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遁离总坛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怒剑飞魔 第19章 遁离总坛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蓦在此刻,数缕破风之声&,疾袭柳杰后面^,听风声知道是极厉害的暗器。当然,自保是对敌的第一要件,柳杰只好松手侧闪。

    “嗖!嗖*!”数点暗器&&,从袁倩倩头顶不及一寸之处飞过*,高度拿捏的十分准*^,因为柳杰比袁倩倩高了差不多一头,他的后脑*&,正在她的头顶上方^。

    暗器钉入了迎面的树身&,呈品字形排列。

    柳杰目光扫处^,为之寒气大冒^^^,那暗器竟然是三片树叶,这一份功力*&,的确够惊人的**。

    袁倩倩飞快地弹开了两丈。

    一条人影,倏焉而现,赫然是一个很富泰的老妇人,年级在花甲之间,手里拄着一根鸠头杖,双目神光炯炯&^^,看来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两名少女各欠了欠身^&*,退到袁倩倩身旁。

    老妇人一步一步迫向柳杰*^。

    柳杰抖落了绕在腕上是半截绳索,腕已破皮见血*,他瞟了一眼,剑交右手&,准备迎战这老妇人&^^。

    突地&&,耳畔传来一个细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快退回来*,别和她斗!”是“吊亡仙子”的蚁语传声^。

    老妇人已迫近到一丈之处……

    “吊亡仙子”的传声又入耳鼓^。

    “柳杰*,快退,你不能跟她斗&^^,她是内线!”

    内线两个字&,使柳杰心头一动^,立即转身闪电般掠离现场,心里可就惊奇万分的想:“这老妇人功力深沉^,竟然当了内线*,不知她在‘玄天教’是什么身份,但从两少女对她恭谨的态度看来&,身份绝对不低&*?**!?br />
    一口气驰出数十丈*,不见“吊亡仙子”&&^,他刹住身形,扭头一看^&,不由为之寒气大冒*,老妇人如影附形,仍在身后一丈之处*,好快的身法*。

    老妇人开了口:“你是谁&?”

    “在下柳杰!”说着转身面对对方^。

    “陆禹的遗孤&?”

    打了一个哆嗦*,柳杰连退两步,瞠目结舌^*。

    老妇人脸上掠过一抹异色,冷沉地道:“把蒙面布解掉^^!”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也别问^!”

    柳杰抓去了蒙面的衣襟&*^,露出本来面目,老妇人深深打量了他一眼,挥手道:“你走^*,远远地走*!”

    回转身&,柳杰又顺着岭脊穿林疾驰,岭尽,越过一座峰头^,再次停了下来&,才缓过一口气*^,“吊亡仙子”已到^。

    柳杰急着问道:“那老妇人是谁^&&?”

    “吊亡仙子”还是那一套神秘作风^,歉意地笑笑道:“她的身份现在还不能告诉你?!?br />
    柳杰无可奈何地一笑&,道:“我知道你会这么回答&&?!?br />
    “这是不得已!”

    “当然^^,姑娘不得已的事很多^?!?br />
    “别争了**,我们出山去吧**?”

    柳杰扔去了玄色风披*,与“吊亡仙子”并肩向出山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*,他什么话也没说,他不愿再听她“不能告诉你,还不到时候”那一类的话^^,把所有不解的谜&*,全埋在心底^。

    夕阳卸山*,山间起了风雾&,远山成了模糊的影子。

    出了山区,已是起更时分^,野镇内闪烁着疏落的灯光,月光下显得很安详。

    “吊亡仙子”收住奔势***,沉声道:“这一带仍是‘玄天教’的势力范围,我们不能进镇**,否则马上就被对方发觉,且暂忍饥饿,走远些再说*,怎样?”

    柳杰突地朝远处一指,道:“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吊亡仙子”顺着手指方向一望,道:“大概又是追截我们来的*,这里地势开朗,又有月光,对方发现我们了,快走吧&,目前犯不着与对方斗*&?!?br />
    柳杰不以为然地道:“我们这不成了奔命?”

    就只说这两句话的时间*,一条人影超前奔去,已到了五丈之外,一个起落,停在两丈之处,赫然是一个威棱的锦袍老人^,双目有如电炬&。

    “吊亡仙子”惊震地悄声道:“玄天教主褚无忌^!”

    教主亲自出动*,显见事态不寻常,柳杰下意识地感到一阵骇凛^。

    后续的人**,疾风般掠到&&,是八名玄披武士^,与一个如锅底的老者&,黑面老者&,站列“玄天教主”身后*,八名武士环形散开。
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开了口*,声如洪钟,震人耳膜:“你俩公然闯谷杀人*,罪在不赦^,现在先报上来历^?”

    “柳杰!”

    “她呢*?”

    “免了^*&,我们是半途相遇,闯谷的事与她无关&?!?br />
    “你准备一人承担?”

    “这并没什么了不起&?!?br />
    “好狂妄的口气*,现在你且说说&,闯谷会见‘赛鲁班’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&*&,无可奉告!”

    “是否相刺探本教的机密?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!”

    “哼&&*!拿下^^?!?br />
    黑脸老者弹步上前,狞笑一声*,伸手便抓*,这一抓之势,看似随便轻松,但柳杰已看出玄厉无比&。

    在没抓上身之前,根本无法判断抓向什么部位&,而且感到无论以任何方式封拦与反击都不合适,当下电闪向侧方旋了开去^。

    黑脸老者脚步一挪,原式不变&,照前抓出&。

    “呛!”地一声&,寒芒耀目,柳杰抡?;艘桓鲈?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收回手爪*,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沉声道:“尤老,你对付那女的&,要活口**!”话声才落,人已到柳杰身前,像是他本来就是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柳杰为之俊面失色*&。

    黑脸老者转身欺向“吊亡仙子”。

    “吊亡仙子”冷森森地道:“阁下想来便是大教主座旁的右弼‘黑灵官’尤吉了*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,本座正是&&,既知本座大名*,何不乖乖顺服*,本座一向不愿对妇人女子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下没这么便当的事^?^!?br />
    “好极了!”

    了字声中&,左掌右指,一抓一拍^,攻向“吊亡仙子”。

    “吊亡仙子”娇哼一声,素手玄奇怪绝地圈划而出,以攻成攻*,这一出手,使“黑灵官”大为震惊^,他估不到一个少女会具备这高的身手^^。两人搭上手&,便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斗&。
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凝视着柳杰^,目光似利剑*,像要刺穿人心。

    柳杰直觉地感到对方是个前所未逢的劲敌,立即作出了“逆天一?!钡钠鹗质?,他不得不使用这一式杀手^^。
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目芒一闪*^,道:“本座有几句话问你,听说你是‘血手印’的传人?”

    柳杰还是老话一句:“无可奉告&!”
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面皮一紧**,道:“说了实话本座网开一面,留你一条活命^*?!?br />
    柳杰冷傲地道:“教主阁下的口气实在大得惊人*&?!?br />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大声喝道:“说^&,谁传你这招‘逆天一?^*!?^?”

    柳杰心念疾转*,据丐帮消息*^,“秘塔”业已被毁,秘塔主人是个残废*,可能是凶多吉少**。

    如果说毁塔的是“玄天教”,对方定必知道这一招的来路^*,就不会问出这句话,心念之中,垂下了剑,反问道:“‘血手印’与贵教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问的出奇**,你不是他的传人么&?”

    “在下没这么说*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传你这招的是冒充‘血手印’的人?”

    “阁下应该很明白&?!?br />
    “本座就是不明白**?!?br />
    “嗯!‘血手印’是贵教的刽子手,阁下不否认吧^&?”

    “绝对否认&*!”

    “那五虎帮与丐帮的事件如何说^?”
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冷笑一声道:“你去问那行凶留印的人便明白了^!”

    柳杰顿了顿*^,道:“阁下是不敢承认么?”
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道:“这句话应该由本座来说^?!?br />
    那一边,“吊亡仙子”守多于攻,伏着小巧身法展闪腾挪,而“黑灵官”尤吉每出一掌仍极具威力。

    显然,“吊亡仙子”志不在决斗*,目的是缠住“黑灵官”尤吉,等待柳杰那边情况的发展。

    “血手印”之谜^**&,变得更为扑朔迷离&&,很多线索,都似是而非^&。
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跟着又道:“现在别的不说**&,你先后毁了本教不少弟子^,他们的血不能白流?!?br />
    剑又扬了起来,柳杰沉声道:“阁下认为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一个字一个字的缓缓吐出:“要你死&^!”

    死字声中,变掌电闪拍出,劲势之强骇人听闻^,足可推平一座土丘,相距只有八尺,掌发即至&。

    柳杰发??绮絕,如果他不跨步,剑便够不上部位,六尺才是最有效的距离,就只差了这么一丝丝^。

    而这一丝丝,在功力达某一极限的高手眼中^,是得失的关键^,这就叫做先机^!着眼在一个快字^。

    “砰!”然巨响中*^&,柳杰的剑势差一丁点没够上部位,本身立被怒卷的狂飙震得连退三步&,一阵气涌血翻。

    一掌,再一掌。

    **相接,其间似乎没有间隙^,柳杰连转念的余地都没有&,一退再退*,退了七八步*^,逆血几乎夺口而出。

    由于后退拉长了双方的距离*,柳杰当然不会放过这一瞬即逝的机会,牙一咬^,挥剑反扑,用的是“玄灵剑法”中的“砾石流金”,这一式剑法在于强猛霸道,式里套式,连绵不绝*。

    情急搏命之下,这一招“砾石流金”的威力&,发挥到了极处&。

    风雷剑之声震耳,剑芒在月光下映照下变成了错综交织的晶网&,“玄天教主”被迫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一道毫光自晶幕中突起^^,一阵阵的金铁交鸣之声过处^,人影倏地分了开来&,“玄天教主”手中已多了一柄寒森森的长剑**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在六尺之间,柳杰志在速战速决,又亮出了“逆天一?!逼鹗质?**。

    另一边&&,“吊亡仙子”与“黑灵官”仍在游斗不休&&,圈外的八名武士,全亮了剑&&,但在没奉命之前&,不敢出手&。

    “呀*!”厉吼声中^^,柳杰的“逆天一?&^!背隽耸?,没人能看清剑路,只是在感觉使人怵目惊心,只可以倾古凌今四个字来形容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刺耳的剑刃交击声,双方收势退站原来位置。

    柳杰心头大凛,“玄天教主”竟然完全接下了这一招而毫发不损。

    更震惊的即是“玄天教主”^,接这一招他已用了全力***,险些受伤*。

    八名武士的眼全直了&。

    暴喝声中*^,柳杰与“玄天教主”又斗在一起,双方使的都是奇招绝式,玄奥诡辣兼具,令人叹为观止*,剑气纵横荡漾,似要撕裂空间。
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在武林人的眼目中,是不可一世的人物*,柳杰竟然与他分庭抗礼,如果传扬开去*,的确是件惊人的大事&。

    激斗方酣之际,一声刺耳的冷喝,倏告传来:“住手!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却像芒刺往耳朵里扎。

    双方不期地收剑退出圈子^,柳杰目光一扫,不由大吃一惊^,身上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现身的,是一个长发纷披、面目奇丑的老太婆^^,赫然是那使人闻名胆落的女魔“阴司毒妇”。

    另一边“吊亡仙子”与“黑灵官”也跟着住了手。
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脸色忽地变的很难看。

    八名武士之中的两名^,距“阴司毒妇”最近&,大概一下子没想到这女魔的来路,双双挺剑欺上,一个开口喝问道:“什么人,报出名号*?”
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厉喝一声:“退下!”

    但,迟了那么半步,“哇!哇!”惨号震耳而起**,双双栽了下去,脑袋已被抓得稀烂^,在场的全为之毛骨悚然^。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连看都不看死者一眼,似乎杀人在她根本就是家常便饭&^,迫视着“玄天教主”,阴森森地道:“褚无忌,这真是天假其便,我以为你这辈子龟缩在棋盘谷里再也不出来了,今晚咱们把帐算清楚&?*!?br />
    “玄天教主”退了数步,闷声不响。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又道:“如果你想这些狗爪子不死,赶快要他们远远地滚,这笔帐咱们私下算^?!?br />
    什么帐*,除了当事人^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吊亡仙子”移步到柳杰身边&,拉了他一把,示意离开^,柳杰有些不情愿,但仍跟着她弹身离开&,没有人阻止&。

    奔行了一段路,柳杰开口道:“为什么要离开^*?”

    “吊亡仙子”沉声道:“你想淌别人的浑水?这是江湖中的禁忌,不能窥人**,再说**,我们跟‘玄天教主’拼生死是无谓的***&,我们来的目的不在此^,眼前还不能证实‘血手印’与该教有关^,用不着打草惊蛇,你独斗褚无忌,能全身而退很不错了,你要收拾他恐怕还差了些&,如果不是那女魔不速而至,对方高手赶来应援^&^,后果便很难说了,这里是他们的势力范围**^,援兵迟早必到?*!?br />
    柳杰默然了片刻,道:“不知那女魔找他算的什么帐&?”

    摇摇头^*^,“吊亡仙子”道:“管它,反正不关我们事!?br />
    夜静声音传得远&,又是旷野没阻隔,凄厉的惨嗥遥遥破空传来,不消说,“阴司毒妇”又在杀人了^。

    柳杰忍不住又道:“不知道褚无忌是否女魔的对手**?”

    “吊亡仙子”道:“至不济他也能全身而退,这倒不必替他担心&,如果‘玄天教’的高手闻风赶到,便足够‘阴司毒妇’应付?!?br />
    经过整夜奔驰,天明日出之后^,来到枣阳附近的一个小镇*,由于饥饿,两人都觉得很疲累*,迫不及待地进入饭馆打尖。

    喝酒*,是消除疲累的一法,两人也叫了酒,对坐而饮。

    男的英俊挺拔*^,女的美如天仙,在这种小镇上,很难看到这种俊品人物^,是以招来了不少惊羡的眼光&。

    正在吃喝之际*&,“吊亡仙子”目注店门之外,皱着眉头道:“他又来了!”

    “谁*?”

    “你那邪门拜弟!”

    柳杰向外一望,果见宇文冬站在店门边,不由心中一喜^,及至看到“吊亡仙子”的神色,不由又惊奇地道:“怎么&,你讨厌他?”

    “吊亡仙子”叹了口气*,没答腔。

    店小二拦在宇文冬身前*,双手及腰*,瞪着眼道:“小要饭的^,大清早才开市呢**,你要饭也得拣个时辰?”

    宇文冬横眉竖目地道:“你准知道我是要饭的*?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直着两条腿走路的&^*!”

    “嘿嘿*&!省省吧,快撤开你的四条腿^,别侵扰了客人&!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才是四条腿^?^!?br />
    “讨什么&&^&?”

    “啪!”接着是一声惊叫,那小二挨了一记耳光,口吐血沫^,“砰&&*!”地一声^,趴了下去,头在外^,横在门槛上。

    宇文冬大声道:“好狗不挡路^*!”

    店里的伙计&&,掌锅的**,全抢到门边,食客们也瞪大了眼,一个伙计暴喝道:“小要饭的^*,你敢打人?”

    另外有人扶起那捱打的小二&。

    宇文冬翘着嘴道:“做生意讲究的是和气生财,狗眼看人低&,还口出不逊,不该打?”

    掌锅的大司务手里的大铁勺一扬,气呼呼地道:“反了,真是反了,求乞还敢伤人!”

    宇文冬竖起大拇指^,超胸前一比,道:“老子额头上刻着要饭两个字^?”

    柳杰起身,排开店里伙计,道:“兄弟,值不得与他们计较,进来吧&!”

    这一来,所有的人全傻了眼&,这风度十足的少年,竟然叫小要饭的作兄弟*^?

    宇文冬&&,回转身朝远处招了招手,一名中年乞丐一拐一拐地跑了过来^,宇文冬大声道:“叫所有的弟兄们全来吃,我请客&&!”

    中年乞丐应了一声,转身离开^*。

    柳杰皱眉道:“兄弟&^,何苦呢^&^?”

    宇文冬翻着白眼道:“这些不长眼的非教训不可!”说着*,伸手朝怀里一摸,然后朝地上一掷,道:“酒钱先付^?!?br />
    黄澄澄一锭金子&,所有的人眼全直了。

    店中酒客为之哗然,平常人家,可能一辈子也没摸过这么大一锭金子,足够把店里的酒菜连家俱全买下来^。

    宇文冬,举步进入店里&^,自去占一副座头。

    店伙们全愣在当场&。

    柳杰近前道:“兄弟&*^,我们共一桌*^&^?”

    宇文冬噘着嘴道:“算了*,你去陪你的大美人,别沾了我的化子气&?!?br />
    柳杰倒抽了一口凉气,道:“兄弟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宇文冬冷笑了一声,道:“没什么,我高攀不上*?!?br />
    “兄弟,你这一说离谱了,我没得罪你?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你得罪我^^!”

    “但这为什么呢?她……你是认识的^?”

    奇怪的是“吊亡仙子”不说半句话**,只紧蹙着额头,目光低垂望着桌面^^。

    一群老少不等的乞丐,陆续朝这边走来*。

    座间一个大汉,猛一拍桌操着关西口腔道:“什么玩意*,伏着几手三脚猫……嗯**!”没有下文了。

    座间起了惊呼,只见那关西大汉腮帮子上插了枝竹筷,血水不停地冒了出来,面上尽是惊怖之色,拔下筷子*,捂着脸,匆匆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乞丐们已拥到店门口^。

    掌柜的手拿着那锭金子,双手朝宇文冬桌面上一放,哭丧着脸道:“小爷*,小子们有眼不识泰山***,我向您赔罪***^,请别砸了小店的买卖?!?br />
    宇文冬冷哼了一声,朝店门外待命的乞儿们摆摆手,全转身散去。

    掌柜的长长喘了口气^,道:“小爷,您吃什么*,小店请客*,算赔罪**!”

    宇文冬一挥手道:“免了,没胃口!”

    说完,仰头望着柳杰道:“大哥^**,你跟我走!”

    柳杰眉头一紧*,道:“跟你走*^?”

    “唔^^!”

    “现在*?”

    “舍不得她么?”

    他声音很大^,每一个人都听得很清楚^。

    柳杰大感尴尬**,涨红了脸^^,期期不能出声。

    宇文冬脾气不小,站起身来,向外便走,口里道:“舍不得拉倒^!”

    柳杰啼笑皆非,众目睽睽下,呆在当场^^。

    意外地;“吊亡仙子”开口道:“柳少侠^*^,你跟他走吧!”

    柳杰道:“可是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吊亡仙子”苦笑着道:“你去吧*!”

    宇文冬出了店门*,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。柳杰无奈*,只好讪讪地道:“姑娘***^,那……我只好失礼了?^!?br />
    到了镇外**,追上了宇文冬。

    宇文冬的眸子竟然是红红的^^^,似乎流过泪*。

    柳杰苦笑着道:“兄弟*,你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宇文冬的眼角^**,孕起了泪珠^,咬了咬下唇,道:“当初我们结拜,你说你恨女人,原来是骗人的^?^^!?br />
    柳杰哭笑不得***,吐了口闷气道:“兄弟*,跟她在一起^,并不表示喜欢她^^*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,你跟她在一道已鬼混了好些日子了*^,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^?!?br />
    “兄弟*^,我们是去办事?!?br />
    “办什么事*?”

    柳杰四处望无人^**^,才悄声说出了赴花瓶谷找“赛鲁班”的经过^。

    宇文冬低头想了想,天真地道:“你真的不是对她钟情?”

    柳杰重重拍了他的肩膀一下^,道:“好*,等‘血手印’的公案结束,咱哥俩一块去当和尚^**^?*!?br />
    宇文冬破涕为笑^,拍手道:“妙极了^,这可是你说的^,可别反悔?”

    柳杰一向不喜说笑,但也忍不住道:“兄弟,像你这等作风*,该送你到尼姑庵^^!”

    宇文冬噘嘴道:“可以*^,但你得跟我在一道^^*!?br />
    柳杰吹了口气^,道:“别胡扯了^,兄弟^^,‘人魔张驼’没逮住你^?”

    宇文冬又回复了平常刁钻的神情,露齿一笑道:“那么容易被他逮?*?*?我还要在外逍遥些日子哩^^^!”

    柳杰又好气又好笑*,目芒一闪道:“你要我跟你走有事么^?”

    宇文冬口角一披**,道:“如果没有事你就不能跟我走*^?”

    柳杰再好的性情也不由生气了*,板着脸道:“兄弟^,你今天说话老是带火药味^^,我没说不可以^^,问问也不行^*?”

    宇文冬嘻嘻一笑*,学着戏台上小丑的动作道:“小弟失言**,多有冒犯*,请大哥海涵*,喏喏喏,小弟这厢有礼了!”

    说完*,深深作了一个揖。

    柳杰不由笑出声来^^*^,轻轻一咬牙道:“以后你再无理取闹^,我不打你屁股才怪?!?br />
    宇文冬大叫道:“什么*,你要打我屁股?”

    柳杰故意正色道:“怎么?魔驼说他找到你要重重打你屁股,他能打我不能打^?”

    宇文冬扮一个鬼脸道:“当然可以^,只怕你不敢打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敢?”

    “魔驼只是口里说说罢了,因为,我爹也没打过我?!?br />
    “不管那么多*^,你走着瞧,我就敢!”

    “哼*^!你敢打我屁股,我就拧你耳朵,罚你三炷香^,到你告饶?!?br />
    柳杰哈哈一笑道:“兄弟*,你不是河东狮吧^^*?”

    宇文冬白了他一眼^,道:“废话少说,我找你是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**^?”

    “大事一件**,‘血手印’有消息了^?!?br />
    “??!”了一声,柳杰激动无比地道:“你说……‘血手印’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一点不错*!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一条人影,悠然出现两人身前**,把两人的谈话打断了^^^^,现身的^,是一个胖弥勒也似的白发老人,袒着胸,腰间插了支玉笛,赫然正是在白水湖附近小镇外*^^**,与柳杰见过一次面的“玉笛老人”。

    柳杰忙施礼道:“老前辈别来无恙^^^?”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打了个哈哈,道:“老夫正愁找你不着^^,想不到会在此地碰上了*,太好了!”

    柳杰心中一动^**,道:“老前辈要找晚辈?”

    “唔**!”

    “请问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“受人之托^*^^,问你几句话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^,目注宇文冬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宇文冬拱拱手,抢着道:“您腰横玉笛**^,想来就是武林盛传的玉笛镇八方‘玉笛老人’*,晚辈宇文冬,冬夏的冬,是当今丐帮掌门常疯子的记名弟子,我和他是八拜之交**^,叩头的兄弟*^^!”

    他说话如连珠,一口气全说了*^。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点点头^^*,道:“嗯!像你娃儿这等传人,常疯子摸遍天下也找不到第二个,真可惜你不能继承他的衣钵,连记名都很勉强*?*!?br />
    宇文冬偏起头道:“为什么**?”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笑笑道:“你心里头明白,是么**?”

    宇文冬眸中现出了惊震之色*,一向叩头不认输的他*,竟然真的闭上了口**,倒是把柳杰弄迷糊了*,他不懂老人话中的哑谜**。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目注宇文冬*^,又道:“娃儿,你回避一下,老夫与他谈的是私事?!?br />
    宇文冬怔了怔,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^*,口唇动了动又闭上,默默地走了开去^。

    柳杰狐疑不已^^,沉声道:“老前辈**,究竟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见宇文冬走远了,才开口道:“你喜欢那叫?;秤竦逆ざ??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话^^,使柳杰大感愣愕*,期期地道:“老前辈为什么要问这*?”

    “受人之托^*^!”

    “受何人之托*?”

    “‘行尸女’,你大概认识^?*!?br />
    连退三步*,柳杰星目睁的滚圆激诧无比,“行尸女”是“吊亡仙子”的母亲,她为什么要托“玉笛老人”问这句话?目的何在?莫非……心念之中*^,惊声道:“是认识*,但她为什么要问这句话^?”

    “她非常关心你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这么说^^,老夫无法知晓?*!?br />
    柳杰的眉头皱成一个倒八字^*,心里惊异莫名,她母女神秘莫测*,行事诡异^^,为什么会关心自己?

    是了*,很可能“吊亡仙子”真的对自己有意,所以才请“玉笛老人”出面**。

    又因?;秤窳贫镜哪堑底邮耝^^*,所以才先有此一问^,略一沉吟^,道:“她为什么要问?^;秤竦氖??”

    “玉笛老人”微笑着道:“她想玉成此事?*!?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*^*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*^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怒剑飞魔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怒剑飞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怒剑飞魔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*,请 点击这里 发表*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