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绿衣少女
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怒剑飞魔 第25章 绿衣少女
(88106 www.henantcl.com)    柳杰在无法挪移身形的情况下*,扭身曲膝^*,硬生生把身形塌下低于石面^,“砰!”地一声暴响*,石屑飞溅巨石面被打碎了一大片*^。

    间不容发之间,柳杰出剑由下而上反挑,同样快极*。

    “呼^!”地一道掌风卷来^*,把“霓裳魔姬”震开了数尺^^^,劲疾力猛^,她差点没栽下去^*,由于这掌**,柳杰的一剑便落了空。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怪叫道:“老残^^*,你这算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残煞”独目连闪,道:“魔婆,不是我这一掌,你就得撂在此地了?!?br />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在话声出口之后^,才想到这点,嗒然无语。

    柳杰在此刻立即移形换位离开巨石^*,冷冰冰的发话道:“两位再要相逼^*,在下可真要杀人了?”

    口里说,心里却在想*,“霓裳魔姬”找的是“阴司毒妇”,根本与自己无涉^,还是把她打发走吧^*。

    心念之中^^,目注“霓裳魔姬”道:“芳驾找的是‘阴司毒妇’**,在下不为不出头甚,请便吧!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阴阴地道:“你带路*!”

    柳杰目芒一闪^,道:“在下与她毫无瓜葛^,凭什么要带路?”

    “你既矢口否认与她有关系,为什么会为她杀人不惜与‘玄天教’为敌^?”

    “在下就是‘玄天教’的对头*?^!?br />
    “我问你伸手的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时高兴^!”

    “仅为了一时高兴*?”

    “唔*^*!”

    “说来说去^,你小子是不肯带路找人*?”

    “随便芳驾怎么说,言止于此*!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脸上的粉涂得太厚*,掩盖了脸色*,不知是发青还是发红**,但从面皮的颤动和目中的神色,可以看出她在发火^^*,手中拐杖一顿^*,怒声道:“好小子*,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^^!甭照?^,欺身……

    “残煞”突地大吼一声:“老婆子*,你闪开!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收杖闪退八尺^。

    柳杰的目光扫向“残煞”*,只见他青袍鼓涨如球,双掌立在胸前^,像涂了漆似的^,齐腕以下,乌光透亮脸孔却如巽血*。

    那本来狰狞的面目^*,更加可怖,柳杰心中不由嘀咕起来**,不知对方将施展什么歹毒功夫。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,这念在心中一闪^,立即扬剑暴进^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刺耳怪啸*,破空而起^,柳杰身形为之一滞,这怪啸声^^*,正是昨晚使野狼慑服的啸声^,想不到是发自这魔头之口^。

    柳杰这一滞*,给了“残煞”极好的机会,发剑够不上部位*,而“残煞”出掌却是最理想的距离*。

    漆黑的手掌向前一推一颤^,一道阴风应一颤之势而发,看来毫不火爆^。

    柳杰意念才转^^,阴风上身,但觉无数阴寒之气,钻向四脚百骸*,真气顿泄,一阵晕眩^,站立不稳,“砰^!”地坐了下去^。

    “残煞”得意地发出一阵狼嗥也似的狂笑^。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大声道:“老残*^,这些年不见^,你这‘蚀骨掌’已经到了炉火纯青之境……”

    “残煞”嘿了一声^,道:“好说^^,好说^^!”

    “蚀骨掌”柳杰没听说过,但与“阴司毒妇”的“寒尸功”如出一辙^*^,他暗道一声完了……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手中杖扬了起来*,又放下^,冷酷地道:“我老婆子不愿抢现成还是你下手吧*!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再下手^,他一百条命也活不了?^*!?br />
    “别太自信,你的‘一指断’怎么样*?他死了没有*^^?”

    “嗯!是有点邪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目光扫向柳杰道:“小子^,如果你说出‘阴司毒妇’的下落^,我老婆子代你求情^^,放你一条生路***,我们并不想与‘元化宫’结怨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转向“残煞”道:“老残你说是不是*^?”

    提起了“元化宫”^,“残煞”脸色为之一变^^^,天南“元化宫”不乏好手,如果不是为了报杀徒之仇^,他再凶也不愿招惹。

    当下独目连闪^^,道:“老太婆*,我找的正是‘元化宫’主人*,谈什么……结怨不结怨……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挤挤眼*,道:“这我知道……不过……他是‘魔镜’的传人,他会带讯给他师父的^^^,对不对?咱们……各行各*,目的对象不同*!?br />
    “残煞”点了点头*,突地拍手道:“对*,对,我几乎坏了自己的大事*,这是好棋一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棋一着*^*?”

    “扣住小的,老的会出面?*!?br />
    “不见得吧*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^^*?”

    “东方曙在天南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^,你这老太婆大概耳朵不灵了^,天南‘元化宫’帝君之位*,是由别人暂摄,‘魔镜’东方曙自败与‘血手印’之后*,无面见人,一直留在中原*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**,这事我老太婆想不通,江湖一度传说这小子是‘血手印’的传人^,现在又变成了‘魔镜第二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不通就别去想^*?*!?br />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朝柳杰移近两步,道:“小子*^,你说是不说?不然我一拐杖把你砸成肉饼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阵厮磨^*,柳杰的真气恢复了三成^,这又是与拜弟宇文冬换血的功效^^,可以说这异能几次救了他的命*。

    现在他需要的是时间^^,以换取功力的回复^,否则的话,他仍是死路一条^,他微睁着眼,故意颤晃着身躯*^,虚弱地道:“在下……实在不知道她的行踪*?^!?br />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厉声道:“你小子还是不说?”

    柳杰要争取时间*^,故意拖延着道:“她……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能怎么样*?”

    “让在下……想一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想的*,告诉你^*,别想掉花枪?^^!?br />
    “在下得想一想……她可能去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赶快想^^^,我老婆子耐心有限*^*?!?br />
    “残煞”突地怪叫道:“不对*^,真是邪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道:“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“残煞”独目连闪道:“他应该倒下了*,但他没有^^?!?br />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一心要找到“阴司毒妇”*,不愿柳杰一下子毁在“残煞”手下,因为“阴司毒妇”隐现无常^*,没线索根本找不着*。

    当下扁了扁嘴,道:“大概快了,他的内功深厚***,不能与一般高手比拟^^?^!?br />
    “残煞”狐疑地道:“这种情形……从来没发生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道:“老残,你要斗‘魔镜’*,应该从他身上测出‘魔镜’的能耐^**?!?br />
    “残煞”默然*。

    柳杰的功力恢复了一半,但他仍不敢表露出来**,以平时一半的功力,是无法与两魔抗衡的*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大问题,抬了抬头*,暗声道:“在下……想起来了^^?!?br />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双目大张**,振奋地道:“快说‘阴司毒妇’究竟在哪里*^?”

    柳杰有气无力地道:“可是……在下先要明白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谁提供线索**,说在下在大别山中^**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必问**!?br />
    “那……在下也就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*^,我告诉你^^,是一个不知名的老人?**!?br />
    “不知名**^?”

    “嗯*^,一个蒙面老人*^!”

    柳杰大惑不解*^^,蒙面老人是谁?

    怎会知道自己的行踪与来历^?

    为什么要引出两魔对付自己^,行这借刀杀人的鬼计?

    心念之中^,又道:“是芳驾……不肯透露么*^*^?其实^*^,在下明白已经没有机会报复……只是*,心有不甘,想在死前明白真相而已?^!?br />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道:“事实如此^^,老残也是一样,同一个人提供的线索?^!?br />
    “残煞”大喝一声道:“老夫等的不耐烦了*,就不相信‘蚀骨掌’要不了他的命*,闪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对那阴风似是十分忌惮**,闻言立即退开*,口里道:“老残*^^,你不是说**,好棋一着么*^?你毁了他*^,这着棋……”

    “残煞”道:“老夫自有主见*!”

    随说随又立起掌来,手掌又变漆黑**。

    柳杰的功力已恢复到八成*^,心念电似一转*,乘他未发“蚀骨掌”之前*^,先制住“霓裳魔姬”,用她作挡箭牌*,争取出手反击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蓦在此刻^^,一条人影倏焉而现,拦在柳杰身前。

    “残煞”与“霓裳魔姬”不虞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齐齐发出一声惊噫*。

    现身的*,竟然是个风姿绰约的绿衣少女*。

    柳杰更加惊愕莫名*,这少女是谁*?现身何为*?背对着*,看不到她的容貌。

    “残煞”瞪着独眼^,狞声道:“丫头*^,你是他一路的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声音很脆*,十分悦耳*。

    柳杰更加迷惘*,她竟然承认与自己是一路的,真是不可思议,脱口道:“当心这老魔的‘蚀骨掌’*^!”

    少女没回头,脆生生地道:“我要见识他的‘蚀骨掌’!”

    “残煞”啧啧一笑道:“老夫成全你!”

    柳杰突地暴弹而起^^,斜里闪开^^。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发出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^,“残煞”发出了“蚀骨掌”**。

    柳杰替这绿衣少女捏了一把冷汗^,一颗心掉了起来^*。

    事实相当吓人^,绿衣少女在阴风卷袭之下*,竟然丝风不动,像没事人儿一般,仅是衣袂飘飞了一下^。

    “残煞”怪吼道:“邪门**,又是邪门……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语音不变地道:“邪门的事多着哩**!”

    柳杰星目圆睁,他这时看清了这绿衣少女长的很美^*,体态婀娜^*,相当迷人*,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女有这份能耐*^,实在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残煞”不遑追究事因,他的目的是柳杰^,大叫道:“魔姬*,你别闲着*,攻这丫头*^*!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立刻明白“残煞”的心意^^,呼地一杖*^,攻向绿衣少女。

    杖拐如雷霆^,绿衣少女只好转身应敌^^。

    “残煞”挪身易位,双掌朝向柳杰。

    柳杰余悸犹存,不敢接其锋,弹到侧方^*^。

    绿衣少女蝴蝶般穿梭杖影中,口里大叫道:“柳少侠^,你不能与他斗!”

    “残煞”啧啧一声怪笑,又面对柳杰。

    “残煞”独目闪着凶光^*^,一步一步朝柳杰逼近*,每一步都带着无穷的杀机*^*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迫近到适合发掌的距离^*,他存心一举而毁柳杰**,因为那绿衣少女使他感到极度的震惊。

    柳杰内心虽然惊恐,但他不能在一个陌生的少女面前丢人,他不能逃避^,同时那等于是挂名的师父已然谢世^^,留下的过节他不能不接着。

    气氛紧张得令人窒息^。

    “残煞”已欺身到出手距离。

    柳杰情急之下^*,立即想到了胸前的魔镜,既然事与师父有关^,使“魔镜”并不为过^,于是他极快地掏出魔镜来^,捏在手中*,对正“残煞”。

    “残煞”惊呼一声:“魔镜!”

    柳杰陡运真力*,镜中射出一蓬五色霞光。

    “残煞”几乎同一时间发出了“蚀骨掌”。

    惊人的情况发生了,发出的阴风***,在与霞光接触之下消散于无形,“残煞”的脸上现出萎顿之色*,夹杂着惊怖*。

    柳杰曾听师父东方曙说过“魔镜”的妙用*,被照射的人*,会暂时失去抵抗力^*,他毫不迟疑地弹身上前**,剑抵“残煞”前心*^^,然后收起了“魔镜”。

    此刻^*,他要杀这魔头^,可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该不该杀他^*,柳杰在心里不断地自问。

    旁边^,那绿衣少女与“霓裳魔姬”仍打得十分火炽**,徒手对拐杖*,有攻有守^,态度从容*,足见她的身手已到了惊人之境。

    “残煞”一向杀人不当回事,此刻在利剑抵胸的情况下,饱尝他一向视之于人的死亡的恐怖滋味*,狰狞的面孔扭曲得更加怕人*,汗珠滚滚而落*。

    人无论凶残到什么程度还是怕死的*,他惯于欣赏别人面临死亡威胁时的表情,现在*,他成了被欣赏的对象。

    柳杰想了想**,终于收回“风雷?!崩涑恋氐溃骸霸谙卤究缮蹦?*^,念在你是为徒索仇,所以网开一面,在下郑重奉告^^,家师杀你的高足^,必有可杀的理由^,如你愿放手*,算互不相欠过节就此了销^*,如果你定要索讨,下次在下的剑决不撤回现在请便吧*!”

    “残煞”猛一挫牙*,片言不语^,电闪而逝^*^,“霓裳魔姬”大为胆寒*,狠攻三拐^,迫得绿衣少女攻势一窒,弹出圈子*^,就待脱走……

    绿衣少女飞风般横一截*^,冷脆地道:“慢走*!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变脸道:“你准备怎么样^?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道:“芳驾不是要找‘阴司毒妇’么^*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为了什么^?”

    “那与你何干*?”

    “我要知道原因^!”

    “老身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不说清楚就别想离开^^*!?br />
    柳杰倒提着剑^*,赶到“霓裳魔姬”的侧后方^,他准备投桃报李**^,必要时**,助这神秘少女一臂*^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走近*^,“霓裳魔姬”的心开始打鼓,一个绿衣少女**,已使她接应不暇*,再加上“魔镜第二”准定凶多吉少*。

    绿衣少女冲着柳杰露齿一笑,笑得很甜很迷人^^。

    柳杰为之心头一荡。

    他立刻联想到“吊亡仙子”与?;秤?,这三个少女的美,各有各的特点^*,都可算得上是武林尤物。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心虽惊惶*,但她是一个成名人物,羽毛不能不珍惜,当下强持镇定*,寒着脸道:“丫头,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淡淡地道:“不怎样,只要知道原因**!?br />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碧珠!”

    “没有姓?”

    “芳驾问的太多了^?!?br />
    “你与‘阴司毒妇’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芳驾不必过问^,不过……她老人家的事*,姑娘我可以作八成主**?*!?br />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后退一步*,目芒连闪*^,厉声道:“你是她什么人**?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口角一抿^,道:“芳驾一定要知道^^?”

    “当然^!”

    “我是她女儿!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你……是她女儿^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柳杰心中一动*,想不到“阴司毒妇”会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咬咬牙道:“我要见你母亲^?!?br />
    绿衣少女道:“姑娘我要知道原因^^!?br />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声音突然一转*,厉道:“她杀了我丈夫^!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粉腮微微一变^,道:“哦^*!有这样的事……尊夫是谁*^?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咬牙切齿地道:“说出来你未必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*^^,无妨说说看*?”

    “金童胡文安!”

    “金童胡文安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他该死^,死一次还真是不够*^!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怨毒攻心*,完全忘了目前不利的情势,厉声道:“丫头*^^,你倒说说看^^,他为什么该死*?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杏眼一瞪,道:“糟蹋佛门弟子,天人共愤**,难道还该活^?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厉声道:“老身要找毒妇算帐^**!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冷笑了一声道:“凭芳驾这几手*,不是我娘的对手*!?br />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激越地道:“老身死在她的手下也好,不然息不了这条心^?!?br />
    绿衣少女咬咬下唇*,眨了眨眼**^,道:“好吧!芳驾可以到对面峰头上等候,一个时辰之内,我娘必到^*^?*!?br />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点点头^,弹身下峰而去。

    柳杰归剑入鞘^,双手一拱讪讪地道:“想不到姑娘是……李前辈的千金*!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笑笑道:“我娘在江湖上声名狼藉,你一定在心里骂人*?”

    柳杰脸一红,道:“没这回事*!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娇俏地一扫眉道:“柳少侠你曾援手家母^,我代她谢谢你?*!?br />
    柳杰道:“适逢其会^^,无足挂齿,姑娘刚才也曾援在下^**!?br />
    绿衣少女又笑笑道:“那算扯直**,咱们互不相欠^*?!被胺嬉欢?,又道:“原来柳少侠是天南‘元化宫’掌门帝君的传人,失敬了*!”

    柳杰红着脸**,“唔!”了一声*,道:“姑娘与李前辈到山中何事*?”

    “嗯!这个……办点私事,少侠你呢?”

    “也一样^^!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巧得很*?!?br />
    “是的是很巧*!”

    “少侠的私事办完了没有^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徒劳往返^,没有结果?*!?br />
    绿衣少女粉腮含笑^,似水眸光在柳杰面上一连几绕^,脆生生地道:“少侠的身手令人心折*!”

    柳杰被她看得心头又是一荡^,期期地道:“姑娘也是一样……在下……自叹弗如*^^?!?br />
    绿衣少女明眸一转*^,道:“艺业各有专精,资质也各有高低,不能说谁不如谁?^!?br />
    柳杰点头道:“姑娘说的是!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挑了挑眉,眸子里突然泛出一种异样但极迷人的光焰**,欲言又止^,最后*^,还是开了口:“柳少侠*^,我们可以作个朋友么?”

    柳杰敏感地心弦一颤*,故作从容地道:“江湖中非敌即友^*,当然可以?!?br />
    绿衣少女抿抿嘴,道:“柳少侠这句话太笼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非敌即友是不错^,但得看情况^,分对象,比如说我……是个女子**,难道所有天下的女子^*,凡是不跟你为敌的,都是你得朋友?”

    柳杰不由面上一热,道:“姑娘说笑了^*!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道:“不*^,我是很认真的^?!?br />
    她虽然说的很含蓄,但柳杰并不笨人^,当然听得出弦外之音,初逢乍识彼此间都相当陌生^,不过,交个普通朋友倒是无伤大雅*^^。

    柳杰笑笑道:“算姑娘赢了!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嫣然道:“你回答的似乎很勉强……”

    柳杰把话岔开^,道:“姑娘上姓*?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调皮地道:“别酸酸的^,什么上姓下姓^^,你干脆问我姓什么不就结了*,我姓司徒^!”

    柳杰道:“哦!司徒姑娘*^!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眸光一转*^,道:“我该走了,咱们后会有期^*!”说完*^,飞闪而去^。

    柳杰怔了片刻^,也驰下峰头,到了峰脚^,转念一想*,司徒碧珠代她母亲约斗“霓裳魔姬”^*,何不去看个热闹*?

    心念之间^*,抬头望了望对面的峰势*^,缓缓升登*。</P>

    ×           ×           ×</P>

    峰顶上,有块光秃秃的平阳。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与“霓裳魔姬”对峙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相当邪门的人物^,所以现场的气氛显得十分诡秘。

    柳杰隐身在五丈外的一株虬松之后,不见司徒碧珠在场*,他想*,像“阴司毒妇”这等恶形怪态,怎么会生出司徒碧珠那等花朵儿般的女儿?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开了口:“王芳碧你找我有什么事*?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目暴厉芒,一顿拐杖*,咬牙切齿地道:“你应该很明白的*^!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不太明白**!?br />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杀害‘金童’胡文安**^?”

    “噢*!他是你什么人**?”

    “丈夫*!”

    “丈夫?……恐怕不对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*?”

    “你们好像没正式结过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^*!”

    “你才在放屁,把一个面首称为丈夫*^,你不害臊^?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粉涂的太厚,看不见她脸红^^*,但身形可在发抖,厉声道:“你杀了人*^,还取走人头,为什么^?”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怪笑一声道:“取去人头^*,是为了炼制骷髅,作为警世的标志^*!?br />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目眦欲裂地道:“人头呢^?”

    “丢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杀他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该杀^?!被胺嬉欢?*,又道:“一夜之间**,奸杀三名女尼*,亵渎佛门净地,该不该杀*?”

    “干你屁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无话可说了**,你准备怎么办^?”

    “把你碎尸!”

    “可以,看你是不是有这份能耐^*?^!?br />
    “你就会知道的*^*!”

    拐杖一扬,猛扫而出势如狂风暴雨^,“阴司毒妇”以内掌相迎,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斗叠了出来^。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身份诡异**,招式厉辣^,森森利爪*,伸缩无常,在如山杖影中闪晃*^,乘虚蹈隙*^,攻守兼备。

    杖影如山**,爪影似幻^,搅沸了一天风云*。

    搏命狠斗^,彼此都要制对方于死命^^*。

    五十招后*,“霓裳魔姬”杖势缓了下来^**,似乎后力不济^。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着着进迫,爪影不离要害^。

    突地*^,“霓裳魔姬”使了一记怪招,迫得“阴司毒妇”招式一滞***,暴笑声中,挟着一声闷哼^,“阴司毒妇”坐了下去^,手按右胸。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扬杖对着“阴司毒妇”头顶**,狞声道:“李月娥^,你有什么遗言要交待没有*?”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一甩头*,长发披向脑后*,露出骇人的面孔*,厉吼道:“王芳碧……你不要脸**^,竟然在拐杖中暗藏利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目的只要你死^^,我这一杖劈落*,看你要脸去^,嘿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手吧?”

    “不*,不……那样太便宜你了*,我要保全你的头*,以同样的方法炼成骷髅^^^,留作纪念……对了*^*,你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^,我一样要取她的人头^,让你母女俩永远在一起**?!?br />
    柳杰大为困惑^*,为什么不见司徒碧珠现身*?

    她难道不关心她母亲的生死*?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瞪着“霓裳魔姬”*,丑脸僵化成了石块^*。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阴残地道:“李月娥*^,我先敲断你的双腿*,然后再慢慢想办法如何消磨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厉叫道:“你敢^?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狂笑了数声道:“你这是废话一句^!”

    杖头一偏,向下劈落……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一声暴喝^,乍然传出*,人影随之闪现。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心头一震^,斜退两步^,一看^,怒喝道:“小子*,你准备插手^?”

    柳杰弹步迫到她身前*,手中剑一振^,道:“插定了^!”

    “霓裳魔姬”双目喷火,厉吼道:“找死!”

    呼地一杖*,劈向柳杰^^。

    柳杰鉴于“阴司毒妇”被对方的暗器所伤,有心不给对方机会*,朗喝一声^^,全力展出了“逆天一?!?*。

    杖影停在中途,“霓裳魔姬”像被定身法定住^^,一个栗人的表情僵化在厚涂脂粉的老脸上*。

    柳杰的剑横斜着,剑身映着初升的旭日,闪射出夺目寒芒**。

    “砰!”地一声*,“霓裳魔姬”栽了下去^,一道精芒^,从杖头射出**,擦柳杰的腰际飞过*,差那么一丁点^,柳杰的肚腹就得穿孔^。

    柳杰为之心头一寒^。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眼中突然射出一种异样的光彩*,柔和*,一点也不可怕^*,那不是她平时的目光。

    柳杰扫了“霓裳魔姬”的尸身一眼,摇摇头^*,收起了“风雷?*!?,走近“阴司毒妇”^,一时倒不知说什么好*^。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幽幽地道:“柳少侠,我又欠你一笔人情*!”

    柳杰淡淡地道:“适逢其会,不足挂齿?^!?br />
    顿了顿*,又道:“前辈伤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右胸*!”

    “严重么*?”

    “大概死不了^*!”

    “晚辈能效劳么*^?”

    “不必^,我自己会料理^!”

    “令嫒怎么不见现身^^?”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异色的目芒一闪*,道:“碧珠么,她……可能去了别处,嗯^*!这丫头一向是眼高于顶^,对男人从不假以余色……看样子*^^,她对少侠似乎颇有好感*?”

    柳杰俊面一热^,尴尬地笑笑^,不知说什么好^。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又道:“少侠到山中何为?”

    “找人^*!”

    “找什么样的人*^?”

    “呃*^*!一个仇家^!”他不愿抖出实情*。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一咬牙,放开手,右胸冒出了血水*,她手心里却多了四寸长^*、形式匕尖的利物。

    柳杰惊声道:“这就是‘霓裳魔姬’藏在拐杖里的暗器*?”

    “阴司毒妇”忙用手自点穴道止血**,边应道:“不错,幸而无毒!”毒字出口*,忽地凄哼一声^,仰面栽倒*。

    柳杰不由骇然大震,心想^,莫非暗器已伤及内腑*?一时为之手足无措*,惶急中*^^,用手一探*,气如游丝。

    她会死么?

    如果是利器伤及内腑*,神仙也救不了^。

    司徒碧珠不在*,该怎么办呢^?这一来^,成了两败俱亡……

    山风吹起了裙裾^,露出腿膝^,肌肤细腻如凝脂^,寒雪欺霜。

    柳杰的双眼发了直^,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*^。以她的年龄*,不该有这种肌肤,而且与脸色与手掌的眼色^,完全不相称。

    这到底什么原因^?</P>88106 www.henantc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^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**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怒剑飞魔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怒剑飞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怒剑飞魔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^*。

三江阁 | MC爱好者 | 择天记小说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轮奸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中国漫画网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