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一百六十 回 悲劫运幻影凛晶球 斥党争谠言严斧钺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湖奇侠传 第 一百六十 回 悲劫运幻影凛晶球 斥党争谠言严斧钺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红云老祖好容易避去了那骑驴汉子的歪缠*,不禁深深的嘘上了一口气,好象释去了身上的一种重负似的^。但当他偶向前面望上一眼时**&,不料又见有一头高大的驴子^,驴子上仍是这么平伏着一个人^&*,缓缓的在街道上行走着,而和先前的那一人一驴*,看去又颇有几分相似,这倒又把他怔住了^&&。一壁兀自想道:“奇怪,难道那厮倒又到了我的前面去了么?但是,我刚才也曾屡屡的回头向马后望着,只见把他那头驴子抛得很远很远*,渐渐的至于不能再瞧见,怎么争在一转眼之间^,又赶到我这匹马的前面去了呢*^?这恐怕是不会有的事情罢。也罢^,且不管他是怎样&^,更不管究竟是不是那厮&,好在现在我是在后面*&^,不是在前面了。只要我不把这马赶上去,总是保持着这么的一个距离,大概也就不会再有什么麻烦找到我的身上来了*?!笨墒?,红云老祖虽是定下了这么一个极老到的主意&,谁知这匹马倒又不由得他作起主来*&,任他怎样的把那缰绳紧紧的扣住&&&,不让他跑得太快&,却已是发了野性似的,一点儿也扣他不住*&*,依旧飞快的向着前面跑了去^。</p>

    这一来*,红云老祖不免在心中暗暗的叫着苦,并怪自己今天怎么如此的不济事^,这一匹马都驾御不下来了。而就在这扣不住缰儿的中间^,早巳到了那头驴子的后面,猛然的把一个马头^^,撞上了驴子的屁股上面去。这一撞,真不寻常*,竞把伏在上面的那个人撞下了驴背来*&*。幸而还好^,那个人的一脚^^,还勾在驴背上*,方始免去倾跌到地上来*。当他重行爬上驴背之际&,也就回过头来望上一望^。红云老祖一瞧见他的面貌^*,倒不免暗吃一惊道:“果真就是那厮么&**?这倒真有些儿奇怪了*,他的那头驴子*^,明明是抛落得很远在我的后面的&,怎么在一转眼间*^,就又会赶到了我的前面去了呢?难道他是抄上了什么一条小路吗&?”那汉子似也已瞧到了红云老祖那种吃惊的样子&&,便笑着向他问道:“这在前面走着的又是我&^,大概是你所万万料想不到的么*&。这就叫做:人生何处不相逢了&。不过&**&,你这么的把我撞上一下,来免撞得太厉害了一点*^,不是我刚才也曾连一接二的把你撞上两撞的,我真要大大的和你办上一个交涉呢&。现在是一报还一报^^,还有什么话讲啊&^。</p>

    罢^,罢^**,罢&&,仍再是大家走了开来罢?&!彼低暾夥昂?,又接上一阵哈哈大笑&, 即将两腿紧紧的一夹^^,那驴子又飞也似的向前跑去了。</p>

    在这里^^,红云老祖免不得要对那汉子大大的注意了起来^,觉得那汉子今天这么一而再*,再而三的向他歪缠着*,决不是什么偶然的事。而且&,除了向他歪缠之外*,还发现了许多奇异的事情,象那抛在后面的驴子,为什又会超到了前面去?或者还可说那汉子是抄着一条小路么&*,且不去说他&**。但自己的这匹马*,又为什么会无端的拉都拉不住^,向着前面狂奔了起来,竟撞在那头驴子的屁股上面^,等到这么的一撞以后^,倒又安静下来了?这中间倒是有上一点蹊跷&,好象是那汉子在暗中使着一个什么法的一般*。而他自己在事前却一点没有防备到。照此看来&&*,莫非那汉子是有意要找着他寻衅么*?只为了他的态度极是谦和,不曾怎样的计较得,所以至今尚没有什么事故闹出。</p>

    然那汉子既是有意的要向他寻衅*,不把目的达到,恐怕不见得就肯罢手,看来正有不少的花样锦在着下面呢。照理,他当然不会惧怕那汉子,然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^,何苦失去身分&&^,和这种妄人去缠个不休*?*;共蝗缦敫龇ㄗ?^,避去了那汉子,不要同在这一条道上行走罢^。</p>

    红云老祖这么的一想时&^,也就从马上走了下来。把这马系在树上以后,即驾起一片云来^,向着天空中飞了去。心中却觉得十分的得意道:“好小于&,算你是有本领,竟这么一再的找着了我**^,但现在我已驾起云来&,不在道上行走着了,看你还不有什么方法来找我?”正在想时,忽听得有一个大声起于他的耳畔道:“驾云打什么紧*,这当然仍是有方法的*?!蓖盺&&^,又觉得有一个人*,从他的身背后撞了来*。至是&,红云老祖心中倒也有些明白,知道大概不是别人*^,定又是那厮找了来了*?*;毓橙ヒ磺剖?^,果然不出所料,不是那汉子^&,又是什么人*。这时候&,他也不把那汉子当作什么寻常的人物了*,也不再顾到自己是如何的一个身分了*&。觉得避既是避不了^,怕当然是大可不必的,还不如爽爽快快的^&,和那汉子斗上一斗罢*。只要斗得那汉子吃不住逃跑了^,这事情不是就结了么&&?于是*,把眼一鼓^&,恶狠狠的望着那汉子*,大有马上就动手的一个意思。</p>

    那汉子却只是笑嘻嘻的说道:“啊呀^^,原来是你阁下,想不到又在这里见面了**。刚才我说是人生何处不相逢**,现在我可要说一句:上穷碧落下黄泉*。你道这句诗说得对不对呀^^?”红云老祖听了&^^,却更是显出一派憎厌他的神气道:“咄,不要多说这些个闲话了^。我且问你&*,你这般的跟着了我,究竟是一个什么意思?不妨向我明说了出来*&?*!蹦呛鹤诱獠怕冻鲆桓笔终拿婵桌吹溃骸芭?**,这一句话可把我提醒了&&,我确是为了一桩很正经的事情^,要找着了你谈上一谈呢。现在^^,请你跟着我走罢^?!彼低暾饣癪,只见他轻轻的向前一耸身&&,他足下所踏的那一片云^,早巳越过了红云老祖的那一片云,浮向前面去了&&&。</p>

    这时候&,红云老祖的心中*,却是好生的有气,想这东西不但是十分的混帐&*,那架子也未免太是大了一点了^。我和他是素不相识的&,就是到了如今&^,他也不知道我是准*,我也不知他是谁^&,那里会有什么正经事要谈。就是真有什么正经事要谈,也该向我说明一句^,所要淡的是一件什么事^,又到哪个地方去谈,看我究竟愿意不愿意*?怎样他如今既不说明一切&,也不求得我的同意*,就好象上司命令下属似的,教我跟着了他就走呢^^^。照这般的一个情形*,未免太使我难堪了一点罢^*。红云老祖一想到了这里,也就上了脾气&,不能象以前这么的有涵养工夫了&^,决计不跟着了那汉子一起走*,也不愿和那汉子谈什么话。只要那汉子真是有本领的*,尽管来找着他就是了^&?^&?墒?*,红云老祖的心中&,虽已是有上了这样的一个决定&,但不知怎样的,今日的一桩桩的事情&^,都不能由他作得一分半分的主*。当他要把自己足下的那一片云掉了过来,换上一个方向浮去时*&^,却总是把它掉不过头来&&,并好象已和那汉子的一片云&,二片云连成为了一起似的^,尽自跟着了前面的一片云*,一直的浮了去*^,再也没有什么方法可想。</p>

    在这里,红云老祖不免老大的着急了**。知道自己今天已落入了人家的掌握之中^,人家的法术要比自己大得多了呢*&。因为*,讲到了法术的这一件事,最是不可思议的^。譬如现有二个人都同是会上法术的,倘然这一个人的法术&&,竟是大过了那个人^&,把那个人的法术盖过了&。那么,那个人只能乖乖的听着这个人的摆布&&,不能有一点儿的反抗.如欲报上这一个仇*,至少须待之十年八年之后*&,当他已学会了比这个人更大的一种法术*,否则&,是无能为力的了&。红云老祖是懂得这个情形的&。当下&,落得装出一种很漂亮的神气,一点儿的反抗都没有,即跟在那汉子的后面&^,直向前方而进。不一会&&,到了一所屋子之前*,那汉子把云降下,红云老祖也跟着把云降下^,随又跟着了那汉子^,走进了那所屋子中。瞧那样子*,一半果然是出于自动,一半也有些不得不然之势。相将就坐以后*,那汉子笑着说道:“红云道友*&,你对于今天的这桩事,不觉得太是奇怪了一点么?又我的举动*,不也嫌太是冒昧了一点么^?然而&&&,你要知道,你红云老祖是具有何等广大神通的一个人*,我倘然不是如此的办法^,又怎能把你请到这所屋子中来*&。如今&&,居然能把你请到,我江南酒侠的这个面子,可真是不小&,实在是万分荣幸的一桩事情啊?*&!?lt;/p>

    红云老祖至是*^,方知那汉子便是最近在江湖上活动得十分厉害的那个江南酒侠^,以前却是默默无闻的。不禁暗叫一声:“晦气,想不到象我这么威名赫赫的一个人,今天竟会跌入了这个酒醉鬼的手掌之中^,并竟会一点儿也展布不开呢^?&!币槐谌慈宰俺鲆恢质制恋纳衿?,也笑着说道:“我想这些个话请你都可不必讲了罢。你尽可老老实实的说,为了什么事情你把我弄了到这里来的&&?其实*&,再要痛快一些,你连这话都不说也使得。因为^,你就是不说,谁又不知道,你是受上了昆仑派之托,来作上一个说客^,耍劝我退出局外,不去帮助崆峒派的呢。你道我这</p>

    话说得对不对&?”江南酒侠见红云老祖竟是这般从容不迫的说了起来*,倒也暗暗的有些心折,觉得这红云老祖果然是名下无虚^,不愧为一个头儿尖儿的人物^^,在如此窘迫的一个境地之中,词锋还能如此的犀利呢**。至于他的话讲得对讲不对**^,却又是另外的一个问题了*。于是,他在哈哈一笑之后*,方又说道:“你这番话然而不然^,说我要劝你退出局外&&,那是对的,说我是受了昆仑派之托,来作什么说客*,却是不对&&^*。然而&&,这尚是次要的一个问题,不访随后再淡。我的所以请你到这里来,却还有上一个主要的问题呢^。现在,请瞧这里罢&?*!彼凳?,便伸出—个指头&,向着对面指去*&。</p>

    真是奇怪,这时候红云老祖好象已是受了他的法术似的,便也不由自主的&*,跟着了他所指之处,把一双眼睛望了过去&。却见在对面的一张桌子上面^,放上了很大很大的一个水晶球^,球上却有一个个的幻象*^,陆续的映现了出来*&。这些个幻象&^,不但是十分的显明,还是十分的生动*。倘然连续的看了起来,定要疑心到已是置身在真实的情境之中^&,不会再当他们是什么幻象的了&。在这当儿*,更使红云老祖吃上一惊的*,恰恰在这球上^,又赫然的现出了一个人来&。一瞧之下,不是他的二徒弟方振藻,又是什么人呢^?再一看*^,从那面又走来了一个人*&,却正是他的小徒弟欧阳后成,师兄弟俩骤然一见面之下^,好似不胜惊喜的样子&,即密密切切的谈了起来^。但是谈不上一会儿,大家都各向后面退上一步*,并握拳透爪的**,各把自己的一个拳头举起&,向着对方扬上一扬&,大有武力解决的一个意思*。显然的&*,是谈到了一桩什么事&,大家谈得不大投机,已是翻了腔了^。至是&,那图上的幻象忽一闪而灭,又把另一幅的幻象换了上来^,那是两派的人马在对垒,一派的首领正是方振藻^,一派的首领也正是欧阳后成&。他们在比武之外^&,还又在斗着法^^,直厮杀得一个乌烟瘴气^。到后来^,还不是两败惧伤^&^,每一方都是死伤了不少人*^,再下去^^,又另换了一种情形*,却是有不知多少国的夷兵杀了进来了&,大炮轰处*,排枪放处,正不知有几千几万个百姓*,给他牺牲了去^,直至尸积如山&&,血流成河&,伤心惨目*,有非言语所能形容的了&。最后的一幅,却是一个烈焰飞腾的大火坑,那些夷兵&,都立在高山之上,一点没有恻隐之心的^,把一个个鲜活灵跳的人,远远的向着那火坑中掷了去,那最后的一个^,面目特别的显得清晰^**,却就是红云老祖自己*。</p>

    红云老祖瞧到了这里&*,忽听江南酒侠大声问道:“在这球上所现出来一幅幅的东西^^^,你都已瞧到了么&?这是空前未有的一个大劫,不久就要实现了。想来你也是早有所知的^。不过*^,据我想来*,你是这个事件中最有关系的一个人&^,凭着你的这种力量^,倘能在事前努力上一下*^,或者能挽回这个劫运,而把一切都消灭于无形,你也有意干这一件大功德么^?”红云老祖听了&,连连把头摇着道:“太难^*^,太难。这是注定了的一个大劫^,又岂是人力所能挽回的^^。就是我&,也正是应劫而生的&,一待在火中化去,算是转了一劫&,倒又可干上一番事业了^?!苯暇柒蟀衙挤褰艚舻囊货镜溃骸罢飧鑫乙仓?*,如此一个大劫*,那里是人力所能挽回*。不过&,这一来**^,无辜的小民未免牺牲得太多了。岂真是个个都在劫数之中的^。我们总得在事前想上一个方法,能多救出一条性命,就多救出一条性命&,也是好的^&?!焙煸评献娴溃骸罢饧挛颐腔蛘呋鼓馨斓玫?^。不过^&,欧阳后成已不是我的徒弟&,理在转入了铜脚道人的门下了^,我还得和铜脚道人去商量一下。只有一句话可以预先奉告的:我们如有一分力量&,就尽着这一分力量^,切切实实的干了去^*^,不使你怎样的失望就是了&?^!?lt;/p>

    江南酒侠听他说得如此的恳切^*,不觉又露出了几分喜色来^&,忙走了过来^,和他握一握手道:</p>

    “如此,我替数百万生灵*^,在此向你请命**^,向你致谢的了。好&^,如今这一个主要问题^,总算已得到了一个答案&,我们再来讨论那个次要问题&。不过*,要讨论那个次要问题^^^,就得把昆仑^、崆峒二派的领袖,都请到这里来了*?*!彼底臹^,在一声口哨之下^,就有二只仙鹤,翩然飞到庭中停下^&。江南酒侠走向前去^*,向它们轻轻的吩咐了几句盾*。这二只鹤便又举翅飞去^,一转跟间^,已负了二个人来了^。这二个人^&,一个正是昆仑派的领袖金罗汉^^,一个正是崆峒派的领袖杨赞化*。这时候&,他们脸上都露上了一种错愕的神气*^,怎么糊里糊涂的一来**,已是到了这个地方,并有红云老祖在座,似乎连他们自己都有些不明不白的&*。幸而金罗汉是认得江南酒侠的*,一见又有他在这里^,更顶料到这不是什么一桩好事情了^^&。江南酒侠请他们就坐后*^,便脸色一正*,说道:“我请你们到这里来&,并不为别的事情*&,只是请你们从今年起*&,永远不要再打赵家坪了^,须知道*,平江^、浏阳二县农民的年年打赵家坪^&,已是极无聊的一桩事^&,你们以极不相干的人*,更从两助甲助乙,也年年的帮着他们打赵家坪,这更是大无聊而特无聊的了&。你们只要细细的一想时&,大概也要哑然失笑罢&。现在&&,请你们瞧看这里^&?^&!彼凳?&,一双眼睛&*,而向着水晶球上望了去&。这二派领袖同着红云老祖&*,也不由自主的^&,跟着他各把眼睛都向水晶球上望了去。江南酒侠却又在说道:“在每一年的打赵家坪中**,平江&、浏阳二县的农民,不知要死伤去多少人&。打败的,这一年的倒霉*,可不必说起*,就是打胜的&,虽是在这一年之中***^,得占赵家坪为已有&,然终觉得是得不偿失呢&?!?lt;/p>

    这时候,水晶珠上^,也便现出一幅伤心惨目的写真来^&,在这些农村中&,差不多家家户户*,都有受伤的人躺着了在那里&。江南酒侠复说道:“便在你们二派之中^,也何尝不有死伤者^&。试想^,修道是何等艰苦的一桩事*,不料*,经上了不少年苦苦的修炼*^,却为了这么一件不相干的事&,而受下了伤,甚而至于死了去*,这又是何苦值得呢?!闭馐焙?,水晶球上却没有什么幻象映现出来^*,只有上触目惊心的十二个大宇*,那是:“多年修炼&,毁于一旦,何苦何苦^^?^*!苯暇葡廊匆谰捎炙盗讼氯サ溃骸霸俳驳侥忝堑乃砸镒潘谴蛘约移篰&,无非为了你们二派*,私下也积下了不少的嫌隙^&,借此就可以见上一个高下^,彼此都可泄上一下愤^。然而^,照我看来^^*,这多少年来,你们积下仇怨的时候果然很多很多*^,携手合作的时候也未尝没有*。如今^&,只把这一桩桩的小仇怨牢牢的记住&*,却把携手合作的旧历史忘了去*&,这恐怕也是我们修道人所不应该有的一桩事情罢?”这时候&,在这水晶球上^,却又象翻看陈年帐簿似的,一幅幅的&^,把他们所有携手合作的旧历史*,都映现出来了。</p>

    至是,江南酒侠却又把他注在水晶球上的眼光收了回来*^^,总结上一句道:“所以从各方面讲来*,你们帮着打赵家坪^,都是大不应该的&。现在*,你们也肯接受下我的这个请求&,永远停止了这桩事情么^*?”一壁说^&,一壁又把眼光向着他们扫射了一下。不料&,金罗汉和着杨赞化,竟是不约而同的回答道:“这些个情形&,我们那里会不知道*^,何烦你来说得&。而且,你又是什么人&,配来干涉我们的事&,配来说什么应诙不应该。哼,这真太岂有此理了?&!焙煸评献嬖谂运涿挥兴凳裁?^,却也很有点赞成他们这番话的意思**^。于是*,江南酒侠也冷笑一声道:“好,不干涉你们的事,就不干涉你们的事&。不过&,你们现在的第一桩事^,就是要出得这所屋子*,倘然是不能的话^,便永远软禁着在这里了&?&;顾凳裁创蛘约移翰淮蛘约移耗?^?*!闭饧妇浠耙凰?&,可把他们三人激怒起来了,也就老实不客气的*,立起身来&*,各自觅寻出路^?*?墒?^^,尽他们用尽了种种的法术,在无形中&,总好象有一种什么东西挡着在那里*,不能任他自由出走^,方知江南酒侠的法力&*,实足要高出他们数倍,也只好颓然坐下了*^。</p>

    江南酒侠方又笑嘻嘻的问道:“现在如何&?也肯接受下我的这个请求么&^?”他们没有方法可想,只好把头点点^&。江南酒侠便又露出十分高兴的样子道:“如此&,我不揣冒昧&,就替你们把这打赵家坪的事件*,结束上一下罢^*。在这个事件中**,细一追究^*^,它为什么会如此的扩大起来,那杨天池的暗放梅花计&,和着常德庆的煽惑浏阳人^&,都不能说是没有几分关系的*^。所以*^,他们二人要算得是罪魁祸首*。现在&,依我的意思&,且让他们在赵家坪跪上三日三夜,以谢历年来为了这件事而受到牺牲的许多人罢?*^!彼凳?&,突然的伸出手来&,向着水晶球一指&。果在球上,又赫然的映现出一幅写真来*,却是杨天池和着常德庆&,直挺挺的跪在赵家坪的那块坪地之上了&。大概这时候赵家坪的坪地上&,这二人果真是这么的跪着罢^&&?于是*,他们三个人也默默然没有什么话可说,实在是江南酒侠的法力, 太是高过于他们了。</p>

    而打赵家坪,原是本书中最重要的一个关目^。现在,这打赵家坪的事件^,既已是有上了一个结束,那平江**,浏阳二县的农民,就是再要一年一度的继续的打着,但既没有昆仑*,崆峒二派的剑侠参加其间^^,便不会再有什么好看的花样锦闹出来*^。本书借此机会&,也就结束了下来*^,不再枝枝节节的写下去了^。</p>

    (全书完)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金山人扫描*,zhuyj OCR  独家连载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*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*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湖奇侠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湖奇侠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&,请 点击这里 发表**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