒在地上^。谁知&,如今经他施法之后^,这邪神果然已是从旗上滚落了下来^*,却仍是屹然的立在地上^,并凶狠狠的向他注视着&。显然的,镜清道人所凭仗的这一点法力&,已是不能制倒他的了。</p>

    镜清道人这一怒,真是非同小可^,然一时间却也不能有什么</p>

    话说。那邪神当然是得意到了万分^,便又听他笑着说道:“哈哈&,现在你且把我再瞧上一瞧,看我究竟是什么人^&?”这句话很是有些兀突,一说出来之后&,不但镜清道人忙举目向他一望,便是那八个男女弟子和着甘联珠,也不约而同的都把视线射了过来。大家一望之下*,不觉又是不约而同的&,一齐喊上了一声:“咦&*!”</p>

    原来在这一转眼之间,那邪神已是不知去向,却换了一个须眉俱白,神采惊人的老者^,含笑立在当地*。不知这老者究竟是何许人*?且待第一百四十六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