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二回 荒岛上数言结同志 喜筵前一卮奉新人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五十二回 荒岛上数言结同志 喜筵前一卮奉新人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哭道人一听知圆说出还要娶老婆的这句话来,尚疑他是一句戏言^,并不是真有这一回事&。</p>

    因为知圆虽已是还了俗,自己不再承认是出家人,人家也不知道他就是从前的知圆和尚*&,娶老婆原是在所不禁。不过,瞧他的年纪,已在六十以上**,这样老的一个老头子,怎样又会娶起亲来呢?</p>

    因此^,只能瞪起一双眼睛来望着他,不能有什么话可说。知圆便又在一笑之中,滔滔汨汨的说出一番话来^&,方对于他从红莲寺中进出以后的一番历史,都是有上一个着落的了。</p>

    原来他从红莲寺中逃了出来以后,也知案情犯得太重,天下各处都在绘影图形的缉拿着他*。</p>

    他为免得给人家窥破真相起见,便躲在一个秘密所在*,蓄起发**,还起俗来*。等到第一步的工夫已是告成,他扮成了一个寻常俗家人的样子&,一点也不露什么破绽,人家已瞧不出他就是从前的知圆和尚**。他方始放大了胆&,从那躲藏的所在走了出来&,到各处去云游*&。无意中,忽到了这一个岛上*。这是一个无人的荒岛,从前并没有什么岛名,后来方经他取名作连云岛^&。知圆此次的四下云游*,目的原是欲觅得一块好地方*,作他经营秘密事业的根基地。到了这个岛上,四下仔细的一观察&,觉得这虽是孤悬海中的一个岛屿^,然而,各种物产都颇为丰富,倘能加意经营,就是有数千个人住到这岛上了,也足能维持他们的生活^*,不必得到岛外各地一些些的供给和帮助^。此外还有一个极大的好处&*,便是你在别个地方经营秘密事业,常有败露之虞*。独有这个地方,不为一般人所注意^^。倘然你是高兴的话,既在这荒岛上称起王来,也不见得会有什么人来干涉你的呢^。知圆在此观察之下,当下对于这个岛很为满意。便去各处招了不少的亡命之徒来&,开始的把这个岛开辟着。好在知圆亦在红莲寺中积下了不少的资财,并巳暗暗的藏放在外面的一个秘密所在。此次,他虽出亡在外*,对于他的全部财产,却一点儿也不受什么损失^。现在,便拿出这笔钱来,作为开辟荒岛之资。有了钱*,又何事不可做。再加上他自己十二分的努力&,果然在不到数年之间,已把这个荆棘满目的荒岛*,变成为都市似的一个十分繁盛的区域。细计之**,岛上的居民^,已达二千多户,人口也共有七八千之多的了&。</p>

    至是&,知圆第一步的计划巳告完成^,而他在平日,就素喜拿兵法来部署这一般岛民的&&。因此,在八千人口之中*,却有三千壮丁可得&。于是&,他便又雄心勃勃的&,想借着帆船的力量,去把沿海的州县^&&,占夺上几个来了。不过,他自己也觉得力量尚还单薄,非再招几个有力分子来,合了伙经营着^,不足以成大事。在他暗暗物色之中&,哭道人也为他所注意的一个人物。因为哭道人的党羽并不算少*,饶一加入他这边来,就可把那些个党羽也拉了过来了^。并早巳算知哭道人摆设的擂台定要失败,本人在邛来山也是站足不住,要逃了出来的&。所以一到了相当的时候,就预先在诲滩上等候着&,并小小的使了一个法,把哭道人招到了连云岛上来了*??薜廊颂档秸饫?,心中不觉暗自欢喜道:“我虽是遭上了这么的一个大失败*,却兀自有些儿不服气^^,颇思卷土重来一下**,生命是已置之度外的了*。天幸一逃了出来**,就能遇到了这么一个志同道合的人**,倘有合了伙大家努力经营着,看来将来的希望倒很为不小罢?!?lt;/p>

    当他正自暗喜着,知圆似早巳猜知他是在想着那一种的心思,便又对他一笑,说道:“在你现在的心中*,不是颇致憾于这一次的失败太是出人意外,而思卷土重来一下么?那你要把这个希望实现了出来,无过于和我合作的这一个方法了&?&!笨薜廊颂?,便也毅然的说道:“我也不敢说什么和你合作的这一句话^,只是十分愿意的投入你的麾下,作上一员战将,并当把我的旧部召集起来,完全听从你的指挥呢?&!庇谑荿&,知圆也大为欢喜**,便说道:“如此很好,我们准以一言为定,就大家合作起来了。等到将来我们的基础一稳固以后,你要想去找着什么人报仇*,就可找着什么人报仇,一点儿也不会感到困难。而且^,不是我说句大话&&,一到了那个时候,便是要把皇帝老子的天下夺了过来,也是十分容易的事。什么昆仑派,崆峒派^,简直是小而又小的一个团体^,那里还值得把他们放在眼中的呢?!?lt;/p>

    至是^,哭道人又想起了知圆所说将要娶老婆的这句话^,不免又问道:“照此看来?你的志向真是不小。所谓将要娶老婆的这句话^,大概只是一种戏言罢^&?”知圆道:“不,不,我确是有上这个意思,并且含上有一点作用在这中间的&。你要知道^,我是寡人有疾,寡人好色,就是在当和尚的时代&^,仍是红粉满前^,佳丽环侍,除不去那种绮障的。自问对于女色方面*,也是很有过一种享受的了^^。到了现在这个年纪,忽又觉得有些厌倦呢^。决不会也象那一般还了俗的和尚*,一旦作了俗家人,别的事都不要紧,急巴巴的先去娶一个老婆来,尽情尽意的玩上一下的。但是&,我现在确是要娶老婆了^,并所娶的还是一个外国女人。你听得了&&,不是要觉得十分的奇怪么?”知圆说完这话,自己也禁不住笑起来了&。果见哭道人狠为骇诧的问道:“怎么娶的还是一个外国女人?</p>

    你倒真是会玩*,又从那里去弄了来的?”知圆又笑嘻嘻的往下说道:“那是一个东夷国的女子&*。</p>

    你总该知道&,东夷国的国土虽是不很大*,他们的国王却不是一个好东西,很具上有一种野心^&,常想侵占我们中国的地方*。他一听到我在这个岛上经营着秘峦事业&,便派了人来联络我,并说要把一个他最喜爱的公主下嫁于我*。也不知道真是不是公主**,但他既说是公主,也就姑认他是公主便了。又互相约定&,将来遇着有可乘的机会,便大家一同进兵&,夺取大清国的天下^。我为了他们东夷国的舟师颇精,可以作得我出兵时的一个好帮手&,所以&*,对于他的各项条件*,已是一一答允下来了*。这也只要我自己能把一切的计划预先定好,将来真是得到了天下以后,就不妨一脚把他踢了去。他到底是东夷国人,不太熟悉我们中国的情形&,还怕他能把我怎样子么?但是为了如此的一来,我可就要娶起外国老婆来了?!?lt;/p>

    哭道人道:“你这话一点儿也不错。我在邛来山的时挟,西藏的喇嘛也是在暗中和我有上一种联络的,时常拿巨额的金钱资助给我。他们的用意^,无非要我在四川先作起乱来,他们便有机会可以称兵内犯了^。但我也是和你一般的意见,他们现在既利用我^&,我也就利用着他们^,多少于我总有益而无害的,到了事情成功以后,我难道怕没有方法可以对付他们么^^。所不幸的,我在那边的事业&, 已是完全失败下来了&*?&!敝残Φ溃骸罢庖唤谑耝&,你自己就是不说^,我倒也早有所闻。否则,你对于建筑你的洞府,和后来的摆设擂台**,都是大事铺张&,不惜金钱^,这一笔费用又是从那里来的?你虽也把你能点石成金的这一番事实&,在外面四下宣传,用来解去人家的疑心^。</p>

    但是^^,只要略略聪明一些的人,谁不知道这是一种假托之词呢&!闭饣耙凰?,哭道人倒也笑起来了^。便又问道:“那么*,你的娶亲巳成为确定的一桩事卖&。吉期究竟定在那一天呢^*?”知圆道:</p>

    “也没有几天了^,你就在这里吃上一杯喜酒。等到我的婚期过后,大家再把这大事业进行起来罢?*!庇谑?,哭道人便在连云岛上住了下来&&。</p>

    不到几天工夫*,知圆的吉期己到。东夷国王果然把那位所谓公主也者,用了舟师?;ぷ?&,送到这连云岛上来^&。为了要得到知圆的欢心起见^,妆奁很为丰盛**^。而那位所渭公主&*,也颇有几分姿色。所美中不足的,只是身材太短小了一些,又腰肢太肥了一些罢了^^。知圆本是一个色鬼,一见到了这个异国美人^&,真教他心花怒放&,魂灵儿都不在身上了。不料&,正当合卺的时候^,忽听得从屋梁上传下了一个巨大的声音来道:“哈哈,哈哈&,这个年头儿的事情,真是越过越为有趣,连得和尚都娶起老婆来了^?!?lt;/p>

    知圆一听到这几句话,脸色不禁略变,知道定有什么江湖上的朋友*,熟悉他以前的一番历史的, 乘了他的这个吉期,特地前来向他捣蛋了*。一壁忙着抬起头来一瞧时&&,却见梁上空空如也*,并未有一个什么人在那里。不觉冷笑上一声道:“哼^,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,既有这么大的胆量,敢到这里来捣蛋得**,为什么又不把身形露了出来&,难道你以为你是会上一种隐身术的,人家就可听你任意的捣蛋着*,不能把你怎么样了么*?现在,我且喊着一*^,二、三的三声口号&,你须在这三声口号喊完之后,就显露出你的身形来。否则,哼哼,可就对你不住,要你当场出丑的了**?!庇谑?,知圆便把一&*、二^、三的三个口号,接连了的喊着。但是,当他把那个三字喊出了口,又隔上了一些时候^,仍是不见一点动静,并没有什么人在梁上现出了身形来&&。</p>

    这可把知圆激恼了起来了,即大声的骂道:“咳,好个不识抬举的东西^^,定要把我恼了起来么。达一下子&,我可不再和你留什么情的了?^!甭詈?,便又在口中念动一种什么咒语^,然后*,突然的戟指向着粱上一指,并厉声的喝上一声:“咄!”即听得有一个霹雳,在空中响了起来。原来他现在所使的这一个法,在从前最是灵验无比的,只要把这个霹雳打了去,不问这会隐身术的是有上怎样一种的大本领,怕他敢不把身形显露了出来。倘然再不显露时,第二个霹雳就要跟踪而至*,那是把那人打死以后,仍要教他把身形显露了出来呢。不料&,这一次^^,却是不灵不灵又不灵&。当把第一个霹雳打了去,果然是一无效果。就是第二个霹雳再接踵着放了出来,依然是不见一点动静??墒?,也不听得那个人再继续着在梁上说些什么^,看来已是逃走的了^。知圆见两个霹雳连一接二的打了去,仍不能教那人显出身形来,心中也暗暗的有些吃惊*,那人的神通很是不小&&。</p>

    不过,给这二个霹雳一吓,居然吓得耶东西忙不迭的逃走^,足见尚非自己的敌手。在另一方面说,自己也总算占上了一点面子&,可以下得台来的了。因此,露出了一种十分得意的神气*,笑微微的说道:“想不到这东西原来也是一个银样蜡枪头,经不起什么吓的,只给我如此的一吓&,就吓得他尿滚屁流的逃走了^?!?lt;/p>

    谁知他用把这句</p>

    话说完*,便听得那个人又在梁上说起话来道:“咳^,谁是银样蜡枪头*?谁又是吓得屎滚屁流的逃走了?你几曾见了来?不要这般的在人前吹说了?!闭庖焕?,可真把知圆窘得什么似的,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前^,真有些下台不来了。但只要教那人显出身形来,尚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现在又能把他怎么样*。结果&,也只有把自己的一张脸^,涨得通红通红而已**,接着,又听得那个人大声的在笑道:“哈哈,其实&*,和尚娶老婆,述不算得怎样稀奇&,而所娶的,又是外国老婆,这真是奇而又奇的一桩事情,我又安得不到这里来观礼一下呢!鼻扑难?*,显然是也没有其他的意思^^,只是特地到这里来捣一下蛋&,并把自己的本领卖弄一番罢了*。好个知圆^^,不愧是个老江湖*,倒是既能屈又能伸的^&。一见对于那个人,用硬已是有所不逮*,不如变个方法&,和他软来罢。否则&*,听他这般的胡闹下去,胡闹到什么时候方止,倒把他们的百年嘉礼阻搁下来了,这实在不是一件事情呢。</p>

    他这么的一想时^*,便也装出十分和平的一种神气来道:“喂,隐住了身形的朋友,我且问你,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到这里来的^?倘然只是要和我开上一个玩笑,并没有什么和我过不去的意思,那是我最所希望的。就是真要和我有什么过不去*,也得光明磊落的走下地来^&,大家好好的较量上一番。象这么的隐住了身形&,只在暗地向我冷嘲热骂着,恐怕也不是什么大丈夫的举动罢?!惫?,这几句</p>

    话说得很是有力,便又听得那个人显出一种颇为赞许的意思&&,打上了一个哈哈道:</p>

    “你这几句话方说得有点漂亮了,象刚才这么的一出手就是二个厉害无比的霹雳,只要本领略略小上一些的,就要不明不白的死在你的手中了^,这未免太有点儿不够朋友呢。那么,我现在也就老老实实的对你说了罢*,我不但没有和你过不去的意思&&,而且自己觉得很是和你说得来,不但很是和你说得来,而且还是特地前来向你贺喜的*。不但是特地前来向你贺喜的,而且还带了一宗绝好的买卖来献给于你呢&。请问你,象我这么的一个朋友^&,你也表示不表示欢迎的?”</p>

    那个人如此的一说,知圆知道对于自己并没有丝毫恶意^&,还是有上一点好意的*。并且听那人用不但而且的那种句法**,一层进似一层的*,一连串的说了下去,既表示出极愿和他亲近的一番意思来,更活显出是如何有趣的一位朋友*,倒急于想和那人会一会面的了&。因此^,他忙说道:“欢迎之至,请下来吃一杯酒罢?^!蹦侨艘擦⒖逃ι溃骸昂?,我就要下来了*。不过,我是特地前来贺你新婚之喜的^,在未吃你们的喜酒之前&*,应先向你们二位新人各敬一杯才是呢^^,”这话刚刚说完^,只闻得锵的,锵的接连的两声响,便有两只磁酒杯*,放平了的从粱上掷了下来*,恰恰一边一只的^,分置在新郎和新娘的面前,就是由人放置了起来*^,至多也只放得这般的端正&*,而和原来置在那里的杯子,适成为一条直线。最妙的,每一只酒杯中,都斟满了一杯的酒。当他从梁上掷放到桌上来&*,既没有一点的酒从杯中倾泼了出来^,也没有把那磁杯打碎上一些些,真不知他用的是一种什么工夫*。倘然说&,这是一种练就了的软功*,那么,这软功也就做到了无以复加的一个地步了^。当下,当然引得一堂的贺客,都禁不住的喝起采来^。</p>

    就在这一片采声之中*,那个人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是显出了身形&,并已端端正正的立在筵前了。这在他们许多人&,真好同瞻仰什么英雄&&、什么美人一般的来得起劲,争把视线向着他投了去。</p>

    但是,只瞧得一眼时**,谁都觉得大大的失望了下来^。原来在他们许多人的意中,以为这个人既具有如此惊人的一种本领,定不知是如何神采飞扬的一尊人物*。却不料现在他们所见到的&*,竟是貌不惊人的一个中年汉子^^,而且*,身上的衣服*,又是非常的不整洁,背上还挂了一个很大的酒葫芦。</p>

    再一瞧到他脸上挂上有一副宿酒未醒的神气,不论什么人都会猜到他是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的了。</p>

    那酒鬼却并不向众人看上一眼,只又向着二位新人拱上一拱手道:“请啊,请啊*,这是我十分诚意敬的酒&*,你们都须得把这一杯酒干上了。新娘当然是十分怕羞不肯饮&,知圆虽是今天做着新郎^,却是十分豪气的一个人^,并存心要和他结上一个朋友&,所以&,一听到这话以后,便拿起这杯酒来*,一饮而干。但当他刚把酒杯放在桌上^,却又听得那酒鬼在说道:“怎么,你只把这杯酒抿了一抿&,连一口酒都没有吃得呀?!敝裁σ磺剖?&,果然仍是满满的一杯酒放在那里&。不免暗自疑惑道:“我今天这个人&,精神为何如此的恍惚,连这杯酒究竟吃了没有,自己都没有知道呢&?*!彼嬗帜闷鹫獗评闯愿闪?。孰料,那酒鬼仍在说道:“你怎么仍没有把这杯酒吃得呢?”</p>

    知圆这才知道都是那酒鬼弄的一种狡狯^,便含笑说道:“朋友*,你既是真心要和我结交的^,为何又要这般的捉弄我呢^?”那酒鬼方也笑道:“好&,那么,你再干了这一杯罢^?*!闭庖幌伦觀,知圆再把酒杯放在桌上时,果然只是一只空杯了。跟着*,又千劝万劝的,把新娘的一杯酒也劝入了肚去*。在这里,知圆却更把那酒鬼看作神人一般^。一待宾客散后&,也不就进洞房*,和新娘去同圆好梦&,却把那酒鬼引到一间密室中,很诚恳的问道:“朋友,还没有请教得高姓大名,并且瞧你此来*,对我很是有点意思^,究竟带了什么一宗买卖来了呢?”不知那酒鬼回答出怎么一番话来?且侍第一百五十三回再说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^^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**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&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&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