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7回 绘御容德菱代太后 争东北日本挑强俄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清朝秘史 117回 绘御容德菱代太后 争东北日本挑强俄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话说次日早朝,庆王奏称美国海军大将伊文斯同他的夫人并偕行诸人,要觐见太后。美国公使特请分两回朝见^,并称昨日所陈康格夫人自请私觐的事&,实是传闻之误。太后退朝,笑向宫眷道:“昨儿不是向你们说既请朝觐必有缘故么*?我很愿见见美国的海军大将并他的夫人&?!彼娣愿赖铝獾溃骸澳懔炝酥谌?&&,把各样东西^,整理整理^。我房间里东西,都换掉了^^。咱们的起居状况&,总不要他们知道^?!庇谑倾毓娜硕偈泵β移鹄?,所有珍宝玩器,悉行换掉^。太后又叫太监在厅堂中铺下地毯&*^,忙乱了一夜*,粗粗完备^&。</p>

    次日&,美海军大将偕了公使入觐。又次日,伊文斯夫人同了公使夫人等入觐。都留了饭^*,领他们周览了各处,欢喜而去&^。不过康格夫人入觐时&*,带了一个女画士克姑娘来。偏偏克姑娘多事,要与太后画一肖像,送到圣路易博览会去。偏偏太后从来未出宫闱,不知道摄影绘像的事^&^。守着满洲旧例&,帝后的像&,总要龙驭上宾之后&,才能绘画^*。听了克姑娘的要求&*,大吃一惊。又因克姑娘是外国人^^*,未便一言回绝,含含糊糊,应了她一句与宰臣商议了再谈。女宾去后,太后向德菱道:“奇怪的很&,康格夫人怎么发起此念?怎么叫做绘像*,你知道么?”德菱道:“那也很便当,老祖宗只消每日端坐几点钟就是了*^?!碧筇?&^,面现惊异之色&,急问端坐做什么&?德菱道:“坐得端正^^,画士才能够临绘^?!碧蟮溃骸罢照庋?,待她画成,我要老了&&,谁耐烦&?”德菱道:“我在巴黎时光,也曾叫克女士画过一个*?!碧筇?,忙叫人去取来&&。一面问德菱道:“为什么必要我坐*^,难道他人不能替代么&?”德菱道:“这是老祖宗的像&,他人如何代得?”太后道:“坐的时候&,每次服饰同不同呢^^^?”德菱道:“必要同的*^?!碧蟮溃骸爸泄?&,像见一面^^,即能挥毫而成,很不费事。外国有本领的画师^^*,也总这么着的^^!钡铝獍阎形骰ú煌脑倒?,详细奏明*。太后道:</p>

    “女画师性情如何&?会华语不会?”德菱道:“克女士为人很是端正,不过不会中国话&?*!碧蟮溃骸安换峄锖眉?,我就怕她会华语。宫人大半喜欢闲谈**,留她在宫里头,或者把我不愿意叫人知道的事说与她听?!钡铝獾溃骸澳鞘潜匚薜氖?。</p>

    克女士既然不会华语^^,宫中除了咱们娘儿三个,又没有懂外国话的人*,这一层似乎不必虑得&?&!碧蟮溃骸安患每康米?,她在宫里住的久了&*,怕也要学会几句呢^!那也虑不得许多&,咱们现在且商议如何布置。外国女子居留宫内*,向无此列,并且总要叫人防守她。叫谁呢&&?你就是能够&&。晚上又叫谁陪她睡觉呢?”一边说,一边绕室行走^&,沉思半晌&,忽然笑道:“得了得了,我会得监禁她同犯人一般**,还使她一点没有觉着。这全赖你娘儿三个&,替我谨慎办理&。我想叫她住在醇亲王府里,你朝晨与她同来^,晚上跟她同睡&,总可以万无一失了&?!?lt;/p>

    说着,太监已把德菱画像携至。太后接来凝神细瞧&,大笑道:“画真有趣,很像油画呢^。这么的画^,简直不曾见过,肖的很&。中国画师,画不到这么的神情*^。只是画上的衣服怪的很,为什么两臂与脖子都赤着呢*?我听得外国妇女的衣服*,没袖没领,还料不到竟有画上这么的恶劣!你为什么也穿这个*?我知道你总羞见人呢,以后再不要穿这个了^&。我瞧见了很是诧异,把这种算做文明^&,真乃怪事*&^!你偶然穿一回,还是常常穿的呢?岂是在男子跟前**,也穿这个么?”德菱道:“这是寻常晚衣,每逢着盛宴跳舞会才穿呢^!碧笮Φ溃骸罢飧豢傲?*^!外国事事不如中国&。中国妇女在男子跟前,手腕都不肯露出*&,外国竟这么的袒胸赤臂&!皇帝常言变法,照此看来,还不如我守旧好的多呢^!</p>

    次日&*,庆亲王面奏^,克姑娘请示开绘日期。太后叫取历本拣选吉日*,拣了闰五月二十日戌时开绘^。德菱知道傍晚时光^^^,克姑娘必不肯开绘。于是把此意婉告太后&,磋商再四*^&,才改了朝晨十点钟*^。隔了一日,太后到德菱房里,瞧见了她的摄影肖像*,异常欣羡&,开言道:“可惜不能招市上拍照的入宫拍照&。</p>

    ”裕太太于是奏称,裕庚的儿子,现在宫里当差&,照相的事情&^,也曾研究过,老祖宗如果招他照相,或能满意,也未可知*。原来裕庚两个儿子&,都在宫里当差,一个管着颐和园电灯处事务,一个管着太后御用小火轮。原来颐和园中有船坞一所^,琢石而成,在仁寿殿西南&,与万寿山相对*,旧名宝莲航*,亦名石舫。光绪中*,昆明湖中^,始置小轮船二艘*。又在园外东南隅&,设电气房专司园中电灯^。所以后有诗叹道:</p>

    殿西船坞对山椒&&^,画鹢飞轮似御飙。</p>

    万炬通明传电气,春波潋滟绣漪桥&。</p>

    当下太后召裕庚的儿子进来,问他几时好拍照?回奏等家去取了拍照家伙来&*,随时可以拍照。次日取到*,拍了好多张照*^,朝服便衣*,各式都有^,结末又拍了一张渔家装束乘坐小艇的照。后人有诗赞道:</p>

    翔鸾飞舰掉湖波*,天上嬉娱乐事多*。</p>

    不爱内家妆束贵^,居然雨笠与烟蓑。</p>

    到了二十日这天,太后才早朝,克女士已携了画具进宫了。</p>

    退朝回宫,克女士望见太后&,按着欧洲觐见君后之礼,急忙趋前吻手&。太后只道她要来咬指头儿&,唬了一跳。当下敷衍了几句应酬话&,随更换衣服,从事绘画。起初几日*^,也还高兴^^&。到后来渐渐懒怠了*,坐不到十分钟^,就要歇息??伺棵荒魏?,只得先绘宝座与屏风。这原是仰体上意迁就的举动*,不意太后异想天开&,向德菱道:“我想克女士既能绘宝座与屏风&,我的衣饰&,她总也能够绘画*^,不必我亲临了”&*。德菱道:“这怕不能么*,衣服首饰&&^,总要有人穿戴了才能绘画&&?!碧蟮溃骸罢飧龊苋菀?**,你可以穿我的衣服,代我坐着?!钡铝獾溃骸芭禄坎淮鹩δ?*!”太后道:“那不要紧^,画起面庞来,我自己坐就是了?&!庇谑堑铝饷咳沾嫣?,默坐四点钟,直至绘成才罢。后人有诗道:</p>

    朱丹绣罽大秦妆,鳀壑人来海宴堂&。</p>

    高坐璇宫亲赐宴,写真更召克姑娘。</p>

    这海宴堂是仪鸾殿改建的,全殿都是西式^^,殿内陈设的^,也都是西洋器具,专备召见外宾*&*,这也是德菱的翊赞**。当时克女士肖像绘成之后*,陛辞而去^。太后问德菱道:“克姑娘可曾问起拳匪的事情不曾&?”德菱道:“从没有提及过。彼时她在巴黎,乱事始末*,大概不很知道呢?!碧蟮溃骸拔液懿辉柑峒按耸?*,并不愿外人把此事询问我臣民&。间时我自己忖量&,我实是妇女中最明智的^&,他人鲜能及我!英后维多利亚^&,她的历史,我也曾瞧过译本&,觉着她关系的重要&,经历的忧患^,还不到我一半呢。我的生涯^,今方未艾^,未来的事^,没一个人猜的着*。我或者要大反故常,做出奇特举动*&,惊醒外人耳目*,也说不定&*^。英吉利是列强中头一国^&,但是并非维多利亚一人之力。他们国会里头的英杰*,时常帮助她,凡百施行,总拣善的做&^,英后不过画诺而已。咱们中国人民有到四百兆,统靠我一个儿^。军机虽可备我咨询,他们只不过监察着。重要的事都须我一个儿决断,皇帝是一点知识没有的。我一辈子事情***,从没有失败过*,但是从不曾梦见拳匪的害人&^,会这么利害&!综计我一生事情,不过这一桩是大谬误。初乱时光&&,我很该严降谕旨,禁他蔓布。无奈载漪、载澜&,坚称拳匪降自上天&,为是荡清国耻*,剪除外人*。他们所谓外人,就是教士。我生平最恨的是教士*,所以这时光*,未尝稍置可否,也不过要坐观成败呢&。不意他们举动太暴&,载漪竟然领了拳匪头儿入颐和园,聚集了众太监,验看他头上,有没有十字&。那头儿道:‘这个十字,你们不会瞧见**&,只有我找的着&^,知道他是基督教?*^!劁羧牍?,拳民头儿候在宫门口,查着两个信教的太监,问我如何处置?我听了大恼&,立谕载漪*,没经有我答应,如何擅准拳匪入宫?载漪奏称这一个头儿,法术极大*^,能把外人悉数戮尽,并且得着诸神呵护,不怕西人炮火。并称亲见一匪用手枪击射他匪,已经打中,一点子损伤都没有^^&。随请将两个入教的太监付与匪魁,我允准了他^。后来听得这两个太监,即在离此不远的地方斩首呢。次日,匪魁又随载漪&、载澜人宫*,叫太监都焚香跪迎&,表明不曾信从基督教,又叫太监们练习拳术^。过不到几时,太监都弃掉公服*,穿着拳匪的衣服*^,一个个红衫黄裤,红布缠头&,载澜且贡一套与我**。此时军机领袖荣禄^,恰恰请着假^,我每日总派太监去瞧他。这日,太监回来,告诉我荣禄已愈*&,预备明儿入宫陛见,我听了很欢喜。次日^*,荣禄入见&,奏对之际,面呈忧色^,他说拳匪实是叛徒,不过要百姓帮他杀戮外人&&,至其结果&,实不足为朝廷之福。我就问他如何处置&&?他说待与载漪商量了,总有办法。到了次日,载漪来见,称说为了拳匪的事,与荣禄大大冲突,并称北京居人&&^,没一个不是拳匪*,如果要禁止&&,必把北京人尽数屠掉才好,就是宫廷也不能免*&。又说拳匪已经选定日子*,尽杀各国使臣^,董福祥也答应率兵帮助,放火烧掉使馆&^。我听了万分焦灼^*,知道大乱即在目前,立召荣禄商议^&。荣禄叫我立刻下诏*,宣称拳匪罪状,叫人民切勿轻信。并谕九门提督,驱逐匪徒^^。载漪听了大怒^&,奏称此谕果出^,拳匪必然入宫行逆。我彼时没了主见**,只得任他们去干吧。一日,载漪*、载澜又要我降谕拳匪,尽戮使馆中人。我没有答应,他竟矫诏而行,致使外兵逼近都城,咱们娘儿仓皇西狩*&。这都是我优柔寡断,所以闹下这么大乱子&*?!彼底攀?&&,不禁大哭*。众宫眷见太后伤心,也都陪着下泪**。这一夜&^,很是不欢&。不意次日上朝&,又得着一个很忧愁的消息,却是日俄两国宣战的事情&。原来日俄两国,积嫌已久。甲午年中日这一役^,李伯相赴日议和**&,原有辽东半岛割隶日本之议*。彼时俄人为了自己在远东的利益约了德法两强国,索还辽东&。果然行得好心有好报&,丙申年俄皇加冕,中国李伯相前往庆贺*^,就在俄京订了几条密约,把东三省权利,尽送给俄国,山东的胶州湾,也带在里头。偏偏事机不巧,山东地方出了一桩教案*&,杀掉两位德国教士&&,德人就派兵占据了胶州湾。俄人因我背了密约^,强租旅顺大连湾以相抵制&,又约满洲铁路,可以直筑到旅顺&。庚子年义和拳之乱,俄国乘机进兵,占据了东三省&。北京议约^,俄人又把东三省提出另议*。喧宾夺主^,年复一年。癸卯年三月十一日,原是《辛丑条约》第二次撤兵期&,俄人非但不撤&,还增了无数的兵马,筑造兵房&,斩伐林木,为久驻之计^^。我国行文责问&,俄人以七事相要:</p>

    一^、满洲不开商埠;二&、俄人全占满洲佳矿;三、俄人管满洲卫生事宜*&^;四、俄人助练兵^;五*、牛庄关田俄人管理&;六、中俄共设商务衙门^;七、俄人全占满洲铁路*。我国政府&,为了急于收地*,就拟应允一二条。不意各省官绅士庶,纷陈利害^,力持不可。英美日三国^*,也劝我国政府&*,勿允俄人之请。偏偏俄人得寸进尺^,招抚胡匪*^,派兵入龙严浦*,又占据了奉天官署*&,并令华民遇着俄国庆节,尽揭俄旗。八月,俄人要求奉天将军增祺将满洲地租,详细报告,并将牛庄税关及厘金局&,让与俄人管理&。俄皇又特命阿力克塞夫为远东总督,凡远东事宜&,均令与该督直接商办。政府闻之,甚有震骇,叫驻俄钦使询闻俄外部&。俄人冷然道:“这是俄国政策&,何劳贵国询问?”从此之后,凡为了远东事宜,政府电询俄外部,总是搁置不答&&,总推说已经简放远东总督,给与全权,凡百事宜,均可往商。此时俄人又占据了三道江头,于是西自旅顺大连湾&&,东沿鸭绿江上流&,越长白山以抵豆满江上流相近之珲春&,沿途筑电线,驻守备兵,包括东三省,与朝鲜境划绝&,以阻日本势力之侵入&。又在奉天设立衙署&&,办理路矿及在满洲工业等事。牛庄街巷&&&,悉改新名&&。派哥萨克兵六千至盛京,又派兵驻伊黎各地,大肆东封&,实逼处此&。中国兵微将寡&,奈何他不得。东邻日本,见此情形,竟然大动义愤,跟俄人大大不答应&,于是日俄两国,遂有协商的事情。先在俄都,后在日京,经几次之会议,日木外务省大臣小村氏,与俄使罗笙男爵会议&,开出协商条件,计共五条:</p>

    一、彼此允将中国高丽之主权&&,悉行保全;二、彼此又允各国在中国高丽工商之利益,彼此均沾;三&&、日本在高丽独一之利权&,与俄国在东三省之铁路利权,彼此均须明认。又互相申明&,俄日两国有权可以?&;ひ陨纤欣?,但不得与第一款所载之宗旨,有所违背;四&、俄国须明认日本有特别之权,以劝谏帮助高丽&,使彼国维新&,将政府改良&;五&、俄国须允不阻高丽铁路推广至东三省南方,以期与中国开外铁路相连&。俄使急赴旅顺,与远东总督阿氏协议。彼时日俄交涉,在圣彼得堡&,有俄外部大臣蓝斯道夫伯爵与日使栗野氏之会议;在东京,有小村氏与俄使罗笙男爵之会议&。十月八日,是俄人第三次撤兵期&,依旧恃蛮不撤。协商已经五次,依旧不得要领。俄人的答复,绝不提及满洲,不过在朝鲜方面&,稍示退让&。日外相面访俄使&&,声言俄国的答复,不惬日本政府心,务请重行答复&&&。于是俄人遂布告各国道:“日本名为协商,实是挑战。</p>

    ”日政府闻知,忙着分电辨诬&&。俄皇又特开极东委员会&&&,俄皇自为议长,商议答复日本之要索&。驻俄日使奉本国政府训令&&,屡促俄人,速行答复。日政府宣称日本候俄国复书&,以西历一月三日为期。如期不至,再展限七日&。再不答,日本就要在清韩方面,自由行动了。此时两国征兵发饷,准备战事&&,极形忙碌,所以皇太后非常愁闷。</p>

    这日,早朝既毕,太后告知宫眷等:“俄日两国,怕旦夕要启衅,心中很是忧闷。虽然两国的事情,跟中国是不相干&,虑的是在中国境内开仗&,无论谁胜谁败,于中国终有不利呢&!”宫眷们听了&&,也不很注意&。不意次日&,太监总管奏称&,今儿点卯&,走失太监五十人?!敝谌颂?,很是惊讶。过了一日,又报走失太监百人。太后恍然道:“我知道了,他们必是听了我的话&,以为俄日将有战事,怕再见义和团的乱了,才相率逃避呢!”照例太监逃走,必派騠骑四出拿捕,捕到了必然按律惩治&。此番,太后传谕&,不必拿捕。又过了两日&,一个太后素所亲信的某太监&&&,又不知去向&&。太后大怒道:“不意这个奴才,竟这么无良心&!我平日待他&,何等优渥,竟博得他如是的报答&!乱机甫萌,丢掉我走了&&?&!彼底?&,很是懊丧&。从这日之后,太监逃走的,几乎无日无之&。太后于是决计移居禁城&,俟至来春,再作计议&。</p>

    此时俄日惊耗,日甚一日。宫中诸人,渐为震恐&。一日&,太后召集宫人&,谕令:“勿自惊扰,果然有变,与咱们是不相干的,决然不会波及&。咱们有祖宗保佑&,决不会有什么意外。从今而后&,我也不愿再有人提起俄日事情呢&?!庇纸泄烀歉髟谧孀谏衿⑶膀系桓?,叩求保祐。太后虽说不愿人再提此事,心里却很愿知道外间消息&。一日,与德菱等无意中谈及,德菱道?!罢飧龊苋菀?&,只消购几份西报&,并一份露透特约电&,外边的事情&&,天天能够知道?!碧蟠笙?&&,就叫裕庚出面,购了几份西报并露透电&,每日转送到宫中来&,由德菱译呈御览。一日&,德菱译出一段新闻&,却是已经决裂的惊信&。不知太后瞧见之后&&,有何议论,且听下回分解&。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&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清朝秘史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清朝秘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清朝秘史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&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