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八回 见奇观满天皆是剑 驰快论无语不呈锋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四十八回 见奇观满天皆是剑 驰快论无语不呈锋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这擂台下的许多人^&,一听哭道人说出他已想好了一个新鲜的法子这句话来&,倒好象把他们的兴趣都提了十分高似的**^,争着抬起了一张脸来看着他&,急于要知道他究竟想出了一个怎样新鲜的法子&。站近台前的那些个人,更是七张八嘴的,向他动问道:“什么法子*?什么新鲜法子&?</p>

    快些儿说了出来罢,不要把哑谜儿给人家打了。不论是怎样的一个法子&,凭着我们有这许多人在这里&,大概总可对付着^,不致就会输给你罢?&!?lt;/p>

    于是,哭道人不慌不忙的说了起来道:“讲到普通一些的彼此较量的方法*,可真也多得很,我们在这擂台之上&&,也是看得腻的了&。我现在所想到的这一个法子*,却很是适合着我们的身分^,和着现在所处的环境**^,似乎要较为新鲜一些。诸位,在我们的这许多人中^&,不是很有几个已做到了剑仙的这一步工夫的**,而其他大多数的人&,也都不失为剑侠或是?*^?偷囊恢稚矸?*。总而言之的一句话*,我们各人不都是有上自以为好到无比的一柄宝剑么?然而究竟是谁的剑真个好到无比,究竟是谁的剑真个能在众中称王?却没有一个人能知道,也从来没有过这么的一种比赛^。现在乘着四诲以内的一般能人,差不多已全到了这里&,这真是千载一时的一个好机会&。我们何不把各人的剑都放了出来,在这么的一个情形之下*,那些个根基略为浅薄一点的&,经不起别的剑在空中一扫射^,自热就会纷纷的坠落了下来。然后又就这些个没有坠落下来的剑,再行比上一比&&,谁能在空中站得最久*&,谁能不给旁的剑扫落了下来,那就是谁得到了最后的胜利^,谁能在此中称得大王的了&。诸位&,这不是再新鲜没有的一个法子么*?”台下的许多人*,一听他所说的是这么的一个法子&,倒都默然了下来^,似乎正在忖量着,大家如此的较量起来^,究竟妥当不要当?可有不有什么流弊^?</p>

    却就在此静寂之中&,忽听得有一个人高声骂了起来道:“好不要脸的东西^,既然有此能力,摆设得什么擂台?就该和天下人都见上一个高下&,怎么倒想蒙蔽着大众,提出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办法来呢?”大家忙向那个人一瞧时*,却正是崆峒派中的杨赞廷^^?&;姑挥邢蛩硎镜檬裁?,哭道人却早已把一张脸涨得通红&,又在台上向杨赞廷反问着道:“怎么是我想蒙蔽着大众*^*?怎样这又是一个不要脸的办法&?我倒一点儿也不明白*。你得当着天下众英雄的面前^&,把这个理由细细的说一下子看?^!毖钤尥⒈阌掷湫ι弦簧溃骸昂?&,你别假裴糊涂了*。你想^,摆设下这个擂台的既是你&^,充当着台官的又是你*。那你在目前,就成了台下许多人唯一的对象^,应该由台下的人*,一个个的上来和你较量着才对&。如果照你所提出的那种办法,那不是你在摆设着擂台,简直是台下的许多人,自伙儿在互相较量着。不但是自伙儿在互相较量着*^,并竟是自相残杀了起来了*。因为&,剑术是大有高下之分的&,照这般的比赛起来&,结果必致只有一二个人能保全她们的利器,其馀的人都要受到绝大的一个磋跌呢^。请问大家如果一点也不思索&,真个照你这个办法做了去*,不是就上了你一个大当么?这还不是你有意思蒙蔽着大众是什么*&,不要脸到了极点了?!痹谔ㄏ碌恼庑矶嗳酥衈,虽已有好几个也和杨赞廷一般,早明白了这一层的意思*,但也有几个较为愚鲁,或是爽直一些的。只听哭道人在台上天花乱坠的说*,倒把他们的兴趣提起得非常之高*&,觉得这真是最新鲜没有的一个办法&,竟不曾向各方面都想上一想*。如今,绐杨赞廷把来一说穿&&,倒又觉悟了过来了&。于是,也跟在杨赞廷的后面*,在台下纷纷的大骂起来道:“好不要脸^,好不要脸,你倒想把我们蒙蔽了起来么&?”</p>

    这一来*,台上的哭道人这一张脸更由红而紫*,几乎同猪肝色的一般^&。忙双手乱摇道:“不&&,不^,我并不是要蒙蔽你们&,我也是不曾想到这一层意思上面去。既然如此,我们就把比剑的这个主张取消^^,再想别的办法罢^?!笨薜廊烁瞻颜?lt;/p>

    话说完,金罗汉却觉得再也忍耐不住&&,便在台下说道:“其实也不必把这个主张取消了去^,你既然高兴着要比剑*^,我们就和你比上一回剑也使得,只要把你所提出的那个办法,略略的修改一下就行了?!笨薜廊苏谙虏焕刺ǖ氖焙?&,忽听得金罗汉对于他比剑的这个主张*,倒是表示赞成^^,这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。忙也很分高兴的问道:</p>

    “那么,我们把这个办法&,应该怎样的修改一下呢?”金罗汉道:“这也没有多大的一种修改&,只须确定你的那柄剑为主体^,而由台下的许多人&,轮流和你对垒着就行^。照我想来^,在最初^^*,只要谁是高兴的话**^,谁就可把他的剑放了出来^&,尽不必有怎样的一种限制^。而在你&,也只要是真有能力的话,不妨在剑光一扫之下^,把所有的剑一齐扫落了下来。倘然还有些个剑不是这一扫之下所能打落下来的,那再轮流的上来和你比赛着。不过在这里*^,你大可把心放下&。我们决不会干出怎样无耻的举动*,就是要和你比得&&,也定是个对个的&。一个完了之后,再是上来一个&,断不能把所有的剑一齐围困住了你&&^,使你孤立无援,一支剑对付不下呢**^。你们诸位道*,这个办法好不好&?”</p>

    金罗汉说到末了这一句话时^&,不但向着台上的哭道人望上一眼**,又把眼光向台下四处的扫上一扫*,这是向着台上台下,都普遍的问上一句的了&。照理,他的这个所谓修改的方案*,连原则上都有些儿变动&,已和哭道人先前所提的那个办法大不相同。不过,平心而论*,总可算得是十分公允的。</p>

    因此,哭道人和台下的许多人^,两方面都没有什么异议,而一致的赞成了下来。于是,这空前未有的大比剑,就开始实行起来了*&。</p>

    哈哈^,这真也是空前未有的一个奇观*,恐怕不论在古时^*,在现代&,在中国*,在外国,决没有一出什么戏^,可以及得上他这么的又好看又热闹的&。你瞧*,当金罗汉刚把这</p>

    话说完,只有上一刹那的时闽,凡是这一天到场的一般人物^^,除了几个自知本领不甚高明*,甘心藏拙^,以及还有几个抱着袖手旁观的主义,不愿出手的以外^,其馀的许多人*,不论他本人是剑仙&&,是剑侠^,或是?&??,都是十分技痒的^,又是十分高兴的&&^,各把他们的剑向空中祭了去。当然*^,他们都自信对于剑术^,有上十分深湛的工夫的*,这是他们崭然露头角的时候到了*。在这里&,哭道人自然也把他的剑放了出来&,然而虽说同是一支剑,在实际上^,这些个剑不论在那一方面&&,都各有种种的不同*^。论颜色*,有的纯是一道白光&,不带一点杂色^&*,这大概是剑中的正宗*。有的纯白之中^,略略的带上一些青^&,这个正是正的^,却已是出自旁支&。有的竟红得如胭脂之一抹*,这不免带上一点邪门^*。至于黑得象放烟这么的一缕的&*,那不啻在承认自己的主人翁是一个邪派的人物了。论形状^,有的短似匕首&&,有的长如单刀^,有的圆圆的有同一颗弹丸&*,有的扁扁的象似一个枕头。更有两柄剑常是相并在一起*^,如禽中的鸳鸯、鱼中的比目*,不肯轻于分离的^,那是雌雄剑了*&。一言以蔽之,这时候一个天空中^,都是给这些个利器飞满了,而且颜色既是如此之不同,形状又是如此的互异&&,你道*,这还不是空前来有的一个奇观么*。</p>

    现在&,更要特别点明一句的,那就是哭道人所射出来的那一道剑光*&,却是墨黑墨黑的,而一时间倒也找不到第二道和他相似的黑光,在此五光十色之中,人家尽不必怎样的向他注意得*,他已是显然独异的了&。然而*,你们可也不要小窥了他,他的这道黑光*,确是很具上一点儿邪门的*。</p>

    先是^&,在空中站立上了一会,随即似使动扫帚一般的*,向四下横扫了起来。于是&,只闻得一片啊呀之声&,从台下人丛中飞腾而出&。原来&,在他这一扫之间*,有些个飞剑根基较为浅薄一些的&^,已是呈着不能抵抗之势^,纷纷然从半空中掉下*,无怪他们的主人翁^,要惊呼起来了*^?*?墒?*,掉落的尽自由他掉落*^,这也是他们自不量力的缘故^,可不能怪得人家^^。而仍牢站在空中&,没有给他扫落下来的&*,却在全体中也尚要占得过半数??薜廊吮阌窒蜃趴罩型狭艘煌?&,大声的笑说道:“好**,这所剩下来的^,大概全是一些精兵,可以和我角斗得的了^。我现在就站住这里不动^^,你们哪一位有兴,就由哪一位上来&,和我玩上一下子罢?!笨薜廊烁账低暾饩浠癪*,早听得台下高叫上一声*,“俺来也^^!”一壁即见从东南角上&,倏的有一道青光射到^。迎着了哭道人的那道黑光,就拼命的大斗起来。但斗上了不少时候^&,却仍是一下不分胜负*。这青光倒也是很见机的,一见不能取胜,也就自行退去^。于是,又换了一道红光上来&*,和哭道人厮斗着。如此一个产退去*,一个上来的&,也不知又换上了多少人?*^;谎灾甞^,也就是有不少的剑已和他斗过,台上和台下^,却终保举着一个平衡的局面&。一般进攻的既不能把哭道人的剑打落了下来,哭道人对于一般进攻的,也不能加以若何的损害*&。</p>

    但在这个当儿,乘着双方的角斗*^,正又告了一个段落**,却又见一道强有力的白光*,倏的从一个山峰的后面^,箭也似的直射了出来^^*^,找着了哭道人的那道黑光就厮斗^。瞧这样子&,那个放剑的人,并不曾来到这擂台之下,至今还在那个山峰的后面躲藏着&,没有露出面来呢。而且&,这剑是一放就放了出来的&,以前并不曾在空中停留上一些时候。当它一找到了哭道人的那道剑光^&,就显出十分奋力的样子,进攻得很为猛烈^。饶他哭道人在以前是如何的好整以暇^&,他的剑术又是到了如何高深的一个地步&!尽这昆仑^&&、崆峒二派中的能人,把一柄剑一柄剑轮流的向他进攻着&,他好象玩上什么一类的游戏似的,丝毫不以为意^。到了如今&,却也露上十分吃紧的样子*^,口中不住的在嘘着气,手也不住的在伸动着&,显见得他也是在那里努力应付着了^*。然而^,终究是一个不济&*。</p>

    这一道白光却是愈逼愈紧&,你刚退后一步^,他就上前一步&,死也不肯相舍^&&。势非要把哭道人这柄剑逼更无处可躲*,一翻身跌落了下来*,他是不肯歇手的了*。这一来,直累得哭道人出上了一身大汗^&,几乎把衣衫湿得一个透^^,一壁更是气喘得什么似的&*,暗自吃惊道:“好家伙&*,好家伙&,竟相逼得如此之紧么&?倘再不肯相舍^,我可就要吃住^,今天的这个斤斗*,那是栽定的了^?^!彼幌氲秸饫颺,更是着急到了万分,恨不得强开了口*,向他自己一方面的人呼救起来*。但是*,一则自己既是充当着台官*,再则大家早约定在先&,是个对个的来上一下子的,哪里有一张脸&&,去开口向人求救呢。</p>

    然哭道人虽是顾着自己的颜面*^,还不曾开口向人讨得救兵,在他自己一方面的许多人中&**,早有一个人*,已在暗地瞧出了这种情形来。知道哭道人决非对方那人的一个敌手,只消再过一刻儿^&,便要支持不住*,给对方把剑打落下来了*。这个人不是别人*,却就是哭道人请来的那个大靠山镜清道人&。他为免得哭道人当场出丑起见*,也就顾不得什么体面不体面,信义不信义,忙从台上站起身来,从斜刺里把自己的飞剑放了出去^,合了哭道人的那柄剑在一起*,通力合作的把那道白光挡住了*^。这一来,台下的许多人,可大大的不服气了*,立刻就都鼓噪了起来,也想加入了白光这一方面*&,和他们混战上一场&,看究竟是谁的这一面能得到最后的胜利&*。不料**,他们刚想把自己的剑移动着*,也加入这战阵中去&,却见那道白光^,倒又倏然的向后一掣^,即向山峰后面退了下去&。然而*,他的这种退却,很是出于从容^,只要是个行家*,就能瞧出他是完全出自自动,并非为了力有不敌而退却了下去的^。跟着,便见身瘦削颀长^,穿着一身白色衣服的一个汉子^&^,从山峰后面露出脸来,举起一双威棱棱的双目,直向擂台上射了来,倏又向镜清道人所立的那个台上射了去&^。当他的目光射到他们俩个人的时候,就在那个人的脸上不住的滚动着,威风到了极点了^&。当下^&,台下有认识得他的人^,便禁不住互相指点着,并欢呼了起来道,“哦*&,这是方绍德^,这是方绍德。</p>

    听说他近年来*,只是在苗峒中隐居着^,不愿预闻得一点儿外事^,怎么今天也会到这里来了^^&?”</p>

    方绍德把他们二人静静的注视上一会儿&,方又开起口来道:“咳^,好不成材的两个东西,竟会在我的面前*&,干起这一套不要脸的把戏来了*。我悔不该没有把你们的来历打听清楚,早知你们是如此不成局器的,尽可由你们去胡闹着,也不必徒劳跋涉的了?!笨薜廊撕途登宓廊怂且仓詹诺恼庖桓鼍俣?&,是很有些不该的,不过为一时应急起见&,也不得不如此的一来^。现在,给方绍德这么的一顿臭骂&,不觉都是满腔羞愧&,也就讪讪的各把自己的剑收了回来,一时间倒不能向方绍德回答上怎样的一句话*。方绍德便又接续着说道:“但是我既已来到了这里^,却不能不把你们这两个东西好好的教训上一顿^,否则^^,恐怕你们更要猖獗起来了*。你们须要知道&,我师傅开谛长老,他在四川是有上何等的一种资格^,他对道法更是有上何等的一种根基,也不知有许多人向他游说过*,请他创设一个峨嵋派出来*,和已成立的那昆仑^、崆峒二派&^,作上一个对抗的形势&,他老人家总是谦让未遑,不肯答允下来。再次讲到我,虽不见得有怎样的大本领&,自问总比你们这些个鬼东西要高强了一些&,同时也有许多人怂恿着我&,教我独创一派^,但我也守着他老人家的遗训,不敢有所妄为&,不料,如今竟有你这个不见经传的什么哭道人^*,更有你这个冷泉岛的邪教魁首,前来作上一个帮手&,要在这四川地界上,创设出什么邛来派来^,这真是胆大妄为到了极点了&。</p>

    现在你们也不必说着怎样的大话*, 要把昆仑、崆峒二派一齐都推倒^,且先打倒了我这个方绍德再讲&&*。倘然连我一个方绍德都打不倒.还要创设什么新派*^,还要充着什么开山祖师,那未免太教人笑话了。</p>

    方绍德把这番话一说^,大家方知道^,他今日此来*,实是大大的含上一种隐意*,势非大干一下不可^^。本来这也怪不得他,就四川一省而沦,要算他们这峨嵋山一派的势力为最雄厚&,不论是开谛长老^,或是他方绍穗本人&,悄然创设出一个峨嵋派来,那是决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半句的闲话的&^。如今他们始终秉着一种谦逊的态度*,虽是在暗地已有上这么的一个团体&*,却从未把这个峨嵋派的名号*,公然宣示于天下。不料&,那个不见经传的哭道人^&,竟在他们的地界上,胆敢大吹大擂的,创设出什么邛来派来*^,这怎能叫他不大大的生气呢^&。当然要赶了来*,和郡哭道人拚上一个你死我括的了&。而如此一来,当前的一种形势,也就在暗中大大的有上变动。那就是今天的这个擂台*,并不是邛来派和着昆仑&&、崆峒二派在对抗,却已变成了邛来和峨嵋互决雌雄的一个场所了*。</p>

    哭道人一见方绍德竟是这般的明说着,也就知道这桩事情大了*。非待双方显明的分上了一个孰胜孰负*,方绍德决不肯就此罢手的^&。便也收起了那种羞愧之容&,老起了脸皮说道:你不肯创设出什么峨嵋派来,那是你一方面的事情。我要创设出一个邛来派来,这又是我一方面的事情。两件事原如风马牛之不相及的,怎能为了你自己不肯创设峨嵋派&,便也禁止我不许创设邛来振呢&?这不是大大的一个笑话么&?何况&,我的创没邛来派^&,早巳宣示于天下*,乃是一个已成的事实了^,你又待把我怎么样*?!笨薜廊怂档秸饫?*,也向着方绍德威棱棱的望上一眼&,似乎要把他吓得退了去的*。</p>

    谁知,方绍德还没有什么动作干出^,早又从他的身后&,钻出了一个人来&。不知这个人是什么人?</p>

    且待第一百四十九回再说&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^&^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&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