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六回 各驰舌辩镜避于垒 互斗神通水不如火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四十六回 各驰舌辩镜避于垒 互斗神通水不如火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大家都知道站在当地的*^,乃是从旗上走了下来的那个邪神^^,并当他走下来的时候,大家又都是亲眼瞧见的,不料^,在一转眼之间,想己变为一个须眉俱白**^、神采惊人的老者,这教大家如何不要大大的吃上一惊呢??墒荿,在一惊之后,全个亭子中的十个人,早都已认清楚那老者是什么人.</p>

    且不言甘联殊心中是如何的欢喜^,那八个男女弟子心中又是如何的惊惶,单说镜清道人立时间把脸色一变^**,便向那老者大喝一声道:“嘿,我道是准**,原来是你吕宣良这个老赋*。你的胆力倒真也不小*,竟敢走到我这禁地中来,大概也是你活得不耐烦,巴巴的要来我这里送死罢*?!辩R清道人虽很现着一种剑拔弩张的神气****,好象马上就要和人动手似的,金罗汉吕宜良却一点也不理会***,神态间仍是十分的从容*,微笑道:“什么送死不送死***,这都是一派的空话。如就事实一方面而言,我的这条老命至今还得保全着?你们这一边,倒已死去了一个人呢**?^!北叩辣呒从檬窒蜃藕竺嬉恢?。大家忙依着他所指处一瞧^*,果见在那面的地上,直僵僵的躺着一具尸首^。细一注目*^,却正是那个邪神, 可不知是什么时候躺在那里的呢。镜清道人一见那邪神已是死在地上**,料知必是遭了金罗汉的毒手*!不禁怒火更是直冒道:“嘿,你这老头儿真是好大的胆,竟敢把他害死了么*,那我誓不和你甘休*,定要代他报了这个仇的^**^!彼凳?*,又有就要动手的样子。</p>

    金罗汉却把手摇了一摇道:“且慢,我们须得先把这</p>

    话说个明白。你要知道,我是素来不喜欢轻于杀害人的*,何况,这小子很肯听话,刚才我要他对你怎样的神气,他就对你怎样的神气*,一点儿也不违拗^,这就是我自己的门弟子^***,至多也不过这么的一个样子罢了***,然我对他正嘉许之不暇^,为什么还要把他杀害了去呢?”金罗汉在这一番话中,除了洗清自己的嫌疑以外*,显然的把他刚才所玩的那一套十分神妙的手法^,又要在镜清道人的面前^^, 很得意的夸说上一下了***。这当然更把镜清道人气恼得什么似的^^,只是蹬着了一双眼睛道:“好个利口的老贼^^,不是你所杀害**,究是谁所杀害?难道说^^,还是我把他杀害了么*?”这话一说*,却听得金罗汉哈哈大笑道:“岂敢^^^^,岂敢,怎么不是你把他杀害了的呢^?唉^**,镜清道人*,你也太是瞧低了你自己*,并太是不信任你自己的那种法力了^^。你须知道*^^,你镜清道人是如何使人畏惧的一个人物,你所具的那一种法力,又是如何伟大而不可思议的。如今*,这小子只是你手下所役使的一个人员*,并不有怎样的本顶。倘然你对他使着法^^,咒他从像上跌落了下来而死^,他仍得安然无恙,不应着这个咒*^,那你这镜清道人*,也就不成其为镜清道人,你的那种法力*^^,也就毫不足道的了*。你只要如此一想时^,便可知这小子究竟是死在谁的手中的^,怎么你一时间竟会糊涂了起来*^^*,反说是我把他杀害了的呢^*^?”</p>

    好厉害的金罗汉,表面上虽是一句句的都是推崇着镜清道人,并把他推崇到了十分***^,实骨了里,却一句句的都是在挖苦着他*^,也把他挖苦到了十分*。这真使对方的镜清道人有些够受的了^。</p>

    而且^,这中间还有最为厉害的一点^^,那便是金罗汉所说的:“全是一些事实^,并不是什么捏造了出来的**^。于是,镜清道人显出了爽然若失的一种神气,好半响没有开得一声口。晕后,他又突然的跳了起来道:“罢,罢*,罢**,谁再耐烦和你讲究这些*,想你既然有胆来得*,定是要和我见上一个高下的。好,我们就来走上几个回合吧?!彼低暾饣?*,就向着金罗汉扑奔了来。金罗汉却不和他交手,只向着旁边一闪,而就在此一闪之间,已把那个男弟子手中所执着的那面招魂播夺了来*,便向着怀中一塞*^,笑嘻嘻的说道:“我此番的到这里来^,原是要破你这‘落魂阵’的***。如今,镇守阵旗的那个邪神既已死在你自己的手中,这招魂幡又给我抢了来**,我的事情总算已是有上了一个结束^,谁还耐烦和你走什么对子呢?不如让我改日再领教罢?!彼底?,把手拱上一拱^^,似乎很为抱歉的样子*^。然而,在这样的一个局势之下,凭金罗汉是怎样的说着*,镜清道人那里就肯轻易的放过了他^。因此^,在一声冷笑之下,又把身躯调动,再向着他扑了来。金罗汉又是将身一闪,并腾起在空中了^*。镜清道人见二次进攻,都绐金罗汉闪避了去*,心中很是动火。依得他的意思**,颇想就把飞剑向着金罗汉刺了去**??墒?*^,转念一想,我有飞剑*,金罗汉也是有飞剑的,徒然的相斗一场*^^,我的飞剑^,不见得就能胜得了他^,不如改换上一个方法罢*。</p>

    那么,他将改用怎样的一个方法呢?于是,他又突然的想觋了一个意思^^。这老头儿既是这般一再的闪避脱我^,不肯和我交手^*,那我就不和他交手也得*^。不过,他现在不是还停留在空中,没有逃走了去么?照他的意中想来*,他这般的对付着我^*^,我是把他莫可奈何的了。那我何不显上一点手段,布上整个网罗*,就把他在空中囚禁了起来?到那时候*,看他还有什么</p>

    话说呢^^^。镜清道人一想得了这个主意*,心中觉得十分得意**^^,也就立刻实行了起来^^。果然,只见他念念有词的一会儿,便有似铁网、非铁网的一些东酉^,在空中沿着金罗汉的四周*,密密的布了起来*^*,竟把金罗汉当作一头鸟的一般,囚禁在鸟笼子似的一件东西之中了。于是*,镜清遭人又十分褥窟的,向着金罗汉说道:“你既然不愿和我交手得**,那让我省下一点力气来也好。不过**,你想要就此脱身逃走^,那也是没有这般便宜的亭。现在,且请你在空中暂时停留上一下罢*,我道决不会怎样的难为你,只要你把那招魂幡交还了我,就一切不成问题的了*?!苯鹇藓合笏浦钡较衷?^,始发觉了己被囚在这网罗之中^^,倒又状态很滑稽的^,向着四下顾视了一阵道:“哦,你的本领真是了得^***,竟乘我不觉之中,又把我囚禁了起来了^?*?墒?^,你现在就要自鸣得意*,似乎又嫌太早了一些**。你所布的这个网罗*^,究竟能囚禁得住我^,不能囚禁得住我^,至今还成为一个问题^^*,不但我不知道^^,就是你恐怕也不曾知道罢?!本登宓廊颂?,只冷笑上一声道:“哼^,你还敢如此的利口么^?照我想来,你是无论如何^,逃不出我这个网罗的^^。现在,别的话不必讲^,把这招魂幡还了我,万事全休**^^,否则*^,你是来得去不得的了^?!苯鹇藓阂谰擅挥惺裁捶纯沟亩鱚**^,只在口中咕噜着道:“什么来得去不得,象这‘落魂阵’,在你看来是何等得意的一宗邪门,我尚可自由的来往着^,没有一点儿的困难。如今^*,这小小的网罗^*,又算得是什么东西,我金罗汉难道反会逃不出来么***?这个我不信,这个我不信^?!彼凳?,连连把头摇着。</p>

    镜清道人见了这种情形,倒有些不耐烦起来道:“你不要只是说着一派的空话,其实这件事,干脆着说^,只两句话就可结了的:你不能逃*,赶快把这招魂幡还了我*。你能逃^^^,就马上把工夫施展出来罢?!苯鹇藓阂残ζ鹄吹溃骸罢舛浠罢婧酶纱??*?墒荿^,你也休要误会*^,我并不是爱说空话。不过,觉得来上这里一趟*^,也很为不容易^,颇愿和你十分详细的谈一谈***^*。即以现在而论^,我对于自己究竟应该走那一条路^,倒并不当作怎样可注意的一个问题*。却只是可惜着*,还有许多话没有和你讲得呢?!本登宓廊怂刂鹇藓涸诶ヂ嘏芍?^,是如何以精明强干著称的一个人物^,即拿他的这种外衣瞧起来*,也是何等漂亮的。却不料,现在竟惫懒到了这么的一个样子^*^,不免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:“好,你有什么话**,不妨尽情的说了出来罢,横坚你是逃不出我这网罗就是了*^^!?lt;/p>

    金罗汉却仍是一副备懒的样子道:“其实,我也没有旁的话^,我只是在暗地替你不胜的惋惜着*。</p>

    象你平日是负有何等的重望,此番又毅然的出马,设出这‘落魂阵’来*。这不但是我,便在三山五岳的一般朋友们想来**,都以为这不知是怎样的刁钻古怪、从未见过的一个新阵图*,定可使人家为之耳目一新的。却不料经我一踏勘之下*,完全是从那腐旧不堪的‘金锁阵’脱胎而来^,毫无一点的新意味:你想,这是如何的使得人家失望呀**。然而,这还不算什么,一说到你这所以摆设‘落魂阵’的目的*,却更是使得人家把嘴都要笑歪了^?!?lt;/p>

    镜清道人万想不到金罗汉竟把他奚落到了这么的一个样子*,心中自然十分的恼怒^^。但又不能把金罗汉怎么样,也只能矫作为一种冷静的态度道:“好*,好^,我尽可由你去讥笑着。但是一说到我这要设‘落魂阵’的目的*^,为什么又要把人家的嘴却笑歪^,你倒不妨再把这理由说一下子看***^?”金罗汉不免又向他望上一眼道:“其实^,这也是很明白的一桩事,我就是不说,你自己也是知道的。你的摆设‘落魂阵’,其目的不是要使我们这一挈人一齐都病倒了下来^^**,一个都不能和你在擂台上相见,你们就可获到了完全的胜利么?然而,请瞧现在的一种结果^^,又是怎么样?</p>

    别人且不必说,我这一个人^^^,不已是为你的那种妖法所不及*,仍似生龙活虎的一般么^?那么,请你想想*^,以你这般伟大的一个目的*,却得到了如此不堪的一个结果^,人家究竟应该笑你呢*?不应该笑你呢^?”好金罗汉^^,他的话竟是越说越不客气,一点馀地不留*,这么的单刀直入了^。镜清道人饶他是怎样的面皮老,在这几句话之下^,也有点不胜的样子^。然在一转眼之间,又把脸色一扳道:“这些</p>

    话说他则甚^。现在我再问一句*^^^,你究竟肯不肯把这招魂幡归还我*?”</p>

    于是**,金罗汉忽地发出一声大笑道:“哈哈,我今天也太是做够了这一派惫懒的样子了**^,现在还是爽爽快快的行事罢?^!钡毕?,把眉毛一轩,立刻显得他是何等的神采飞扬^。随又见他伸出手来一指^^,即有一派烈火^,从他的指尖间飞腾而出,直向着那网罗上烧了去了*。转瞬之间,只见火舌四伸,浓烟密市*,看去这火势已达到了相当猛烈的一个地步。金罗汉却又在这烟火交腾之中^*,说起话来道:“哈哈,如今你且瞧瞧,这些个不值一笑的网罗*,已到了哪里去?究竟能困得住我金罗汉*?不能困得住我金罗汉呢^?现在我要告别了*,你也能相送一程么^?你也能再弄出整什么新鲜玩意儿来^^,给我一广眼界么^^?”说到这里*^,略停一停*^,又听他接着说道:“啊呀*,我今天真是惫懒之至,几乎误了大事。我原是为了要救甘联珠小姐,而到这里来走上一遭的*,怎么如今自己说走就走*^^*,却把她撤下在这里呢!钡彼瞻颜?lt;/p>

    话说完*,早已用了一个法,把甘联珠也摄到空中来,即从这烈烟飞腾中*,一齐向着亭外冲了去^^^。</p>

    这时候真使镜隋道人恼怒到了极点^,也是愧恧到了极点^。在既恼且愧之中^*,一时也想不到使出怎样一种的妖法来。只知道金罗汉既借了火力来进攻*^,我就以水为抵制,倒要看上一看,究竟那一方面能占上优胜的局势?;故腔鹎坑谒??抑是水强于火呢^^^?镜清道人这么的一思时*^,便仰起一颗头来^,张开大口,向着空中嘘着*^,即有象泉水似的一道东西*^,从他口中喷射而出,直向着浓烟烈火中扫了去。照理*^,这水既喷射得这么的既激且急**,又是源源不绝的喷射着,这火势无沦怎样的旺盛^,终于要给这水扑灭了去的*^。然而^,说也奇怪,今日的火^^,却和寻常的火大不相同,任你这水怎样的向他浇了去,它却象似一点也不觉得的样子。非但一点也不觉得,反而这水一向它喷射去以后,更似得到了什么的一种助力一般^^*,竟是愈烧愈有精神了^。结果*,除了这亭中仍有一簇族的火*^^,在四下飞动着,烧得格外猛烈之外**,更有盘火龙似的一条东西,紧紧的跟随在金罗汉和甘联珠的后面^,直向着亭子的外面延烧了去*。一时间**^,有不少的火星^^,从这火龙的身上纷纷的坠落下去时^*,便把阵中各处都烧了起来^*。</p>

    倘要挖苦的说一句^*,这已不成为什么‘落魂阵’*,简直是摆没下一座火龙大阵了***^?墒荿**,在这里***,却又发见了一个奇迹:这“落魂阵”中虽已是烧得这般的一个样子,但这火却好似认识了金罗汉和甘联珠似的^*,始终没有一些些的火星^,飞到了他们的身上去^^,而且还在中间让出了十分宽广的一条路来,使他们借着腾空的一种工夫,可以自由自在的向前进行着,并连一些些的热气儿似乎都没有感觉到呢*。同时,再由那一方面讲起来,可也够镜清道人等一行人受累的了。这火象也似认识了他们^^,并认识他们正是进攻的一种目的物似的。不但有不少的火星***,纷纷的向他们的身上坠落了去**^^?*;褂泻斐嗟檬裁此频囊惶跆醯幕鹕?,也向着他们伸拿了来。你想,他们都是赤身裸体^,一丝儿也不挂,那里再有躲避的馀地呢?而在这许多人的中间,究以镜清道人为神通广大得多,他一瞧情势很是不妙^,嘘气喷水*,也是枉然的了^^,忙运起一团罡气来,?;ぷ抛约旱纳硖?,免得为这猛烈的火力侵入了去^^。然而,他也仅能保全了他自己而已***^,对于其馀的人*,可就没有能力可以庇护的了**。这一来,直烧得他的八个男女弟子*^,男的只是狂呼猛叫^^,女的只是娇喘呻吟。到得末后^,大家实在觉得再也支撑不住^,不禁一齐仆向地上,他们的身体,一个个都烧灼得如焦炭一般的了。在这一场大火之后**^,直把这座“落魂阵”烧得什么也没有*,只成了一片瓦砾场。</p>

    金罗汉却还没有走^,又在空中叫着道:“镜清道友^*,如今你已觉悟了没有*?须知你的这一点点浅薄的道力,实在不足和我们一抗的呢。现在为你想来^*,不如赶快离开此间,悄悄的回了冷泉岛。免得一旦到了擂台之上^**,如再出乖露丑起来*,那就更加的下不得台来了!”镜清道人一听这话^,也从瓦砾堆中走了出来,真把金罗汉恨得什么般的。不觉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金罗汉**^,你休要这般的得意。我今天一时大意^,竟在你的手中遭上这样的一个蹉跌^^。但将来到了擂台之上,一定不会让你再逞威风的,你瞧着就是了^^。而且*^,你今天把我这八个男女弟子烧得这般摸样*,这个仇可真不小*。哼哼*^^,我非捉住了你,把你的身体斩成了万段*^^,不足替他们报了此仇的?!彼凳?*,又向这烧得象焦炭一般的八个身子望上了几眼^,象在十分愤恨之中*,也略略的带点悲痛的意味*。</p>

    金罗汉也愀然的说道:“讲起这八个人来,我真也觉得疚心之至*。他们都是一般无知的小儿女**,平日并不犯有怎样的过错。只为了盲从你的缘故**,却使他们遭到了这般的惨死,这在我也未免大是残酷了一点了。不过,不是如此的一来,又怎能使得其他的人知所儆戒^^?更何由触发你的忏悔之心^?倘你能时时刻刻的想念着*,为了你要一味的逞能*,摆设什么‘落魂阵’来^,竟使他们这八个人都死于非命^,此后再不敢如此轻举妄动^*^,那他们这几个人虽死,也就等于不死的了^**。不过,无论如何的说,我总觉自己对于这件事太残忍了一些。也罢^,且让我想个补救的方法罢^^?!苯鹇藓核低甏嘶?*,只见他把袍袖一拂间,这八十烧得乌焦的尸首,即从地上直卷而起,转眼间已是不知去向的了^。一壁也就掣同了甘联珠,一同回到了云栖禅寺中。</p>

    恰恰一夜已是过去^,正值破晓的时分**,可笑桂武刚从好梦中醒回来*^,直至甘联珠把历有的经过都告诉了他*,他方始知道他的夫人^*,在夜中已是干过了这么的一仟大亭兜,不禁为之惊喜交集^^*。</p>

    同时,金罗汉也把那面招魂幡*^,从怀中取了出来,煎了汤*,给所有病倒在床的一般人各饮上一小杯后*,真比仙丹还要来得灵验^^^。居然在一刻儿之间^,一个个已是霍然全愈的了^。在这许多人的中间,却又要把甘瘤子夫妇二人特别的提上一提^。当时**,便由桂武和甘联珠各捧了一杯汤,走进他们的病房中去。经把他们老夫妇俩的牙关弄开,将这药汤灌入后**,果然在相当的时间中,已是相继苏醒了过来**。然当甘瘤子神智稍清^*^,忽一眼瞥见了甘联珠和桂武^,不禁大吼一声*^,即从床中跳了起来。不知甘瘤子此后还有怎样的一种行动*?且待第一百四十七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*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^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