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玉笛老人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怒剑飞魔 第12章 玉笛老人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他不安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**,满头都是汗珠,万一真的全如“神仙手”所说*,?^;秤窕故腔畈涣?,他反复思想“神仙手”与那小厮的对话,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突地,?;秤襦舆塘艘簧?,睁开眼来*,一副茫然之色^。

    柳杰激动地道:“祝姑娘,你……觉得怎么样&?”

    ?;秤翊缶?,栗声道:“你*,柳少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在下*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^?”

    “客店&!”

    “什么&^,客店*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?;秤穹廴蟊?,翻身坐起,发觉身上有些异样,低头一看,不由芳心剧震,花容失色,登时羞愤欲死^,厉叫一声:“你这衣冠禽兽!”

    柳杰为之一窒^。

    ?^;秤褚环铝舜?,抬手就是一掌,柳杰本能地一偏头**,掌缘切中肩头*^,奇痛攻心,肩骨几乎被打碎&&,“砰!”胸前又挨了一记&,柳杰退到了墙边&^,一时说不出话来^,?;秤裣穹⒘丝袼频?^,跟踵进击。

    柳杰一把捞住她的手臂,厉声道:“祝姑娘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?^;秤袼烤〕?&,凄厉地道:“我与你拼了&!”

    用力一挣**,即挣不脱,眼角孕起了泪珠^。

    柳杰喘了几口气,道:“祝姑娘^&,你再想想看,你落入了褚雄那厮的手中……”说着松开手,又道:“能想起来么?”

    ?^;秤裢撕罅讲?,用手抓住胸衣的裂口*^,脸色连连数变。

    柳杰把经过的一切&,说了一遍,只隐起了“神仙手”要她与她结为夫妻那一切,他说不出口&^。

    ?;秤裉曛?&,深深一揖,道:“请恕我莽撞^^!?br />
    柳杰微微一笑道:“没什么,姑娘不必介怀&^!”

    他身上又冒出了冷汗,如果照“神仙手”的说法,与她成就好事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&*,“神仙手”为什么要那样做呢?

    心念之中&,又道:“姑娘怎会落入对方手中^?”

    ?;秤袼抟缓?,泪水大滴地滚落,咬着牙道:“他们绑走了家父,迫我就范*!”

    柳杰目中倏现煞芒^,厉声道:“有这样的事&?”

    “家父仍在对方掌握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九公公功力过人,难道保不了姑娘?”

    “他老人家受伤了^!”

    柳杰低头思索了片刻,激愤地道:“褚雄这等行为^,天理难容^^,在下定找他讨这公道^^,令尊目前被他们安置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摇摇头,?;秤竦溃骸安恢?&!”

    “还有姑娘那位侍女青芙呢&?”

    “我要她逃走去找‘吊亡仙子’设法*?!?br />
    “哦*!”柳杰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美如天仙*,身穿素服,发髻白花的女子倩影*&。

   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安置?;秤馸,不能使她再落入“玄天教”人之手,救她父亲还在其次*,这倒是件伤脑筋的事……想着^&,脱口道:“姑娘有什么地方可以暂时安身么?”

    譤^;秤襦咦爬?*,摇摇头,沉默了片刻&&,切齿道:“我要找褚雄那贼子算账^!”

    吁了一口气,柳杰道:“‘玄天教’势可通天*&,姑娘不能冒这个险*?&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得先找个稳妥的栖身处*^,对了^,‘玄天教’的总坛设在哪里^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在大洪山中*,但地点无法确知?!?br />
    “有地方就行^,总可以找得到的!?br />
    “少侠要我别冒险^,为了家父,又怎能让少侠冒险呢?”

    柳杰剑眉一挑道:“反正在下与该教的梁子是结定了*,在下不找他们&,他们也不会对在下放手*?!?br />
    ?*;秤裼挠牡氐溃骸拔铱梢愿嫔傧烂?&?”

    柳杰断然地道:“不可以^^,在下对头太多,同时目前有件大事要办&,姑娘同行不方便&?*!?br />
    ?;秤裆钌钔肆芤谎?,不知想到什么*,粉腮突然红了&,灯光下*,她显得更美了*,美得使人看一眼便会心跳,的确*,她可算是武林尤物*。

    柳杰下意识地想到自己的母亲^,她号称“江湖第一秀”,像她一样美么?可是据宋府管家万葆良说&,自己应该是柳仕元的儿子*,那她便不是自己的母亲了……

    身世之迷**,人言人殊*,使他大为苦恼&。

    现在^,连带“江湖第一秀”是否还活着都是问题,这只有两个人可以解答,便是神秘的“行尸女”与“吊亡仙子”*。

    但不管他是柳仕元的儿子,或是陆家的遗孤,“中州三侠”的血仇,已落在他的肩头上,三侠情同手足全已归了地下,也用不着去严格的分了。

    陆庄的童尸玉锁,当是这奇案的关键&*。现在寄望于桃花汀之行^,能有所获^,真相便可明朗些*。

    如果说,汀主“陆地神仙”便是冒充“血手印”的人&,那他与“玄天教”必有极深的关系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^,院子里突然响起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:“骑匹马的年轻武士就住这间房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是店小二的声音^。

    “他还带了个女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^,就是他的妻子*&!”

    “好&,你走吧!”

    柳杰立刻意识到是“玄天教”的人找上门来了,他离开白水湖边的林子时,骑了对方一匹马&,这是对方追踪而来的线索^。

    ?*;秤竦比灰蚕氲搅?,目注柳杰悄声道:“他们也追来了?”

    柳杰点点头^,道:“你待在房里别露面,在下去应付?!?br />
    那阴恻恻的声音又告响起:“姓柳的小子,别装孙子^*,快出来答话?”

    柳杰一口吹熄了灯火*,开门现身,只见院子里站着一个玄衣老人,两只眼有如电炬直照在柳杰脸上,三角形的脸&*,有说不出的狰狞。

    柳杰冷冰冰地道:“阁下何方高人?”他是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玄衣老者森森一笑&&,道:“告诉你无妨*,本座‘玄天教’主座下左辅‘鬼见愁’施中平&!”

    “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做的事,心里应该十分明白?!?br />
    “哼,准备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咱们到镇外无人之处再谈?*!?br />
    “好极,请^!”

    玄衣老人“鬼见愁”施中平当先弹身上了屋面**,柳杰本想向?;秤裰龈兰妇?,但一想对方只一个人&,还是让譤;秤窳粼诘攴堪?,如果镇外另有高手等候,?;秤袼嫘械幕胺炊话踩?,可能会顾此失彼,正待飞身上屋&,转念一想^,又觉不妥^,如果对方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*&,?;秤裼值迷庋?,于是开口道:“祝姑娘&,我们一道走^&!”

    话声未落^,?^;秤褚丫叱龇棵?,看来她心里早有打算*,两人上屋^*,随在玄衣老人身后,越屋朝镇外奔去。

    到了镇头,落下地面*,柳杰远远望见十丈外的地方&&,有数条人影鹄立而候&,目光左右一绕&,靠近?*;秤竦溃骸澳愕侥潜咝∶┪莺蟛厣?,千万别出来,如有事故,出声招呼一下?!?br />
    ?^;秤竦愕阃?,侧转身掠向树影下的小茅屋*。

    柳杰照直前进&,扑到有人伫立的荒场&*,身形立定^*,目光扫处,不由暗吃一惊^&,场子里*,一共六人,褚雄也在场**,仍蒙着面,还有曾被自己以“少阳指”射伤的“三手猿公”司马端,另四名是劲装武士。

    仇人见面*,分外眼红*,褚雄没开口便先哼出一声*。

    柳杰巍然卓立&^,暗夜中目如郎星,他知道将有一场剧战。

    褚雄冷厉地道:“柳小子^,本少主真不知道该让你如何死法*?”

    柳杰冷冰冰地道:“彼此彼此!”

    四名武士亮出兵刃^,分占四角。

    “鬼见愁”施中平挪了个方位^,与“三手猿公”司马端和褚雄站成鼎足之势。

    场面的空气顿时紧张起来^。

    褚雄目光一溜,道:“那妞儿呢^?”

    “鬼见愁”道:“刚才跟了来&,想必藏在附近?!?br />
    褚雄道:“先收拾下这小子!”

    “鬼见愁”如斯响应地攻出一掌,掌力雄浑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柳杰心头一凛*,沉马亮掌,迎击过去^&,用的是“混元神功”的震字诀,巨响声中*,劲气横溢,“鬼见愁”踉跄退了两步,但随即又站回原位置^*,能承“混元神功”一击而无伤*,这老者的功力的确惊人。

    “三手猿公”倏地欺身出掌&,招式诡辣得到了家&。

    柳杰吃过他那不见形的怪手的亏,不想与他近身搏击,双掌一登,身形却向侧方闪了开去*&,寒芒一闪,褚雄出了手,剑势正好迎上柳杰侧闪的身形。柳杰急拧身再闪,“鬼见愁”骇人的掌风罩身卷到。

    “砰!”地一声,柳杰打了一个踉跄*,还没缓过气^,“三手猿公”已欺近身侧&,右掌斜切^,左掌直劈,柳杰再扭身^,双掌一合,“童子拜佛”^,想封对方双掌&。

    “蓬^&!”夹以一声闷哼&,柳杰被那无形的手,在“气?!鄙系妨艘蝗?,痛彻心脾,身形倒撞了两步,逆血几乎夺口而出*。

    森森剑芒,又告当头罩到&。

    柳杰盲目地劈出一掌,身形暴退八尺^,脱出了三鼎足的围攻。

    人影闪挪中*^,三人又告合围^。

    柳杰飞快地击出了“风雷?!盺*,亮出了一个极其玄诡的架式。在三个一等一的高手合击之下*&,他被迫要施杀手&,不然**,他毫无机会&*,那架式^^,使对方为之一怔。

    暴喝声中,褚雄首先发剑,然后“鬼见愁”以双掌助攻^^。

    柳杰一挫牙^,“风雷?*!闭衿鹨黄缋字?,他施展出“秘塔”主人郝扬转传的那一招剑法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&*,“三手猿公”从侧背推出一掌。

    惊呼与闷哼齐传,褚雄剑被荡开,人也退到八尺之外&,“鬼见愁”前胸湿了一大片,退得更远*,柳杰本身前冲了三四步。

    若非“三手猿公”发了这一掌,在柳杰这一招剑式之下^^,至少要有一人横尸&。

    柳杰稍退一步,面对“三手猿公”。

    “三手猿公”惊怔地望着柳杰&,半晌,才栗声道:“你……你是‘血手印’的传人?”

    这一问,使“鬼见愁”与褚雄齐齐面现骇色。

    柳杰意外地一震,他并非惊震于“三手猿公”能看出这一招剑法的来路*,而是困惑于对方何以说出这句话来*,这证明了什么?

    当今肆虐武林饿“血手印”是假的^,不然^,他不会说出这句话^,那冒充者究竟是谁?心念之中*,将计就计道:“不错,阁下很有眼力*!”

    “三手猿公”连退了三个大步**,一副骇凛之色。

    柳杰心念疾转:“经此一来,冒充‘血手印’的非现身找自己不可,这倒是一着妙棋*,‘血手印’之死,除了秘塔主人和自己,没第三者知道,如果有*,便是‘血手印’的师弟^,‘剑魔’东方豹&,因为‘血手印’是他害死的&,照这情形看*,东方豹冒充‘血手印’的可能性很少,那就越发证实了‘陆地神仙’便是冒充者**?!?br />
    褚雄挥挥手,三人连同四名武士*,倏地飞驰而离^。

    柳杰正要追截&^,但想到?;秤窕乖谛∶┪菽潜叩茸抛约?,只好息了这念头,弹身奔向茅屋,出声唤道:“祝姑娘!”

    没有反应*,柳杰心头一震,绕屋一周,不见?&;秤竦挠白?,茅屋是空的*,没有门,里外都长了草,是间废屋。

    ?&;秤袢チ四睦??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悄然离开&,遭了什么意外么&?

    但没听见她的声音,照嘱咐她的话,如果逢上意外^^^,她该发声告警的,她并非不谙武功的人。

    他怔在当场,不知如何是好*&?

    蓦地&,身后响起一个声音道:“娃儿*,你在找人不是?”

    柳杰大吃一惊*,竟然被人欺近身旁而不自觉*^,这人的身手相当可观&,当下缓缓回身*&,只见五尺之处&,站着一个面团团的鹤发老人*,胖得像尊弥勒佛,可能是人胖了怕热*,长衫的衣襟袒开着,腰间束了根垂缨的腰带,带上斜插着一支笛子。

    柳杰冷冷开口道:“您老怎知小可在找人?”

    老人哈哈一笑道:“你刚才不是在叫唤么?”柳杰心念一动^,道:“您老莫非看到那位姑娘了?”

    老人点头道:“不错,是看到了,长得很美,是个尤物?!?br />
    “请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找了^,她跟人跑了?!?br />
    “跟人跑了*^,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一个江湖郎中&?*!?br />
    这一说,使柳杰为之骇然而震,栗声道:“那郎中是不是晦气脸,文士装束的中年*^*?”

    老者道:“一点不错,你们是一伙^^^?”

    柳杰呆住了*,那郎中不用说是在客店里替?^;秤窠舛镜摹吧裣墒帧?*,他为什么要带走她?

    她为什么会跟他走^*?

    莫非他也是“玄天教”的人,故意耍了救人这一套花招^*?

    可是他曾诡言迫自己与?;秤癯善浜檬?&,如果他是“玄天教”的人^,便不会如此做,他的意图是什么*?

    想着又问道:“请问您老,她是在什么情况下跟那郎中走的?”

    老人偏了偏头^,道:“这可就难说了&,老夫到时,两人正好手牵手离开,怎么^,小媳妇跟人私奔了?早知道老夫会替你搁下*!?br />
    柳杰啼笑皆非^^,他想不透这回事两人手牵手地离开,?;秤竦辈换崾钦庵峙?,记得在客房里*^,那江湖郎中与小厮临去露了嘴^,说什么事非得已,可能会幸福的等等怪话……

    “追!”他意念一动,正待举步离开&^。

    老人抬了抬手,道:“慢着,老夫有话问你^?!?br />
    柳杰眉头一紧^,道:“有何指教&^?”

    老人冷电也似的目芒一闪*,沉声道:“你娃儿真的是‘血手印’的传人^?”

    柳杰怦然心惊,莫非真的是那话儿找上门了?当下沉住气反问道:“您老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老人指了指腰间的笛子^,道:“招牌在这里&!”

    柳杰运足目力一看&,那是支玉笛**,这是什么招牌?江湖阅历不够,他无法从玉笛判出老人的来路&,窒了窒,道:“请恕小可孤陋!”

    老人捋了捋云白的长髯&,道:“老夫‘玉笛老人’^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柳杰坦然道:“小可姓柳^&,单名一个杰字?!?br />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点点头,道:“言归正传,你到底是否‘血手印’的传人&?”

    柳杰心里暗忖:“秘塔主人转传自己那一招‘血手印’的独门剑法*,目的是引出冒充的人,剑法已被‘三手猿公’看出*,自己也信口承认了&^,这老人来得突兀,谁知道他真正的意图是什么&,干脆以讹就讹地承认下来,看他有什么反应?!?br />
    心念之中,把头一点,道:“小可不否认^!”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眸中精芒大炽*,沉凝地道:“他人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柳杰乘机道:“您老找他有何贵事?”

    “这点你娃儿不必管?!?br />
    “那对不起,无可奉告?^!?br />
    “你还是说出来的好!”

    “如果小可说不呢?”

    “这可由不得你*?&!?br />
    “不见得吧&!”

    “你无妨试试看*,如果我老人家不让你走,你飞也飞不走了?^!?br />
    柳杰冷哼了一声,弹身飞掠身形一落之际^*,“玉笛老人”已经站在身前&,不由心头一震^&。

    年轻气盛&*,他不信这个邪,身形再起&,但只起得一半,便似撞上了一堵无形的钢墙,身形被反弹回地面。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冷冷地道:“怎么样?老夫说你走不了便是走不了?!?br />
    柳杰大感骇然&,但心火却冒了起来,双掌一扬,“混元神功”以十成功劲劈出,“玉笛老人”袍袖一挥,极其怪异地划了半个圆,裂岸狂涛似的劲气&,竟如泥牛入海*,被消御得无影无踪*。

    柳杰寒气大冒,但他不肯服输,功加二成&,全力出击*,用的是“震”字诀。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哈哈一笑,如法炮制^,又轻易地化解了这十二成劲道的一击。

    柳杰怔住了&,此老的功力,已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&*,他只守而不攻,如果出了手,情况便难以想像了*&。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声音一冷*,道:“说是不说*?”

    柳杰断然道:“不!”

    事实上他根本无话可说,真的“血手印”已死了三十年^,假的是谁根本不知道,而他根本就不是“血手印”的传人*。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目芒一闪*^,道:“你娃儿要迫老夫动手&?”

    柳杰势成骑虎,硬着头皮道:“那也是没办法的事?!?br />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徐徐扬起双掌^,作势就要出手&,柳杰暗一咬牙*,准备应战,就在这紧张的当口^,一条人影幽灵般闪现,赫然是一个科头跣足的怪老人。

    柳杰目光扫处^&,不由大感意外,忙躬身施礼道:“老前辈好,想不到能有缘再见!”

    这老人^,正是奉“玄灵子”遣命,在大别山绝谷石屋中,以下半部“玄灵宝典”^,成就了柳杰功力的老人&。

    怪老人点了点头^,目光扫向“玉笛老人”道:“数十年不见,您老哥风采如昔!”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似乎很振奋地道:“老弟*,你又出山了^?”

    怪老人沉宏地道:“劫数再生*,生灵涂炭&,忝为武林一角,不能独善其身^,小弟是为了‘血手印’而重作冯妇的?!?br />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颔首道:“彼此,彼此,有志一同&!”说着**,目注柳杰道:“他便是‘血手印’的传人*?*!?br />
    怪老人打了个哈哈道:“他根本不是*!”

    “是他自己承认的**!”

    “信口乱说*,严格说起来^,他应当是敝主人‘玄灵子’的遗命传人*^,您老兄没注意到他的腰间的‘风雷?!??”

    “哦!”了一声&,“玉笛老人”电炬也似的目芒一绕,宏声道:“娃儿&&,你这是什么意思^?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柳杰无法不说实话了*,俊面一热,期期地道:“晚辈的目的是在藉以引出‘血手印’&!”

    怪老人道:“胡来&,你这么一做,岂非寸步难行?‘血手印’仇家满天下,招惹出一窝蜂来你如何应付&?”

    柳杰欠身道:“是&,晚辈没考虑到这一点*?!?br />
    他很想说出目前肆虐武林的^,并非当年的“血手印”*,但转念一想,还是不揭开这秘密的好^。

    如果传扬开去,冒充“血手印”的*,势必改弦更张,以另一种身份出现*,陆宋两家的血仇^,便休想找出真凶了&*,于是^^,他把将要出口的话^,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沉吟着道:“不对^,他会使‘血手印’的独门杀着……”

    怪老人双目大张^,厉声道:“真有这样的事^?”

    柳杰无奈&&,只好编造了一个故事道:“事实并不假,是晚辈无意中碰上一位无名老人&,他传了晚辈一招,目的是想借此引出‘血手印’来?!?br />
    怪老人摇着头道:“这就怪了*,谁能熟谙‘血手印’的独门剑招呢&?”

    柳杰无法自圆其说*&,含糊以应道:“这点晚辈便不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凝视了柳杰片刻^,道:“看你神情气度,正而不邪,否则这话断难使人相信,你说说看*,传你剑法的老人是什么形貌*?”

    柳杰信口应道:“是个普通老人^,没什么特征,中等身材^,不胖不瘦!”

    “嗯!也许他就是‘血手印’本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晚辈如果再碰上*&,会设计澄清这一点&?!?br />
    “很好,但你要小心^,戳穿了他可能毁了你&?!?br />
    “是的,晚辈会小心?&!?br />
    “照老夫判断^,‘血手印’似乎与‘玄天教’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怪老人接话道:“老哥*,我们搭档一查如何?”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点头道:“可以&!”

    怪老人目光转向柳杰道:“我们以后再联络,你现在设法找到那传你剑招的无名老人。把事实真相弄明白&*,也许其中还另有文章^?”

    柳杰唯唯以应&^*,其实他根本不必查&,他心里明白得很。

    如果宋府管家万葆良所述“七星??汀彼挝У囊叛圆淮?,冒充“血手印”的^,极可能便是桃花汀主人“陆地神仙”^。

    心念之中,忍不住脱口道:“请问&,‘陆地神仙’是何许人物^?”

    怪老人双睛一亮*,道:“天下第一号怪物*,邪门得很,一辈子没跟任何人打交道,你问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杰随口应道:“没什么,听人提起*,随便请教一声&!?br />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晃了晃脑袋,道:“娃儿,千万别招惹他,老邪^,邪得离谱^^?!?br />
    怪老人抬手道:“老哥*,我们走吧*&?”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点头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二老身形一晃**,如缕烟般瞬眼消失*。

    望着二老消失的方向,柳杰感到无限的迷惘,到现在,他还不知道怪老人的名号*^,在大别山绝谷石屋前曾请教过&,但老人不肯说,刚刚又忘了问,不过,他既与“玉笛老人”称兄道弟,谅来也是位了不起的人物^。

    折腾了这大半夜,要再去追江湖郎中“神仙手”是不可能追到的了,?;秤裎裁纯纤嫠叨欢宰约捍蚋稣泻裟?&?现在,无法去追查这件事了,最要紧的还是奔桃花汀&,找“陆地神仙”。

    照二老说,“陆地神仙”是个邪门人物&&,如此^&,他冒充“血手印”可能性更大了,更大的问题是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&?

    当然,不管怎样,非找他不可&。

    心念之中&,电射星飞而离^。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**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&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**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怒剑飞魔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怒剑飞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怒剑飞魔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