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四回 彼妇何妖奇香入骨 此姝洵美娇态滞人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五十四回 彼妇何妖奇香入骨 此姝洵美娇态滞人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当把新娘的那块盖面红纱揭了去*^,周小茂只向着新娘的脸上望得一眼时^,即把他惊骇得什么似的^,几乎要喊出了一声啊呀来&。哈哈*,看官*,难道新娘的面貌^^&,竟是丑陋得不象模样^,还是生得狰狞可怕*,好似&,一个妖怪不成*,否则为什么要把周小茂惊骇得这么一个样子呢&?不,不,新娘也是好好的一个人类,并不是什么妖怪^,新娘也长得十分的美丽^^*,并非怎样的丑陋**。只是在以前曾和小茂会过了面的,原来就是再要逼着小茂和他成亲&^^,把小茂骇得逃跑了的那个王碧娥*^。</p>

    这时候*^,在周小茂的心中^*,觉得真是无论如何都料想不到的,受了他父亲的严命来向这位姑娘成亲&*,并说是这头亲事在他幼小的时候就订了下来的*,却不道这位姑娘&,就是他私下发过了誓*,今生今世不愿再见到的那个王碧娥。</p>

    王碧娥一见到这个样子&*,也知道把他惊骇得太过了分了*&,不禁噗哧一声^,笑了出来道:“这确是一桩料不到的事*,无怪要把你惊骇到如此*^*。现在,且请在床边坐下来罢^。我们不是已名正言顺的成为夫妇*,没有什么嫌疑可避了么?”说时*,伸出手来向他就拉&。这一拉^,倒把周小茂从惊骇中驱走了出来,一颗心反而觉得定定的^。同时,更对于王碧娥*,增加了不少厌恶的心思,便一声儿也不响^&,向着房门边就跑*。却听得王碧娥在笑道:“房门已是关上了^,你又跑向那里去**?况且&,现在在此洞房之中^,只有你和我一对儿**,并没有第三个人在旁边*,你也实在用不着如此的害羞呢^^?!毙∶邢傅囊磺仆?,果然那两个伴娘*,已不知在什么时候都走出了房去^^,房门也是关得密密的*^,这时候洞房之中,确是只剩下了他们一双新婚夫妇了。但是&,房门已是关上了*,关什么紧&*,难道不能再打开么*&?倘然再要教他和王碧娥多厮混上一会儿**,真有些闹不下去了&。小茂如此的一想时***,便对于王碧娥的那番话*^,只是给他一个不理&&,仍管自向着房门边走去*&&。</p>

    这一来&,王碧娥可也大大的不高兴了*,即冷笑一声道:“哼,我好好的向你说着活^^&,你竟置之不理么**。然而&,我并不是怎样好说话的人&&,不能由你不理就不理,我定要使你理了我方成&^。哈哈,你还是走了回来罢&。在此洞房花烛之下^,大家都得和和气气*,亲亲热热*,没有什么气可使的&&^。</p>

    说时^,又伸出手来&,向着小茂的背后招上几招^。这真奇怪^,小茂原是头也不回^&,径向着房门边走了去的**&,在他这一招手之下,竟会胡里胡涂的^*,突然间转上一个身&&,反向着床前走了回来。这可使得王碧娥得意到了万分,不禁嫣然的一笑道:“这才是对了^&,否则*,洞房花烛**,在人生是何等得意的一个时候,也是何等重要的一桩事情,我们却在此时此际^,反而闹着一种不相干的闲气,倘教别的人知道了&&,不要算是一桩大大的笑话么&^?^*!钡彼诙握衅鹗掷?,小茂已是一点主也不能做^&,又乖乖的在床边和他并肩坐下了^。但在小茂的心中^,却仍是十分的明白^*,知道这定是那妖妇使的一种什么妖法^^,所以自己本是要向房外走了去的*,经不起她这们两次的一招手^,竟反而走了回来^,并在床边和她并肩坐下了&^*。当下,虽不再立起身来**,却把一张脸板得紧紧的*&,神气好不难看*^。</p>

    王碧娥见了,不免微微的叹上一声道:“唉**,这是什么竞思*?你这个人也太是古怪了,要论到以前的那一番事情&,无非是我出自衷心的爱恋着你*,过分或者是有之,可并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&。后来你以为没有经过正式的手续,不肯接受我的那一片痴意^,我也就不敢怎样的勉强着你,只索罢了*。但是*^,现在呢^,现在我们不是已经过了一种很正式的手续&*,并有你父亲在场主着婚&,结成正式的夫妇了么。那当然和从前的情形已大有不同&,你怎可再是这般淡漠的对待着我*,未免太是薄情了*?!毙∶患挂哉硐嘣?,更觉得有些不耐烦^,便厉声向她叱道:“咄*,你这个淫妇&,敢还这般的巧言如辩么&?也不知你使了如何的一个妖法&*,竟使我的父亲都受了你的蛊惑了*,但在我^,却是无论如何不承认这一头亲事的^!蓖醣潭鹨惶饣?^,立刻也声色俱厉的向他诘问道:“哼,什么淫妇不淫妇*^,哼,这些个话真是你说的么*,你说了没有什么后悔么*?好&^,那我也没有别的话可讲,且把你们父子二人,拉到了将军的衙门中^,看将军又是如何的一个发落*?^!?lt;/p>

    小茂却仍是冷冷的说道:“为什么要把我们拉到将军衙门中^?难道将军还来管你这些事^^?”王碧娥冷笑道:“将军虽是不来管我的事*,但你父亲是一个配戌云南的军犯^,你们二人又都住在将军的衙门中^,倘有人把你们二人告到他的台前^,他就不能不管的了*^。我现在只要拿“图娶孤女*&,事成遗弃”八个字,作为控告你们的一种罪状^,恐怕你们就要吃不了*&,兜着走呢&*?!?lt;/p>

    王碧娥一壁如此的说着,一壁又偷偷的溜过眼去**,瞧看小茂听了是怎样的一个神情。果见小茂呆着了在一旁^*,大概已经这几句话骇着了&。心中不觉暗暗得意&,便又向下说道:“其实*^,这都是你自己的不老到^,可不能怪得我的^。因为你既是不中意我*^,就不该和我结什么亲,既已结了亲,便确定了一种夫妇的关系*,就不能有什么话可说了^^。须知道^,我们女子都守着从一而终的这句话*^,这件事哪里可以给你儿戏得的呢^?*^!闭飧研∶档镁讲豢裳?&。然在窘迫得无路可走的时候^,忽又给他想出了一句话来道:“但是&,照我父亲说来:你和我是从小就订了亲的&^,我想这句话&,恐怕不见得是确实罢。倘然真是确实的话*,我现在就是不和你结什么亲&,你不是也要等侯着我一辈子么?”真是想不到,小茂竟会说出这些个话米^。在王碧娥想来*,还以为经上了他这么的一阵恫吓^,小茂不得不改变了从前的意思&,已是回心转意向着她了*。于是&&,她不禁得意忘形的,说道:</p>

    “不错^*,我们确是从小就订了亲的,你把我等候得好苦呀?&!?lt;/p>

    不料,他刚把这句</p>

    话说完&,小茂即突然的从床上跳了起来^,戟指指着了她^&,吼也似的一声大喝道:“咄&,好一个无耻的淫妇&,在这里^,你可把破绽露了出来^,并不知用了怎样的一个妖术^,竟使我父亲都在你的指挥之下了。哼,我且问你*^,我既是从小就订了亲的*,你又是守贞不嫁的^,在等侯着我这个周小茂^^^,那么^,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&^*,你为何又不把这些个事情况了出来&**,并完全不是这样的一个说法呢*&*?”这真好似从青天打下了一个霹雳来*,第一次把王碧娥震骇得什么似的&,无沦她是怎样的能言舌辩**,却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*&。实在,这个破绽太是大了一点**,已是补无可补的了。然在小茂这一方^*^&,一把这种神情瞧入了眼中,这一份的得意&,也就可想而知的了&&。</p>

    至是*,王碧娥也知道自己的底蕴^^,已给对方瞧了一个穿,再不是口舌所能为力*&,还不如把自己所擅长的那一种媚术^,施展了出来罢。这在从前^,她已是试不一试,只消她把这媚术一施出,不论对方是怎样铁铮铮的一个汉子*,都得百练钢化为绕指柔&^,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的。</p>

    王碧娥把这个主意一想定&,即把窘不可言的一副神情收起,却朝着小茂嫣然的笑了一笑*^,随又摸出了一块手绢来,在空气中扬了几杨。小茂最初见到了她的那种媚笑*,心上好生的不得劲&&,便又想拔起足来^,向着房门边跑去了*。但当他刚只走得一二步^,忽有不论用什么字眼都形容不出的一股香气&&,直向着他鼻子边袭了来&,一到了鼻子中^,即分成了几细缕,徐徐的徐徐的向着他的四肢百体间都输送了去。而每到达一个部份*,那个部份的肌肉*,就觉得有些松弛下来^,而且在意识到软绵绵的之外,还有些酸酸的麻麻的。到得最后*^,全个身子都是软绵无力*&,象要酥化下来的样子。同时&&&,在神智间^^,也逐渐的逐渐的有些儿模糊起来了。于是^*,那里再能听着理智的驱策,向着房门边走了去*&,早又不自觉的回过身来&*,并柔驯得同绵羊一般的,傍着了王碧娥*,重在床边坐了下来*。王碧娥一见他已自动的在床边坐下,知道那媚术的第一步^,已是告了成功^,便又回过脸去*,向他凝望了一下,并笑眯眯的问着道:“你不觉得怎样的辛苦么^?”这虽只是很寻常的一个同句^*^,然当她微启朱唇之际*,却又有一股香气^,从她口中喷出^&,向着小茂的鼻中直钻&。这股香气更是非常的特别^,和寻常的口脂香^,又是大有不同的。这一来&,可使小茂把理智完全失去了&。</p>

    一眼望去,只觉得王碧娥真是—个千娇百媚的绝色美人儿*&,不论就她的五官&,或是四肢,或是全体观去^*^,无一处不是合于美的标准*,无一处不是美到了十分的^。不免令他扬起一双眼睛,瞧了又瞧、看了又看&,几乎要瞧看得垂涎起来了^*。</p>

    好个王碧娥&,真不愧为风月惯家^。一见小茂这种神情**^,知道她的媚术已是大行,那里再肯放松一点&&^,也就轻轻的把一个身体向着小茂的怀中偎了去*^。小茂便也出于本能的,把他紧紧的棒了起来了&。王碧娥便又勾着小茂的颈项*,放出了十分柔和的声音,在他的耳畔*,低低的问道:“真的*,我要问你一句话:翠娟那个发射成贱蹄子&,不知又在你的那边说了我的什么坏话,所以使得你对我这般的淡漠了?!庇质且徽笙闫?^,向着小茂的鼻中直钻,这更使小茂心旌摇摇^,有些不能自持的神气^*,同时,并把翠娟对他的一片柔情忘了去*,反觉得翠娟真不是一个东西&*,确是说了碧娥一番坏话^。其实&,碧娥是一个冰清玉沽的好女子*^,决不致如她所说这般的淫贱&。咦&,自己是入了翠娟的谗言了。一壁便含笑说道:“她也没有说你什么坏话&,即便是说,我也决不会相信他。</p>

    我现在已是深深的知道^^,你实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好女子呢!庇谑?^,王碧娥更把全副工夫都施展了出来,只见她嫣然一笑间*,便十分自然的&,又十分技巧的,把一个舌尖*^,轻轻的进入了小茂的口中去^。倘然说这是在作戏*,那刚才的种种*,还只能都说是前哨的小接触^。现在在王碧娥一方,却已是下了总攻击令了*。在这一个总攻击之下&&,小茂竟是完全失去了抵抗力,不得不竖起降幡来。</p>

    王碧娥却还象煞有介事的在说道:“我虽是把你爱恋得太厉害了一点^,但在那一天&^,幸而大家尚能自持&,并没有什么苟且的行为发生^,否则&,到了今天洞房花烛之夜&^&,就不能如此风光的了&^?!?lt;/p>

    可是&,这时候的周小茂^&,已是完全支配在他的那种媚术之下*^,到了十分昏迷的一个境域中*^,三魂六魄都可说已不在他的身上&,那里再能理会到王碧娥在说些什么*&。只紧紧的勾着了王碧娥的纤腰&,一起儿滚到床中去^*。</p>

    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&,忽听得一个很大很响的声音&^,象焦雷一般的在小茂的耳畔震响了起来道:“小茂&,小茂^,你不要昏迷到了这般的地步&,你们父子虽巳得团聚*,但你们的那个大仇人马天王,还在作恶多端,你新娶的这个媳妇儿*,我知道他很有本领^*,你何不叫她就去把马天王的首级取了来&*,然后再同圆好梦*,时候尚不为迟呢*?!闭饪砂研∶执用曰暾笾欣嘶乩?^^,神志间也是清楚了不少&^,即不自觉的把王碧娥向着旁边一推,矍然的坐了起来道:“不*,不!现在尚非我们可以欢娱之时*^,我父亲的那个大仇人马天王*,至今尚在本乡作恶多端,并没有除了去*。我一想到了,就按捺不住这股愤气&*,你最好马上就赶到他那边*,把他的首级取了来^&,那我们方可快快乐乐的同圆好梦呢^*?!毙∶讶崴车猛煌沸∶嘌蛞话?^,正在听人家如何的宰割^,却不料突然间又有上这么的一个变局,这在王碧娥瞧见了^,似乎也很为惊诧^。但一壁又象已受了什么人的法术似的,在蹬起了一双眼睛向着小茂望上了一眼后^^,也不询问马天王是什么人*,又究竟住在什么地方^,即嗷然的应上一声道:“好,我就去取了他的首级来,决不致使你失望的*?*!彼低甏嘶?^,便从床上匆匆走起^,只在窗户边一闪动间&,已是不见踪影了&*。也没有多久的时候&,又见一个黑影在窗户边一闪动*^,王碧娥已是提了血淋淋的一个人头^,向床边走了来*。即把那人头在桌上一放道:“这就是马天王的首级&,我已把他斩了来了^*,你也要验一下子么^?现在你总该不致再有什么</p>

    话说^,我们可以高高兴兴的一同睡觉了&?^!?lt;/p>

    这时候小茂神智已是大清,正要向他说什么*,不料,忽又听得有一个人在窗外叫道:“碧娥^&*,你且把那首级挂到这里来**,让我验一下子*,究竟是不是马天王的*?”王碧娥虽显得不大高兴*,然又有上莫可奈何的一种样了^^,依旧提着人头走了去&。一到窗下,那个人好象就把那首级验上了一会&^,然后**,又听他说道:“不错,这确是马天王的首级^。这一次^,我本想自己去的*^,为了要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*,所以派你去代我勾当这桩事情了*。如今功罪差可相抵^,你还是回山去静修罢^^。须知周小茂是个孝子,自有他的佳偶,决不是象你达一类的女子所能匹配他的*,你徒恋恋于他^,也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呢&?^!贝讼?,便听得王碧娥低低的在诉说&,似乎请那个人可怜她,代她设法挽回的样子&,却只招得那人大声的呼叱道:“咄^,你这个女子怎么如此的不知进退^。这是何等大事*&,岂可勉强得来的。不如赶快与我走了罢&&。不然^,我可就要来驱逐你了&?^!钡毕?^,即闻得一声嘤嘤吸泣声,渐次便又远了去,而至于一些都听不见了**&。大慨这王碧娥&&,已是莫可奈何的走了&。</p>

    正在这个当儿*&*,周小茂忽又听得窗外的那个人^,在叫着他自己的名字道:“周小茂&*,这个妖妇用着一种法术约束着你的父亲*,有上这一个瞒天过晦之计,硬要和你成亲&,其情虽是可恶&。然她后来究竟把你们仇人的首级取了来^,功罪也差可相抵了*,你也不必怎样的恼恨她罢。至于你^,自有你的良缘&,也自有你的佳偶&,如要立刻证实我的话,你不妨就向床头瞧上一瞧呢*^^?^^!敝苄∶四歉鋈怂祷暗纳?*^,早就觉得十分的稔熟,一时却想不出他是谁。至是,忽地恍然大悟了过来:这不是江南酒侠的声音么?莫非他也在暗地跟踪着我*,到了云南了*&?一壁又觉得江南酒侠末后所说的那一句话,很是有点奇怪*^*,免不得依了他的话^^*,向着床头望上一望&&^。这一望,却使小茂骇诧得什么似的^,又欢喜得什么似的。原来在他的床头&,却和他身体傍着身体的&&,卧了一个女子*,正不知在什么时候走进房来**,爬上床来的。而一张如花之靥,又在灯光之下很明显的露了出来&,不就是以前救他出险,和王碧娥泾渭不同流的那个王翠娟么**?却已是睡熟了在那里了&^。小茂也不暇叫醒了王翠娟&,向她说上些什么话^,却想先向窗外回上一声^,是不是江南酒侠来了**?但江南酒侠似已猜知了他的这个意思的^*,早又向他说道:“不错,我是江南酒侠。明儿再来向你贺喜罢。</p>

    如今你还是早早的安寝*,不要把这洞房花烛夜^,轻轻的辜负了&。须知我把这小妮子摄了来^,也很是费上一番手脚的呢*?*!毖院蠹湃?,看来已是走的了*。小茂为了他末后的那几句话,却又兀自在疑惑着道:“这一下子&,江南酒侠可真有些酒醉糊涂的了*。刚才和我在堂前交拜的&,乃是王碧娥*,并不是王翠娟。如今我是和一个没有交拜过的王翠娟睡在一起*&,怎么又教我不要轻轻的辜负了这个洞房花烛夜呢*&?”这一个洞房花烛夜,小茂究竟辜负了没有辜负了&&,在下却不得而知*。不过他们后来如何&^,成了夫妇没有*,那是不必在下再交代得*,看官们定也可以想得到的了*。</p>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小茂一觉醒来^,却见和翠娟睡在一个旷地上^*。再一看^,他父亲也睡在那一边。</p>

    方知并没有什么渠渠大厦^^,全是碧娥用法布成了的&*?*;叫蚜酥苊?^^,父子一相商之下&,只好暂把翠娟安顿在逆旅中*^&,父子二人仍回将军衙门中来&。不多时^,江南酒侠果然同着陶顺凡来了^&,上京献杯的毛顺祧*^^、姚百刚也来了。原来*,刚刚走到半路之上^*,忽然听得那位王爷已死,便不再上京^,却也折到往云南的这一条路上来*,又合在一起了&。不久&&,又得到一个好泊息:那是马天王一旦暴死以后,所有受他荼毒的人,便把他的罪状,一桩桩的揭发了出来,一时上达清廷^,不禁勃然震怒**,便下了一道追削马天王官爵的上渝&。福将军是何等乖觉的,也就乘此机会,撤消了周茂哉充戍极边的处分**,送他们父子回里*。从此^*,他们这一边的事&,也就告上了一个总结束了^。而为了这一次的祸变*,全由那只玉杯而起*,周茂战已换上了一种观念^,不但不再珍视那玉杯,颇想把他击上一个碎*,免得此后那玉杯辗转落入他人之手^,再有什么祸祟兴起。江南酒侠知道了*,便向周茂哉把这杯索了去^。却想不到一入他的手^&&,后来倒大大的有上了一个用场呢^&!</p>

    现在,我可又要腾出笔来*,把别来已久的那个柳迟&,提上一提了。不知柳迟最近又有上怎样的一番事迹&&&?且待第一百五十五回再说^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&^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*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*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^,请 点击这里 发表**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