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章 祝氏小姐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怒剑飞魔 第07章 祝氏小姐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“咿呀!”一声^^,大门开启*,柳杰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*,现身的^,是个土蓝布大褂的老者*,还有些睡眼惺忪,直朝柳杰上下打量^*,惊声道:“小哥怎会在这里*?”

    想起了昨夜荒唐的私会*,柳杰不由脸红了*^^,期期不能出声。

    老者灰眉一皱,道:“小哥想是喝多了酒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柳杰努力镇定了一下*,道:“这里是祝氏宗祠*?”

    老者点头道:“不错^,小老儿是看祠的!”

    柳杰一怔神*,有意无意地道:“老丈一家人都住在这里*?”

    老者哈哈一笑,又叹了口气*,道:“什么一家人^,孤老头一个,如果有家人*^,也不会落得替人家守祠堂了*!”

    柳杰惊声道:“祠里只老丈一个?”

    老者唉了一声道:“可不是*,够凄苦的了?”

    柳杰心里发了毛*^,栗声道:“可是昨天晚上,在下分明……”一想不妥^,倏地又住了口^,老者睁大了眼道:“昨儿晚上怎么样^?”

    柳杰心念数转**,想揭开谜底*,硬起头皮道:“昨晚三更时分,在下遥遥见到此地有灯光*,无意中奔了来,有位小姑娘打着灯笼,说是名叫青芙,奉小姐之命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满面骇震之色,向后一退身道:“这是不可能的事^,绝对不会有这种事^*^,小哥是酒醉眼花了么^?”

    柳杰只好把经过的情形说了出来**。

    老者颤抖着声音道:“怎么可能呢*?这……小哥请随小老儿来****!”

    柳杰知道事有蹊跷,本待离开忘了这件事^**,偏偏又憋不住那股好奇心*,鼓起勇气*^,跟老人进入祠堂,老者领着他向隔院的东厢,可他想不起是不是昨晚来过的那一间^,一颗心怦怦直跳*。

    到了厢房门边^^,老者用手一指***^,道:“小哥,你自己看吧^!”

    柳杰怀着忐忑的心*,欺前数步,向内一张,惊啊了一声*^,面呈土色*,冷汗涔涔,整个人似乎要崩溃了*,天呀**^!房里赫然摆着两具棺木^*,较小一具棺材头上**,摆了盏灯笼,正是昨晚青芙打的那盏^。

    他一向不信鬼魂之说^,但昨晚真的碰到了鬼。

    可是酒食呢?到现在酒味还残存着。

    他站着发了呆^,这真是匪夷所思的怪事^,太可怕了,难道世间真的有鬼,他回想昨晚?;秤袼档拿恳痪浠?,很邪门,可以说毫无目的的仅有一句话*,说是想乘机结识,还有就是警告自己别急着寻仇,到底是人话还是鬼话?

    心念中脱口道:“我不信^*?”

    老者靠近了些,道:“小哥不信什么^*?”

    “在下不信有鬼^^!”

    “小老儿也不信,但故事是小哥说的?^!?br />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祝家只得这么个独生女儿,前年染了时疫*,主婢双双亡故,阴阳先生说什么三年之内山川不利,不能落土***,所以只好寄厝在祠堂里等待安葬……”

    柳杰又扫了一眼棺木^*,棺头核板上白纸黑字^,写的两女之名不错^^,还有香烛箔灰*,事实不容否认*。

    如果是有人故意装神扮鬼**,目的又是什么**?

    老半天*,他还在神魂浮荡之中*^,老者悠悠地道:“算了,小哥,别多想了,真也好,伪也好^,反正你人好端端的*?*!?br />
    柳杰回身走到院边^,不死心地道:“老丈,以前发生过这类怪事么*?”

    老者连连摇头道:“没有,从来没有*^,连什么响动都没有^*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在下酒意还没全消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小老儿无法回答*,活了这大把年纪^,头一次听说这种事?!?br />
    “在下听过不少鬼故事,但那只是人编出来的故事,或是些穿凿附会的神话^^*,可是^,这次是亲身经历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抬头望了望耀目的阳光*^,道:“青天白日^,朗朗乾坤,信则有*^^,不信则无^*,忘了它吧^!”

    柳杰想了又想*,心头这个阴影非除去不可,否则将终生难安^^,突地挑眉道:“老丈^,棺材里真的有人么^*?”

    老者瞪眼道:“这是什么话?”

    柳杰仗着白日壮胆,把心一横道:“在下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^?”

    “想打开棺材看看!”

    “哎哟^!我的天*,小哥你疯了^,擅自开棺,要砍头的呀?”

    柳杰打了个哆嗦,铁着心肠道:“老丈*^,只打开一具看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者挥手道:“小哥,你请吧,小老儿不能陪你发疯^^*^!?br />
    柳杰低头想了一阵,突自怀中取出一个小金锭子^^^*,道:“老丈*^,只打开婢女的那一具看上一眼怎样?”

    金锭^、黄澄的金子^^^,老者眼中泛出了异色^,口唇连动,最后吞了泡口水道:“不成,小老儿不能作这个孽!”

    柳杰把手扬得高高地**^,沉声道:“老丈*,这有什么作孽*,这又不是掘墓动尸^,只是看一眼^,谁知道*^?”

    “你知我知死者知*^,怎说没人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老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老者的心似乎动摇了^,眼中飘出贪婪之色*。

    柳杰上前把金锭塞在老人手里^*^,道:“老丈**,这是你的了!”

    老者迟疑了半晌*,才颤声道:“嗨^*^,罢了^,拿来做棺材本^^*,小哥,你说只看一眼**^,可不能动手*^,这是缺德的事呀!你去看^^^,小心些别弄坏了棺材,小老儿到外面把风^^?!彼低?^,真的走了。

    柳杰不由又失悔起来,开棺*,这算什么^?

    如果棺材里是腐尸*^^,又能证明什么^,算了吧……又想,如果是江湖人弄鬼^,必有某种企图^,但自己什么也没损失*,昨晚看到的^,分明是活生生的人*,说不定老者也有一份*^,管它,如果是空棺*,就可证明其中蹊跷了^。

    于是***,他咬着牙^,走向停棺的房门^。

    他有些发抖*,窒了片刻*^,终于走了进去,暗自壮胆道:“江湖人流血杀人,刀头舔血*,还怕什么死尸*,为我自己遭遇^,当然又当别论?!?br />
    杀人,看人杀人是一回事,开棺又是一回事^*,那感受是不同的^,无论你如何譬解^,反正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这正如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徒^**^,在某种情况下*,它连血都已不敢看*。

    柳杰走近标示着侍婢青芙的那口较小的棺木*,想了又想*,一颗心几乎跳了出来,最后*,他下了决心**,伸出颤抖的手^^,功运食中二指,一横心*,逐一拔下封钉,然后牙一咬^,揭开了棺盖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^*,呼吸闭止^,连血液也停止了运行*。

    棺盖移开了一半*,斜横着^*,情况并不为预期的可怖^,冷僵的尸体,面目栩栩如生*^,只是没有血色,不错,正是青芙^^。

    鬼,真的有鬼*?

    他后退了三步^,按住狂跳的心,喘息了一会^,再走近前^。

    没有看错^,是昨夜迎客侍酒的青芙^。

    踌躇又踌躇,他伸手一探,忙不迭地缩了回来*^^,冰凉僵硬。

    前年死的人,没有腐烂*,这事于理说不通。

    僵尸,昨晚出来迷人,这是一般的传说,柳杰的全身都抽紧了,他不知他此刻的面色难看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声音传处,柳杰全身都吓散了,回过头**^^,是那守祠的老者探身在门边^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*?”

    “怪事!”

    “什么怪事?”

    “人死了两年^^,尸体没变^?”

    “人家花大把银子*^,在尸体上涂了防腐之药?^!?br />
    “?*!”

    “快封好,别害死我小老儿*!”

    柳杰把棺盖还原,心里乱得一团糟*,他不信鬼,但活生生地见到了鬼*,人分明是躺在棺中*,这怎么解释呢*?

    他本意想揭开谜底,现在反而更迷惑了**。

    老者催促道:“小哥^,你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柳杰失神地走出了房门,目光四扫^,想找到昨晚吃喝的地方,他实在不甘心就这么一走了之*^,但三方的房子是同一格式*,根本分不出来**。

    老者再次道:“小哥^*,你还要找些什么*?”

    “在下找昨夜到过的地方**!”

    “哪一间^?”

    柳杰挪动脚步^,逐间看去**^。

    老者上前阻止道:“小哥,你真的不死心*^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唉*,色不迷人人自迷*,小哥难道是看祝大小姐长得美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下要揭开谜底?^!?br />
    “人鬼殊途^^^^,幽冥异路,何苦……”

    柳杰突地大叫一声道:“就是这间^!”

    房间内一桌两椅,和昨晚摆设的位置完全一样*。

    老者惊声道:“没记错**,真的是这一间么?”

    柳杰斩钉截铁地道:“不错*,就是这一间!”

    老者淡淡地道:“这是小老儿用饭的地方,经常打扫的*^!?br />
    柳杰不由愣住了**,一间空房子又能证明什么呢**?一张桌子,两把椅子*,除了摆设,什么也不能证明呀**!

    老者又道:“小哥,算了,忘记这回事吧,别唬了小老儿不敢守祠?*^!?br />
    柳杰怏怏地转身离开*,心里打了老大一个结**,这完全事不可能的事,但无法否定事实*,最主要的一点^^,主婢二人都没有邪气,自己用的酒食,可不是假的,可惜拜弟宇文冬不在*^,不然以他的鬼灵精定能找出答案。

    心念之中^,出了祠门,他深深地透了口气。

    太阳已升得老高,艳丽的阳光把心头的阴霾冲淡了不少^。

    蓦在此刻^^^^,祠里传出了大喊救命之声,柳杰心中一动^,反奔入祠*^。

    “救命哟^!”是看祠老者的声音,发自刚才停身的偏院^。

    柳杰急步奔入偏院,只见那老者仰躺在地上*^,他身前站着一个蒙面人,赫然正是昨晚土地庙中出现*^^,指使“五通丐 ”行事杀人,也就是劫丐帮令符的“血手印”的爪牙*^。

    老者哀声道:“大爷**,棺材是不能动的*,翻尸动骨^**,可是开罪鬼神的事呀!”

    蒙面人冷冷地道:“两年前祝家小姐死得离奇*^,本人要查证一下?!?br />
    柳杰大感意外*,蒙面人竟然是为了两具棺木而来^,难道……

    老者颤声道:“小老儿只是守祠的*,可不知道什么死因离奇,反正人已死了两年**,皮肉早没了*,如果大爷动了棺材,小老儿老命可就保不住了^?*!?br />
    “你再穷叫*,我就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“大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实告诉你^,有人发现祠里有可疑女子出入?***!?br />
    “那……你不是见了么^?”

    “老子就是看鬼来的,你歇着*,等会还有话问你?!蔽⒁惶謂,点了老人的穴道^,老人再不动了*。

    蒙面人狞笑一声^,走向停柩的厢房*。柳杰本待要现身阻止,突地起了个怪念头,何妨借这蒙面人之手*^,揭开人鬼之迷*,等会儿找他不迟,心念之间^,仍静立在门边的花台后面不动*^。

    蒙面人已进房门。

    那被点倒的老者,突地抬起头来^*^,朝柳杰这边道:“见死不救么**?”说完又倒下去*^。

    柳杰这一惊非同小可^,老者分明是对自己说话**,他被点了穴道,还能开口**^,看来此老也是个古怪人物,自己便是被他蒙了,见死不救*,这当中大有文章^。

    由于老者这一开口,蒙面人入而复出*,目光一扫,发现了柳杰*,大喝道:“什么人**,滚出来^!”

    柳杰不现身也不成了^,立即弹身出去^^,蒙面人却不认识他,因为昨晚他穿的是乞丐行头*,脸上还涂了锅烟泥土^。

    蒙面人嘿地一声冷笑道:“原来是个土佬^,你叫什么名字,来这里做什么^*?”

    柳杰冷冷地道:“找你*!”

    “什么*^,你小子找大爷我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大爷是何许人物?”

    “盗丐帮令符的贼,‘血手印’的爪牙*!”

    蒙面人全身一震**,连退三步*,目芒透过面巾小孔*,直照在柳杰面上^,厉声道:“小子**^,不简单,你到底是谁^^?”

    柳杰咬牙反问,道:“你敢承认自己的身份么?”

    蒙面人缓缓举步前欺^,双目杀芒如炬,到了近丈之处*,突地双掌暴扬,劈出一道排空劲气*^。

    柳杰举掌相迎,功力用到十成*,“噗^!”地一声巨响^^,劲气横迸四溢,双方各退了一步*^。

    蒙面人大感骇然*^^,这不起眼的村装少年,竟然有这高的内功修为*,实在大出他意料之外*。

    厉哼了一声道:“你到底是谁*?”

    柳杰沉声道:“到时候会告诉你!”

    蒙面人怒哼了一声^,弹步出手掌指互用,招式厉辣得令人咋舌^***。柳杰暂采守势*,双掌划动之间蒙面人玄诡凌狠的招式,半式也递不进圈子^,使他越打越心惊^。

    几个照面之后*,柳杰招式一变*,展开反击*,“玄灵宝典”的武功^,果然不同凡响,一轮疾攻之下,迫得蒙面人手忙脚乱,一声沉哼*,他退出圈子拔出了长剑,柳杰正中下怀^,也跟着持剑在手^^。

    双方略一凝峙^,展开了惊人的搏击^^*。

    两支剑如神龙夭矫厮缠*,在阳光下幻成了万千银蛇^,芒影使人耀目生花,剑气撕空有如裂帛,咝咝之声不绝于耳^^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武林罕见的剑斗奇观^*,令人惊心动魄,当然*,只要哪一方略为疏神,死伤立见*^。

    柳杰暗自心惊不已^*^^,蒙面人竟能和他得自“玄灵宝典”的剑术分庭抗礼***,而对方的兵刃**,显然也非凡铁*。

    老者一溜翻滚,改变了躺卧的位置,他怕被剑风波及。

    一声闷哼传处**,寒芒倏敛^,人影乍分^。

    蒙面人左胸挂了彩,鲜血涔涔而下。

    柳杰雄心大振,一抖手中剑,道:“说,你是否‘血手印’的帮凶**?”

    蒙面人狞声道:“小子**,你找‘血手印’何为^*?”

    “杀他*^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粒米之珠*,也放光芒*,你小子是痴人说梦!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承认了^^^?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没说^!?br />
    “你不敢?”

    “小子^,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长剑一横咬在口里,腾出了双掌,屈背弓身*,双腿半坐^^,双掌收立胸前,姿势既怪又惊人^^*,这动作只在眨眼之间完成。

    一道如山劲气,斜里卷来^,把柳杰的身影横震开八尺多^^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蒙面人双掌前登^^。

    “?^*?^!”然一声**^,一座还在两丈之外的花台*^,被卷得荡然无存^*,土石盆片**,散了一地。

    柳杰此刻大惊失色,如果当上了这掌风**^*,非被震飞不可。

    在侧方以劲气震开柳杰的*,竟然是那毫不起眼的守祠老人,颤巍巍地站在三丈之外,脸上没什么特殊的表情。

    蒙面人是什么表情,不得而知*,但他原姿不动,方向已转向柳杰。

    看祠老人怪叫一声,身形腾空而起,一旋,一式“苍鹰搏兔”闪电般凌空下扑**,十指如钩,攫向蒙面人头顶^。

    蒙面人一仰身,向上发掌*^,劲气雷鸣之中^,老人的身形被震得上了半天空。

    间不容发之际,柳杰弹身出剑^^,笔直前刺^*。

    蒙面人一个“懒驴打滚”*,翻到两丈之外,险极地避过了这一剑^,但却毫不停留,翻身上了屋面*,暴闪而没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!”喝话声中,柳杰也上了屋面*,蒙面人的身影*,已消逝在祠堂的密林中。

    老人高叫道:“小哥*,不要追了^^,下来吧!”

    柳杰翻身泻回院地^,惊奇地望着看祠老人^^,道:“原来老丈是深藏不露^?”

    老人喘了口气,摇摇头^,道:“看祠的饭碗算砸了,对方不会甘休的*!?br />
    柳杰略显激动地道:“老丈如何称呼*^?”

    老人道:“你就叫我看祠老人^^,小老儿姓名早不用了?^!?br />
    柳杰无可奈何眨眨眼**,道:“老丈知道这蒙面人的来历么^^?”

    老人想了想**,道:“算了^^,你不知道最好^^^*?*!?br />
    “为什么^*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麻烦更多?^!?br />
    “他是‘血手印’手下么*^^?”

    “这似乎扯不上**,不过……你小哥惹不起*^^!?br />
    “在下迟早要找他的!”

    “唔!小哥*,你知道他方才施展的是什么功力**^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在下倒是没见识过?^^!?br />
    “那叫‘螯鱼神功’,如当其正锋^,五腑非被震碎不可^?^!?br />
    柳杰怔了怔,“螯鱼神功”可是从没听说过^^,但那威力可着实骇人^*^,碎碑裂石是一点也不过份,想了想,道:“他为什么要来这里?”

    老人沉吟着道: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:“柳相公,请这边来!”

    柳杰心头一震^,转头望去,不由目瞪口呆,全身的汗毛都竖直了^,叫唤的赫然是鬼婢青芙,她不是躺在棺材里的么?鬼怪也敢在大白天现身?

    青芙的神色,和昨晚所见一样**,又道:“九公^*,请你看着外面!”说着又向柳杰招招手^。

    柳杰定了定神,他现在一点也不怕了^*,谜底马上就可揭晓^*,对方是活生生的人**,并不是鬼怪^,而且还是江湖人^,于是他回剑入鞘*,大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进入房中,只见两具棺木还好端端地摆着*,见到棺材*,多少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青芙笑着道:“柳相公^^,你怕么**?”

    柳杰讪讪地道:“怕是不怕,只是不解**^^!”

    青芙挪动了那具较大的棺木,转开数尺,露出了一个地道入口,有石级延伸向下*,这倒是意想不到的机关*。

    青芙素手一摆^*^,作出个肃容之势^*^,调皮地道:“相公请^*!”

    柳杰喘了口大气^,硬着头皮,踏入穴中。

    青芙随着进入,用手在壁间一按,棺木还原,封了暗道。

    穴口一暗,穴内灯光便显出来了,沿石级而下,里面是一间宽大的地下室*,侧方有门,看来不止一间。

    室内布置的很齐全举凡生活必需之物,一应俱全^^,青芙朝座椅一指,道:“少侠请坐^!”

    她改了称呼,相公变成了少侠,听来顺耳多了。

    柳杰坐了下去^,青芙奉上香茗。

    ?;秤翊影导涑隼?,脸上挂着不自然的微笑,略一颔首,道:“事非得已,少侠请见谅!”

    柳杰有一肚子话,一下子也说不出来*^,口里“唔^!”了一声,算是回答**。

    ?;秤褡轮?,主动开口道:“少侠心里一定有很多疑问,如果不是凑巧发生这件事,我不会这么快表明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柳杰又“唔**!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?^;秤裼纸酉氯サ溃骸拔矣肭嘬?,在此地室里已经生活了两年*^,主要的原因,是躲避一个十分霸道的对头**!?br />
    柳杰挑眉道:“是那蒙面人么*^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玄天教教主的长子褚雄**^!”

    柳杰心头一震*^,玄天教威震武林**,隐为江湖帮派的领袖,生杀予夺,恶迹昭彰*,蒙面人是该教的少教主,支持“五通丐”朱立谋帮主之位,企图很明显*,是想把这天下第一大帮置于该教控制之下。

    但杀死丐帮帮主和三长老的却是“血手印”*,难道这纵横天下数十年的魔王^^,也被该教罗网了么***^?这倒是一个新的发现?!?br />
    譤;秤窦苌裆幸?*,又道:“少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柳杰期期地道:“没什么,姑娘请说下去**?*!?br />
    ?*^;秤衩嫔舷殖隽朔吆拗?,轻轻一咬下唇^,道:“两年前^,在一次庙会中,我被褚雄调戏之后,他便谴人来提亲^,我已经看透他的为人,抵死不允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^?”

    “在无可奈何之下^^,只有装死?^!?br />
    “装死^^*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这并非久远的办法?*^!?br />
    “知道*,但别无良策^,对方势力太大*,家父本来主持一家镖局,为了此事****,把镖局给解散了因为开罪了玄天教*^,便寸步难行^!?br />
    “怎么会被褚雄发现行迹的呢?”

    “可能我与青芙闷极了跑出地下室透透气,而落入人眼**?^^^!?br />
    “那位托言守祠的老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我师祖*!”

    “?*?!是令师祖^^!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:“他老人家功力很高……”

    ?^;秤竦阃返溃骸笆堑?,家父是他老人家最得意的传人,不过**,他老人家隐姓埋名已经多年了^**,所以现下一般武林同道,很少认识他老人家^!?br />
    柳杰好奇地道:“能见告老人当年名号么?”

    ?^;秤袂溉坏氐溃骸岸圆黄館^^,有违尊命*,他老人家不想再被人提起**?*!?br />
    柳杰默然了片刻,又道:“褚雄是不会甘心的^,可能卷土重来,姑娘有何打算^?”

    ?;秤褚Я艘а?,道:“目前还没打算,最大的原因是家父母只我这么一个独女**,我不能任性*^,否则的话……唉!看来最后之途^^,是举家迁地为良,抛弃家产^^!?br />
    柳杰目光移向青芙道:“今晨的棺中人是怎么回事^?”

    青芙掩口一笑,道:“那是个障眼法,棺材底板是活的,人可以躺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在下曾用手摸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九公公传的闭气法儿,可以使身体冰冷僵硬^,但时间不能长^^?^!?br />
    “唔!原来如此^,便真的把在下唬住了^^?!?br />
    “少侠以为我是鬼?”

    柳杰笑了笑,目视譤;秤竦溃骸霸谙禄褂幸皇虏幻鱚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事^?”

    “昨夜发生的事^,姑娘何以知道在下必来*,而要青芙守候^^?既是隐迹避凶,为什么又要故露行迹****?”

    ?;秤穹廴坏匾缓?^,道:“因为,我想认识少侠!”

    柳杰把头微摇道:“恐怕这不是姑娘由衷之言^^,在下只是个无名小卒,在江湖上无藉藉之名,同时……我们素昧平生^,连面都不曾见过*?”

    ?;秤裼挠牡氐溃骸安痪们?*,我的隐秘被一位姐姐窥破,结果我们做了朋友*,昨晚的事^,是她安排的*^,不是我的本意?!?br />
    柳杰大感困惑,皱起眉头道: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?;秤耥庖涣?,道:“少侠认识她的^!”

    柳杰心中一动道:“谁^?”

    ?;秤褚蛔忠痪涞氐溃骸暗跬雎奚?!”

    柳杰心头大震^^,睁目挑眉,栗声道:“吊亡罗刹?”

    他困惑极了^,“吊亡罗刹”为什么要?;秤裾饷醋?,她有什么企图**?原先,他以为她是“血手印”的爪牙*^,现在看来似乎不像*^^,她曾阻止他在陆府收埋那些骸骨*,又劝告他暂时不要急于索仇,为什么^^?

    ?;秤裼挠牡靥镜溃骸八陨傧朗止厍衈!”

    柳杰又是一愣*,期期地道:“可是……在下根本不知道她的来历^^,姑娘能否见告么^?”

    ?;秤竦溃骸拔乙膊恢?*,仅知她的名号,其余的完全陌生^,只是,我觉得她人很好?^!?br />
    柳杰不由泄了气^^^,这女子实在够神秘,那天她在陆庄童尸身上取走了玉锁*^,那玉锁定是凶案的关键,仇乎?友乎**?

    如果是仇^^,这仇人未免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友,关系是怎么来的?

    心念之中,道:“她人在哪里*?”

    “少侠要见她?”

    “是的^!”

    “她人去了哪里不知道,她走时没有交代^?!?br />
    蓦在此刻,出口传来了空空的叩击声*,像是在敲棺材板*^,?*;秤窠粽诺赝饲嘬揭谎?,不待吩咐^^*,青芙立即奔出地下室^^**,片刻之后,青芙去而复返*,喜孜孜地道:“小姐^,她来了!”

    “噢^!说了些什么*****?”

    “她已指示九公公应变之道*^,要我们安心住下^?^!?br />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是九公公传的话,她人早走了?*^!?br />
    柳杰急声道:“是那‘吊亡罗刹’么?”

    青芙点头道:“是的^*,正是那位姐姐^?!彼底判α诵?,又道:“她留了一样东西,要小婢转交少侠?!?br />
    柳杰敏感地想到了玉锁,迫不及待地道:“是什么东西^*?”

    青芙伸出藏在背后的手^*,手中持了个封柬^,上前两步^,递与柳杰*^。

    柳杰接过手来^,想了想,立即打开,里面是一纸素笺,另外两张有图有文的东西,字迹工整娟秀,一望而知的女人的手笔*,素笺上写的是:“字达柳少侠亲览:兹奉赠‘少阳指’及‘混元神功’口诀各一纸^,盼就祠中秘密参修,以少侠之天赋及根基^^,定可速成^*^,口诀参悟之后毁去^,吊亡者?!?br />
    柳杰持笺的手有些发抖,他想不透“吊亡罗刹”为什么要这样做*^?由此看来*,她似不是仇家一路,但她卖的是什么药呢?要接受么?

    “少阳指”^、“混元神功”^**,看名称就知道是武林绝技,诱惑力奇大*。

    突地,他想到拜弟宇文冬临去的话:“……我不放心^,她会找上你……我俩结交是为了你也恨女人……”恨么*,在这种情况下***^^,他似乎恨不起来*^^*^,她真的有拜弟说的那种企图么?

    拒绝吧,不接受这无名的赠与。

    但**,他随即又想到了“秘塔”^,“血手印”,仇家功深莫测*,如不练成绝艺^^*^,报仇岂非是一种奢谈……

    最后*^,他还是抗不过现实的诱惑^,默默地接受了*^^^。

    ?****;秤袢嵘溃骸傲傧?*,我那姐姐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一顿又道:“如果是秘密就别说**^,我不一定要知道*!?br />
    柳杰把素笺递过去道:“不是什么秘函^,姑娘请看!”

    ?^;秤窠恿丝垂骬,甜甜地一笑道:“恭喜少侠了,祝你百尺竿头**,更进一步*^^?!?lt;/P>

    ×           ×           ×</P>

    看祠老人九公公,替柳杰安排了一间密室*,饮食由他照看,以便柳杰安心参修“吊亡罗刹”所赠的武功绝技^*^。

    前后耗去了半个月,柳杰顺利地完成了两项神功*,“少阳指”洞金裂石,威力惊人,“混元神功”不但能消散对手功力,还可借力反震^,的确是奇绝武林之学,只有一样**,练这功力的*,限于元阳童身^,看来“吊亡罗刹”本身是无法习练的^。

    他第一件想起的时,便是重入大别山**,揭开秘塔之迷,现在他已经增加了极大的自信,凭“混元神功”^,就不再怕那其强无比的罡气^,如果证实了塔里人真是“血手印”^,便可快意恩仇*,以慰枉死的英灵于地下^。

    对于“吊亡罗刹”*,心里升起了无比感激之情^^,但只限于感激,没涉及遐想*^。

    当然*,他也亟需要找到母亲*,看看这有子抛仇的女人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多不幸^,有这么样的一个母亲**,他的心隐隐作痛*,骨肉之情与恨混合在一起,骨肉之情是天性,恨是现实的产物*^。

    可惜^^,义父柳仕元已经作古^,无法查问母亲到底改嫁了一个什么样的人,“江湖第一秀”^*,多美的名字,可惜灵魂并不美。

    九公公按时送来了晚餐*^。

    “老丈,多谢您老人家这半个月来的照顾,这是最后一餐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,你已功行圆满*?”

    “是的**^!”

    “?*^?!恭喜你*^!”

    “谢谢**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^,该喝上两盅以表庆贺^^?^!彼低?*,匆匆出门^*,不久,带来了一小罐酒^,两个盅子,还另加了盘烧鸡^*。

    一老一少^^^*,开怀畅饮,九公公说了许多武林中的趣事轶闻*^*、江湖禁忌,只是绝口不提他自己的过去,柳杰当然也不便问**^。

    天色昏暗下来,九公公照例不点灯,推开窗子^,让月光透入权当照明。

    正在怡然自得之际*,院子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*^,一个声音道:“就是这屋^,那老狗十分邪门^,想不出他是什么来路?^!?br />
    老少二人均为之一震^,听声音是那蒙面人,也就是玄天教主的长子褚雄*,他果然又来了*,这次来,不用说带了得力的帮手^。

    另一个苍劲的声音道:“唤他出来*^,本座见识见识*!”

    接着是一个粗豪的声音道:“老匹夫,别装聋作哑,快滚出来答话*?*^!?br />
    柳杰起身道:“老丈^,您不必出面^,由在下去对付**?^!?br />
    那苍劲的老人声音道:“少教主,你说棺材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就在那边厢房*^?*!?br />
    “两年时间^^,尸体业已腐朽^,能证明什么?又如何分辨真伪?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*^,看毛发与衾殓的东西便可知道*!?br />
    “难道不能用别的女尸替代*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看完再说*,走^,先开棺再找那老狗*!”

    柳杰气冲冲地就要冲出去^^。

    九公公一把拉住,道:“由他们去^^,让他死心,已经安排妥当了^*?*!?br />
    不久,厢房里传出了撬棺的声音,柳杰心火股股直冒^*,但九公公不让他现身,又过了一会^,人回到院中^。

    褚雄的声音道:“女尸^*,看起来是不错*^,可是据说不止一次^*,祠中出现过少女^,而且都在夜晚*,难道是鬼魂不成?”

    苍劲的声音道:“世间哪会有鬼^,依本座看来*^,如果是借尸诈死*^,那女的该已远走高飞**,或是秘密隐藏**,不会在此故露破绽^!?br />
    褚雄道:“不尽然**,姓祝的舍不得家业*,也不放心独生女远离^,而祠堂是隐藏的好去处^*,现在的问题是小姐主婢是真死还是假死*?!?br />
    粗豪的声音道:“何不到祝府去问个明白*?”

    褚雄道:“问过了*,祝云山一口咬定女儿已死!”

    苍劲的声音道:“守祠的老匹夫*^,不是最好的问供对象么?”

    褚雄大声道:“有理^!”

    九公公沉声道:“柳少侠^*,你呆着**,这件事仍由老夫亲自解决,你如果出面,事情就复杂了,老夫自有道理*!?br />
    说完匆匆出门而去^。

    院地传来褚雄的喝花声:“老匹夫^,如果你不现身*^,本人一把火烧了这祠堂^?!?br />
    柳杰移身到窗前^^*,隔了片短墙*,看不到**,想了想,穿窗而出*,就在短墙连接外厢的檐角暗处^,这回可看清楚了*,月光下三条人影,褚雄仍蒙着面,另外一个犷悍的中年汉子**,再一个是灰衣白发老人^*,矍铄健朗**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粗声暴气地道:“少教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如此称呼^!”

    “是**,是,卑属去把人揪出来**,如何^?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老家伙十分邪门^,我的独门掌法竟制他不住*,小心些!”

    “遵命*^!”中年汉子抽出长剑,大踏步走向分隔前后的中门^。

    柳杰心里想:“你进了中门^^^,就别想再出去*^*?*!?br />
    就在此刻*^,一个老态龙钟,手拄杖,衰朽不堪的白发老人,出现在中门边^,有气无力地道:“外面什么事?”

    柳杰按吃一惊,怎么会钻出这么个老头子来*^?

    中年汉子先是一愣,继而狞声道:“老匹夫^^,大爷以为你龟缩着不敢现身呢^^,出来到院子里说话^!?br />
    老人颤巍巍地道:“什么话*,没老没小的?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嘿地一笑道:“少装蒜^,走^!”

    老人顿了顿拐杖^*,颤声道:“怎么^,要打劫*^,欺老凌弱***,鬼神不容的^?*!?br />
    中年汉子一挥手中剑**,大喝一声道:“快走*^!”

    老人打了一个哆嗦*^,道:“走就走,看你能把我老人家怎么样!”

    说着一步一步走入院中^^。褚雄大声道:“不是他!”

    老人抬起昏花的眼睛连连翻动**,道:“不是谁**^?”

    褚雄上前两步*^,大声喝问道:“我问你^,那原来守祠的呢?”

    老人“??!”了一声道:“他呀?离开快半个月了,他们……是你的亲人?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怪叫道:“老小子*,你再装模作样,我拆了你的老骨头*^*!?br />
    老人全身一震,晃了晃^,栗声道:“你们……这么凶干吗?要钱……老汉席子底下压了些大青钱,还有些散碎银子^,此外^^^,就是老命一条^?!瘪倚弁坏匾换邮?,老人惨哼了一声***,仰面栽倒^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道:“他不会武功?”

    褚雄阴阴一笑道:“别被他蒙了,把头给砍下来*!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,好不犹豫**^,举剑就劈……

    老人连动都不曾动一下*^。

    柳杰身形一动*,张口……

    “嘘^^!别动!”声音发自耳边*。

    褚雄一抬手,止住了中年汉子下劈的剑*,上前用手一探*,道:“死了,这老家伙的命真脆^,连半掌都承受不住?*!?br />
    柳杰惊疑地转头望去^,却不见人影,不由打了一个冷战**^,低声道:“是谁*?”

    “是我*^^*!”

    女人的声音,似乎近在咫尺***,但却不见人**^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*?”

    “吊亡罗刹*!”

    柳杰大为激动*,自己正要找,她却来了*,不知她为什么见死不救,让那白发老人平白送命^。

    可是*,怪^^,九公公呢*?他说他自有道理……

    院子里*,褚雄一挥手^,道:“真是窝囊^,我们走吧^!”

    三人弹身疾纵而去**^,白发老人仍直挺挺地躺在院中,柳杰唤了一声:“姑娘!”

    “吊亡罗刹”的声音道:“噤声^!”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怒剑飞魔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怒剑飞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怒剑飞魔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