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九回 小而更小数头白虱 玄之又玄一只乌龟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四十九回 小而更小数头白虱 玄之又玄一只乌龟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哭道人一听完了方绍德所说的那一番话&,知道“善者不来&&,来者不善”,方绍德一定是要和他干上一干的了。也就把心思一横&&,准各着和他硬干。当下,便也针锋相对的回答上了几句硬话&,并又横眉鼓眼的向着方绍德望上一望。这一来&,大有一触即发之势&&,眼见得方绍德又要拿出什么看家本领来,对付着那哭道人了&。谁知,就在这个当儿&,却又从方绍德的身后&,转出了一个人来,那是方绍德的二徒弟蓝辛石&,原来他是伴同着他的师傅一起来的&。</p>

    这时候,他把手中的大斫刀挣动着&,一壁大声说道:“我们也不要把你怎样&,只割去了你的鸡巴喂狗吃,看你还能称雄不能称雄?”这话一说,倒引得台下的许多人都哗笑起米,连得坐在哭道人那方面看台上的人&&,也都露着一种忍俊不禁的样子??薜廊巳粗幌蜃潘缮弦谎鄣溃骸跋铝?,太是下流了&。而且我正同你的师傅说着活&&,要你拦了出来干什么&?”蓝辛石却仍是神色不动的样子道:“哈哈&,你不爱和我讲得话&&,我正也不爱和你这个狗东西讲得呢&&。刚才所说的那一笔帐,我们不妨随后再说。你们这里不是已请到了一个什么镜清道人么?我听说他很是会上一点法术的,如今赶快叫他出来,我倒颇想和他斗上一下法&&?&!笨薜廊苏胂蛩暨匙潘担骸澳闶且桓鍪裁炊?&,敢向镜清道人斗得法&。你师傅自以为是如何了不得的一个人物,恐怕还不是他的敌手呢?!比醇登宓廊艘言谀潜咛ㄉ?,向蓝辛石招呼了起来道:“哈哈,蓝蛮子,原来你也知道有我这么的一个人&,那真用得上孺子可教的那句话了&。好,我就和我比上一下法也使得?&!彼底?,侧过身子来,只将身轻轻的向着台外边一纵&,早已到了那边擂台上??薜廊吮阋渤嘶绿?,转到那边的台上去。意思是镜清道人既是高兴和蓝辛石比得法,也就听他干了去,自己不必向他硬行拦阻罢。于是,镜清进人复又向着台中一立,含笑说道:“蓝蛮子,你要和我比什么法&,尽不妨由你说来,我是无有不乐于奉陪的&?&!崩缎潦溃骸笆裁创蟮囊恢址?&,既有我师傅在这里&,且留给他老人家&。我现在所要和你比的,乃是很小很小的一种法,不知你也高兴不高兴?”镜清道人又笑道:“这是你在那里胡说了&,既称得是法,总是一个样子的,那里还有什么大小之分?你快说了出来罢&,你所要和我比的&,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法?”蓝辛石依旧十分从容的,说道:“这确是很小很小的一种法&&,你瞧,我也设有什么别的什么法宝&&&,只是想靠着了身上的几十虱子,和你比上一比,这个法&,不是再小也没有了么?”</p>

    这时候,台下的许多人&,巳早把各人放出在空中的剑收了回来&,倒十分安闲的站在那边&,好象瞧看什么戏文似的,几乎忘记了他们是为打擂台而来的了&&&&。现在一闻此话,复又哄然大笑&&。独有镜清道人,瞧见蓝辛石竟是那般惫懒的样子,心上好生不高兴,但既已答允下和他比法,终不能为了他那种惫懒的样子而再反悔起来&。不免把眉峰紧紧的蹙着,随又向着蓝辛石&&,狠狠的瞪上了一眼。意思是说,不必再说什么废话了,你有什么活,尽管施展了出来罢&。</p>

    蓝辛石便又接着说道:“你也不必嫌着我多说废话&&,在这未比以前&,我们总得把条件说说清楚&。我现在要放过来的&&,只是一大把的虱子,我能把这虱子放到你的身上来&,并能教他们爬入你的衣袖中去,咬噬着你的皮肉&,那就是我的法力胜过于你,我得了胜利了&。反之,你能把这些虱子从身上挥了下来,一个都不让爬入衣袖中去,那就是你的法力胜过于我&,也就是你得了胜利了&。</p>

    不过,当你用法的时候,一不能用手指去掐死他们&&,二不能用口沫去淹死他们,三不能用什么兵器去打死他们&&。其实,这第三条,又是一句废话,任你的兵器是怎样的锋利,要把那些虱子一个个都打死在这兵器之下,恐怕也是一件做不到的事情罢。现在,我要问你,你究竟愿意不愿意和我比这个法?”镜清道人一听他把这些个条件说出,例也把自己的兴趣引了起来了&,早把紧蹙着的眉峰展放了去,十分高兴的说道:“好,我就和你比上一比也使得,你出手罢?!?lt;/p>

    蓝辛石在微微一笑间&,便伸手向着他自己的身上摸去,好象那里就是虱子的一个巢穴,要多少,有多少似的。接着,又把手伸出&&,象已摸得有一大把虱子在他手中的了。然后只闻得轻轻的&,一声“咄&!”蓝辛石早将手掌展开&,把手中物作势向外一掷,即有细沙似的一把东西&,一点也不停留,直向着擂台上投了去&,恰恰投个正着,一齐都落在镜清道人的道袍之上了。于是&&,那些虱子,便在道袍上四下的爬了开来。但为了虱子太多的缘故,虽是四向爬着,却总是七八个在一起,十数个在一堆,从台下远远的望了去,只见这里也是一片&,那里也是一片,把人家的鸡皮疙瘩都要引了起来的&&&。而在此一刹那之间,眼见得那些虱子,就要向着镜滑道人的颈项上&、衣袖内,都爬了去&&。只要听他们这们的横行着,而没有方法可以阻止得,那镜清道人就要输在蓝辛石的手中了。在这里,镜清道人可不能再怠慢&,也得显些法力出来&,但闻得他也是轻轻的“咄”了一声。</p>

    说来真也奇怪&,当他未咄此声以前,那些虱子正爬动得非常的上劲,有几个差不多已爬到了衣领和袖子的边缘,再进一步,就是贴肉的地方了。比闻得他这么的咄上一声&,好似从青天打下了一上霹雳来&,立刻把它们打得昏下来似的&,一动都不能动了&。而镜清道人身上所穿的,本是一件杏黄色的道袍,如今给这些虱子这里一起的,那里一堆的,老是停住了不动,捌又象在这道袍之上,绣出了一朵朵的白花来了。</p>

    这个情形,蓝辛石当然也是远远的瞧见了的,便笑着说道:“真好法力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</p>

    不过&&!我的这些虱子,却和寻常的虱子有些不同,也是很有点儿来历的&。你瞧,他们经上了你的一声咄,虽已停止了爬动之势,但他们的生命,不是还都好好的保全着&,一个也没有从你的身上掉落了下来么?所以,现在如果你就此停了手,还不能算是怎样的胜了我,总得把这些虱子一齐撵走了去&,一个都不留在你的道袍上&,方能算是得到了完全的胜利呢?!?lt;/p>

    瞧他的意思,好象以为这是十分麻烦的一件事,镜清道人任他道法是怎样的高强&,不见得就会把此事办到。如果对方办不到这一步&,那他自己也就输不到那里去呢。不料&,镜清道人一听这话&,倒更为高兴了起来了,也含笑答道:“这当然,如果老是让这些虱子停留在我的道袍上,而不把他们撵走了去,人都要麻烦死了,这还成个什么样子?那里再可说上得到胜利的这一句话呢&&。</p>

    不过&,你的这些虱子都是很有些儿来历的&,如果把他们都掸落在这台上,也不是一回事,一旦等他们苏醒了过来&,在这台上四下的乱爬着&&,不是要害人非浅么?”台下的许多人,想不到镜清道人也会说出这般很有趣的话来,不禁又博得一个哄堂大笑。蓝辛石却只冷冷的说道:“这个听你的便的&&,只要能把这些虱子一齐撵了走,而又不违背我所提出来的那几个条件就是了?!庇谑?,只听得镜清道人大声的道了一句:“很好!”即笑容可掏的&,伸出一个指头来,向着他道袍上的一块地方,虚虚的点上了一点&, 那块地方的一小簇虱子,立刻好象给他的法力感通了似的,重又苏醒了过来。但他们并不再爬动,却象生上了翅膀的一般,一齐都飞了起来,一到了空中&&,又把他们的身体渐渐的变成很大。只在一转眼间&,但见一只只的都已变为羽毛很美丽的天鹅&,那里还是什么虱子呢&。这一来,一般观看他们比法的人,不由得不都欢呼了起来。在这欢呼之中中&,显然的有一部份人,对于镜清道人这神奇无比的法力,拜服到了五体投地了。镜清道人却象毫不理会的样子&,只喃喃的在说道:“天鹅就是虱子,虱子就是天鹅&。在这世界之上,万物同出一源,本无什么两件东西的。我如今只教他们都还上一个原就是了&?&!碧饧妇浠?,倒很含有几分高深的哲理。他一壁这么的说着&,一壁又向他那道袍上所有的地方,不住手的虚虚的点着,几经他所虚点之处,即有一小簇的虱子,从这上面飞了起来&,又和先前一个样子,一到空中&,便又变为一只只的天鹅,一霎那,早见美丽得什么似的天鹅,已是飞满了一个天空了。</p>

    那么,这时候的蓝辛石,又是怎样的一个情形?他见镜清道人一施展法力,就把他所放出去的虱子,都变为一只只美丽的天鹅&&,不是明白他自己已是到了完全失败的地步么?不,不,他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已是失败&。他只觉得大家一般儿有的是法力&&&,不该让镜清道人一个人逞尽了威风&,这又是他自己应当露脸的一个时候了&。他一等到镜清道人已是停了手,不再向道袍上去虚虚的指点着了&,知道这便是已把所有虱子撵走完了的一个表示&。他便又笑着说道:“果然好法力,仅是这么的一来,巳把所有的虱子一齐都撵走了&。不过&,在我这一方面&,可就十分的糟糕了&。这些虱子确是大有来历,也不知经我费了多少的心血,始得集合在一起的&,倘然就此走散,岂不太为可惜。现在&,我也得想上一个方法,把他们重行召集起来方对呢&&。好,看我的罢&?!彼凳背?&&,那时快,即见他把一支手伸了出来,向着空中一招,立刻就有一头天鹅,落到了他的手掌中来,他便又行所无事的&&,把那天鹅向着自己的身上一掷,倏忽间,已是失其踪迹&。照情形瞧来,大概又是把身形缩小,重行还了原&&,依旧变成为一头虱子了。</p>

    于是&,一般旁观的人们,又情不自禁的第二次欢呼了起来.而且,这一次的欢呼,似乎较之刚才那一次,尚要来得热烈&&。他们的原因,那是想都想得出来了的,无非为了先一次的变化,尚在他们的料想之中,预知镜清道人定有怎样出奇制胜的一手。至现在蓝辛石再能来上一个变化,又把虱子复了原,那是他们所万万料想不到的呢&。其次,为了他们巳把镜消道人佩服到了五体投地,认为再没有可以盖过他的人&。却想不到蓝辛石就也有这么的一手&&&,同样的可以使得人家佩服的,该当然要教他们欢呼得更为热烈了。蓝辛石却露出颇为不安的样子&,一壁只是笑着说道:</p>

    “不错,一点儿也不错!天鹅就是虱子,虱子就是天鹅&,我再第二次把他们复上一个原罢?!彼凳?,却又把先前的法子改变了一下&,不是一招一头天鹅这么的费事了&。只见他在一阵乱招乱掷间&,飞在天空中的天鹅,已是去了一大半&&,再过了不多的时候,已一齐复变为虱子,并都向他的衣袖中藏了去,大概又回复它们原来的状况了&。只剩下有一头天鹅&,还没有变了去&,却在他的肩头兀然站立着&,这不知是一种什么用意?至是,镜清道人也把自己的大拇指伸了一伸,露上一种很为心折的样子道:“你这个人真不含糊&,今天我和你比法一场,也算是不枉的了&。凡是一个会得法术的&,第一桩要紧的事情&,就是要懂得变化&,懂得还原,其他尚在第二步&。倘然连变化和还原的法子都不知道,那是比之一般会变戏法的还不如!那里称得上什么有道之士呢&?!?lt;/p>

    蓝辛石见他很为高兴,便又乘机而入道:“你既是如此的高兴&,这倒也很为难得的。那么,我和你再比上一次法&,好不好?因为刚才只能算是大家扯了一个直&&,并没有分得什么胜负啊?&&!?lt;/p>

    镜清道人即欣然应道:“好,你要再比,就再比便了。不要说是再比一次&,就是十次百次也使得,我决不会躲避了去的。不过,又是怎样的一个比法&&,不妨再由你说出章程来?”蓝辛石便向肩头所站立的那头天鹅指了一指&&,古笑说道:“讲到怎样的比法,我早已想得了的了&,我是就拿这头天鹅作代表,你不妨拿任何一头东西作代表&,大家来比上一个飞行的快慢&。好在我们倘然一齐侧过身子来&,朝着东西那一边,那我在这里所站立的这个地点,和你在台上所站立的那个地点,恰恰成为一条平行线,一点分不出什么远近来的&。然后再拿矗立在那边山峰上&,象似把天都要戳破了的那棵大树,作上最后的一个目标&。那就是说,在谁手中放出去的那头东西,先飞到了那棵大树上,便是谁得到了胜利了。你道这个办法好不好&?能赞成不能赞成?”镜清道人笑道:“你倒真是一个妙人,想出来的什么办法&,都是十分有趣味的&,我当然得麦示赞成&。但是&,对于这项比赛&,你已是想定有一样东西了,我又拿什么东西来凑数呢?一时间却真有些想不出&。哦&,不必限定于禽类&,你看好不好&?”</p>

    这话一说,台下不免又哄然大笑起来&,都以为这一下子&&,镜清道人可真有些糊涂了。谁不知道,只有禽类是长于飞行的,如今人家要和他比飞行的迟速,怎么他说不必限定于禽类,好象他要用上禽类以外的一种东西&,这又是怎么一个道理呢。而且,照那第一次的比法看来&&,对方并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,他似乎更不应这般的马虎啊&。蓝辛石倒不失为一个爽直人&,这时候,也笑着说道:“照理只有禽类是长于飞行的,你如要取胜的话,自然也得用上一个禽类。但如要用禽类以外的东西&&&,那也是你的一种自由,我当然不能干涉。不过照我想来&,恐怕不见得怎样和你有利罢&?&!本登宓廊诵Φ溃骸扒也还芩欣蘩?,只要你能答允就是。如此一来&&&,我选择起这件东西来,就比较的容易得多了?!彼低?,便举起眼来&,向着台下望了去,好象要在那里探视上一下,找得了哪一个生物&,就拿那一个生物来充数似的&。一会儿,他的眼光忽停注在一个地方&,那是不十分小的一道山涧&,只闻得那涧水不住的淙淙的在流着&&。在这涧水之旁,镜清道人象似已找得了他的目的物。即见他伸出一个指头来&,遥遥的向着涧旁一指&,并继以轻轻的一声“咄!”便有形状很蠢的一样东西&,从涧旁跃然而起,直向着擂台上飞了来,也在镜清道人的胸上停下了。但是不知为了什么缘故,这时候镜清道人的态度&,却不能和蓝辛石一般的来得写意。一见那个东西在他的肩上停下,生怕又给他逃走了去的&,忙举起一支手来,紧紧的把来按住&&。所以&,这究竟是一个什么生物,大家都没有瞧看清楚&,只知道这是很蠢很笨的一样东西罢了。镜清道人却已似得到了一件什么宝贝的,又忙不迭的&,向着蓝辛石说道:“好,我如今总算也得到了一件法宝,可以将就的凑合一下了。我们不如就比赛罢?!崩缎潦皇职醋偶缤吠W诺哪歉龆?,态度间很是带上一些狼狈的样于,不觉暗暗的有些好笑&。一壁也就把头点上一点,表示赞成之意&&&,于是&&,二人都转过身去&,向着东面一立,又在大家齐一挥手之下&,二人肩头停着的那二头生物,便都飞了出去了&。但这天鹅,是何等的善于飞翔,只略略的一举翼同&,早巳飞了很远的一段路&。再一瞧镜清道人所放出的那个宝贝时&,却是瞠乎其后,不知已隔上了多少路,而那种蠢笨不灵&,飞都飞不动的神气,更是教人一瞧到了眼中&,就要放声大笑了起来的。</p>

    在那些旁观者中&,有几个是十分眼尖的&&,早又瞧出了这是一个什么东西,当时便又不自禁的&,笑了起来道:“哈哈&,我道是什么东西&,原来是一只乌龟。鸟龟而教它飞了起来&&,这个玩笑未免开得太大了一点了?!笨墒?,立刻又有几个人&,向着先前的这几个人驳道:“不&,不,这决不是乌龟。乌龟又那里会飞的?并且镜清道人也不是那么蠢笨的一个人,要和人家比着飞行的迟速&&,哪一种禽类不可以驱使得,为什么偏偏要用一头蠢笨不灵的乌龟&?充起代表来呢&&&?”不知达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?是乌龟不是乌龟?且待第—百五十回再说&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&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&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&&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